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婚内掠爱在线阅读

2018/1/11 18:20:5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婚内掠爱

第一章:你还想再来一遍?

别墅主卧的柔软大床上。网站http://www.qi-wen.com/

窗帘紧闭的房间昏暗,只有几缕不清晰的光线顽强的透进来,视线所及之处全是欢爱过后的痕迹,紧闭的浴室门内传出哗哗的水声。

容颜精致娇艳的女人浑身赤裸躺在上面,身上只掩盖着一条轻薄的被单,亚麻色的大波浪卷发凌乱的披散在枕头边缘。

白皙柔嫩的肌肤上却布着清晰可见的斑斑淤青,可见昨晚的状况激烈。

长而卷翘的睫毛宛如黑色的蝴蝶轻轻煽动,半清醒间她从被子里抬出如玉藕般的手臂遮在额头上,大脑一片空白还有些反应迟钝。

头顶悬挂着巨大的水晶灯,熟悉的装饰,空气中糜烂暧昧的味道无一不提醒着她昨夜发生的事情。

蓝梓婷楞了楞,脑海中快速的闪过昨晚激烈的场景和那人冷漠绝情的面孔,停顿两秒后随即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肚子,温暖的掌心覆盖上腹部那一刻,高高悬挂的一颗心才算松了下来,精致小脸上带着欣慰的神情。

温柔的目光柔和的投向小腹处,只有一点微微的凸起,不仔细看一点都不明显。网站http://www.qi-wen.com/

至少他没有发现,不是吗?

浴室流水声还在继续,蓝梓婷缓缓将视线投去,玻璃门后映射出一个完美的背影,模糊不清但已经足够让人感受到那人优越的身材,她静静看着男人的一举一动。

此时,流水声蓦地一停,随即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男人有着一双漆黑如夜的鹰眸,五官英俊硬朗,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双薄薄的嘴唇,下颌角线条完美得不可思议。

由于刚从浴室出来,他周身还围绕着丝丝雾气,健硕完美的腰间只随意围了一条浴巾,滴滴晶莹的水珠从他的发根滴滴落在地板上。

他手中捏了条毛巾,只抬眸看了蓝梓婷一眼便拧起了眉,低沉的声音透着冷冽:“你怎么还在这里?”

语气不咸不淡,听不出里面是厌恶还是别的情绪。

蓝梓婷呆在了原地,两秒后才咬着嘴唇难堪的裹着床单起身,单薄的被子包裹住她光洁的身子,她紧张小心的下床,身上各处传来的酸楚却让她步履艰难。

喉咙发酸,娇艳的小脸上没有多余的血色,她咬着下唇艰涩的张了张干涩的嘴唇,卡在喉咙中的话想要说,眼神触碰到男人冰凉的脸色时却骤然收回。说明http://www.qi-wen.com/

她拖着发酸的身子艰难的踩在透着凉意的地板上,这股沁人的感觉一直从脚底传到了周身的神经末梢,一直凉到了心底。

单薄狼狈的身子步履缓慢,脚下突然一软,蓝梓婷猛然一下跌坐在了地上,撞得脚踝生疼。

然而身后的却男人依旧冷清,他的冷漠和无视,无一不将她的狼狈赤裸裸的拨开展现出来。

这就是她的丈夫,这么多年来她心心念念要嫁的人……

心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那股痛感在心底伴随着苦涩逐渐泛滥开。

贝齿无助的陷入柔软的下唇,她紧绷起身子,艰难的拖起狼狈的身子朝门口移动。

突然,身后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蓝梓婷短促的尖叫一声,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粗暴的拖回摔到了床上,柔软的床被狠狠一砸,立即便凹下去一大片。

蓝梓婷头晕目眩,正要起身,男人却欺身而上,高大挺拔的身影压在她的面前,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压迫感。来自qi-wen.com

那张她迷恋的英俊脸庞此刻满是嘲讽与不耐,薄薄的嘴唇掀开,从中吐出的话让她心寒。

“你赖着不想走,是想再来一遍?”

蓝梓婷身子微微颤抖,低垂着的卷翘睫毛颤悠悠,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回档仿佛情人的旖旎,然而吐出的话语却让人身处地狱。

纤瘦的手小心翼翼的护着小腹,她紧张的咬着嘴唇,已经不能再继续了,要是一个不小心发生了意外可怎么办?

蓝梓婷沉浸在纠结之中,下一秒,没等蓝梓婷答复的杜言安已经满是嫌弃的甩开了她,仿佛和她接触是令人厌恶的事情。

“滚!”

他的眼神冷得仿佛让人置身冰窖,整颗心渐渐往下沉,冰凉得发疼。

蓝梓婷半撑起自己的身子,一栗色的波浪卷发垂下堪堪挡住她精致却略显苍白的容颜。

前一秒,她还在担心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而现在却只觉得可笑,难堪的情绪充斥着她的周身。

结婚整整两年,他从来没在清醒的时候要过她,每次喝得烂醉时半夜就这么摸到她房里,她从来没有机会说不。阅读qi-wen.com

而他们的结合是他泄愤的方式,带着恼人的怒气,半点不顾及她的感受。

她不像是他的妻子,更像是发泄的工具,否则怎么会有人让自己的妻子在醒来之后就离开,还让佣人给她准备水和事后药丸呢?

纤细又毫无杂质的细手轻轻抚过小腹,这个孩子是意料之外的,她尤为珍惜,甚至迫不及待想要和他分享,可内心却生怕他最终会残忍的拒绝。

咬着嘴唇站起往外走,疲惫发酸的身子提醒着她昨晚的放纵,背后的视线如芒在背,他总是这样,只要她在房间,他要不无视要不就做不下任何事。

长长的睫毛垂下,她犹豫再三,还是诺诺的问出了口:“昨晚……又喝酒了么?”

空气安静了一秒,在蓝梓婷以为他不会回答时,冷沉的声音已经从背后淡淡传来,夹杂着漠然的嘲讽。

转眼间,杜言安已经站在她面前,高大的身子形成一股巨大的压迫感,他的手死死的掐上她尖俏的下巴,表情厌恶:

“你有资格过问么?你以为,你是谁?”

下巴被掐得生疼,心底的苦涩如同涟漪般浅浅淡淡的蔓延开来,是了,在结婚之前,他和她立下三条规矩:

一,两人之间不能有孩子。二,不许过问他的生活。三,不许提起那个女人的名字……

她因为爱,费劲了千辛万苦才嫁给了他,而他,对她却只有无穷无尽的恨意。婚内掠爱在线阅读

动作迟缓挪回房内,下人已经动作熟稔的端着水喝药过来。

在下人锐利的注视下,蓝梓婷顺从的接过药将水喝下,随即翻身上了床。

待耳边传来关门的声音,蓝梓婷才赶紧跑到卫生间将药抠了出来。

跪在马桶前,她微弯的背看上去纤薄无助,刚呕吐过的喉咙发涩得难受,但是她却毫无怨言。

手抚着肚子,蓝梓婷的目光坚定,宝宝,妈妈一定会保护你!

第二章:为你准备的大礼

蓝家。

主卧大床上安静躺着神色疲倦的老人,凌乱的碎发中夹杂着几根银丝。

蓝梓婷匆匆赶回蓝家的时候,澜心正好吃了药不久正在休息。

推开房门,她蹑手蹑脚的进了房间,望着躺在床上虚弱苍老的母亲,心中一时五味陈杂。

母亲的身体一向不好,她又不愿意去医院,说是要节省些开支,现在就连病了也只是自己买点药吃了便是。

心里不免一酸,自从父亲离开之后,她们两母子的日子便越发难过,而她嫁的那个人,也一向不管她家的事,他对她,只有恨。

垂下长长的睫毛,纤弱的手指动作轻柔将母亲脸侧的碎发撩到耳窝后,微微叹了口气。

是她不好,没能照顾好母亲,如果……

老人的睡眠一向很浅,见澜心的眼皮微微跳动,状似即将醒来,蓝梓婷赶紧深呼吸稍微睥睨了自己起伏的心绪,脸上挂起浅浅的笑容。

没两分钟,澜心便悠悠转醒。

苍老的手颤巍巍覆盖上蓝梓婷的,澜心的声音稍微有点沙哑无力:“婷婷,你来啦?”

“妈……”

蓝梓婷咬着嘴唇,眼底沉沉的发涩,将小脑袋一股脑埋在澜心的手心不由得出声责怪道:

“生病了怎么不去医院,万一你出事了我可怎么办?”

澜心勉强笑了笑,伸出另一只手安抚般摸了摸她柔软的发顶,安慰道:“妈没事的,倒是你要多注意身体。”

蓝梓婷悄悄将眼角渗出的泪滴揩去才抬眸点了点头,“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谁知澜心却悠悠叹了口气:“你和杜言安最近怎么样了?”

蓝梓婷瘦薄的身子猛然一顿,缓缓地垂下眼帘。

杜言安三个字,在结婚之前对她意味着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在结婚之后,便成了一个禁忌。

除了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之外,他和她,还能怎么样呢?

转眼,勉强勾起一个安慰的笑容,蓝梓婷转身去拿了水果刀来削苹果,心虚应了声:“妈,我们还好。”

澜心虽然目光浑浊,但眼睛还算尖利,看着她白皙细嫩手臂上的大小淤青,澜心的心底不由得一阵阵的抽痛,不由得责备起蓝梓婷来:“好好好,每次都只会说好,你受了委屈要跟妈说,知道吗?”

蓝梓婷低头削苹果,抿着嘴唇顺从的点了头。

澜心看着她低低叹了口气,无奈摇头:“结婚这么久,杜言安甚至没陪你来过蓝家,他在外面的那些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每次都帮着撒谎,说杜言安忙应酬,隔天我就准能在报纸上看到他揽着女人出入风月场所,就连你父亲的葬礼,他……”

澜心的话戛然而止,最后也只能轻叹一口气结束。

母亲的话蓝梓婷无力反驳,只将削得干净完美的苹果放到澜心手里,温柔翘起唇角柔和的笑了笑,却什么话都没说。

澜心看着女儿如此逆来顺受的乖巧模样,心里便是一阵懊悔。

“也不知道当初你父亲做的到底对不对,本以为会随了你的愿,却没想到,可能是害了你……”

说着,澜心的眼眶便渐渐红了起来。

见母亲难过的模样,蓝梓婷连忙惊慌的扯了纸巾,扯出一丝笑意,言语间露出些责备。

“妈,就你爱胡思乱想……”

当初是她执意要嫁,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她就会坚定的走下去。

两人正聊着天,佣人突然进来报告道:“夫人,小姐,杜先生派了车来接您们,说是替你们安排了晚宴。”

听了佣人的话,蓝梓婷有一瞬的愣怔,澜心却是心下大喜,赶紧擦了擦眼泪让蓝梓婷着手打扮一下。

“没想到杜言安记得你的生日,亏我刚刚还误会他了……”

蓝梓婷也显得很欣喜,这是他们结婚以来他第一次记住自己的生日,往年,都是她和母亲两个人过的。

盛装打扮一番,半小时后,蓝梓婷才带着母亲上了杜言安派过来的车。

“妈,你看我这样子行吗?”

蓝梓婷穿了件简单却款式经典的小礼服,衬得她的气质如仙,旁边的澜心一身旗袍,虽然生着病却掩盖不住年轻时候的风华。

见蓝梓婷这么开心的模样,澜心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夸赞道:“当然可以了,我的女儿这么漂亮!”

蓝梓婷白皙的小脸一红,害羞的垂下了头,却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

到了杜言安所说的地点,蓝梓婷扶着澜心进了酒店,母亲的病还没好,坚持过来也只是强撑着身体,心底涌出来的不知是感激还是心疼居多。

侍者将两人领到了包间门口便离开,空荡的包间内杜言安还没到,房间里只有母女两人。

母女俩给足了耐心等待许久,杜言安这才姗姗来迟。

他优雅迈入房间,身后跟着助理,冷俊的脸上依旧看不出任何情绪。

蓝梓婷下意识站起来,闪烁着双眼站到了澜心身后。

“你来啦?”

声音诺诺的,根本不会引起别人更多的注意。

杜言安没有多看她一眼,霸道又冷酷坐在了两人的对面,轻扯嘴角,带着些神秘,“今天来,是要给你们送份大礼……”

蓝梓婷小嘴微张,心里却隐隐开始升起期待,自结婚到现在,杜言安还没有送过她任何一个礼物,可现在,她却也给他准备了一份惊喜……

望向那不可一世的男人,她微微抿唇,差点就脱口而出把自己肚子里的惊喜告诉他。

可话欲出口的那一刻,身旁的助理却递了份文件给了澜心和蓝梓婷。

“是什么东西?”

安静的包厢中,蓝梓婷特有的柔和语调轻轻响起,仿佛深林中的一股清泉,沁人心脾,听得出期间夹杂有淡淡的喜悦。

杜言安抬眸微微眯眼,冷凌的双眸中透着犀利的审视直直射向她。

澜心的手刚摸上那份让她不安的文件,杜言安已经冷声开口:“我已经替蓝氏找好了买主,只要你们签了这份转让书,从此,再无蓝氏。”

婚内掠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内掠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超能农民工10章

    原标题:超能农民工10章小说:超能农民工第10章仗势欺人“老板,这辆车水箱有问题。这辆悬挂都快断了,怎么开?这辆金杯别的地方倒还行,就是这轮胎都磨成这样了,跑几趟土路就得爆胎,你把轮胎给我全换成新的,这辆车我就买了!”赵富贵仔细检查了几辆面包车说道。“小兄弟,你还是行家啊!”老板对赵富贵竖起大拇指,随后说道“这车二手车市场哪有新胎,我给你换几个六七层新的怎么样?面包车本来就便宜,我也赚不到几个钱!”“行,老板你再送我两个旧工具!”赵富贵兜里有钱,也不再多说,爽快的点了点头。“没问题!”老板点点头

  • 透视神医在校园10章

    原标题:透视神医在校园10章小说书名:透视神医在校园第10章打脸啪啪啪杨琳琳也走了过来,一双眼睛上上下下看着林成飞,一闪一闪,充满了好奇。杨文修和林成飞客套一番,直入主题道:“林同学,其实我这次来,除了想表达谢意之外,还想请你和我回家,帮家父看病,不知你现在有没有时间。”孙子涛这个警察还没说话,李小敏就急了,大声嚷道:“不行,他现在是犯罪嫌疑人,必须马上回警局接受调查。”杨文修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瞥了李小敏一眼,又看了看以孙子涛为首的三个警察,皱眉道:“林同学,你现在似乎有麻烦?”“是这样的……”

  • 微信好友是神仙10章

    原标题:微信好友是神仙10章小说名字:微信好友是神仙第10章修真者“古良人的经商天赋很惊人,隐隐有古家下一任家主接班人的架势。而古三通就不行了,典型的纨绔子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半年前古良人突然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古家请了无数名医都治不好。”穆天皱眉,骆少冰的未婚夫正是古良人,可是按照吴明所说,古良人生病了,为什么还要娶媳妇呢?“古良人得的是什么病?”穆天问,如果自己能治,说不定可以把骆少冰换回来。“据说是多重人格综合征,类似于精神分裂,就是一会儿变成这个人,一会儿变成那个人,有时候还变成女人!

  • 都市极品医王10章

    原标题:都市极品医王10章小说书名:都市极品医王第10章说你们是疯狗都抬举你们了进了市区,凌冽直接杀进了白氏集团旗下最大的商场,反正手里有一张不用花钱的贵宾卡,有便宜都不占,那不成傻逼了吗?穆镜心一般就算去商场,也只会去超市区买买菜什么的,至于二楼的服装区是从来都不去的,那里的衣服动不动就要上千,她可消费不起。今天凌冽是连拖带拽才把她给拉上了二楼,走进一家门面最大的店面,里面是装扮的金碧辉煌,里面的顾客一个个都是衣冠楚楚,都是上流人士,凌冽兄妹衣着普通,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儿格格不入。不过这里的导购

  • 都市极品邪僧10章

    原标题:都市极品邪僧10章小说书名:都市极品邪僧第10章吃窝边草旭日东升,当温暖的阳光透过没有窗帘的玻璃照射在608房间的大床上,易正闭目养神……“师父,易哥这算不算监守自盗?”“老光头,易哥对不住你!”“大老婆,我……我这算不算出轨了?”“唉……”易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温傲雪醒了,她略带慵懒地睁开了双眼,又突然紧紧的闭上,柳眉紧锁,长而黑亮的睫毛微微抖动更增几分美感。红蜘蛛并不会致人昏迷,她清晰的记得昨晚发生的事……“喂!现在已经六点了!”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实习小女警周慧已经开始催促道。“

  • 绝品天医10章

    原标题:绝品天医10章小说名字:绝品天医第10章大人大量魏家,在西蜀省的人都不会太陌生,魏氏集团甚至有能力影响整个省的经济走势。吴磊还没什么,杨队长听到魏这个字眼双腿一软差点没有站稳,一阵尿意袭来。要不是还有点自制力,说不定能当场尿出来。他已经知道来人的身份了。见吴磊点头,周林继续道:“吴先生,您在这里有没有受什么委屈,如果有的话尽管告诉我,魏董和魏老都可以为你做主!”魏老!听到这个字眼,杨队长眼前一黑。整个西蜀省能被人称为魏老的不少,但是和魏氏集团联系起来,这个魏老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杨队长整

  • 寂寞的房间寂寞的人9章(第九章.扑了个空)

    原标题:寂寞的房间寂寞的人9章(第九章.扑了个空)小说名字:寂寞的房间寂寞的人第九章.扑了个空与胡灿把话说开之后,一路上胡灿再也没有诱惑他,将胡灿送到了家,婉言谢绝了胡灿的挽留,打的从环线回了市里。今天差点就做出了违背个人原则的事,吴凡依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心里总感觉怪怪的,甚至还有几分愧疚。想不到一向谨守生活作风的自己,也会差点就出轨了,一切就像是一场梦般不真实。上楼的时候,吴凡心情非常忐忑。要是见到了妻子,到底该不该直接跟妻子摊牌?胡灿劝他不要心急,等掌握了足够证据后再摊牌也不迟,而且要报复

  • 缉毒之猛士无双9章(第九章:林国栋)

    原标题:缉毒之猛士无双9章(第九章:林国栋)小说:缉毒之猛士无双第九章:林国栋黎曼和朱明的对话里,有一种不自觉的撒娇味道。这叫林宇峰听来有些不爽。他摇摇晃晃地起身,想去卫生间方便。麻建兵过来扶他,他拒绝了。咬紧牙关坚持自己走到卫生间。结果小便撒到半路,就吐了。一时间天旋地转,差点趴到马桶上。鼻涕眼泪一起出来,呛得他一阵咳嗽。麻建兵在外面敲门,林宇峰大声说没事。吐完了又洗了一把脸,这才觉得好些了。红酒这东西,看似没有度数喝起来后劲可不小。他不能再喝了,该散席回去了。卫生间是套间自带的,林宇峰吐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