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都市小说《断袖皇上不好惹:娘娘要私奔》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9 7:55:3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断袖皇上不好惹:娘娘要私奔

第1章 天涯海角穿越梦1

   ……

   希望你能爱我到地老到天荒

   希望你能陪我到海角到天涯

   就算一切从来我也不会改变决定

   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喔

   

   我一定会爱你到地老到天长

   我一定会陪你到海枯到石烂

   就算回到从前这仍是我唯一决定

   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这就是我们的选择

   苑秋将MP4塞在耳中,听着这首经典的老歌,心总是无法平静,每听到这首歌,她脑中就会出现一个模糊的影子。阅读http://www.qi-wen.com/

   虽然才二十一岁,但是她也渴望有一段美好的爱情,就像歌中唱的那样,能一起到地老天荒,能相伴到海角,到天涯。

   所以,在听了这首歌无数遍后的今天,今年大学一毕业,苑秋就用平时打工的积蓄来到了三亚,来到了这个现实中的天涯海角。

   下了车,跟着人群走到了广场中,耳听着旁边团队导游的解说。

   原来这里就是著名的爱情广场。

   苑秋细心观察着,希望能看出这片广场的不同。

   整个爱情广场依青山傍大海。两旁的椰子树郁郁葱葱,像征充满生命力的爱情之树长青。奇闻网在爱情广场上,矗立着一块石刻碑,正面镌刻“爱情广场”另一面镌刻“永结同心”,象征着永恒的爱情。

     苑秋沿爱情广场漫步到碧波拍岸的银沙海滩,一眼望去,这里也精妙地矗立着两块石碑,它们分别是铭刻着“爱”字和“情定天涯海角,相爱白头到老”的浪漫誓言碑。两块石碑形似一双甜蜜的情侣,男的挺拔坚韧,女的温柔多姿。

     在银沙海岸荡漾,在碧水连天的海平面上,两块恰似心形般的奇石叠加并浮出水面自然映入眼帘。

     奇石上分别刻有“日”“月”二字,难道这就是相传以久的爱情石?

   旁边的一对情侣,正好旁苑秋解了惑,男的指着爱情石向女的道。

   “亲爱的,看到没,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海枯石烂’,我现在陪你到了天涯海角,我也会爱你到海枯石烂。”

   听着这有些肉麻的情话,苑秋有些郁闷,什么时候才会有男人对她这样的话。推荐qi-wen.com

   看着这爱情旁一对对爱情鸟,苑秋脑中又出现了那个模糊的影子,闭上眼,那个影子似乎有些清晰了。

   那是一张刀琢似的俊脸,就像传说中希腊神话里的神祗,还有一种不容亲近的冷漠。

   苑秋甩了甩头,可能是偶像剧看多了,世界上那有如此完美的男人,尤其是那一头狂野的乌丝,现在那还有男人如此臭美,留这样一头比女人还长的乌发。

   苑秋又回到了广场上,来到了广场的‘天涯海角星’前面。

   一颗巨大的水晶悬空吊金属框架中间,难道那颗水晶就是天涯海角星?

   看着这巨大的水晶,苑秋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这个景点有点像科幻小说中的时空机器,尤其是那颗巨大的水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妖异的光芒。

   眯眼看着水晶,光芒中好像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影子。

   汗,苑秋不顾强烈的阳光睁大眼盯着那水晶形成的光晕,妈呀,这、、这不是刚刚出现在她脑中的那个男人吗?

   她侧首看向两边,好像没有人注意。奇闻网

   苑秋揉了揉眼,可能是正午的阳光太刺眼,产生了幻觉。

   这个时候苑秋才注意到,这个水晶竟然与大海当中的一块石头连成了天平线

   那刻着‘日’‘月’的浪漫石刻碑围绕着爱情广场的“天涯海角星”,与海面心形的“爱情石”遥相呼应,而这颗水晶,妈咪呀,苑秋脑中此时有一个疯狂的念头。

   没准这真的是一个穿越时空的机器,不管了,冲着刚才出现的那古装美男,她豁出去了。

   “神啊,我要穿越,我要帅哥,让我穿越吧、、、”

   苑秋张开双臂,对着那闪着妖异光芒的水晶大声的吼着心底的愿望。

   刹那间,广场上所有的人都朝这边看来,苑秋闭上眼不去看外人的视线,张开双臂又吼了遍。

   日月星辰,交相辉映,情定天涯,白头到老。

   周围的一切好像静止了,耳中有一个苍老的声音重复着这句话。说明http://www.qi-wen.com/

   正午的太阳照在水晶石上,水晶石那妖异的光芒,将苑秋整个人都包住了。

   “啊、”

   广场上的人齐声惊呼,所有的人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刚才还在天涯海角星面前大呼小叫的女孩不见了,消失了。

   这个时候广场上有人看了下手表,时针,分针,正好都停留在十二点正,秒针刚刚滑过。

   他们所有的人就那么看着女孩在他们面前消失,而且是在白天,正午,这、、这件事太诡异了。

   广场至少静止了三分钟,尔后才在一个孩子的惊呼中全都从梦幻中醒来。

   “妈妈,刚才那个漂亮的姐姐呢?她去哪里了?”

   然后所有的人都在问,刚才那个女孩呢?他们亲眼看着她不见了,接着所有的旅行团开始清点人数。

   一个小时候导游们都松了一口气,他们的旅客都还在,没有人失踪。网站http://www.qi-wen.com/

   很奇怪,那天广场的人都保持着沉默,没有人说看到有人失踪,也没有人报道,但是那天在广场上的人几乎都爱上了看新闻。

   但是一个月过去了,电视上,网络上,报纸上都没有任何寻人启事,或是失踪报道。

   又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慢慢的人们好像都忘记了,那件人凭空消失的事,大家都当成了一个电影片断。

   “好痛,我的PP,谁打我了?”

   苑秋揉着PP由地上坐起,好像周围有些不对。

   这天怎么一下子就黑了,刚才好像还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怎么现在这么黑?

   难道?难道我真的穿越了?

   苑秋有些期待,心里有些兴奋,难道真的穿越了,若不是怎么解释这白天黑夜的区别?

   “呜呜、、娘娘,你就这样走了,奴婢们怎么办?”

   哭声,怎么有人在哭,苑秋脑中一片乱,好像有什么地方真的不一样了。

   难道是我在做梦?苑秋狠狠的在自己脸上掐了下,好痛,这、、这不是梦,她,她真的穿越了。

   朝屋里走,屋里果然是她期待的古装人,只是好像都趴在床前哭。

   “请问,这是哪里?”

   苑秋急切的想知道自己身在何外?是否穿越了,所以也没留意床上还躺着个人。

好像声音小了点,那些人似乎没听到。

   “你好,请问这是哪里?”

   苑秋提了音量又问了遍。

   终于有反应了,有人回首了。

   “啊、、、鬼、、、”

   “鬼?”

   苑秋疑惑的看向身后,什么都没有啊,何来的鬼。

   可是趴在床前哭的古装女孩们全部转首了,而且同时尖叫。

   苑秋吓得连退数步,差点被门槛绊倒,她不安的左看右望,难道真的鬼?

   “对不起,请问鬼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

   苑秋全身不住的颤抖,不会这些女孩都有鬼眼吧?他们不会说鬼正好在她肩上或是在身后吧?

   “你是谁?”终于有个大胆的女孩转过身走向苑秋。

   “我吗?你们好,我叫龙苑秋,今年二十一岁了,可能来自一个你们不知道的地方。”

   苑秋指着自己,微笑着自我介绍。

   “你叫龙苑秋?不是、、、她不是宸妃娘娘的鬼魂。”

   大胆的宫女看着苑秋,之后又手指着床上的人道。

   “等等,你们刚才说的鬼是指我吗?”

   苑秋终于听明白了,原来他们说的鬼是指‘她’。

   “姑娘,你能过来一下吗?”

   那个女孩怯怯道。

   “可以,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们的?”

   苑秋愉悦的笑,今天她心情很好,虽然摔了PP,虽然被人当成鬼,但是她成功穿越了。

   走近床前,苑秋的笑容僵在脸上,她以为自己眼花,揉了揉脸,又掐了掐自己的脸。

   “我应该是真实的人吧?我还没有变成鬼魂吧?”

   苑秋自言自语着,真的感觉到痛,那就是说床上的那个人不是她了,可是那女人长得同她真的好像,感觉在照镜子,唯一不同的,就是衣着与发型。

   “这是我们宸妃娘娘。”

   宫女为苑秋解了惑。

   “她与我长得很像?”

   苑秋指着床上的女人,又指了指自己,若不是有这么多人在这陪着,她也会以为自己见鬼了。

   “是,你们就像是孪生姐妹。”

   宸妃的贴身婢女道。

     

     

第2章 穿越的不死定律

   “我可以问一下她是睡着了,还是、、还是死了?”

   虽然知道死这个字不吉利,但是看他们一个个的表情,还有之前的哭泣声,她不得不怀疑。

   “娘娘在半个时辰前自尽了。”

   自尽,那就是死了,翘鼻子了,那、、该不会同她好死不死穿过来有关吗?

   龙苑秋有种不好的预感,可能是穿越小说看多了,凡是穿越必定有个规律,第一次掉的地方,或是第一次遇到的人,必定会与穿越者有关。

   可是她,她现在不但同那女人长得很像,而且还是穿到了她的地方,她不会那么惨的与这个死人扯上关系以?

   “那就好,既然是自尽的,那就与我没关系,那么,各位姑娘,我、、我先走了。”

   苑秋缩了缩脑袋,抬起小脚准备赶紧有多远跑多远。

   这多不吉利了,一穿越不遇上死人,这要是继续在这,指不定还有更倒霉的呢。

   “等等,你不能走。”

   还是那位看上去很精明的姐姐,苑秋刚迈出的脚就这么停在半空。

   “各位姑娘,我只是不小心走错了地方,我现在就闪人。”

   苑秋拽了指身上的背包,不知道现在吼一句会不会重新回到现代?

   “龙姑娘,你要是踏出这秋燕宫一步,我保管马上你的脑袋就会搬家。”

   这位姑娘好凶好恶哦。

   苑秋转过身,看着那位凶姑娘扮柔弱道。

   “这位姐姐,人家、、人家又没有做什么伤害你们的事,而且你们家的娘娘也不是人家杀的,你、、你干吗要同人家过不去?”

   “我们娘娘自尽了,若是传到皇上那,我们全部都得死,既然姑娘来了,也看到了,那就说明有缘分,这要死吗?当然得拉上垫背的。”

   那位凶姑娘不但笑得好阴险,而且看的苑秋头皮直发麻。

   “那、、那你想怎么样吗?”

   苑秋嘟着小嘴,既然穿到了人家的地盘上,那要杀要剐真的只能听人家的了。

   “从现在起,你就是宸妃娘娘。”

   凶女人说着,竟朝苑秋跪下,这一人跪,其他的也都跪下了。

   “奴婢们参见宸妃娘娘。”

   众女齐声道。

   “哇,不是吧,你们来真的,我跑、、”

   苑秋说着扒腿就往外冲。

   “姑娘,这门外可是御林军,你认为你跑得出去吗?”

   凉凉的声音自后面传过,苑秋那刚迈至门槛上的脚又停下了。

   “大姐,你别吓我成不,我胆小,比那老鼠的胆还小,而且我不会功夫。”

   苑秋苦着脸转身,难不成真的要遵循穿越定律被人要挟?

   “龙姑娘,如果你认为我是吓你的,你可以走出去试试看,不过走出了这秋燕宫,奴婢可救不了你。”

   凶姑娘唇角上扬,显得很是得意。

   “可是,你们让我冒充皇妃,那不一样是死,而且还是欺君之罪。”

   苑秋泪奔道,就算她是穿越人,她也知道这欺君之罪是死罪。

   “只要我们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姑娘如果不信,可以让我们为姑娘换妆,保管没有人能认得出来。”

   凶姑娘走过来,手挽着苑秋的胳膊道。

   “她可是皇上的女人,别人不知道,皇上也会知道的,再说,我不要一穿来就被人XXOO。”

   苑秋悲摧的哭道,她虽然交过很多男朋友,但是最多也只是多多小手,亲亲小嘴,这同XXOO不是一个概念。

   “什么是XXOO?”

   凶姑娘疑惑的看着苑秋,就像苑秋看见UFO一样的眼神。

   “就是,唉,你们家娘娘是皇上的女人吧,那她一定同皇上睡过了吧,我、、我可还是原装的,你总不至于要我装这个女人,自己破处吧?”

   苑秋哭了,想起极品女小月月用手机破处的情景,蹲在门槛上哇得就哭了。

   “原来姑娘是担心这个,放心吧,我家娘娘虽然死了,但是在死之前她仍然保持着处子之身。”

   凶姑娘捂嘴笑道。

   “神马、、处、、她是处子?”

   苑秋脑中自动播放着N多画面,莫非是这位娘娘有心上人,抵死不从被皇上惩罚了?

   亦或是这位娘娘为了保持清白之身,自己悬梁自尽了?

   “没错,实际上,应该不仅仅是我家娘娘,这后宫的每一位娘娘应该都是处子。”

   凶姑娘满眼鄙视道。

   “啊,啊,难道你家皇上不举?”

   苑秋愉悦的站了起来,要是不举的皇上,可以考虑冒充一下皇妃,那样可以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

   “哈哈哈、、好,好,我就做你们的娘娘。”

   苑秋美极了,无端端的捡个皇妃做做,果然是好命,看来穿越也是有不同命运。

   她就知道她是特别的。

   别人都是挂了,或是有危险的时候穿越,她在天涯海角的爱情广场上吼一嗓子就穿了,哈哈哈……

   “姑娘你真的答应了?”

   这次说话的不是凶姑娘,是其他看着苑秋傻笑的姑娘。

   “当然了,我答应了,从今天起,本宫就是你们的宸妃娘娘。”

   苑秋美美的道。

   不用陪皇上OOXX,这个皇妃多清新了,多爽啊,只有吃吃喝喝完完太爽了。

   “好,那请娘娘更衣休息。”

   凶姑娘走至苑秋面前,要拿她肩上的包。

   “不行,这里面全是我的最爱,你不能拿走。”

   苑秋护着包包道,这里面可是她的全部家当,有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手机,MP4这会还在衣袋里,还有一些化妆品,喝的水还有几包零食。

   “姑娘,你的东西我不会动,但是你既然要做我家娘娘,当然不能只是嘴说,从头到尾都要换的。”

   “好吧,这里有没有地方可以让我放东西,这些东西可都是我的宝贝,你们不能丢。”

   苑秋依旧舍不得放开。

   “放心吧,这秋燕宫都是你的,我只是将你收起来,你可以放在柜子里,钥匙你收着就是了。”

   凶姑娘指着屋内的上等梨花木柜子道。

   “对了,怎以称呼你?”

   苑秋走过去将背包放进柜内。

   “奴婢叫晴儿,是娘娘的贴身婢女,奴婢自小就跟在娘娘身边侍候娘娘。”

   哦,原来凶姑娘叫晴儿,是那位宸妃娘娘的贴身婢女,怪不得这么凶。

   苑秋换上了华丽的绫罗绸缎,梳上了漂亮的发髻还真的很像娘娘。

   看来这佛要金装,人要衣装真的没错。

   “对了,我现在做了你们的娘娘,那她……”

   苑秋手指着床,这才发现,床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您只要记着您是宸妃娘娘,你叫安碧涵,你哥是护国将军,这就够了,其他的奴婢会处理好的。”

   晴儿走上前提醒苑秋道。

   “你说的我都记住了,可是那位呢?”

   苑秋有些不敢相信,刚才还是一个人,哦,不,是尸体躺在床上,这会怎么就没人了?

   “奴婢已经处理好了,娘娘不必担心,夜已深,娘娘请安歇。”

   晴儿很严肃道。

   “安歇?你、、你不会是让我睡那张床吧?”

   苑秋指着那张睡过尸体的床结巴道。

   没错,那床是很漂亮,可是刚才上面睡过尸体啊。

   “奴婢已经换过床单被褥了。”

   “不、、就算换过了,但是,但是上面睡过死人,我……”

   “娘娘,这皇宫建成也有好几百年了,各宫都住过女人,那张床没死过人呀。”

   晴儿很淡定道。

   “那、、那不一样。”

   苑秋气结,虽然她说的没错,但是那些不是没看见吗?这看见同没看见可是差别很大的。

   “那娘娘就当没看见就是了。”

   “你、、你太过分了,要睡你睡,我不睡。”

   苑秋气鼓鼓道,这个婢女太讨厌了,竟然这样同主子说话。

   “娘娘,您真的不睡?”

   “不睡,说不睡就不睡。”

   她才不要被鬼压床,也不要睡过鬼睡过的床,万一半夜有鬼在床上,那岂不是要活活吓死她。

   “好吧,既然娘娘不睡,那奴婢就走了,今天晚上,娘娘就在这好好坐一晚吧。”

   “等等,我现在是主子,你是奴婢对吧?我要你今天晚上在这陪我。”

   苑秋指着晴儿道。

   “可以,但是娘娘必须睡到床上。”

   晴儿与苑秋讨价还价道。

   这、这、、果然是恶仆当道,苑秋就与小婢女僵持了一晚。

   

   

第3章 好妖孽的皇上

   “晴儿,长夜漫漫,不如我们聊聊吧。”

   坐得身子有些僵硬苑秋向晴儿道。

   “既然娘娘好精神,那奴婢就告诉娘娘一些宫里的情况。”

   这晴儿可真不是省油的灯,竟然想利用晚上的时间给苑秋恶补宫里的知识。

   “晴儿,这个皇上是不是很老了?”

   苑秋一听,竟然来了兴趣,反正漫漫长夜也没啥事可做。

   “谁告诉你的,皇上今年和二十有八。”

   晴儿瞪了皇上一眼。

   “二十八,那可是身强体壮的时候,怎么会不举?”

   苑秋有种不好的预感,莫不是晴儿这死丫头骗了她。

   “娘娘,奴婢有说皇上不举吗?”

   晴儿毫不客气的瞪回苑秋。

   这个死丫头,没大没小的,竟然敢回瞪她。

   “哦,是没有,但是你说了这宫里的娘娘们都还是处子,试想,有那个正值壮年的男人不要女人,除非他是G。”

   “据奴婢所知,这各宫的娘娘确实都不曾被宠幸,正因为如此,这里是没有宫斗的,娘娘们平日里,走动的还很勤快。”

   “那就奇了,好端端的一个男人怎么不喜欢女人,晴儿,你莫不是故意骗我的?”

   苑秋越想越觉得晴儿这话有问题。

   “没有,娘娘请听我奴婢说,皇上有妃子一十二人,但是没有皇后,也没有贵妃,也没有什么昭仪啊,充容的,只有十二个妃。”

   “啊,十二个,算起来不少了,不过对一个皇上来说,好像确实也不算多。”

   苑秋啊了声,在看到晴儿那淡定的眼神立即掩饰道。

   其实这个晴儿只比苑秋小一岁,但是可能从小就寄人篱下,比一同龄人要显得成熟。

   据晴儿说,这十二皇妃全是摆设,按照金龙帝国的规矩,后宫需立一后,一贵妃,还有四名二等妃子,但是皇上根本不将宫规放在眼里,一口气立了十二位妃子。

   十二位妃子无分大小,全部是二等妃子,这十二钗中,大多是朝廷重臣之女。

   “等等,晴儿,这皇上该不会是有心上人了吧,然后为了国家利益,所以又一股脑的娶了十二个老婆?”

   苑秋打断晴儿的话道。

   “娘娘的想象力很丰富,但实际是,我们金龙帝国很强大,皇上也很厉害,不存在娘娘所说的情况,”

   “那是神马情况,你赶紧说说,我正听得起劲呢?”

   苑秋掉转身,跨坐在椅上。

   “咳,娘娘,请注意坐姿,在宫里是不允许有人这么坐的。”

   晴儿纠正苑秋道,其实不仅仅是在宫里,就是在普通的人家也是不允许姑娘家这么坐的。

   “好吧,好吧,你快说。”

   “在这宫里有很多男人但他们不是侍卫,他们是皇上的男宠,娘娘若是出宫遇见他,请尽管避开。”

   晴儿这次总算说到重点了。

   “啊!男宠,你们这个皇上、、真得是G?”

   苑秋精神一下子提高了几个亢奋点,自古以来,历史上有很多皇帝有男宠,但是他们都是双性恋。

   可是听晴儿这么说,这个皇上应该是纯粹的G,不是那些伪G。

   “奴婢不知道什么是G,这些话,娘娘不可以说出去,万一皇上不高兴,娘娘不但会丢了小命,还会连累娘家。”

   晴儿叮嘱道。

   “哇,真的动不动就砍头,我有点怕怕,那我现在后悔,不做……”

   “不行,既然上了贼船,娘娘就休想再下船。”

   晴儿又开始凶了。

   “唉,一时糊涂上了贼船,晴儿,你平时是不是都这么凶的?”

   苑秋瞄着看起来凶巴巴,但是其实瞒漂亮的美女晴儿道。

   “奴婢也是为了娘娘好。”

   晴儿眼观鼻,鼻观心道。

   “晴儿,我在想,安碧涵,会不会是被你给逼死,或者是气死的?”

   苑秋看着这个老成的婢女,心里有点嫉妒,年轻轻轻,一看就很厉害,可惜呀,她估计是学不来了。

   “娘娘可以这么以为,但是请不要说出来。”

   晴儿唇角微翘道。

   “好吧,算我小人之心了,那么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那个主子好端端的为吗要自尽吧?”

   苑秋向晴儿投降道。

   “娘娘真要知道?”

   晴儿定定的看着苑秋,好似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

   “当然了,我现在都已经成了安碧涵了,理所应当知道的。”

   苑秋深吸了口气,决定拿同主子的气势出来,总不能一直被这个丫头欺负。

   “这要从皇上前天的圣旨说起。”

   晴儿站起身,好像很纠结的样子。

   “什么圣旨?”

   “前天,皇上下了一道圣旨,哪位娘娘先生下皇子,就立谁为后,而且生下的孩子将被立为太子。”

   “他不是G吗?他们都没有XXOO怎么生啊,难道你们这也有子母河或是子母井之类的,只要喝了河水,井水就能生?”

   “娘娘,请你说些奴婢能听懂的话好吗?那个G与XXOO是什么意思,还有那个子母……”

   “好吧,这个G,就是你们的龙阳之癖,或是断袖,反正吧就是这个意思,指男人只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这个XXOO,就是指男人与女人做那种事了,至于子母河什么的你直接忽视就好了。”

   苑秋习惯性的伸手抓头,可是摸到一头的首饰,立即又放了下来。

   “原来如此,这就是娘娘自尽的原因。”

   “唉呀,晴儿,你能不能一次说完,不要说一句就看着我,我要是知道就不会问你了。”

   苑秋那叫一个急啊,这个晴儿真有说书的本事,一到关键就停了下来。

   “皇上还有七个兄弟,皇上的意思是让娘娘去勾引各位王爷,谁先怀上,谁先生下……”

   “神马,神马,这个皇上、、他、、他太变态了、、”

   苑秋跳起来叫道,那有人这样,那有人这样,太变态了,超级大变态。

   “娘娘请冷静。”

   晴儿见苑秋跳着脚的转来转去,不由凝眉道。

   “冷静,你让我如何冷静,这么变态,你要我做这么……”

   “正是因为这样,娘娘才会自尽的。”

   晴儿走至苑秋的面前,看似很平静的脸上也有怒火。

   “难不成他的十二爱妃都没有人说不?”

   苑秋不敢置信的问。

   “有,但是皇上圣旨一出,绝对没有说不的权力,所以娘娘们只好以死相抗。”

   晴儿满脸悲伤道。

   “你的意思是说,不止宸妃一人自杀?”

   “昨天午时,淑妃娘娘已经自尽了,但是秋月宫的所有宫婢都被皇上下令陪葬了。”

   晴儿低首,身体却在不停的颤抖。

   苑秋有些明白了,原来如此,只要是主子自尽了,那奴才们都昨陪葬,怪不得他们那么怕。

   “那你们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这不是让我做人肉包子吗?”

   苑秋悲摧的哭道。

   还以为这个皇妃不用被人XXOO,现在到好,原来这个妖孽皇上,竟然要女人们去OOXX自己的兄弟,她现在逃跑行不行?

   “娘娘尽管放心,皇上只有七个兄弟,现在还有十一位娘娘,也就是说最起码有四位娘娘会留在宫中。”

   晴儿走过来拉了拉苑秋的衣袖道。

   “说的也是,只要我是那四个中的一个就行了,一样可以在宫里悠哉悠哉的吃喝玩乐。”

   苑秋听晴儿一说,心情大好,接着就像晴儿打听七位王爷的情况。

   七位王爷与皇上相差无几,只除了最小的那位吉王爷年方十八外,其他的都满了二十。

   “晴儿,那个妖孽皇上有没有说让老婆们什么时候去勾引小叔子。”

   “下个月初五是皇上的生辰,那天晚上,皇上让各位娘娘自已挑,挑中了就跟着王爷去王府住一个月。”

   晴儿似乎知道的情报很多,竟然知道的如此详细。

   “晴儿,我可以问一下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十五,还有十九天。”

   “那还好,十九天,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这些娘娘们也太不淡定了,尤其是已经挂 的两位了,对了,自尽的除了宸妃,另一位叫什么?”

   苑秋好奇的问,决定养好精神后去拜访一下其他几位苦难的姐妹。

   “淑妃娘娘,淑妃娘娘的父亲是礼部尚书,昨日娘娘自尽后,皇上即封锁了消息,不准任何人传出去。”

   

   

第4章 好妖孽的皇上2

   就这样,苑秋与晴儿聊了一夜,对于宫中的情况大致也有了解,这宫里同别的都不一样,十二个妃子全部住西边,皇上的那些男宠则全部住在东边。

   看到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苑秋伸了个懒腰,天终于亮了,她美好的穿越生活可以开始了。

   “晴姐姐,晴姐姐,不好了……秋月宫出事了。”

   苑秋刚走至门边,门就砰的被人撞开了,她差点就成了人肉馅了。

   “环儿,大清早的,你叫什么,别吓着娘娘。”

   晴儿朝脸色发白的婢女瞪道。

   “晴姐姐,天、、天大的事、、昨个、、昨个晚上,淑妃娘娘活过来了。”

   婢女说话的时候学在颤抖,好像真的活见鬼了。

   苑秋听得真切,如果她没记错,晴儿说那位淑妃娘娘是昨个午时,也就是中午自尽的,可是昨晚活了。

   这,这又是见鬼了?按说若真死了,那么久,又这么热的天,应该会有味了,就算没味,最起码也会有尸斑什么的,怎以可能还会活过来?

   “环儿,你胡说什么,淑妃娘娘昨天午时不就自尽了吗?昨天下午不是已经装进棺木了吗?”

   晴儿真的很淡定,甚至比苑秋还要淡定。

   “是啊,昨个下午,秋月宫的姐妹们就说,听到棺材里有动静,但是没人敢动,直到晚上,那钉上的棺材竟然被、、被娘娘击飞了。”

   环儿比划着说。

   “不可能的,淑妃娘娘根本不会功夫,莫说钉上的棺木了,就是普通的她也挪不动。”

   “我知道了,她一定同我一样也是穿越为的。”

   苑秋一听兴奋的叫道。

   “你是活生生的人在哪来,但是那边动的却是淑妃娘娘的身体,我看,娘娘多半是被妖魔鬼怪附身了。”

   晴儿瞄了眼苑秋,慢悠悠道。

   “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信,不如我们去秋月宫看看。”

   苑秋不打算向晴儿解释,据她知道穿越也有很多种的,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这样整个人带装备的都穿。

“皇上这会还在秋月宫呢。”

   婢女环儿瞄了眼苑秋道

   “正好,本宫正想见见那个妖孽皇上。”

    苑秋哼了声道,虽然在现代见过G,但是还真没见过古代的,这会正好,一下子就见着了。

   依她的猜测,那个复活的淑妃娘娘多半是被人魂穿了,而且魂穿的那位姐们,还会功夫,有意思,看来这皇宫越来越有意思了。

   既然妖孽皇上这会有可能在秋月宫,那更要去了,见识一下这个英姿神武的G皇上,再看看他身边的妖孽男宠。

   “娘娘真要去?”

   晴儿看着苑秋笑盈盈的问,看来她的好奇心并不比苑秋小,只不过她好奇的是死而复生的淑妃娘娘。

   “当然,本宫还没见过皇上,当然要第一时间去看看了。”

   苑秋笑得很淑女,虽然对宫中的礼仪什么的还不太熟悉,但是装B她是最会的了。

   “那娘娘请吧,娘娘这会很有淑女风范,奴婢在这多句嘴,希望娘娘一直保持这种优雅的姿态。”

   晴儿满意的看着苑秋,其他的婢女则在一旁捂嘴偷笑。

   “当然没问题,但是回到这秋燕宫,你可不能约束本宫,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有难同担,有福同享,在这秋燕宫里,我会很疯的。”

   苑秋也提前向晴儿打了预防针,免得到时这丫头对她凶。

   “可以,只要娘娘不让人认出,只要姐妹们没有性命之忧,娘娘永远都是主子。”

   晴儿终于笑了,而且是那种很轻松很愉悦的微笑。

   “OK,成交。”

   苑秋伸出手要与晴儿击掌。

   晴儿愣了下,待苑秋拉出她的手才明白。

   “好,我们去秋月宫,GO,GO、、”

   苑秋指着宫门处愉悦延。

   “娘娘,要淑女。”

   晴儿一见苑秋那架式,立即提醒道。

   “嗯,晴儿,你就随本宫去秋月宫看看淑妃吧。”

   苑秋嫣然一笑,向晴眨了眨眼道。

   从秋燕宫到秋月宫很近,近的苑秋以为是在自己家的后花园。

   出了秋燕宫,走了还不到一百步居然就看到秋月宫的那几个绿色的大字。

   她还一直以为宫里都是琉金字,没想到竟然是绿色的,这是不是预示皇上喜欢被戴绿帽子?

“晴姐姐,我们就这样进去吗?”

   听着里面静悄悄的,好像没啥动静呀,与之前环儿那夸张的表情相比,不太协调了。

   “嗯,小安子,你先进去通传一下。”

   苑秋很淡定,她记的影视剧中都有通传的,要不就这么闯进去太不礼貌了。

   “宸妃娘娘,慧妃娘娘,贤妃娘娘,还有容妃娘娘,大家都在里面,皇上请娘娘进去。”

   不一会儿,小安子出来道。

   “嗯。”

   苑秋点首,说实话,还真有点激动。

   一下子见这么多皇妃与皇上,还真怕自己会失控。

   在这现代,就相当于国家元首与第一夫人,而她只是一个小百姓,实在是太激动了。

   “臣妾见过皇上。”

   进到秋月宫后,苑秋目不斜视,低首直接走至坐在中间的男人面前盈盈一礼。

   这个万福礼还是刚才晴儿教的。

   “爱妃平身。”

   “谢皇上。”

   苑秋起身,这才看清男人的脸,尔后双眼有点发直。

   娘啊,真是极品啊,如此极品美男,怎么会是G,那英俊帅气的脸庞,刚硬的线条,无一不显示着男性的阳刚之美。

   还有那双桃花眼,真是勾魂摄魄,那直挺的鼻梁,真的很想伸手摸一下。

   再往下,是那诱人的薄唇,这是苑秋第一次有冲动想吻异性。

   “宸妃,你平日里与淑妃感情有好,快进去看看她。”

   一旁的一身绿油油的女人向苑秋道。

   苑秋瞄了瞄晴儿,见她伸出了左手的中指,立即明白,这位原来元妃。

   “皇上,各位姐姐,那我先进去了。”

   苑秋说着一人走进了内室。

   脚刚跨进去,就有黑影迎面袭来,苑秋本能的向左侧闪。

   接着就是‘砰’的一声。

   “身手不错,我跟你们说多少遍了,我不是什么淑妃,我叫江美琪,如果你们接受不了,就当鬼上身好了。”

   坐在床上的女人凝眉瞪着苑秋。

   “呵呵,江美琪,你是那个唱歌的江美琪吗?”

   苑秋微笑着走了过去,在她发愣的时候,苑秋已经在她身边坐下了。

   “你知道那个江美琪?”

   淑妃眼里闪着光,似乎在酝酿着眼泪。

   “那个?这就是说你不是那个唱‘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的那位了,那你应该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苑秋淡定的看着淑妃道。

   看来是一个杯具的穿越得,穿到死尸身上,一想就很恐怖,还好,还好她是完整我缺的穿过来的。

   “我是特警,只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幸殉职了,没想到竟然穿越了。”

   淑妃这会淡定了,显然已经接受了穿越的事实。

   “就在昨天晚上吗?”

   苑秋看着淑妃问,真漂亮,不过比她还差那么一点,只是这淑妃的气质显然与特警是不搭的。

   “莫非你也是?”

   淑妃看着苑秋问。

   “嗯,不过我比你幸运,我是完整无缺的穿过来的。”

   苑秋点首道,说起来,她好像有闻到尸臭的感觉,不是她有洁癖,实在是这味太浓了。

   “你闻什么?”

   淑妃见苑秋在她身上嗅啊嗅,甚至还捏着鼻子,不由皱示问。

   “难道你没有觉得你身上味道很怪吗?”

   苑秋实在不好说是死人味,只是尴尬的提醒道。

   “还好啊,就是脂粉味重了点。”

   淑妃说着自己在胳膊上闻了闻道。

   “嗯,听说你是从棺材里挣扎出来的,你醒来后就告诉他们你不是淑妃吗?”

   苑秋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问。

   “我知道我有点太紧张了,我睁开眼,发现自己被人关在窒息的木头柜子里,你可以想象得到、、 ”

   淑妃看着苑秋,无奈的摊手道:“所以,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事实已经无法改变了,他们都当我被鬼附身了。”

   “那现在你怎以办?若是他们真认定你被鬼附身了,那么你可以会很杯具,没准会被烧死。”

   苑秋有点邪恶的恐吓道,既然同时穿越人,那大家不如组个穿越同盟。

   “离开,我要离开这里。”

   穿越成淑妃的江美琪猛得站起身道。

   

   

断袖皇上不好惹:娘娘要私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断袖皇上不好惹 或 娘娘要私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舞动新时代 健康新房山-2018优贝口腔杯”广场舞

    春暖花开舞盛世,百花齐放竞风采;共建健康新房山,同心引领新时代!“舞动新时代健康新房山——2018首届‘优贝口腔杯’广场舞大赛”鸣锣开赛,欢乐起舞!大赛组委会组织机构(一)主办单位北京市房山区美容美发行业协会(二)承办单位优贝口腔北京房山旗舰店北京珍妮优健康美容连锁机构(三)协办单位北京市房山区良乡镇拱辰街道办事处(四)战略支持德国卡瓦技术中国总部、美格真中国总部、国泰百货、华冠购物中心、国美电器良乡店大赛评委团主席张冬梅舞蹈表演艺术家、教育家北京市舞蹈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舞蹈协会研究员北京市

  • 奥地利贝森朵夫钢琴研修团海外音乐之旅完美收官丨爱上好钢琴

    2018年4月10日-4月18日,贝森朵夫研修团受邀抵达欧洲,开启为期八天的音乐研修之旅。在异国风情中游走,静静地感受音乐的艺术氛围。1第一站--2018法兰克福国际乐器展研究团成员抵达法兰克福,迎接他们的就是2018法兰克福国际乐器展。4月11日,2018法兰克福国际乐器展正式开幕,贝森朵夫钢琴于展厅内耀目登场,牢牢地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研修团成员们对展出的贝森朵夫钢琴进行了试弹,纷纷赞不绝口。传承维也纳之声的贝森朵夫钢琴,将不断为世界打造高品质产品,不断创新让全世界的听众享受到高水准的声音。2

  • 普及和宣传宪法知识 成都锦江区书法展开始征稿

    2018年4月25日,由成都市锦江区司法局、锦江区总工会主办,锦江区狮子山街道办事处承办,成都市锦江区书法家协会协办的《书法有法》——锦江区“宪法知识进社区、进企业”书法展征稿活动启动仪式,在锦江区狮子山街道办事处花果山社区隆重举行。锦江区司法局领导张文出席活动并致辞,成都市司法局巡视员傅泽涛发表讲话。成都市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赵安如,成都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代明道,中书协会员、锦江区书协副主席唐树良,成都市书协常务副秘书长何晓巍,成都市书协副秘书长赵立,成都市书协副秘书长、锦江区书协副主

  • 你能离我远一点吗?

    如果你不喜欢我,能离我远一点吗?万一我喜欢上你,那大家都麻烦。如果不喜欢,就不要给我希望,如果给了我希望,那么请不要让我失望。如果把爱情过成生活中的负累,那我还是不要了吧。年龄越大,经历越多,才明白,爱不爱是其次,相处不累才最重要。最暖心的事情莫过于:你随随便便说一些话,有人认真的把它听了记了,而且不声张不动声色地做了。惊喜的源头不是他为你做了什么,而是他为你做了什么你喜欢的事情。爱情是一场高烧,烧傻的就去结婚了,退烧的分了手,那些痴痴缠缠的就是正在烧着的。一辈子的爱情,不是高烧不退,而是高烧后

  • 她是争议最大的女子,也是中国唯一一位女皇,

    以史为镜,可知得失。欢迎大家和游侠一起来讨论历史。以后,小编就和大家一块了解历史。现在,咱们进入历史模块,今天小编为大家介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女皇。她是中国史上唯一称帝的女性,治下的时代不属于其他盛世;她爱惜人才,到了堪称“丧心病狂”的地步。她争议颇大,喜欢的是死去活来,恨得恨不能食其骨肉;虽然从李家手里拿到了江山,但最后有还了回去。有人说她荒淫无道,因为她“面首三千”;有人说她残暴不仁,因为她曾重用酷吏,造成诸多惨案。古来有一个女子争议向她这么大。武则天,名武曌,生于长安,其父和唐高祖李渊是老相

  • 香港公司做账报税流程

    一、按月整理单据:(一)银行部分:1、每月银行对帐单。2、银行对帐单中每笔收款和每笔付款的凭证。(二)现金部分:1、工资表。2、日常零星报销的收据或发票:3、公司成立时支付的相关费用。(三)其它相关文件:章程正本两份、周年申报表、所有公司变更资料(若有)、投资相关文件、公司购置的各种设备、工具等合同、发票、银行支付款项水单、现金支付收据等。香港公司做帐、报税办理:①、提供财务单据,给您评估、报价,预付款,②、根据财务单据进行做帐③、代做帐完毕后,需再交由香港执牌专业会计师核数审计④、审计完毕后,

  • 客户正言丨客户的满意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一面锦旗不仅是业主对尚层装饰的感激,更是对公司员工真诚服务的认可。我们将竭尽全力地热情服务,因为业主的信任和满意就是对我们工作的最高奖赏。在工地装修过程中亲眼看着墙壁、地面、所有的空间慢慢修筑成型,那种喜悦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123456▵梦想的家在自己手中完成,心中那份满足感不是轻易能够比拟的。一个项目从开工到竣工,业主们如果对整个过程感到非常满意,会在竣工典礼上特制一面锦旗赠与我们,我们将一直带着这颗感恩的心前行。▵我们一直在努力、在创新,只为你营造一个更幸福的家。用品质说话尚层十一年专注别

  • 香港公司零申报被查到有坐牢的吗?

    零申报“被查”“会不会坐牢”,你既然担心“被查”这可能说明你们已经是有瞒报税行为了。不过香港税务局一般是倾向以税款及罚款解决,除非是一些很特殊严重的逃税案例才会要坐牢。香港公司什么情况下可以做零申报及违规做零申报,你还可以看此文:http://www.liankuaiche.com/question/11496再补充一些香港税务局官方的瞒税逃税罚款政策:香港实施的低税率及简单税制,是有赖纳税人高度自律地遵守税务条例,才能维持其有效运作。此外,根据税例,向税务局(〝本局〞)依时提交准确的报税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