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婚后冷战薄情老公:总裁的爱妻6章

2018/1/4 12:57:58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婚后冷战薄情老公:总裁的爱妻

第6章 扑向了她

  叶以沫冷冷地扫向那个记者,心里竟是莫名的有种怒火无从发泄。版权http://www.qi-wen.com/

  “你会默许你的老公,或者是男朋友家里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吗?”

  让叶以沫没有想到的是,秦晗奕居然没有与她针锋相对,而是正用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打量着她。

  “秦少,既然你这么爱秦太太,秦太太也爱你,为什么还要允许周小姐跟来?”刚刚被叶以沫堵得说不出话的女记者,不甘心的又转向秦晗奕,问道。

  秦晗奕“深情”的望着叶以沫,解释得极为轻松自然,“众所周知,周小姐是我的秘书,这么多年,一向都由她来打理我的事情。我带太太来蜜月,总是需要一个人,前后打理的。”

  叶以沫真是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精湛的演技了,无论从眼神到表情,居然都让人看不出一点的破绽来。

  而她,险些就溺死在了他“深情”的眼神下。

  “秦少,那稍后许少的新装发表会,秦太太是否会以主秀的身份出现?”终于有记者对秦晗奕的那些个风流事情,不感兴趣了。网站qi-wen.com

  “这个暂时需要保密。”秦晗奕扣在叶以沫腰间的大掌,猛地收紧,“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话落,不管那群记者再问什么,秦晗奕都一律不答,揽着叶以沫的腰,直接向机场外走去。

  出了机场,秦晗奕毫不怜香惜玉,大力将叶以沫推入一辆劳斯莱斯里,随即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

  而周兰娜紧随其后,刚要坐进后排座,就听秦晗奕低沉不悦的低喝道:“坐到前边去。”

  “哦。”周兰娜委屈地看了秦晗奕一眼,便乖乖地关上了车门,坐到了前边去。

  秦晗奕放下车窗,正身坐在车里,依旧揽着叶以沫的腰,任由车下的记者拍照。原文http://www.qi-wen.com/

  叶以沫见状,不禁不解,秦晗奕带着周兰娜那般招摇过市,不就是为了告诉全世界,他不待见她吗?

  这会儿,又刻意与她扮恩爱,为的是什么?

  而车子一发动,叶以沫还在深思中,秦晗奕却已经化身为了恶狼,扑向了她。

  秦晗奕将她压在他与座椅之间,一双锐利的鹰眸,死死地盯视着她。

  “叶以沫,我再问你一次,天使嫁衣为什么会穿在你的身上?”秦晗奕寒了声,刚刚的柔情早就已经消失不见,换上了一副逼供的架势。

  “你说我身上这条裙子?”她不得不说,我很喜欢这条裙子的名字。

  “别跟我装糊涂。”秦晗奕伸出大掌,用力扣紧她的下颚,逼问道。

  “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人,是他好心,见我裙子脏了,才将这条裙子送给了我的。奇闻网”叶以沫忍住下颚的疼痛,表情极为认真地回道。

  不是怕了秦晗奕,只是见他如此,叶以沫便知道事态严重,自然不想与他对着来了。

  “你骗谁啊!”周兰娜突然出声,声音里尽是鄙夷,“这条裙子曾有人出价一千万,许安歌都不肯卖,会送给你?”

  叶以沫被她鄙夷的态度,气得刚要反击,却在理解了她话里的意思时,顿时惊在了当场。

  秦晗奕打量了叶以沫一眼,陡然放开她,拿过一旁的笔记本,迅速开机,打开网页,在百度里输入“许安歌”三个字。

  “你看看,你见到的人是他吗?”秦晗奕指着笔记本电脑上的照片,语气沉重,且压抑地问道。

  叶以沫瞬间瞠圆了眼睛,极为震惊地看着笔记本的屏幕。

  这不就是刚刚送她裙子的男人吗?

  秦晗奕看了一眼叶以沫的表情,不用再问,也猜到答案了。婚后冷战薄情老公:总裁的爱妻6章

  他收回视线,又点出许安歌的微薄,便见上边赫然写着:今天终于将天使嫁衣送给了她……

  “你还敢说你不认识许安歌?”秦晗奕“嘭”的一声,合上笔记本,凶神恶煞地瞪向叶以沫。

  “我……”叶以沫拼命摇着头,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许安歌这“终于”两个字,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叶以沫,你要清楚,我们还没有离婚。”秦晗奕扣住叶以沫的后脑,将我的脸颊托到自己的近前,用他唇中喷洒出的凉气,来告诉她,他的愤怒。

  “我不认识他……”叶以沫急切的解释着,不是怕,只是潜意识里,不希望秦晗奕误会。

  只是,为什么说了这样的话之后,她自己都觉得违心呢?

  对于许安歌,叶以沫虽然在记忆里根本找不到这个人,但冥冥之中,却总是有股熟悉感,在她的心间萦绕。奇闻网

  “叶以沫,你闪烁的眼神,已经出卖你了。”秦晗奕更逼近了她一分,说话时,他薄凉的唇,不停地擦着她的脸颊。

  叶以沫心头一颤,便想要推开秦晗奕。

  谁知道,秦晗奕却早有准备,如一座大山般,压着她,竟是一动未动。

  “秦晗奕,你不信我,就算了。”叶以沫对视着他布满了寒霜和质疑的眼,态度也强硬了起来。

  只是,却因为两人的距离太近,她的唇一开一合间,竟是擦到了他的脸颊,顿时让气氛暧昧了起来。

  秦晗奕眼神一窒,心里有股异样划过,却仍旧与叶以沫保持着暧昧的姿势,再极为不协调地威胁道:“叶以沫,我不管你跟许安歌以前是什么关系。但是,现在你是秦太太,就给我安分守己些。”

  “我已经很安分守己了,是你自己的行为不检。”

  听了秦晗奕的威胁,叶以沫的气简直不打一处来。

  他自己带着情人来度蜜月,最后竟是一副她对不起他,给他戴了绿帽子的死样子。

  “呵……”秦晗奕忽然勾唇,轻蔑一笑,“你这是吃醋吗?”

  叶以沫似被戳穿了心事一般,窘迫的蹙紧眉宇,反唇相讥道:“谁会吃一匹种马的醋,神经病。”

  “叶以沫,你再说一次?”秦晗奕周身皆是戾气,绝对是火山爆发的前兆。

  叶以沫顿时心下一惊,别不过头,不看他。

  秦晗奕的“卑鄙无耻”,她可是见识过的,她绝对不能傻到与他硬碰硬,免得他一会儿又抬出她的家人威胁她。

  秦晗奕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见叶以沫这副模样就生气,甚至恨不得直接掐死她。

  两人之间这样的近距离,又低气压,实在是让人心跳不能不加速。

  如若,眼前的男人,换成别人,叶以沫也许还能来个拼死反抗。

  但,一遇上秦晗奕,她总是有种手软脚软的感觉,他还真是她人生的劫。

  “叶以沫,不管我在外边有多少女人,也改变不了你是秦太太的事实。其他的人,你最好不要痴心妄想。”秦晗奕终于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用冰冷的声音警告道。

  冰冷的声音,没有一点的温度,让叶以沫犹如没穿衣服,置身于冰天雪地中一般。

  秦晗奕见叶以沫拧眉不语,心下竟是一慌,陡然吻住了她的唇,蛮横的探出舌头,在她的口中,一阵横冲直撞,丝毫不顾她的挣扎和车里的其他人。

  “……”周兰娜痛苦地看了一眼眼前的情景,终是没敢开口,转过身去。

  叶以沫双手死死的掐着自己的大腿,用疼痛来提醒自己,不让自己沉沦……

  而秦晗奕吻了她许久,都不见她给一点的反应,这才颓败的松开她的唇,啃咬上了她的脖颈。

  “叶以沫,我现在就要了你,看你怎么再去勾引许安歌。”他狠狠的扬言,声音里竟是带着丝丝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情欲之色。

  “不要,秦晗奕,你不可以……”叶以沫惊呼着想要推开他,又怎么敌得过一个男人的力气……

  她知道,秦晗奕绝对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

  他不会分什么场合,没有任何的羞耻心,说要她,绝对能在车上,当着周兰娜和司机的面撕破她的衣服。

  可她不是他,更不是随时愿意为他发情的周兰娜。

  “秦晗奕,你混蛋,你放开我。”叶以沫一边推搡着他,一边声嘶力竭地喊着。

  “混蛋?”秦晗奕扣住叶以沫捶打过来的拳头,满眼的鄙夷,就好似强迫她,是一件很不屑的事情一般。

  “叶以沫,你是我秦晗奕的老婆,我行使我应有的权利,有什么不对?”秦晗奕从叶以沫的脖颈处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盯视着她,周身散发着暴戾之气。

婚后冷战薄情老公:总裁的爱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后冷战薄情老公 或 总裁的爱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1米8“大胡子糙汉”玩刺绣,还让杨幂穿在了身上!

    人要享受生活,而不仅仅是活着。Rexy与Ada身高一米八,满脸络腮胡,面对眼前这个体型颇丰、笑容腼腆的大男孩,你猜猜他的职业是什么?“通常我会给他们20次机会,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猜到。”Rexy忍不住笑出声来:“其实我是一位绣郎。”一个“糙爷们”刺绣?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就在前不久,他还以唯一华人团身份,代表工作室在伦敦领取了刺绣届的“奥斯卡”金牌。然而,荣誉的背后,是整个团队夜以继日的付出。完成一件刺绣作品,少则一个月,多则一年。杨幂穿过他们的刺绣作品;芭蕾皇后谭元元慕名而来;为芭蕾舞蹈家

  • 苏东坡嫌紫砂壶太小巧,亲自动手做了把“东坡提梁壶”来泡茶

    “东坡提梁壶”,又称“提苏”,是宋代大学士苏东坡研制的一种茶壶。苏东坡喜好饮茶,也爱茶壶,他对紫砂壶很是爱不释手。在担任杭州通判时,曾经到阳羡,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宜兴,考察紫砂壶的制作工艺流程。苏东坡欣赏紫砂壶,但是觉得紫砂壶的个头过于小巧,容量很是有限,对于他这种爱茶的人来说,这种小壶根本满足不了他的饮茶需求。于是他决定自己设计一种比较大的茶壶,来满足自己的使用。苏东坡让书童买来制作紫砂壶的原料和工具,想要亲自动手设计与制作,。可是对于到底怎么做,做成什么样,他其实心里又没谱。或许是出于文人总想

  • 家风丨斯人虽已逝 精神血脉延

    家风,是一个家庭或家族长期以来形成的能影响家庭成员精神、品德及行为的德行传承古语有:“家风正则后代正,则源头正,则国正”大到国家,小到家庭,家风都极为重要因为它不仅代表了家庭的文化和传统更代表家庭的道德品质和精神追求家风建设与每个家庭息息相关而对党员家庭来说,则尤为重要家风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谈到家风建设,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习近平强调: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习近平总书记撰写的文章《“潜绩

  • 重修金村、香山朱氏族谱:弘扬朱子文化,传承家族精神

    中国网东盟1月23日讯岁末寒冬时节,欣闻金村、香山朱氏宗族父老乡亲正紧锣密鼓启动重修族谱工程。作为一位远离桑梓,在异乡南宁寓居二十多年的宗族后裔,不禁别有一番感慨……族谱是家族的文化标志。修谱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续谱关乎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古人云:“礼莫大于尊祖敬宗,典莫大于续修宗谱。”先祖文公朱熹则告诫我们:“三代不修谱者,大为不孝也。”诚然,一国不可无史,一地不可无志,一族不可无谱。家有谱,犹水不失源,犹木不失根。所以修纂一部全面系统反映本族历史文化的优秀族谱,对我们广大族裔

  • 袁世凯PK张之洞之湖北新军PK北洋新军

    湖北新军之强有赖于两个人,一个是张之洞,一个是黎元洪。新军黑马黎元洪彰德秋操,北军的对手是湖北新军。湖北新军是除北洋系之外,最强的一支新军。自袁世凯开始编练新军到辛亥年清帝逊位,全国共练成了新军24万人。袁世凯的北洋系总人数有14.5万人,占总人数的六成以上,据精锐新军的九成以上,在精锐新军里,非北洋系的只有湖北新军第八镇。湖北新军之强有赖于两个人,一个是张之洞,一个是黎元洪。张之洞是晚清四大名臣之一,洋务派的领袖,著名的学者兼思想家,后期主张适度的维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为其思想精髓。他的

  • 老人被赶进猪圈,生病儿不闻不问,临死想吃蛋,猪肚下发现了一只

    涂大墙是个老木匠的儿子,他爹老涂专为人打棺材,从小见多了生死,练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性格。涂大墙死都不怕了,还能怕啥呢。老涂五十几岁这年,外出给人打棺材摔下悬崖成重伤,被人救回后已经是奄奄一息,跟老伴没说两句话就死了。有人说老涂打棺材缺木短料,故得了如此下场。可老涂的顾客都说涂木匠为人和善,从不多挣别人一纹银,也不会少一寸料。也有人说涂木匠是被打棺材那家不想给钱故推下山的。更有人说是同行木匠嫌他抢的生意多而下了黑手。具体详情?没人知道,被老涂带进棺材了。老涂死后,涂大墙从小不愿干这行,并百事无

  • 方城县致力建设生态宜居文明城市:规划建设并举 切实惠民利民

    (特约记者张中坡)方城县强力实施百城建设提质工程,以“三城联创”为动力,坚持“以文塑城、以绿染城、以水润城、以亮扮城”,不断完善城市功能,深化文明城市创建内涵,打造中等宜居宜业城市。至目前,该县中心城区面积达到30平方公里,人口30万人,绿地率34.25%,绿化覆盖率39.36%,获得国家园林县城、国家卫生县城和全国文明县城提名县三个国家级荣誉。该县坚持用科学规划引领城市发展,完成城市总体规划修编,确定了“双核引领、环廊相映、四点串联、五片联动”的整体布局,确立了到2030年中心城区面积达到50

  • 《无问西东》:感情里如何避免变成刘淑芬或许老师

    《无问西东》被各种高大上的光环包围着,影片中每个人物众多,每一个人物都展示了一段人生。在众人为陈鹏和王敏佳的错过而感慨唏嘘不已时,我却看到了婚姻生活里男女的抗衡。首先明确的是我并不觉得刘淑芬是坏人,这是一个可悲有值得同情的角色,许伯常遇上刘淑芬的死缠烂打式婚姻也算是可怜之人吧。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在许伯常和刘淑芬身上,有太多我们需要吸取教训的地方。一、再相爱,一旦一方变心了,就该放手了刘淑芬和许伯常年少时也曾相爱过,花样年华廊下奏乐,琴瑟和谐,后来许伯常继续深造,读了大学,眼界和心胸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