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香魂缠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9 7:24:5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香魂缠身

第二章 天生毒舌
静静地躺着,我看着宿舍的天花板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宿舍里还蹲着一只女鬼。小说香魂缠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但刚过了一会,我却突然感觉到一只手伸到了我的身前,我连忙坐起身靠着墙边把身体缩了起来,仔细一看却是旭子把手从他的床铺上伸了过来。 我们两个床铺挨着,晚上睡觉的时候几乎就是头对着头,他这样突然把手伸过来,着实把我下了一大跳,“我艹,旭子,你干嘛,会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说着我瞄了一眼胖子的床下,柜子的后头已经没了那团黑影,我小心地左右瞅了瞅。 “没,我就看看你睡了没。” 旭子有些抱歉地说道。 “没呢,刚躺下哪有那么快睡着,啥事啊,有事说。” 旭子吸了口气,“没啥事,就是找你说会话,我说鱼儿,我咋老是觉得我刚才没看错呢,而且我为啥老感觉那女的现在就在咱宿舍里。原文http://www.qi-wen.com/” “别瞎想了!”我立马说道,但我不得不说,这旭子的感觉还真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蒙的,“哪有什么女人,胖子应该也不过只是看见了些不干净的东西而已,都是自己吓自己,睡一觉都忘掉就好了。” “不是啊,鱼儿,我是真有种怪怪的感觉,就好像真的感觉咱这屋里有个女人,而且,那种感觉还很近的样子,好像……就在我这床下面。” 旭子越说声音越小,说到最后声音甚至有些颤抖。 旭子这一说完,就连我的心都咯噔了一下。 我扑愣一下从床铺上翻了下来,“哪有什么女人,别乱想了。” 我随口说到一句,实际上我也没敢往她柜子那里细看,“算了算了,瞧你们这点出息,一会儿不相信,一会儿又吓成这样,这样吧,反正明天周六不上课,既然你们睡不着,那干脆一起下来打扑克好了。” 就这样,我们在宿舍度过了这个漫长的夜晚。说明http://www.qi-wen.com/ 到了第二天一早,太阳一出来,宿舍里哥们争先恐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厕所。 玩了一晚上扑克牌,也憋了一晚上的尿,终于是没有一个人赶去厕所解决问题,当然碍于面子,打扑克的时候也都只是硬憋着,没说出来。 胖子如此,旭子如此,学霸如此,我是如此,另外两个舍友大伟哥和小超也是这样。 其实对于胖子这件事,我心里还是满愧疚的,虽然跟我没啥关系,但我打小嘴巴就很毒,说啥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以至于后来很多人都说我是铁口毒舌。 连续了一个星期我们晚上都没睡好,连白天上课都要多者图书馆跟前那个宿舍走。 终于在经过了一个星期的提心吊胆之后,大家才终于渐渐但忘了这件事。 但这也只是他们,天生灵觉比较敏锐的我却依旧时不时的能感觉,似乎这个女人,不,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能确定是只女鬼了,应该还一直在我们身边。阅读qi-wen.com 不知道为什么,自那以后那只女鬼没再现身,却也一直不肯离去。 一直拖到了放假,舍友们都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胖子在收拾柜子的时候忍不住骂骂咧咧骂道一句,“我艹,我柜子下面哪来的这么多头发,艹,真是见了鬼了。” 我闻言朝那里瞥了一眼,头发很长一看都是女人的。 但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大家都已经忘记了,我也就没再提,而且,我的嘴巴那么毒,不提还好,若是再口无遮拦说些什么,恐怕还要无事生非惹出什么事来。 想了想,反正是要放假了,只要回到了家,离开这个学校一段时间,说不定也就没什么事了,干脆直接装作没听到。 后来,旭子也在柜子里发现了一些,相比于胖子,旭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但估计跟我想法一样,也是什么都没有说,就这样我们分道扬镳各自准备回家过暑假了。 这一天,姥姥竟然来接我了,开着他那辆破旧的小轿车。网站qi-wen.com 没错,你没有听错,我的姥姥是个大龄女司机,开着一辆平民版的大众轿车,年级不是很大。 姥姥结婚早,母亲也结婚早,所以现在的姥姥也就六十岁出头,再加上姥姥保养得好,看上去就像个四十多岁的妇女。 我父母从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爷爷奶奶没啥本事,于是我就是姥姥一手拉扯大的。 用别人的话说,姥姥是个能人,在我们那个城市里开了一个母婴会馆,专门为产后妇女做调养,另外谁家的小孩受了惊不听话啥的也都着我姥姥。在我看来,姥姥就是一个现代化的神婆。 姥姥处理这类事情最在行,生意也很红火,在我们那个城市里小有名气。 可想而知,姥姥平时生意很忙,所以,对于姥姥竟然来接我我还是感到比较吃惊的,但心里却也很高兴,毕竟在我的心里姥姥还扮演着一个母亲的角色。网站http://www.qi-wen.com/ “鱼儿?放假了,在学校学的怎么样?” 姥姥摇下车窗,远远地跟我打招呼问道。 “姥姥,你怎么来了?”我连忙拖着行李箱走了上去问道。 姥姥打开车门走下来,上下打量着我,笑了笑,“你上大学的时候姥姥忙,没来送你,知道你放假,我就来接你了,鱼儿,在学校过的还好吧,怎么瘦了。” 听到姥姥这样说我心里还是很开心的,虽然比一般人少了父母的关爱,但就算是一般人的父母,恐怕也没有我姥姥这般疼我。 “嗨,在学校除了菜难吃点也没啥,瘦了吗,我没觉出来啊。” 我把行李箱直接塞到姥姥的后备箱里然后说道。 “你在学校里可得好好吃饭啊,你看你瘦的,光挑食怎么能长肉。” 姥姥帮我把行李在后备箱里放置好,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不置可否的摸了摸头,跟着姥姥就上了车,临走的时候跟我那几个还在等车的舍友摆了摆手,表示告别。 摇上车窗发动了汽车,姥姥脸色渐渐地变了,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鱼儿啊,你在学校里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遇到什么事情?没有啊?” 我一脸茫然,不知道姥姥是说的啥。 姥姥叹了口气,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只一直很小的陶鱼,跟我胸前的一个吊坠一模一样。 “你小时候好丢魂,这是你满月那年,我给你求的,一阴一阳正好一对,阴鱼比较小戴在了你的身上,阳鱼我放在了家里,这样就让你的魂走不丢。” 说着姥姥把手里的阳鱼一番,土黄色的陶鱼上面已经泛潮了,显得有些发黑。 “看到没,这些阴气,我在家里看到的时候都吓了一跳,家里放陶鱼的供桌肯定是没问题的,那就是你在学校里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这才让家里的阳鱼也生了感应,生出阴气。” 姥姥这么一说,我立马就想起了不久之前胖子撞鬼的那件事情,心里忍不住一紧,想起那天晚上,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丝恐惧。 “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什么事来了?” 姥姥看了我一眼说道。 打小,我的表情就瞒不过姥姥,这个时候也只好点了点头,“倒也没什么,就是有天下雨,舍友从教室回到宿舍的时候撞鬼了,后来好像还有只鬼跟到了我们宿舍,不过那只鬼应该也没有恶意,都过去很久了,也没发生什么事。” 我这么说道,我这张嘴巴,自然不能说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也只能这样跟姥姥说着。 姥姥开着车,嘴里念叨了几句,突然神情严肃起来,开口问我道,“你说是下雨天?有没有打雷?” 那天雷声那么大,我直到现在印象还很深刻,当即肯定地点了点头,“打雷了,非常大的雷。” 姥姥一听,忍不住脱口说道一句:“不好!”
第三章 鬼婴怨气
  姥姥这么一说,我心底顿时一凉,连姥姥都说不好,我就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了。   每次别人碰到了这类事情来找姥姥,姥姥最常说的一句话都是,“没事,你把心放肚子里就行。”   但这一次,姥姥脱口而出的却是“不好”!   “姥姥?”   我试探着问道。   姥姥嗯了一声,“有点麻烦,如果我猜不错的话,用不了多久你那几个同学应该就会来找你的。”   我皱了皱眉头,“姥姥,他们不会出什么事吧,要不我们现在直接打个电话给他们?”   姥姥却摇了摇头,“不行,姥姥以前对人发过誓,我不能主动出手,除非有人求我出手,或者这事到了我们的身上。”   我有些很不理解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这样的誓言有什么所谓,但姥姥不肯出手我也没有办法。   长些年跟着姥姥,但这些东西我却一点没有学到,姥姥说他的本事我不适合学,不教给我也是对我好。   但我却知道,姥姥的功夫都在一根鞭子上,说是鞭子,更像是一根木棍。   “姥姥,你说是要是我那几个舍友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但是却没来找我们该怎么办!”   我突然想起来,有些担心地问道,毕竟我以前也没跟舍友说过我姥姥有这种本事。   “你有乱说话,你这张嘴,就是管不住。”   姥姥无奈的叹口气说道。   我连忙捂住了嘴巴,但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说了就是说了,这我也没办法,“姥姥,你说我这嘴就真这么邪门吗?”   姥姥看了我一眼,“打小就这样,姥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前这里有个神算子,算啥准啥,我带你去让他看过,他说你是天生铁口,说啥准啥,也不知是真是假。”   “那现在怎么办?”我问道,“我话都已经说了,他们真遇到鬼不来找咱们,咱们也没办法。”   姥姥无奈,叹了口气,从怀里拎出来一个项坠,说是项坠就是三枚金钱拿红绳穿了一串,坠在那里。   姥姥有些神情复杂的看了六枚金钱一眼,把红绳解开,自己留下了一枚穿在了身上,说道,“你将这两枚铜钱拿好带在身上,这件事我不能出手,你就去你们学校找一个叫玖灵的小子,给他其中一枚,他肯定帮你。”   “记住,只能给他一枚,别让他占了便宜。”   我点了点头,默默记下了姥姥的话,又问道,“姥姥,那女鬼真那么厉害?不就是趁着雨夜跟着胖子回了宿舍而已嘛。”   姥姥却皱了皱眉头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你不懂,这雨天本是阴气极重的时候,尤其是在雨夜,阴气更重,但阴极生阳,这雨夜里的雷却是至阳之物,所以说,电闪雷鸣。邪祟辟易。”   “但据你所说,在雷雨天里,这个女鬼还待宰你们宿舍外面,那恐怕就不是一般的邪祟了,怕是一只厉鬼。”   听姥姥这样说,我心里忍不住一沉,毕竟那个女鬼可是很有可能就在我们宿舍呆了大半个学期啊。   而且,似乎她还在旭子的床下柜子后面待过一段时间,那个地方距离我的床铺可也是只有一尺之遥了。   “没什么好怕的,瞧你那点出息,行了,这件事再说吧。”姥姥安慰我道,一路上姥姥开着汽车,跟姥姥坐在一起,我就有种心安的感觉。   但心安归心安,这种心安原则于我对姥姥那些本事的信赖,但我总有种感觉,似乎那只女鬼阴魂不散,真的跟着我们来开学校出来了。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应该是没有错的。   才回家没一个星期,宿舍里就约起来要去看望胖子,说是胖子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甩了一跤,伤了些筋骨。   不过我倒是觉得,他那么胖,整天也不运动,倒是欠摔打。   我走到内堂去跟姥姥说我要去看望胖子,姥姥那个时候正在看着一个孕妇的大肚子。   姥姥见我进来,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又不是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进来也不敲敲门。”   那孕妇倒是一笑道,“这就是王姐的外甥吧,没关系,一个大肚子而已,也没啥好看的。”   我听的脸上一红,忍不住就要退出去。   “等等,你过来了正好帮姥姥个忙!”   姥姥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点了点头。   只见姥姥却又尴尬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先出去一下,等我让你进来你再进来。”   我哦了一声,站到了门外,不一会就听到姥姥似乎跟那大肚子姐姐不知道在房里说着什么。   似乎姥姥想让姐姐做什么事,姐姐不太乐意,姥姥正在做她工作。   过去了好久,那位姐姐似乎才终于说道一句,“好吧。”   而不一会,姥姥也适时地把我叫了进来。   原来,这个时候姥姥已经把他那个大肚婆的裤子给退掉了,下身一条黄段子遮住,坐在一个椅子上,下面还接着一个盆子。   “这该不会是要接生吧?”我忍不住在心里想到,“姥姥不是一向只帮人产前护理和产后保养吗,怎么又干起接生婆的行当了。”   正当我纳闷的时候。   姥姥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破木娃娃,才巴掌大小,上边有鼻子有眼,但做工却非常粗糙。   姥姥先是将一滴孕妇指间的血滴到木头娃娃上,然后将布娃娃直接丢尽了水里。   我愣愣地站在门口,还没看明白姥姥这是要干什么的时候,就听得噗一声,有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   打眼一看,是块黑乎乎的跟焦炭一样的东西,看样子竟然是从孕妇的肚子里出来的。   “终于出来了。”姥姥立马从身后拿过一个缠着黄缎子的锅盖一下子盖住铁盆。   “鱼儿,端出去端到太阳底下,周围撒一圈香灰,然后打开锅盖,去吧!”   姥姥说完连忙又在孕妇的肚子上做起文章来。   我连忙答应一声,端起了铁盆就往外跑,跑到后院里,有棵大枣树,绕过大枣树后面便露出天井来,太阳烤得地面都快要冒烟。   我按照姥姥的吩咐把铁盆放下,又跑回姥姥摆供桌的物理,捧了一把香灰出来撒成一个圈把大铁盆围在了中间。   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这个圈已经完全把这个铁盆围在中间了,这才退后了一步,然后远远地伸出胳膊拿开了锅盖。   顿时,那盆里的水就开始变得乌黑,并且冒起气泡,就跟烧开了一般。   紧接着我就看到了一团黑气冲着我就扑过来,但飘出大盆,却被香灰围住,冒起了一阵黑烟,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儿童的嘶叫声消失不见了。   我的妈呀。   我被那一团黑气吓得坐倒在地上,心想,以后再有这种活,打死也不帮姥姥了。   我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吐着就朝房子里走去,正好看见那孕妇朝外离开,一边走一边不住的回头向我姥姥道谢。   送走了孕妇姥姥看了我一眼,“那玩意化成黑烟了?”   我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嗯,那是啥玩意啊,吓死我了。”   姥姥哼了一声道,“那是个孩子,这女人结婚前流过一次产,但那时候婴儿都成型了,还没出生就要被杀死,留了口怨气就化成了那玩意。”   我忍不住瞪了瞪眼睛,“那是传说中的鬼婴吗?”   姥姥摇了摇头,“不算,要真是鬼婴就没这么简单了,这只是有怨气而已,但就算这样,他也差点把那女人现在肚子里的孩子给折腾死。”   我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因为他没能出生,所以她心怀怨气,就想让这个女人的第二个孩子也胎死腹中?”   姥姥点了点头,“就是这个意思,对了,刚才你说你去看胖子?”
第四章 胖子又见鬼
听到姥姥的话,我点了点头,“没错啊,怎么了?” 姥姥依然忙着手里的东西,听到这句话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猜的没错的话,那个女鬼应该是已经开始作怪了,只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早。” 我心里一惊,有些不肯定地问道,“应该不是吧,听舍友说胖子只是下楼梯摔了一下而已,而且伤的也不是很严重。” 姥姥没说话,放下手里正在收拾转身进屋了,我也跟着姥姥走进屋内。 不一会,姥姥就拿出一个小木人。 “拿着它,遇到危险能救你一命,记住出了事别急着回来,直接去这个地址找玖灵,他能够帮你们。我建议你最好先去找这个玖灵,然后再去看你同学。” 姥姥又一遍嘱咐道,这才担心的看了我一眼挥挥手道,“去吧。” 我点了点头,将木偶人随手收进了我的单肩包里,看了看姥姥给我写的地址,这个地址就在我们学校不远。 我们大学算是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当地有个有个县,叫费县,费县山多石头多,有一座离我们学校非常近的矮山,叫肖山坡,而这个叫玖灵的家伙就住在肖山村。 从我家到费县要跨一个市,向东距离一百多里路,要接近两百里。 而去胖子家禹城却要去西南方,先去肖山坡找玖灵再去看胖子的话走的路程正好画了个大三角形,简直就是南辕北辙。 心想着反正姥姥已经给了我木偶人了,索性我就直接直接买了去禹城的票,打算先去看看胖子啥情况再说。 再说了,现在交通这么发达,就算万一真出了啥事再去找那个玖灵也晚不了。 坐上了车,我忍不住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有点太着急了,这个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等汽车开路上天就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坐在车上,我总是控制不住的去想当天晚上那蓬头发还有柜子下的那双鞋。 偶尔再想起今天帮姥姥消那个鬼影怨气的时候的画面,心里就忍不住的扑通扑通直跳。 “司机师傅,还要多久到啊。” 我忍不住问道。 司机不耐烦的透过反光镜看了我一眼,“急什么,这才刚上告诉呢,到禹城还得快俩小时,你在椅子上眯一会就到了。” 实际上,这个时候,车上的大多数客人都已经靠在座椅上打瞌睡了。 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可不管怎么躺却就是睡不着,更可恶的是,我他妈上车的时候脑抽选了个靠窗的位置。 窗子外面漆黑的一面让人看了发毛。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窗子外面肯定什么都没有,但我就是在心里边自己吓自己。 其实,现在想想,那天在车上如果真的一直那般不敢睡的话,倒好,偏偏在行驶了一段时间之后,司机竟然打开了公车上的车载电视。 电视里播放着邓丽君的怀旧歌曲,我渐渐地被电视转移了注意力,不一会竟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过去多久,我突然感觉到脖子里有东西,紧接着我反应过来。 这是一只手! 恰巧这个时候,公车突然一顿停了下来,那只手连同胳膊直接被我抱紧了坏了。 我一瞬间就睁开了眼睛大喊一了声,紧接着就要从座位上跳起来,但安全带又把我拉回到座位上。 睁开眼一看,汽车站已经到了,一个黑衣男子一只手正打在我肩膀上的单肩包上已经把包拿到了手中。 原来是个贼,我忍不住松了口气。 连忙去往回夺我的包,那个贼一看我醒了,连忙松开手里的包直接从打开的车门里窜了下去,跑走了。 我连忙打开单肩包,幸好钱包和证件什么的都在,看来那个贼才刚把包拿到手还没来的及 怎么了? 别人都被我一声大喊吸引了注意,朝我看了过来。 我尴尬地笑了笑,“没什么,刚才有个毛贼像偷我的东西,被我发现了,不过幸好东西没丢。” 车里的人都点了点头,开始纷纷职责现在的人的素质。 我随声附和了几句,也拎着包下了公车,然后问了一下位置打了一辆计程车直奔医院而去。 本来打算现在宾馆住一晚的,但在公车上的那件事害得我虚惊一场,把我吓了个半死,我实在是不想再一个人在宾馆里住一晚上了。 拨通了旭子的电话,我告诉他们我一回到医院,让他们出来接我。 计程车倒是很快,不一会一栋大楼就远远的出现在视野当中。 大晚上的,禹城街道上大多数楼房都洗了灯,但医院这种场所是通宵不关灯了。这本来是好事,但让周围这么一显,却反而觉得有些吓人。 显然,司机也感觉到了,坐在驾驶座上打了个寒战说道,“这么晚过来,还真渗的慌。”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司机就把我放到了医院门口。 车一走,我这一个人就越发地感到了一种渗人的气氛,医院门两边是两个大水池,里面是的水在大晚上看着乌黑发亮,倒映着病房上的光芒。 我突然想起来了姥姥常说的一句话。 医院里是阴气最终的地方,每天死很多人,怨气聚集,阴气淤积,久而久之很容易出现不干净的东西。 但人都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了,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清了清嗓子,咳嗽了几声,算是为自己壮了壮胆,我就朝着病房楼的门口走了进去。 从一楼走进去,我忍不住就快要爆粗口了。 妈的,从外面看灯火通明,走进了这里却黑灯瞎火的,尤其是走廊里偶尔两者的指示灯和消防灯,红红绿绿的,更显得渗人。 “妈的,什么破医院,真是见鬼!” 我骂叨着一句掏出手机,给旭子发了个短信,问他们在哪。 旭子回短信告诉我他们在二楼东头的骨科304病房,我就撒腿从楼梯跑了上去,超着东面跑去。 很快,我就看着两者灯的304房,旁边正好是电梯,我也走过去,电梯正好打开。 一个女护士端着卫生棉走了出来,也听到了304门口。 歪过头来,面无表情地问了我一句,“怎么不乘电梯?” 我没有回答,心里却在想着。只有两层楼,犯得上乘电梯吗,更重要的是,大晚上的一个人乘电梯,还是医院里的,有病我才这么做。 看到这个护士也在304门口停下,我猜想她应该也是来304的,至于是给胖子换药还是给其他人,那就不好说了。 我打开门走了进去,护士在后面跟了进来。 胖子看了我一眼坐了起来,“鱼儿你也来了?” 看到我来了,胖子显得有些高兴,其他几个人也笑了笑。 “我艹,你咋整的啊,还能从楼梯摔倒了,咋没……唉!”我刚想说咋没摔死你,想了想自己这张嘴巴还是闭上了嘴。 那护士走过来把药放在了胖子跟前。 胖子听我问他,却抬起头看了看女护士指着病房里那边一道帘子说道,“护士姐姐,你先去照顾一下那位病人,我们说会话,等会你再回来给我换药。” 那女护士瞪了我跟胖子一眼,确也没说什么走到了那边去。 “我跟你说,鱼儿,要是我就是摔倒了摔成这样,我叫你们过来干嘛,我是见鬼了!” 胖子压低了声音说道,但是还是不难听出来胖子声音里的恐惧。 “见鬼了,怎么回事,你快说说。” 我心里不禁佩服姥姥的神机妙算,胖子竟然真有可能是被那只鬼跟到了家里才搞成了这样。 “就是啊,胖子,你快说说怎么回事!” 病房里显然除了我和胖子,最关心这件事的人就是旭子了,毕竟旭子可是也见过鬼。

香魂缠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香魂缠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极道丹皇7章(第7章 初次炼丹)

    原标题:极道丹皇7章(第7章初次炼丹)书名:极道丹皇第7章初次炼丹杨尘一听,就知道是吓唬人的话语,可环儿天真无邪,俏脸吓得惨白,认真的看了一眼杨尘,银牙紧咬红唇,道:“拿来!”“这就对嘛!”莫凡哈哈一笑,一挥手,一枚三扁四不圆的丹药,出现在环儿面前。环儿抓在手中,刚要吞食,杨尘却突然喊道:“环儿不可,这枚丹药炼制方法不对,容颜花应该采集花瓣,可这枚丹药却用了一整株,这样与七星草相克,产生毒性。九瓣叶则因该去除中间三片叶子,花阳草去根磨粉,九阳果需要剥皮留汁……”杨尘一口气说出了一大串,这让环儿一

  • 无敌不寂寞7章(第一卷 崭露头角第7章 猴窝)

    原标题:无敌不寂寞7章(第一卷崭露头角第7章猴窝)小说名:无敌不寂寞第一卷崭露头角第7章猴窝回到刚杀白猪的地方,已经有一些人组队在杀野猪,估计等级都上了3级的,要不然危险系数就太高了,想到自己也才3级,紧了紧手中的短刀继续朝山林中走去。随着我的深入,林子先是越来越暗,树林也是越来越密,但是慢慢地又变得越来越亮了,可能是走到林子的另一边了吧?一路上杀了不少野猪,可以说是杀出一条血路的,也正是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药水是可以打捆的,5瓶药水为一捆,一捆只占用一个空格,本来可以多带好些药水,不过这些

  • 偷心老公蜜蜜宠7章(第7章 她被结婚了)

    原标题:偷心老公蜜蜜宠7章(第7章她被结婚了)小说名:偷心老公蜜蜜宠第7章她被结婚了时萱只觉得热,抱住夜辰逸的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理智都被狗吃掉了,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蹭,声音低低的喘说着:“好……舒服……”夜辰逸的手覆上了她的细腰,大拇指轻轻的磨擦了几下,深邃的黑眸望着平静的夜空,车子快速的穿过了一个林子,林子背面的一处河流漾出了一道波光。他看了看,眼眸微眯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扫了眼在自己怀里乱蹭的小女人。突然开声:“停车。”车子停在路帝,夜辰逸从车上下来,随后将时萱从车里拎出来,时萱一下子就搭上

  • 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7章(第一卷 荒岛求生第7章 机舱的位置)

    原标题: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7章(第一卷荒岛求生第7章机舱的位置)小说名字: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第一卷荒岛求生第7章机舱的位置白娇和景苒互相对望了一眼,白娇问道:“你这么肯定?”我点点头:“刚刚你没听皮衣男的话吗?他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但是他说,这一次我们是运气好才碰上他们,这句话分明就是在提醒我们还有其他人,而且其他人就不会像他们这么好说话了……”白娇似乎是有些疑惑,我又解释道:“而且他说,方圆一里是他的地盘,这说明两点,一,这个岛很大,二,岛上有势力划分。这说明,岛上不止他们一个团队……

  • 神医小农女7章(第7章 梦回)

    原标题:神医小农女7章(第7章梦回)小说名称:神医小农女第7章梦回原来爷爷真的很希望自己学医,离开爷爷这么久他老人家还好吗?他肯定很伤心吧。真后悔以前没能好好陪陪爷爷,现在自己这个唯一的亲人也没了,爷爷该怎么办?无奈自己现在好像也没办法回去了。恩,医书?对啊,在古时候的医术好像都不怎么先进吧,哎!真后悔自己当初没听爷爷的话,不然现在也不会这般无奈了,随便出去给人治个病也能挣点银子花花啊。要是那本医书现在能在我手上就好了,春风正想着眼前突然变得越来越黑了,爷爷的身影越来越远。“爷爷,爷爷,爷……”

  • 最强医仙混都市7章(第7章 警察姐姐)

    原标题:最强医仙混都市7章(第7章警察姐姐)小说名称:最强医仙混都市第7章警察姐姐“老大,这个小子怎么办?”一个警察问道。“也给我带走!”她冷厉地道。“小子,过去呆着!”那警察得了命令,才把一脸懵逼的方川给推到了墙边。“你们干嘛抓我?”方川连忙解释道,“我以为这里是美容院,我是来请教关于美容的问题的……”“废话!”女警怒道,“现在几岁的小孩都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看你也是高中生吧,会不知道这里?”“我真……”方川还试图解释。“不要说了!”女警神色严厉,一挥手,“等你父母来了再说,给我好好呆着,从小

  • 武战苍穹7章(第7章 让你三招)

    原标题:武战苍穹7章(第7章让你三招)小说书名:武战苍穹第7章让你三招罗钰走下比武台,一边等待,一边观察其余少年的比试。“第二轮,346号,二号比武台!”半个时辰后,罗钰的第二轮比试开始。这一次,罗钰的对手是一个黑脸少年。“这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罗钰冲着黑脸少年问道。“我的名字你不必知道!不过,你的拳法倒是很厉害啊!”显然罗钰刚才在比武台上的表现,黑脸少年已经注意到了。可是,黑脸少年不知道的是,罗钰的虎烈拳可不仅仅只是厉害,放眼整个比武场,又有几人能够接下罗钰的全力一拳呢?“有意思,有意思!

  • 最强狂医7章(第7章 他应该改一个姓)

    原标题:最强狂医7章(第7章他应该改一个姓)小说名字:最强狂医第7章他应该改一个姓女警厌恶的看向江世安,不耐烦的说道:“我和你不熟,别说这么恶心的话,让人起鸡皮疙瘩。赶紧让人把花弄走,把地弄干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听到她这么扫兴且不近人情的话,江世安脸色变了变,说道:“白霜霜,你要是让我出丑的话,我们江家会和白家势不两立的。”他顿了顿,语气柔和下来:“其实,你们白家也是乐于见到我和你结合的,霜霜,你觉得你还能够逃出我的手心吗?哈哈,我会用我的柔情和爱意,慢慢的把你征服,让你彻底沦陷,死心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