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爱来的悄无声息1章(第一章 能不能留下来)

2018/1/8 18:23:58 来源:网络 [ ]

书名:爱来的悄无声息

第一章 能不能留下来

大雨滂沱,泼墨一般笼罩整个黑夜。奇闻网

一道闪电划破,照亮雨夜下一张苍白的脸。

苏晓撑着伞,有些紧张地看着远方。

景深答应过自己,今天晚上,他会回家的。

现在已经晚上十点钟了,却还不见人影。

难道,他又反悔?

苏晓攥着伞的手微微一紧,漆黑的眸中闪过一丝无措。

突然,远处闪起一道亮光,一辆和黑夜融为一体的豪车划破夜色而来。

景深,是景深的车。说明http://www.qi-wen.com/

苏晓一喜,赶忙走了过去。

吱,车子紧急停下,水花四溅,苏晓的衣服,顿时湿了一半。

苏晓浑然不觉,只是一脸喜色地说道:“景深,你……”

“蠢货,你不知道躲吗?”她的话音未落,男子怒气冲冲地下了车。

男子五官精致,眉宇间有着一丝说不出的邪肆。

此刻,他墨色的眸子紧盯着苏晓因为被溅湿,而显得格外贴身的衣服,眸底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我……”面对着男子突如其来的怒气,苏晓有些慌。

眼前这个男人,是萧景深,是她的丈夫,更是掌控她命运的帝王。奇闻网

看着苏晓因为紧张而瑟瑟发抖的样子,萧景深强忍住怒气,压抑着说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丢人现眼吗?”

说着,他已经大步朝里走去。

“哦。”苏晓慌乱地应了一声;“我……我来给你撑伞。”

“不需要。管好你自己就行。”萧景深的声音略带着讽刺。

将淋湿的西装外套挂了起来,萧景深拿下领带,解开衬衫嘴上的两颗纽扣,然后有些不耐烦地看着苏晓:“说吧,找我回来什么事。说明qi-wen.com

“你……你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家了。”苏晓轻声说道:“我们是夫妻,你总该要回家才好。”

萧景深的眸光顿住,他看着苏晓,心中泛上一丝说不出的期待。

他挑了挑眉:“女人,你该不是……想我了吧?你爱上我了?你不至于这么蠢吧。”

“不,不是。”苏晓连连摆了摆手。

她和萧景深的结合,一开始就是一场交易。原文http://www.qi-wen.com/

爱这个词,太过难得,她根本想都不敢想。

否认地还真快!萧景深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

“那你让我回来干什么?”萧景深的声音冷了下来。

苏晓有些紧张地抓着衣服,然后说道;“我……我……”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萧景深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我可不想因为你,浪费了我无比丰富的夜生活。至于你,你还是去换身衣服,早点睡吧。”

这个女人身体本来就弱,身上的衣服湿成了这样,还不知道去换。奇闻网

简直蠢死了。

萧景深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

背后却传来一道微微发抖的声音。

“景深,你……你等等。”

“又要干什么?”萧景深不耐地转身。

然后,他的瞳孔猛然一缩,眸底闪过一丝灼热。

苏晓的手,正颤抖地解着上衣的纽扣。

上衣,已经被解开了一半。

她雪白的肌肤,有着惑人的吸引力。稍往下的地方,傲人的胸围呼之欲出。

再加上她的衣衫半湿,衣服紧紧地贴在身子上,迷人的腰线更是音乐可见。

萧景深的呼吸,一下子炙热了起来。

感受着萧景深仿佛要把她吞食入肚的眼神,苏晓的手指颤抖着,她想要继续解纽扣,一连试了几次,却怎么都解不开。

“女人,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萧景深的眼神,一下子幽深了起来。

苏晓的声音微微发颤:“我知道。我……我们是夫妻,我们结婚已经一年了,我们也该……”

萧景深没有再听下去,他上前,一把将苏晓扛了起来,直接往卧室走。

苏晓趴在他的肩膀,心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萧景深对她并非完全没兴趣。

这样,她应该可以完成婆婆交代的事情,哥哥的医药费,也就能保住了吧?

碰。

苏晓直接被扔到了大床上。

然后,一道精壮的身躯压了上来。

浓厚的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将苏晓整个人环绕。

萧景深凑在她的耳边,声音嘶哑;“苏晓,这是你自找的。送上门来的东西,我可没有拒绝的理由。”

苏晓没有回答,她咬了咬下唇,缓缓闭上了眼睛。

萧景深低头,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

苏晓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双手紧紧地攥住床单。

她很清楚接下来将要发生些什么。

她也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

可是为什么……

心脏还是一阵阵的抽痛。

曾经说好要天长地久的那个人,现在已经有了未婚妻。

她也已经有了自己的丈夫。

曾经的约定,早就已经不作数了。

苏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那段感情,从始至终,都只有她一个人在念念不忘,此时此刻,她也该放下了。

可是不知为何,心中还是泛上了一丝悲凉的感觉。

苏晓的眼眶有些发涩,不由自主沁出了几滴眼泪。

就在此时,雄性荷尔蒙的气息突然消退,身上的压迫感也随之消失。

苏晓猛然睁开眼睛。

萧景深,正一脸冰冷地看着她,眼底是能够焚烧一切的怒火。

“你在哭?”萧景深一把拎住苏晓的衣领:“又在想陆擎了?”

“我……”心底的那个名字蓦然被说穿,苏晓不由慌乱了起来:“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水性杨花,天性淫荡?还是不知廉耻,自甘下贱?”萧景深的声音嘲讽;“你可别忘了,你心心念念的陆擎,他已经有了未婚妻,而且,他们很快就要成婚了!”

“我知道!”苏晓身体微颤:“我跟他之前的感情,已经是过去式,我并没有想要做什么!”

“是。你并没有想要做什么,你只不过是顶着萧太太的名义,然后整天整天地想着别人罢了。”萧景深咬着牙:“你刚刚这么主动,我还以为你真的对我……”

苏晓有些畏惧地看着他。

萧景深突然重重地捶了一下床:“苏晓,我真是疯了才会想要上你这种货色!我萧景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要跟你这种水性杨花的贱人纠葛!”

他话说的难听,苏晓的脸色,也不由苍白了起来。

她的嘴唇微颤,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来。

萧景深看着她一副受惊小白兔的样子,心中涌上来一阵莫名的烦躁,他直接转身:“算了,我还有事,我……”

“景深。”苏晓急了,突然用力从背后抱住了萧景深:“你今天晚上,能不能留下来?”

她的手心冰凉,却有一种灼热的温度。

爱来的悄无声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来的悄无声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铁血兵医王16章

    原标题:铁血兵医王16章小说名称:铁血兵医王第16章耳光响亮突然,审讯室的大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挺着肚子的胖警察,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警察,其中就由刚刚被孟晴赶出去的胡楠。见到此人进来,孟晴急忙站起身来:“黄局长,你怎么来了?”黄局长摆摆手,淡淡的说道:“从现在开始,这个案子由我来审。”孟晴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说道:“黄局长,这个案子是我的,你这样做……”“行了,你是局长还是我局长?这是命令!”黄局长见孟晴似乎还想说什么,不耐烦的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可这个陈黄龙他只是正当防卫,不是嫌疑犯。

  • 天龙主宰16章

    原标题:天龙主宰16章小说名字:天龙主宰第16章独战妖兽群不知不觉间,刘丙天已经在这个小盆地呆了整整一个月。那头独眼双尾巨狼的出现只是一个开始,接来的日子里几乎天天都会出现各种猛兽,它的统一目标都是立在小盆地之上的那枚红色巨蛋。那枚巨蛋是生命体,刘丙天收不进空间戒子,那蛋也不大,就那么简单而单纯的立在那里,可刘丙天就是搬不动,相到那是巨龟的儿子,刘丙天又不敢来硬的,只能守着对巨龟放下的承诺,死死守在这盆地之上,保护着这枚红色巨蛋。还好这期间都没有再出来像巨蟒那样神兽级别的妖兽,所以刘丙天用巨龟给

  • 炎黄煞神16章

    原标题:炎黄煞神16章小说书名:炎黄煞神第16章山顶必死局“你到底走不走?”女特种兵扑灭火堆,对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的刘丙天质问道。“不走,老班长他们八条人命,老扣只还了两条,不够!”刘丙天说得一脸正气,不过他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不过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他一直不敢说出来,那就是他迷路了,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去。来的时候可以追着枪声一路跟过来,可这回去没有枪声,自己又没做记号,天知道自己就这么走会跑到哪里去。而且回去能做什么?没准上面一个打发让自己继续在边哨所呆着。“你是真不怕还是死,还是真是个二愣子

  • 亘古英仙16章

    原标题:亘古英仙16章书名:亘古英仙第十六章灵药专卖当天晚上叶晨就做了计划,他想着把自己手中的灵药稀释成许多分去卖掉,那么一种灵药也就可以卖掉大量的灵晶。第二天一早,叶晨就来看望叶焚,叶焚虽然还没有醒来,但是气色已经好了许多,叶晨又给叶焚服用了稀释了的九叶续命草的灵液。之后,叶晨很快就离开了叶家,来到了三角区域,找了一个空地儿将一块布放在地上,然后将几十个小瓶子放在布上摆起了地摊,每一个小瓶子上都有标签,在地摊前还竖起了一杆旗帜,上面写着“灵药专卖”。叶晨的身份在整个龙阳镇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 春飞拂地枝芽绿16章

    原标题:春飞拂地枝芽绿16章小说名:春飞拂地枝芽绿第十六章去公司常夏一听这些话,眼眶不自觉的就红了,最爱自己的除了父母还能有谁呢?“妈,你别担心,我在这边过的还不错啦,祁谦对我也很好,我除了有些无聊以外其他的都还不错。”“夏夏,我是爸爸。你妈说的对,过不下去就回来,我们俩儿养得起你。”电话那头传来了常景春的声音。打破了常夏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纵使这里离家很远,不过果然还是家里最温暖啊。这边开始陷入了一阵沉默。“夏夏,其实不是不关心你和祁谦是怎么开始的,我和你妈也很担心你。路以航那个小王八蛋联合着

  • 武者坟墓16章

    原标题:武者坟墓16章小说:武者坟墓第十六章:狂狼学院的挑战“想必这就是我们学校新出的天才,李铮吧!”一名穿着蓝色长袍,面如冠玉的少年站起身,手中茶杯向着李铮遥遥一指,茶杯便如同强弓射出的利箭,朝着李铮胸口激射而来。最为神奇的是,茶杯在飞行途中,里面的茶水没有洒出一丝,可见蓝衣少年对于劲道的控制已经出神入化。“有朋自远方来,谢过兄台赐的茶水了。”李铮仿佛没有看见射来的茶杯一般,张口哈哈一笑,等到茶杯即将撞到胸口时,李铮右手两根手指才迅捷探出,分毫不差的将茶杯夹在指尖,从容不迫的将里面茶水一饮而尽

  • 调教南宋16章

    原标题:调教南宋16章小说:调教南宋第16章做家丁柳福呵呵一笑,“说吧!”“是这样的!我想提前支领这个月的薪水!”柳福笑道:“我当是什么事情!”随即走到墙边打开一口木箱。张良臣瞥见木箱中放满了串成一串串的铜钱。柳福取出两贯,然后重新锁上箱子,将两贯钱递给张良臣,“拿去吧!不过得在这里摁上手印!”柳福打开了一本册子。张良臣发现这本册子就类似于后世的工资登记簿。张良臣找到自己的名字,在上面印了一个手印。张良臣换上一件便服,揣着两贯钱离开了柳府,径直来到一家名为‘迎宾’的酒楼外。张良臣一进大堂,一名小

  • 爱已将夜16章

    原标题:爱已将夜16章小说:爱已将夜第十六章李兰婷相助许久,两个人都打累了,而我已经是奄奄一息。我的脸上都已经肿了一大块。只能靠着尚存的意识保留着清醒。从那仅存的意识中,我还能模糊的听到一些她们两对狗男女的谈话声。“瑶瑶,累了吗,走,我们去隔壁房间休息吧。”“周总,你真坏,总想着占人家便宜吗?讨厌啦。”真是引人作呕的声音,听到了我都想吐,要不是当时几近昏迷,我真的先把我的呕吐物吐到他们的脸上。“那这个小畜牲就放在这里吗?”只听到陈梦瑶那恶心的声音又漂入我耳。“还有时间管这小子,走,我们休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