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前妻,我们复婚吧》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19:22:23 来源:网络 [ ]

书名:前妻,我们复婚吧

第0001章 不许畜生出没

金秋十月,S市泰晤士小镇圣保罗大教堂一片喜气洋洋,宾客满座。原文qi-wen.com

上午十点,数十辆劳斯莱斯开过之后,终于看到了那辆黄色的布满鲜花和气球的布加迪威龙。

新郎下车后,风度翩翩的走到另一旁开门将新娘以公主抱抱起来,往婚礼现场走了过去。

新娘怀里捧着一束鲜花,另外一只手攀着新郎的脖子,满脸堆着幸福的微笑。

“新娘新郎来咯……”有人高呼了一声,立刻有人撒花,新郎将新娘放了下来,牵着她的手走上了红地毯。

白云舒气喘吁吁的赶到教堂的门口,正往里面进,却被两个男人拦了下来:“小姐,您不能进去!”

“我是来参加婚礼的!”

“对不起,您不能进去!靳总交代今天不许畜生出没!”

白云舒听到那人这么说,喉咙里像一根刺卡在那里,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她知道靳晨阳讨厌自己,却没有想到竟然厌恶到了这个地步。

畜生!好一个畜生!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情绪,自己法律上的丈夫竟然公开跟自己的妹妹举行婚礼,而她名正言顺的妻子却被拦在外面!

他果然好的狠!

她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跟守门的人纠缠,焦急的看了看里面,转身急速的离去。阅读qi-wen.com

圣保罗大教堂东面是一个大大的人工池塘,对着池塘有一个门,她急匆匆的走过去,顾不上池塘里的水已经有些凉,挨着墙角趟了过去。

刚进了教堂,还没有走出那扇门,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她连忙顿住了脚步。

“不知道那个白云舒那个畜生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不会一会儿又来扰乱婚礼吧?”

“老公,我就说要派人看住她的,现在好了吧?人居然跑掉了!万一被她知道我们让朵朵代替她来举行婚礼,她还不闹翻天?”

“她闹能闹出什么名堂?靳少爷喜欢的是云朵又不喜欢她,要不然怎么会把她关到精神病院去?”

代替婚礼?

故意送到精神病院?

白云舒浑身颤抖,心里冰凉冰凉的,嘴唇哆嗦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的丈夫和她的亲生父亲竟然连起手来将自己关进了精神病院去,为的就是跟自己的亲妹妹结婚!

“云、云舒……”白沫同瞥见了白云舒的身影,连忙喊了一声。

于红玉额头一跳,怕什么有什么,转过身来看到白云舒,连忙跳上来要打她。

“白云舒,你这个扫把星,你来这里干什么?”

“红玉别闹,今天是朵朵结婚的日子!”白沫同眼疾手快,连忙拉住了她,低声对她说,她狠狠的瞪了白云舒几眼,才算是不甘心的作罢!

白云舒冷眼看着眼前的人,心里为自己死去的母亲悲哀,当年于红玉带着白云朵扛着大肚子来家里耀武扬威的时候,她一气之下烧炭自杀。

她以为她的死可以让这对狗男女一辈子活在良心的谴责里。版权qi-wen.com却不曾想过,他们在她尸骨未寒的时候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留下了自己一个人绝望的活着。

母亲的死没有报复到任何的人,倒是让她成为没妈的孩子,成了一棵人人都可以践踏的小草。

所谓的亲者痛仇者快,莫过于此!

教堂内结婚进行曲开始奏起来,白云舒连忙舒了一口气,她没有更多的时间浪费在不重要的人身上,她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急急忙忙的朝婚礼的现场跑了过去。

教堂内,神父站在圣台上,手里抱着一本圣经,庄重的询问结婚当事人的意愿。

“靳晨阳先生,你愿意娶白云朵小姐为妻吗?一生敬她爱她,不管贫穷富贵疾病健康,一生都不离不弃吗?”

“愿意!”

“白云朵小姐,你愿意接受靳晨阳先生为丈夫吗?一生敬他爱他,不管贫穷富贵疾病健康,一生不离不弃吗?”

“我不同意!”白云朵还没有来得及说愿意,白云舒已经到了门口,白沫同和于红玉随后赶了过来拉住她,但是没有来得及制止她说话。

“怎么回事?”

“这什么情况?”

宾客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弄懵了,纷纷看向这个不速之客,其中有不少对靳晨阳爱而不得的女人有些幸灾乐祸。

靳晨阳听到白云舒的声音,脸色瞬间变的漆黑一片,像是下雨前乌云密布一样。说明http://www.qi-wen.com/

白云舒被白沫同和于红玉撕扯着,一身狼狈的站在代表幸福的红地毯这头。

原本应该跟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丈夫,此刻正牵着自己妹妹的手,幸福的站在红地毯的那头。

“晨阳,难道你就不愿意听我一句解释吗?我是你老婆啊!那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解释?白云舒,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不要忘了那件事是我亲眼所见的!”靳晨阳听到白云舒的话,浑身的气息又下降了好几度。

白云舒本来带着一丝希望的眼,瞬间灰暗了下去,他亲眼看见了什么?

他的奶奶从楼梯上摔下来,至今昏迷不醒,她是唯一一个在场的嫌疑犯。奶奶前脚摔下去,他后脚就到了家,到现在她还背负着犯罪嫌疑人的名声。

于红玉最先反应过来,对着大家喊着说:“大家继续,大家继续,她脑子有毛病,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婚礼继续继续……”

“你才脑子有病!”白云舒挣脱了于红玉和白沫同的禁锢,对着她冲了一句。

白云朵呆愣了数秒,连忙提着婚纱冲着这头跑了过来,众人正准备看撕逼大战,不料她跑到了白云舒的面前,关切的问:“姐,你的病好了?”

“白云朵,少跟我假惺惺的!我有没有病,难道你不清楚?你们到底是不是人?竟然这样对待我?”白云舒伸手拨开白云朵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白云朵突然朝身后倒了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说明qi-wen.com

她的眼睛里露出一抹委屈,大眼睛泪汪汪的看着白云舒,模样无辜至极。

白云舒看着白云朵这张跟自己极其相似的脸,强压着自己没有一时冲动,上前去撕了她的皮!

她想看看她的人皮下到底藏着怎样的面孔,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她不是不清楚,白云的这朵白莲花,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忘使阴招阴自己一把。

第0002章 你没有病

“滚!你这个疯女人!”靳晨阳连忙上前将白云朵从地上捞了起来,护在了身后。

白云舒见到靳晨阳护着白云朵的架势,像保护心爱的稀世珍宝的架势,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涩和悲凉。

像是一个掉在海里的人想要抓住什么,最后得到的竟是对方无情的将自己推到万劫不复之地。

“朵朵,你怎么样?”靳晨阳吼了白云舒之后,连忙回过头来看白云朵有没有受伤,白云朵拽着他的衣服说:

“晨阳,你不要生气,姐姐精神上有问题,不要跟她计较!我也没怎么样!”

宾客这才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同情的看着白云舒,原来是一个脑子不好使的女人。

离得近的人打量了她一番,看到她狼狈的样子和已经湿掉的裤腿,大致也相信这个女人脑子不正常了。推荐qi-wen.com

白云舒张了张嘴想要辩解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这么多天的精神病院的经历让她深深的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说自己没有病,一旦反复强调自己没有病,就会立刻被送过去。

“还不滚?”

白云舒几乎要软瘫在地上,但是她倔强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迎上靳晨阳的目光一点都不见躲闪。

“云舒啊,你的病还没有好,不要到处乱跑,跟爸爸回家!”白沫同接收到于红玉的眼神,立刻换上了一副慈父的模样,满眼心疼的说。

众人见到这样的景象,纷纷的议论了起来,其中不乏充满同情的。

“真对不起大家,我这个女儿以前受过刺激,脑子时好时坏,这不妹妹结婚的时候又受到了刺激,犯病了!我这就带她去医院,婚礼继续,继续!”于红玉连忙朝众人说,还假惺惺的挤了挤并不存在的眼泪。

“赶紧送医院去!”靳晨阳黑着整张脸,换成谁都是一样的感觉吧,自己的婚礼被打扰,确实怒气冲天。

“靳晨阳,有种你跟我去医院验DNA啊,你们这样欺负我一个女人,算什么?我怀了你的孩子,你还要送我去精神病院!你还是不是人?你还有没有良心?”白云舒歇斯底里的吼着,这样子跟一个神经病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座的宾客纷纷议论了起来。

“白云舒,你闹够了没有?”靳晨阳再也不能压抑住自己的怒火,对着白云舒吼道。

“晨阳……”白云朵连忙拉住了他,朝他摇了摇头。

“云舒,不闹啊,妈带你去买芭比娃娃,你最喜欢爸比娃娃,妈带你去买!”于红玉也耐着性子哄着,仿佛眼前的是三岁的孩子一样。

白云舒听到于红玉柔和的声音,有一瞬间的愣神,好像是她的妈妈回来了。

只不过她的脑海中随即转换成妈妈自杀的那天,她看到她青灰色的脸,再也没有睁开眼睛,一股绝望的感觉如潮水般涌了过来,要将她完全的淹没。

她的眼里露出一抹绝望,她当然知道他们能将自己送到精神病院一次,当然能送第二次,第二次再想出来,恐怕是难上加难!

白沫同和于红玉拖着白云舒往外走,白云舒更加抓狂,突然挣脱了白沫同,扑上去拽着白云朵的婚纱,用力一撕,婚纱被撕开,白云朵惊叫一声,靳晨阳连忙将她捞在怀里,伸手一巴掌打在了白云舒的脸上。

白云舒摸了摸被打的红肿的脸,发疯似的朝靳晨阳扑了过去,这么多天精神病院里的所受的折磨,他对婚姻的背叛,以及他对自己各种的羞辱,新仇旧恨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

靳晨阳不防备她这样发疯,只顾得帮白云朵遮羞,没有料到白云舒扑过来,对着他的胳膊咬了下去。

靳晨阳吃痛的将她甩到了一旁,抬起手腕来,上面已经深深的一排整齐的牙齿的印子,隐隐有些血迹。

靳家的人见到少爷被袭击了,连忙上前来拉住了白云舒。

“送到精神病院去!”靳晨阳黑着脸,这个女人就是一个疯子!

靳家的人连忙上来,将白云舒带了出去。

“靳晨阳,我咒诅你一辈子得不到所爱!”白云舒被他们拖着出去,双目死死的看着靳晨阳,从来没有过的清明,从前对他的痴缠眷恋,这一次彻底的消除殆尽了。

白云舒看着靳晨阳在自己的眼前越来越远,她发誓自己绝不能再步母亲的后尘,为一个不值得的男人倾尽自己的所有。

在意你的人始终会在意你,不在意你的人,你就是去死,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何必为不在意自己的人浪费精力?

放弃你的人,又怎么能配得你的珍惜?

精神病院里

白云舒坐在太阳下懒懒散散的晒着太阳,只是不管太阳有多么暖,她的浑身都是冰冷的。

微风轻轻吹过,她将搭在自己身上的大衣拉了拉,距上一次闹婚礼,也过去了半个多月,再也没有听到关于靳晨阳和白云朵的消息。

想到了靳晨阳和白云朵,白云舒狠狠的淬了一口,想一想都觉得脏。

“小草根,我的小草根,跟娘回家去啊……”突然一个老太太,上前来拉着白云舒,她枯干了的眼睛布散着失而复得的喜悦。

白云舒被她吓了一跳,正想吼她,但是看到了她的眼睛,有些不忍心了。

“娘……”白云舒喊了一声,那老太太放声大哭了起来。

“奶奶!”一个温润动听的嗓音,像一把上好的大提琴一样,低沉而又悦耳。

白云舒朝说话的那个人看了过去。

却见眼前的男人,一身灰白的休闲服,头发随意的蓬松在头上,一双古井一样的眼睛,流转着不一样的精明。他风度翩翩,气度非凡,欣长的身姿前行,有一种君临天下的震撼。

那老太太听到了男人的声音,立刻停止了哭泣,手舞足蹈的想要往他这里跑,白云舒连忙伸手扶住了她,说:“小心!”

“小白,我找到了小草根了,我找到你小姑姑~~”

“……”白云舒一阵语结,莫名其妙的被小姑姑了。

第0003章 我不是你小姑姑

“小草根,你看看小白像不像你爹?”

“……”江天白嘴角一勾,伸手扶住老太太对着白云舒喊了一声“小姑姑!”

白云舒头皮一紧,难道这个帅气的男人也是大脑不正常?

老太太正抱着白云舒开心的笑,护士急急忙忙的找了过来。

“江、江先生……”那护士结结巴巴的说,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江天白看了白云舒一眼,对老太太说:“奶奶,我们先跟护士去吃药~~”

“小草根,跟娘一块儿走!”老太太说着还不忘拉上白云舒,白云舒任由她拉着。

老太太吃了药一会儿就睡了,白云舒见她睡了,站起来冲江天白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

“那个,等等!”江天白叫住了她。

“江先生有事?”

“你,没有病?”江天白眉毛一挑,十分确定的说。

“有病又怎么样,没病又怎么样?”

江天白见白云舒一副心已死的样子,好看的眉毛皱了皱。

“不介意的话,一起走走吧!”

白云舒抬起眼皮看了看江天白,对于长的帅的男人,她没有好感,也许是因为靳晨阳的关系。

“对不起,没有兴趣!”

白云舒说着转身走了,江天白被她拒绝,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她慢悠悠的离开,古井一样波澜不惊的眼里闪过不一样的色彩。

“江总,时间差不多了!靳总已经到了!”徐如风见江天白到了时间还没有出来,着急的看了看表,进来提醒道。

江天白点了点头,朝白云舒离开的走廊里看了一眼,转身跟徐如风一起离开了医院。

江老太太醒来之后不见了白云舒,光着脚出来找来了。

护士回到房间不见了老太太,浑身都冒火,这个老家伙又到处跑,还嫌自己不够忙乱吗?

她压着火气,提着鞋子出来找,在下午见到江先生的地方见到了她。

“江老太太,地上凉,穿上鞋……”

“小草根,我要找小草根……”

“小草根小草根,你的小草根早就饿死了,你再也找不到她了!”护士没有了耐心,对着老太太低声吼着。

“我的小草根没有死,你这个坏人!”江老太太推了护士一把,护士踉跄了一下。

“你这个坏人,我的小草根没有死!”

那护士见老太太又要犯病,丢下手里的鞋子,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板药,抠下来一粒要往老太太嘴里塞。

自从这个老太太住到医院来,已经换掉了十九个护理了,她愿意接这个活,完全是因为照顾江老太太能有机会接触到江家的人,只要入了任何一个人的眼,她都完全有可能咸鱼翻身。

“来,吃了糖,我带你去找小草根!”

“我不吃,你是坏人,你的东西我不吃!”老太太伸手打掉了护士手里的药丸,那护士见药丸被打掉,彻底的来火了,这药是她从国外买的,一颗好几百块,就这样浪费了?

“你个老东西!”护士朝老太太的脸上呼了一巴掌。

“你在干什么?”白云舒刚好路过,看到这个护士打了老太太,立刻上前质问。

“管你什么事,神经病!”护士没有好气的白了白云舒一眼,想要把刚刚那颗药找回来,继续在地上搜寻。

“你居然敢虐待老人!”

“小草根,小草根……”江老太太听到白云舒说话,连忙挪了过来,白云舒见她变形了的小脚,生怕她摔倒,上前几步扶住了她。

“娘,别怕,我在这里!”白云舒将江老太太护在身后,拍了拍她的后背。

“多事!”那护士朝江老太太这里走了过来,要把她带回去。

“小草根,她是个坏人,你快跑,娘拦着她,你快跑……”江老太太从白云舒的身后转过来,像母鸡护着小鸡一样伸开双臂,将白云舒挡在后面。

白云舒看到老太太的动作,心脏突然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眼眶有了雾气,如果她的妈妈还活着,肯定也会这样对自己百般的维护吧。

“跟我回去,再不回去,我就给你打针!”护士来到江老太太的跟前恶狠狠的说,再不把她弄回去,万一等一会儿被人发现了可不好。

“我回去,回去!”江老太太拽着护士的衣角往回走,另外一只手放在身后,朝白云舒不停的摆手,示意她快跑。

白云舒看着江老太太已经弯了的腰,比手机长不了多少的小脚艰难的支撑着整个身体,泪迷蒙了眼睛。

第二天午后,白云舒又来到昨天晒太阳的地方,她披着厚厚的大衣,脚手还是冰冷冰冷的。

她坐在太阳底下,眼睛微微闭着。不一会儿,身边的椅子动了一下,她微微睁开眼睛,江天白坐在她的旁边,跟她一样,微微闭着眼睛晒太阳。

“江先生!”

“小姑姑!”江天白嘴角一弯。

“……”

“江先生看起来不像穷人,如果条件许可的话还是将江老太太接回去,找一个靠谱的人照顾吧!”白云舒想起了昨晚上,江老太太被那个护士甩耳光,心里有些不舒服。

“如果,我请小姑姑帮我照顾奶奶,小姑姑愿意吗?”

“我不是你小姑姑!”白云舒强调。

“奶奶年轻的时候遇见了饥荒,饿死了我小姑姑,年纪越大,越喜欢叨叨,叨叨着就成这样了!”江天白解释。

“接不接,是你的事!”白云舒站起来毫不犹豫的离开,长相好看的男人,都是薄情寡义的人,一如她的好父亲白沫同,一如她的好丈夫靳晨阳。

江天白看着白云舒头也不回的走,一只手托着腮,做思考状。

江老太太还是被江天白接了回去,安置在他的一处别墅里,白云舒知道江老太太被接走了之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江老太太回去之后,晚上没有人给她吃安眠药了,半夜里都折腾的不睡觉,非要找她的小草根。

江天白揉了揉眉心下楼,新来的小姑娘正脚手无措的跟在老太太的身后,她去哪里,她就跟到那里。

老太太正跪在地上往沙发底下看,看她的小草根有没有藏在下面,江天白无奈的喊了一声:“奶奶!”

“小白,小草根不见了,你小姑姑又不见了!”老太太一脸的焦急。

“奶奶,我带你去找小姑姑!”

前妻,我们复婚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前妻 或 我们复婚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战略派:明宇宙之大道,破万物之规律。

    韩浩俊:战略家战略派创始人品牌战略家、互联网战略家战略顶层设计国际控股集团董事长战略派战略派创始人韩浩俊,总部位于深圳,公司从事于资本运作:战略顶层设计、品牌设计、战略投资、战略策划、战略定位、上市辅导、股权设计、战略融资韩浩俊老师战略系统课程《战略免费模式》以免费为核心《战略营销模式》以诱饵为核心《战略商业模式》以控制为核心《战略金融模式》以融资为核心《战略顶层设计》以跨界为核心《战略资本模式》以杠杆为核心《战略思维体系》以思维为核心战略顶层设计课程介绍一:战略营销模式1.如何设计产品爆款2.

  • 韩浩俊:中国微信群控技术开创者

    中国最顶尖的微信群控技术韩浩俊老师介绍战略派创始人战略家,品牌战略家中国微信苹果群控系统开创者战略顶层设计国际控股集团董事长历史见证韩浩俊2013年开创互联网战略顶层设计2013年韩浩俊老师研发微信营销手机2014年韩浩俊老师研发微信群控系统2015年韩浩俊老师研发微信裂变系统2016年韩浩俊老师研发wifi自能广告器2017年韩浩俊老师研发wifi无人飞行机2018年韩浩俊老师成立战略顶层设计国际控股集团战略顶层设计国际控股集团总部战略顶层设计深圳福田区分公司战略顶层设计深圳南山区分公司战略顶

  • 我16岁父母离婚,出嫁1年后母亲再婚,婚礼上新郎出现全场愣了

    我16岁父母离婚,出嫁1年后母亲再婚,婚礼上看到新郎全场愣了在6岁之前,我的生活是无忧无虑,我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父母都是教师,知书达理非常恩爱,他们把全部的爱都给了我,我们家每天充满了欢声笑语,一到节日一家三口出去游玩吃饭,去哪都形影不离,可是突然有一天一切都变了,父母开始分床睡,相互之间不再交流,曾经那个温馨的家变得冷冰冰的。我感到恐惧,开朗的性格变得忧虑起来,我怕他们会离婚,玲玲父母离婚后谁也不肯要她,我怕我和玲玲一样变得可怜,一想到这,我晚上就忍不住偷偷掉眼泪,母亲发现出我的反常,她搂

  •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出纳和会计分离的财务制度是非常科学的体系

    以前有一个记工分的时代,那个时代,经历过的老辈人,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记工分的人权利很多。笔尖一划,就决定一个人干一天的工作成绩。其实,这种现象,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就算在数字货币,电子货币时代,人们的劳动价值,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刷卡消费,对很多人来,真是一种无知觉行为。财务的基本制度是会计和出纳必须分离,需要两个印章,进账和出账不能由同一个人管,不然钱都给拿去打赏给主播了,老板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因为涉及到金钱,大家也充分的体会到财务制度带来的安全感。但是,有些机构他不是直接的体现出来是金钱的,

  • 大舒舒诗歌3首:凤凰,她注定只能沉没

  • 道德经了义说第60.61章

    道德经原文六十章治大国,若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政道合一化六十章题解:政道合一者:大道运行天下为公之大同世界也。治大国枪杆子立政若烹小鲜刀下见菜以道莅行天下为公选贤与能其鬼不神非其鬼不怪力乱神其至诚如神不伤人非其诚明神不伤人圣人无为亦不伤人夫神圣者两不相伤故常德交复归朴焉演说:道以教显,军以立政,政教之本善。枪杆子是抵御外寇以安邦,刀把子则是一国之法令,砍掉腐败以成食材,六艺谓之作料,文化当显民风。国有贤能,奸邪

  • 藏头顺口溜丨懂得珍惜,才配拥有

    (懂)我知己一世情,(得)须感恩在今生。(珍)宝钱财如粪土,(惜)缘友好识英雄。​(才)子才女诗歌赋,(配)上美酒来尽兴。(拥)抱明天多美好,(有)你有我快乐行!​(图片来自网络,真诚感谢朋友!)​​​​

  • 水孩儿 || 《山野闲居》:无端欢喜

    无端欢喜余秀华又出新书了,之前是诗集「摇摇晃晃的人间」「月光落在左手上」和「我们爱过又忘记」。[我们爱过又忘记],这名字让我心疼。说实话,谁会爱一个脑瘫、爱一个口齿不清走路东倒西歪的人呢?但你可以不爱她,却挡不住她爱你。这次,余秀华的新书是散文集「无端欢喜」,是的,无端欢喜。有人说余秀华粗野甚至低俗下流。一首「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让众多自称诗人的人哗然。是啊!当今所谓的诗人都阳痿了,你,一个脑瘫女人,凭什么亢奋着?——我要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简直流氓啊!他们说。)可是,这些所谓的正人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