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许你半生情缘在线阅读

2017/12/29 18:11:2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许你半生情缘

第3章 你这个女人简直无可救药

当沈清依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病房里了。阅读qi-wen.com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钻心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太太,你可不能哭。这小月子也是月子,你这会哭坏眼睛的。”

管家刘妈在一旁看到她醒来,连忙上前安慰着。

沈清依没办法忘记孩子在她肚子里这三个月来的变化,可是就因为她的无能,孩子被强行拿掉了。

是柳如雪!

是她!

是她害了自己的孩子!

沈清依一把掀开了被子就要下床,却被刘妈给拦住了。小说:许你半生情缘在线阅读

“太太,你这是要干什么呀?你这身子还虚着呢。”

“我要找凉川,我有话对他说。刘妈,凉川呢?凉川人呢?”

面对着沈清依的质问,刘妈有些尴尬的别开了脸。

“太太,你现在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好,先生他忙。”

“忙?忙什么?我是他的妻子,我流产了,他连面儿都不照吗?他人是不是在柳如雪那里?是不是啊?”

现在一提起柳如雪,沈清依就恨不得杀了她。

刘妈见沈清依都猜到了,叹了一口气说:“太太,这次的事儿确实是你做错了。柳小姐尽心尽力的给你做了手术,先生怎么说都得去感谢一下吧。奇闻网

“我做错了?我做错了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认为我对不起凉川是吗?她是够尽心尽力的。我要见凉川!我要见他!”

沈清依挣扎着非要下床。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了。

“你在闹什么?”

季凉川生冷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低气压。

沈清依看到季凉川,连忙推开了刘妈,却因为身体太过虚弱摔倒在地上。可是她依然不放弃的在地上爬到了季凉川的身边,拽着他的裤脚说:“凉川,我是被冤枉的。孩子真的是你的!是柳如雪,是她伪造了亲子鉴定故意陷害我的!更是她杀了我们的孩子!是她!”

“够了!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在诬陷如雪。原文http://www.qi-wen.com/你知不知道,刚才如雪还在为你求情,让我别和你离婚!沈清依,你到底心肠有多么歹毒?在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之后还要陷害如雪?你这样的女人简直无可救药!”

季凉川一脚踢开了沈清依,而就在这时,柳如雪从季凉川的身后走了出来。

“清依,我知道你不待见我,可是你也没必要这样说我吧。我是一名医生,我有自己的职业道德,要不是凉川求我,我是不会给你做手术的。我知道你失去孩子之后心情不好,我不和你计较。你赶紧起来,地上太凉了,你这样会生病的。”

说完,柳如雪上前想要扶起沈清依,可是却被沈清依一把甩开了。

“你别碰我!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还我孩子!你还我孩子!”

沈清依看到柳如雪,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挣扎着就去掐柳如雪的脖子,她满脑子都是柳如雪说的话,以及她折磨自己的样子。来自http://www.qi-wen.com/

柳如雪貌似躲闪不及,被沈清依狠狠地掐住了脖子,然后快速的呼吸困难。

“清依,你别激动。咳咳!”

“沈清依!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就在这时,季凉川快步上前,一把掀翻了沈清依。

她柔弱的身子撞到了一旁的茶几上,疼的差点晕过去,可是她的心却疼的快要窒息了。

第4章 我才是你的妻子

认识季凉川八年了,她沈清依就爱了他八年。在做他老婆的两年时间里,即便季凉川对她冷漠如斯,她却依然觉得幸福。

可是这一刻,沈清依突然觉得心碎了。小说:许你半生情缘在线阅读

一个不管她怎么付出都换不回一丝真心的男人,她还需要继续努力吗?

“季凉川,她杀了我们的孩子,陷害我偷人,你信她不信我。如今我刚流产,你护着她推开我。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才是你的妻子!”

沈清依泪如雨下。

季凉川的眸子忽闪了一下,一抹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他刚想上前,柳如雪却突然站了起来,抢在了季凉川的前面去扶沈清依。

“清依,你别这样,凉川不是有意的。我扶你起来。”

“你滚开!”

沈清依愤怒的瞪着柳如雪,那目光里的仇恨是那样的强烈,震得柳如雪一时间不敢上前了。不过想起身后的季凉川,她低着头貌似委屈的说:“清依,我知道你刚失去孩子心里不好受,可是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只要你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你和凉川会有孩子的。”

孩子这两个字再次刺激到了季凉川。

他的眸子猛然一冷,对着一旁的刘妈说:“还站着做什么?把她扶起来!从今天开始,没我的允许,不许她出门,更不许见客!”

季凉川说完气愤的转身离开,仿佛多看她一眼都会让他失控似的。

刘妈连忙扶起了沈清依,却发现她的身后流了一大滩血迹。

“太太,你……”

沈清依自然知道自己怎么了。

刚才季凉川推她的那一下不轻,后背火辣辣的疼着,肯定是受伤了。而她刚流产,现在恶露不干净,因为刚才的激动,很有可能引起大出血了。

但是她不想在柳如雪面前示弱,也不会再给她伤害自己的机会。

沈清依紧紧地握住了刘妈的手,疼的浑身痉挛,却一字一句的说:“刘妈,扶我上床。”

“太太,你这样不行的。柳医生,我们家太太可能大出血了,你帮帮忙啊!”

刘妈看着眼前的柳如雪,一脸的祈求。

柳如雪连忙上前,扣住了沈清依的胳膊。

她的力道用的很是巧妙,能够让沈清依胳膊酥麻又挣脱不开,柳如雪转头对刘妈说:“刘妈,我一个人不行的,你赶紧去叫其他的医生过来。我在这里看着清依。”

“哦,好!”

刘妈不疑有他,快速的跑开了。

“不要走!”

沈清依想要拦住刘妈,可惜没来得及。

在刘妈离开病房之后,柳如雪捏着沈清依的下巴,冷笑着说:“大出血了啊?怎么样?很疼吗?沈清依,你说你孩子都三个月了,他自己一个人去了黄泉路,该有多么孤单埃你不是很爱他吗?要不你去陪他吧?只要你死了,凉川就会回到我身边的。你不是很爱凉川吗?刚才可是他推得你哦!”

柳如雪的话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生生的凌迟着沈清依的心。她不甘,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柳如雪突然出手了。

第5章 这都是凉川的意思

绝望笼罩着沈清依,她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希望了。只是就这么憋屈的死去,她真的很不甘心。

就在柳如雪的手臂还没挥下去的时候,一个男人快速的冲了进来。

“柳如雪!你给我住手!”

下一刻,柳如雪就被来人一把推开了,然后沈清依落进了一具带着清雅气息的怀抱里。

她虚弱的睁开双眼,看到来人居然是自己的同学,以前追她的爱慕者苏城。

“苏城?你怎么会在这里?”

“别说那么多了,我送你急救!”

苏城的心完全慌了。

要不是刘妈出去碰到了他,他在沈清依结婚的婚礼上见过刘妈,这会还不知道沈清依会怎么样呢。

苏城抱着沈清依就往急救室跑,柳如雪却在身后冷冷的说:“苏城,你该知道她是季凉川的老婆。而且这都是凉川的意思!”

“有我在,你们谁也别想伤她!”

苏城瞪了柳如雪一眼,快速的抱着沈清依去了急救室。

刘妈给季凉川打了电话。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一个佣人怎么担当得起。

虽然不待见沈清依,可是季凉川还是快速的赶了回来。

“怎么样了?”

季凉川刚赶到,看到柳如雪站在外面,下意识的问道。

“怎么样了?季凉川,你还是个人吗?”

苏城一拳打了过去。

季凉川没有什么防备,直接被苏城打了一个正着,就在苏城打算打他第二拳的时候,柳如雪连忙上前护住了季凉川。

“苏城!你够了吧?清依大出血是谁都不想的事情,可是如果不是你让清依怀孕了,她何必遭受这样的罪?”

柳如雪这句话可谓是平地一声雷,瞬间让季凉川愣住了,随即涌现出来的就是无边的愤怒。

“苏城!”

季凉川一把推开了柳如雪,朝着苏城就挥起了拳头。

苏城整个人都是懵的。

什么他让沈清依怀孕了?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凉川,你听我解释,柳如雪她胡说八道!”

苏城躲闪着,可是季凉川就像一只被激怒的狮子,恨不得将苏城给撕成碎片。

“如雪胡说八道?她如果胡说八道,沈清依是我的妻子,她出事儿了你怎么比我还着急?”

“季凉川,你特么的混蛋!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清依那么的爱你,你的良心被狗吃了?要不是她当初死心塌地的非要跟着你,我是不会放弃的!”

苏城气的不再躲闪,很快的和季凉川打在了一起。

季凉川的愤怒如同海浪一般的袭来。

他想起沈清依那三个月大的孩子,原来是苏城给他戴的这顶绿帽子,季凉川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最好的兄弟,睡了他的老婆!

这简直是可杀不可辱!

“不会放弃?所以现在来撬我的墙角是吗?苏城,咱俩的兄弟情义到此为止。你想和沈清依在一起,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这辈子就算是我不碰她一下,她也是我季凉川的合法妻子!就算她现在流产了,我也不会允许你出现在她的面前!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季凉川的话瞬间让柳如雪愣住了。

怎么回事?

这是她预料的很不一样啊!

第6章 我们离婚吧

“凉川,你别这样,既然清依和苏城彼此有情,你就成全他们吧。”

柳如雪连忙上前拦住了季凉川。

季凉川的眸子猩红的可怕,听到柳如雪的话时,冷笑着说:“成全他们?那么谁成全我?刘妈,沈清依做完手术就带她回别墅,没我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她!”

“是,先生。”

刘妈不敢违背季凉川的指令,而苏城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季凉川冷冷的说:“苏城,你别想着挑战我的底线,从现在开始,你会很忙。”

说完,季凉川打了一个电话,苏城的电话顿时响了,然后他的脸色猛然间变得惨白。

“季凉川!我不会放弃的!”

“走着瞧!”

季凉川算是和苏城杠上了。

柳如雪急的要命,本以为季凉川会生气的直接和沈清依离婚的,谁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可是事已至此,她又不能说什么,只好把愤怒吞在肚子里,以后另寻他法。

沈清依抢救过来之后,还没清醒就被季凉川派人给软禁在了海 边的一处别墅里,外面好多的保镖看守着,里面有刘妈贴身照顾着。

她醒来时大吵大闹的要见季凉川,可是在吵了闹了之后,季凉川根本不搭理她,就连她以自杀相要挟,季凉川也是找家庭医生给她处理好伤口,依然不露面。

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

沈清依就像坐牢一般,时时刻刻被人盯着,甚至因为她有过自杀的前科,刘妈贴身跟着她,就连她上厕所都紧随其后。

这样的日子沈清依简直要发疯了。

她的手机,别墅的电话完全被掐断了,甚至是网络都被拔掉了。她就像个被全世界遗弃的人,被季凉川扔在这里自生自灭。

有时候她会半夜哭醒,总是能够梦到自己那可怜的孩子。可是如今过去一个多月了,她却无力为孩子报仇。

沈清依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有时候一个人坐在窗户前,一待就是一天,不吃不喝的,也不说话,就那样静静地坐着,偶尔泪流满面。

刘妈见她一天天的憔悴下去,怕真的出了人命,不得已跑出去打电话联系了季凉川。

当季凉川再次踏进这栋别墅,看到沈清依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沈清依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了,而且她的目光呆滞,好像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整个人没有一丝活气。

季凉川的眸子微闪了一下,轻轻地来到了沈清依的面前。

“清依。”

他叫着她的名字,声音微微有些低沉。

沈清依茫然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季凉川,过了好一会才发现他是真的站在自己面前了。

这个她用尽生命去爱的男人,却也是伤她最深的男人。她永远都忘不了自己绝望的被绑在手术台上,被柳如雪残忍的剥夺了孩子的画面,而他季凉川,她的丈夫,却冷酷无情的将她软禁在此。

“季凉川,我们离婚吧。”

沈清依淡淡的开口,没有了爱恨情仇,只剩下疲 惫,可是她的话却刺激到了季凉川。

“离婚?你想都别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和苏城双宿双飞是吗?沈清依,你别做梦了!你不是很喜欢我吗?不是喜欢被我上吗?我今天成全你!”

第7章 爱我就证明给我看

沈清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整个过程中疼的窒息,疼的恍惚。而那双本来盛满季凉川的眸子,此时也一片死灰。

季凉川突然愤怒的一拳打在了床上,震得床有些颤抖。

他掐住了沈清依的下巴,恨恨的问道:“怎么?因为不是苏城,所以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吗?”

沈清依本以为自己的心已经死了,可是在这一刻,却再次被季凉川伤的鲜血淋漓的。

“季凉川,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曾经有多么爱你。”

一行清泪顺着沈清依的眼角滑落。

可就是这样的沈清依,却让季凉川更加的愤怒。至于为什么愤怒,他本身并不明白。

“爱我?如果这是你对我的爱,我可要不起。我嫌你脏!”

说完,他一把甩开了沈清依。

流产后的沈清依本身就没怎么休养好,身体被季凉川强行的甩开之后,以一个抛物线的状态直接跌下床去,好巧不巧的,肚子碰在了茶几上,然后再次翻滚在地上。

一股温热的液体突然涌了出来。

要死了吗?

沈清依觉得自己的神情飘忽,似醒非醒的,她甚至有些看不清楚季凉川的脸了。

这个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终于要弄死她了吗?

沈清依凄凉的笑了笑,然后脑袋一歪,整个人昏死过去。

季凉川只顾着发泄自己的愤怒。以前的沈清依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特别的讨好,特别的敏感,可是现在,她居然用冷漠来抗议他。

作为一个男人,她沈清依偷人,怀了别人的野种,他拿掉孩子怎么了?他没有和她离婚,甚至让她好吃好喝的住在这里,她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居然还敢这样对他甩脸子,谁给她的权利!

愤怒让他变成了一只野兽,只想狠狠地把眼前的沈清依撕成碎片 才能让他好过一点。

“沈清依,我告诉你,这辈子你想和苏城双宿双飞是不可能的!”

他猛然回头,地上鲜红的血液像是妖艳的花朵,却深深地刺激到了他的双眼。

季凉川快速的看向沈清依,沈清依脸色苍白的如同一个破碎娃娃,早就晕死过去了。

“清依,沈清依!”

季凉川慌了。

就算是沈清依流产的时候,他好像也没看到这么多的鲜血,而此时,他突然觉得心口好像被什么给刺伤了一般,疼的厉害。

季凉川连忙穿好衣服,用床单抱起了沈清依,快速的跑出了别墅。

“快!给医院打电话!让他们开绿色通道急救!”

季凉川让刘妈跟上,可是他抱着沈清依的手却突然有些不可抑制的颤抖。

怎么会这样?

她的身体不是一直很好吗?

休养了一个多月,为什么会这样?

季凉川不知道,可是前所未有的恐惧感笼罩着他,好像他会失去些什么似的。

车子快速的开到了市中心医院,绿色通道已经打开了,沈清依在第一时间被推进了急救室。

当急救室的灯亮起来的时候,季凉川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里。

许你半生情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许你半生情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未曾深爱,何以言婚10章

    原标题:未曾深爱,何以言婚10章小说:未曾深爱,何以言婚第10章善良的让他愤怒,傻的让他心疼曹富兰早就摸清了舒念歌的性子,她就跟她死去的那个妈——叶雅安一样,自诩清高,个性倔强。最关键的是,顾念亲情,不善辩驳!正因为这样,这些年,她才能一次又一次的在舒正雄面前抹黑舒念歌,让本来对舒念歌还有几分疼爱的舒正雄越来越嫌恶她。就像,她当初抹黑叶雅安水性杨花,在外面找了野男人,一样。而这次,她明知道舒念歌离开金豪大酒店后一定不会那么快的回家,才故意提醒舒正雄给舒念歌打电话,只要舒正雄和舒念歌之间产生争吵,

  • 下一站婚姻10章

    原标题:下一站婚姻10章小说名:下一站婚姻第10章拉拢人心但是这样的关系仅仅只是维持到白琰正式认祖归宗的那一刻起,要说谢水柔也真是倒霉,生不出儿子继承家业也就算了,偏偏生的女儿也是个不成气候的,所以当白琰进入白家的时候,谢水柔是极其恐惧的。而白琰何尝又不对谢水柔极其谢家一派忌惮重重,所以为了避免发生白氏夺权争利的斗争,白琰一直都在小心拉拢谢氏一族,对于谢水柔母女俩更是给出优厚的待遇。但是谢水柔一直都不甘心,妄图将白琰拉下马,自己好上位。天不遂人意,白琰的机会来了,终于让白琰等到了抓住谢水柔痛脚的

  • 将爱10章

    原标题:将爱10章小说名称:将爱第10章绝不后悔陆延煊转头去看沈星辞。此刻她还靠在凌凯祺的怀里,一张苍白的脸看不清表情。嘴上说着自己有多爱他,现在还不是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贱人就是贱人,他就不该听信这些人的谎言。“沈星辞,你就那么想要男人吗?一边勾引自己妹妹的未婚夫,一边躲在别的男人怀里装可怜。就你这样放荡无耻的贱人,还妄想和我在一起吗?”陆延煊的视线越过院落,直直投在沈星辞身上。放荡无耻……他对她,就这么四个字的评价。他看向她的眼神,也是满满的,不加掩饰的鄙夷和厌恶。是不是她的出现,真的就那么

  • 我借春风嫁予你10章

    原标题:我借春风嫁予你10章小说名字:我借春风嫁予你第10章怎么就那么喜欢陆庭安顾沅一个人在家楼下的小区走了许久,踩在布满青苔的台阶上,耳边是孩子们玩耍的声音,现在是放暑假,小区很热闹。顾沅心里突然就踏实了。当她推开家里的门时,这份踏实又荡然无存。她才离开三天,家里并未布上多少尘埃。可是对于重活一世的顾沅来说,她离开这个家真的太久太久了。所有回忆汹涌而来,顾沅几乎摇摇欲坠。她记得摆放电话座机的小桌子上,有他们家的合照。现在那副合照依然在,照片上笑容灿烂的三个人,爸爸在,傅修哲也在,她在他们两人中

  • 囚婚10章

    原标题:囚婚10章小说名:囚婚第10章惩罚“沈远,你放我下车!”白清浅哭着捶打着沈远的手臂:“阿泽他还受着伤,你快放我下车!”“吱——”尖锐的摩擦声响起,白清浅被强烈的冲击力推到了挡风玻璃上,额头被磕出血痕。她忍住眩晕,搭上了车门,只要一步,她就可以逃离他了。沈远突然将她的身体扳正,直直的看着她。白清浅被他盯得发憷,越发的想逃。可是沈远完全没有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他死死钳住她的身体,逼着她看向自己。“沈——”白清浅的话还为出口,就被沈远粗暴的吻堵住,她呆住了,不敢相信这一切。沈远将她的唇,里里外

  • 乍见生欢10章

    原标题:乍见生欢10章书名:乍见生欢第十章你要闹哪样?苏文思被纪子宸这样一闹,一张俏脸绯红,抬起头,怒瞪着他,“谢谢二少爷的好意,我习惯了坐王叔的车。”苏文思毫不犹豫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她不想和这个花花公子一般的二少爷有任何交集。苏文思虽然对纪子宸无感,但也必须承认,纪子宸长得很帅,他的帅跟纪子默不同。纪子默身材挺拔修长,俊美无比的五官冷硬地散发着王者之气,更如暗夜里的魔鬼,走到哪里,都能震慑所有人。而纪子宸呢?一八五的身高,完美的身材比例,如同精刀雕刻的脸颊,每一个器官都仿若被人精心设计一般,只

  • 爱你不过深情而已10章

    原标题:爱你不过深情而已10章小说书名:爱你不过深情而已第10章录音他往陆衍之的办公桌上甩了一只录音笔,“陆先生,这是无意间被录下来的音,这里面,有顾颜宋亲口承认自己罪行的证明。”接着,是一张U盘,“另外,我在顾颜宋家里安装了监控,这是火灾那天发生的全程视频,自己看看,这些年你都爱了条什么狗。”陆衍之一见他污蔑顾颜宋,还在她家里安装监控器窥视,脸色立马染上了几分危险,冷呵,反问,“你这种小把戏,我见得可多了。”李一航怒极反笑,眼底尽数都是鄙夷,递进的情绪渐渐染上了悲愤。“顾希花光了一整个青春来爱

  • 贵女风流10章

    原标题:贵女风流10章书名:贵女风流第十章执刀杀人不能,不能束手待毙!慕容歌狠狠合紧牙根,将自己一条温香小舌咬得鲜血淋漓。疼痛让她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面对此刻的困境,心思急转之间,想到了一条计策。忍住反胃的冲动,慕容歌露出一个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娇笑,语似流莺:“刘安大哥,你先别急,等等……”刘安停下动作不解看她:“怎么了?还想劝我手下留情啊,我劝你不要白费这个力气,我从你十岁就开始等这天了,要不是我爹成天告诫我不要乱来,你早就是我的了知道吗!”十岁?这畜生居然也说得出来!慕容歌恨不能一口将他耳朵咬碎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