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玲珑曲笙歌在线阅读

2017/12/29 10:49:16 来源:网络 [ ]

书名:玲珑曲笙歌

第三章 进宫
天还没亮,右丞相府早已一派忙碌的景象。原文qi-wen.com
丫鬟小雪伺候欧阳菱换上一件淡红色绫罗丝缎长裙,画黛眉,涂胭脂,主发间插上镶嵌玛瑙金凤簪,点坠几只银饰发簪,耳边戴上南海红珍珠耳环垂下条条金梳流,镜中之人美如嫡仙。

就算是见惯了的小雪此时也有些目瞪口呆,扯着嗓子嚷道,“大小姐,你太美了,天上的仙女也比不过你。”
欧阳菱第一次盛装打扮十分别扭,听小雪一嚷更加的不舒服,顺手将金凤簪取了下来,“不戴了,太重了,换个别的,我就纳闷,那些个小姐夫人们怎么那么扛压,就这一会脖子都酸了。”
“大小姐,不可,这是要见皇上,老爷吩咐必须要戴的。”小雪赶紧给欧阳菱重新戴上,心里暗笑,大小姐虽长的倾国倾城,但性子和表面相差太大,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矜持,就更别说琴棋书画了,很多人都会被她外表唬弄了。
欧阳振宇进屋时,看见女儿的妆扮有些闪忽,她太像她的亲娘,甚至比她亲娘还要美,自己花一样的女儿就这样有去无回,欧阳振宇心如刀割,第一次为自己做到右丞相这样的高位上而产生了怀疑,到底是福是祸呢?
欧阳夫人不住地叮嘱欧阳菱,无非就是皇宫不比家里,一定要谨言慎行,说着说着不可控制地流下泪来,惹着欧阳紫也不停地抹泪。

欧阳菱生性洒脱,都不知该如何安慰她们,只觉得心里酸溜溜地也十分难过。奇闻网
天色渐白,整个京城笼罩在晨雾中。街上异常安静,只听到轿子快速行走的沙沙脚步声。
坐在轿子中的欧阳菱凝神静气,看起来神情十分的放松,只有手上来回撕扯的锦帕看出她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丝的紧张。
估摸二刻钟,轿身突然一停,前方传来几句含糊不清的问话,欧阳菱知道这是到了皇宫的后门。简单交涉几句,轿夫不再停顿,往皇宫内走去。
透过轿帘,欧阳菱偷眼望去,皇宫气势磅礴,有很多的楼宇亭阁,假山盆景,而图案大多为龙凤,青石玉瓦更有森严冷峻之气,欧阳菱怎么看怎么也喜欢不上来,想想要在这里度过漫漫余生,只这样一想,她就遍体生寒。
欧阳菱和刚新鲜出炉的京城四美在云阳殿外等候皇后的传召。奇闻网

其中一身桃红锦绣丝绸长裙,凤眼飞扬,极尽张扬艳丽的是国丈的小女儿,现被京城传的沸沸扬扬美的已经不是人类的京城第一美陈淑娴;

一身蓝色拽地长裙,眉目如画,神态清冷正是左丞相的长孙女,京城第二美杨小蝶;

一身黄色长裙女子,个子高挑,皮肤白皙,眼睛大而明亮,是兵部尚书徐家的三小姐徐如娣;

最后一位身着紫色长裙,身材婀娜,梨涡隐现,天真活泼,正是吏部尚书家四小姐张美兰。

虽说是官宦家自己选出的京城四美,还真是货真价实,陈淑娴是美艳,杨小蝶是高冷,徐如娣是优雅,张美兰是天真,各有各的美。
欧阳菱正慢慢打量,突然对上陈淑娴的凤眼,看她极是不屑也充满嫉妒的一撇,欧阳菱也不介意,抹唇冲她一笑,却惹得陈淑娴更加的不悦,撇过头冷冷哼了一声。
欧阳菱暗暗觉得好笑,看陈淑娴的样子也是在家娇生惯了,进了皇宫连装装样子都不会。
这时身材高挑的徐如娣,款款走到欧阳菱面前,莞尔一笑,施礼道,“敢问姐姐是否是右丞相大人家的大小姐?”
欧阳菱微微一愣,看她恬静优雅倒也觉得亲切,也随即轻笑道,“家父正是右丞相,请问妹妹是?”
徐如娣淡淡笑开了,“小妹我是徐如娣,早就听闻右丞相家的欧阳大小姐是仙人,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欧阳菱微怔,看她眼中一片坦然,像就是说了句实话,虽觉得有些突兀,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随她轻轻一笑。
这时杨小蝶和张美兰都走到了欧阳菱身边,五个人四人一堆,像是故意将陈淑娴孤立。来自http://www.qi-wen.com/
张美兰声音又脆又响,天真十足,“欧阳大小姐,我可不可以叫你欧阳姐姐,我刚才都看呆了,从没见过姐姐这么美的人。”

欧阳菱暗暗苦笑,都不知如何接口,旁边的杨小蝶接口道,“是呀!有人还真以为自己是京城第一美女呢”
欧阳菱彻底地呆住了,这几个人是真不懂世事还是都不可小瞧的主,看样子她们跟陈淑娴产生了矛盾,一个一个看似夸她美貌,实是夹枪带棍。

她也从陈淑娴对她面色不善中看出,陈淑娴是一个极其在意自己容貌的人,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受得了杨小蝶如此挑衅和挖苦。
果然陈淑娴的脸直接变色,她是国丈的女儿,皇后娘娘的亲妹妹,从小到大谁会给她脸色?

特别是谁人不知她是京城的第一美女,现在的这个欧阳菱生生把自己给比下去了,叫她怎不恼火!还有扇风点火,讽刺挖苦的,所以正要发难。
第四章 觐见(1)
对面突然走来一个高个子太监,尖着嗓子喊话,“皇后娘娘有旨,各位小姐云阳殿前厅觐见。”
众人施了礼,陈淑娴面露狂喜,又瞪了欧阳菱与其他三位小姐一眼,喜滋滋跟着来人走进云阳殿。
欧阳菱暗暗摇了摇头,看另外三位小姐也是极力压制自己面容上的兴奋,心里越发的厌倦。奇闻网
这几个都不是善茬,陈淑娴仗着自己的姐姐嚣张跋扈,喜怒毫不掩饰,这种性子迟早会被杀人不见血的皇宫吞噬。
而其余三位,已经成功挑起她这个旁外人与陈淑娴之间的矛盾,三个人像是商量好的一般讨好她来打压陈淑娴,那么陈淑娴将会视为她为最强大对手,想想为了一个男人整天勾心斗角,真是无奈了,所以无论如何她也要离开这里。
欧阳菱走在最后面,拿眼偷瞄正中央坐着的妇人,只见她年纪在二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容貌端丽,沉稳中透着贵气,这就是东祁国的皇后,国丈陈贵之长女陈淑慧。
两边陪着的是宫中位分最大的瑾贵妃和兰贵妃,两位贵妃艳丽无双,风情万种,眼中也在慢慢打量、掂量着她们。
五位小姐垂首上前跪拜行礼,皇后说了句免礼,谢恩后,五人默默退立一旁。
“两位妹妹,右丞相家的大小姐我们可都没见过,那就先让本宫瞧一瞧。”皇后仰着脸冲两位贵妃和颜悦色说道,在外人眼中,这位皇后娘娘倒像是十分平和之人。说明http://www.qi-wen.com/
“是呀,看看我们欧阳右丞相家里到底藏了怎样的可人儿呀!”兰贵妃笑着应茬,一看就是在宫中得宠的主。
欧阳菱微微皱了下黛眉,平日里她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俗礼,可这是皇宫呀,再不爽也要装装样子,忙上前一步,垂首再次施礼,“见过皇后娘娘和两位贵妃娘娘。”
“欧阳小姐,勿需多礼,抬头让本宫瞧瞧。”皇后和声说道。
欧阳菱缓缓抬起了头,几双眼睛同时向她望去,皇后和两位贵妃就是一惊,眼前之人明眸皓齿,靓丽脱俗,特别是一双黑眸宛如泓潭闪着光彩。
瞬间偌大的厅堂像是明亮的很多,连香炉中焚烧的香料也格外芬芳,皇后下意识攥紧了手中的锦帕,两位贵妃有些呆怔,一时间云阳殿前厅安静异常。
“真是美人呀,真正的颠倒众生的主,怪不得我们的右丞相要藏着,本宫见了都要怜惜不已!”皇后毕竟是皇后,发现异常忙反应过来,打着呵呵说道。
虽然见过自己的人,或多或少都表现出惊诧,欧阳菱还是非常的不习惯,她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大方说道,“皇后娘娘缪赞了,臣女愧不敢当。”
没有沾沾自喜,“ 荣辱不惊”,落落大方,反看自己的妹妹,由于自己就是场面话夸了欧阳菱两句,这不嘴已经撅起来了,脸也拉下来了,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皇后陈淑惠暗暗叹了口气,自己还指望自己的妹妹凭着年轻美貌笼络住皇上的心,将东祁国后宫牢牢掌握在自己陈家人手中,就这德行,唉。
“是呀,是呀,见过美的,没见过这么美的,那气韵,那神采,把我们这些庸脂俗粉都比下去了,呵呵”兰贵妃附和皇后娘娘说道,欧阳菱不经意间又蹙了一下眉。
“皇上驾到”随着太监的一声高喊,前厅所有人都暗自一惊,欧阳菱微微一怔,怎么连皇上也来了呢?他不应该晚宴才会出现吗?也不敢怠慢,垂首随众人屈膝下跪,口中高喊,“参见皇上。”
一双玄色龙靴出现在眼底,飞扬的明黄色龙袍,金银丝绣得蛟龙张牙舞爪,随着脚步轻轻晃动,“都平身吧”龙承天淡淡开口,声音温润如玉像是春风拂面,温暖惬意。
龙承天中间坐好,宫女添了把椅子给皇后,龙承天示意两位贵妃坐下,扬起好看的星眸,冲皇后说道,“爱妃,什么事?这么喜庆,朕听得你们笑得热闹。”语气真像谦谦君子。
“皇上,臣妾说的是右丞相家的大小姐,您快看看,真是天人呀!”皇后嘴上说的轻松,心已经提了起来。
“哦,是吗?朕瞧瞧,怎么个天人?”龙承天口中嬉戏。
欧阳菱觉得,她长了十六岁所行的礼都没有今天一天行的多,万般无奈,再次上前一步,低头施礼,“臣女欧阳菱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抬起头,朕瞧瞧”龙承天的语气略带些紧张,手下意识攥紧成拳,屛住呼吸紧盯着下跪之人。
一双清冽幽深的黑眸对上如星辰般灿烂的星眸,欧阳菱看到是如明月般清雅面容,高贵而优雅,星眸中含着温润地光泽。
只觉此人该弹琴弄萧、吟诗作赋,哪里有一点像掌握生死大权的一国之君。和威严、冷酷、血腥边都不沾。知道当今皇上以仁义治天下,还是大大出乎欧阳菱的意料。
第五章 觐见(2)
而此时的龙承天,喉头发紧,心头巨跳,竟是说不出话了。
一年了,多少次梦里暗自揣摩她的容颜都比不上现在一眼来的悸动,明明是心里有了准备,还是压不下心头如鼓般的心跳和涌现出的巨大惊喜。

龙承天突然后悔当这么多人面见她了,今日早朝,他根本没任何心思听那些个大臣啰嗦。

一下早朝,他匆匆赶往云阳殿,心里一直打鼓,要不是心里的那个她该怎么办?真的是她了,他这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一国之君却像个毛头小子般乱了方寸。
他有些狼狈地将视线转移,随手拿起檀木桌上的玉盏,在玉盏晃动中轻抿了一口,以掩饰内心的慌乱。

她比一年前更美了,明艳的淡红色长裙,琳琅满目的闪闪头饰,耳边一对红玛瑙耳环衬的她风姿卓然,仿佛全身镀上一层金色,明晃晃地夺人眼球。
“是不错,平身吧!”龙承天长长呼出一口气,努力稳住声音,还算镇定地把这几个字说完。
欧阳菱回了句“谢皇上”起身,默默退到一边。
龙承天的视线落在陈淑娴身上,故作轻松说道,“娴儿,这才几年不见,都长成大姑娘了,真是女大十八遍。”
皇后提起的心终于放回实处,看来皇上对这个欧阳菱不感兴趣,如此轻描淡写也没多看两眼,太好了,唯今之际就是打发她去和亲。
一句“娴儿”让陈淑娴面容出现狂喜,她本来就是美人胚子,皇上肯定会喜欢,那个欧阳菱冷冷淡淡的样子,皇上怎会喜欢,白长了个倾城的貌。
“参见皇上”陈淑娴上前喜滋滋地行礼,不忘扬眉含情脉脉地盯着龙承天。
大庭广众之下,陈淑娴此做法无疑是失礼的,两位贵妃暗暗冷哼一声,而其她京城三美也暗自在心里骂了一句,“这个蠢货!”
“陈淑娴,放肆”皇后脸色巨变,也不管皇上在这,连名带姓地喝到。
陈淑娴唬了一跳,慌忙垂下了头,心中惴惴不安。
“无妨,无妨,爱妃勿恼,看看把娴儿吓得,本来就是请各位小姐到宫中一叙,哪来那么多的礼数,朕就很喜欢娴儿的性子,用不着藏着掖着?”
他像是一语三关,本能地瞥了一眼欧阳菱,却发现他进来时她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他与陈淑娴的对话仿佛对她半点触动都没有,就像是完完全全的局外人。

她根本连他半个影子都没记得,就算记得,也当他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此想法一出让他觉得万分挫败,连敷衍厅堂上其他她三美都懒得去做了。
皇后看皇上这么看中自己的妹妹也沾沾自喜。陈淑娴更是高兴坏了,连两位贵妃和其她三美心中也有些动摇,难道皇上真会喜欢这个傻不拉几的陈淑娴,看不上绝色倾城的欧阳菱,不能吧。
龙承天不得不再次打起精神将其她三美夸了个遍,至始至终都不敢再去看欧阳菱一眼,就怕对上她厌恶的双眸,又怕自己做出什么出格之事。

龙承天心里如油锅再滚,他不在乎任何人,就不允许她眼中没他?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些偷瞟到他身上的热烈眼神,就不包括她,这令他十分沮丧。虽然他一再告诉自己来日方长,心里还是十分的不舒服。
“爱妃,你们俩陪着这几位小姐到宫中走走,熟悉一下,老呆在屋里也闷,皇后陪朕一会儿”龙承天冲两位贵妃说道,众人领旨。
第六章 挑明
京城四美偷偷留下几道恋恋不舍的眼光,欧阳菱仿佛只有此刻才换了一个动作,她抬腿随众人朝外走去,连一个眼神都欠奉给龙承天。
只是在转身之时又轻皱了一下黛眉,这个小小不经意的动作却被有心人瞧了个正着,令龙承天的心猛的沉了下去,脑中懵懵出现几个字,“她不喜欢,她是真的不喜欢。”
直到那抹淡红的身影消失在自己视线,龙承天才慢慢收回自己的目光。
皇后陈淑慧看了一眼怠倦的皇上,轻声冲龙承天说道,“皇上,这几位小姐真是花红柳绿,都惊了臣妾的眼了。”
“是吗?”龙承天懒懒开口,目光游离,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兴致。
“是呀!个个都是拔尖的美人呀!这些年皇宫还没如此热闹过呢,是该添加妹妹增点喜庆了”陈淑慧慌忙回答道。
“那么以皇后看,五位小姐谁去西祁国和亲合适呢?”龙承天不慌不忙拿起桌上的银盏一边喝一边不经意地问道。
陈淑惠看了眼皇上,看他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忙道,“就这一会儿,臣妾又不知她们的体性,可说不好。”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说无妨。”龙承天好脾气地说道。
“皇上,以臣妾愚见,论相貌当属右丞相家的欧阳小姐,”皇后又偷瞄了一眼皇上,看他并没有不高兴,大着胆子说道,“不仅举止文雅,行动得体,谈吐大方,更是聪慧贤德之人,臣妾觉得可担此重任。”
“是吗?欧阳菱?”龙承天突然淡淡笑开了,盯着陈淑慧的眼神竟是讽刺十足,“那么以皇后愚见,欧阳菱算不算的上绝代佳人呢?”
陈淑慧一怔,忙叠声说道,“皇上,当之无愧。”
“皇后的意思是,如此绝代佳人只有他尹皓能拥有,朕得不到是吧!”龙承天突然变脸冷声喝道。
陈淑慧一惊,慌忙跪下,委屈说道,“皇上,臣妾绝无此意。”说完就觉心里一空,皇上一向都是温润如玉,今天竟然发怒了,那个环节错了,自己一向聪颖大度,要不皇上也不可能如此看重自己,难道自己揣测错了,心里又慌又乱。
龙承天闭了闭眼,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听让欧阳菱去和亲,怒气就止不住地往外冒,也就是欧阳菱能让他有方寸大乱的本事。

龙承天并没有特意控制自己的情绪,索性就放肆一会儿,正如他自己说的,用不着藏着掖着。
“欧阳小姐,皇后就不用挂心了,谁去西祁国和亲朕自有主意,还有,好好想想晚宴皇后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用送朕了。”说完,竟然拂袖而去。
陈淑慧跪在地上,连动都懒得动,想破脑袋都想不出皇上为何如此震怒。

她是不会怕的,宫中有多少艳丽女子,她冷眼看她们为得宠而去争的头破血流,皇后还不是她。这个欧阳菱也和她们一样就是漂亮点,她见多了,哪有长盛不衰的。

可这一次她就是觉得心慌慌的,和皇上成亲十年,她到现在都读不懂皇上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皇上从没为哪一个女子跟她翻过脸,竟然为了欧阳菱训斥自己,一个欧阳菱竟然把她打的如此狼狈。
爹爹一再告诫她,男人大多好色,都是喜新厌旧,只要皇上没有专宠独宠哪一个她都要忍。现在看来只有妹妹能帮她抓牢皇上了,这些年她也看明白了,她将锦帕死死拽在自己手上,抓不住皇上的心,那就死死抓住这顶凤冠吧!
第七章 夜宴(1)
酉时,宽阔的晨宇殿布置地极其奢华,地上铺着厚厚大红地毯,丈高的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彩绘宫灯,四周由九对巨大的铜柱支撑,每根铜柱上都雕刻张牙舞爪的巨龙,铜柱下燃着掺有香料的蜡烛,幽香四溢。
龙承天坐在正中央红木龙椅上,左侧是皇后陈淑慧,下首是两位贵妃,再往下依次坐着二位嫔妃。总管栾喜站在龙承天身旁,栾喜的旁边站立是大内第一高手,皇上的贴身侍卫肖路。
由于四位美人位份不高,这场晚宴并没有她们。
龙承天换了身轻便的龙袍,没戴朝冠,只随意用一玉簪将长发束起成冠,看起来更像翩翩佳公子。
欧阳菱被安排到上首最左侧时微微愣了一下,谁都知道左为大,右为小,虽说她们五人当中她比另外四人大上几个月,可也不是那么排的。

论起官阶他父亲虽为一品但怎么比的上皇上的老丈人和左丞相。杨小蝶不算,毕竟矮了一辈,但她不应该在右上首吗,这个位子不该是陈淑娴的吗?

她偷眼向陈淑娴看去,看她喜滋滋坐在右上首的位子上根本没当回事?太可疑了,以陈淑娴的性子就算不敢当面发作,脸色也不能好看了,这可是打脸呀!
难道她知道什么?和亲公主?难道是自己?欧阳菱心里一阵狂跳,怎么压都压不下?
引领欧阳菱入座的宫女看她迟迟不入座,再次恭敬地说道,“欧阳小姐,请”
这是自己的位子,欧阳菱不再犹豫,坐了上去。
晚宴在风姿卓绝的献舞中拉开帷幕,几位轻盈的舞者踩着细碎的脚步,使出浑身解数翩然舞动,人美舞美,姿态万千。
一舞终了,皇上开口道,“今天是家宴,所以各位小姐都不必拘礼,你们几个可是京城四美呢?等会也让朕开开眼。”
坐在皇上身边的陈淑慧冷眼看着坐在五女当中最上首的欧阳菱,如果没有皇上上午给她的那一出,她也许也会认为推欧阳菱在左上首而坐,有可能叫她去西祁国和亲。
现在皇上意思那么明显。想想皇上最后撂下那句话,她就一阵咬牙,“晚宴上该做什么?说什么?”
再看看一脸兴奋的妹妹,陈淑慧不由一阵担心,自己光顾着想怎样消除和皇上之间的芥蒂,忘了告诉妹妹可别惹欧阳菱,万一皇上一怒让妹妹去和亲,她与父亲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她太了解男人了,再美的天仙也会厌的,只要熬过皇上这股新鲜劲,她与她妹妹联手,不怕凤冠旁落。显然皇上正在这股新鲜劲上呢!如果不小心触碰,后果不敢想象。

刚才皇上只提到京城四美,直接将欧阳菱忽略,这是对她的警告吧!想到此不由得冷汗直冒。
陈淑慧忙调节好情绪,附和皇上道,“皇上既然说了家宴,你们就不用拘礼,敞开地表现,虽说你们都是千金小姐,有道是技多不压人,我可听说左丞相家的杨小姐和徐尚书家的徐小姐,那舞瑟相和可是一绝,几位诰命夫人都赞不绝口呢!”
陈淑慧先把杨小蝶和徐如娣推出来也是有目的的,首先杨小蝶和徐如娣是京城的第二美和第三美,一个是冷艳不凡,一个是典雅恬静。他要看看皇上到底什么反应,现在看,欧阳菱绝对不可能去和亲的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妹妹去。

先出两个不俗的,投石问路,皇上只要有兴趣,以她最后一个出场的妹妹,美艳的容貌,高超的琴艺外加甜美的歌喉必将牢牢吸引住皇上的眼球,只要能触动皇上,不让妹妹去和亲,她就算赢了一半。
杨小蝶翩然而起,她换了件蓝色的百褶裙,外披一层白色轻纱,轻纱舞动,带出一股清灵之气。
徐如娣换了件淡粉色纱裙,宽大的袖口绣有几朵优雅的兰花,越发的雅致。
礼闭,徐如娣坐在早已准备好的弦琴旁,“叮咚”一声勾起琴弦,杨小蝶随音乐挥洒广袖翩翩而起,一个弹的宛如行云流水悦耳动听,一个舞的空灵轻燕美如诗画,场面十分令人陶醉。

玲珑曲笙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玲珑曲笙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至尊透视7章(第7章 薛威)

    原标题:至尊透视7章(第7章薛威)书名:至尊透视第7章薛威一个小时后,两人吃的差不多,桌子上的地瓜山药被何小天一扫而空,这可都是花钱买的,绝对不可以浪费!梅明雨笑呵呵的看着何小天道:“走吧,今天是个很愉快的交易,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那就麻烦梅总了。”何小天应了一声,付完钱后心里还犯着嘀咕,这一顿饭差不多干掉了他五万块,那个拉菲也太贵了一些,这纸醉金迷的生活是不是太奢侈了一些,其实他不知道天涯阁楼已经打了折扣,不然得花掉他十多万。甩了甩脑袋,何小天跟着梅明雨出了清新阁,附近的某个雅间里传出

  • 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7章(第7章 他至于生气吗)

    原标题: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7章(第7章他至于生气吗)书名: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第7章他至于生气吗“叩叩叩。”房门突然被敲响,杜雨浓简直就跟见了鬼似的,一阵心惊胆战,“谁……啊?”“杜小姐,太太让您下楼吃饭。”“好的,我知道了。”也是这会儿,杜雨浓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肚子饿了。赶紧过去开了门,“那个……”佣人本来准备走的,就看到杜雨浓从里面出来,“杜小姐。”“那个,我身体有点儿没力气,可不可以跟奶奶说一下,把饭端到我房间里来啊。”杜雨浓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我去问问太太。”“谢谢了。”程华听

  • 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7章(第7章 一白遮百丑)

    原标题: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7章(第7章一白遮百丑)小说: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第7章一白遮百丑“我只是想知道你叫什么。”夏青黎摊摊手,看着小小的脸蛋上疑惑的表情,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怪蜀黍。”季安阳将车钥匙放在吧台上,两只手撑在高脚凳上,身体轻轻往上一蹦,同时快速的转身,屁股稳稳的坐在了凳子上。他冷着一张小脸,嫌弃似的看了一眼果汁,“我要一杯牛奶。”被小家伙快准稳的动作惊到了的夏青黎,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下巴。他缩了缩鼻子,一脸傲娇的从冰箱里拿出一杯刚刚放进去的牛

  • 帝少的重生毒妻7章(第7章 嫁人,开玩笑吗)

    原标题:帝少的重生毒妻7章(第7章嫁人,开玩笑吗)小说:帝少的重生毒妻第7章嫁人,开玩笑吗“你!”简淑念眼睛瞪大老大,看着简若兮。没有想到这个懦弱无能的妹妹,竟然敢这样!简若兮看着动怒的简淑念,也不以为意。自己现在这幅身子打不过男人,但是想要应付简淑念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还不是问题。“姐姐,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动手哟!”简若兮笑道。简淑念抬起的巴掌,僵在半空中。打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正在这是,一个佣人走了过来,中年妇女的模样。低声的看着对简淑念道:“大小姐,您不是说明日有重要的应酬吗,现

  • 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7章(第一卷 异世风云第7章 打上门来)

    原标题: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7章(第一卷异世风云第7章打上门来)小说名: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第一卷异世风云第7章打上门来叶天齐有两子,但也有些走极端。一个是天资卓绝的紫衣侯,一个却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世主,后者也就是叶风华的大伯叶明。不过到了这一辈,情况却是来了个翻天覆地的戏剧性变化,更是让叶明得意不已,现在自己的女儿叶青霜是闻名王都的小天才,二十岁便已是黄阶灵师。而叶风华,却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我在和你说话,你聋了吗?”叶青霜见对面的人不搭理自己,顿时火冒三丈。叶风华丢掉手中的锦布,依旧不予

  • 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7章(第7章 父子聊聊)

    原标题: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7章(第7章父子聊聊)小说名字: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第7章父子聊聊“我们,聊聊?”席斐安排好去医院的事情之后,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走进了自己儿子的房间。“嗯。”小人儿只是抬了下头,就继续盯着自己的电脑,玩他的游戏了。这是他最新开发出来的游戏,他要弄妥了,然后卖掉,再然后,当然就是给他妈咪买好多漂亮的衣服,好多好吃的东西。他家老子暂时还是个不靠谱的,他可不敢指望这个老子能替妈咪担当什么。没错,子程小爷就是这么牛的。席斐顺着自己儿子专注的目光也注视着电脑,他虽然主攻

  • 神帝绝宠:逆天凰妃7章(第7章 幻境梦境)

    原标题:神帝绝宠:逆天凰妃7章(第7章幻境梦境)小说名:神帝绝宠:逆天凰妃第7章幻境梦境谢绾歌再睁眼时,身处一座院落之中,小院清幽,是她最熟悉的地方,她的家。占卜室中突然传出一声轻响,明知是幻境,谢绾歌还是忍不住想要过去一探究竟。占卜室还是曾经她最熟悉的装饰,玄天镜前面站着个小姑娘,正偷偷用玄天镜观看外面的世界。面容俏丽,正是谢绾歌幼年时的样子。谢绾歌轻轻依着门框,注视着曾经的自己。“咳!”身后一声厉咳,正在津津有味地观看玄天镜的“小谢绾歌”被吓了一跳。只见“小谢绾歌”调整呼吸转过身,露出一个十

  • 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7章(第7章 喵星人引发的悲剧)

    原标题: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7章(第7章喵星人引发的悲剧)小说名称: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第7章喵星人引发的悲剧果然从霍三少手里顺利逃脱之后江小果的好运也随之而来,顺利的潜回去拿到存款跟团子胜利会师。阔别半日,非常想念。江小果蹲下,带着一脸诱拐儿童的笑把团子抱起来。热情洋溢的开口:“团子,你今天有没有拉屎?被你吞掉的可是霍三少的钻戒,关键时刻可以保命的。”不知道是不是江小果的错觉,团子女王翻了个白眼,显得特别鄙视她。“好啦,咱们先逃走再说,这儿太危险了。”江小果一边说一边把团子塞进运动服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