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今日20180112】推荐小说《极品升官》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2018/1/12 16:38:5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极品升官
第001章事发突然

 镇党委书记黄少华似往常一样签批文件时,若无其事地抬头瞧了一眼梁健,手中笔没停,“镇上,有没听到什么?”

 “嗯……”梁健没立刻回答,而用鼻音拖延。奇闻网

 县以下不设秘书,但梁健作为十面镇党委秘书,实际上就是黄少华的秘书。黄少华有个习惯,每天下班前的半个小时让梁健把文件拿他签批处理。这半小时梁健一般都在边上候着。

 黄少华在签批文件当儿,也常会问问梁健镇上有没什么传闻和新鲜事儿。

 在梁健看来,黄少华是把自己当成了“耳线”。俗话说,“高处不胜寒”,有些事,坐在领导位置上,就是听不到。对梁健来说,领导愿意问他,说明领导信任他,平日里梁健也乐意说。【今日20180112】推荐小说《极品升官》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一次从上到下开展领导干部到基层蹲点调研活动。镇上就开始流传关于领导干部下基层的段子。黄少华照例问他有没新鲜事时,梁健当作给领导解乏,说了那段子:

 村里传上级领导来蹲点了,一群公牛和一群母牛就急着往外跑,在村口碰上了。母牛问慌张兮兮的公牛,你干嘛跑啊。公牛说,听说领导干部都爱扯淡,所以我往外跑。母牛点了点头觉得有道理。母牛的疑惑解开了,公牛纳闷了,唉,那你母牛干嘛也往外赶啊?母牛摇头道,我听说领导干部都爱吹牛逼,你说我能不跑嘛?

 听完后,黄少华一开始还愣在那里,一会才嚼出“扯淡(蛋)”、“牛逼(×)”的谐音,笑得喘不过气来,手指梁健,“你小子,逗我哪。网站qi-wen.com”“不是,黄书记,大家都在说。”“看来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的。”“是啊,黄书记”。

 对黄少华的问话,梁健今天没马上回答。他发觉黄书记那句“镇上,有没听到什么”,与往常的问话有些不靠紧。以往问时,黄少华一般头不会抬,今天却抬起头来看了看梁健。眼神中的若无其事,似乎正说明了“若有心事”。【今日20180112】推荐小说《极品升官》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另外,问句的内容也有微变,梁健以前经常听黄少华问“今天听到什么了”,而这次在前面加了个“镇上”,似乎强调了镇机关大楼内部。这些细微的变化,说者无心,而听者有意。

 梁健道,“今天没听到什么新闻。”

 “没有吗?”黄少华停下了笔,似感惊讶。

 梁健刚要回答,楼下出了吵闹声。吵闹声不是一人两人,也不是吵一声两声。激烈的声音,让黄少华转了注意力。版权http://www.qi-wen.com/

 梁健主动说,“黄书记,我下去看看。”

 “去吧,看看什么情况。”黄少华说着又低头签文件。

 等梁健走了之后,黄少华又放下笔,抬头望门口,就如梁健在门口还未走,心里涌起一丝歉疚:梁健跟了他多年,还没有解决副科级。他多次向区委提出提拔梁健的建议,最近区委同意了,可没想到原区委书记蔡烁说调就调,新任区委书记胡小英到位后,梁健的事就此搁下。胡小英上台后,他自己也被列入调整对象,实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提拔梁健至少在最近已是他无能为力的事情。版权http://www.qi-wen.com/今天下午,区委正在召开常委会,这时会议该结束了,他黄少华的去留也该尘埃落定了。

 黄少华背部离开了椅子背,手机拿在手里,发了一条短信:会好了吗?我去哪里定了吗?短信回复非常神速:定了,区体育局一把手。马上就要谈话,做下准备吧。

 回短信的是黄少华在区委组织部的一个“内线”,名叫姜岩,区委组组织部干部科科长,以前当过他的部下。对从十面镇调任区体育局任党组书记、局长,黄少华有心理准备,区委书记换了,他自然也要换岗,要不就没有“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说法了。他犹豫的却是,什么时候将这消息告诉跟了自己多年的梁健。这时,黄少华听到楼下的吵闹声低了不少。

 梁健到楼下时,镇政府大楼门厅里,有人形成了对峙。一方是镇综治办,一方是老上访户杨连应。杨连应很有名气,自从老伴晚上骑电动车不小心撞在飞霞公司违章搭建的水泥墙上死于非命后,他一直在上访。杨连应有段时间没出现在镇政府大楼里了,今天突然出现又让综治办焦头烂额了。

 杨连应后脚跟在地面一蹬,朝着综治办四名工作人员形成的人墙冲了过来。综治办主任陶国强仓促吩咐身边工作人员“大家拽牢”。话音刚落,杨连应已冲到了人墙上,人墙向后凹成一条弧线。杨连应七十来岁,毕竟年老体衰,在综治办年轻力壮的四人阻隔下,很快回弹到了原来位置。

 杨连应回到原位,还差点跌倒。梁健担心杨连应作势倒地,赖着不起来,在地上打滚。好在杨连应没这想法,而是气喘吁吁地不停拿着手指指自己的小肚子、又指指楼道,嘴巴里“唔唔”,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梁健知道杨连应是老口吃,这会儿估计着急了,就一句话也出不来,满脸涨得通红。

 “他要干什么?”今天的杨连应有些古怪,梁健随口问综治办的小王。

 小王说,“有一段时间没来了,今天可能又想到老门槛了,肯定是想找书记和镇长。”

 杨连应听到小王这么说,就拼命摇脑袋。接着,又狠狠指指自己小肚子、又指指楼道上。

 “我们快把他弄走,要不书记和镇长又要说我们守护不力了。”综治办主任陶国强催促手下的几个人,自己朝着杨连应走上去。

 杨连应见陶国强带人过来,又拼命摇头,又指指楼道,指指小肚子,一脸的无奈和愤恨。

 梁健感觉今天的杨连应确是跟以往有些不一样。可他一时半会也说不出来。

 杨连应继续朝着陶国强冲刺,陶国强他们围上去把他拢在当中,几个人的手钳住了杨连应,杨连应四肢舞动,可在四个青壮年当中扭不出来。

 梁健回想着杨连应的动作,又瞧了瞧憋得满脸通红的杨连应,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冲上去,冲着陶国强他们道,“你们放开他吧,他这次不是来找书记镇长的。”

 陶国强他们正忙着要把杨连应推搡出大厅,顾不上梁健在说些什么。

 梁健见“情况紧急”,就上去把陶国强他们的手从杨连应身上摞下来。陶国强见梁健反帮着上访户杨连应,心里就恼急了,“你干什么!”

 梁健不出声,丈着自己要身高有身高、要体重有体重,硬是把杨连应从陶国强等人的包围圈里救了出来,抓着杨连应的胳膊就往楼道上拖。

 “他这要干什么?难道他脑子浸水了?”陶国强望着举动异常的梁健骂道。

 “反正是他放了杨疯子,领导说起来也怪不到我们。”综治办另一个人说。

 梁健带着杨连应来到了楼道中间。楼道转角处有一个门,上面钉着一块牌子:“洗手间”。

 杨连应就如得了救星一样朝梁健点点头,冲进了洗手间。

 站在门外梁健听到杨连应在里面肚子拉得“咕咕”响。臭气从里面冲出来,梁健赶紧把厕所门带上了。过了好一会,杨连应从里面出来。不急了,口吃也好了很多,“我路过,闹肚子,只是来上个厕……卫生”他看了看门上的牌子,认真地说,“卫生间,他们怕我又来上……上访。我来上厕所,不是来上访。”

 楼下的综治办人员听杨连应这么唠唠着,顿时满脸尴尬。他们是做截访工作作出思维定势来了,看到杨连应就想到“上访”。所以根本没想到他只是来借政府的卫生间拉个肚子。

 “他没事了。”梁健同杨连应下了楼梯,“不是来上访。”

 杨连应嘴巴里磕磕碰碰地道,“我不是来上访,我来上个卫生间,你们还不让我上?”

 “看来我们这次是误会了!”一工作人员道。

 “这能怪我们吗?谁叫他是老上访户,我们防着他有错吗?”综治办主任陶国强道。

 杨连应听他这么一说,又急了,口吃发作,舌根连续磕碰,“你……你……”转向梁健,“你……是……好……人,他”又用手指着陶国强,“你……你……是……好……狗”。

 陶国强面如土色。

 梁健为避免冲突在起,拖着杨连应出门。杨连应嘴里不停重复着“好……狗”这个词语。

 等梁健他们出了大厅,留在后面的陶国强忿忿地道,“他以为他是谁啊?一个党委秘书,把手伸到我们综治办的事情上来了。”他非但没有感谢梁健替他化解了冲突,而是认准梁健就是多管闲事。

 “他伸不了多长了,黄书记一走,我们等着看他死的有多惨吧。”

 “大家都在传,黄少华要走了。”

 楼道里,黄少华原本往下走,听到这话,在转角滞留了下,悄悄看了眼下面的人,看清了,又返身走到楼上去。

 梁健把楼下吵闹的原因说了,黄少华不满地道,“有些人虽然在听到声音后,耳膜震动了,但他们根本在没听老百姓说话。你刚才的事情就是一个例子,陶国强他们居然连他要上访,还是上厕所都不弄清楚,就开始阻挡人家进镇政府大楼。你说,这样干群关系怎么好得起来。”

 梁健没有就这件事多说什么,刚才他明明看到了陶国强看他的目光,很不善意。也就是,他帮综治办处理了一桩事,人家不记好,反而视他为手伸得太长。机关里的事情就是这样,大家各自为阵,做多了有时不如做少了。

极品升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极品升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忧伤如墨谁人听3章(第3章豁得出去)

    原标题:忧伤如墨谁人听3章(第3章豁得出去)书名:忧伤如墨谁人听第3章豁得出去冷琉璃表情痛苦,似乎在强忍着不让眼里蓄着的泪水落下来,君无霜触到她这番模样,不由黑眸一深,蹙起眉头,“你若想离开,不要用这种方法。杀了风天硕,朕就放你离开——”“皇上,”好久,琉璃才从地上抬起头,逼退眼眶里的湿意,眸子清亮而黑白分明,“琉璃杀不了他……”她的神色因陷入回忆忽然和软,君无霜将那份柔软尽收眼底,狠厉从他的墨色的眸底一分一分倾泄而出,“杀不了,还是不想杀?别忘了,你曾是朕的银衣卫统领,是朕最好的刀……”那冷淡

  • 尤物娇妻3章(第3章:她是谁)

    原标题:尤物娇妻3章(第3章:她是谁)小说名:尤物娇妻第3章:她是谁都说小别胜新婚。可是,苏洛却觉得自己要发昏。挺翘的臀部之上,那淡淡的印记让自己不得不去浮想联翩。想到自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身下那般那般的乖巧,听话,奉承。苏洛的心……碎了一地!“老公啊,唔……”林彤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猫咪,她仰着头,长长的睫毛抖颤。略施红色口唇的嘴巴透露着一股野性的诱惑:“我想你!我答应你,以后医院再有这样的事情,我拒绝。我再也不出差了!”“你相信我,沈杨的老婆不育,而我是她的私人医生,我最近在为她调理身体。我跟沈

  • 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3章(第3章:高富帅的阴谋)

    原标题: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3章(第3章:高富帅的阴谋)小说名字: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第3章:高富帅的阴谋“妈,不是这样,我真不认识他……是他设计害我,我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闯进我家里的……妈,请你相信我,我一定要报仇……”。“你还要狡辩?你这样弱智的谎言能骗得了谁?视频我们大家都看过了,难道是假的吗?你这个狐狸精,平常装得斯文乖巧,原来如此丑恶下作,完全是贪图我们江家的钱财,幸好现在已经揭穿了你的真面目……”“妈……”她又是重重一耳光过去,乔小麦也不知道躲闪,只呆呆地看着

  • 爱如灰烬你如刀3章(第三章 女人,你是在威胁我?)

    原标题:爱如灰烬你如刀3章(第三章女人,你是在威胁我?)小说名字:爱如灰烬你如刀第三章女人,你是在威胁我?第二天,刚刚在柏林电影节获得最佳导演的林晶大导演,夜间头破血流的被送进医院的新闻,出现在了各大娱乐版的头条,其中还有一个女子用衣服包着脸,匆匆从林导的私人别墅里出去的照片。经过身影比对,多家娱乐报纸已经猜测出那女子是明辉演艺公司的女艺人,至于是谁,便众说纷纭了。各种猜测,八卦,内幕消息,喧嚣尘上,只不过才一上午的功夫,影响力就发酵到了极致,被顶到了二十四小时热搜的头条。“啪!”刚刚进门的苏漾

  • 再宠失忆小爱妻3章(第三章 说你要我)

    原标题:再宠失忆小爱妻3章(第三章说你要我)小说书名:再宠失忆小爱妻第三章说你要我“唔……放开我!”女人羞耻的紧紧的咬着红唇,努力不发出那些羞耻的声音。原本樱色的唇被贝齿咬的发白慢慢泛红,充满着无限的诱惑力。男人见此眼色一黯,便俯身吻住红唇,唇舌间与她交缠着……同时手上的动作也不停下,他的手在她的身上不断游走挑逗,勾出一缕缕她自己也感到陌生的情欲。“乖,宝贝,你叫出来啊?!”男人吻够了继续在她耳边诱惑,如同坠入人间的堕天使,美丽又危险。“不……啊……”白瑶刚说出的话就被男人狠狠地撞得支离破碎……

  • 千亿小妻不给抱3章(第三章 两个亿买下她)

    原标题:千亿小妻不给抱3章(第三章两个亿买下她)小说:千亿小妻不给抱第三章两个亿买下她她惊慌而绝望地看着他,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疯狂地想要挣脱他的禁锢,用手不断去捶打他,眼泪不知不觉蓄上眼眶。“我不认识你!你放开我!我要回家!”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抵抗,夏时夜一个没抓住,让她给一巴掌甩到了脸上。时间突然静止,叶青禾看着男人骤然狠绝下来的脸色,惧怕地僵在原地,惶恐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清楚自己是彻底惹怒了他,叶青禾边往后退边连声道歉。就在夏时夜长臂伸过来

  • 婚姻之局3章(第3章 二婚的资本)

    原标题:婚姻之局3章(第3章二婚的资本)小说名:婚姻之局第3章二婚的资本陆劲庭更加生气,陆笙箫这副无所谓的表情刺激的他怒道,“你不签字的话,他能拿你怎么办?你现在就是一个蠢货,放着贺太太不当,让其他女人有机可乘!你怎么就和你妈一样蠢!”陆劲庭身边的漂亮女人杜菲忙安抚着陆劲庭,宽慰道,“笙箫,你就别再顶撞你爸了,他现在大病刚好,你就这样刺激他,忍心吗?我们陆家的大小姐,就算离了婚,二婚的资本还是有的。”杜菲虽然是这样说,但心里早就巴着陆笙箫和贺晋深离婚,这样女儿陆婉恬才有机会和贺晋深发展,陆笙箫她

  • 誓言只剩半句再见3章(第3章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原标题:誓言只剩半句再见3章(第3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小说名字:誓言只剩半句再见第3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言寒气得浑身颤抖,却努力的压下了脾气,“算了,我不想和你们解释。”反正解释了,也不会相信!她冷着脸转身就往厨房走,她要喝水,再不压压惊,她一定会被这几个人气死!江母眼睛一瞪:“你什么态度?还敢跟我耍脾气了?”言寒没理会她,加快了去厨房的步伐。江母气急败坏,抓住江御城的手道:“我告诉你御城,你赶紧和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离婚,我是一刻钟也受不了了!”言寒心口被剜了一刀似的痛,但她的嘴角却无法抑制的弯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