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此夜沉沉寂无声14章

2018/1/11 16:50:0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此夜沉沉寂无声
第14章斩尽杀绝

“哟!这不是孟姐吗?您这是被人打劫了吗?看您鼻青脸肿的,您是准备过来吓我的客人吧?孟如芸,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您这都一把岁数了,还要出来丢人现眼,您这是诚心要砸我场子不是?”

徐梅说完,刚才被叫去选台的那几个姑娘附和着跟着一阵嬉笑。奇闻网她的话说得很难听,孟姐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我想要替她理论,却被孟姐拽住了旗袍。

“姑娘们,想在这里干活儿的人,可得机灵点,不然到了人老珠黄的份儿啊,挖墙脚还得防着城墙倒呢!”

徐梅得意的走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孟姐的生活原本是好好的,她要不是遇到了我,一下子也不会落到这种境地。

想着想着,我就有些泪水泛了出来。还没来得及擦,徐梅又回来了。

“哭丧呢!受不了这份委屈就早点滚,别在这里碍眼。”

这一次,我又选择了忍气香声。说明qi-wen.com

徐梅转向孟姐,眉头拧成一团,但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

“走吧!有人等你呢!”我当时也真是大意,就没有听出徐梅话里的深意。

孟姐起身跟着她进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那天运气差,一直到半夜都没有被叫去选台。

心情烦躁不堪,却又有些惶惶然,总感觉好像要发生点事儿似的。

不一会儿,几个姑娘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见我靠在那里,刻意躲闪着我的眼神,但看得出来,她们很恐慌。

“都怎么啦?这是闹哪门子邪?你们还有完没完啊?”我听到徐梅的声音。来自qi-wen.com

客人在包房里闹事儿,这并不新鲜,但是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却让我心里十分不安。

我冲了进去,徐梅在我前面进了包房,我越过她,就见孟姐被人骑在身上扇耳光。

徐梅半个身子靠在门口,有人在场子里闹事儿,她可是必须要管的,但我看她现在的架势,似乎等着看热闹。

“邱总,这都多大的事儿嘛,您打了她几下,还是算了吧。“徐梅蹙着眉头说道,眼里全是嫌弃,即便她是跑过来劝架的,但是却并不想因此上前阻拦。

我是看出来了,这个徐梅简直就是故意的。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我一把将她推开,她重心不稳,一个踉跄整个身子都险些摔倒在地。版权http://www.qi-wen.com/

“喂,眼睛都长头顶上啦?”徐梅在那叫嚣,但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我几乎是跑过去,抡起桌上的酒瓶子就朝姓邱的脑袋上砸了过去。孟姐的旗袍从开衩的地方被扯开了半截,大半个身体都裸露在外面,她早上的时候挨了老崔女人的打,现在又被这个腰肥肚圆的臭男人压在身下。

我心里可真是气啊,那瓶子砸过去,姓邱的脑袋就流了血。

徐梅一下子就慌了,“邱恋,你脑子进水啦?你这是犯法的你知道不?”

我这会儿哪还有什么犯法不犯法的概念,谁敢欺负孟姐,我就敢跟他叫板儿,那姓邱的男人本来是想要反抗的,我拿着半截破碎的酒瓶子抵着他的喉咙。

“谁让你他妈欺负孟姐的?”我恶狠狠地瞪着他,开口说出的话连我自己都怕,我想不到,人在某些时候,真的是可以狠到自己都可怕的地步。

姓邱的男人并不怕我,但是他怕我抵着他喉咙的那个瓶子,我要是手一颤抖,他的小命可就烟消云散了。阅读qi-wen.com

“有……有话好好说……我……我也是受人之托!”

我原本只是想要教训姓邱的男人一顿,却不想他自己倒出了这样惊天的秘密。我气得的眼里都快挤出血来了。

“说!老实说,不然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我的样子一定凶狠至极,姓邱的男人怕我,一旁站着的徐梅也有些战战兢兢。

“恋……恋恋,你可千万不要胡来啊,杀人可是犯法的,要判死罪的!你把瓶子先放下,有事儿慢慢说。”

徐梅害怕的不得了,她是夜总会管事儿的人,会所里要是死了人,恐怕坐牢的不止我一个吧?

“你给老娘闭嘴!”我冲她吼了一声,徐梅立刻闭上了嘴巴,姓邱的男人吓得裤子都湿了,我那酒瓶子已经割破了他的皮肤,只要手上再使一点劲儿,他的命立刻就没了。

“媛……媛姐的吩咐……”姓邱的男人战战兢兢的就开了口,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我的心就像是刺扎一样的难受。

孟姐已经跟老崔掰了,她还是不肯放手,非要斩尽杀绝才肯罢休吗?大清早的去孟姐的住处闹了一场,这会儿在会所里还不放过孟姐。此夜沉沉寂无声14章

他说都是老崔女人指使的,心底不解气。原本只是让姓邱的男人来会所里盯着,想办法整蛊整蛊一下孟姐出出气,可是他们也没想到,孟姐屁事没有,就立刻就来会所里上班了。

孟姐不知情,还以为姓邱的是自己的客人,所以想着法子伺候着他。姓邱的把消息汇报给黄媛,那个凶神恶煞的女人便使了狠招,让姓邱的狠狠地折磨孟姐。

孟姐天真的以为姓邱的男人只是闹着玩,直到男人的巴掌毫不留情的落在她的脸上,她这才反应过来,只是她并不知道姓邱的男人是黄媛派来的,所以选择了忍气吞声,而这,恰好助长了姓邱的男人的嚣张气焰。

刚才,要不是隔壁几个姑娘听到这边动静不太对劲儿,孟姐就算是被姓邱的男人打死也不会被人知道。

我心里火气正大,给了姓邱的男人几巴掌,拽起孟姐就往外走。

她一天之内经受了各种折磨,早已经是身心俱疲,此时所有的重量都压在我的身上。

我知道她心痛,但她一直都没哭。

而我的心更痛,除了对这些人深恶痛绝,更多的却是满满的自责。

“孟姐,你没事吧?”我跟她说话,不知道她是真的被打昏了,还是整个人受了心伤,无论我跟她说什么,她就是不吭声。

我搀扶着她从后门往外走,路灯有些暗,我蹬着高跟鞋,深一脚浅一脚的,不知道是额头的汗水,还是眼底的泪水,不停地顺着脸颊往下滑落。

那段路,走得比任何时候都要长。

“邱恋,是你吗?”就在我累得要快趴下的时候,听到身侧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拽着孟姐的胳膊,扭头看了一眼,就见齐学东一身休闲西装站在路灯下。

路灯的光在他头顶氤氲开来,他一只手插在裤兜里,看上去很是随意,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他的眼眸亮晶晶的。

那一刻,我莫名想要哭。

“怎么回事?她怎么伤成这样?”我还没开口说话,齐学东就已经大步流星的走过来,他拦腰将孟姐抱了起来,朝着停靠在路边的那辆迈巴赫走去。

我本来就瘦,刚才硬是凭借心里那股气,拖着孟姐从会所走到这里,现在齐学东抱走了孟姐,我只觉得浑身轻的想要飘起来。

我追着他的脚步上车,他将孟姐安放在后排,就坐上了主驾驶,一脸的凝重。

“会所里闹事了?”他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但我在他的脸上看到一抹真诚的担心。

“嗯,孟姐被人打了。”我回答的很淡,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心里有些沉重,好在齐学东不是个多话的人,他也没有多问,径直将我们往医院送。

齐学东只是打了一个电话,孟姐很快就住进了最好的病房,有最好的医生照顾她。

床头的输液瓶滴滴答答的流动着,孟姐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我在沙发上靠着,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心才跟着平静下来。

其实那会儿,我脑子里挺乱的。

我想起第一天见到孟姐的样子,她穿着细高跟鞋,枚红色的紧身包裙,在我眼里,简直是美呆了。

我又想起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她家门口哭泣,她二话不说就领着我去了她的屋。她让我白吃白喝也就算了,还让我上最好的学校,给我美好的未来。

但我的到来,却是打破了她原本美好的生活。她的老本儿被拿来帮我妈还高利贷,她好不容易有份工作可以积点钱,却被黄媛搅成一团浑水。

这是第一次,我在渲城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无依无靠,而最初我和我妈身无分文来到这个城市时,我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我抱臂靠在沙发上,只是静静的看着孟姐,这个世界上,我只有她这么一个亲人了。

“你和她关系应该很不错吧?”齐学东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面买回来两杯咖啡,他递给我一杯,眼底还是之前那般的温暖。

“是的,她是我最亲的人。”

我能感觉到齐学东的诧异,他或许很不理解,两个小姐之间怎么可能衍生出如此心心相惜的感觉。

我知道他不懂,所以一个字也没有跟他讲。

好在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知道不该问的时候就选择安静。

此夜沉沉寂无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此夜沉沉寂无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紫宸道:传说中民间惩恶的九大法术!

    惩恶扬善,自古就是修道人所追求的。但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作恶到头终有报。我是不主张随便做这些法的,哪怕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愿意出手,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人。作为民间惩恶道法,我把搜集到的给大家写一写,希望大家有个了解。1,收魂勾魄术,知道对方八字姓名住址,可以利用一定的符咒,对其进行收魂,也叫勾魂法。可以把对方三魂七魄的部分或全部收入某个替代物品上。这时候,对方丢魂,就会出现一睡不醒,贪睡多梦,每日没有精神,丢三拉西,不爱说话,不爱吃饭。久而久之,身体抵抗力下降,运气下降。多病,特别是骨血不

  • 史铁生:人活着,必须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虽一动不能动,却是个体育迷。我不光喜欢看足球、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也喜欢看田径、游泳、拳击、滑冰、滑雪、自行车和汽车比赛,总之我是个全能体育迷。当然都是从电视里看,体育馆场门前都有很高的台阶,我上不去。如果这一天电视里有精彩的体育节目,好了,我早晨一睁眼就觉得像过节一般,一天当中无论干什么心里都想着它,一分一秒都过得愉快。有时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赛集中在一天或几天(譬如刚刚闭幕的奥运会),那样我会把其他要紧的事都耽误掉。其实我是第二喜欢足球,第三喜欢文

  • 丝路花语 —陕西第三届画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

    著名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先生致辞本网讯(汪帼萍):2018年1月20日下午3时,由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花鸟画院主办的“丝路花语——陕西第三届花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参加本次展览开幕式的嘉宾有:原陕西省军区副政委、少将李登武、原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少将姚天福、原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广利、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著名漫画家王培琪、陕西省文化厅社团办公室主任纪志壮、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陕西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樊昌

  • 【散文】闫秀明 | 走进国学

    【作家档案】闫秀明,女,1970年出生。吉林省东丰人。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辽源日报》通讯员。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东丰县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喜欢诗词美文,作品散见于《辽源日报》《现代作家文学》《画乡诗词》《诗乡文艺》《地脉文学》以及一些网络平台等。走进国学文/闫秀明(吉林东丰)暑假没事,我走进了以国学教育为主的夏令营,看到那些本该在家休假的老师们,放弃了休假时间,认认真真地报名授课,确实令人感动。听他们给孩子们讲《孔融让梨》,《孟母择邻》等故事,每天了解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随笔】郑妍| 若流年记得

    郑妍,网名妍舞芳菲,吉林东丰县人,小学一级教师,热爱文学,散文诗词发于《画乡诗词》,,《诗乡文艺》,《鹿乡文苑》。愿借一支素笔,书岁月静好。若流年记得郑妍(吉林东丰)今晚没出去散步,无事,坐在窗边,星光已睡在蓝色窗舷,又一个寂寞又思念的小日子就这样从时空的罅隙里安然溜走了。什么都没做,一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刚刚惊艳了春,转眼就萧瑟了秋,如此看来,匆匆已不足以形容我不惑的脚步了。对于季节的变幻,常常只在眼底和眉间,衣衫的纷然,草木的浓翠与萧然,阳光的灼然,时光的悄然。而不想忘记的,则常常以顾盼

  • 【诗歌】原野绿草 | 没有窗的夜晚

    【诗人档案】王丽,笔名,原野绿草,1965年生于辽宁鞍山,自由职业,喜欢文字,热爱生活,曾在《北方时报》,《挠力河》《海城日报》《雪魂》《鸡西矿工报》《临溟诗词》上发表文章,作品多发表于网络各平台。没有窗的夜晚文/原野绿草(辽宁海城)有一段时间了守着没有窗的夜晚外面的树不知道我的心事在我睡觉的时候掉了很多叶子好像这是个掉落的季节我也丢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心情和记忆包括衣服,鞋子还有那个窄窄的路口那扇窗离我有些距离有一个夏天到秋天的路程或许也有冬天的表情很多时候不愿意想那些个夜晚黑夜终归是要醒来的有没

  • 【散文】坐山威 | 大美东丰 情起南照山

    【作家档案】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农民,高中学历,居住东丰县东丰镇东方明珠小区,经商多年,曾任吉林日报社通讯员,现在辽源市名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热爱诗词,文艺等。大美东丰,情起南照山文/坐山威(吉林东丰)十月金秋,风清气爽拂旷野,溪澈天高日敬头;恰逢双节休假,闲暇之余,我陪同母亲一起去了南照山。走进老山门,拾阶而上,仰望松柏簇拥的纪念碑,伟岸雄姿,肃然起敬;悠闲的人们舞拳弄剑,一派生机。沿栈道,过榭亭,婉转盘旋,在鸟儿的吟唱中我们来到了电视高塔下……站在高塔下,任秋风拂面,思

  • 【诗歌】高秀军 | 日历 (外四首)

    【诗人档案】高秀军1968年生,党员黑龙江大庆市人,大专文凭,自16岁自学诗歌写作,同年处女作在黑龙江《农村报》发表。2002年至2004年在黑龙江《新闻传播》做编辑。见证人彭立涛。诗歌作品在全国二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现为黑龙江作协会员,顺义区作协会员,平谷区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入选《寻梦人》《中国作者》《世纪星语》《我和老舍说句心里话》等。2013年在北京作协举办的中轴诗会诗歌,《我爱你前门大街》获得三等奖。2013,2014年夏各庄村我的梦中国梦宣讲员。2013年顺义文联左邻右舍的事事情情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