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倾城女子魅天下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8/1/12 2:15:33 来源:网络 [ ]

书名:倾城女子魅天下

第十章 相交

“我饿了。奇闻网”见她刚要发作,钰羽马上再度露出一脸无害的表情,竟然让人有一种类似撒娇的感觉。

“自己吃埃”一边恨恨道,她却忽然庆幸这个混蛋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

“唉,我倒是想呢,可是你看。”艰难的举起自己被包得严严实实的右手,他又是一脸无辜的开口,“看我这样,还能自己动手吗?动一下就好疼呢。”

“你这个——”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居然有一种被吃死了的感觉,愤愤的端起桌子上的粥,阅读qi-wen.com她心不甘情不愿的挪到了床边,勺起一勺子,慢慢的送到了他的嘴巴里。

“好好吃。”钰羽的嘴角忽然又是一道满足的弧度,“以前从来都没有尝过的美味。”

“你娘子做的,应该比我的要好吃多了的吧。”不知道从哪来迸出了这一句,一说出口,她便开始从心里斥责起自己来——人家的家务事你还……

“噗。”一边细嚼着嘴里的食物,钰羽却是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姑娘,你看我这样,像是个成家的人吗?”

“你刚才不是说——偕同家眷出游的么?”没头没脑的,说明qi-wen.com她又开始说了另一句想让自己打嘴的话。

“咳咳,就算是家眷,也不代表是我娘子埃”继续浅笑着,只觉得自己心头涌上了一份奇怪的畅通感,“我府里什么都不缺,可缺的就是一位能干的娘子呢。”

“是吗?”凉凉的笑了一下,不知道心中为什么忽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她继续一勺子送到了他的嘴巴。

“婚姻大事,毕竟还是父母之命的吧。”他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忧虑,一道熟悉的影子,再度覆上了他的心头。来自http://www.qi-wen.com/

“不要现在太享受,我还是决定,要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先。”一边忙活着,她的眼神,却是盯着眼前这个男人没有松懈,为什么……刚说到这个话题,他的眼中竟然会这么悲伤呢?虽然只是一瞬间而已。

“什么消息?”果不其然的,他马上竖起了自己的耳朵。

“那就是,下午就要要给你的手换药了,提前跟你讲一下,你的手臂伤的真是惨不忍睹,所以建议你换药的时候千万不要看,不然被吓到,我可不管埃”喂完了手中的粥,她又开始捣鼓药罐,将里面还温着的药碗拿出来,一闻到那药味,连自己都能打恶心,随即无限同情的看着眼前的钰羽。

“是吗?”钰羽的眼中划过一丝失落,隐隐的看见药碗又出现在眼前,眉头一皱,却没有迟疑的接过,竟然是左手端过一饮而尽!

“这么苦的药,你居然这么就喝下去了啊!”有些吃惊的看着他的举动,她马上端来一碗茶,推荐qi-wen.com看他又是皱着眉头喝了下去。

“小时候,我家里有个很重要的人,她身子很弱,但是她就是不肯喝药,没有办法,为了让她每天都能把药乖乖的喝掉,只能每一次都亲自盯着她,只有我先喝一口,她才会乖乖的喝下去。”说着说着,他的眼神幽远了起来,似乎陷入了过去的回忆里。

“你一定很关心她吧。”没来由的,看着他有些深邃的表情,她有些讷讷的开口。

“呵呵,不说了,就是想跟你解释一下,从小到大,我没病的时候都不知道喝了多少口药,所以我最不怕的,就是苦,人生本就多凄苦,不是吗?”钰羽的眼神似乎一向都是那么平静,似乎只要看着,就能安心很久很久。

“唉。”轻轻摇了摇头,她似乎不愿意再接下去这个略显沉重的话题,只是放下碗,站起来看了看仿佛还是水墨画似的海面,跟那些翻卷的浪潮一样,心中也开始莫名的不平静起来。

“姑娘,大夫有没有说,我的手臂,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有知觉?”皱了皱眉,钰羽的眼中有着一闪即逝的焦躁:“不然,我什么时候,才能拿起剑……”

“这个对你很重要吗?”不禁反问了一声,她的神色也开始风云变幻了起来。奇闻网

“当然很重要。”钰羽迷茫的看了看自己被缠得已经没有知觉的手臂,“要是有一天,我连剑都拿不动了,那我还留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

“我一直以为,你最多只是一个文人雅士,没想到你居然还能舞刀弄枪?”她不禁有些诧异的看了看钰羽的脸。

“只可惜,现在我……”蠕动着唇瓣,他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好了。”心头顿时闪过一丝不忍,她再度坐到了他的床边:“大夫只是说了,你的伤很重,现在我们船上什么都没有,能不能恢复,恢复到何种程度,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那我的手……”钰羽的脸色开始不定起来。

“放心。”她忍不住再度覆上了他的左手,握了握之后道:“大夫一定会尽量救治的,现在一切还没有定数,你不可以先放弃希望。”

“谢谢你,姑娘。”

倾城女子魅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倾城女子魅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网站http://www.qi-wen.com/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老公,不约 18章

    原标题:老公,不约18章小说名:老公,不约第十八章乖乖等着喷泉边上的动静闹得很大,尤其保安架着沈蜜儿和唐宇翰出去的事情,让众人都在纷纷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厉南璟发如此大的火。这边正在想办法跟C&G总裁助理搭上关系的沈撼山,忽然就见到刘威的神情一凝,他还没反应过来呢,刘威就大步离开了。沈撼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急不已,他忙追了过去:“刘特助,您就透露一点点口风,也不算泄露机密……其他的事情都好商量……”参与C&G这次项目竞标的公司有很多家,沈氏集团算得上是其中翘楚了。本来对于竞得此次

  • 神秘前妻:难驯服 18章

    原标题:神秘前妻:难驯服18章小说名字:神秘前妻:难驯服第十八章:你是故意的“宋若初……”沈落咬牙从齿缝里逸出三个字。宋若初神色未变,缓缓开口:“沈落,你我之间最好井水不犯河水,我宋若初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说罢,宋若初便要离开,可在她转身走了两步之后,沈落却突然开口:“好,我可以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你说什么?”宋若初转身,眼底露出惊疑。沈落刚才气得有些发红的脸此时恢复正常,看到宋若初转身,他嘴角微微勾起,“我觉得你说的没错,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希望以后可以和平相处。”说着话,沈落便拿起手边的香

  • 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 18章

    原标题: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18章小说名字: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第十八章:好有弹性,好屁股左流芳甩了甩手里的茶杯,俊脸上划过一丝迷人的笑,“王爷,咱俩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不用分你我了嘛,而且这暗夜霸主我都替你坐了这么多年,我也想清闲清闲。”风兰卿放下茶杯,杯底落桌,‘咚’的一声响,在屋子里回荡。左流芳连忙采有飘移大法,移到屋外,“小兰,咱们改日再聚。”溜。左兰卿握紧手指,幽黑的眸子望向窗外这亭台楼阁,幽深如井。“王爷,王爷不好啦。有贼人闯进来,并且绑架了花小主。”有人来报,然而人还没走,便见一抹白影

  • 绝品逍遥邪神 18章

    原标题:绝品逍遥邪神18章小说名称:绝品逍遥邪神第18章踩了狗屎就变拽了张雅的闺房之内,灯还开着,她坐在镜子前,思索了片刻,俏脸一红,还是脱去了睡衣,从仙黛尔的包装袋子里拿出了那一件粉色的罩罩,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沁人的香气涌进了她的鼻子之内,仙黛尔这种限量版一般全球只有一百件,分布在各个国家,经过消毒,购回来就可以直接穿用。张雅在镜子前照了几十,才把自己原来的罩罩松下来,那一双丰腴的玉峰除了她自己看过,就是镜子看过,她望着镜子里迷人的自己,脸上桃花片片。但是她眼中的那种自豪却没有,有的是一种淡淡

  • 阴暗大师 18章

    原标题:阴暗大师18章小说名:阴暗大师第十八章灭“算了,就说到这里吧,后面的事情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了,还是说这把枪吧。这把枪的子弹知道是什么吗?是我的精血。人为阳,鬼为阴,人之精血更是阳中之阳,对付鬼是最为有效的。被用这把枪打出的精血子弹打中的鬼,会在精血的阳气的作用下和鬼体内的阴气发生反应,从而中和,因此鬼也就消失了。“不过这么做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这么做了之后,死去的鬼就不会化为纯粹的阴气,而是飘散,消失于世间……”李晨停了下来,但是女鬼的脸上却露出了惶恐不安的神情,似乎在为李晨的那句“消失于

  • 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 18章

    原标题: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18章小说书名: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第十八章快来救救我外面我的手机却在此时不识时务的铃声大作了起来。很响,我的心没由来得一蹙。我生怕是潇潇出了什么事,身子一怔。陆一鸣沙哑的嗓音却在我耳边传来:“别管它……”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叫对一个男人叫停意味着什么。更何况我不敢得罪面前的男人。虽然我们在很久很久之前有过一段交情,只是在岁月的洗礼下,那个小男孩却成长成了一个非常危险的男人。我知道自己不能惹恼他。绝对不能。他低头咬住我的耳垂,在我小小的耳垂上撕摩了起来。这是我的敏感部位

  • 贴身男秘有春天 18章

    原标题:贴身男秘有春天18章书名:贴身男秘有春天第十八章:半路杀出箫连赫箫连赫伸开手拨拉了几下,把拦在自己面前的小混混统统扒拉到一边去,径直走向人群中间的薛妮妮。脱下自己的外套,把妮妮包起来:“丫头,地上凉,起来。”妮妮听到这个自己做梦都想听到的声音,猛然抬起头,看着昼思夜想的这张脸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小萧哥哥,真的是你吗?我没有在做梦?”箫连赫帮妮妮紧了紧外套,又擦了擦还挂在她小脸上的泪痕:“好妮妮别怕,是我,小萧哥哥。”“哇——小萧哥哥,我没有做他们说的那件事儿!我真的没有!”妮

  • 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 18章

    原标题: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18章小说名称: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第十八章:闭上眼都能描摹出他的轮廓眼眶热热的,有什么东西往外涌,柰小金抬起头把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逼了回去,吸了吸鼻子声音干哑,“我被困在帝锦大厦倒数第二层的仓库。”“好,我马上赶过去。”不问缘由,不问因果。电话没挂,柰小金能隐约听到对面有东西摔落到地上的清脆响,以及急促的脚步声,再接着,是砰的关门声。一连串的声音,间隔很短,说明人走的很急。意识到这一点,心头又是一股暖流,从心脏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听着电话彼端传来的心跳,柰小金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