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许你半生情缘在线阅读

2017/12/29 18:11:2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许你半生情缘

第3章 你这个女人简直无可救药

当沈清依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病房里了。奇闻网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钻心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太太,你可不能哭。这小月子也是月子,你这会哭坏眼睛的。”

管家刘妈在一旁看到她醒来,连忙上前安慰着。

沈清依没办法忘记孩子在她肚子里这三个月来的变化,可是就因为她的无能,孩子被强行拿掉了。

是柳如雪!

是她!

是她害了自己的孩子!

沈清依一把掀开了被子就要下床,却被刘妈给拦住了。推荐http://www.qi-wen.com/

“太太,你这是要干什么呀?你这身子还虚着呢。”

“我要找凉川,我有话对他说。刘妈,凉川呢?凉川人呢?”

面对着沈清依的质问,刘妈有些尴尬的别开了脸。

“太太,你现在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好,先生他忙。”

“忙?忙什么?我是他的妻子,我流产了,他连面儿都不照吗?他人是不是在柳如雪那里?是不是啊?”

现在一提起柳如雪,沈清依就恨不得杀了她。

刘妈见沈清依都猜到了,叹了一口气说:“太太,这次的事儿确实是你做错了。柳小姐尽心尽力的给你做了手术,先生怎么说都得去感谢一下吧。奇闻网

“我做错了?我做错了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认为我对不起凉川是吗?她是够尽心尽力的。我要见凉川!我要见他!”

沈清依挣扎着非要下床。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了。

“你在闹什么?”

季凉川生冷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低气压。

沈清依看到季凉川,连忙推开了刘妈,却因为身体太过虚弱摔倒在地上。可是她依然不放弃的在地上爬到了季凉川的身边,拽着他的裤脚说:“凉川,我是被冤枉的。孩子真的是你的!是柳如雪,是她伪造了亲子鉴定故意陷害我的!更是她杀了我们的孩子!是她!”

“够了!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在诬陷如雪。说明http://www.qi-wen.com/你知不知道,刚才如雪还在为你求情,让我别和你离婚!沈清依,你到底心肠有多么歹毒?在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之后还要陷害如雪?你这样的女人简直无可救药!”

季凉川一脚踢开了沈清依,而就在这时,柳如雪从季凉川的身后走了出来。

“清依,我知道你不待见我,可是你也没必要这样说我吧。我是一名医生,我有自己的职业道德,要不是凉川求我,我是不会给你做手术的。我知道你失去孩子之后心情不好,我不和你计较。你赶紧起来,地上太凉了,你这样会生病的。”

说完,柳如雪上前想要扶起沈清依,可是却被沈清依一把甩开了。

“你别碰我!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还我孩子!你还我孩子!”

沈清依看到柳如雪,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挣扎着就去掐柳如雪的脖子,她满脑子都是柳如雪说的话,以及她折磨自己的样子。小说:许你半生情缘在线阅读

柳如雪貌似躲闪不及,被沈清依狠狠地掐住了脖子,然后快速的呼吸困难。

“清依,你别激动。咳咳!”

“沈清依!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就在这时,季凉川快步上前,一把掀翻了沈清依。

她柔弱的身子撞到了一旁的茶几上,疼的差点晕过去,可是她的心却疼的快要窒息了。

第4章 我才是你的妻子

认识季凉川八年了,她沈清依就爱了他八年。在做他老婆的两年时间里,即便季凉川对她冷漠如斯,她却依然觉得幸福。

可是这一刻,沈清依突然觉得心碎了。推荐qi-wen.com

一个不管她怎么付出都换不回一丝真心的男人,她还需要继续努力吗?

“季凉川,她杀了我们的孩子,陷害我偷人,你信她不信我。如今我刚流产,你护着她推开我。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才是你的妻子!”

沈清依泪如雨下。

季凉川的眸子忽闪了一下,一抹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他刚想上前,柳如雪却突然站了起来,抢在了季凉川的前面去扶沈清依。

“清依,你别这样,凉川不是有意的。我扶你起来。”

“你滚开!”

沈清依愤怒的瞪着柳如雪,那目光里的仇恨是那样的强烈,震得柳如雪一时间不敢上前了。不过想起身后的季凉川,她低着头貌似委屈的说:“清依,我知道你刚失去孩子心里不好受,可是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只要你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你和凉川会有孩子的。”

孩子这两个字再次刺激到了季凉川。

他的眸子猛然一冷,对着一旁的刘妈说:“还站着做什么?把她扶起来!从今天开始,没我的允许,不许她出门,更不许见客!”

季凉川说完气愤的转身离开,仿佛多看她一眼都会让他失控似的。

刘妈连忙扶起了沈清依,却发现她的身后流了一大滩血迹。

“太太,你……”

沈清依自然知道自己怎么了。

刚才季凉川推她的那一下不轻,后背火辣辣的疼着,肯定是受伤了。而她刚流产,现在恶露不干净,因为刚才的激动,很有可能引起大出血了。

但是她不想在柳如雪面前示弱,也不会再给她伤害自己的机会。

沈清依紧紧地握住了刘妈的手,疼的浑身痉挛,却一字一句的说:“刘妈,扶我上床。”

“太太,你这样不行的。柳医生,我们家太太可能大出血了,你帮帮忙啊!”

刘妈看着眼前的柳如雪,一脸的祈求。

柳如雪连忙上前,扣住了沈清依的胳膊。

她的力道用的很是巧妙,能够让沈清依胳膊酥麻又挣脱不开,柳如雪转头对刘妈说:“刘妈,我一个人不行的,你赶紧去叫其他的医生过来。我在这里看着清依。”

“哦,好!”

刘妈不疑有他,快速的跑开了。

“不要走!”

沈清依想要拦住刘妈,可惜没来得及。

在刘妈离开病房之后,柳如雪捏着沈清依的下巴,冷笑着说:“大出血了啊?怎么样?很疼吗?沈清依,你说你孩子都三个月了,他自己一个人去了黄泉路,该有多么孤单埃你不是很爱他吗?要不你去陪他吧?只要你死了,凉川就会回到我身边的。你不是很爱凉川吗?刚才可是他推得你哦!”

柳如雪的话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生生的凌迟着沈清依的心。她不甘,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柳如雪突然出手了。

第5章 这都是凉川的意思

绝望笼罩着沈清依,她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希望了。只是就这么憋屈的死去,她真的很不甘心。

就在柳如雪的手臂还没挥下去的时候,一个男人快速的冲了进来。

“柳如雪!你给我住手!”

下一刻,柳如雪就被来人一把推开了,然后沈清依落进了一具带着清雅气息的怀抱里。

她虚弱的睁开双眼,看到来人居然是自己的同学,以前追她的爱慕者苏城。

“苏城?你怎么会在这里?”

“别说那么多了,我送你急救!”

苏城的心完全慌了。

要不是刘妈出去碰到了他,他在沈清依结婚的婚礼上见过刘妈,这会还不知道沈清依会怎么样呢。

苏城抱着沈清依就往急救室跑,柳如雪却在身后冷冷的说:“苏城,你该知道她是季凉川的老婆。而且这都是凉川的意思!”

“有我在,你们谁也别想伤她!”

苏城瞪了柳如雪一眼,快速的抱着沈清依去了急救室。

刘妈给季凉川打了电话。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一个佣人怎么担当得起。

虽然不待见沈清依,可是季凉川还是快速的赶了回来。

“怎么样了?”

季凉川刚赶到,看到柳如雪站在外面,下意识的问道。

“怎么样了?季凉川,你还是个人吗?”

苏城一拳打了过去。

季凉川没有什么防备,直接被苏城打了一个正着,就在苏城打算打他第二拳的时候,柳如雪连忙上前护住了季凉川。

“苏城!你够了吧?清依大出血是谁都不想的事情,可是如果不是你让清依怀孕了,她何必遭受这样的罪?”

柳如雪这句话可谓是平地一声雷,瞬间让季凉川愣住了,随即涌现出来的就是无边的愤怒。

“苏城!”

季凉川一把推开了柳如雪,朝着苏城就挥起了拳头。

苏城整个人都是懵的。

什么他让沈清依怀孕了?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凉川,你听我解释,柳如雪她胡说八道!”

苏城躲闪着,可是季凉川就像一只被激怒的狮子,恨不得将苏城给撕成碎片。

“如雪胡说八道?她如果胡说八道,沈清依是我的妻子,她出事儿了你怎么比我还着急?”

“季凉川,你特么的混蛋!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清依那么的爱你,你的良心被狗吃了?要不是她当初死心塌地的非要跟着你,我是不会放弃的!”

苏城气的不再躲闪,很快的和季凉川打在了一起。

季凉川的愤怒如同海浪一般的袭来。

他想起沈清依那三个月大的孩子,原来是苏城给他戴的这顶绿帽子,季凉川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最好的兄弟,睡了他的老婆!

这简直是可杀不可辱!

“不会放弃?所以现在来撬我的墙角是吗?苏城,咱俩的兄弟情义到此为止。你想和沈清依在一起,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这辈子就算是我不碰她一下,她也是我季凉川的合法妻子!就算她现在流产了,我也不会允许你出现在她的面前!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季凉川的话瞬间让柳如雪愣住了。

怎么回事?

这是她预料的很不一样啊!

第6章 我们离婚吧

“凉川,你别这样,既然清依和苏城彼此有情,你就成全他们吧。”

柳如雪连忙上前拦住了季凉川。

季凉川的眸子猩红的可怕,听到柳如雪的话时,冷笑着说:“成全他们?那么谁成全我?刘妈,沈清依做完手术就带她回别墅,没我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她!”

“是,先生。”

刘妈不敢违背季凉川的指令,而苏城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季凉川冷冷的说:“苏城,你别想着挑战我的底线,从现在开始,你会很忙。”

说完,季凉川打了一个电话,苏城的电话顿时响了,然后他的脸色猛然间变得惨白。

“季凉川!我不会放弃的!”

“走着瞧!”

季凉川算是和苏城杠上了。

柳如雪急的要命,本以为季凉川会生气的直接和沈清依离婚的,谁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可是事已至此,她又不能说什么,只好把愤怒吞在肚子里,以后另寻他法。

沈清依抢救过来之后,还没清醒就被季凉川派人给软禁在了海 边的一处别墅里,外面好多的保镖看守着,里面有刘妈贴身照顾着。

她醒来时大吵大闹的要见季凉川,可是在吵了闹了之后,季凉川根本不搭理她,就连她以自杀相要挟,季凉川也是找家庭医生给她处理好伤口,依然不露面。

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

沈清依就像坐牢一般,时时刻刻被人盯着,甚至因为她有过自杀的前科,刘妈贴身跟着她,就连她上厕所都紧随其后。

这样的日子沈清依简直要发疯了。

她的手机,别墅的电话完全被掐断了,甚至是网络都被拔掉了。她就像个被全世界遗弃的人,被季凉川扔在这里自生自灭。

有时候她会半夜哭醒,总是能够梦到自己那可怜的孩子。可是如今过去一个多月了,她却无力为孩子报仇。

沈清依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有时候一个人坐在窗户前,一待就是一天,不吃不喝的,也不说话,就那样静静地坐着,偶尔泪流满面。

刘妈见她一天天的憔悴下去,怕真的出了人命,不得已跑出去打电话联系了季凉川。

当季凉川再次踏进这栋别墅,看到沈清依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沈清依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了,而且她的目光呆滞,好像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整个人没有一丝活气。

季凉川的眸子微闪了一下,轻轻地来到了沈清依的面前。

“清依。”

他叫着她的名字,声音微微有些低沉。

沈清依茫然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季凉川,过了好一会才发现他是真的站在自己面前了。

这个她用尽生命去爱的男人,却也是伤她最深的男人。她永远都忘不了自己绝望的被绑在手术台上,被柳如雪残忍的剥夺了孩子的画面,而他季凉川,她的丈夫,却冷酷无情的将她软禁在此。

“季凉川,我们离婚吧。”

沈清依淡淡的开口,没有了爱恨情仇,只剩下疲 惫,可是她的话却刺激到了季凉川。

“离婚?你想都别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和苏城双宿双飞是吗?沈清依,你别做梦了!你不是很喜欢我吗?不是喜欢被我上吗?我今天成全你!”

第7章 爱我就证明给我看

沈清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整个过程中疼的窒息,疼的恍惚。而那双本来盛满季凉川的眸子,此时也一片死灰。

季凉川突然愤怒的一拳打在了床上,震得床有些颤抖。

他掐住了沈清依的下巴,恨恨的问道:“怎么?因为不是苏城,所以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吗?”

沈清依本以为自己的心已经死了,可是在这一刻,却再次被季凉川伤的鲜血淋漓的。

“季凉川,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曾经有多么爱你。”

一行清泪顺着沈清依的眼角滑落。

可就是这样的沈清依,却让季凉川更加的愤怒。至于为什么愤怒,他本身并不明白。

“爱我?如果这是你对我的爱,我可要不起。我嫌你脏!”

说完,他一把甩开了沈清依。

流产后的沈清依本身就没怎么休养好,身体被季凉川强行的甩开之后,以一个抛物线的状态直接跌下床去,好巧不巧的,肚子碰在了茶几上,然后再次翻滚在地上。

一股温热的液体突然涌了出来。

要死了吗?

沈清依觉得自己的神情飘忽,似醒非醒的,她甚至有些看不清楚季凉川的脸了。

这个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终于要弄死她了吗?

沈清依凄凉的笑了笑,然后脑袋一歪,整个人昏死过去。

季凉川只顾着发泄自己的愤怒。以前的沈清依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特别的讨好,特别的敏感,可是现在,她居然用冷漠来抗议他。

作为一个男人,她沈清依偷人,怀了别人的野种,他拿掉孩子怎么了?他没有和她离婚,甚至让她好吃好喝的住在这里,她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居然还敢这样对他甩脸子,谁给她的权利!

愤怒让他变成了一只野兽,只想狠狠地把眼前的沈清依撕成碎片 才能让他好过一点。

“沈清依,我告诉你,这辈子你想和苏城双宿双飞是不可能的!”

他猛然回头,地上鲜红的血液像是妖艳的花朵,却深深地刺激到了他的双眼。

季凉川快速的看向沈清依,沈清依脸色苍白的如同一个破碎娃娃,早就晕死过去了。

“清依,沈清依!”

季凉川慌了。

就算是沈清依流产的时候,他好像也没看到这么多的鲜血,而此时,他突然觉得心口好像被什么给刺伤了一般,疼的厉害。

季凉川连忙穿好衣服,用床单抱起了沈清依,快速的跑出了别墅。

“快!给医院打电话!让他们开绿色通道急救!”

季凉川让刘妈跟上,可是他抱着沈清依的手却突然有些不可抑制的颤抖。

怎么会这样?

她的身体不是一直很好吗?

休养了一个多月,为什么会这样?

季凉川不知道,可是前所未有的恐惧感笼罩着他,好像他会失去些什么似的。

车子快速的开到了市中心医院,绿色通道已经打开了,沈清依在第一时间被推进了急救室。

当急救室的灯亮起来的时候,季凉川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里。

许你半生情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许你半生情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 被砸场了)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被砸场了)书名: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9章被砸场了刚吃完午餐后,权以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听电话的他,脸色有点凝重,过了一会,他放下了电话,面无表情地道:“我们走吧!”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凝重,冷初月知道他有正事去办,她“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有事先去忙,我可以自己回去!”权以熙低下头,看向冷初月的一脸的浅笑,他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有你在身边我才不会无聊。”说完以后,看到她脸上僵硬的笑容,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起来,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她现在不想待在他的身边

  • 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 我们打赌吧)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洛冰连续的推了两次也没能推开车门,她停下动作,转而回神望向云若汐。两人视线交汇,云若汐狭长的凤眸拉长了眼尾促狭的笑意,“不用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底想做什么?”洛冰的语气冷沉下来。云若汐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写上了决然的神色,“我想赌一把。”“赌?”洛冰皱眉。“赌他到底是爱你还是爱我!怎么样,洛冰,你敢吗?”云若汐握紧方向盘。洛冰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若汐的侧颜。云若汐的红唇一张一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 不按常理出牌)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不按常理出牌)小说书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9不按常理出牌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她迈出步伐,高贵优雅的往外走去。一见到洛小安,她脸上的笑变得亲和关切:“小安,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伯母这是巴不得我受伤?”洛小安挑了挑眉,不悦的打量她。这是她的伯母陶雅心,表面总是一副和和善善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更是对她好极了,落不得丝毫的把柄。京城的人都夸她心善,简直是后妈的好榜样。可只有洛小安知道,即使是给她送的燕窝鱼翅,也是她们吃过的残渣来熬的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那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jina连忙狗腿的问道,之前让沐小蛮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办事就是秦影授的意,现在事情没如期办好,秦影自然是不会罢休的。坐回总裁椅上,秦影看着电脑上jina刚刚传上去的照片,是沐小蛮的比基尼照。嘉影娱乐在和每一个演员签约后,都会借着庆祝的名义,由经纪人带着新签约的几个或十几个女演员出去游玩一下,顺便去沙滩或者温泉洗洗澡。而这期间一直有嘉影娱乐的人在偷拍,当然这些照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 别这样)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别这样)小说名称: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第19章别这样顾久久不明所以,但是也不敢随意猜测,只觉得他的视线让她背脊阵阵发凉。顾久久连忙定住身形,却也不敢转身,“穆总……”“转过来。”穆爵琰再度开口,顾久久连忙照做。“抬头。”抬头那不就啥都看见了?想整死我也不带这样搞得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顾久久还是听话的抬起了头,只不过拿着手机的手却背在身后。抬起头,顾久久这才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并不像她幻想的那么污,穆爵琰与那个女人的衣服都是穿的非常整齐

  • 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

    原标题: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第19章:权宜之计!他哪只眼睛看见她心疼了?苏岩正想辩解,倏地注意到傅言深的热气似乎都已经扑在了她的耳垂上。而且,他刚才叫什么?夫人?“谁是你夫人?”顾不得在意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岩对夫人这两个字尤为在意,她又没有跟谁结婚,这都是哪门子的夫人呢?苏岩半分没有客气一把推开他,转身直勾勾的瞪着自己前一刻的救命恩人。傅言深轻笑,笑容即使温雅悦耳,与刚才给人的冰冷感觉相比,那笑声,突然之间让苏岩如沐春风般。傅言深深深的看着苏岩,低沉磁感的

  • 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

    原标题: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书名:军婚撩人019:一个吻余式微依旧很抗拒他如此亲密的碰触,立刻手脚并用的推他踢他,可陈瀚东已经决定不放过她了,他自信能给她一个美好的夜晚。控制住她乱动的小手,狠狠的吻了她。余式微身子颤了颤,然后猛地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陈瀚东吃痛立刻松开了她,身体却依旧牢牢的压在她的身上,在看到她那妖艳的红唇之后心里那一点点的怒气也淡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的下巴,不甘心的说到到:“只是一个吻而已,何必这么小气?”她急忙伸手推开他压的更近的肩膀,低头说了一句:“我去给你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听到他的话,路兮琳不乐意了。“哎,你左一个戴绿帽右一个找男人,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给你戴绿帽找男人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尤其是贺文渊。张口闭口不离绿帽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这段婚姻的始因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背叛。“提醒?真是笑话,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路兮琳讥讽,“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白天那个金饰,是送小情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