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强欢索爱:凌少的心尖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30 18:24:46 来源:网络 [ ]
书名:强欢索爱:凌少的心尖宠
第9章 你还真没良心

  “救我!”我鼻子撞得生疼,可是当我看到了眼前表情淡漠的凌天赐的时候,心却狠狠的一缩。完整版【强欢索爱:凌少的心尖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在我看来,凌天赐跟玲姐都是一样的人,都是不把小姐当人看,只把小姐当成取悦他们的物品的那种神经病外加混蛋,我不确定他是否会帮我,可是玲姐气势汹汹,对我更是势在必得。

  我讷讷的看着他,眼中充满了祈求。

  他嘴角微扬,目光在我脸上快速的一掠,接着落到紧追而来的玲姐身上。

  我以为他肯定不会帮我,然而……

  他长臂一伸,将我圈在怀中,“我到处找你,原来你在这儿!”

  我悬着的心稍稍落下些许,不知道为什么,我宁愿让凌天赐轻薄,也不想被玲姐那个女同碰一下。

  我冲着凌天赐莞尔一笑,头靠在他的胸前,“凌少,我刚刚走错包房了。”

  玲姐似乎也认识凌天赐,看到我被凌天赐圈在怀中,加上我刚刚说的那句话,她冲凌少抱歉的笑笑,“凌少,真是不好意思,我……”

  凌天赐眉尾轻轻挑了一下,捏着我的下巴,声音冰冷的说道:“这个女人我看中了,以后别把主意打到她身上。”

  那一刻,我真的几乎感动到哭,完全没有想到凌天赐这种神经病竟然也会有如此好心的时候,不但帮我解了围,而且还让我没了后顾之忧。完整版【强欢索爱:凌少的心尖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玲姐脸上有些失望,不过到底是出来混的,很快便又恢复如常,“凌少,这完全是个误会。”

  凌天赐没有说话,揽着我的腰回到了之前的包房。

  包房里依旧一片喧嚣鼎沸,当他的那些手下看到我又跟着他进来,各个都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

  喧闹的包房里霎时静可闻针。

  凌天赐微微摆了下手,所有人便呼啦啦的退了出去,并且很识相的把门关好。

  我的心再次缩成一团,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被那种限制级的画面刺激到了,我现在很怕凌天赐会在包房里对我做些什么。虽然心里非常害怕,可是面上依旧强作镇定,“凌少,刚刚真的很谢谢。原文http://www.qi-wen.com/

  凌天赐笑笑,那笑容很淡,且不达眼底。

  我心里更是害怕的厉害,声若蚊蚋的说道:“我以后一定报答您,现在我先离开了。”

  “如果你不怕胡玲继续纠缠你的话,大可以出去。”他坐到沙发里,倒了满满一杯酒,接着以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我。

  我脸色一僵,自然知道他说这句话并非没有道理。

  “过来。”

  我咽了咽口水,僵在原地没动。版权http://www.qi-wen.com/

  他忽然发出一阵轻笑声,“你还真是没良心,我刚刚可是帮了你呢,如果不是我,你今晚可就要被胡玲那个女同折腾,恐怕明天后天都下不了床。”

  我深吸了口气,走到他面前,然后跟他隔着一段距离坐下。

  他眼神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是我还是你有传染病?”

  我知道他的意思就是让我坐到他旁边,可是我不想,“凌少,你刚刚帮到我,我真的很感激你,可是虽然我是个小姐,但是我也有我的原则。”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小姐还有原则?你倒是说出来让我也见识一下。”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充满了讥讽和不屑,我觉得他应该是讨厌小姐的,可既然讨厌,又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难道折磨、羞辱小姐可以让他发泄心中的愤恨?

  我的心里顿时浮上一股怒意,“我缺钱,但是我不会陪睡。”

  凌天赐突然坐过来,目光灼灼的凝视着我,接着一张脸沉如滴墨,“你该不会以为我想睡你吧?”

  难道不是吗?

  我皱了下眉,估计是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激怒了他,他突然发了狠的捏着我的下巴,语气充满厌恶的说道:“老子刚刚只是觉得你挺有意思,你别以为老子说看中了你,你就做什么春秋美梦,以为可以爬上老子的床。”

  我感觉下巴都要被捏醉了,一晚上虽然我一直都告诉自己忍,可是我真的忍不了了。完整版【强欢索爱:凌少的心尖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心里愤怒的小火苗越燃越旺,一把攥住他的手腕,怒瞪着他,“凌天赐,像你这种人,就是给我一座金山银山,我也不想爬上你的床!”

  他眼中阴云密布,突然俯身攫住了我的唇,“唔唔……你……”我的初吻已经被他夺走,他还想干什么?我胡乱挣扎着。

  “啪——”

  一声脆响,我只觉得掌心火辣辣的疼,眼眸一瞠,我竟然……扇了凌天赐一巴掌?!

第10章 砸死你这个人渣

  凌天赐眼眸中阴云迅速聚集,我只觉得被他那样愤怒的目光盯着,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发抖,可我还是倔强的迎视上了他几乎可以杀人的目光。

  “还挺辣的!想必床上功夫也不差!”他精致的五官因为愤怒而微微扭曲着,一巴掌扇下来的时候,我眼前都在冒星星。

  等我回过神时,他已经开始撕扯我的衣服,我心里一紧,握拳就向着他的后脑砸去。

  猝不及防的,他再次生生挨了我一下。

  他眼眸危险的一眯,抓着我的手。我也目露凶光,瞪了他一会儿,伸出另一只手直戳向他的双眼。完整版【强欢索爱:凌少的心尖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我是小姐,可我不喜欢被人如此欺负羞辱。

  凌天赐怔了一下,或许他没有想到我竟然不是跟他玩虚的。

  迅速回神,然后眼疾手快的捉住了我的手,直到确定我的双手都无法动弹了之后,他才气急败坏的说道:“你还真的敢!下一次你如果再敢在我面前张牙舞爪,你看看我敢不敢剁了你这双手!”

  我挣了两下,根本就挣不开。

  我死死的瞪着他,咬牙切齿的吼道:“你特么的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要是敢碰我,你信不信我特么的废了你!”

  风月场就是一个大染缸,在这样的地方,骂人根本就不用别人教。而我也发现了,你骂得越狠,欺负你的人越少,或许这就是人的劣根性,欺软怕硬。

  凌天赐性感的薄唇微微一扬,却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

  我双手动弹不得,情急之下只好抬腿朝他踢去,然而,我却忽略了自己穿的包臀短裙。

  这一踢,短裙向上缩去,两腿间的风光尽数暴露在他的眼底。

  “粉色的。”他声音如魅的说道。

  我心里升起巨大的羞耻,直接凑上来,张开嘴就咬上他的胳膊。

  我恨不得能够撕下他的一块肉,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贱人,你特么的竟然敢咬老子!”他疼的直吸气。

  我趁机想要逃跑,然而却被他再次抓住了手腕,重新跌在沙发里。

  这一次他明显的发了狠,眼眸都是红的。

  我向后缩去,寻机想要踢他的胯下,然而我的腿才只是一动,便被他发觉。他长腿一迈,将我的腿压住的同时,直接骑在了我的腿上。

  他捏着我的下巴,邪笑,“想跟老子斗……还敢咬老子,你特么的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的心开始狂跳起来,凌天赐绝对就是一个正宗的神经病,这一晚上,短短时间,我看到了他的许多面,或淡漠,或狠辣,或善良,不,那善良也只是假象,可是每一个他都让我厌恶。

  “凌天赐,你就这么点儿本事?只知道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我还打算继续骂下去,可是他嘴角的邪笑弧度却越发深邃了。

  “你在怀疑我不是男人?”

  我愣了一下,感受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我又开始挣扎起来。却不想这个动作让他目光越发深邃起来。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用那种仿佛可以将我燃烧殆尽的目光看着我,直到后来才知道,因为我每扭动一下,腿便蹭着他的敏感地方,这样的挑dòu对男人而言根本就是致命的。

  可是很快,他眼中便又被另外一种情绪所替代。

  就在他怔愣的时候,我摸到了桌子上的红酒瓶,毫不客气的向着他的后脑砸去。

  酒瓶崩裂,有腥甜的血滴滴落在我的脸上。

  我脸色煞白,一把推开他,踉踉跄跄的向门口冲去。

  外面他的那些手下看到我的时候都愣了一下,不知道是谁推门进去看到了凌天赐被我敲破了脑袋,很快他们便又追着我,将我拽回到包房。

  我完全惊呆了,有些无措的看着凌天赐。

  他用衣裳捂着后脑,眼神冰冷的看着被人牢牢抓住双手的我,“我说了,你若是再敢在我面前张牙舞爪的,一定剁了你的这双手。”

  我蓦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凌天赐,你特么的敢!”

  我的话刚落,便被他手下的刀疤扇了一个巴掌,我死死瞪着刀疤,刀疤啐道:“你特么的看什么看?敢用酒瓶砸凌少的人还没出生呢!”

  我不屈的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真后悔刚刚没有再用一些力气,砸死你这个人渣!”

  刀疤被我激怒,扬手又要扇下来,凌天赐沉声道:“住手!”

第11章 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倒是宁愿刀疤能打我一巴掌,总好过被凌天赐用那种玩味的目光盯着好太多。

  气氛一时变得很压抑。

  也不知道是谁通知了清姐,清姐赔着一张笑脸走进包房,进来时狠狠瞪了我一眼,那一眼恨不得能把我撕了。

  我目光平静,只希望不要连累到凤姐。

  “凌少,您消消气,这个死丫头不懂规矩,有冲撞到您的地方,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清姐望向凌天赐,笑着解释。

  凌天赐眼神淡漠的看了一眼清姐,“是挺不懂规矩的。”

  清姐干干的挤出一抹笑,“凌少,您想怎么处置这个死丫头都行,反正只要您能消气。”

  我心里打了个突儿,清姐这就是想丢卒保车啊,如果把我丢给凌天赐,那绝对会被大卸八块,不,有可能更惨。

  凌天赐双腿交叠,靠在沙发里,如果不是他脑袋是我亲手砸破的,我几乎都要以为他这个人没有痛感神经。

  下一瞬,凌天赐望着清姐的目光突然沉了下来,“那么你还杵在这里干什么?”

  这一声相当的冰冷,仿佛可以将人瞬间冻成冰碴,清姐打了个哆嗦,“我……我马上出去。”

  清姐离开后,凌天赐起身,一步步慢慢向我走近,我心里有些发虚,本能的想要后退,可是他的那些手下根本就不给我这个机会。

  “要杀要剐随便。”我大气凛然的说完,将头高高仰起,我觉得那一刻我就是慷慨就义的刘胡兰。

  凌天赐嘴角又再次勾起一抹淡淡的笑,他捏着我的下巴,缓缓的吐出一句话,却是让我惊悸不已。

  “刀疤,今晚带王玥凤出台。”

  他是故意用凤姐来威胁我!

  “凌天赐,你有什么冲着我来!”我嘶吼着,恨不得能冲上去,咬破他颈部动脉,那样一切都结束了。

  凌天赐嘴角的邪笑弧度又加深了些许,他摩挲着我的脸颊,“你欠我的我肯定是要让你还的。”

  我蓦然瞪大眼睛,心里的怒火噌噌上涌,“凌天赐你就是个混蛋,你不得好死,怎么不让你脑袋感染……”

  然而我后边的话还没有骂完,就被凌天赐的唇给封堵在口中,最后一点点的滑到喉间。

  这一晚,凌天赐屡屡轻薄我,我是真的怒了,抬腿毫不犹豫的就踢向他的小腿。

  他眼疾手快的单手握住我的小腿,声音充满戏谑的说道:“怎么,还想让我看一遍你那粉……”

  我脸上温度嗖嗖飙高,心里涌上巨大的羞耻,“凌天赐,你放开我。”

  “刀疤,这里就交给你了。”凌天赐说完,大步走出包房。

  他的两个手下扭着我的胳膊将我推搡着上了凌天赐的车,我跟凌天赐靠得很近,我本能的向旁边挪了一下,却突然被他大力一拽,整个人跌进他的怀中。

  “不错么,还知道投怀送抱了。”他的手在我屁股上拍了两下,我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看到我露出这种惊恐的眼神,他似乎心情不错,“去公寓。”

  “凌少,毕竟伤的是头,万一有什么后遗症……”其中一个手下不无担忧的说道。

  凌天赐脸色突然沉了下来,“难道你希望明天报纸头条上写满我被小姐爆头的新闻吗?”

  “凌少消消气,那去公寓万一处理不当的话,也很麻烦。”

  “打个电话叫邵大夫过来一趟。”凌天赐声音恹恹的说完,便闭上了眼睛,只是他的手一直环在我的肩头,不停的摩挲着。

  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脸色阴沉的一把拂开他的手。

  他却又再次凑过来。

  “可是凌少,邵大夫要是来了,凌董不就知道您又去凯撒了吗?”

  凌天赐突然攥住我的肩头,我吃疼皱眉。

  “老东西知道了更好。”他几乎是咬牙说出的这句话。

  “可怎么说也是您老爹啊。”

  凌天赐浑身突然散发出摄人的威压,猛然自后边一把扼住说话那人的脖颈,“你特么的如果再敢说这话,信不信老子废了你。”

  那人脸色煞白,车子也突然开始横冲直撞起来,我不知道他跟他老爹之间有什么过节,可是我知道现在是我逃脱的最好时机。

  我的手摸到车门锁,惊喜的发现,车门锁竟然开了,用力深吸了口气,我想这么跳车,哪怕是摔残了,也好过跟凌天赐这种喜怒无常的神经病去公寓好。

  于是,车门打开的瞬间,我闭上眼睛跳了下去。

第12章 乖乖跟我走

  手臂和腿磕在地上,传来一阵剧痛,我顾不得去看自己伤的有多重,抬头看了一眼戛然而止的车,拔腿就跑。

  我担心凤姐,刀疤那个人对她明显不善,而且还脾气暴躁,我虽然被凌天赐给带走,可难保刀疤不把这股气撒在凤姐身上。

  我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跑到凯撒,抓了一个人就问凤姐有没有离开,当我听说凤姐出台了,我脑子里突然炸开一道雷。

  凤姐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不知道是谁把我回来的事情告诉给了清姐,清姐叼着烟卷,扭着腰肢走出来,看到我的时候依旧是一张不屑的冷脸。

  我不及她开口,就冲上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凤姐跟谁出的台?”

  估计是被我抓疼了,清姐眉头拧的更深,一下子甩开我的手,“你这个丧门星,一来就装矜持,好容易去陪个客人,还都给得罪了,你还回来干什么?”

  我顾不得去反驳她,只想知道凤姐究竟是不是跟刀疤出台了,“我再问一遍,凤姐到底跟谁出的台?”

  在凯撒,但凡小姐出台都会做好备案,这样也是怕日后麻烦。

  清姐将我上下看了一遍,声音冷冷的说道:“不知道。”

  我心里的怒火噌的一下燃烧了起来,红着一双眼睛冲了上去,“你怎么会不知道,你不是这里的妈咪吗?你特么的快告诉我!”

  清姐脸色铁青,估计她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敢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她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你不但是个丧门星还是个疯子,既然这样,明天就不要来了!”

  我死死瞪着清姐,如果不是为了袁浩,谁特么的愿意来这里这样作践自己?

  想到袁浩,我心里揪疼的厉害,尽管我一次次的告诉自己,我要坚强,我不能哭,眼泪是弱者的表现,可这一刻,我的眼泪就那样不争气的滚落下来。

  有几个姐妹劝着清姐,“清姐,洛燕也是担心凤姐,不如就帮她查查,您也知道凌少那个人若是耍起狠来……”

  清姐拧眉想了想,招呼来一个人,附耳低语了几句。

  我紧张的等在一边,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吵杂声,凌天赐捂着头怒气冲冲的冲进休息室,阴冷的目光在周围环视了一圈,最后直直落在我身上。

  所有人都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出,深怕受到波及。

  凌天赐上来抓住我的手腕,正好碰到了我摔伤的地方,我“嘶”了一声,怒瞪着他,他眼眸危险的一眯,“你特么还挺有本事,竟然还敢跳车!”

  去查备案的人匆匆回到休息室,我挣不开他,只好大声问道:“到底是跟谁出的台?”

  那人怯怯的看了一眼凌天赐,欲言又止,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真的被刀疤带走了?

  凌天赐眼睛转了转,很快就猜到了我跳车跑回来是为了什么,他嘴角勾出一抹玩味的笑,贴着我的耳畔,声音缓慢的说道:“你在担心王玥凤?”

  原本是一句疑问句,却以如此肯定的语气说出来,我哆嗦了一下,望入他深邃的瞳眸。

  “放了凤姐。”我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这四个字。

  凌天赐冷笑一声,“想要我放了王玥凤,你就乖乖跟我走。”言罢,他拽着我的手走出休息室。

  我本能的抗拒,可是只要想到凤姐还在他手里,我知道我除了乖顺,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所有人都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我那时候还不知道凌天赐是什么人,更加不知道我惹上了一个多么不好惹的人,我只是紧紧的盯着凌天赐的后脑,估算着如果再来一下,砸死他的可能性有多大。

  再一次上了他的车,他挑眉看了我一眼,手臂环上我的肩。

  我厌恶他的靠近和碰触,可是他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便让我只能忍受。

  “你不想见王玥凤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眉宇间都是掩藏不住的喜悦。

  但那喜悦在我看来,却是羞辱。

  我瞪着他,手指一根根收紧。

  “凌少,要不要落下车门锁?”他的手下扭头问。

  凌天赐戏谑的看我一眼,“如果她不怕死,或者不怕王玥凤出什么意外的话,尽管跳。”

  “凌天赐,你就是个神经病!”我怒吼道。

  他皱眉,然后用力捏住我的下巴,“那你喜不喜欢被神经病上?”

第13章 疼,轻点儿

  我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他,像他这种神经病,情绪变化多端,想一出是一出,绝对不是说着玩的。

  似乎因为看到了我眼中的恐惧,他嘴角邪肆的笑容弧度又扩大了些许,伸手拍了拍我的脸,便又环上了我的肩。

  这一路我难得的乖顺,无论他是握我的手,还是把玩我的肩头,我都忍着恶心不做任何反抗。

  终于到了地方,下车时他的手下要扶着他,被他一眼横过去,便退到一旁。

  他眯着眼瞥了我一眼,见我无动于衷,寒声说道:“过来扶我。”

  我神情不耐的翻了个白眼,上前扶着他胳膊,可是神经病就是神经病,他竟然将手一抽,直接环在我的肩头。

  我抬头瞪着他,他贴着我的耳廓轻声说道:“你是希望被神经病干?还是希望我动作温柔的干你?”

  我心中升起巨大的羞耻,这一晚,凌天赐明显在故意戏耍我,我不知道原因,或许在他眼中戏耍一个小姐就是一个乐子,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我是一个记仇的人,他今晚对我,对凤姐所做的一切,我一定会加倍讨回来。

  见我僵站着不动,他掐了一下我的肩头,我吃疼拧眉,扶着他很艰难的向前走去。

  之所以说艰难,是因为他将整个身体重量都放在我的身上,我偏瘦,扶着他连走路都很吃力。

  终于进了电梯,我舒了口气,无意间瞥见他看着我时温柔似水的眼神。

  我瞠了瞠目,这种人……一定是我看错了。

  果然,当我想要再确定的时候,他的眼神又变的深邃而淡漠,就像是升起的大雾,让人看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发现我在暗暗偷看他,他皱眉,声音充满厌恶的说道:“你这么看着我,该不是爱上我了吧?”见我皱眉,他阴沉着脸,“我告诉你,别做美梦,你特么不过是个小姐!”

  我懒得跟这样的人多费口舌,只是眼神淡漠的看他一眼,一句话都没说。

  他似乎觉得无趣,倒也没有说什么,电梯到了之后,我依旧扶着他走出电梯。

  他的公寓门口有一个身穿西装戴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子,见到他的时候,面色依旧平静,目光只是淡淡的在我脸上一掠,“凌少。”

  凌天赐轻“嗯”了一声,“邵大夫,我伤了头,你帮我处理一下。”

  邵大夫点头,跟着我们进了公寓后,开始帮凌天赐处理伤口。

  处理伤口期间,凌天赐只是皱眉,攥拳,我在一旁看着,真的不得不怀疑,他其实真的没有痛感神经,否则怎么可能不疼的大呼小叫呢?连我看着邵大夫用镊子从他伤口里夹出玻璃碴子都觉得汗毛倒竖。

  “凌少,已经处理好了,这几天不要碰水,我明天再过来帮你换药,一旦出现头晕的症状,及时去医院拍个片子。”邵大夫嘱咐完,又看向我,“姑娘,我也顺便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我心里一暖,尽管邵大夫这一句话有可能只是出于职业习惯,可是他是除了袁浩,凤姐之外的又一个关心我的人。

  我就要点头时,凌天赐却绷着嘴角,声音不辨喜怒的说道:“不用麻烦了,你把药留下,我帮她处理。”

  我心里咯噔一下,“不用了,只是蹭破了皮而已。”

  凌天赐皱眉,“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邵大夫笑笑,将药留下,“那么我就先走了。”

  我要去送送邵大夫,却被凌天赐一把抓住手腕拽了回来,“你还真把你当成这里的女主人了?”

  我只觉得好笑,冷声道:“我这是出于礼貌。”

  凌天赐冷笑一声,“什么时候小姐也懂礼貌了。”

  他这句话就跟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意思差不多,满满的都是讥讽。

  我深吸了口气,忍下想再给他一下的冲动,反驳:“小姐也是人,不是所有小姐都愿意当小姐!”

  他愣了一下,默然无声的拿起桌子上的双氧水就开始帮我处理伤口,我疼的直抽凉气,“疼,轻点儿……”

  他动作依旧毫不温柔的用药棉不停的擦着我胳膊上的伤口,完全无视我的任何表情。

  我缩了下胳膊,认为他就是在趁机报复,可是他却说道:“上边的泥沙必须处理干净,否则容易感染,也会留下疤痕。”

  我愣了一下,真的不敢相信这话是他说出来的。

  “不用这么感动,我只是偶尔有时候会善良心泛滥,万一留了疤痕,你以后可能接不到生意。”他帮我缠上绷带,又将我的腿放到了他的腿上。

第14章 下面给他吃

  我本能的想要挣开,可是他明显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将我的腿用力一抬一扯,包臀短裙再次向上缩去,我急忙伸手去拽。

  他邪魅一笑,“都看见了,你再拽,也是粉色的,不过是蕾丝的,还是什么材质的,我倒是很好奇。”

  我脸色涨红,“你放开我!”

  他笑容更甚,不过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专心帮我处理腿上的伤。

  我一直神情戒备的盯着他,他笑笑,“好了。”

  我长长的舒了口气,“谢谢。”

  他挑眉,“会不会做什么吃的?”

  我愣了一下,“我下面给你吃。”

  这是一句再正常不过的话,而且我也的确会下一手好面,可是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却发现他眼睛里突然浮上一抹亮色,我心里有些发虚,“厨房在哪?”

  他目光灼灼的凝着我,仿佛一只盯上了猎物的猛兽,我本能的想要快点逃离,然而……

  “嘶啦”一声,我的包臀短裙便被他撕扯掉一半,粉色的内裤彻底暴露在他的眼前。

  我羞愤难当,他却将我拽入怀中,贴着我的耳畔轻声说道:“原来是hello kitty啊!”

  我伸手就想甩他一巴掌,却被他眼疾手快的握住手腕,“你可别忘了王玥凤还在我手里!”

  我气的浑身哆嗦,他笑,“而且刚刚是你说的你下面给我吃,忘了?”他说着,目光还在我两腿间别有深意的流连了几下。

  我只觉得脸上温度嗖嗖飙高,“我说的是下面条,还有我不出台!”

  他挑眉,然后一张俊脸凑近,几乎与我鼻尖贴着鼻尖,他灼烫的呼吸尽数喷洒在我的脸上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而且更加让我感觉不好的是,他的手正沿着我的腿一点点向上……

  我只觉得头皮发麻,甚至都忘记了呼吸,那种痒过后,竟是另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我浑身绷紧,咬唇,脸色越来越红。

  他在我耳畔呵气,然后又含住我的耳珠,不轻不重的咬着,发出含糊不轻的声音,“你有反应了。”

  我不知道他这句话什么意思,想要推开他,可是他环在我腰上的手臂就像结实的藤蔓。

  “你不是饿了吗?”我声音发颤,想要分散他的注意力。

  他轻“嗯”了一声,却没有放开我的意思。

  “我去给你做吃的。”

  他的吻一点点的沿着我的耳朵向下,我只觉得被他吻过的地方如同点了一个个小火苗,手用力攥紧了他的衣摆。

  “米可……”他突然呢喃出这样一个名字时,我愣了一下,想要问问他米可是谁,然而他的目光却突然变得凌厉起来,非常嫌恶的将我推开,然后又恢复成一张冷脸,“厨房左拐。”

  我如蒙大赦,仓皇的跑到厨房里。

  在锅里注满水,等着水开的这段时间,我贴着墙壁站着,包臀短裙已经包不住臀,我粉色的内裤露在外面,真的是让我异常难堪。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走进厨房。

  我紧张的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厨房油烟大,你先出去。”我是真的怕他在厨房里又干出什么让我无法接受的变态事情。

  然而,他只是将他的一件衬衣丢给我,“换上去,别勾引我。”

  衬衣兜头飘下,遮住了我的视线,我愣了一下,拜托,我特么的脑子进水了才勾引他。瘪了瘪嘴,拽下衬衣,他已经离开了。

  我咽了咽口水,赶忙脱下包臀短裙,换上他的衬衣。

  他的身量高大,衬衣穿在我的身上跟包臀短裙的效果差不多,只不过太肥。

  这时候,锅里的水开了,我挽起袖子,将面条放进去,然后又开始做卤汁。

  端着两大碗面条走出厨房的时候,他正靠在沙发上闭着双眼,我不知道他是否睡了,轻轻的唤了他一声“喂”,见他全无反应,我又碰了他一下,“面条好了。”

  他突然睁开双眼,眉头几乎拧成了团,目光更是冰冷的吓人,“我不叫喂。”

  我讪讪的笑笑,“凌、凌少。”

  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面条,“看上去还不错。”

  我笑笑,“看你心情不错,能不能让人把凤姐放了?”

  他眉头一挑,“陪我一晚上,明天早上保证你会看到她还有钱。”

  我愣了一下,“一晚?”

  不但他会放了凤姐,我还有钱赚?

  不过这个一晚是怎样的一晚?

  他抬头看我一眼,“当然,你要是愿意,也可以两晚,或者一年,反正你这种货色,谁给的钱多,你不就让谁上吗?”

  我愤怒了,一把夺下他手里的面条,“凌天赐,你特么的脑子还正常吧,我说了我不出台!”

  他怔愣了一下,随即嘴角邪魅的勾出一抹笑,“又玩欲擒故纵?明明很想让我干,非要装淑女。”  

强欢索爱:凌少的心尖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强欢索爱 或 凌少的心尖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成都人记忆里的冬天,为什么不怕冷?

    明天,我们即将迎来一年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大寒。俗话说:冬雪雪冬小大寒。这个时节寒潮南下频繁,大部地区达到一年中的最冷的时期,大家一定要做好防寒工作哦!熬过这段时间就春暖花开了!兴奋吗?一说到这么冷的天气,就想起前段时间网络上因为“南方要不要暖气”问题炸开了锅,作为一个成都人我想说的是,当然要!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还是醒醒吧。在成都这个湿冷的冬天,我们“取暖都是基本靠抖”!真的感觉天气一年比一年冷!但是奇怪的是,小时候的记忆中却一点都没有冷的印象。记得小时候顶着寒风奔跑,迎着

  • 请不要站在自己的角度和立场评判别人

    马克·李维说:“你不能随意评价别人的生活,因为那是他的人生。”每个人活于人世,都有言不由衷的苦衷,而大多数人透过世相,看到的都是冰山一角。你永远不懂为什么有人深夜痛哭,更不理解每个若无其事的笑脸背后,有多少无法言说的苦楚.......天地之大,这个世界从不缺乏探寻真相的人,缺的是不随意评价他人的善良。”一作家李尚龙讲过这样一件小事: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

  • 这部印度生命科学电影,揭示了灵性九大实相

    印度生命科学纪录片电影《灵性的实相》将会带引你展开一趟独特的旅程,一趟改变你的生命,丰富你的人生,带给你知识与安详的旅程。《灵性的实相》探讨的是静坐和静坐的体验,观赏这个节目的时候,请你完全地放松自己,单纯地观照它,跟着它的能量流动,完全地与它同在,念头出现的时候,断绝那个念头,做一个深呼吸,与那个念头同在。这个节目是为你制作的。我们只是整个造化里的一颗微尘,每个人都在追寻:健康、安详、知识、繁荣、和谐。总而言之,我们无时不刻都在追求快乐富足的生活,我们为了达到这个状态而努力奋斗,但我们能够达到

  • 一个睡五分钟等于六个钟头的方法!(熬夜族必看)

    根据医学和我的体验观察,一个人真正睡着觉最多只有两个钟头,其余都是浪费时间,躺在枕头上做梦。正午只要闭眼真正睡着三分钟,等于睡两个钟头,不过要对好正午的时间。所以失眠或真要夜里熬夜的人,正子时的时刻,哪怕二十分钟也一定要睡,睡不着也要训练自己睡着。一、睡眠的规则战国时名医文挚对齐威王说:“我的养生之道把睡眠放在头等位置,人和动物只有睡眠才生长,睡眠帮助脾胃消化食物,所以,所以睡眠是养生的第一大补,人一个晚上不睡觉,其损失一百天也难以恢复。”晚21点到凌晨5点为有效睡眠时间。人是动物,和植物同属于

  • 中国人的性瘾、官瘾与物瘾(深度好文)

    鲁迅先生曾经说:中国人的官瘾实在太深,汉重孝廉有埋儿刻木,宋重理学有高帽破靴,清重帖括而有‘且夫’‘然则’。总而言之:那魂灵就在做官——行官势,摆官腔,打官话。(1926年《学界的三魂》)这将那些有官瘾的人刻画得淋漓尽致:汉朝的时候,还没有科举,普通人做官要靠举孝廉,由地方长官举荐孝顺亲长、廉能正直的人。有人为了显孝,把自己的亲生幼儿活埋了,声称省下粮食来奉养老母;还有人父母都健在,就用木头刻块灵牌,每天对着牌位供奉磕头,好被举荐为官。南宋的时候,官方推崇理学,许多读书人就戴着高帽子,脚穿破靴,

  • 宗萨仁波切:真正让你生气的 是你内心的执着!

    我们经常会说:哦,那个人让我生气,因为她做了什么什么。如果仔细检查一下的话,你会发现,事实上并不是那个人做了什么让你生气,让你生气的是你内心的执着。如果你没有任何执着,那个人做任何事也不会激怒你。你是个非常非常爱干净的主妇,你不能容忍家里有任何不干净的地方,你的家每天都要打扫一遍以确保你感觉良好,你开门倒垃圾的时候却发现你的邻居把你们俩家之间的过道弄得一团糟。你因此而怒火中烧,你去敲他们家的门。但如果你不是那么爱干净,你就会无动于衷。因此,这件事本身并不具备激怒你的因素,你会被激怒完全是因为你有

  • 雅韵红木||经典家具与当代设计理念的融合,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雅韵红木导语人们越是远离一个年代,越是对那个年代怀有神秘感,越发向往那个年代的时代性。古典家具正是用于寄托这一神秘情怀的物件。▼-懂行的人都知道,古典家具是以“型”“艺”“材”“韵”为准则。正如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挑选古典家具,第一感觉也很重要,而人的第一感觉往往是源于这款家具的设计,而设计就是古典家具的灵魂。明式圈椅的设计正是对以上论证的最好解说。▼明式圈椅,以其在整体尺寸比例及细节上的巧妙处理,给人充分体现了独特的实用匠心以及儒家思想对现实、人性的关怀。明式圈椅以其独特的人性化曲线形靠背、扶

  • 无瑕水晶似少女泪珠,妙琢佛像抛光成点睛之笔~

    水晶贞洁少女的泪珠,夏夜天穹的繁星。圣人智慧的结晶,大地万物的精华。来源网络水晶具有其它天然宝玉石不具备的观赏性,又具有其它宝玉石般的硬度(莫氏7度),雕刻后亦能呈现出不一样的光泽与价值。由于水晶晶体较为纯净,要想雕刻完美,非常考验玉雕师对水晶的把握程度,题材、雕刻工艺、抛光等等,都非常重要。莲花观音玉雕师邵存到,对于水晶有独到的见解,总能在材料与题材中找到平衡点。雕刻中,尽量找到主题明确的题材进行创作;抛光上,通过亚光、亮光之分,形成不同的层次感。最终水晶雕件呈现出的效果才更加立体,而不是单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