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狼性村长免费阅读全文

2018/1/11 20:52:17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狼性村长

第1章 欲望的乡村

月色如水,安静的挥洒着,照耀着一排简陋的房舍,给其涂抹上一层淡淡的银光。无删节狼性村长免费阅读全文这样的夜晚是多么美好,有着原始欲望的人会在这样的夜晚尽情的发泄,多愁善感的人却会忍不住举头望着月亮,长长的吐着气,感受其中的别样滋味。

鲁家村被大山包围着,安静而祥和。大多数人家已经关了灯睡了,只有村东头鲁义家还亮着灯。鲁义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赖汉,昨天晚上偷了本村的一头牛,连夜杀了到镇上卖R。他的案子做的粗,R还没卖出几斤就被派出所给抓了去。他的老婆殷贵菊晚上做了几个菜,烧了酒,把村长鲁有源叫到家里,想让他给说说情,让丢牛的那家不要再追究,放他男人回来。

鲁有源吃饱喝足,有了三分酒意,用指头剔了一下牙,为难的说:“他嫂子,不是我这个当村长的不想帮你,只是……”他故意不说下去,眼睛死死的盯着殷贵菊的高耸的胸。推荐http://www.qi-wen.com/

殷贵菊的孩子还在*奶,故尔她的胸看着更加的硕大。她看着村长火辣辣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轻轻的挪了一下身子,被衣服一勒,顿时汁水流了出来,在衣服上印上一个圆圈。

鲁有源顿时口干舌燥,喉咙咕咕的叫着,大口的干咽着,眼睛里S出火一样的yin光。他这样的行为毫不掩饰,说:“真是的。你说就鲁义那样的东西,抓起来就抓起来,你还给他求什么情?他打你的时候你忘了?”

“可是他毕竟是我的男人,我……”

鲁有源了解这个女人,觉得用不着在她身上大费口舌,直截了当的说:“要是你真求我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他的眼睛已经告诉殷贵菊他需要的是什么了。

殷贵菊怯怯的,装着不明白,问:“只是怎么了?”

鲁有源继续说:“只是要看你有没有诚意。你也知道,在这个村里,我是说一不二,鲁义这都不算什么事。原文http://www.qi-wen.com/只要你诚意到了,明天我就把他从派出所弄出来。你这么漂亮,人有好,没几个人能不动心,我跟你说实话,其实我早就看上你了,而且一直觉得你嫁给鲁义简直就是糟蹋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殷贵菊的泪慢慢的流下来,先是摇摇头,而后又点点头,咬着嘴唇犹豫了一阵,终于抬起头来,说:“村长,我也知道你的本事,只要你能把我们家鲁义给救出来,你说怎么样,我都听你的。”

鲁有源的眼睛顿时亮起来,说:“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过来!”他伸开一只手,做了个抱着的姿势。

殷贵菊又犹豫了一会儿,抹去眼泪,慢慢的挪到他身边,倒在他的身上。

鲁有源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看着这个比自己几乎小二十岁的女人,体内的狼性顿时爆发,狠狠的将她压在身上,将她的衣服掀了上去。

为了方便给孩子喂奶,殷贵菊里面没穿内衣,衣服掀上去,两个饱满白嫩的胸便颤巍巍的跳出来。

鲁有源张开满是酒气的嘴含着她胸前的突起,用力的吮吸着。无删节狼性村长免费阅读全文随着殷贵菊无助而悲伤的*吟,汩汩的R汁被他吸进嘴里。鲁有源更加的疯狂起来,将她的衣服扒下来扔在地上,一边抚摸抓捏着她的胸,一边分开她的双腿,挺了进去。

终于,鲁有源从殷贵菊的身上下来,看着她雪白的身子,邪恶的一笑,说:“你还真够味。我看吃一次怎么也不够!这样吧,我帮你把鲁义给弄出来,不过你以后要听我的,我什么时候想要了,你都得伺候我。”

“不行!要是让鲁义知道会打死我的。”殷贵菊没有放弃最后的哀求。

鲁有源yin邪的笑着,说:“你知道就好!要是你不想让他知道我们的事情就老老实实的听话。奇闻网

“你……你不能这样!”殷贵菊抓过一件衣服挡在身上,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人碎尸万段。

鲁有源又在她的胸上摸了几把,说:“好了,我去给你说说,保证明天把鲁义弄回来。”说完,起来穿上衣服,去了鲁义偷牛的那家,让他们撤诉,回味着殷贵菊诱人身子的美妙滋味,他得意的笑了。

这个时候,有个人却在哭。

鲁红兵此时正坐在C场旁边一个月亮照不到的角落里,既没有去看月亮,也没有深呼吸,而是低着头,紧蹙着眉头,偶尔会将手里的火柴滑一根,看着火着起来,又在瞬间熄灭。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忧郁,那么的哀伤,又带着深深的矛盾。在他的身前,是一大堆散落的教科书。奇闻网

第2章 辍学

已经整整三个小时了,他一直坐在这里,想着同一个问题。矛盾,矛盾让他陷入了无限的痛苦。

终于,他再一次划着了火柴,拿起一本语文书,慢慢的点着。随着火光的冉冉扩大,他的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流着。突然间,他的眼神充满了坚定,毫不犹豫的将烧着的书投到其他的书上,翻动着,看着它们燃烧起来。

熊熊的火焰将他的脸照的通红,眼神中的坚毅突然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扭曲的痛苦。

“鲁红兵,你在干什么?”一声略带这惊讶和斥责的询问之后,一个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鲁红兵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个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老师秦蕾,抹去脸上的泪,小声说:“从此以后,我不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也不会再读书。”

秦蕾幽幽的看着他,过了半天才说:“我知道你的事情,可是老师已经帮不了你。不过,老师想告诉你一句话,随时欢迎你再回来。我会想办法让学校给你保留学籍的。”

鲁红兵摇摇头,说:“不用了,我已经想通了,要不也不会把书到烧掉。”其实,他是无法割舍的,烧书只是为了坚定自己的决心,也好让自己没有了后路。贫困的家庭已经无力再担负他的学费,虽然他是村里第一个高中生,几乎承载了全村人的希望。

整个村子都是贫瘠的,村里人给他的只是精神支持。唯有一个人能帮到他,就是村长。可是,这个小气自私的家伙因为自己的儿子却落榜而妒忌鲁红兵,有些仇视他,所以不但不帮他,反而找了个借口将他父亲赶出自己的石料场,让原本拮据的家庭完全陷入深渊。

这大概是一个月前的事情。鲁红兵的父亲鲁天根瞒着他,去求村长,希望他能让自己再去石料场。面对着拒绝,鲁天根哭着跪下来,给他磕头,只求他能给自己一个机会,给儿子一个机会。

可惜,村长鲁有源依然毫不客气的拒绝了。家里仅存的一点积蓄也花光了,鲁天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好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儿子。

鲁红兵看着年迈的父亲,含着泪让他回家,自己开始陷入矛盾之中,最后还是决定烧了书,辍学回家。这才发生了刚才的这一幕。他是徒步走回家的,到家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鲁天根看着一身露水,神情颓废的儿子,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老泪纵横,将他拉到自己怀里,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的鲁红兵反而平静下来,轻轻的抱着父亲,说:“爹,没关系的。我就是不上学也不会比别人差的。家里这么穷,娘又有病,按理说我早就应该下来干活了。”

他越是这么说,鲁天根听着就越不是个滋味,蹲在地上,忍不住痛哭起来。

鲁红兵的娘咳嗽着扶着墙出来,看着儿子这个时候回来,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口气没上来,昏了过去。

鲁红兵连忙冲过去,扶着她猛掐着她的人中。过了一会儿,他娘才缓缓的醒过来。

隔壁的二婶听了动静过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忍不住微微的叹了口气。听鲁天根说孩子不上学的,小声的骂着:“都是那个天杀的作的孽。”她骂的是村长鲁有源。

“谁作的孽?”身后传来鲁大鹏的声音。因为他爹是村长,他在村里骄横跋扈,村里的男女老少没一个敢惹他的。

二婶看到他,身子没来由的抖了一下,结结巴巴的说:“昨天晚上我家的J被叼走了,肯定是黄大仙做的。”她不敢继续说“作孽”,是怕得罪了神灵,因为在农村,人们称黄鼠狼是黄大仙。不过,这也例外了,只是这村长父子更是得罪不得,故尔扯到黄大仙身上,要是放在平时,无论如何也不敢说这样的话的。

鲁大鹏撇着嘴没有发作,关键是看他心情很好,斜着眼睛望着鲁红兵,挑衅般的问:“吆,我们的大高中生怎么回来了?不在学校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回来干什么?”

鲁红兵没理会他,扶着他母亲往屋里走。

鲁大鹏看他竟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冲进去狠狠的拉了他一把,差点将他和他母亲一下子都拽倒。

鲁红兵放开母亲,挥着拳头要打他,却被父亲拦住。

鲁天根陪着笑对鲁大鹏说:“大鹏,别这样!红兵不上学了,心里难受,所以才……”

鲁大鹏听他这么说,眼睛一亮,什么也没再说,冲了出去。

第3章 移花接木

鲁红兵微微的叹了口气,又扶着母亲到里屋去,让她躺在炕上。

二婶刚才被鲁大鹏给吓倒了,没有再留下来,回家去了。

下午的时候,一个女孩子气喘吁吁的跑进门,脸色Y沉的可怕,气哼哼的喊道:“鲁红兵,你给我出来!”

鲁红兵在屋里听出是黄小欢的声音,也知道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从里面走出来。黄小欢很喜欢他,这个他很清楚,只是谁也没说。

黄小欢看到鲁红兵,心一下子软了,刚才的气愤也没有了,温柔的问:“你怎么了?我听秦老师说你不上学了?”

鲁红兵一上午都在劝自己不去想这件事情,可是听她提起,顿时觉得很是憋屈,差点哭起来,最后还是咬咬牙挺住了,说:“是的!”

“为什么啊?”

鲁红兵不想说是因为家里实在供不起自己,苦笑着说:“我不想读下去了。”

黄小欢皱着眉头,说:“你说不读就不读了啊?”

鲁红兵的心情本来就不好,听她如此的斥责,终于忍不住了,冷冷的说:“你是谁啊?我的事情还用得着你管了?”

黄小欢被噎的说不出话来,最后撂下一句:“谁管你!”气冲冲的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鲁红兵默默的低下头,泪水再一次在眼眶中打着旋儿。

鲁红兵退学之后,村长鲁有源对他的态度有了极大的改善,主动过来找他,提出要是他愿意的话可以到石料场工作。他的改变让鲁天根有些忧虑。

鲁红兵本来也没有其他事情能做,边答应下来。

看他答应了,鲁有源很是高兴,却提出了一个令人费解的要求,就是让鲁红兵改名字。

鲁红兵一家都很纳闷,不知道鲁有源葫芦里买得是什么药。可是,名字既然起好了,也叫了这么多年,自然不能说改就改。他再三的询问鲁有源的用意,但并没有得到答案。他也留了个心眼,没有立刻答应他。

鲁有源又来过两次,最后一次还带了东西,只是要他改名字。

依着鲁天根的意思,名字就是个代号,改就改了,没必要得罪村长。可是鲁红兵却越来越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态度更加坚决起来。

鲁有源的脸就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了,带着族里的几个兄弟,冲到鲁天根的家里,将他们父子恶打了一顿,临走的时候撂下话,要是还不答应他们的要求,明天还回过来找麻烦。

一个名字,而且是自己的名字,这么多年也没有人提出异议,更没有人说过有什么不妥,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要大动干戈的*自己改动。他隐隐约约的想到了问题得所在,不过以他的社会阅历来说,依然不能完全明白。

在父亲的哀求下,鲁红兵还是把名字改了,本来他想改成“鲁仇”的,可这样摆明了是给村长看的,再三考虑之后,他改成鲁成才。

他既然答应了,村长没有再找他的麻烦,反而带着他去镇上的派出所办了手续。一切都是那么的蹊跷,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费解。

就在他改完名字的第三天,鲁大鹏竟然去上学了,而他在学校里用的学名竟然是鲁红兵。也就是说,在鲁有源的C办下,鲁大鹏完全顶替了鲁红兵,成了名副其实的高中生,成了绝对合法的鲁红兵。

鲁红兵是听秦蕾说的这件事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惊谔、愤怒、无助、悲凉,开始还是淡淡的问:“那档案总不能变成他的吧?”

秦蕾摇摇头,说:“听说你们村长去找了校长,档案也全改过来了!”

“扑”,一口鲜血从鲁红兵嘴里喷S出来,溅在秦蕾的衣服上。他慢慢的倒了下去。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父亲老泪纵横,紧紧的抓着他的手,生怕一放手他就永远不会再醒过来。

两天两夜,这个老人没吃没喝也没睡,就一直这样拉着儿子的手。秦蕾每天也都会过来看看,一来是因为毕竟是自己告诉他的消息刺激了他,二来对这个孩子的确是有感情。看他醒过来,她激动的哭了起来,忘情的拉着他的手,将脸贴在他的额头上,说:“你终于醒了。”

在医院里住了十几天,鲁红兵,现在应该是鲁成才,恢复得差不多了,跟父亲说要出院。回到家里,看父亲愁眉不展,问过才知道,他这一病,让家里举债不菲,几乎是能借的全都借了,秦蕾还给他垫了三千多块钱。

第二天,鲁成才去找鲁有源,说无论如何也得让他到石料场去工作。

第4章 下跪

鲁有源却拒绝了,冷冷的说:“开始我和你好说好道的你不给我面子,现在想都别想这事。”

鲁成才本来要说他儿子顶替自己上学的事情,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毕竟现在他已经无力回天。看着鲁有源的女儿鲁玉丽在,只好哀求着说:“姐姐,你帮我跟大伯说说情,就让我过去吧!”

鲁玉丽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我可管不着你们的事。”便不再理会他。这个女孩和她弟弟一样,仗着父亲的权势在村里横行霸道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鲁成才彻底的失望了,怏怏的回到家里,一P股坐在地上,靠着墙默默的流眼泪。

鲁天根看他的样子知道是被拒绝了,过来拉着他的手,说:“红兵,你别难受!会有办法的。这些日子你好好养身体,其他的事情先别考虑。”他依然没有改变对儿子的称呼。

夜,深沉,漆黑。没有月亮,没有风,只有不知名的虫儿在喧哗着。鲁天根慢慢的起身,没有惊动睡得正香的妻子,下炕穿好衣服,出去背着个竹篓开门去了山里。

鲁成才白天和父亲去地里干活,晚上没事的时候躺着思考下一步该做点什么。一晃又过了十几天,借钱的人开始上门讨要。鲁天根总是三十五十的还一些,算是给那些人一个交代。要钱的人也知道他们家的情况,只要能要一点回去也就不再说什么。

鲁成才有些奇怪,问父亲哪里来的钱。鲁天根的脸会不经意的一红,低着头说:“你就别问了,总之我有办法!”时间过的很快,大概又过了一个月,鲁天根的脸上慢慢露出笑容,虽然依然债务缠身,可至少有门路多少赚一点了。可惜好景不长,一天晚上,鲁成才还在睡梦中,被一阵嘈杂声吵醒,从炕上爬起来,看到鲁有源的堂弟鲁有川正揪着父亲的头发,狠狠的打他。鲁有源和其他的几个人气势汹汹的围在旁边,大声喊骂着。他看到父亲用力的护着头,丝毫不敢反抗。他冲过去,护在父亲身旁,问:“你们干什么?”

鲁有源看了他一眼,不屑的说:“干什么?哼,你问问他自己!”他指着鲁天根说。

鲁成才看着鼻青脸肿,嘴角挂着血迹的父亲,问:“怎么了?”

鲁天根低下头,什么也没说。

“不好意思说是不是?那我说!”鲁有源冷冷的,“他到我的石料场去偷石子儿,被有川给当场抓到了。哼,怪不得这些日子我总是觉得我那里少东西,原来还真有不怕死的。”

鲁成才这才恍然大悟,想到父亲这些日子还债的情景,原来他……他老实巴交了一辈子,要不是迫不得已,无论如何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他看着鲁有源,说:“你们别打了,你有什么要求的话尽管说。”

鲁有源斜着眼,问:“先别说我有什么要求,你打算怎么办?”

鲁成才想了想,说:“这样吧!我到你那里去给你干活,前面三个月白干,算是赔你的损失,行不行?”

鲁有源对这样的补偿嗤之以鼻,说:“想得美!哼,谁知道是不是你和你爹一起去偷的,我可不想引狼入室。”他的话是对鲁成才极大的侮辱,可是到了这个时候,鲁成才也不能说什么。鲁有源继续道:“赔呢,我也不用你们陪。这样吧,你给我跪下磕个头,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鲁成才实在想不到他竟然提这样的要求,顿时愣了。

旁边有看热闹的村民听鲁有源这么说,纷纷的劝他:“算了吧!都是一个村的。”

鲁有源一瞪眼,吓得他们不敢再说。他看鲁成才没有动作,大声说:“你不跪是吧,走,把他送到派出所去。”一把抓着鲁天根就走。

鲁天根扑通给他跪下,说:“村长,我给你跪下,我给你磕头,你把我送到派出所去不要紧,别为难孩子了。”

鲁有源狠狠的踹了他一脚,拖着他继续走着。

鲁成才大叫一声:“住手!”慢慢的跪倒在地,泪水肆意的流淌着。

鲁有源大声的笑着,挥挥手,带着他的人离开,只留下两个哭泣着的男人。

二婶等人都走了,过来拉起鲁成才,将他拉到怀里抱着他,小声安慰着他,却听他小声喃喃着,不知道在说着什么,但可以听出来,他的语气是那么的冷漠,让人不寒而栗。已经丧失了理智的鲁成才紧紧的抱着二婶,一手抓着她的胸,用力的揉捏着,像是抓住了鲁有源的心,要将其捏碎一样。

狼性村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狼性村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日20180620】推荐《人在婚姻,冷暖自知》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人在婚姻,冷暖自知》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人在婚姻,冷暖自知目录预览:1.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2.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3.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4.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5.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1.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那天刚一从浴室出来,就看见老公正在翻看我的手机。我没好气的笑了笑,这家伙,居然还不放心起我来了。轻轻走到他身后,正打算从后面环抱住他的腰,他却忽的转了过来,抡起手就是狠狠一巴掌甩在了我脸上。我一下子就懵了。压根不知道

  • 【今日20180620】推荐《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在线阅读小说: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目录预览:001我们结婚002类似“绑架”的行为,当梦吧003“男友”突然出现004还要生一个孩子005她有双胞胎姐姐?001我们结婚“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划破了别墅的宁静。大床上,席梦纤指紧紧地抓紧被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天!怎么会这样?她只是照常下班,然后……然后碰见一群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再然后,就是现在她睁开眼看到的画面。中间发生了什么,她完全想不起来了。冷静,冷静!席梦提醒自己,不

  • 【今日20180620】推荐《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目录预览:第1章:他不爱她第2章:爱到蚀骨第3章:你去死吧!第4章对不起有用吗第5章对不起有用吗第1章:他不爱她“咕噜咕噜……”水蒸气顶着锅盖,发出碰撞的声音。伸手将,锅盖打开,一时间,整个厨房都热气腾腾。苏浅漓眯缝眸子,看着锅子里软糯的红糖莲藕。浅灰色的眸子闪过悲溺,转瞬即逝。手擦了擦围裙,将刚出炉的菜放在桌子上。天际早就泛白。一夜未眠,做了这一桌子菜。玄关口传来脚步声,他来了!拉扯着领带,眉头深皱,

  • 【今日20180620】推荐《诡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诡妻》在线阅读小说名:诡妻目录预览: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第二章翻脸第三章谁杀了他们?第四章绕坟走三圈第五章你是在等我吗?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我是一个无鬼神论者,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什么鬼怪灵异的存在,直到那一天……我叫张子恒,家住苏皖交界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七月流火天,天气炎热,本想呆在家里不出门的。但是不出门还不行,我堂哥结婚,必须要去。堂哥家离我家不太远,都在一个村子里,我早早的就赶到了那里。堂哥家里的经济条件比较差,在现如今这彩礼越来越重的

  • 【今日20180620】推荐《追缉落跑萌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追缉落跑萌妻》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追缉落跑萌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第二章睡了我黎瑾泽,用个小玩意就能打发的吗?第三章落魄的双胞胎妹妹第四章上错床第五章怀孕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嘭——总统套房的大门重重关上,顾蔓蔓被人一把推了进去,随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浑身酒气都摸不着东北方向的顾蔓蔓顺着淋浴的声音跌跌撞撞的爬到了浴室的门口。一把推开浴室的大门,雾气朦胧的浴室里,一个拥有蜜色的肌肉的男人不停

  • 【今日20180620】推荐《婚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婚妻》在线阅读小说名:婚妻目录预览:第1章被老公送上别人的床第2章无地自容第3章老公是否知情第4章老公似乎有小三了第5章被方殷要挟第1章被老公送上别人的床我生长在繁华都市,与自由恋爱的老公结婚三年有余。老公为人勤恳,对我又呵护有加,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安稳地过完一生,却从未料到我亲爱的老公,竟会将我拱手送人。那天,凌风一反常态,一回到家就从背后将我一把抱住,贴在我耳边道:“老婆,我今天想跟你玩点不太一样的。”灼热的气体缓缓进入我的耳道里,引得我腰部有点发酥。没

  • 【今日20180620】推荐《吻安顾先生》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吻安顾先生》在线阅读小说名:吻安顾先生目录预览:第01章逃跑的新娘第02章嘘,别出声!第03章羞,流氓!第04章救命!第05章被逼无奈第01章逃跑的新娘“快,别让她逃了!”“这边,她往这边跑了……”一袭白色婚纱的林晓雪慌不择路地拐进长长的走廊,踩着小高跟拼命地往前奔跑着,好几次险些被长长的裙裾给绊倒。身后,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大,他们的话语惊得她的心跳不自觉又加快了半拍。细汗渗透她白皙如雪的肌肤,沿着她的化着精致果妆的脸往下淌。为了防止被绊倒,她双手拎起了裙子

  • 【今日20180620】推荐《时光几许烟雨》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时光几许烟雨》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时光几许烟雨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夜春宵第二章:不会再放手第三章:你是我老婆第四章:再次相遇第五章:是个误会第一章:一夜春宵七夕节的夜晚,苏芋洛心神不宁地守着电话,司翎的电话一直都没人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苏芋洛赶紧点开,眸光落在屏幕的这一瞬间,脸色一片惨白。照片上的男人,苏芋洛再熟悉不过。熟睡中的司翎,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得意的享受着他的怀抱,缠绵的唇舌被清晰的拍摄下来,二人赤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