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全能高手在线阅读

2018/1/9 0:03:31 来源:网络 [ ]

书名:全能高手

第1节 古墓营救

北国花都——清水市。原文http://www.qi-wen.com/现代化步行街上人头攒动,各娱乐场所歌舞升平,人们心怀欢喜地迎接跨年夜的到来……。

但是,表面平静的清水市出了一件怪事,接连有女学生被一个鬼魅般的黑衣人掳走,即不要赎金,也不与家属联系,每个被绑架的女生最终都会血液枯竭而死。

更恐怖的是,这个绑架者身手极为矫健,几乎以非正常人类的体能和技巧数次打败警察队伍,鬼魅般窜行都市之中。

当清水市商业巨擎杜浩的千金被绑架后,事情变的更加棘手。公安局的电话快被打爆炸了,各级领导纷纷指定破案日期。刑警队压力空前。

杜浩在清水市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他只有一个女儿,视若掌上明珠,此时为了营救自己的女儿,几乎赌上了一切关系,特地请来了一些高手和警方协同抓捕罪犯。奇闻网而令人惊奇的是,他请来的几个奇人居然真的辗转找到了作案者的藏匿地点——是一处古墓。

之前的战斗经验证明,仅仅依靠警察和现代化武器,是难以制服嫌疑人的。而嫌疑人现在和人质一起躲在古墓里,也难以强行闯入进行解救,稍有不慎,就会伤到人质。

杜浩比警察更清楚里面的人是什么东西。拥有鬼魅般的速度和技巧,拥有幽灵一般的技巧和能力,拥有野兽一般的力量和爆发力,还拥有动物般的警觉性……,他是——古武者!

看着黑黝黝的古墓洞口,杜浩想着:不管你是谁!我都要救出我的女儿,如果你是古武者的话,那么,就由古武者来对付你吧!

杜浩转身看着自己请来的四位高手:“四位,你们怎么看?”

一个和尚施礼后上前一步:“杜先生,恕老衲直言。这洞中之人,恐怕乃是山外之人。据我观察,他的武术修为极高,而且对古墓内地形十分熟悉,无论来多少警察,恐怕都伤不了他分毫。版权qi-wen.com

一个道士也道:“而且这鬼东西身法诡异,行动飘忽,加之令爱还在这鬼东西的手上,稍有不慎,就会伤及无辜。所以,警察和热武器,绝对不是营救首选!”

杜浩赶紧问:“那么,如果由大师等几位高手出手的话,胜算有几成?”

另外的一对中年夫妇微笑道:“若在外面单打独斗,我夫妻二人应该能和他打成平手,若是我们四人进去联手找他拼命,胜算应该有七、八成。只是他依靠地形优势,很可能先下手重伤我们当中的某个人。所以……。”

杜浩看着四个人,这四个人都是极难请的动的山外之人,所谓山外之人,既是和世俗无关,世外修行的散人。他们行踪飘忽,本领高强,是俗人想要结交可谓难如登天。也只有杜浩这样的大财阀,才能和古武者结交,并有如此手笔,一次请的出四个人来。版权http://www.qi-wen.com/

“各位高手,念在我救女心切的份儿上,还请大家助我一次。我杜浩保证,如果救出了小女,我将拿出一亿美金作为谢礼。拜托大家了!”

四个人听到这里,相视而笑。

那对夫妻中的男人站了出来:“坦白说,这种刑警队伍,且不说洞中之人,就是我也丝毫不放在眼里。要对付我,只有我们出手。”

他的老婆也赶紧道:“不过这洞里的家伙似乎得意的很,是个自负的家伙。山外的高手我见过许多,却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何门何派,敢在世俗界如此兴风作浪,待会抓了他,一定好生问个明白。奇闻网

道士呵呵一笑:“既然如此,我们就快些进去救杜小姐出来吧。”

慈海大师也道:“就让老衲走在前面吧,老衲的金刚不坏身至今无人能破,不怕贼人的暗中偷袭。”

杜浩沉吟了许久,抬头道:“我和你们一起进去。”

此刻的杜浩没有想太多,他只是单纯的想,如果自己的女儿死了,那么自己也不必活了。况且,他真的相信这几个山外高手的实力,一定救得出自己的女儿。

慈海大师。内力深厚,掌法精妙,最厉害的是金钟罩铁布衫,刀枪不入,就是子弹也打不进他的肉身,这可是杜浩曾经亲眼看到的。说明http://www.qi-wen.com/

无量道人。和慈海不相伯仲,尤其擅长轻功,摘花踏草,身轻如燕,一手拂尘功夫最善以柔克刚。

黑红双侠。一对神仙侠侣。两人均使长剑,且配合天衣无缝。据说在山外比试,从未有过败绩,是近十几年最出风头的人物。

对方即便也是山外高手,那么自己这边有四个,而且其能力之恐怖,武功之高强,手段之匪夷所思,都是曾经让杜浩五体投地的大人物。即便是杜浩这样的商业巨擎,面对他们,也是时时恭敬,不敢有半点怠慢。

四对一,应该能赢!不,一定能赢!

杜浩慢慢向古墓里走着,一团希望之火熊熊燃烧。女儿,别怕,爸爸一定能救你!

终于,五个人走到了一个宽敞的大殿之内。

杜浩看到,正前方,那个凶手,正坐在一个石凳上,饶有兴致地看着这里的五个人。

想象中的埋伏和暗算,统统没有,对方根本没拿自己的五个人当回事。大摇大摆地坐在正当中位置,看着所有人,像是一个美食家,充满期待地欣赏着自己的午餐一般。

“杜先生,难为你了,竟然能找到这里来。”

杜浩第一次看到这个家伙的模样。一张又长又尖的脸,一双大眼睛充血通红,红的像是野兽。两只手都带着手套,武器武装到手指,形成了十个匕首长短的尖刃,恐怖异常。

那鬼魅舔了舔刀口:“和尚、道士,夫妻?呵呵,古武界最怕这种组合,杜先生果然救女心切,好大的手笔。可是这几个人对付我——够吗?”

未等杜浩答话,慈海大师向前一步:“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作孽太深,杀戮众生。老衲奉劝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无量道人眯着眼道:“想不到你没有暗算,又点起了火把照的一片光亮。狂妄到了这种地步,你今天死的不冤。”

黑红双侠一起道:“二位前辈,我们四人最怕他偷袭暗算,如今人就在这里,不如一起上前先将其打残,再抓起来,为世俗界除害,解救杜家小姐。”

杜浩问:“我女儿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鬼魅人从石凳后拎出一个早已昏厥过去花的样少女扔在身前道:“我从未见过如此上等的特殊体质,我辛苦地将他喂食到最佳状态,再过一天就可以吸干她的血了,偏偏这个时候被你们找到!”

杜浩松了口气,自己的女儿还活着,这可以说是唯一的一个好消息了。不,还有一个好消息,只要四个高手能够打败这个鬼魅,那么,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杜浩转身抱拳道:“四位,请速速出手解救我女儿,事成之后,我必定重酬!”

四人相视一眼,一起点头。

慈海大师第一个冲了出去:“让老夫会会你的手段!”

紧接着几个人围住鬼魅打了起来。

武林人的战斗,炫目夺彩,但也惨烈异常。杜浩看的紧张,心跳的如同打鼓,他甚至怀疑自己就要心跳过度而死了。

几个回合,鬼魅一个欺身靠近了慈海大师,慈海眼见躲不过,立刻用出金钟罩铁布衫。

“开!”瞬间,慈海大师整个人似乎都变成了石头般,身上的僧袍被内力震碎,健硕的肌肉不像是老和尚,像是动作明星般油光铮亮。几个打斗中震飞的刀刃打中他的身体、肌肉之上,就像打中了石壁钢墙一般,立刻旋转着反弹出去。

鬼魅呵呵一笑,摘掉一手的刀刃手套,一掌探出,杜浩清晰地看到,他的手竟然突破了慈海大师的皮肤,似乎即将探入慈海腹内!慈海感觉不好,立刻一口鲜血喷出,翻身倒跃,原地打坐运气,腹部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涓涓流出……。

杜浩怔住了。

那是曾经震慑自己的金刚罩吗?那是刀枪不入的慈海法师吗?这个鬼魅,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有那种手段?

接下来的战斗,更让杜浩的心向着无底深渊不断下沉。

鬼魅完全跟的上无量道长的速度和技巧,破了道长的柔力拂尘。一股柔劲打碎拂尘,无量道长整条胳膊的骨头全部寸断。欺身而进,补上一掌,无量道人瞬间被打的飞出十几米,撞在石墙之上,晕死过去。

黑红双侠对视一眼,对方都是满脸的汗水了。两个人早有默契,再度左右夹攻。

劲敌!是劲敌!从未遇到过的劲敌!

速度,力量,技巧,经验……对战局的把握……没有一样不是顶尖的。两个人两把剑,叮叮当当和鬼魅的两手十刃敲打的火星四溅

不多时,夫妻二人同时闷哼一声,两柄长剑被打的粉碎,鬼魅的两只手刃插入他们的胸膛,猛地拔出,两个人倒地不起。

黑红双侠此时均是脸色煞白,口吐鲜血,胸口红成了一片,趴在地上的他们,依旧向对方伸出手去,眼神满是诀别之意。

杜浩绝望了,他凄然地走向黑红双侠,然后将他们的手放在一起,让他们能够完成道别。

此时的杜浩竟然不怕了,因为他知道,怕也没用,今天恐怕是必死无疑了。但是,我杜浩就是死,也要和女儿死在一起。

“杜先生,原本我对你们的性命都不感兴趣,但是,现在我可不会放你走了。”鬼魅舔着食指刀刃上的血渍,恶毒地道。

“随便,愿赌服输。”杜浩只说了这一句,就不再说话。

“好,是个男人。你的头颅,我收下了。”

鬼魅说罢一个翻身,飘忽间到了杜浩身前,五指张开,五把血色刀刃直奔杜浩头颅……。

杜浩面无惧色,缓缓闭上双眼。哼,要死了吗?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种结局。只可惜,不能和你同归于尽,我杜浩死后,就是化身厉鬼,也一定要找你讨个说法!

哐当!

一股飓风迎面吹来,吹的杜浩整个人都向后仰了一下,猛地睁开眼睛,发现鬼魅已经被打飞了。

杜浩转过头看去,鬼魅似乎是被一个石棺的棺材盖打飞的,而且打飞他的棺材盖已经碎裂,鬼魅也被棺材盖砸在了一根柱子上,掉下来之后,咳出了一口鲜血。

再看过去,一个石棺内,一只脚伸了出来,伸出的那条腿穿着破烂棉裤,脚上是一双破旧的大头棉鞋,看来这石棺的棺材盖,是被里面的这只脚,一脚踹出去的。

杜浩内心的震惊无以复加!是谁?怎么会在棺材里?活人死人?是敌是友?一脚踹飞棺材盖,就能将这个如同上帝一般存在的鬼魅打飞?这人得是有多厉害?

这个时候,棺材里传出了一个充满怒气,明显是一个少年人的声音。

“妈拉个巴子的,叮叮当当地有完没完了?打铁呢!?啊!?都特么给我滚犊子!”

杜浩!怔住了!

第2节 古墓少年登场

杜浩看着,一个身体慢慢从棺材里直了起来。一个少年的脸庞露了出来。

少年看上去年纪不大,长长的头发在后面盘成一个发球,一根草棍斜插进去,算是发钗了。

一身破旧棉袄露出了棉花,而且露出的棉花都早已满是灰尘,不再雪白。

少年虽生的白皙,可是似乎在这棺材盖里时间很久了,灰头土脸,肮脏不堪。

这个墓地,看上去怎么也得有几百年了,为什么棺材里出来的是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个活的?而且这个活的少年还穿的这么破?还打得过那个鬼魅一般的家伙?

少年抻了抻懒腰,左右歪了歪脖子,然后站起来开始活动筋骨。那鬼魅在远处也慢慢爬起来了,狠狠地瞪着少年。

少年一抬头,看到了运功调息的和尚,一动不动的道士,还有胸口一片血红,正悲壮告别的一对夫妻。

“哎呀我去,你特么这是要作死啊?”少年赶紧从棺材里蹦出来,跟参观一样转着圈看着几个人:“你特么当这个墓地是你家的了是吗?想让谁住进来就让谁住进来?想埋几个人就埋几个人是吗?”

鬼魅不和少年废话,一个冲刺,闪电般冲向少年,双手十只利刃伸向少年。

杜浩大喊:“小兄弟小心。”

少年不紧不慢,把手放在身后,突然甩出来的时候,赫然又是一块棺材板。大喝一声:“你特么跟谁俩呢!?”

咔嚓,哗啦啦。

棺材板碎成千百片,鬼魅被结结实实砸的趴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

少年顺手抓起鬼魅的头发,看着杜浩问:“是他要杀你们?还是你们要杀他?你们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杜浩心说这还用说吗?一目了然好吗?但这个少年看上去是个更狠的家伙,他赶紧战战兢兢地道:“是他要杀我们,是他绑架了我的女儿,我们是来救我女儿的,我们是好人,我们是好人。”

少年点了点头:“恩,我的判断力果然敏锐,我就感觉这个鬼东西像是坏人。”

杜浩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心说你是挺猛,但咋好像有点缺心眼呢?你能正经点吗?就是瞎子也一眼就看得出情况吧?你特么是在逗我还是在吓我?

鬼魅似乎也有点蒙圈了,怎么突然就出来了一个少年,而且似乎身手很好,至少比自己好很多!?

鬼魅嘴角带血,咬牙切齿地伸出手刃,直奔少年腹部。少年伸手,看似随意的一把抓住他的手刃,按在地上,啪地一脚全部踹折!另一只手也如法炮制。

“妈拉个巴子的!”少年伸手啪地就是一个大嘴巴抽在鬼魅脸上。

这一巴掌,别说鬼魅了,就是杜浩都有点懵了。

“你瞅瞅你,你瞅瞅你,啊!人不人鬼不鬼的,三个月前就在这里鬼哭狼嚎的叫唤,什么‘天下第一是你的’,什么‘打遍天下无敌手’,还什么‘从此纵横天下无敌’,都特么什么年代了?你丫是从金庸小说里穿越出来的?”

鬼魅怒目圆睁,运气蓄力,但任凭他如何挣扎,少年的手就像是一对铁钳一样,他一丝一毫也动弹不得。

啪!

少年又是一个大嘴巴。这嘴巴抽的这个响啊,不知道为什么,少年只是抽这个鬼魅大嘴巴而已,但杜浩却感觉很恐怖。他几乎是本能地身体往后一仰,捂着自己的脸,就好像自己被打了一样地难受。

少年打了一巴掌,又开始教训道:“我和师父正传经讲武呢,你一顿鬼哭神嚎,差点没走火入魔,我师父差点魂飞魄散你知道吗?呦呵?还挣吧?还挣吧?我让你挣吧!”

少年似乎越说越气,开始左右开弓抽了起来。

那鬼魅之前的武功此时好像全部消失了一般,每个巴掌都是毫无抵抗地全盘接收。啪啪的响声在这个寂静的大殿里回荡着。

此时打坐的和尚睁开了眼睛,被这小小少年弄的气息都乱了。心说怪事了,怎么这个古墓里,还有个更狠的?专抽大嘴巴?这小伙子怎么年纪轻轻,武功如此之高!?

道士此时也悠悠转醒,看到这一幕,简直想要再度吐血。想想自己刚才那么费劲地和这鬼魅周旋,跟这个少年比起来,简直就是废物啊!

黑红双侠两人也停止了告别,眼睛瞪的跟灯泡一样,眨两下,对视一眼,再看着少年眨两下,满眼的不敢相信。

其实杜浩看不出来,但四位高手都看的出来,鬼魅自己更是知道的很!

少年的大嘴巴,他每次都想躲,但是少年的巴掌每次都从奇怪的的角度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袭来,他根本躲不开。他每一秒钟都在挣扎,但是没有作用,少年几乎能瞬间卸掉他所有的内力、外力。少年像是玩弄猎物的老虎,不急于吃掉猎物,而是在玩弄!

“我让你得瑟,我让你跟我俩装,我让你跟我装!”

一顿大嘴巴!

“我好容易找个清净地方练功,你特么转脚就跟进来了,这通叫唤,我让你叫,我让你叫!”

边说边抽!

“还特么想在老子的地盘杀人是吧?还想杀好几个?你特么还有人性吗?不知道这场子有人了?啊,不知道这场子有人了?”

边抽边说!

“妈的我都出来了你还得瑟,还跟我俩伸手,你咋那么胆儿肥呢?啊?你胆子咋就那么肥呢?”

边抽边抽!

这个鬼魅即躲不开,也挡不住,少年的手从哪里来都不知道,总之每次都抽在自己脸上。现在他的牙掉了十几颗,连吐的机会都没有,血倒是吐出去不少,整个脸肿的猪头一样,眼睛已经封住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到最后,这个鬼魅——哭了。

哭的跟没爹的孩子一样,哇哇叫唤。

杜浩感觉整个人都凌乱了,这是之前那个鬼东西?那个来如影去如风,杀人不眨眼的魔鬼?现在被个少年给——揍哭了!?

杜浩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跑了过去,看到了自己的女儿——杜施施正昏迷着。

“不要扯掉他的面罩。”

少年的声音像是命令,杜浩的手突然停住,他直到现在为止,都吃不准,这个少年到底算是哪头的。

“这里的场面太血腥,她看到了,这辈子都忘不了。”少年道。

杜浩恍然大悟:“大侠,我们现在怎么办?”

少年看了一圈。

“你外面还有同伴吗?”

“有,警察。”

“恩。”少年点头道:“他们应该有急救人员和物品,你去叫他们进来,赶紧把这几个人处理弄上车,兴许到医院还有的救。”

少年抓着鬼魅的头发,咔咔两脚踩折了他的双腿,又是咔咔两掌,将鬼魅的双臂打折,然后满意地点点头。

“恩,这下好了。”

杜浩一阵心惊。心说,幸亏你丫不是坏人,你要是坏人,比这个鬼魅狠一万倍啊!

杜浩道:“英雄,你跟我一起出去吧,抓住这么厉害的罪犯,你可是立功了啊!”

少年没好气地道:“我现在不能见光,不想认识那么多人。”

少年走到了奄奄一息的黑红双侠跟前:“你们外伤太重,快点吃了这东西。”掏出两颗丹药,喂着两人吃了下去。

黑红双侠明显认识这丹药,当时就双眼放光。

男的吃了丹药,立刻脸色有了些血色,努力地拱拱手道:“多谢恩公救命之恩,我黑红双侠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在江湖上还有些能力,日后若恩公有需要,我夫妻二人必舍命相报!”

少年点点头:“你们在生死关头不离不弃,我也很感动,我要不是抽不开身,早就出来了,不会让他这么猖狂。”

女的赶紧道:“能承蒙恩公搭救,已经是极大的恩情与造化,敢问恩公高姓大名?日后我夫妻二人也好知道如何报答一二!”

少年扭过头:“师父说,做好事不需要留下名字的,你们别说话了,集中精神化开丹药,你们伤的太重,再晚一些,就来不及了。”

又走到和尚道士跟前:“你们俩主要是内伤,内脏都受到了重创,可惜了我的好东西,竟要无缘无故给你们吃。”

和尚道士齐道:“若蒙恩公搭救,必万死以报。”

少年呵呵一笑:“随口说说,别当真。”说着又掏出两枚丹药,喂着二人服下:“不要运气,让药性自然散开就好,会有点疼,别用内力抵抗,否则真的没救了。”

慈海大师道:“小恩公小小年纪,竟然武功有如此造化,又有菩萨心肠,老衲感恩不尽。”

无良道人也道:“今日若非恩公搭救,我们几人必定命丧此贼之手,日后恩公但有差使,我等必全力以赴。”

少年坦率地笑着:“拉倒吧,我可不希望再遇到这么血腥的事情。”

此时,杜浩已经背着女儿杜施施走到了大殿门口,回头看向少年问:“大侠,我去叫人了,不知道我日后如何报答你?”

少年想了想,红着脸问:“你……有什么吃的没有?”

杜浩愣了一下,旋即赶紧说:“我现在没有,明天给你送吧。”

少年不好意思地说:“别别,那不用了。你走吧。”

杜浩想了想,掏出一张名片恭敬地递给李怀风:“大侠,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地址,我听你说话,不像是常年隐居,对社会一无所知的样子。所以,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以去找我,我随时补上谢礼!我别的没有,做了些生意,财物还是有一些的。”

“哦哦?你是有钱人?”少年瞬间出现在杜浩面前,兴奋地问:“你有多有钱?几百万有吗?”

“呃……要多。”

“千万富翁?”

“恩……还要多。”

少年愣住了:“你资产过亿?”

“呃,是的。”

少年高兴地搓手:“这样,名片我收下了,过阵子,我可能得出去找工作。你知道的,在山里偶尔练练功可以,但是找工作嘛,还是得靠学历,我学历不高,但是我有力气,而且踏实,肯干,心眼好……。”

黑红双侠对视一样,都有些哭笑不得。

红侠女道:“这恩公,真是性情洒脱,不拘一格。”

黑侠苦笑摇头:“这鬼魅如果没晕死过去,大概也想死的心都有。”

几分钟后,人们冲进了古墓,黑红双侠成为了拼死制服鬼魅人的英雄。肖强等十几个人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杜浩看着在担架上依旧昏迷的女儿,竟然不那么担心了,反而窃喜这一切得以结束。但是,那个少年人的身影,却总是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全能高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全能高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岳天水话伏羲

    天水平江话伏羲●李晓东甘肃天水市和湖南岳阳平江县,一处西北、一在中南,路途遥远,气候不同,民风迥异,似乎很难相提并论,可伏羲文明文化,却将他们连在一起。这段时间,微信里转发流传着一个段子,历数现今地名的古代雅称,如枣庄原名兰陵,驻马店本名汝南,琅琊改为临沂等等,痛惜斯文扫地,今不如昔。虽然有些矫情,但地名确实很有讲究,每个地名背后,都有许多故事。如天水,由汉武帝时期“天河注水”之事而来。平江,汨罗江自西向东贯穿全境,鱼水肥美,为楚湘文化之重要源头。唐同光元年,因县治周围地势平缓,平静无波,改昌江

  • 做人有多大气,就会有多成功(一个人的大气影响了他的格局)

    励志心灵鸡汤正能量

  • 女人有这三点特征,最容易被男人骗,现在知道还不晚!

    导语:总有一类女生是天生的渣男吸引体质,总是容易被男生骗,撞了南墙也不懂得回头。而且这类女生往往会被同一块石头绊倒无数次,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盘点一下最容易被男人骗的女人们,如果你是一下几点之一的话,那可要小心一点啦!一、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女生。这一类的女生往往胸大无脑,没读过几本书,也没出过几次远门,没见过多少世面。她们的智商情商和阅历都比较低,很容易就相信男人给她们画的大饼,或者被男人的甜言蜜语所打动,而且因为智商低,傻白甜就很好骗。二、没有恋爱经验的女生。虽然每一次的分手都会让人痛的刻骨铭心,但

  • 《颜色》二十年前法国98世界杯29篇经典主题曲回顾之一欣赏

    一、二十年前法国98世界杯29篇经典主题曲回顾之一《颜色》欣赏二、《颜色》是1998年发行的歌曲,由李玟主唱。这首歌作为世界杯足球赛中文主题曲。三、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简介:(英语:2018FIFAWorldCup,俄语:Чемпиона́тми́рапофутбо́лу2018)是国际足联世界杯足球赛举办的第21届赛事。比赛于2018年6月14日至7月15日在俄罗斯举行,这是世界杯首次在俄罗斯境内举行,亦是世界杯首次在东欧国家举行。首场比赛俄罗斯5:0大胜沙特队。本届赛事共有来自5大洲足联的

  • 歌手多洋音乐MV《奋斗》开机

    6月28日,中国内地原创歌手多洋的音乐MV《奋斗》将在哈尔滨正式开机。MV将由黑龙江籍主持人师磊担任导演,王馨监制,众多家媒体将参与此次拍摄任务。责任编辑:娱乐

  • 生命的意义,在于倾听自己心灵的声音,做最精彩的自己

    在青春这条道路上,摔了跤,过后才叫长大!不必想要随时保持站在高处,那会累,其实也做不到。比较重要的,是懂得在关键时,找個垫高自己的方法,让视野能远一些。生命中有无数过客,来来往往,擦肩而过,幻梦一般。然而又什么也留不住,一个一个的刹那,像凤吹稚活像水漫蚁穴,一瞬间便缘生缘灭。任何梦想,都需要脚踏实地的去实现。当我们认识到自己的梦想无法实现时,不如转身选择更切合实际的目标。不识本心,心随物转,迷障重重;了知自心,境由心转,得大自在。凡圣间的唯一差别,就在于是否有意识、有毅力、有目标的来修正这颗心。

  • 走远的,只是过眼云烟;留下的,才是值得珍惜的情缘!

    成长是一种经历,成熟是一种阅历。每个人都能会成长,但不是每个人都会成熟。成熟的人,不为得而狂喜,不为失而痛悲,竭心尽力之后,坦然接受而已;成熟的人,不因功成名就而目中无人,也不因籍籍无名而卑躬屈膝,持一颗平淡的心,不卑不亢地生活。成熟的人,能够担当,懂得感恩,心静气和,淡定从容。在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无非就是,一份缘,一份爱,一份情,一份心,一份真。擦肩而过的,叫路人;不离不弃的,叫亲人;时牵时挂的,叫友人;生死相随的,叫近人;默契能懂的,叫爱人。不管哪种关系,若长久维系,无需锦上添花,只需

  • 西汉最强皇帝,匈奴单于前来觐见称臣!

    活跃在北方草原的匈奴一直是西汉王朝的劲敌。西汉建国之初,纵横沙场的刘邦亲自出击匈奴,也被匈奴围困在白登。此后数十年,汉匈战争,汉朝大体上处于劣势,一直采取和亲政策和军事防御。直到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出现,在父辈休养生息的基础上,积累了大量财富。利用卫青、霍去病等名将击败匈奴。卫青奇袭龙城,揭开了汉匈之战汉军主动出击并取得胜利的序幕,此后七战七捷,接连收复河套地区。霍去病两次河西之战,打通西域通道,匈奴发出:“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的悲叹。漠北之战中,乘胜追杀至狼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