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阴阳风水事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1 20:13:4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阴阳风水事

第1章 白骨托头

  老话说,“穷山多精怪,恶水有妖灵” 。奇闻网这句话用在我的老家是再恰当不过了。

  我老家是一个叫呼北的小地方,地理位置在内蒙和吉林的交界,属于兴安盟。

  呼北是一个小地方,就是所谓的穷山恶水之地。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所以呼北的人世代做的都是和林子相关的营生,比如打猎、采药、伐木、山货等等。

  但是我家比较特殊,我爷爷是个风水师,叫梁九,村里人都尊称他为九爷。

  我和爷爷并没有住在村子里,而是住在后山的一个山神庙中。

  那个山神庙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外面已经破败不堪,残垣断壁,早就没了香火。说明qi-wen.com但是打我记事时候起,这个破败的山神庙就是我的家了。

  山神庙只有一间庙堂,在庙堂的正中,却摆放着一大一小两口黑漆棺材。而我和爷爷晚上就睡在这棺材里。

  我一直以为,人就是要睡在棺材里的。直到我懂事以后,发现村子里的人晚上是睡床的,只有死人才会睡棺材。

  我曾经不止一次问过爷爷,我们为什么不能和别人一样睡床?爷爷却摸着我的脑袋不置可否,安慰我说睡棺材多好啊,挡风,还暖和。我知道爷爷说的不是真话,既然他不想告诉我,我也就不再追问,我只知道爷爷是我唯一的亲人,他是不会害我的。原文http://www.qi-wen.com/

  爷爷在村子里算是个神人,他说的话,村里的人都很相信。这些年他给村里人点穴钉坟,驱邪避祸,做了不少好事。而爷爷对于做这些事,分文不取,就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包下山神庙所在的后山,平时不准任何人随便进入。

  村民们大多有求于爷爷,再加上当时村子的后山基本上是个荒山,而且里面尽是一些乱坟岗,本就没有多少人去。所以村长也就做个顺水人情,将后山包给了爷爷。

  这山,爷爷一包就是十年,在这十年间,爷爷每逢初一十五便会去巡山,在巡山之前总是要在山神庙的供案上点燃三支佛香,拜上三拜。这个习惯他从来没有耽搁过。网站http://www.qi-wen.com/

  开始的时候,村民们还能信守承诺不去爷爷的后山。因为当时动物和草药资源都很丰富,但是时间长了,由于附近的村民大肆捕杀,其他的山林的动物越来越少,草药越来越贫乏,再加上绝大多数的林子被收归国有,村民就把目光盯上了爷爷包下的后山了。

  他们说那些猎物都是跑到了爷爷包下的后山去了,所以后山在村民的眼中绝对是块能闻到香味,却无处下嘴的肥肉。

  当生存的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候,事情终于发生了。

  那天早上,我还没睡醒,便听见从村子的方向传来了钟声。

  爷爷早已经起来了,听到钟声一愣,喊了一声:“古钟……出事了……”说完,爷爷就朝着村子跑了过去。

  我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龄,见爷爷出去了,也赶紧从棺材里爬出来,跟着爷爷跑了出去。来自qi-wen.com

  我知道村子里的那口古钟,就挂在村里的一颗古槐树上。从我记事时候起,那口古钟就已经被围栏给围住了,从来没有响过。

  路上我发现钟声把村民都惊动了,他们也纷纷走出门外,向古槐树涌去。

  那钟声还在一声一声响着,等到我们跑到古槐树下,却发现了令人惊悚的一幕。

  此时那围栏都已经东倒西歪,有个人影正在那里敲钟。

  由于天色还没完全亮,村民手里的手电筒光束全都集中到了那个敲钟人的身上。

  在几只手电筒的照射下,我们终于看清了那个敲钟人。阴阳风水事 全文免费阅读

  这人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村里的贾二贵。

  村民们远远看着贾二贵,四下里鸦雀无声。我们惊愕地看到在贾二贵的身上,只有一颗脑袋是完好的,身上的皮肉已经脱离,只剩下了一个白骨架子。

  村民们在经过了短暂的沉默之后,猛地发出一阵惊呼声和哀嚎声,更有几个胆小的人吓得堆在了地上动不了了。

  我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明明就是一副白骨架子顶着一颗头颅嘛,而且那森森的白骨上,还连带着一些没脱离干净的血肉和韧带。

  血红的碎肉加上白色的韧带,刺激着在场每一个人的感官。

  在他敲钟的过程中,胳膊一抖一抖,不断地有关节交错的声音,格楞格楞的,听起来让人头皮发麻。

  当这些手电筒的光束照到贾二贵的脸上时,他把脑袋慢慢转向我们的方向,那张惨白无比的脸上,露出了阴惨惨地笑。与此同时,贾二贵迈着蹒跚的脚步,伴随着格楞楞关节交错的的声音,朝我们走了过来。

  人群又是一片恐慌,纷纷向后退去。

  这时,村子里的一条黑狗冲着贾二贵狂吠不已,但是身体已经抖成了一团,就是不敢冲向贾二贵。

  “二贵啊……”突然从外面冲过来一个人,这人正是贾二贵的老婆许银花。爷爷赶紧一把拉住她:“银花,你不能过去。”

  许银花满脸是泪,哭着冲爷爷说道:“九爷,二贵……他……”

  这时,贾二贵依然惨笑着,晃动着骨架,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好像没看到一样。爷爷安抚住了银花,冲着人群喊道:“老少爷们儿,这是白骨托头,邪性的很,千万别让白骨沾了身子。哪位给我取一捆柴火棒,一瓶火油,还有灶台锅底灰过来?”

  有胆大的人应了一声,飞也似地去取爷爷要的东西。

  剩下的人,在爷爷的带领下,步步后退,不敢迎着贾二贵。

  贾二贵一步一步逼近,人们一步一步后退,一直退到了村口,眼见着就要离开村子了。

  “九爷,东西来了……”有人将柴火棒和锅底灰取了过来,交给了爷爷。

  爷爷将柴火棒蘸了火油,点燃之后朝着贾二贵甩了过去。

  那烧起来的柴火棒落在贾二贵的身前,这一下终于让贾二贵停住了脚步。

  他站在原地,踟躇不前。爷爷将那捆柴火棒尽数点燃甩了过去,可是那些柴火本来烧得很旺,但是到了贾二贵近前,火势突然就落了下去,眼看着就要熄灭的样子。

  爷爷见状,捧着一盆锅底灰扑了上去,将那盆锅灰冲着贾二贵从头到脚倒了下去。

  说来奇怪,这锅灰落到贾二贵的身上,同时引得那些柴火棒的火势骤起,瞬间就围住了贾二贵。

  火苗烧得贾二贵的身体滋啦啦作响,贾二贵发出牛吼般的哀嚎,声音凄厉惨烈,听得人头皮像是要裂开一样。

  爷爷长出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冲着银花问道:“你们家二贵,是不是去我的后山了?”

  “没……没去啊?”银花听爷爷这么问,迟疑着,眼神游移不定。

  “银花,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说实话?你知道不知道,这事可能关系到全村的安危。”爷爷厉声喝道。

  见到了贾二贵的情况,村民早已经胆战心惊,这时也纷纷帮腔:“快说啊,银花,你不要害了全村人啊……”

  银花抹了一把眼泪,看了看周围的人,胆怯地说道:“二贵……二贵说那后山猎物多,就……就想着趁黑半夜去了后山……”

  “啥?唉……你们……真去了……糊涂啊……”爷爷一跺脚,气愤不已。

  银花蹲在地上呜呜直哭。

  爷爷正色道:“银花,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埋怨你们。二贵这个样子,已经是难再回生了。现在他是一丝游魂支撑着身体,还是让他尽早超生吧,免得再为害村里。”

  “二贵……”金翠花哭着冲贾二贵喊道。

  那些柴火已经快要烧尽,贾二贵像泥塑的一样,立在那里。此时天色已经见亮,一轮清月还挂在天边,光线有些泛青,贾二贵的骨骼孤零零的,青幽幽,白森森,显得更加阴森吓人。

第2章 啸山鞭

  突然,贾二贵的嘴里呼出一团黑气来,同时仰头向月。

  “不好,管不了那么多了。”爷爷喝了一声,手提伐木用的开山斧,快速窜过去,一斧就将贾二贵的脑袋割了下来。

  随着脑袋的割落,贾二贵全身的骨骼,就像失去了支撑和连接,哗啦啦散落了一地。

  爷爷把斧子一扔,对银花说道:“明天我帮二贵扎个坟,你把二贵安葬了吧。”

  对于贾二贵私自去后山的事,爷爷在那件事后只字未提。但是村里人都知道私闯后山的后果,对于后山别说去了,就是谈起来都唯恐牵扯到自己,这后山倒是清净了。

  爷爷一如既往地每逢初一十五去巡山,每次都让我留在山神庙,从来不会带着我。

  在我眼里,后山不至于那么可怕,不然爷爷怎么经常出入而毫发无损?

  但是后山到底有什么秘密?我为什么要一直睡在棺材里?爷爷去后山为什么不带着我?

  这些疑问之间,是不是还有什么关联?

  这一切的一切,我想是因为我年龄还小,如果等我到了十八岁,谜底会不会到了要揭开的时候了……

  发生白骨托头的那件事,是在我十五岁那年。

  转眼三年过去了,我也十八岁了。

  由于发生了这么一件恐怖的事,这三年间的确没人再敢偷去过后山。但是爷爷和村民之间却少了以前的那种融洽,多了很多矛盾。这从村民看爷爷和我的充满敌意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

  我是知道其中原因的,最近三年,周围的林区资源愈加匮乏,唯有爷爷的后山,由于这些年一直没怎么开采和利用,被爷爷养护得很好,大家都觊觎爷爷的山呢。终于,村民们鼓动村长吴有德出面,试图说服爷爷让出后山,为村民造福。

  老村长两年前就病死了,吴有德是新上任的村长,他来找爷爷,说爷爷当初并没有和村里签协议,后山是属于村里的,不是属于爷爷个人的。

  爷爷一听就火了,把桌子拍得啪啪响,指着吴有德的鼻子骂道,当初的确是没有字据,但是是当时老村长当着全村老少爷们的面儿包给我的,很多人都可以作证。而且贾二贵的事才过去三年,你们就动了歪心思了?不信邪的,你们尽管去后山,看看会不会比贾二贵死得更惨?你看我这次还管不管你们的死活?

  吴有德的脸被爷爷骂得一红一白,其实我知道爷爷说的那个老村长包给他后山的理由并站不住脚,毕竟官凭文书私凭印,没有白纸黑字,你说出龙叫也没人会认账。真正让村民惧怕的,还是后面的理由,贾二贵的事相信对村民来说,还是心有余悸的。

  吴有德被爷爷骂跑了,我知道这事不能完。但是我也知道爷爷绝对不是小气的人,这么些年,我们也没从这个后山捞到任何好处,可是他就死守着后山不放,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从吴有德走后,我发现爷爷一直若有所思,他把上香的时间改为每天一次,每天上完香,就叼着旱烟袋,冲着后山的方向发呆,他每天的话很少,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直到我十八岁生日那天,爷爷一反常态地炒了四个菜,弄了一壶烧酒,拉着我坐下来。

  爷爷这几年明显见老,虽然还不到七十岁,平时也刻意地挺着腰板,但是身体已经佝偻起来了,头发和胡子也变得灰白,乱蓬蓬的。看到他的样子,我不由地心疼。我是爷爷一手带大,对于我的父母,爷爷缄口不言。村民们也好像是避讳着什么,从来没人跟我提起我的身世。

  爷爷给我倒了一碗烧酒,我连忙推脱。这些年爷爷对我管教极其严格,从来不让我碰烟酒的。

  爷爷一摆手:“伢子啊,你十八岁了,已经是大人了,可以陪爷爷喝酒了……”

  我叫梁森,爷爷一直都称呼我为伢子。我捧起酒碗喝了一口,顿时被那辛辣的酒呛住了。

  爷爷拍着我的后背,一字一句地说道:“伢子,过了今晚,你就不用睡那棺材了……”

  “啊?真的?太好了……”我听了很兴奋,因为在我看来,睡棺材的不是正常人。我要做个正常人,不然村里的人见了我,一直都叫我棺材子。

  “你没看见,那棺材有变化了吗?”爷爷问道。

  我点点头,的确如此。我睡的那口小的黑漆棺材,最近在棺材壁上,出现了几道裂纹。那裂纹越来越大,现在已经裂开了几道口子。晚上睡觉的时候,月光都能从那口子射到棺材里来。

  “快些吃完,早点睡吧。明天跟我去后山。”爷爷说完,一口将剩下的酒倒进嘴里,转身进了他的那口棺材睡去了。

  我收拾了碗筷,觉得爷爷今天有点不对劲。爷爷为人并不古板,平时对我也是嘻嘻哈哈,有时候甚至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今天态度明显郑重了许多,而且明天居然要带我去后山?难道真如我之前想的,到了十八岁的时候,就是谜底揭开的时候?

  第二天一大早,爷爷看起来精神好了许多,容光焕发的。

  他先是照例在供案上点了三支香,拜了几拜。山神庙的门开着,不可能一丝风都没有,但是那三支香的烟气,却笔直升起。

  我看得新奇,便问爷爷:“爷,你这每天拜的是哪尊神啊?怎么上面没有神像?”

  这问题我也曾经问过几次,爷爷都没回答我。今天爷爷像是回应着我的问题,又像是自言自语:“山神庙里,供的当然是山神爷了……”

  爷爷话音未落,就见那三支香正烧着,突然齐齐地从中间折断了。

  我看到爷爷的身子一震,像是瞬间苍老了许多,那挺直的腰板,也再次佝偻了起来。

  爷爷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这动作虽小,却被我看在眼里。

  爷爷沉默了一会,挥了挥手:“走,伢子,进山……”

  爷爷背了个包,提着他自己那把开山斧,带着我进了后山。

  这还是我记忆中,第一次进入后山。整个后山的范围,被爷爷用铁丝网给拦了起来。我们进山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

  整个后山的空气清新无比,到处都能听到鸟鸣,真正的让人心旷神怡。太阳初升,将后山的一条小路照得光灿灿的。

  但是随着后山的深入,一切就不像开始那么美好了。越来越密的林子出现在眼前,而且四周随处可见荒弃的坟冢,还有很多不知名动物的尸骨。

  看到这些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爷爷将那开山斧让我提着,自己从腰里扯出一条黑皮鞭子来。

  这鞭子通体黝黑,鞭体抖开足有五米长。我从来没见爷爷拿过这条鞭子。

  爷爷将那鞭子唰地抖到了空中,我看到一个鞭花在空中抖开,随即啪地一声脆响响彻山谷。

  爷爷随走随甩,将那五米多长的鞭子抖开如玩物一般。

  啪啪的鞭哨声,在后山响个不停。而爷爷脚步不停,带着我一直绕着后山走,足足走了一个上午,到了中午的时候才稍微停歇下来。

  爷爷找了一个高处的山石,从背包里拿出干粮和水让我吃,但是看着没有回去的意思。

  我得空问爷爷为什么要在后山甩鞭子?

  爷爷笑了笑,告诉我:“这是啸山鞭,是向后山的精灵们发个讯息……”

  我不知道爷爷所说的精灵,是指后山的动物,还是指什么?

  接着爷爷叮嘱我,“伢子,下午看到什么千万不要大惊小怪。”

  爷爷说这话的时候,十分严肃,这让我的精神顿时紧张起来。

阴阳风水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阳风水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乱三国 重生乱三国 全文免费

    原标题:重生乱三国重生乱三国全文免费小说名字:重生乱三国目录预览:第一章毫无新意的穿越第二章初见古代城池第三章交易第四章我的田野第一章毫无新意的穿越陈楚,男,现年二十三岁,三流大学毕业,在这个本科生都只能卖猪肉的年代里,如果他的父母是某部门高官,或许他还可以在官场上混个风生水起,但可惜他没那么好的命,家世平凡的他无可奈何地只能在社会底层拼搏。在刚出校门那会儿,陈楚可是雄心勃勃的,在他想来,自己好歹也是一大学生啊,找个不错的工作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当他拿着三流大学的文凭奔走于各大人才市场,受尽白眼

  • 霸道总裁如沐春风 霸道总裁如沐春风 全文免费

    原标题:霸道总裁如沐春风霸道总裁如沐春风全文免费小说:霸道总裁如沐春风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夜迷情第二章被人算计第三章面试第四章路遇渣男第一章一夜迷情季暖心从睡梦中醒来,眸光逐渐从模糊变得清明。将身体往被子里面缩了缩,慢慢的伸出一节藕臂,用指尖戳了戳身边的男人,见男人的身体动了动,于是轻声说道,“易恒,昨晚我们”后面的话语,在男人转过脸朝向她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尖叫,“啊!”“你是谁?!”条件反射的尖叫之后,季暖心从床上坐了起来,用被子遮着自己的身体,冲着床上的陌生男人质问道。听到质

  • 邪王在世 邪王在世 全文免费

    原标题:邪王在世邪王在世全文免费小说:邪王在世目录预览:第一章紫色的雷电第二章血斗第三章融合第四章苏醒第一章紫色的雷电电闪雷鸣,无数的雨点夹杂着莫名的劲力洒落到了大地上。一位中年男子捂着胸口看着天空嘴里微微的叹息了一口气。只见这位中年男子身着一身青色的长袍,满头的金黄色长发便随着雷声呼呼的飘动着,剑眉星目的他依旧可以看出年轻时候的英俊之气,一双深邃的眼睛中流露着莫名的伤感,孤独的身影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显得更加的孤寂。此时不是别人正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五绝之一的东邪黄药师。在武林当中提起五绝,大多

  • 风云化龙 风云化龙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云化龙风云化龙全文免费小说书名:风云化龙目录预览:第一章兄妹第二章虚伪的嘴脸第三章美女小偷第四章报名风波(1)第一章兄妹冉冉杨柳碧,娟娟花蕊红,一座无名山的山脚下,一处青山绿水环绕的古朴茅舍前,一名身形矫健的年轻人脚踩八卦,一套太极拳在他的演练下,另有一番不同的意境,动静之间,似乎连空气都会随着年轻人的动作而流动。这要是让懂得武道的人发现,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年轻人已经达到了武者称之为后天大圆满的境界,离着先天之境也只是一步之遥。以他这样的年纪就有如此成就,前途不可限量。这是华夏国南方

  • 全职管家 全职管家 全文免费

    原标题:全职管家全职管家全文免费小说:全职管家目录预览:第一章下山遇美女第二章功夫高手加好男人第三章百分之二百的回头率第四章转眼成负翁第一章下山遇美女夏日的栖霞峰翠绿苍茫景色如画。陈十三嘴里哼着歌,沿盘山公路悠闲而下,江都市在望,他的心情也是越来越好。哈哈哈,终于解脱了。5岁上山学艺,青灯孤影的苦修,足足侍候老头子18年。终于老天开眼放我下山,还在城里给我买房,定下一门亲事。只要进城便是有家有室的准成功人士。比村里的二嘎子他们可是强多了。听说城里钱很好赚,轻松就能月入过万,更是美女如云,而且开放

  • 天刀帝王 天刀帝王 全文免费

    原标题:天刀帝王天刀帝王全文免费小说名称:天刀帝王目录预览:引子第一章DJ调酒师(上)第二章DJ调酒师(下)第三章酒吧斗殴引子云南边境一处茂密的森林之中微风吹动树林沙沙做响,枝叶摇摆不定,一条蜿蜒迂回的河流象一条蛇一般盘在林中,伸向远方。任谁也不会想到如此深山之中竟然还有一处聚集地,高空中望去,只见那下面密林深处若隐若现的出现了一个村落。不,不应该说是村落,这下面并没有多少户人家,一眼望去一些小木屋隐在大树下而建,修建的隐蔽之极,这一看便不是普通的村落。下面一共数栋房屋,都是由巨大的树木修建而成

  • 穿越之绝地逢生 穿越之绝地逢生 全文免费

    原标题:穿越之绝地逢生穿越之绝地逢生全文免费书名:穿越之绝地逢生目录预览:第一章镇国兵院第二章祖孙闲话第三章孟璇公子第四章驸马府宴第一章镇国兵院帝都南城外,气势恢宏的镇国公府旁,坐落一座军事操练场,正是名满天下的镇国兵院,这是镇国公崔氏一族的私产,又与朝廷有紧密联系。崔氏一族是军功贵族,也是本朝世家大族。操练场是崔氏训练军官的地方,既练兵法,又习骑射。受训的多是崔氏一族的年轻子弟,也有其他大族显贵送来代训的子弟。外族子弟在崔氏兵院受训,不仅费用不菲,且必须有三品以上官员的推荐信。因此,崔氏兵院的

  • 身骑白马 身骑白马 全文免费

    原标题:身骑白马身骑白马全文免费小说名:身骑白马目录预览:第一章重回校园第二章震撼全场第三章血腥暴力第四章找茬?第一章重回校园“操,没想到穿越这样的好事竟然会落在我身上,不过人家要么穿越到异界,要么穿越到古代,我他妈的怎么穿越到一个小毛孩身上?还要跑到学校上课?真他妈极大的讽刺啊!”云龙高中外面,身穿黑色外套,脑后留有一条小辫子的叶星辰低声暗骂了一句。他原本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后搞投资借了高利贷,最后投资失败,无钱偿还,被砍成肉酱,却没想到竟然穿越在这个同样叫叶星辰的少年身上,而且还全盘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