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凤临天下:金钗摇在线阅读

2017/12/29 10:19:0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凤临天下:金钗摇

第3章 宫闱秋色乱人心(1)

“什么?太后召见?大哥是不是听错了?”展凤飞惊讶的看着大哥,不敢相信皇太后会好端端的召见她。奇闻网

“没错,待会好好梳洗一番,别失了礼。太后说许久不见你了,想让你陪她喝茶呢。”展元承温柔的说道,心里却也揪着,隐隐的觉得不对,自从上次皇上见了小妹之后,他就一直没有放心下来,如今太后突然要见凤飞,总觉得哪里不对。

“可是我和太后似乎……”展凤飞想了想,印象里对太后是没有什么记忆。

“你小的时候太后还抱过你呢。”展元承笑了笑,“太后以前很喜欢你和玉仪的,你可能记不住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知道了。网站http://www.qi-wen.com/”展凤飞声音低了下来,她下午本来是要去东街和小虎子他们见面了,如此,又要失约了。

虽然太后突然召见很意外,但是在相国大人和哥哥罗嗦教导下,展凤飞还是很乖的答应绝对会遵守规矩,不会和平时一样大大咧咧的。

下午,在小太监的带领下,绕过曲曲折折的回廊楼阁,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到了沉香亭,远远的就看见两人坐在亭中,周围立着五六个宫女太监。

走近一看,只见里面坐着一个头戴珠冠,身着紫色绣裙的中年美妇,身边还坐着一个二十来岁容貌俏丽的女子。

那紫色绣裙的妇人四十上下,容貌端丽慈祥,颇有母仪天下的风范,不用说,展凤飞便猜到她是皇太后。

展凤飞进了亭中,端端正正的行礼,还未说话,便听得茶杯碎裂的声音,她一时忘记了爹和哥哥的叮嘱,抬头好奇的向太后望去。只见太后手中的茶杯碎了一地,怔怔的看着她,眼里闪过莫名的情绪。说明qi-wen.com

“太后。”身边端坐的小姐忙站起来,示意一边的丫鬟收拾碎片。

展凤飞忘了顾忌,一双明眸盯着太后,很奇怪太后会失态。

“你……你是展家的小女凤飞吧?如今这么大了,真是越来越出尘了,快免礼,过来坐。”太后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整整神情,微笑着说。

她长的真像那个女人啊!那脸蛋眼神,如此清丽出尘,活脱脱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尽管是秋天,可是抬眼的那瞬间,好像又满目的三月桃花,鲜艳美丽的不可逼视。网站qi-wen.com

“谢太后。”展凤飞倒是落落大方的坐了下来,也不避讳的盯着太后有些失神的眼睛。

“太后?”一边的女子见太后一直看着展凤飞,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太后举止如此怪异,便尝试着唤了声,“这位妹妹就是相国家的千金吗?”

“嗯,我叫展凤飞,姐姐你呢?”一见这位漂亮的姐姐问道,展凤飞立刻甜甜一笑,又忘记父亲和哥哥交待的礼节,亲热的问道。

说话也像,不是吗?那个女人,就是这种性格,有着她从来没有的英气和侠气,让人心生仰慕和亲近之意的朝气。她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太后的长长的指甲狠狠的掐进了掌心,但嘴角却溢出笑来:“这位是笙荷公主,凤飞是不是从未见过面呢?说来也怪你娘的不是了,把你宝贝的什么似的,说过多少次了让她带你来宫里玩玩,她都推说你不是生病就是出门了,这不,都快十来年不见了。”

太后絮絮叨叨的说着,眼睛盯着展凤飞一眨不眨,恨不得从她身上挖出那个仗剑高歌的女子身影。

展凤飞抿嘴一笑:“凤飞平时顽劣,娘是怕我惊了太后圣体。奇闻网如果像公主姐姐这样贤良淑德,娘一定高兴坏了。”

“妹妹哪里的话,明明看着就惹人喜欢,以后可要常来宫中玩。”笙荷公主初见展凤飞,便知坊间传闻不假,她虽在深宫,但也知道相国府的明珠不但容颜绝色,更是任侠尚气,广交朋友,不同她们一般深闺女子。她早就想认识这样的人物了,如今一见,果然与寻常女儿不同,连她这样金枝玉叶,也不禁心生钦慕。

“那是,以后飞儿要常来这里陪陪本宫。”太后神色终于恢复了七八成,端起新沏的茶,微笑着说。

展凤飞点点头,正要说话,只听远远的传来小太监的声音:“皇上驾到。奇闻网

那个皇上怎么现在过来了?

展凤飞不知为何,很是不喜欢皇上的眼神,和她所认识的人不同,那眼神有太多她看不懂的东西,就像大哥有的时候的眼神,很复杂。

她讨厌大哥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还是单纯的人好相处,展凤飞心思转动,便听太后说道:“皇儿来了?”

“皇上。”笙荷也笑吟吟的站起来看着自己的皇弟。

金轩遥向母后行了礼,看见一边傻乎乎想着心事的展凤飞,心情没来由的好了起来。母后果然把她给传了进来,不过怎么不知道见了皇上不知行礼呢?皱皱眉头,金轩遥故意站在展凤飞的面前,重重的咳了两声。

“啊,皇……上!”展凤飞突然想起爹所说的皇宫繁琐的礼仪,急忙起身叩拜。

“坐吧。”金轩遥唇边溢出一丝极淡的笑容,只是一瞬,便恢复慵懒淡漠的常态。

他转身坐下,对太后一丝恭敬的疏离:“母后宫中寂寞,以后应常找些将府家眷,来宫中陪您解闷。”

展凤飞微微皱眉,她现在正是花蕾年纪,最讨厌这些宫中规矩,若是以后每天都来,那不是要闷死了。

“是啊,这宫中沉闷,不比外面世界。”太后突然话锋一转,笑着问展凤飞道:“飞儿,你说是吗?”

“这……”展凤飞年纪尚小,加上自己本来就是真性情,最讨厌言不由衷,当下也忘记了问话的是太后,兴奋地说道:“皇宫虽好,但外面自然有外面的精彩,两种不能相比的。”

“哦,妹妹倒是给我们说说外面的趣事吧。”笙荷公主笑着问。

“是啊,怎么个不同呢?外面有的,宫里有,外面没有的,宫里也有。本宫也出宫过,外面无非是人多点,市井人物纷纷攘攘,又脏又乱让人头疼,一点也没看出外面的好来。”太后接口说道。

“那是因为您是太后啊。”展凤飞来了精神,一说到皇宫外面,两眼都发光了:“外面的人和宫里的人不一样,他们有自己的生活,虽然平凡但是有滋有味,太后若是在郊外的平民家里住个十天半月的,看见人生百态,一定觉得原来生命那么美好,世界如此精彩。”

突然觉得自己说多了,展凤飞急忙住嘴,有些尴尬的笑笑,却发现太后和公主听的入神,而金轩遥眼神懒懒的落在一边的荷花池上,唇角含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说的好,继续说下去。”金轩遥收回目光,淡淡说道:“听说相府千金广交天下友,三教九流,无不是对相府千金仰慕尊敬。看你年纪不大,如何做到的呢?”

展凤飞未曾想皇上会问如此问题,略略一想,便脱口而出:“真心对人,别人自然会诚恳待你啊。”

第4章 宫闱秋色乱人心(2)

“哦,如此啊,那展小姐是否从未被人欺骗过?”金轩遥突然咄咄逼人的问到,微微前倾身子,靠近展凤飞:“是否从未被人利用背叛过?难道你对人如何,就能让别人对你如何?是不是太天真的想法呢?”

“也许有人会欺骗我,也会背叛我,但是那是他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展凤飞不知道为何皇上突然如此问,心里隐隐有些不满,冷笑着回应:“皇上是不是待人的时候总是想着对方会不会欺骗你?对方有没有利用你呢?如此活着,是不是太累了?民女乃一介草民,生性愚钝,只知道简单开心的生活。再者,背叛你的人必定有背叛的理由,若是害怕被人伤害,那么永远都活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便不会遭受皇上所说的种种。”

一口气说完,展凤飞愤愤的甩手站起,向太后屈身行礼道:“太后若是没有其他吩咐,请容飞儿下次再陪您喝茶。飞儿本是鲁莽丫头,说话做事不会拐弯抹角,对着皇宫精细规矩也是不懂,若有不对之处,还请太后海涵。”

冷冷的看了一眼端坐一边的皇上,展凤飞不知道自己的脾气怎么一下就上来了,压也压不下去,她本就带着江湖儿女的豪气和直爽,不象其他女子般柔弱婉转,年纪又小,自然没有顾虑太多。竟然抱拳说声“告辞”,就挥袖而去。

“这个丫头倒是奇特。”太后淡淡笑着,也没阻拦。看着风风火火的背影,似乎还带着怒气,要把御花园的花草都给点燃了。

“哼,不懂规矩的小野猫。朕不给她几分颜色看看,还真以为皇宫是外面的寻常人家。”金轩遥漆黑的眸里,浮出一丝戏谑的笑容,“来人,去把她给截住,带回来。”

“慢着,”太后优雅的挥挥手,“让她走吧,去给她好生带路,皇宫虽然不大,但绕来绕去,估计也会把这丫头绕糊涂的。”

“太后不觉得这展凤飞倒是名不虚传吗?很是奇特。”笙荷公主抿嘴一笑,“难怪皇上会让太后把这孩子召进宫来。”

“皇儿,你该不会是喜欢这丫头吧……”太后话还未说完,便见一个身影匆匆往这边赶来。

金轩遥并不答话,眉目半敛,唇角含笑。

岂止是喜欢!

“咦,那不是展家大公子吗?”太后看着展元承走近,明了的笑道:“哦,看来是担心他的妹妹惹事。展家的人果然都是人中龙凤,笙荷看看这个臣子如何。”

笙荷公主的脸早就羞红了,她是先帝一个嫔妃的女儿,只因为生性乖巧懂事,便留在太后身边,如今双十年华还未婚嫁,因她说要陪在太后身边,推了婚事,竟真一心伺候太后起来。

如今太后虽是玩笑话,但是她人在深宫,鲜少见到外人,除了金轩遥,更是没见过其他男人。如今一见展元承生的儒雅俊逸,心里自然慌张,微微低下头,竟然不知所措的绞着袖角,连话也说不出了。

“皇上!”展元承担心妹妹惹事,早就在宫门口等着了,忽然听见周围小太监宫女们纷纷议论沉香亭里展小姐顶撞皇上,心里自然紧张,便急忙赶了过来。

展元承星目一扫,并未见妹妹在场,却看太后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忙行了礼,又见一边一个妙龄女子娇羞满面的偷眼瞧着自己,气氛甚是古怪。

“元承,你来的正好,你家的好小妹果然是刁蛮的很,连朕都敢冲撞。”金轩遥慢条斯理的开口,语气里听不出喜怒:“我正想着怎么处罚她呢,刚好你来了,你虽不是刑部尚书,但也该知道对皇上出言不逊该判何刑吧?”

“皇上,小妹不识大礼,是臣子没有教导好,愿承担责任。”展元承虽然知道皇上不会怪罪什么,但是小妹也没多少好日子过,心里的不安渐渐扩大。

“不知者无罪,”太后悠悠发话,“况且那小丫头很是好玩,与这宫里的一干人等不同,以后常带她进宫看看。”

“谢太后……”展元承正要说话,却被皇上截去了过去。

“适才努迩国有节度使前来,关于边疆还有些事需议……”金轩遥看了展元承,并不打算继续待在这里。

太后有些疲累的挥了挥手,缓声说道:“皇儿先去忙吧”

看见两人行礼退出之后,太后脸色慢慢凝重起来。

笙荷公主视线落在展元承慢慢远去的背影上,脸上又荡起红晕,突然觉得今天的天气特别干燥。

“钟革。”待到两人背影消失,太后微微拔高声音喊到,只见一个只有四十上下年纪却满脸皱纹的太监跑了过来,太后用指尖轻轻点了点茶水,在桌上慢慢写下三个字;“展凤飞”。

展家上下正召开紧急会议,下人四处搜寻展凤飞的身影,却没有寻得。

展老爷叹气的坐在太师椅上,抚着额头,似乎头疼极了。展家两位公子也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脸色难看。

“小妹这次是把祸给闯大了!”二公子展邦延一拍桌子,终于怒气冲冲的说话了,“居然顶撞皇上,爹,你绝对不能再这样宠着她了。”

展邦延是在朝中办事的时候听到宫女太监议论纷纷,说展凤飞惊怒龙颜,当着太后的面冲撞皇上,拂袖而去。那些太监宫女本来在宫中便是极为沉闷的,如今见了这一场好戏,自然渲染不已,他刚巧听到,立刻放下手里的事情,赶了回来,怎知大哥已经知道消息,正和爹等着他。

展家对子女教育一向严格,怎知偏生展凤飞是个怪胎,从展邦延的记忆起,妹妹性格如男孩般,虽饱读诗书,却不守礼教,不做女工,偏喜舞刀弄棒,去江湖市井结交朋友。而一向古板严谨的父亲也是奇怪,对小妹的纵容宠爱几乎超出了他们的想像。即便如今小妹闯下如此大祸,父亲仍旧未说一句责骂的话。

“依照小妹的性格,现在还没有回来,会去哪了呢?”展元承皱眉想着展凤飞可能去的地方,他知道二弟不过说的气话,这个家里谁不把小妹给疼到骨子里了,那样的女子,世界上该没有不疼她的人吧?

如此说来,自己这么多年的守护又算什么呢?换作谁,也会这样做的吧?那么,自己又算什么呢?

展元承竟然有些坐不住了,突然回首,二十多年的旅程,若是少了那个小小的身影,他就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了。

“好了,皇上不会为这件小事而责怪展家的。”展老爷终于开口了,他闭了闭眼睛,似乎要把什么给压回去,“元承,你怎么不告诉飞儿曾见过皇上?”

“这……”展元承语塞。

上次展老爷大寿时,在后花园皇上撞见凤飞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展老爷,因为展老爷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告诫,展凤飞绝对不能见到皇宫里任何一个人。所以以前皇上来展府玩的时候,所有人都迎接,独独少了展凤飞。可是谁料皇上,也就是那时的太子爷竟然跑去后花园,无意间呵斥展凤飞的贴身丫鬟小岚,因此惹出这一堆事来。

展元承不知道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在其中,但是自小父亲和娘亲对他们兄妹郑重交待,让他对皇宫和小妹之间有着朦胧的恐惧。金轩遥问起小妹,他更是含糊其辞,生怕哪天皇上兴起,召她进了宫。可是如今看来,似乎有些事情终究没法的避免的到来了。

“如今太后传召,也该是见了。”展老爷似乎瞬间苍老了下去,那个秘密就要暴露了吗?那他如何对得起他们?

“爹,你是气糊涂了吧,什么该是见了,太后该是被小妹气着了。这个丫头现在还没有回来,下人去她喜欢的东街西坊都找了,还是没身影,你说相府家的小姐怎能每日和那些市井之人在一起?我看啊,说不准又是藏哪个百姓家里,偌大个都城,总不能派官兵去搜寻吧?”展邦延气冲冲的走来走去,他对小妹也极为疼爱,只是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他心神不宁,而且父亲的模样,更令他隐隐觉得不妙。

“不会是还在宫里吧?”展元承突然冒起这样的念头,话音未落,便见外面的管家匆匆的进屋,身后还跟着皇上的贴身太监章育。

第5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1)

“相国大人,皇上让奴才传口信来,时候不早,展小姐在皇宫里留住一宿,明日当派人送小姐回府。”章育低头说道,然后又看了看四周,见没有外人,便靠近一步低声笑道:“相国大人不知,今天小姐可是把皇宫给搅翻天啦。”

展老爷和展元承一听凤飞在皇宫,心里一凉,展老爷生生把脸上的慌乱掩了下去,忙对管家说道:“上茶。公公快请坐。”

“不用了不用了,奴才还要早些回去复命,皇上怕你们担心小姐,所以让奴才来通报一声。”章育急忙摆手,他做人一向圆滑,但对展老爷却是极为敬畏。

“小妹她怎么现在还在宫中?”一向沉稳的展元承忍不住问道,随即发现自己问的不妥,温和笑道:“我家妹妹生性顽劣,怕呆不住宫里,不如我与公公一起回宫,将她接了回来。”

“极是极是,元承说的对,公公,小女未曾在留宿过,只怕有些……”展老爷也急忙说道,欲言又止。

“相国大人放心,皇上对小姐照顾有加。说来有趣,您家的小姐真是一等一的神仙人物啊!老奴阅人已久,还从未见过如此神采的人。说来有趣,展小姐在御花园中找不到出路,居然短短时间和一群宫女侍卫们打得火热。老奴是好久没看见御花园里那么热闹过了,唉!难怪皇上和太后也留着展小姐,舍不得她回府呢。”章育微微一笑,复又倾身小声说道:“相国大人说不准以后和皇上还可以亲上加亲……”

不听尚可,一听此话,展老爷的脸色煞白,好在天色已暗,烛火初上,看不清他难堪的脸色。

“公公,这种话岂能乱说!”没待老爷发作,展元承便沉声喝到。

“是,是,奴才一时失言,该死!该死!”章育一见气氛不对,立刻改口说道。

“公公,劳烦禀报皇上,明日一早,我便把小女领了回去。”展老爷手心渗出汗来,好不容易才笑道:“来人,送公公出府。”

“不用劳烦,不用劳烦,”章育急忙说道:“那老奴先回去复命了,告辞。”

看着章育的身影消失,展老爷重重的叹了口气,眼睛里染满了疲惫,他挥了挥手,没多少力气的说道:“现在知道飞儿没事了,你们也去休息吧。”

“爹。”展元承担忧的看了看父亲,心间笼上一层阴云。

“元承,你随我来书房。”展老爷将他大儿子的心思尽收眼里,他长叹一声,无力的起身,往书房走去。

“碧瑶,你每天待在着宫里,伺候着主子,会不会很闷啊?”洗月阁里,展凤飞托着腮,有些无趣的问身边给她端水的宫女。

短短一下午时间,展凤飞像个小神仙一样,几乎认识了宫里所有的人。宫里本就不是很大,金轩遥登基以来,缩减了太监宫女,将一些老宫女和太监都遣还回家,而金主国历代帝王都是励精图治,国风虽开放,但鲜少淫乱骄奢,大多一后三妃,甚少后宫嫔妃。

金轩遥登基以来,更是不近女色,虽然太后和大臣们积极物色皇后嫔妃,但是他并不为之所动,更不谈后宫佳丽了,所以一个皇宫除去御林军,太监宫女不过几百上千人而已。

“小姐,你有所不知。其实这宫里并非你所想那样毫无自由,皇上虽然高高在上,但是若不触及国法,懂得规矩,便是活的很好了。”碧瑶很是仰慕这个神仙般的少女,自从她下午出现以后,便带来了许多清新的气息。

“呵,一个皇上,用得着几百个人伺候吗?”展凤飞突然抛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来。

“小姐不知,皇上御用的太监和宫女,只有六百八十人而已,其余便是伺候太后和笙荷公主的,除去吃饭洗漱……”碧瑶扳着手指一个个算了起来,说的头头是道。

展凤飞听的迷糊了,怎么这几百个人还各司其职,皇上还真奢侈,连厨子都是请各地最有名的师傅,她家里那么大的府邸,才几个厨子,加上打杂的也不过几十来人。

“这么麻烦,皇宫可真不是自由的地方。都城里最有名的醉仙楼,只有一个掌厨师傅,一天得给很多客人做饭,皇宫只伺候这么一个主子,就动用那么多大厨,真是过分!”展凤飞一想到天下美食,尽被皇上一人占了大半,就愤愤不平。

“小姐可别这样说,您不知道,以前的挲哈国国王后宫嫔妃便有八千人,伺候那些嫔妃的仆人您可想不出吧?”碧瑶微微一笑,觉得这个小姐真是可爱。

“那个国王该死!”展凤飞一听如此之多的妃子,立刻柳眉一挑,“那些女子也是愚笨,王有什么好?那么多女子睡过的男人,想想都恶心死人了,便是倒贴个皇后也不能做的。还白白作弄了那么多女子的青春年华,若是我见了,便一剑刺穿了他。”

碧瑶哪曾听过这样惊世骇俗的话,慌忙探头看了看外面,惶恐的说:“小姐可别让别人听见了。”

展凤飞这才想到这边是皇宫,虽然金主国民风开放,国运昌盛,但是在皇宫里还是要小心说话,于是便吐了吐舌头,黯然道:“还是江湖好。”

“江湖哪里好了?”一个低沉的男声传了进来,接着一个小太监推开了门,金轩遥负手走了进来。

他是站在外面良久,早就想进去了,但是那些该死的宫女们围着展凤飞问这说那,让他一时抛不开龙颜进去,只好等宫女渐渐散去,已经时辰不早才踱了进来。

他听了许久展凤飞的话语,心里暗暗称奇,不曾想到世界上还有如此奇女子,竟然说国王是被万千女人糟蹋的臭男人,又说皇宫是个鸟笼,平民百姓的生活才是幸福,甚至还“教育”那些宫女“女子为大,众生平等”这些怪异的理论,果然是个有趣的人物。

碧瑶一见是皇上,急忙跪下行礼,心里直懊恼怎么没注意外面有人。

展凤飞定定的看着金轩遥,突然扑哧一笑,接着似乎又想起什么,笑得花枝乱颤,捂着肚子趴在窗台边抽气。

“喂,你……你笑什么?”金轩遥的脸黑了起来,说来也怪,一见着这小女孩,便摆不起帝王的架子,如今见展凤飞笑的抽搐,疑惑的想自己是不是今天哪里出了错。

一边的老公公早就对碧瑶使了眼色。两人悄悄的退出,将门关上。

“没什么。”展凤飞终于缓过气来,小脸一整,“皇上刚才问什么来着?”

“你刚才笑什么?”金轩遥从未见过哪个人在他面前如此放肆过,可是她却让他丝毫没有脾气。

“皇上刚才问的不是这句。”展凤飞满脸认真的纠正,她记得好象是问江湖什么的。

金轩遥几乎崩溃了,他平生第一次有了挫败的感觉:“小丫头,你知道朕……”

“嗨,皇上,”展凤飞看了看周围,突然发现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于是便把小脸凑了过去,踮着脚尖对着金轩遥的耳边说道,“你是不是很无聊啊?”

“什么?”忍着那股搅乱心神的幽香,金轩遥不解的问。

她真的像一株绽放在阳光下的栀子花,洁白美好。更像栀子花所代表的那样,有一颗赤子之心,只有真诚和宽恕,不懂人心险恶。

第6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2)

“每天在皇宫里待着多郁闷啊,每天还要喊自己为‘朕’,每天要说很多次‘平身’,每天还要注意形象,必须摆那种很尊贵的姿势,唉!要是我,一定会疯了的。所以,”展凤飞灿然一笑,险些将金轩遥的魂魄摄走,“皇上,以后我可不可以见了你不拜,你也无需每日沉着脸和我说话,这样会很轻松的。要不要试试?”

“小丫头哪来那么多鬼心眼,”金轩遥忍不住笑道:“好,朕准了。以后你不必弄那些繁文缛节,不过,今天下午的事情……”

“皇上不会如此小气吧?还在生今天下午飞儿的气?今天下午可是我先被你气着了,你看,我现在都原谅你了。”展凤飞这才想起今天下午自己冲撞了皇上,不由巧笑嫣然。

“你……”金轩遥失语,不过和她在一起,居然意外的放松,似乎回到了很小的时候,不用为了做一个优秀的国君而勉强着自己。

“那你说皇宫不好江湖好,江湖弱肉强食,比这皇宫还要惊险万分,有什么好呢?”金轩遥坐在桌边,饶有兴趣的问。

“皇上怎么知道江湖险恶?你若是心地干净,这世界便是干净的,你若是认为人心险恶,这人间便无比肮脏。”展凤飞笑眯眯的说道:“皇上若有机会,便随飞儿去外面看一看,外面的人虽然不比宫中人懂得规矩,却有自己追求幸福的自由。”

“哦,是吗?”金轩遥看着眼前的少女,心里暗暗冷笑,她的心果然如她的眼睛,婴儿般纯净。

像她这样年纪的少女,又如何懂得生活的残忍,没有见过血腥和痛苦,便没有资格去谈论幸福,她不过是被众人宠坏的公主,哪里知道世间痛苦。

“皇上不相信?”展凤飞看到金轩遥不置可否,这次倒没有动气,只是淡淡的说道,“每个人都会为了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而努力,皇上已经成为天下的王,不需要再成为其他人。”

金轩遥心里微微缩紧,是啊,他已经是皇上了,还能成为什么样的人呢?他的肩上担负的是江山百姓,他是被责任左右的没有选择的人啊。

“唔,反正现在政界清明,以后有时间出都城去看看,看看你所说的世界。”金轩遥微微一扯嘴角,说道。

“这都城虽是天子脚下,但是皇上知道的东西一定没有我多,比如哪家的水晶肘子好吃,谁家的小曲最好听,我都熟呢。皇上若是想出去玩,可喊上飞儿给你带路。”展凤飞笑吟吟的说道,丝毫不知正中金轩遥下怀。

“那就说好了,到时候可不许推脱。”金轩遥漆黑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笑颜如花,不知该高兴这丫头太单纯,还是该担心她这样直率会让人给骗了。

“怎么会呢,言而无信大丈夫所不齿。”展凤飞可没有想那么多,她坦然的看着金轩遥似是在自言自语:“第一次见皇上,可是很不喜欢。因为那时皇上太老成了,不过也是年轻人,可是干吗一幅深不可测的样子呢?”

“我有那么可怕吗?”金轩遥微微扬起眉问道。他一向如此,还未听谁说他深不可测。

“嗯,一点都不许人亲近的样子。看着很近,却觉得很远,摸不透看不懂。”展凤飞想到前几日在府中皇上的模样,没有现在半分可爱。

“你不喜欢那时的皇上?”金轩遥眼里似乎有了笑意,不着痕迹的问。

“什么叫喜欢呢?就是直觉上离的越远越好,我喜欢虎子那样的,想什么就说什么的。”

“虎子?”金轩遥心里突然不是滋味起来,虎子是谁?他和展凤飞是什么关系?

“唔,是我一个好兄弟,对我可好了。”展凤飞随口说道,并没有察觉金轩遥的脸色阴沉下来:“或者哥哥那样的,体贴的很。”

金轩遥觉得自己满嘴的酸味,他以为自己不会再喜欢上一个人了,但是如今,思想却处处被一个小女孩牵引着,让他很不是滋味。

“你有很多朋友?”金轩遥试探的问,他不是没有耳闻,相府家五小姐广结天下豪杰,只是以前并不知道自己会这样在意。

“自然了。”

“那飞儿的朋友该是男孩居多了。”金轩遥故意说道,说后又觉得自己太过露骨,便又添加一句:“如今女孩毕竟大多身居闺房,很少露面。”

“也不是啊,江湖儿女又不同了。”好在展凤飞对情感之事并不敏感,只是话锋一转:“皇上可曾告诉家父飞儿在皇宫里?”

“早已派人去告知了。”金轩遥压下心中的不快,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就好,不然大哥会急疯的,上次不过玩的忘记时间了,回家便遭受大哥一宿的数落,好不郁闷。”展凤飞嘟着嘴说道,突然想起现在时辰也不早了,立刻拍了拍小脑瓜:“哎呀,时辰不早了,皇上还是回去歇息吧,看我都忘记你明天还要早朝呢。”

“没事……”金轩遥哪里舍得走,只是话还没说完,便见展凤飞一张小脸垮了下来,打断他的话说:“国事为重,皇上可不是寻常人,哪有时间和我们谈天说地,快请回去歇息吧。”

金轩遥见她一会笑一会嗔,和宫里千人一面的谄媚笑脸比起,真是可爱极了。他极想告诉她,现在国泰民安,除了大事,哪有那么多小事要皇上操劳的,那些臣子可不是白吃国家俸禄的。

如此无聊的皇宫,难得看见这样的女子,宜喜宜嗔,举手投足都让人着迷,他可不愿意轻易放过,只是要如何说出来呢?

展凤飞见金轩遥皱着眉头看她,眼神怪异,以为自己又哪里说的不对了,歪着头盯着他的眼睛半晌,直到自己快被那道视线吸了进去才问道:“皇上,你怎么了?”

“飞儿今年多大了?”她的眼神如此清澈淡然,他不想吓到她,要是掩饰着问道。

“快十七啦。”展凤飞浅浅一笑,说道。

“哦,那展相国可曾为你定下婚事?”金轩遥侧头问,他已下定主意,不会再去勉强,让她心甘情愿的喜欢。

“婚事?”展凤飞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爹给我定婚?我要自己去找,那样才会相惜相爱。”

“呵,这样啊。如果朕记得没错,你姐姐也是十七出阁,远嫁他国的。”金轩遥心沉了下来,他乃是天子,却对一个小丫头束手无策,明明下一道圣旨,便可佳人相伴,但是却隐隐的担心,似乎怕如此得到的,会轻易失去。

“那是姐姐。”展凤飞一想起远嫁他国的姐姐,心情就低落起来。虽然姐姐贵为他国皇后,可是,毕竟没有亲人在身边嘘寒问暖。

微微蹙眉,旋即展开笑颜,对金轩遥说道:“皇上回去歇着吧,时候不早了。”

“好吧,那你歇息吧,要是有什么需要,宫女们伺候着。”金轩遥见她眼里隐隐的倔强,万般无奈的起身。他发觉自己对展凤飞已经不是当初的好奇,现在竟然不想离开她半刻,如今的他竟然会对一个小丫头钟情,简直不可思议。

细细的一钩月牙悬在西南方。

夜深了,似乎所有人都睡熟了,但是皇宫的龙榻上,金轩遥狭长的黑眸半敛,侧面如雕刻般的俊美,浑身散发着摄人的气息。与白天的慵懒优雅不同,如今虽是眉眼半敛,却张狂凌厉让人不敢逼视。

而展府更是灯火通明,祥和之下,隐隐藏着一丝不安。

第7章 半面风情玉簪纶(1)

次日,展老爷便匆匆把展凤飞领了回去,并无半点责怪之意,但是却让展凤飞感到奇怪,似乎展家上下和以前不一样了。

究竟哪里不一样了呢?展凤飞在一株桂树下托腮想着。秋风徐徐拂过,桂花如细小的金子,落在石椅上的神仙般的少女身上。

“呀!原来是两天没见着大哥了!”似乎想到了理由,展凤飞拍掌说道,旋即又沉下脸来。还是哪里不对,虽然平日还是常出去玩,但是找了几次小虎哥,都没见他身影了。

唉,好象变的不止这些吧?

正愁闷的想着,只听一阵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小妹可是想哥哥了。”

展凤飞欣喜的抬头,看见展元承站在她的面前,一脸温情的笑。

“大哥,你最近哪去了?”展凤飞立刻站起来,撒娇的拉着展元承的手问道。

“我啊,有些公事,忙了几天。”展元承微笑着说,然后从身后拉出一个人来,“看我带谁来了。”

“呀,小虎,你怎么来了?”看见展元承身后的阳光少年,展凤飞脸上的愁容消失无痕:“刚刚还在想怎么最近找不着你呢?你哪去了?”

看着展凤飞娇嗔的模样,小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前几日去师傅那里了,今个刚在街上碰见展大哥,便一同过来。”

“我说你们怎么都消失了呢,害得我最近好无聊。”展凤飞嘟着嘴说,接着又嫣然一笑,“那套罗拳小虎还没教完呢,等下我们练练?”

“飞儿,”展元承突然伸手,抚向她的头,缓声说道,“你不是一直想去游山玩水吗?这次爹爹应了你,让你出去玩玩呢。”

“啊?真的吗?”展凤飞讶异的睁大眼,不可置信的问道。

她自小便缠着爹让她除了都城瞧瞧,但当时展老爷坚决不同意,如今爹居然同意她出去闯荡游玩,自然是不敢相信。

好在都城之中,三教九流汇集,她也不至于闲的发闷。

看见展元承笑而不答,她满眼惊喜:“真的吗?真的吗?爹准我出都城?”

“自然是真的了,爹说你既然喜欢游玩,就让我安排了下,”展元承微微扬起唇角,温情的看着自己妹妹,“平时你认识的人中,帮派甚多,脉络极广,我都一一拜托,让他们多有照顾。如今怕你一个人上路寂寞,便又找了小虎来陪你做伴。”

“小虎也陪我一同前去?”展凤飞更加开心,丝毫没有察觉展元承眼里一闪而过的复杂神色。

“小虎自然愿意陪飞儿妹妹,哪里都可以,而且,展大哥已经答应好好照顾师傅,这世上没有可牵挂的东西了。”小虎颔首,一脸憨厚。

他自小便是孤儿,是师傅领了回来,悉心调教,年纪轻轻便练了一身好武功。和展凤飞便是在一次街头卖艺中认识的,自此便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瞧你说的,不过是游玩而已,怎么和生离死别一样?”展凤飞扑哧一笑,没待小虎回答,转头问向展元承:“爹爹准我出去玩多久?十天还是一个月?”

“等你玩遍了金主国,累了,便可回来。”展元承掩去眼中的无奈和不舍,儒雅的笑道。

“呀,太好了,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呢?”展凤飞兴奋之极,并未注意到小虎背上的简易包袱。

“现在。”展元承深深的看了眼她,薄薄的唇中逸出两个字。

“现在……现在?”展凤飞的笑容僵在脸上,心里隐隐觉得不对,怎么会这么急?

“小岚已经收拾好衣物细软,她会沿途照顾你的。若是有什么意外,给我飞鸽传信。”展元承看了看小虎,“有小虎在,他会护你周全的。你要切记,不可再多管闲事,只要游自己的山,玩自己的水,别乱插手不相关的事情。”

“可是……”展凤飞心里很疑惑,话未出口就被展元承打断。

“小虎,你去看看小岚收拾好了没有。”

小虎会意的点点头,转身离去。

秋风带着桂花从两人中轻轻掠过,空气里泛着桂花的香气,颀长儒雅的男人看着眼前精灵般的女孩,竟失了神。

一时之间气氛竟然十分古怪。

展凤飞从未见过哥哥那样的眼神,有不舍,有心痛,还有她所看不懂的情愫。

两人之间静的连风过的声音都能听见。

展元承突然抬手,轻轻拂去落在展凤飞发上的桂花。修长的手指碰触秀发时微微一颤,接着慢慢下移,猝不及防的将展凤飞搂进怀中。

展凤飞虽然平日和哥哥亲密无间,但猛然被她搂进怀中,心跳一窒。

和往日的嬉皮撒娇一点不同。

展元承身上传来混合桂花香气的独特气味,让她的脸烧的厉害,究竟怎么了?哥哥他怎么了?

“哥……”仿佛几生几世的漫长,展凤飞终于轻轻动了动,艰难的开口。

突然感觉他的手移到自己的发上,只是那么一瞬间,他便放开她,眼神一贯的平静温情。

“这玉簪很适合飞儿呢。”似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展元承淡淡的说道。

展凤飞抬手往头上摸去,只觉一个冰凉如水的长长玉簪斜插在发髻上。

“这是我前次去你姐姐那里,无意间得到的上好美玉,便请巧匠稍稍雕琢,本想在生日那天送与你的,现在提前给你簪上。以后外面行走不比在家里,不准光脚不准散发,知道吗?”展元承目光在玉簪上流连,语气淡然如故。

“是……”展凤飞的心还在乱跳,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呼吸困难。

“这样才乖。”展元承将心里的冲动压下去,他一直是温和而自制的人,更是清楚自己身份的人。

不管眼前的少女占据了自己心中多少位置,他都不能妄动一步,刚才,是情动,更是逾规。

深深吸了口气,眼神微微黯淡,她终究是不是属于展家的,更不是属于他的。

展凤飞见哥哥沉默的看着她,心里越发有些惊慌,似乎自己犯了大错一般。

她慌乱不安的看着自己的脚尖,努力整理着思路,突然额头一凉,一个温温软软却又有些凉意的东西触到她的额头。她一惊,忙抬起头来,却见展元承安静的看着远方,神情没有一丝波动。

“他们已经收拾好了。”展元承努力控制着面部表情,他触到她洁净的额头那一刻,似乎已经在宣誓着什么了。

“呃。”一向洒脱豪爽的展凤飞呆呆的看着小岚和小虎从远处赶来,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刚才是自己多心,哥哥不过是舍不得自己离开才会有那样奇怪的举动。

“我送你们出府。”展元承缩紧修长的手指,恢复了一贯的儒雅温和。

她的神情反应他都看在眼中,那一刻,有些后悔惊吓到她。

展凤飞失神的跟在哥哥的身后,居然忘记了要和家人辞别。直到上了马车,才恍然想起,立刻恢复了平时的活力,从马车上跳下,嚷嚷着:“大哥,我还没和爹他们辞别呢?”

“爹和你二哥都在朝中议事,娘陪了太后去西山拜佛,爹娘说,今天最宜出行,你就快上车吧。一路小心,玩累了回来时给大哥先报信。”展元承将展凤飞又塞进马车,对车夫使了个眼色,车夫立刻挥鞭,马车疾驰而去,展凤飞清亮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渐渐模糊,然后消散。

展元承看着马车远去消息,眼里的悲哀终于越来越浓厚,他守护的凤还是飞走了,下次见面,又是何时呢?

“大哥。”一个挺拔的身影从拐角处转了出来,正是展邦延:“皇上已经驾临相国府,你快去前厅吧。妹妹自然有人一路保护,无需担心。”

凤临天下:金钗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凤临天下 或 金钗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让鸿茅药酒回归药品,杜绝夸大宣传

    因在网上发帖称“鸿毛药酒是毒药”,广州医生谭秦东遭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警方抓捕。谭秦东所涉嫌罪名为“损害商品声誉罪”,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称,谭秦东的文章造成了140余万的退货损失,严重损害了公司声誉。但谭秦东的家人称,谭秦东是出于一名医生的职业操守警告部分老人不要饮用鸿茅药酒,“并没有虚构事实。”(4月15日《金陵晚报》)鸿茅药酒并非酒,也非保健食品,而是中成药中的一种内科用药。但作为非处方药,在国家食药监局官网和公开的信息数据中,均查不到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结果,其药品说明中的“不良反应”

  • 5本一见钟情文推荐,有时候爱情就这么简单,只一眼,就动心

    推荐一波高质量的一见钟情文,有时候爱情就这么简单,只一眼,就动心!温暖的爱情美好的不真实,但也让人迷醉。愿大家最合适的时候,想要安定下来的时候,遇到最爱的人!1,书名:《如果这就是爱情》作者:梅子黄时雨小短评:作者的书给我的感觉就是暖暖的亲情,淡淡的爱情,谁说平淡不是温暖。沈宁夏最好的年华是有杜维安的陪伴,携一人白手,择一城终老,真好,他遇见的是她,还好,她遇见的是他。爱情从来都不公平,遇见一个人,把心交出去,便已圆满。虽然是过程总是分分合合,但结局总是圆满的。遇见便是美好的!强烈推荐!2,书名

  • 邓莎&大麟子在用的COOGHI滑板车,帅出新高度

    《妈妈是超人3》这一季的邓莎孩子大麟子穿着他的校服骑上COOGHI酷骑滑板车,帅出新高度。什么时候能够像大麟子一样酷?COOGHI酷骑VeloKids维乐宝贝滑板车,双模式换着玩,酷得飞起!!

  • 各种泥料的紫砂壶分别泡什么茶好?

    朱泥的感觉是细致、高频的,颜色显得娇嫩、精致,可配以铁观音、冻顶等轻、中培火的茶类,高香的红茶(正山小种、金骏眉)与朱泥也比较搭配。段泥的感觉较为坚实阳刚,颜色又显得亮洁清爽,与不发酵的黄茶绿茶、微发酵的白茶感觉颇为一致,生普一般也选择用段泥来冲泡。紫泥的感觉较为沉稳大气,颜色又比较朴实自然,与焙重火的半发酵茶(乌龙)、陈年黑茶的感觉颇为一致,普洱茶肯定是首选紫泥壶。

  • 第六套人民币即将发行?你怎么看?

    近日,央行发布公告,第四套人民币停止流通。央行公告称:自2018年5月1日起停止第四套人民币100元、50元、10元、5元、2元、1元、2角纸币和1角硬币(第四套人民币部分券别)在市场上流通。根据央行公告,第四套人民币部分券别的集中兑换期为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4月30日。在此期间,持有者可到各银行业金融机构营业网点办理兑换。按人民币发行历史来看,当时第三套人民币退市是2000年,第五套人民币是1999年开始流通,业内藏友据此推断,第六套人民币应该快要发行了。那么,第六套人民币真的快要来

  • 十九大评选张有价无货,红楼梦系列坚挺

    邮票市场已经连续四天保持在低位徘徊。无论是板票版张、套票,还是其他品种,和前几日变化均不大。周六最新出炉的十九大评选张,也因为货源不足,目前成交量不大,其价格当前是260元。截止今日17:00,PNMI大版指数相对昨日微降、达到了1012.69。版票版张整体波澜不惊,红楼梦系列坚挺大版产品今日整体稳定,但不同产品情况各异。红楼梦系列目前价格坚挺,红楼梦大版从前几日的173元上涨到了185元,新发的红楼梦三大版从昨日的90元升到92元,红楼梦二大版近几天一直是72元。其他产品里,民族大团结今日猛涨

  • 中国这些人2000多年迁6次,现在6000多万人,遍布世界!

    有人说:有太阳的地方就有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客家人。说到客家人,人们马上会问:何谓“客家”?“客家”一词,在客家语与汉语广东方言中均读作“哈嗅”(Hakka),含有“客户”之意。《辞海》中是这样解释的:相传在4世纪初(西晋末年),生活在黄河流域的一部分汉人因战乱南迁渡江,至9世纪末(唐朝末年)和13世纪初(南宋末年)又有大批汉人南迁粤、闽、赣、川......即现在的广东、福建、广西、江西、湖南、台湾等省区以及海外。为了与当地原居土著居民加以区别,这些外来移民自称自己是“客户”,是“客家”,

  • 钓鱼岛是中国的,集邮的你岂能错过这么漂亮的魅力中国-钓鱼岛邮票!

    2012年12月26日非洲西部的科特迪瓦发行了“魅力中国——钓鱼岛”邮票,同时在第二天北京东城区第一文化馆还举行了这套邮票首发纪念会。这套“魅力中国-钓鱼岛”邮票为小版印刷,横排4枚邮票、竖排6枚邮票。整版共6套24枚邮票,最下端为4枚附票,呈现6个4方连。每套邮票4枚,每枚邮票面值1000F,其画面分别为:中国的钓鱼岛、中国的巡航船、中国船员眺望钓鱼岛、钓鱼岛全景。4枚附票图案是:中国的航空母舰和中国的千艘渔船进发钓鱼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