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爱你在心口难开在线阅读

2018/1/4 22:26:10 来源:网络 [ ]

书名:爱你在心口难开

第3章 让她羞愤难当

当裙底那只大手碰触到靳柔儿那片禁区的时候,靳柔儿彻底奔溃,身子不再挣扎,双眼泪流不止。原文qi-wen.com

她知道自己完了,小舅舅已经喝醉酒,她没有反抗能力,等待她的是什么,她心里明白却不敢想象,脑海中突然出现顾学长那张温柔的俊脸,随即却离他越来越远,眼泪流得更凶了。。

强势而灼热的吻终于结束,男人的薄唇直接朝着她的耳垂,脖子移去,酒气和淡淡的薄荷烟味充数靳柔儿的鼻尖,沉重沙哑的喘息就在耳边,让她想把一切当成是场噩梦都难。

裙子下的大手肆无忌惮,时而轻柔,时而粗鲁,身体的本能反应让靳柔儿闭上了眼睛,身体的燥热和空虚却又让她羞愤难当。

眼泪无声无息地流着,直到男人的嘴巴尝到了咸味,才让这个疯狂的男人清醒过来,也终于停下了一切似乎是施暴一样的动作。

靳云天抬起头来,一双漆黑幽暗的眸子看向眼前这个泪流满面却一片通红的女子,那生无可恋的表情让他意识到自己刚才已经打破了他小舅舅这个身份。

“哼!”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打破了就打破了,早晚的事情,她只能是他一个人的,早点知道对她也是好事!

“今日为何这么晚回?”放开大手,退开半步,另一只从裙底抽出来的大手也很自然地为她拉了一下裙摆,声音充满了沙哑,目光幽幽,眸底闪烁着一团火焰,只是靳柔儿看不到。奇闻网

靳柔儿睁开眼睛,眼泪布满血丝,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却又陌生的俊脸,心里的恨和委屈直接从心里涌现上来,小嘴紧紧抿着,她怕自己失控。

“说吧。”靳云天依旧冷冷的一个字,一手开灯,另一只手拉着靳柔儿的小手,走向客厅的豪华大沙发。

靳柔儿身体发软,腿也发软,体内那种奇怪的感觉还没有消退,这一拉差点让她跌倒,好在靳云天一个回身,再次接住了她的投怀送抱。

“没被男人碰过么?”靳云天看她的反应,心里那股邪恶因子又上来了,嘴角勾出邪肆的笑容,目光灼热地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心里升起一股奇异的喜悦感。

靳柔儿小脸顿时火烧起来,连忙慌张地推开靳云天,一惊一乍地快速逃离他的范围,随即转身愤怒道:“小舅舅,你为何要这么做!你是不是喝醉酒了?”随即她的眼泪又掉下来了。

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她好怕,不知道和这个小舅舅以后要怎么相处下去,还有她的顾学长怎么办?要是这件事被人知道,自己还有脸活着吗?

靳云天走到沙发前坐下来,整个人有点懒洋洋地靠着,随即拍拍他身边的位置,看着吓得犹如惊弓之鸟的靳柔儿道:“我没有喝醉,你过来坐。小说:爱你在心口难开在线阅读

靳柔儿面色立刻变得苍白,满目惊慌之后则是熊熊燃烧的愤怒。

“没喝醉?你没喝醉,那,那你为何要这样对我!?你是我小舅舅啊!”靳柔儿差点奔溃,若是喝醉酒,认错人什么的,她还能接受,但他不是,那在她心里这种情况和乱一伦有什么区别?这叫她如何接受?

第4章 不要做你女朋友

靳云天目光犀利地看向靳柔儿,那阴沉加冷酷的表情吓得靳柔儿本能地闭嘴,内心深处对这个男人的畏惧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改变的。

“过来!”靳云天声音阴寒刺骨,显然靳柔儿的话刺激到他了。

“我,我不要!你,你太过分了,我要离开这里!我没有你这样的舅舅!”靳柔儿浑身一抖之后,内心的愤怒再次直冲脑门,当下丢了这句话,直接快速地朝着二楼跑去,边跑还边擦着眼泪。

她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禽兽一样的男人,现在的一切都不是她想要的,她永远都不想再看到这个可怕的男人了。

只是等她到了二楼房间,拉出行李箱准备打包行李时,房门发出砰的一声,她转头一看,靳云天已经整个人靠在房门上,一张俊脸阴沉的犹如阎王爷。

“你,你要干什么?”靳柔儿害怕极了,本能地往里面躲,还转头看到床头的台灯,拿了起来防御。小说:爱你在心口难开在线阅读

靳云天的嘴角微微地抖动了一下,面色更加难看,随即直接大跨步走了过来。

“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我要砸了!”靳柔儿吓得惊叫起来,双手举起抬头,小脸上布满惊恐。

“就凭你!”靳云天冷笑一声,直接整个身体就压上去,大手往她砸过来的台灯一抓,台灯就到了他手中,下一秒,靳柔儿整个人就被他直接扔上了粉色的大床。

“啊!”靳柔儿惊叫,但立刻靳云天人已经扑上来,身体压住了她柔软娇小的身体,两人四目相对,靳柔儿的叫声都被他犀利的目光吓了回去。

“小舅舅,你,你不能这样,我是你侄女啊,你快起来!”靳柔儿眼泪又掉下来了。

靳云天只是静静地看着她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因为害怕气愤加羞恼而涨得通红,双手更是想推开他,甚至已经开始慌乱地打他。

“起来,你滚开,你是禽兽!”靳柔儿见靳云天没有反应,坚实健壮的身体紧紧压着她,让她越想越害怕,对他的畏惧也到了转变愤怒的一刻。推荐qi-wen.com

两个乱打的拳头再次被大手直接握住后压制在她的头顶枕头上,双腿被压住,完全不能动弹,和之前在门口的一幕那么相似。

“小柔,别再犯傻,我也没喝醉!我和你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所以我们可以成为男女朋友。”靳云天目光幽幽地盯着靳柔儿娇美的小脸,缓缓地说道。

靳柔儿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他,见他眼底居然有着认真之色,她脑子又开始打结了。

“不!不要,为,为什么!我,我是我小舅舅,我不喜欢你,靳阿姨和爸爸要知道了,一定会吓死的!而且我一直当你是亲人啊!你不能这样。”靳柔儿连忙急道。

“没有为什么,只要我喜欢你就好,其他的都是小事,所以从今晚开始,你正式成为我的女人,不准在学校谈恋爱,也不能和别的男人交往,要被我查到,我会让对方生不如死!”靳云天双目溢上凶残之色,无比霸道地说道。奇闻网

靳柔儿被刺激得反应不过来,随即又怒道:“不!我不要,我才不要做你的女朋友!你比我大八岁,你是我小舅舅,你不能这样,你是变态!”

第5章 爱上白裙的你

“我说是就是,既然我是你小舅舅,你就更应该听话!”靳云天眯起眼睛,死死地盯着她,靳柔儿摇晃的小脑袋和一脸的愤怒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不听,我不要!你滚开!我不要和你一起!”靳柔儿已经疯狂了,大力挣扎,不停地摇头,泪眼中有着一种决然的抗争。

靳云天的俊脸阴沉如水,额头青筋跳动着,看着当他如蛇蝎猛兽的小女人,内心处的一抹柔软都消失殆尽,跟随而来的是一种失落,还有一种似乎要失去某种私有物的不安。

“混蛋,放开我,你个变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不要,我不要!”靳柔儿还在激烈地反抗,嘴里的话也越来越伤人,让靳云天觉得心被撕裂一般,鲜血正一滴滴地往下流。

不!他不能失去这个女孩,从她十六岁那年起,他就开始等着她长大,等着她长大之后成为他的新娘,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这一切的预计似乎脱离了他安排的轨道,而他从来不接受任何的失败。

内心升起一股恐慌,他眼眸的暗色越来越浓郁,看着对他如此仇恨,如此反感的女孩,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那种害怕失去的感觉。

“别哭了!”一声低沉的呵斥,把靳柔儿吓一跳,睁大泪眼害怕地看着他。

靳云天目光盯着她,随即看着她微微发抖的红唇,上面还残留着之前门口那强势一吻的红肿,格外的魅惑和吸引人。

“小舅舅,你放过我好吗?我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你别让我恨你好吗?你一直是我尊敬的小舅舅啊!”靳柔儿眼见这个男人没有放开她,而且目光越来越变得深邃,停留在她唇上让她感觉更加害怕。

“这辈子我都不可能放开你。小柔,你记住了,你是我的!”靳云天看着她泪眼模糊的可怜恳求的样子,虽然心里一软,但她的话却让他更加害怕,他害怕失去,所以他下定了一个决心,就算让她恨他也好,总好过失去她。

何况日子还长着,之前她也许不了解自己,以后他会让她好好了解自己,自己第一眼看见十岁的她,像一个天使似的小丫头时,就从心底里萌化了。虽然那时候还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是长辈看小辈一样的喜欢,但也是一种喜欢。

后来丫头慢慢地长大了,十六岁那年,他从国外回来时,买回来一个粉色的兔子送给她,正好是她最喜欢的动漫兔子,那时候一家人正好在大院子里,她穿着一身长长的白裙,远远地看到他,就兴奋地扑上来接公仔,笑得犹如百花盛开一样耀眼,当着她爸爸和他姐姐的面又跳又笑说:“我就说小舅舅最棒了,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帅最酷的男人。”

随即她抱着粉色公仔,在院子里又跳又笑,秋风吹起她的裙摆,吹起她一头秀发,那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一幅画。

也许就是那时候的她灿烂的笑容,那时候暖心的一句话,让他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已经发育良好的侄女身上,知道自己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心里慢慢地就滋长起想保护,爱护这个美好的小女孩的念头。

第6章 肆无忌惮的侵略

靳柔儿听到靳云天那句你是我的,她的双眸瞬间睁大,里面都是惊恐,只是下一刻,靳云天的薄唇已经压了下来,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小嘴。

“唔唔。”靳柔儿死命挣扎,无奈靳云天力气太大,就像是小绵羊和饿狼的对抗一样,完全没有可比性,猛然牙齿一咬,一股血腥味立刻充数两人的口腔。

靳云天抬头,靳柔儿无比害怕地看着满嘴血的男人,一张俊脸已经漆黑如墨,目光里升起一股血腥残忍之色,接着两人之间一股诡异的静寂,静到似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靳柔儿整个人都瑟瑟发抖,此刻的男人太过于可怕,一只手臂牢牢地按住她双手,那臂上肌肉都在跳动之中,另一手则慢慢地擦了一下他的薄唇,瞥了下手上的血色。

“小舅舅,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你放过我吧,我只想做你的小侄女。”靳柔儿眼泪直流的求饶,她内心太害怕,太恐惧了,她也没想到自己有这么大的胆子咬这个一向让她敬畏的男人。

靳云天的黑眸瞬间眯起,看着犹如受伤小羔羊的小女人,心却是越来越痛,他可以感觉到她正在离他而去,而这一点他不敢想,同居在一个屋檐下的三年里,他尽力扮演好她在仓珠市唯一一个亲人的角色,让她能多点依赖他,熟悉他,进而能慢慢喜欢上他。

但他显然错了,没有追过女人的他还是不懂女人的心,加上他事情太多,导致一不小心就差点要失去自己的女孩了。

听黄毛说她和那个顾学长好上的时候,他的心似乎立刻被人一把拽紧了,有些透不过气来,这才快速返回,他知道他不能忍受自己的女孩投入别的男人怀里。

“我不想只做你的舅舅,你将会是我靳云天的小妻子,明日我们就去登记领证。”靳云天看着这张梨花带雨的小脸,还是下了决心,不再让她有逃走的机会。

“什么?!你疯了吗!我不要嫁给你,你不能这样对我!”靳柔儿被震惊,随即立刻反抗起来,她觉得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疯了。

她也想不通为何他大了她八岁还会喜欢上她?自己才二十岁,他到底喜欢她什么啊?她为何一点预兆都没有感觉到呢!

“对不起,小柔,以后我会对你好,只对你一个人好。”靳云天说完不顾嘴唇上的血迹,低头亲吻她纤细的脖子,一只大手直接粗鲁地扯开了她白衬衫的胸襟。

“啊!不要!”靳柔儿吓得立刻挣扎起来,但就算她大喊大叫,在这个高尚小区的独立别墅中,还是传不远的。

“小柔,就算你叫来了人,你想让他们看到这一幕吗?”靳云天说完就不再多废话,因为眼前暴露的黑色BRA已经深深刺激他内心深处的那头猛兽。

靳柔儿浑身一震,她也知道这别墅安全度太高,若真来人,看到的只会是自己的小舅舅强她这个侄女,传出去她还如何做人?要是她爸爸和靳阿姨知道了,又会是怎样的灾难?

胸口一凉,紧接着一股酥麻的感觉从后背直蹿而起,靳云天的大手开始肆无忌惮地侵略起来,而她就算再挣扎,再反抗都已溃不成军。

第7章 生米煮成熟饭

身上的男人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掠夺之中,很快,靳柔儿身上的衣裙都不见了,身体的感觉也变得越来越可怕,她只能闭着眼睛默默承受,因为她知道靳云天疯了,她已无法逃脱。

一阵撕裂的痛让靳柔儿一下子失去了反抗,木已成舟,她觉得自己生无可恋。

身上的男人到这一刻已经满头大汗,体贴性质的停顿让她能适应他,但靳柔儿完全没反应,一双眼睛没有了泪水,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空洞。

“小柔,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靳云天紧绷着身体,双目深情地看着毫无生气的小女人,他知道靳柔儿的伤心欲绝,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得到她的一刻,他内心是满足的,此刻她的心死,他相信他以后可以弥补回来。

靳柔儿目光回笼,盯着靳云天俊美的脸,看到他那溢满深情和欲望的双眼,随即再次闭上了眼睛。

“小柔,我爱你,整整四年了。”靳云天温柔地说完,低头下来亲吻她的小嘴,身下感知到小女人的接纳之后发起了进攻。

靳柔儿脑子里一愣,四年?那年自己十六岁,这个男人居然喜欢上自己?因为何事呢?为何她一点也不知道,若她早知道,她一定不会和他同住在一个屋檐下。

脑子的思绪被身体的感觉所淹没,就算她万般不愿意这个男人碰她,但此刻在男人的身下却体会到了男欢女爱的快感。

身体越来越热,感觉越来越奇怪,她几乎不能控制自己嘴里出声音,只是偶尔不小心溢出的呻吟,却更让身上的男人充满了成就感,越战越勇,让她几乎承受不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身体已经完全酥麻掉,脑子里一片浆糊,最后在欲望的海洋中彻底淹没。

沉睡中,似乎有人用热毛巾帮她擦洗身体,还有轻如羽毛一般的抚摸,她感觉很安心,渐渐陷入了沉睡。

第二天清晨,靳柔儿翻身的时候,身上的疼痛让她瞬间想起昨夜经历的那场可怕的噩梦,微微侧身,果然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她吓得大叫一声,直接后退,紧跟着从床上摔了下去。

靳云天意识到的时候,伸手一抓,都没能抓到惊慌失措的小女人,看着掉下床,面色大变,连忙起来拉靳柔儿。

只是当靳柔儿看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青青紫紫时,又看到床上下来的男人也是一丝不挂,身材健美的像男模一样,让她再次失控地尖叫起来,连忙用手捂住双眼。

“小柔,你没事吧,快点起来。”靳云天只有心疼,完全也不会去顾忌两人的坦诚相对,连忙把靳柔儿整个人都抱起来,在她的惊呼中,就把人带上了床。

靳柔儿满脸通红,但想到昨晚的一切又恼羞成怒,加上万般委屈和不知所措,只能落泪,她的世界已经全毁了,毁在自己的亲人手中,一时间叫她如何接受这个事实?

身上的痛都不及她内心的痛苦,看着男人一脸紧张地帮她揉着摔到的地方,她眼泪掉得更凶了。

爱你在心口难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你在心口难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紫宸道:传说中民间惩恶的九大法术!

    惩恶扬善,自古就是修道人所追求的。但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作恶到头终有报。我是不主张随便做这些法的,哪怕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愿意出手,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人。作为民间惩恶道法,我把搜集到的给大家写一写,希望大家有个了解。1,收魂勾魄术,知道对方八字姓名住址,可以利用一定的符咒,对其进行收魂,也叫勾魂法。可以把对方三魂七魄的部分或全部收入某个替代物品上。这时候,对方丢魂,就会出现一睡不醒,贪睡多梦,每日没有精神,丢三拉西,不爱说话,不爱吃饭。久而久之,身体抵抗力下降,运气下降。多病,特别是骨血不

  • 史铁生:人活着,必须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虽一动不能动,却是个体育迷。我不光喜欢看足球、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也喜欢看田径、游泳、拳击、滑冰、滑雪、自行车和汽车比赛,总之我是个全能体育迷。当然都是从电视里看,体育馆场门前都有很高的台阶,我上不去。如果这一天电视里有精彩的体育节目,好了,我早晨一睁眼就觉得像过节一般,一天当中无论干什么心里都想着它,一分一秒都过得愉快。有时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赛集中在一天或几天(譬如刚刚闭幕的奥运会),那样我会把其他要紧的事都耽误掉。其实我是第二喜欢足球,第三喜欢文

  • 丝路花语 —陕西第三届画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

    著名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先生致辞本网讯(汪帼萍):2018年1月20日下午3时,由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花鸟画院主办的“丝路花语——陕西第三届花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参加本次展览开幕式的嘉宾有:原陕西省军区副政委、少将李登武、原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少将姚天福、原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广利、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著名漫画家王培琪、陕西省文化厅社团办公室主任纪志壮、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陕西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樊昌

  • 【散文】闫秀明 | 走进国学

    【作家档案】闫秀明,女,1970年出生。吉林省东丰人。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辽源日报》通讯员。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东丰县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喜欢诗词美文,作品散见于《辽源日报》《现代作家文学》《画乡诗词》《诗乡文艺》《地脉文学》以及一些网络平台等。走进国学文/闫秀明(吉林东丰)暑假没事,我走进了以国学教育为主的夏令营,看到那些本该在家休假的老师们,放弃了休假时间,认认真真地报名授课,确实令人感动。听他们给孩子们讲《孔融让梨》,《孟母择邻》等故事,每天了解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随笔】郑妍| 若流年记得

    郑妍,网名妍舞芳菲,吉林东丰县人,小学一级教师,热爱文学,散文诗词发于《画乡诗词》,,《诗乡文艺》,《鹿乡文苑》。愿借一支素笔,书岁月静好。若流年记得郑妍(吉林东丰)今晚没出去散步,无事,坐在窗边,星光已睡在蓝色窗舷,又一个寂寞又思念的小日子就这样从时空的罅隙里安然溜走了。什么都没做,一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刚刚惊艳了春,转眼就萧瑟了秋,如此看来,匆匆已不足以形容我不惑的脚步了。对于季节的变幻,常常只在眼底和眉间,衣衫的纷然,草木的浓翠与萧然,阳光的灼然,时光的悄然。而不想忘记的,则常常以顾盼

  • 【诗歌】原野绿草 | 没有窗的夜晚

    【诗人档案】王丽,笔名,原野绿草,1965年生于辽宁鞍山,自由职业,喜欢文字,热爱生活,曾在《北方时报》,《挠力河》《海城日报》《雪魂》《鸡西矿工报》《临溟诗词》上发表文章,作品多发表于网络各平台。没有窗的夜晚文/原野绿草(辽宁海城)有一段时间了守着没有窗的夜晚外面的树不知道我的心事在我睡觉的时候掉了很多叶子好像这是个掉落的季节我也丢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心情和记忆包括衣服,鞋子还有那个窄窄的路口那扇窗离我有些距离有一个夏天到秋天的路程或许也有冬天的表情很多时候不愿意想那些个夜晚黑夜终归是要醒来的有没

  • 【散文】坐山威 | 大美东丰 情起南照山

    【作家档案】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农民,高中学历,居住东丰县东丰镇东方明珠小区,经商多年,曾任吉林日报社通讯员,现在辽源市名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热爱诗词,文艺等。大美东丰,情起南照山文/坐山威(吉林东丰)十月金秋,风清气爽拂旷野,溪澈天高日敬头;恰逢双节休假,闲暇之余,我陪同母亲一起去了南照山。走进老山门,拾阶而上,仰望松柏簇拥的纪念碑,伟岸雄姿,肃然起敬;悠闲的人们舞拳弄剑,一派生机。沿栈道,过榭亭,婉转盘旋,在鸟儿的吟唱中我们来到了电视高塔下……站在高塔下,任秋风拂面,思

  • 【诗歌】高秀军 | 日历 (外四首)

    【诗人档案】高秀军1968年生,党员黑龙江大庆市人,大专文凭,自16岁自学诗歌写作,同年处女作在黑龙江《农村报》发表。2002年至2004年在黑龙江《新闻传播》做编辑。见证人彭立涛。诗歌作品在全国二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现为黑龙江作协会员,顺义区作协会员,平谷区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入选《寻梦人》《中国作者》《世纪星语》《我和老舍说句心里话》等。2013年在北京作协举办的中轴诗会诗歌,《我爱你前门大街》获得三等奖。2013,2014年夏各庄村我的梦中国梦宣讲员。2013年顺义文联左邻右舍的事事情情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