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阴阳风水事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1 20:13:4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阴阳风水事

第1章 白骨托头

  老话说,“穷山多精怪,恶水有妖灵” 。版权qi-wen.com这句话用在我的老家是再恰当不过了。

  我老家是一个叫呼北的小地方,地理位置在内蒙和吉林的交界,属于兴安盟。

  呼北是一个小地方,就是所谓的穷山恶水之地。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所以呼北的人世代做的都是和林子相关的营生,比如打猎、采药、伐木、山货等等。

  但是我家比较特殊,我爷爷是个风水师,叫梁九,村里人都尊称他为九爷。

  我和爷爷并没有住在村子里,而是住在后山的一个山神庙中。

  那个山神庙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外面已经破败不堪,残垣断壁,早就没了香火。奇闻网但是打我记事时候起,这个破败的山神庙就是我的家了。

  山神庙只有一间庙堂,在庙堂的正中,却摆放着一大一小两口黑漆棺材。而我和爷爷晚上就睡在这棺材里。

  我一直以为,人就是要睡在棺材里的。直到我懂事以后,发现村子里的人晚上是睡床的,只有死人才会睡棺材。

  我曾经不止一次问过爷爷,我们为什么不能和别人一样睡床?爷爷却摸着我的脑袋不置可否,安慰我说睡棺材多好啊,挡风,还暖和。我知道爷爷说的不是真话,既然他不想告诉我,我也就不再追问,我只知道爷爷是我唯一的亲人,他是不会害我的。来自http://www.qi-wen.com/

  爷爷在村子里算是个神人,他说的话,村里的人都很相信。这些年他给村里人点穴钉坟,驱邪避祸,做了不少好事。而爷爷对于做这些事,分文不取,就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包下山神庙所在的后山,平时不准任何人随便进入。

  村民们大多有求于爷爷,再加上当时村子的后山基本上是个荒山,而且里面尽是一些乱坟岗,本就没有多少人去。所以村长也就做个顺水人情,将后山包给了爷爷。

  这山,爷爷一包就是十年,在这十年间,爷爷每逢初一十五便会去巡山,在巡山之前总是要在山神庙的供案上点燃三支佛香,拜上三拜。这个习惯他从来没有耽搁过。奇闻网

  开始的时候,村民们还能信守承诺不去爷爷的后山。因为当时动物和草药资源都很丰富,但是时间长了,由于附近的村民大肆捕杀,其他的山林的动物越来越少,草药越来越贫乏,再加上绝大多数的林子被收归国有,村民就把目光盯上了爷爷包下的后山了。

  他们说那些猎物都是跑到了爷爷包下的后山去了,所以后山在村民的眼中绝对是块能闻到香味,却无处下嘴的肥肉。

  当生存的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候,事情终于发生了。

  那天早上,我还没睡醒,便听见从村子的方向传来了钟声。

  爷爷早已经起来了,听到钟声一愣,喊了一声:“古钟……出事了……”说完,爷爷就朝着村子跑了过去。

  我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龄,见爷爷出去了,也赶紧从棺材里爬出来,跟着爷爷跑了出去。说明http://www.qi-wen.com/

  我知道村子里的那口古钟,就挂在村里的一颗古槐树上。从我记事时候起,那口古钟就已经被围栏给围住了,从来没有响过。

  路上我发现钟声把村民都惊动了,他们也纷纷走出门外,向古槐树涌去。

  那钟声还在一声一声响着,等到我们跑到古槐树下,却发现了令人惊悚的一幕。

  此时那围栏都已经东倒西歪,有个人影正在那里敲钟。

  由于天色还没完全亮,村民手里的手电筒光束全都集中到了那个敲钟人的身上。

  在几只手电筒的照射下,我们终于看清了那个敲钟人。说明qi-wen.com

  这人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村里的贾二贵。

  村民们远远看着贾二贵,四下里鸦雀无声。我们惊愕地看到在贾二贵的身上,只有一颗脑袋是完好的,身上的皮肉已经脱离,只剩下了一个白骨架子。

  村民们在经过了短暂的沉默之后,猛地发出一阵惊呼声和哀嚎声,更有几个胆小的人吓得堆在了地上动不了了。

  我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明明就是一副白骨架子顶着一颗头颅嘛,而且那森森的白骨上,还连带着一些没脱离干净的血肉和韧带。

  血红的碎肉加上白色的韧带,刺激着在场每一个人的感官。

  在他敲钟的过程中,胳膊一抖一抖,不断地有关节交错的声音,格楞格楞的,听起来让人头皮发麻。

  当这些手电筒的光束照到贾二贵的脸上时,他把脑袋慢慢转向我们的方向,那张惨白无比的脸上,露出了阴惨惨地笑。与此同时,贾二贵迈着蹒跚的脚步,伴随着格楞楞关节交错的的声音,朝我们走了过来。

  人群又是一片恐慌,纷纷向后退去。

  这时,村子里的一条黑狗冲着贾二贵狂吠不已,但是身体已经抖成了一团,就是不敢冲向贾二贵。

  “二贵啊……”突然从外面冲过来一个人,这人正是贾二贵的老婆许银花。爷爷赶紧一把拉住她:“银花,你不能过去。”

  许银花满脸是泪,哭着冲爷爷说道:“九爷,二贵……他……”

  这时,贾二贵依然惨笑着,晃动着骨架,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好像没看到一样。爷爷安抚住了银花,冲着人群喊道:“老少爷们儿,这是白骨托头,邪性的很,千万别让白骨沾了身子。哪位给我取一捆柴火棒,一瓶火油,还有灶台锅底灰过来?”

  有胆大的人应了一声,飞也似地去取爷爷要的东西。

  剩下的人,在爷爷的带领下,步步后退,不敢迎着贾二贵。

  贾二贵一步一步逼近,人们一步一步后退,一直退到了村口,眼见着就要离开村子了。

  “九爷,东西来了……”有人将柴火棒和锅底灰取了过来,交给了爷爷。

  爷爷将柴火棒蘸了火油,点燃之后朝着贾二贵甩了过去。

  那烧起来的柴火棒落在贾二贵的身前,这一下终于让贾二贵停住了脚步。

  他站在原地,踟躇不前。爷爷将那捆柴火棒尽数点燃甩了过去,可是那些柴火本来烧得很旺,但是到了贾二贵近前,火势突然就落了下去,眼看着就要熄灭的样子。

  爷爷见状,捧着一盆锅底灰扑了上去,将那盆锅灰冲着贾二贵从头到脚倒了下去。

  说来奇怪,这锅灰落到贾二贵的身上,同时引得那些柴火棒的火势骤起,瞬间就围住了贾二贵。

  火苗烧得贾二贵的身体滋啦啦作响,贾二贵发出牛吼般的哀嚎,声音凄厉惨烈,听得人头皮像是要裂开一样。

  爷爷长出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冲着银花问道:“你们家二贵,是不是去我的后山了?”

  “没……没去啊?”银花听爷爷这么问,迟疑着,眼神游移不定。

  “银花,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说实话?你知道不知道,这事可能关系到全村的安危。”爷爷厉声喝道。

  见到了贾二贵的情况,村民早已经胆战心惊,这时也纷纷帮腔:“快说啊,银花,你不要害了全村人啊……”

  银花抹了一把眼泪,看了看周围的人,胆怯地说道:“二贵……二贵说那后山猎物多,就……就想着趁黑半夜去了后山……”

  “啥?唉……你们……真去了……糊涂啊……”爷爷一跺脚,气愤不已。

  银花蹲在地上呜呜直哭。

  爷爷正色道:“银花,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埋怨你们。二贵这个样子,已经是难再回生了。现在他是一丝游魂支撑着身体,还是让他尽早超生吧,免得再为害村里。”

  “二贵……”金翠花哭着冲贾二贵喊道。

  那些柴火已经快要烧尽,贾二贵像泥塑的一样,立在那里。此时天色已经见亮,一轮清月还挂在天边,光线有些泛青,贾二贵的骨骼孤零零的,青幽幽,白森森,显得更加阴森吓人。

第2章 啸山鞭

  突然,贾二贵的嘴里呼出一团黑气来,同时仰头向月。

  “不好,管不了那么多了。”爷爷喝了一声,手提伐木用的开山斧,快速窜过去,一斧就将贾二贵的脑袋割了下来。

  随着脑袋的割落,贾二贵全身的骨骼,就像失去了支撑和连接,哗啦啦散落了一地。

  爷爷把斧子一扔,对银花说道:“明天我帮二贵扎个坟,你把二贵安葬了吧。”

  对于贾二贵私自去后山的事,爷爷在那件事后只字未提。但是村里人都知道私闯后山的后果,对于后山别说去了,就是谈起来都唯恐牵扯到自己,这后山倒是清净了。

  爷爷一如既往地每逢初一十五去巡山,每次都让我留在山神庙,从来不会带着我。

  在我眼里,后山不至于那么可怕,不然爷爷怎么经常出入而毫发无损?

  但是后山到底有什么秘密?我为什么要一直睡在棺材里?爷爷去后山为什么不带着我?

  这些疑问之间,是不是还有什么关联?

  这一切的一切,我想是因为我年龄还小,如果等我到了十八岁,谜底会不会到了要揭开的时候了……

  发生白骨托头的那件事,是在我十五岁那年。

  转眼三年过去了,我也十八岁了。

  由于发生了这么一件恐怖的事,这三年间的确没人再敢偷去过后山。但是爷爷和村民之间却少了以前的那种融洽,多了很多矛盾。这从村民看爷爷和我的充满敌意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

  我是知道其中原因的,最近三年,周围的林区资源愈加匮乏,唯有爷爷的后山,由于这些年一直没怎么开采和利用,被爷爷养护得很好,大家都觊觎爷爷的山呢。终于,村民们鼓动村长吴有德出面,试图说服爷爷让出后山,为村民造福。

  老村长两年前就病死了,吴有德是新上任的村长,他来找爷爷,说爷爷当初并没有和村里签协议,后山是属于村里的,不是属于爷爷个人的。

  爷爷一听就火了,把桌子拍得啪啪响,指着吴有德的鼻子骂道,当初的确是没有字据,但是是当时老村长当着全村老少爷们的面儿包给我的,很多人都可以作证。而且贾二贵的事才过去三年,你们就动了歪心思了?不信邪的,你们尽管去后山,看看会不会比贾二贵死得更惨?你看我这次还管不管你们的死活?

  吴有德的脸被爷爷骂得一红一白,其实我知道爷爷说的那个老村长包给他后山的理由并站不住脚,毕竟官凭文书私凭印,没有白纸黑字,你说出龙叫也没人会认账。真正让村民惧怕的,还是后面的理由,贾二贵的事相信对村民来说,还是心有余悸的。

  吴有德被爷爷骂跑了,我知道这事不能完。但是我也知道爷爷绝对不是小气的人,这么些年,我们也没从这个后山捞到任何好处,可是他就死守着后山不放,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从吴有德走后,我发现爷爷一直若有所思,他把上香的时间改为每天一次,每天上完香,就叼着旱烟袋,冲着后山的方向发呆,他每天的话很少,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直到我十八岁生日那天,爷爷一反常态地炒了四个菜,弄了一壶烧酒,拉着我坐下来。

  爷爷这几年明显见老,虽然还不到七十岁,平时也刻意地挺着腰板,但是身体已经佝偻起来了,头发和胡子也变得灰白,乱蓬蓬的。看到他的样子,我不由地心疼。我是爷爷一手带大,对于我的父母,爷爷缄口不言。村民们也好像是避讳着什么,从来没人跟我提起我的身世。

  爷爷给我倒了一碗烧酒,我连忙推脱。这些年爷爷对我管教极其严格,从来不让我碰烟酒的。

  爷爷一摆手:“伢子啊,你十八岁了,已经是大人了,可以陪爷爷喝酒了……”

  我叫梁森,爷爷一直都称呼我为伢子。我捧起酒碗喝了一口,顿时被那辛辣的酒呛住了。

  爷爷拍着我的后背,一字一句地说道:“伢子,过了今晚,你就不用睡那棺材了……”

  “啊?真的?太好了……”我听了很兴奋,因为在我看来,睡棺材的不是正常人。我要做个正常人,不然村里的人见了我,一直都叫我棺材子。

  “你没看见,那棺材有变化了吗?”爷爷问道。

  我点点头,的确如此。我睡的那口小的黑漆棺材,最近在棺材壁上,出现了几道裂纹。那裂纹越来越大,现在已经裂开了几道口子。晚上睡觉的时候,月光都能从那口子射到棺材里来。

  “快些吃完,早点睡吧。明天跟我去后山。”爷爷说完,一口将剩下的酒倒进嘴里,转身进了他的那口棺材睡去了。

  我收拾了碗筷,觉得爷爷今天有点不对劲。爷爷为人并不古板,平时对我也是嘻嘻哈哈,有时候甚至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今天态度明显郑重了许多,而且明天居然要带我去后山?难道真如我之前想的,到了十八岁的时候,就是谜底揭开的时候?

  第二天一大早,爷爷看起来精神好了许多,容光焕发的。

  他先是照例在供案上点了三支香,拜了几拜。山神庙的门开着,不可能一丝风都没有,但是那三支香的烟气,却笔直升起。

  我看得新奇,便问爷爷:“爷,你这每天拜的是哪尊神啊?怎么上面没有神像?”

  这问题我也曾经问过几次,爷爷都没回答我。今天爷爷像是回应着我的问题,又像是自言自语:“山神庙里,供的当然是山神爷了……”

  爷爷话音未落,就见那三支香正烧着,突然齐齐地从中间折断了。

  我看到爷爷的身子一震,像是瞬间苍老了许多,那挺直的腰板,也再次佝偻了起来。

  爷爷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这动作虽小,却被我看在眼里。

  爷爷沉默了一会,挥了挥手:“走,伢子,进山……”

  爷爷背了个包,提着他自己那把开山斧,带着我进了后山。

  这还是我记忆中,第一次进入后山。整个后山的范围,被爷爷用铁丝网给拦了起来。我们进山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

  整个后山的空气清新无比,到处都能听到鸟鸣,真正的让人心旷神怡。太阳初升,将后山的一条小路照得光灿灿的。

  但是随着后山的深入,一切就不像开始那么美好了。越来越密的林子出现在眼前,而且四周随处可见荒弃的坟冢,还有很多不知名动物的尸骨。

  看到这些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爷爷将那开山斧让我提着,自己从腰里扯出一条黑皮鞭子来。

  这鞭子通体黝黑,鞭体抖开足有五米长。我从来没见爷爷拿过这条鞭子。

  爷爷将那鞭子唰地抖到了空中,我看到一个鞭花在空中抖开,随即啪地一声脆响响彻山谷。

  爷爷随走随甩,将那五米多长的鞭子抖开如玩物一般。

  啪啪的鞭哨声,在后山响个不停。而爷爷脚步不停,带着我一直绕着后山走,足足走了一个上午,到了中午的时候才稍微停歇下来。

  爷爷找了一个高处的山石,从背包里拿出干粮和水让我吃,但是看着没有回去的意思。

  我得空问爷爷为什么要在后山甩鞭子?

  爷爷笑了笑,告诉我:“这是啸山鞭,是向后山的精灵们发个讯息……”

  我不知道爷爷所说的精灵,是指后山的动物,还是指什么?

  接着爷爷叮嘱我,“伢子,下午看到什么千万不要大惊小怪。”

  爷爷说这话的时候,十分严肃,这让我的精神顿时紧张起来。

阴阳风水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阳风水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1章(第1章 奸细)

    原标题: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1章(第1章奸细)书名: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第1章奸细连城古堡位于半山之上,丛林掩映之中,古堡外山涧清溪蜿蜒而过,自然色的外墙与青山绿水几乎融为一体,低调奢华又彰显神秘高贵。沁凉宽敞的车库位于古堡的地下一层,目之所及皆是各类限量版豪车,一字排开、纤尘不染,在略显昏暗的车库依然闪烁着慑人的光泽。年轻的女孩双眸紧闭,修长的双腿交叠弯曲,一双藕臂被缚在身后,窈窕有致的娇躯无力地斜倚在一辆红色跑车前。“嗯,好疼!”夏念念嘤咛一声,微微张开的眸子就被两道强光刺得重新合上

  • 误闯美男集中营1章(第1章 丑八怪的愚人节)

    原标题:误闯美男集中营1章(第1章丑八怪的愚人节)小说:误闯美男集中营第1章丑八怪的愚人节4月1日,愚人节。明媚的晨光慵懒的穿透过绞缠的云层,在空气中折射出一条条绚烂的光线照射着这座美丽的东方城市,恍若给整个城市的上空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暖金色。涌入枫城一中的学生越来越多,每个人的嘴角似乎都嵌着一丝若有如无的奸笑。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愚人节,是个捉弄人的好日子,枯燥的高中生活让这里的学生变成了一头头欺压已久的狼,蓄势待发的寻找着解压的突破口。苏小染同学俨然又成为了他们最大的寻乐对象。弱小的身子窝在墙角,

  • 毒医世子妃1章(第一章 金玉良缘)

    原标题:毒医世子妃1章(第一章金玉良缘)小说名称:毒医世子妃第一章金玉良缘“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吏部尚书之女安清染贤淑敦厚、端方温贵,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甚悦之。今镇南王世子夙言恰适婚娶,当择贤女与配。值安清染待宇闺中,与世子夙言堪称天设地造,特将汝安清染许配世子夙言为世子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钦此,安清染小姐接旨吧。”平地一声惊雷响起,一道莫名其妙的赐婚圣旨,惊了整个京都,惊了整个尚书府的人,也惊了千佛寺里的四小姐安清染。接了赐婚圣旨的安清染,缓步而来,

  • 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1章(第一章 时空错乱)

    原标题: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1章(第一章时空错乱)小说书名: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第一章时空错乱“轰……轰……哇啊……”空中一声巨响,伴随着女子惊慌失措的喊声回响在苍穹,有人抬头看去,却不见任何异常,纷纷摇头直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却不知在他摇头之迹,一个庞然大物轰然落向不远处的一座山头,奇异的是,那东西在落下来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在那座山头上,一位少女艰难的直起身来,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脑子里还有些混沌,她不适的摇摇头,但看到周围的场景之后愣住了。这里……不是青沪星!眼前是一座山头,从这里看下去

  • 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1章(第一章 祭月神)

    原标题: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1章(第一章祭月神)小说书名: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第一章祭月神“小念,是时候了!小念!”重裘似的黑雾向我滚压下来,那种快要令人窒息的感觉一点点覆盖住我,动弹不得。黑雾中一道低沉迷茫的声音忽远忽近,蓦地从雾中伸出一双白暂如玉指节分明的手,一把紧紧攥住我的手腕,瞬间剌骨入冰的冷流遍全身,恍惚中看到那只手虎口处有一颗红得妖艳诡异的朱砂痣……“啊!”吓得我尖叫一声,猛然醒了过来。居然在和乔诚看电影的时候睡了过去,还做了这么一个可怕的梦。“怎么了?”乔诚一脸关心的看着我

  • 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1章(第1章 宫少,您继续)

    原标题: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1章(第1章宫少,您继续)小说名称: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第1章宫少,您继续“抓住她!站住!”后面几个彪形大汉如影随形的跟着伊馨。她单手撑起吧台,一个漂亮的空翻跳了过去,引起酒吧里无数的喝彩和口哨声,但是现在她却无暇顾及这些,第一时间超门口跑去。说来也是她点背,来这里替好友肖玲玲代个班,居然碰到了不规矩的客人想对她用强。她真的只是下意识的自卫,却没想到力度没掌握好,一时失手卸了对方的胳膊,从而引来了这帮保镖的追逐。伊馨知道,这要是被抓住了,自己的下场一定很惨,况

  • 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1章(第一章 老婆,跟我回家)

    原标题: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1章(第一章老婆,跟我回家)书名: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第一章老婆,跟我回家嘭——一声巨响炸然而起,瞬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齐齐抬头。伴随着洒落的粉色木槿花,一排金色的滚烫的大字出现在天空,仿佛镌刻在了碧蓝的空中。莫小小,嫁给我!简单霸气的六个字,特别是最后的感叹号,彰显着不容抗拒的意味。群岛的西边,九架战斗机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此时此刻,一身狼狈的莫小小,双手护着自己身上被撕扯的婚纱,裂口直至腰间,她穿在婚纱里的底裤都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她一张白皙

  • 重生之惑国鬼妃1章(第一章 狗血的穿越)

    原标题:重生之惑国鬼妃1章(第一章狗血的穿越)小说书名:重生之惑国鬼妃第一章狗血的穿越“小七,快睁开眼睛,你不能死!”是小六的声音,只是怎么听起来那么的遥远?小七努力的眨巴着眼皮,可她再怎么努力眼睛也睁不开。“小七,我们是最好的搭档,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小六又哭喊道。小七听到好姐妹小六的哭喊声,一直在努力的积攒力气,想张开嘴巴,对小六说——快走!这里危险!可她蠕动了几下嘴唇,却发现嘴巴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奇怪,小七满脑子的狐疑,她不过是执行任务中,被阴险的对方刺中了要害,失血过多,全身动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