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缠绵至死,才方可休在线阅读

2018/1/9 12:03:5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缠绵至死,才方可休

第3章 :我要你肚子里面贱种的命

“心?”顾北城冷冷嘲讽,“两年前,本来我娶的人是清清,都是你,给我下药,把我骗到酒店,买通了记者,逼得我不得不娶你,但是你还不满足,要逼死清清,亏得清清把你当姐姐,当初车祸,清清单纯善良心里却想着救你,苏眠,你有心吗?你只有一颗恶毒的心。”

————

因为爱顾北城,苏眠跟苏家断绝了关系。

所有人都认为她抢了她妹妹的男朋友,家里人也看不起她,整个安城都在唾弃她,夺了妹妹的男人,呵..

苏清染是爸爸在外面生的女儿,爸爸因为顾及妈妈的脸色,对苏清染也不算好,苏眠也从来没有把苏清染放在眼里针对,但是没有想到。

那是在大一的时候,顾北城对她说,苏眠,我喜欢清染。

从年少时就喜欢顾北城,苏眠觉得自己世界要崩塌了。

爱上顾北城,她把自己逼到了绝境,不惜背上了把自己妹妹害成植物人,毒妇的骂名。

但是谁也不会知道,对外温柔柔弱的苏清染曾得意的对她说,“苏眠,你的东西我都要一一的夺走,包括北城,那场大火,北城以为你是我救了他,才对我这么好。推荐qi-wen.com

大一的时候,那晚,酒吧着火了,苏眠得知顾北城在酒吧里面,不顾危险冲进去,将他救出来,她自己吸入迷烟过多,后背也被烧伤,就出顾北城之后,直接晕了过去。

她醒过来之后,医生对她说顾北城很好,她就安心了,也没有理会这件事情。

没有想到,被苏清染钻了空子。

嫁给顾北城这一段时间,她无数次的要跟他解释,但是他从来都不听....

——

一周后的上午。

苏眠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那端,苏夫人嗓音颤抖,“苏眠,你快回来,你爸爸快要不行了...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回来看看。”

苏眠一震,险些站不稳。

立刻打车来到了医院。网站http://www.qi-wen.com/

重症监护室门口,苏夫人满脸泪痕,见到苏眠,气的直接一巴掌打过去,“都是你,要不是因为你,都是你不要脸的抢了你妹妹的男朋友,现在他报复了,要不然你爸爸怎么会有事,我们苏氏怎么会有事,阿衡怎么会有事,怎么躺在这里的人不是你啊。”

苏眠一懵,心里的疼比脸颊上的疼更厉害,焦急的眼泪在眼眶打转,“妈,爸爸怎么样,我弟弟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妈你到时告诉我啊。”

“都是因为你,如果当初嫁给顾北城的是清染,就不会这样了,你怎么这么恶心,抢你妹妹的男朋友,现在顾北城报复我们,苏氏快要完了,都是因为你,你弟弟被警察抓走了,他才十六啊,被披上一个强奸罪名,还不是因为顾北城动的手脚,苏眠,你是要害死苏家啊。你爸爸心脏病突发现在昏迷不醒,医生竟然要赶我们出院。”苏夫人趴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嘶喊着,“老苏啊,你带我一起走吧,我跟你一起死了算了。”

“妈。”苏眠扶住了苏夫人,被苏夫人一把甩开。原文qi-wen.com

苏眠怔怔的往后退了两步。

险些站不稳。

她从来没有想过,那个男人的手段,会这么狠。

拿出手机,唇瓣褪去了所有的血色,看着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爸爸,跑出来医院,靠在街边的树上大哭,指尖颤抖的按下顾北城的号码,“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我求求你,放过苏家,放过我弟弟,给我爸爸继续治疗,我什么都答应你,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我要生下这个孩子在给苏清染捐肾。”

“苏眠,你没有跟我讲条件的权利!”

————

苏眠跟苏清染的配型成功。

几乎每隔几天,她就要去给苏清染抽血。

这天晚上。小说:缠绵至死,才方可休在线阅读

她睁开眼睛,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的来电‘老公’两个字跳动着,接通了电话放在耳边,“北城...”

电话那端,男人的嗓音冷漠至极,“快来医院,我让助理去接你,你敢耍什么花招,拖延时间,清清要是有一点事,我要你肚子里面贱种的命!”

第4章 :被迫捐肾

苏眠如同被一盆冷水泼过来一般,顿时清醒,她开始默默的穿上衣服,然后走到别墅外面,助理安行刚好开车过来,她坐上了车,淡漠的看着车窗外面。

她知道,自己又要去...给苏清染去献血,伸手,轻轻的拍着圆滚的腹部,似乎是安抚一般,轻声的哼着歌谣。

不要怕,宝宝,不要怕。

助理徐训转过身看了一眼,叹息了一声。

医院里。

针头没入了手臂细腻的皮肤里面,苏眠闭上眼睛,她的另一只手抚着腹部,宝宝,不要怕,不要怕,很快就好了,没事的,妈咪回去多吃点补品就补回来了。

你要乖乖的。网站qi-wen.com

抽了一袋血,她头有些晕,想要离开。

助理拿不了注意,就去请示了一下顾北城。

顾北城大步走过来,嗓音冰冷,那一双漆黑的眼袋翻滚着波浪,“谁允许你走的。“

逼人的寒气扑面而来。

她看见男人眼底淬满了寒冰。

苏眠站起身,唇瓣苍白,“北城,血已经抽完了,我想回去了....”

“保证清清没有事之后,我会让你滚得。”男人英俊的脸上带着笑意,但是着笑意很冷,苏眠看着难受极了,顾北城一步步的走过来,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你当初就是用这个贱种来威胁清清的?”

说着,一只手摸着她的腹部。

苏眠出了一层冷汗,“不是的,我没有威胁她,我没有。”

半年多前,苏清染突然来找她,她当时怀孕了,只想安静的生下孩子,好好生活,但是苏清染说,有关于顾北城的事情要告诉她,苏眠就上了苏清染的车,但是没有想到,苏清染竟然突然踩下油门,一打方向盘往护栏上面撞去。

“对,她自导自演,所以现在无数次推进手术室受尽折磨。”掐着她下巴的手慢慢用力,“苏眠,怎么死的不是你,你要是半年前死了,我说不定就放过你。”

苏眠喘息有些困难,她脸颊涨得通红,“北城...”

这个男人,从来都不听她的解释。

他的心里,只有在手术室里面的那个女人,苏清染。

医生匆匆的赶过来,“不好了,顾先生,苏小姐现在的身体情况,必须立刻进行肾移植手术!”

顾北城松开了手,指着跌坐在地上的苏眠,“用她的。”

苏眠一怔,一边咳嗽着一边抱住了男人的裤腿,惊骇道,“不要,北城,我还有两个月,孩子就可以出生了。?”

女子的脸上苍白,泪水淹没了一张精致的脸,“北城,这是我们的孩子啊,求求你了,再等等好不好。不要啊,北城,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她现在的身体刚刚抽了血,再加上她已经怀孕接近8个月了。

她的宝宝,她的宝宝怎么办。

顾北城冷漠的看着她,毫无波澜的眼底深邃如渊,“这个贱种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至于你,苏眠,这一切都是你欠清清的,你等的了,清清等不了。”男人的话音一转,“而且,你当初跟好几个男人接触过,我怎么知道,这个贱种真的是我的?我现在倒有些怀疑,你是不是打了排卵针跟别的男人睡了。”

他转身看着医生,英俊的脸上面无表情,“现在安排手术。”

医生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女子,腹部圆滚,实在是不忍心,但是没有办法,顾北城的手段,在安城,可是通天的。

谁也不敢得罪。

第5章 :你真狠。

几名护士架住了苏眠。

她挣扎着,但是敌不过这么多人的力气,哭喊着,“不要,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跟我的孩子吧,求求你们了,他很健康的,还有两个月就快出生了,求求你们了。”

苏眠的脸上布满泪水,她看着顾北城的身影消失,她的心里已经绝望了...

“北城,北城,如果我说,当初在火海中救了你的人,是我,不是苏清染,不是她,是我。”苏眠跪在地上,爬过去抓住了男人的西裤,“是我,是我救了你,北城,你相信我。”

顾北城看着她,看着女子泪流满面,苍白虚弱的样子,狠狠的别过脸,眼底闪过讥诮,“苏眠,都到现在了,你还在谎话连篇,那么,为什么受伤的不是你,而是清清,为什么清清的后背上全部都是大火灼烧的痕迹,而你的没有。”

苏眠一震。

睫毛颤抖着。

无力的抓着男人的西裤,她扬起她,白色的灯光蒋男人的脸修饰的越发英俊也越发的无情冷漠。

泪水模糊了视线。

因为她怕这些疤痕太丑了,怕他不喜欢,所以相信办法,把这些疤痕去掉。

男人抬腿,大步离开,“苏眠,你真让我恶心。”

在她挣扎的时候。

麻药打进了她的身体,苏眠慢慢闭上眼睛。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

顾北城,你真狠。

————

苏眠躺在手术台上,她虽然打了麻药,在昏迷之前,她想着她的孩子,她还有两个月就能生下宝宝了,名字她早早的就想好了,这是个女孩,叫绵绵。

绵绵,她的绵绵。

顾北城,我后悔了,我后悔爱上了你。

绵绵,乖,妈咪来陪你的,你不要害怕。

苏眠的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

—————

医生推开手术室的门走出来,焦急的说道,“顾总...”

顾北城走过来,“怎么样,清清怎么样。”

医生一懵,俞小姐没事,就是顾太太..

“苏小姐很好,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就是顾太太,顾太太快不行了。”

男人怔了一下,她快不行了?

顾北城看着医生,“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他刚刚似乎没有听清楚。

医生琢磨不透顾北城的情绪,因为看起来,顾北城只是对苏小姐比较上心,对这顾太太,并不...

“顾太太,快不行了,顾总,这是病危通知书,你签一下吧。”

顾北城看着递过来的病危通知书,眼底阴沉如海,“那你快去救,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是是是。”

医生走进手术室后,顾北城从兜里拿出烟来,点烟的时候手指有些颤抖,点了两次才点着了,他猛地抽了几口。

尼古丁的味道麻痹着他的思绪。

青白色的烟雾遮住了男人的五官。

过了几分钟,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护士走出来,“顾先生,请你签字。”

依然是苏眠的病危通知书。

男人靠在墙壁上,说不出内心是什么感受.....握着笔的手有些颤抖。

耳边却在这一刻想起年少的时候那个午后。

家里来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

苏家跟顾家那个时候一直有着合作关系。

顾北城看着躲在苏父身后,可爱的小女孩,拉过来握住她的手,“走,哥哥带你去玩。”

这个小女孩,精致可爱的跟瓷娃娃一样。

小女孩脆生生对他笑着,“北城哥哥,我叫苏眠。”

“我叫顾北城,以后只要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是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呢。

是因为她的爸爸苏均荣阴谋算计了顾氏,害的自己的爸爸险些入狱,害的顾氏动荡不稳,是因为,她曾经被别的男人的怀抱包围着,是因为她不像是表面上这般善良无害,她跟她的父亲一样,充满着阴谋算计。

他曾经在校园里面,亲眼看见了她脱下那一层善良的外衣,一巴掌打在了苏清染的脸上。

他曾嗤笑,自己多么眼瞎,对一个心如蛇蝎的女孩产生了感情。

可是此刻,顾北城坐在手术室外面,紧紧的攥紧双拳,耳边女孩那一声声叫着他“北城哥哥”让他内心不能平静。

第6章 :可怜

半年后。

重症监护室里面,躺在病床上的女孩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苍白而瘦弱,仿佛只剩下一具躯壳,躺在病床上,身上盖着被子,但是似乎没有起伏一般。

正在换药的护士看到女孩的手指动了一下,有些惊讶,以为是自己眼睛花了。

这个女子在这里躺了半年了,一直陷入昏迷着,只是靠着机器活着,听说当时手术的时候,连着下了六七次手术通知书。

没有想到,这个女孩竟然活了下来。

不过,一直都没有醒。

苏眠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模糊....

护士吓了一跳,“小姐,小姐你醒了,我这就去叫医生来。”

苏眠想要攥住她。

护士按下急救铃,苏眠怔怔的看着一个方向,张了张嘴,只觉得呼吸不上,声音也发不出来,她想要把覆在脸上的氧气罩扯下来,但是没有力气,胳膊无力的抬了抬,有重重的跌落。

护士看见苏眠张着嘴,似乎是想要说什,低着头,凑过来,“小姐,你要说什么啊。”

苏眠只觉得耳边一阵嗡鸣声。

她努力的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孩子...我的孩子...”

护士模糊的听到‘孩子’两个字,有些可怜的看着苏眠,半年内关于这位小姐的事情,她听说过,听说怀着八个月大的身孕被推倒手术室进行捐肾手术。

命都快没了,可况是孩子呢。

医生很快赶过来,对苏眠进行了各项检查,“小姐,小姐,你能听到我说话吗?能听到的话你转动一下眼珠?”

苏眠转了一下眼珠,努力想要扯掉氧气罩,她的孩子呢,她要找她的孩子....

医生高兴的说道,“这真的是一个奇迹啊,快去通知顾先生,顾太太醒了。”

————

苏眠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的病房。

她躺在病床上。

梦姨将手中的保温桶放下,倒出一碗鸡汤,“太太,太太,来,喝点汤,今天上午炖了一上午呢。”

苏眠怔怔的看着徐姐,“梦姨,我的孩子没了,原本再有两个月我就能生下她,她能健康的成长,就这么没有了。我这几天做梦,老是梦见我的孩子。”

梦姨叹了一声,“太太,不要想这些伤心的事情,来喝点汤。”

病房的门被从外面打开。

梦姨站起身,“先生你来了。”

苏眠看着站在病床门口的那个男人,手指紧紧的攥着,心脏抽疼着,她现在已经不需要呼吸机来维持,但是却觉得喘息不上。

这个男人,就这么残忍的夺走了她的孩子。

夺走了她的一颗肾。

顾北城走过来,眼眸漆黑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他张了张嘴,终究是没有说什么,从公司里面得知她已经醒了的消息,他当时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赶过来。

但是,他却没有动,一直等到晚上,经过医院的时候,才赶过来,他看着她,淡漠的开口,“我听说你醒了,下班顺路过来看看你。”

苏眠没有回答,躺在病床上,像是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

顾北城往前走了几步,男人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的攥成拳,看着躺在病床上,身形消瘦的女子,他对梦姨说,“照顾好她,然后就走了。”

苏眠笑了起来,笑容越来越大,疯狂的笑着。

应该是苏清染没有事,好好的,所以这个男人才过来看看她,可怜可怜她,她苏眠,不需要这种可怜。

第7章:阴谋陷害

苏眠的身体不好,虽然醒了过来,但是需要后续的调养。

医院后面一栋楼是疗养院,周围环境不错,苏眠就在这里,一待就是两个月,她的一颗心,早已经没有波澜。

一场秋雨过后,天气慢慢的转凉。

梦姨去办出院手续。

苏眠一个人在病房里面,病房的门被推开,她以为是梦姐,转过身,却看见,来人是苏清染。

苏眠警惕的看着她,紧紧的咬牙,“你来做什么?”

苏清染得意的笑着,她拖着腰部,伸手抚摸着腹部,甜甜的微笑,“姐姐,我怀孕了,北城的孩子。”

苏眠伸手在指着门口,“苏清染,我这里不欢迎你。”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今天北城陪我来做产检,他对我跟孩子实在是太小心翼翼了,什么都不让我做,我听说你要出院了,特地过来看看你,之前我一直想来的,谢谢你把肾捐给我。”

“滚,苏清染,你给我滚!”苏眠看着苏清染脸上炫耀的笑容,她已经快要疯了。

苏清染大笑着,“苏眠,我忘了跟你说了,你当时怀的呀是双胞胎,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听说啊被取出来的时候,只要送进保温箱里面好好照顾,孩子是可以活下来的,啧啧,可惜啊,真的太可惜了,当时所有医生都按照北城的命令,着急救我的性命,怎么会管那两个孩子呢?真可惜,就这么死了。”

苏眠闭了闭眼睛,整个人扶住墙壁才能站稳,孩子,她的孩子,竟然是两个孩子,顾北城,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就是因为我喜欢上你吗?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顾北城,我恨你。

苏清染看着苏眠,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她笑的越开心,“苏眠,我最讨厌的就是你,凭什么你是风风光光的大小姐,而我就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凭什么爸爸喜欢她,凭什么顾北城也喜欢她。明明这一切本应该是她的!

苏清染的脸慢慢的扭曲,“我就是喜欢看到你什么都没有的样子,顾北城是我的,顾太太的位置也是我的,苏眠,你还真够坚强的,竟然活了过来。”

苏清染走过去,带着得意的笑容,逼近,“你知道吗?我根本就没有肾衰竭。那场车祸也是假的,我是受伤了,但是没有这么严重。”

苏眠瞳仁一颤。

手指攥紧了床单。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一个远方表哥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我昏迷醒来之后恢复的很好,这一切只不过是我跟我表哥的计策而已,没有想到北城果然是爱我的,你的那颗肾脏,我也不知道丢在哪,现在北城可怜惜我了,知道我怀孕了,特别在意我,什么都不让我做,真的是可怜你,白白丢了一颗肾,我的好姐姐,跟我斗,你的那颗肾脏跟那两个孩子,就是你在我手里夺走顾太太这个位置的代价!”

苏眠身体颤抖,一股鲜血涌上喉咙,“苏清染,你还我孩子的命来。”伸手掐住了苏清染的脖颈,但是因为她太生气了,手指颤抖,用不上力气。

顾北城,顾北城,这就是你喜欢的女人,顾北城,你眼睛瞎了吗?我从十二岁就认识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苏清染大笑着。

拿出手机来,拨打了顾北城的号码,冲着那端惊慌的大叫着,“北城救我,苏眠要杀了我,救命啊北城.....”

接着,她将手机摔在地上。

转身拉着苏眠的手走到窗口,自己靠在窗口,形成一幅苏眠要推她下去的样子,对着下面惊慌大叫,“救命啊,有人要杀我,救命啊。”

缠绵至死,才方可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缠绵至死 或 才方可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