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严少追宠倔强小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8/1/11 21:33:1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严少追宠倔强小妻

第1章 儿子成了别人的

雨下的很大,时而伴随着雷鸣,闪电哗啦哗啦闪在天边,每一下都渗人的紧。《严少追宠倔强小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乔夏弯身下车,顺势接过司机递来的礼品盒,快步向前走去。

按照原本的行程,今晚她应该还在S市亲自准备明天谈判的资料,那是很重要的一个项目,为此她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睡过四小时以上的时间。

她今天这么匆忙的赶回来,都是因为今天是她五岁儿子——严安的生日。

此时已经晚上八点三十分,等下和她的宝贝小安过完生日,她还要赶上十点的飞机飞回S市。

高跟鞋踏入大理石的地面,富有节奏感的脚步声坚定干练。

乔夏步伐很快,但是走的很稳,一如她的强势却稳重的个性和作风。

快了,电梯再过一层楼,她就能见到她许久未见的丈夫和宝贝儿子了。阅读http://www.qi-wen.com/

乔夏的唇角不禁扬起一抹笑,她很期待严辰冽和严安看到她时的表情。

恩,画面应该是这样的,严辰冽性子冷淡,看到她时应该会微挑眉,然后凉凉的冲她嗤笑一声,最后等她自个儿走到他身旁拥住他。

至于严安……他那么怕她,应该会惊讶的瞪大眼睛后慌慌忙忙的躲到严辰冽的身后去!

咚……

电梯门应声而开。

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幼童嗓音欢快的传来,“妈妈妈妈,你看爸爸折的这个纸鹤是不是好好看,好漂亮哦,奶奶都说小安折的没有爸爸的好看呢!”

乔夏刚迈出步来,刚听到这声音,身子就已经僵在了那里,抬头望去。

套房的大门未关,里面满屋的心形烛火微亮着,摇摆着,映衬着窗外的闪电雷鸣,显得屋内的气氛很温馨。

她的宝贝儿子扑在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身上,秀着手上的一只小千纸鹤。

女人长的很秀美,半抱着他:“安安做的很棒呢,是妈妈见过做纸鹤做的最棒的小孩。网站qi-wen.com

而视线一偏,严辰冽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抬头对着那女人笑,女人在旁边娇嗔的瞪他。

女人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笑得更欢,顺势的,长臂一挥,将女人和安安都扯到了自己怀里。

至于她的婆婆韩伊婕,则是乐呵呵的望着孙子。

“小安安,你过来,奶奶抱,洗澡澡去。”

“奶奶,等下嘛,妈妈要跟爸爸说悄悄话,安安也要听。”

“宝贝,奶奶抱你去洗澡,洗的香香的,等下妈妈再跟安安说悄悄话好不好?”

“严安,自己去洗澡。”

最后一声,来自严辰冽。来自qi-wen.com严安很怕爸爸,虽然万分不情愿的嘟嘴,但还是听话的自己进了浴室,也没经过奶奶。

韩伊婕见状不满的提醒:“辰冽,你不要对安安那么凶,他才五岁。”

乔夏靠在墙边捂住了心脏,她觉得她的心里下起了炸弹,每一颗都狠狠的跌落下来,然后在她的心间狠狠炸开,每一下的冲击,都让她的心疼的抽了。

怎么会这样?

谁来告诉她,怎么会这样?

她心爱的丈夫,有了外,遇,她宝贝的儿子,叫了别人妈妈,她尊敬的婆婆,在旁乐呵的应承……

她不过是出个差,她不过一个星期没有回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乔夏本以为自己的临时决定会给家里人带来惊喜,却没想到,自己会受到这样的惊吓。

没有一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忍受的住,更何况乔夏这样眼里容不得半点沙粒的女人。

荒谬,这是她的家,是她乔夏的家,登堂入室,也不看看这到底是谁的地盘!

恍惚之间,她已经捏着拳头就要进门。

可是,冲击却在此刻再次袭来。网站http://www.qi-wen.com/

韩伊婕喝着茶开口说道:“玉儿啊,这一次回来,干脆就别走了吧,以前小安不知道你是他亲妈,现在知道了,你就多陪陪小安吧。”

“还有辰冽你,到底什么时候给玉儿名分?现在小安都知道到底谁才是她亲妈了,你让玉儿还像以前一样,噢,每次都要等乔夏出差才把她接来和小安相聚?”

轰!

第2章 没有一点女人味

乔夏的脑子,被轰的有瞬间的空白。

她是O型RH阴性血,俗称的熊猫血。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她意外怀孕,那时候严辰冽和她都为各种事而奔波,所以压根就没有要孩子的心思。

两人对此意见一致,他陪她去做了人流,也是在流产之后,她才知道自己是熊猫血。

但是对这方面知之甚少的他们,也没去在意。

后来结婚了,他们的事业都有了起色,就打算要孩子。网站qi-wen.com

但是孩子,一直要不上。

只因为,她是RH阴性血,而严辰冽是普通的A型血,胎儿的溶血症发生率很高很高。

在连续三个孩子都发生溶血,胎死腹中后,心理和生理都已经相当脆弱的她,同意了严辰冽的意思,选择了人工受精,他们这才有了严安。

所以,严安是他们的试管婴儿。而且,那个代,孕的妈妈,是越南人,根本不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可是现在,韩伊婕竟然说,严安是那个女人的亲生孩子,并且,严辰冽对此也是默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夏深喘着气靠在墙边,狭长凌厉的凤眸眯了起来。

这么多年来,她不仅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外,遇,还把小三的儿子捧在手心里一直养着?

似乎很多事情,她都不知情,她一个人,像是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

心里,火辣辣的抽疼。

脸上,更像是被人打了好几十巴掌似的。

而房内的谈话,还在继续。

唐玉儿依偎在严辰冽怀里,将男人眼中突然迸发的沉默尽收眼底,“妈,我没关系的,等辰冽觉得时候到了,我们再说名分的事儿吧。”

她是个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说什么的人。

韩伊婕不依:“还要等什么时候?等多久?玉儿你应该知道,你一直是我心目中儿媳妇儿的最佳人选,当年是没办法,才答应辰冽娶了乔夏那女人!你看看那乔夏,浑身上下的,除了一张女人脸,哪里有一点女人味?辰冽娶了她跟娶了个母老虎回家似的!女人啊,太强势了,就是个母老虎,不适合辰冽这样优秀的男人。”她一笑,拉过唐玉儿的手,“我家辰冽应该有个贤惠贤淑的像你这样的媳妇儿才对。”

乔夏想要冷笑,喉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是,她是很强势,利落干脆,但这是她在工作上的行事作风。

但是和严辰冽结婚之后,她在生活里对严辰冽有过强势到让人受不了的态度吗?

没有,不仅没有,她倒像是个保姆一般,将他的衣食起居安排的紧紧有条,凡是他用的东西,他吃的东西,她几乎都是自己安排好时间亲自动手。

对了,她记得,当年在严辰冽带她回家见韩伊婕的时候,韩伊婕是这样对她说的:“乔夏啊,你的性格很对我胃口,辰冽呢就是该有你这样的爽朗有能力的妻子,以后才会有出息呢。”

所以,她以前很对婆婆胃口,是因为严辰冽还没有出息。她现在不讨婆婆喜欢,是因为严辰冽出息了,是这样的吗?

屋里,唐玉儿的声音越发的柔顺,“妈,您别这样说,这几年来乔夏很疼安安,很照顾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呢。”

韩伊婕恨恨不平:“还功劳?我家宝贝小王子才五岁,还是个小孩子,结果呢,她那只母老虎跟恨不得吃了安安似的,给他报这样那样的补习班!平时吧,更是不让安安吃一顿饱饭,你看安安见了她那害怕样,说难听点,就跟见了鬼似的!玉儿,也就你心好,她那么对你儿子,你还帮着她说话。”

“天呐,妈,那我的宝贝这得是受了多少苦。”唐玉儿眼里已经有泪花在闪,抓着严辰冽的手,用力了几分。

第3章 乔夏是个好妈妈

严辰冽皱眉,随即淡淡的道:“乔夏那样,也是为了严安好。”

他很少管严安,这几年来几乎是乔夏一手把严安拉扯大,她做的和为的,他都看在眼里。

严辰冽还记得,有次乔夏为了让严安知道承诺这两个字的分量,愣是让严安练习钢琴练到了凌晨一点。

他看不过去就去提醒她,而乔夏很无奈的告诉他说:“严大人,我们的宝贝安安是男孩子,以后长大了,会是一个男人,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有担当,重承诺,这比什么都重要,他既然答应了小美明早弹给她听,就要做到。”

“你以为我这样对他我自己就不心疼呢?我看安安在那一边弹一边哭,我的心就抽着跟着疼。但是,我这样做,让安安有了这个教训,以后安安不会怨我,还会感谢我。我以后也能少操很多心。”

那个总是未雨绸缪的女人,那一刻眼里的心疼和光亮,让他动容。

如果没有乔夏这两年的教育,严安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优秀。

“乔夏是一个好妈妈。”他嘴角勾起莫名弧度,如是说。

严辰冽推开唐玉儿,站起了身,“妈,你该回去了,不管什么事,我自有分寸,不用你操心。”

“辰冽,你又躲,你这样怎么对得起……”韩伊婕急了,还要再说。

而就在这时,一道清亮的女声在门口响起:“妈,辰冽这是想要躲什么?你说他对不起谁呢?”·

乔夏的笑眸眯成一条细缝,站在门口,巧笑嫣然。

她还是进来了。

原来打算先暗中调查清楚的,但是现在,她不打算,让这屋子里的人太好过。

屋里的三人,全都愣了。

“乔夏,你不是在S市出差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韩伊婕不可思议的瞪着乔夏,心里盘算着乔夏到底是什么时候到的,刚才那些话,她到底听到了多少。

应该,是没听到什么吧,不然,她怎么还能这样淡定?

但是,如果听到了的话……

韩伊婕眼角瞥了一眼唐玉儿和严辰冽——那今晚,干脆说开?

乔夏浅笑了一下,缓缓走进,高跟鞋踏在瓷砖上,一声一声,响在三人心里。

她先将给安安买的礼盒放在三人面前的桌上,而后在沙发上坐下若无其事的说:“答应过安安,在他成年之前,他的每个生日,我都会陪他过。”就算再忙再累,也会为他赶时间。

严辰冽拧着眉,看她一片淡然随意的样子,心里七上八下。他怕她听到了之前那些不该听的话,“要回来怎么不先给我打个招呼。”

清俊的脸上,脸色难看。

“唔,我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只是没想到,你们倒是给了我几个惊喜。”乔夏还是笑眯眯的,只是以往平和的视线,此刻却寒的让人心惊。

“你都听到了。”心里咯噔一下,严辰冽确定的说。

乔夏不答,反倒看向了他身旁的唐玉儿,自她进屋后,这女人就一直紧靠着严辰冽,虽然表面一副柔弱的样子,但是她却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女人眼睛里的东西。

看好戏?幸灾乐祸?怜悯?

真够可以的啊!

不过,没有人告诉她,她乔夏并不好惹吗?

“这位是?”她的嘴角始终挂着一抹笑,强势而得体,盯着唐玉儿不放。

恰巧,一道闪电哗啦一下霹在天际,唐玉儿心颤,一下子抓紧了严辰冽的手,柔柔的说:“我叫唐玉儿。”你这辈子估计都忘不了的名字。

“唐玉儿啊,哦,我对你有点印象了,你就是那个,妈以前跟我提起过的……”乔夏恍然,转眼请教韩伊婕:“从小到大缠着严辰冽不放,不知天高地厚,以为缠上严辰冽就能从麻雀变成凤凰的天真女人?”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玉儿!乔夏,你不要挑拨离间。”韩伊婕急道。

这话是她以前唐玉儿还没认亲的时候跟乔夏说的,这乔夏竟然还记得!

韩伊婕眼珠一转:“乔夏,既然都被你听到了,那我们家,也算是和你撕破脸了,她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辰冽要和你离婚!”

第4章 不要脸到让人不想拒绝的女人

随着韩伊婕的急声,室内气氛瞬间沉寂下。

严辰冽一直盯着乔夏看。

看着她唇角的笑意逐渐的收敛。

其实,她很少有不笑的时候,至少,他见的很少。

从大二他们十八岁那年相识至今,在严辰冽的心里,她一直是淡然浅笑,随时随地都好像信心十足的样子。

印象最深的就是当年她追他时,她将他堵在墙角,双手撑着两边的墙面,眸光晶亮,唇角微勾的对他说:严辰冽,我看上你了,如果你是个聪明人,就做我的男人。

明明她的身材很娇小,身高才刚刚到他胸口的位置,可他还是被她的气势给震到。

他想笑话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可是在触及到她神采奕奕,淡定十足,信心万分的眼神时,即将出口的恶言莫名其妙的顿住。

他想,她是他遇到的,最不要脸的女人。

不要脸到让人不想拒绝的女人。

似乎是默了几秒,乔夏不紧不慢的说道:“妈,你跟我撕破脸了没关系,我给你撕。只要我没对你撕就行了呀,你说对不对?”末了,她还冲着韩伊婕眨了眨眼睛。

韩伊婕火上眉梢,嫌恶的嗤笑:“乔夏,我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没事儿人一样,真够不要脸的。”

“都是一家人,你是我婆婆,我有什么糗态你也早就见识过了,不差这一样,你想嫌弃就嫌弃呗。”乔夏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转眼间眸光一闪,看向了唐玉儿,笑意更深,“唐小姐,现在我婆婆在嫌弃我,估计这会儿心里正在琢磨着我这儿媳的三十六宗罪。你作为一个小三,继续待在这儿听好意思吗?看着这样一个数着儿媳罪状的婆婆,你也不闹心?”

直白的嘲讽语气,完全没有丝毫保留。

“乔夏,我说,辰冽要和你离婚!”韩伊婕气的发抖,“你耳朵没毛病吧,有毛病赶紧去治!”

“妈您放心,我耳朵没毛病,我听到你在说什么了,可是妈,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和辰冽,现在这不还没离婚么。”她又瞧向唐玉儿,“唐小姐,我和辰冽还没签离婚协议,所以我和他还没离婚,对吧。”

“你……”乔夏咬定她和严辰冽没离婚这话,韩伊婕气的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发作。指着乔夏,反而骂不出话来。

她无计可施,只能看向自己儿子。

唐玉儿原以为乔夏进来就会炮轰自己,会在严辰冽面前将泼妇的本色发挥的淋漓尽致。在看到韩伊婕和乔夏撕破脸的时候,她还在暗自窃笑,心道老天对她真好,今晚说不定就是她的翻身夜,可哪里料到乔夏压根不按常理出牌。

她不理会韩伊婕的咄咄逼人,竟然直接四两拨千斤,把话题转到了她身上。

被当面骂成小三,并不好受。

唐玉儿暗自吸了口气,稳住了情绪。

乔夏果然不是个好对付的女人,脸皮真厚。

不过,如果只是靠着厚脸皮就以为万事大吉,那她可真是想错了!

唐玉儿将楚楚可怜的目光看向了严辰冽,却见严辰冽一直盯着乔夏。

她心里一突,柔柔的道:“乔夏,你就不能成全我和辰冽吗?我和辰冽不仅真心想守在一起过一辈子,而且我们还有安安,安安虽然不是你的孩子,但是你还是很疼他的对不对,孩子由亲生母亲带,才会幸福对不对?”

就这样成全?笑话!当她乔夏是圣人转世?

她绕有兴致的斜睨着唐玉儿,“海誓山盟并不靠谱,另外,我对严安有感情。”

严辰冽一直在看乔夏,可是乔夏到现在却压根都没有认真看他一眼。

心里有些寒,察觉到唐玉儿被她看的抓着他的手紧了又紧,严辰冽心一狠道:“我决定和玉儿在一起。”他要对唐玉儿很好很好,并且一直好下去,这是,当初他对那个人的承诺。

既然已经说出口,他不再顾忌她的感受,“我和她,从小就认识了,她一直是我心里的宝贝,如今更是双份儿的,乔夏,虽然我们已经在一起十年,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的这个决定,至于严安,我相信玉儿会很爱他。”

是双份的,一份,是那个人的。

严少追宠倔强小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严少追宠倔强小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紫宸道:传说中民间惩恶的九大法术!

    惩恶扬善,自古就是修道人所追求的。但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作恶到头终有报。我是不主张随便做这些法的,哪怕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愿意出手,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人。作为民间惩恶道法,我把搜集到的给大家写一写,希望大家有个了解。1,收魂勾魄术,知道对方八字姓名住址,可以利用一定的符咒,对其进行收魂,也叫勾魂法。可以把对方三魂七魄的部分或全部收入某个替代物品上。这时候,对方丢魂,就会出现一睡不醒,贪睡多梦,每日没有精神,丢三拉西,不爱说话,不爱吃饭。久而久之,身体抵抗力下降,运气下降。多病,特别是骨血不

  • 史铁生:人活着,必须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虽一动不能动,却是个体育迷。我不光喜欢看足球、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也喜欢看田径、游泳、拳击、滑冰、滑雪、自行车和汽车比赛,总之我是个全能体育迷。当然都是从电视里看,体育馆场门前都有很高的台阶,我上不去。如果这一天电视里有精彩的体育节目,好了,我早晨一睁眼就觉得像过节一般,一天当中无论干什么心里都想着它,一分一秒都过得愉快。有时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赛集中在一天或几天(譬如刚刚闭幕的奥运会),那样我会把其他要紧的事都耽误掉。其实我是第二喜欢足球,第三喜欢文

  • 丝路花语 —陕西第三届画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

    著名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先生致辞本网讯(汪帼萍):2018年1月20日下午3时,由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花鸟画院主办的“丝路花语——陕西第三届花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参加本次展览开幕式的嘉宾有:原陕西省军区副政委、少将李登武、原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少将姚天福、原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广利、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著名漫画家王培琪、陕西省文化厅社团办公室主任纪志壮、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陕西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樊昌

  • 【散文】闫秀明 | 走进国学

    【作家档案】闫秀明,女,1970年出生。吉林省东丰人。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辽源日报》通讯员。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东丰县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喜欢诗词美文,作品散见于《辽源日报》《现代作家文学》《画乡诗词》《诗乡文艺》《地脉文学》以及一些网络平台等。走进国学文/闫秀明(吉林东丰)暑假没事,我走进了以国学教育为主的夏令营,看到那些本该在家休假的老师们,放弃了休假时间,认认真真地报名授课,确实令人感动。听他们给孩子们讲《孔融让梨》,《孟母择邻》等故事,每天了解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随笔】郑妍| 若流年记得

    郑妍,网名妍舞芳菲,吉林东丰县人,小学一级教师,热爱文学,散文诗词发于《画乡诗词》,,《诗乡文艺》,《鹿乡文苑》。愿借一支素笔,书岁月静好。若流年记得郑妍(吉林东丰)今晚没出去散步,无事,坐在窗边,星光已睡在蓝色窗舷,又一个寂寞又思念的小日子就这样从时空的罅隙里安然溜走了。什么都没做,一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刚刚惊艳了春,转眼就萧瑟了秋,如此看来,匆匆已不足以形容我不惑的脚步了。对于季节的变幻,常常只在眼底和眉间,衣衫的纷然,草木的浓翠与萧然,阳光的灼然,时光的悄然。而不想忘记的,则常常以顾盼

  • 【诗歌】原野绿草 | 没有窗的夜晚

    【诗人档案】王丽,笔名,原野绿草,1965年生于辽宁鞍山,自由职业,喜欢文字,热爱生活,曾在《北方时报》,《挠力河》《海城日报》《雪魂》《鸡西矿工报》《临溟诗词》上发表文章,作品多发表于网络各平台。没有窗的夜晚文/原野绿草(辽宁海城)有一段时间了守着没有窗的夜晚外面的树不知道我的心事在我睡觉的时候掉了很多叶子好像这是个掉落的季节我也丢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心情和记忆包括衣服,鞋子还有那个窄窄的路口那扇窗离我有些距离有一个夏天到秋天的路程或许也有冬天的表情很多时候不愿意想那些个夜晚黑夜终归是要醒来的有没

  • 【散文】坐山威 | 大美东丰 情起南照山

    【作家档案】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农民,高中学历,居住东丰县东丰镇东方明珠小区,经商多年,曾任吉林日报社通讯员,现在辽源市名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热爱诗词,文艺等。大美东丰,情起南照山文/坐山威(吉林东丰)十月金秋,风清气爽拂旷野,溪澈天高日敬头;恰逢双节休假,闲暇之余,我陪同母亲一起去了南照山。走进老山门,拾阶而上,仰望松柏簇拥的纪念碑,伟岸雄姿,肃然起敬;悠闲的人们舞拳弄剑,一派生机。沿栈道,过榭亭,婉转盘旋,在鸟儿的吟唱中我们来到了电视高塔下……站在高塔下,任秋风拂面,思

  • 【诗歌】高秀军 | 日历 (外四首)

    【诗人档案】高秀军1968年生,党员黑龙江大庆市人,大专文凭,自16岁自学诗歌写作,同年处女作在黑龙江《农村报》发表。2002年至2004年在黑龙江《新闻传播》做编辑。见证人彭立涛。诗歌作品在全国二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现为黑龙江作协会员,顺义区作协会员,平谷区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入选《寻梦人》《中国作者》《世纪星语》《我和老舍说句心里话》等。2013年在北京作协举办的中轴诗会诗歌,《我爱你前门大街》获得三等奖。2013,2014年夏各庄村我的梦中国梦宣讲员。2013年顺义文联左邻右舍的事事情情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