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今日20180102】推荐小说《美艳教师》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2018/1/2 22:51:54 来源:网络 [ ]

小说:美艳教师

第十二章 门卫大爷

“啊——!”高伟华仿佛杀猪般一声惨叫,网站http://www.qi-wen.com/立刻捂着档退了回去,并对他身后的小弟说道:“你们愣着干什么?赶快给我上啊!”

那几个小弟也不是傻瓜,美女这一记撩阴腿动作相当娴熟,说不定是练家子,搞不好容易断子绝孙,纷纷谎称身体不舒服或者家里有事,跑了。

高伟华捂着裤裆恶狠狠的瞪着那位美女,骂了一声你给我等着,就跑了。

我心里那个爽啊,没想到高伟华也有吃瘪的时候,同时我心底对自己有些鄙视,就连一个女人都能够轻松制服高伟华,我却要每天忍受他的欺辱,奇闻网我在心底苦笑了一声,林然,你真不是个男人!

我刚想要转身离开,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呼喊:“林然!”

我回头一看,喊我的不是别人,正是坐在刚才打高伟华那个美女,美女竟然朝我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我的手,我一下就懵了,一把将自己的手抽了过来:“你是?”

周围的人一时间都愣住了,这样一个高冷的美女,竟然拉住了我的手。

美女听我这么问竟然笑了,她这一笑脸上出现两个小酒窝,更好看了,说明http://www.qi-wen.com/美女说:“我是你欣妍姐啊!”

我一下就愣住了,欣妍姐,真的是欣妍姐回来了!

虽然已经快十年没见面了,但是我对她的想念没有一天停止过,我忘不了小时候我爸生气打我的时候,她如何拼命保护我,我忘不了小时候她亲手为我洗澡,更忘不了那个炎热的夏天,她穿着连衣裙抱我睡觉……

不过看来欣妍姐现在很有钱,那辆保时捷最起码要几百万,虽然当年欣妍姐就比自己家有钱,但是两家也没差太多,七八年过去了,现在欣妍姐已经开上了豪车,而自己家里却比原来更穷了,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想到这里我的眼神有些闪烁。

“怎么了,林然,推荐qi-wen.com我回来你不高兴吗?”欣妍姐似乎看出了我有心事。

“欣妍姐,我好想你……”见到欣妍姐后,这段时间的所有委屈全部都涌上了心头,我一把抱住了她,欣妍姐那丰满的胸脯紧紧的贴在我的心口,我能够清晰感受到那两团饱满上传来的柔软,内心一阵悸动,我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气想平静下来,可欣妍姐身上淡淡体香让我心跳更加加速。

欣妍姐从小长得就水灵,可以说是一个美人胚子,不过十年不见,如今欣妍姐除了漂亮之外,身上还多了一份成熟女人身上才有的性感和妩媚,如果说当年是一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的话,如今就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林然,我也想你……”欣妍姐也把我抱得更紧了。

我顿时有些尴尬,欣妍姐却笑着说:“看来我们小然的确长大了嘛,改天姐给你找个女朋友,要是实在找不到好的,姐也可以做你的女朋友。”

说着欣妍姐还冲我眨了眨眼,那一闪而过的媚态,搞得我心像加满了油的发动机一样,完全停不下来。

接着欣妍姐打开了车门,对我说:“先上车吧,带你买两件新衣服去。”

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我这件衣服已经很旧了,再加上今天被高伟华拖在地上,衣服裤子都弄脏了,想到这里一种酸酸的感觉涌上心头,没想到一见面就没给欣妍姐留下一个好印象。奇闻网

我把我的手从欣妍姐的手中抽离出来,说:“不用麻烦你了,改天我自己去买吧。”

我总不能让欣妍姐一见面就给我买衣服吧,我家虽然穷,但是我爸从小就教育我,不要随便要别人的东西,虽然欣妍姐看起来挺有钱的,但那毕竟是她的钱,我不过是她一个邻居家小弟弟而已。

欣妍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意,拉住我的手用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语气对我说:“你跟我客气什么,快上车,要不姐生气了啊。”

欣妍姐都这么说了,我不知不觉就上车了,坐在保时捷中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欣妍姐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屁孩,还记得当年欣妍姐搬走的时候,我哭得像个泪人,往事点点滴滴,浮上心头,再看现在的欣妍姐已经出落成一个白富美,而我还是那个矮矬穷。

一转眼,十年过去,这十年,我无时无刻不忍受着他人歧视的目光,无时无刻不经受着他人的侮辱,我有太多话想对欣妍姐说,可又不止如何说起。

“欣妍姐,你这些年去哪了?过的怎么样?”

“欣妍姐,你有男朋友吗?他对你好吗?”

“欣妍姐……”

我心里有无数的问题,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倒是欣妍姐,不停的在问我,过的怎么样,学习怎么样,生活怎么样。

我怎么敢把自己的真实处境告诉她,我现在在学校人见人欺,人人喊打,没有人瞧得起我,奇闻网同学们都说我是我爸从垃圾站捡来的垃圾。

我支支吾吾的回答了欣妍姐的几个问题,然后欣妍姐告诉我,她家搬走是去南方做生意去了,后来生意越做越大,在粤江市也有了自己的势力,她被送去欧洲留学,留学回来后不想继承家族企业,而是回到了这里,选择重新创业。

她现在已经开了一家化妆品公司,这两天才忙完得空过来看我,至于为什么不愿意继承家族的公司,欣妍姐没有说,我也没有多问。

欣妍姐对我这么好,一时间让我有些难以适应,从小到大,除了我爸,从来也没有人对我好……

我一路局促不安的胡思乱想着,很快十几分钟就过去了。

欣妍姐驱车来到了我们这里最大最高档的商场,以前我总听家里有钱的同学聊天提起这里,可我从来也没来过。走进商场之后,我四处打量了一下,感觉商场装饰的很好,来往购物的人也都衣着光鲜,只有我,穿着一套山寨的脏兮兮的运动服。

美艳教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美艳教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山东一乡村万人“挑元宝”敬香祈福逛庙会

    2018年2月24日,山东潍坊,一乡村庙会吸引了数万名香客前来祈福,烧香场面火爆,游客在这里“挑元宝”敬香祈福,人山人海场面火爆。据了解,正月初九俗称“天公生”,中国传统农历节日之一。这一天是天界最高神玉皇大帝的诞辰,天公就是玉皇大帝,是主宰天界最高的神,他是统领三界内外十方诸神以及人间万灵的最高神,代表至高无上的天。这一天的传统民俗,妇女多备清香花烛、斋碗,摆在天井巷口露天地方膜拜苍天,求天公赐福。寄托了中国劳动人民一种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2018年2月24日,山东潍坊,一乡村庙会吸引

  • 你所谓的,来日方长

    本来是想早点起床起来码字的。睡得是有点晚。跟着又去拜年。怎么说。极度拖延症患者吧。深夜讲个故事咯。我并不是个有个故事的人。但我又有着很多故事分享。昨天晚上有个女生跟我说了句来日方长。回忆就拉回了三年前。想起男孩女孩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广州。东站一家餐厅。a女孩和c先生。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每天晚上。6点到10点。大家一起工作的时间。a是个很好的女生。工作认真服务很好。也不是像另外个女生。长得好看但贪慕虚荣。a学习成绩不好。初三毕业后选择来广州读中职。一开始选择了白云那边的学校。后来为了c退了被抽水

  • 张霞:一位白衣护士、世界冠军之母的“爱心情怀”

    记者朱胜利/文2月21日,洧水河畔,伏羲山下,冬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初春的暖阳已爬上了枝头,一串串大红灯笼在道路两旁高高挂起,洋溢着浓浓的年味。新密市区平安路南段,在新密市中医院,记者见到即将下乡的护士张霞,新密第一个拉丁舞世界冠军的妈妈,听说她最近一直投身于爱心公益活动,并乐此不疲。于是,记者怀着钦佩之情,采访了这位充满爱心的白衣护士。精准扶贫,助贫困户渡难关爱如芳华,不问西东。其实,早在2014年冬,张霞就带儿子黄一航(拉丁舞世界冠军)、女儿黄一雯(记忆力中国冠军)到平陌、苟堂山区,慰问贫困儿

  • 林中放歌鄂伦春豪情化为斗熊舞

    林中放歌鄂伦春豪情化为斗熊舞

  • 神州龙骨寄他乡自力更生叙辉煌

    神州龙骨寄他乡自力更生叙辉煌

  • 大国工匠高凤林入围“2017工匠中国年度十大国匠”

    近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主管的中国发展网发起,工匠中国论坛组委会、中国行业新标杆奖征评委员会主办,CCTV精彩视界、中国网联盟中国、中工网、中国企业报等媒体协办的“2018第二届工匠中国论坛暨寻找工匠精神榜样力量—2017第二届工匠中国年度人物盛典、2017第三届中国行业新标杆奖盛典”活动,将于今年4月29日在北京举行,“大国工匠第一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一研究院国营二一一厂(首都航天机械公司)特种熔融焊接工、发动机车间班组长,国家高级技师高凤林入围“2017工匠中国年度十大国匠”候选人。本届

  • 福海:陪你一起看草原

    每个人心里应该都有一个草原梦。在梦里,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青青的草,随风四处飞扬的驼铃和羊群嘶叫声……仿佛梦中的草原是人世间难以找寻的桃源。草原能让人们心驰神往的,也正在于她的美丽和自由。北疆大漠,有一个以“海”命名的县叫做“福海”。“水”是这片土地上最大的奢侈品,这片方圆800多平方千米的巨大湖泊——乌伦古湖,是福海人心目中的圣湖。历史上,一次次土地易主、兵戎相见,为的就是这片水域。哈萨克族语中,“乌伦古”意为“装不满的天坑”,受到大漠风沙长年累月的剥蚀,乌伦古湖北岸的群山最终形成了红褐色的雅

  • 做人,不要太张扬,才有福报

    沙漠的骆驼做人,不要太张扬。一只骆驼,辛辛苦苦穿过了沙漠,一只苍蝇趴在骆驼背上,一点力气也不用,也过来了。苍蝇讥笑说:“骆驼,谢谢你辛苦把我驼过来。再见!”骆驼看了一眼苍蝇说:“你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走了,你也没必要跟我打招呼,你根本就没有什么重量。”低调做人别把自己看太重,你以为你是谁?一位著名表演艺术家曾讲过一个故事。他生长在一个大家庭中,每次吃饭都是几十个人坐在大餐厅中一起吃,有一次,他突发奇想,决定跟大家开个玩笑,吃饭前,他把自己藏在饭厅内一个不被注意的柜子中,想等到大家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