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独家冠名:总裁独宠小蛮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9 6:55:58 来源:网络 [ ]

小说:独家冠名:总裁独宠小蛮妻

第二章宾客散了

雪白的躯体,霎时间,半裸在众人面前。来自http://www.qi-wen.com/
“啊……不要拍,都不准拍!”凌雨薇尖叫着捂着胸口。
可是在场的记者们是干什么的?专业的狗仔队啊!如此劲爆的画面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瞬时间闪光灯的光芒,将人眼晃的都睁不开。
咔咔的快门声不绝于耳。
“不准乱叫,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勾引我的未婚夫”凌潇潇还在指责凌雨薇,一只强劲的手掌,再度抓向凌雨薇那残破的领口。
一时间,春光越发乍现。
记者们一个个快门不停闪过,恨不得凌潇潇的动作更猛烈一些。
“凌潇潇,你抽什么疯,你放开我,谁会勾引那种肥猪啊!”凌雨薇再也维持不住淑女的表象,开始癫狂的挣扎叫嚷起来。网站qi-wen.com
可惜,平时养尊处优的凌雨薇显然不是从小学习柔道的凌潇潇的对手,她越是挣扎,反倒是越让那胸前的春光越发乍现起来。
“还说没有,没有,你连胸衣都不穿,又穿的这么风骚暴露,不是故意勾引,是什么?”抬手就甩了凌雨薇一个耳光,随即继续吼道:“刚刚赵子鸣已经招了,就是你故意因他过来,在他面前脱衣服,故意勾引他的。”
赵子鸣自然是招了,为了赵家的名声,迫于凌潇潇的棍棒,他实在是不得不顺着凌潇潇的诱导诬陷凌雨薇啊!
凌雨薇气的浑身发抖,只能尽量遮掩胸前的春光,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到是一旁大饱眼福的记者们,有人好言相劝。
“凌大小姐,你应该真的是误会了,你看凌二小姐身上那痕迹,分明是被强迫的,只怕是赵少强行留下的,肯定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你就放了她吧!”
“是啊!是啊!你看凌二小姐的胸口全是青紫,根本不是正常情爱会留下的样子啊!”
“你真的误会了。”
凌潇潇转过头,一脸懵懂的看着那群记者们,疑惑道:“真的?”
“真的,赵少是出了名的恶中色鬼,肯定是他见凌二小姐长得漂亮,起了色心,又怕你怪罪,这才故意污蔑凌二小姐的。”
一群记者附和。小说独家冠名:总裁独宠小蛮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凌潇潇环顾了一圈,想了想,到底松开了抓着凌雨薇的手,却还是冷哼道:“都怪你长了一脸狐狸精的模样,四处勾引人。”
围观群众听着那叫一个满头黑线啊!
凌雨薇那种白莲花的模样还叫狐狸精,那你自己那一脸的妖娆叫什么?狐狸精祖宗?
“凌潇潇……”凌雨薇指着凌潇潇,气的满面青紫,却还是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正好这时,凌启山和张嘉兰终于拨开围观的层层群众,赶了进来,张嘉兰一看见凌雨薇狼狈的样子,瞬间就扑到了女儿的身上大哭了起来。
“我可怜的女儿啊!”张嘉兰一边哭着,一边好似突然想起来一般,指着凌潇潇大骂:“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故意让赵子鸣来侮辱你妹妹的。”
凌潇潇刚刚被安抚的火气,蹭的一下子就点着了,指着张嘉兰就骂道:“我指使?你怎么不说你女儿穿的那么暴露,故意勾引我的未婚夫呢!”
围观的群众们虽然觉得凌雨薇不可能去勾引赵子鸣,却也觉得张嘉兰的职责有些过分了,就凌潇潇那种没脑子的模样,怎么可能指使赵子鸣啊!你没看人家现在还一副亏大了的模样,护着赵子鸣嘛!
一时间,大家指指点点。
在一旁的凌启山终于忍不住的大喝一声:“行了!都散了吧!”
身为岳凌公司总裁的威压,还是有一定的震慑力的,一时间,众人面面相窥,虽未走远,却到底还是退到了更衣室的门口观望。
“爹地!你可要给我做主!”凌潇潇抱着凌启山的胳膊娇嗔道。说明http://www.qi-wen.com/
凌启山俊朗的容颜忍不住露出一抹厌恶的神情,却还是安抚性的摸了摸凌潇潇的头发,“好了,那个赵子鸣我已经查清楚了,不是好东西,反正仪式也没举行,这场婚事就算了吧!回头我会让赵家给雨薇一个交代的。”
凌雨薇不甘的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张嘉兰暗中拉住了,一时间,订婚宴便退婚宴,众人不欢而散。
凌潇潇摆脱一群扰人的记者后,哼着小曲儿,正十分嘚瑟的向地下停车场内走去,就见到一个健壮的男人,正纠缠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病弱美男子。
看情况,状似在表白,不过可惜,那病美男,似乎没看上那壮汉。
“喂!我说,人家不好你这口,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凌潇潇难得好心情的好言相劝。
“少管……哟!这不是凌大小姐吗?这刚退了婚,正是寂寞吧!不如何爷儿玩玩?”壮汉本想骂人,可是一看到是凌潇潇这种混血美人儿,顿时两眼放光,将心思放到了凌潇潇的身上。
纤细的美男子固好,却到底不如身香体软的妖娆美人儿来的诱惑不是。版权http://www.qi-wen.com/
长成这样,还想当双,凌潇潇看清壮汉那一脸的麻子,顿时觉得连昨晚的宵夜都要吐出来了。
“滚!离姑奶奶我远点。”凌潇潇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向壮汉的胯下。
“啊……”壮汉瞬时间捂住跨下,痛苦的倒地呻吟,还想在叫嚣什么,却再度被凌潇潇那七寸的高跟鞋踩到了手。
凌潇潇毫不客气的在壮汉的手上碾压,恶狠狠道:“告诉你,以后见到本姑奶奶,要绕道走,否则,有你好看的。”
凌潇潇说完,见电梯来了,便推着做在轮椅上的病态美男,直接上了电梯。
“我如此舍身相救,你可要好好谢谢我哦!”凌潇潇弯身,与易擎墨贴的极近,呼吸可闻。推荐qi-wen.com
难得心情好,又碰到如此可口儿的美男,玩乐本性的凌潇潇便生了调戏美男的心思,反正这个美男陌生的很,想来只是路过的,也不怕招惹到什么不该招惹的麻烦。
天性冷漠的易擎墨还是第一次离一个女孩子,如此之近,却出奇的没有任何厌恶的反感出现,反倒是鼻腔中浮动着那女子若有若无的香气,让他莫名的有些心痒痒。
第三章相亲宴

面上却还是冷着脸,一副没有表情的模样:“我不需要你救,还有离我远一点。”
明明一张清丽绝色的容颜,却偏偏要强装出一副冷漠的傲娇模样,凌潇潇的兴致越发高涨。
非但不退后,反倒越发将身体贴近易擎墨,轻笑道:“不管怎么样,我刚刚确实是救了你,看你长得细皮嫩肉的,不如以身相许如何?”
凌潇潇一边说着,一边一只手就爬上了易擎墨的脸颊之上。
易擎墨正想要反击,却突然注意到电梯内的视频监控,一时间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体状况,只得很是无力的推拒了一下。
而这种无力的推拒,显然被凌潇潇当成了病弱患者的逞能,笑的越发肆意,一手轻轻勾起易擎墨的下巴,一边飞快的在易擎墨的脸上印上一个香吻,便趁着电梯停下的功夫,飞快的逃了出去。
一边向电梯外走去,一边还不忘向易擎墨抛着飞吻道:“盖了章,就是我的人了哦!”
电梯的门缓缓关上,易擎墨那张苍白的面孔上不由闪过一丝阴冷,修长的手指却不由自主的慢慢抚上自己被亲的脸颊。
想到刚刚在宴会上凌潇潇自导自演的好戏,易擎墨却是突然对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产生了一丝兴趣。
“尚莫,帮我查一下凌潇潇”易擎墨拨通电话。
三十分钟后,凌潇潇的各种资料出现在易擎墨墨的邮箱内,易擎墨看着资料上凌潇潇那张笑得肆意飞扬的照片,清冷的容颜不由的勾起一抹浅笑。
或许,让她做他的妻子,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易擎墨一边想着,一边给尚莫再次发了一条信息。
内容是:“将凌潇潇未加密的资料透给苗晴晚。”
苗晴晚是易家的族母,也是易擎墨父亲的正牌妻子,如今正在张罗着易擎墨的婚事。
想来,如此莽撞又不得宠的千金小姐,正和苗晴晚的胃口。
果然在一个星期后,在一家日式料理店内,一场相亲的会面上,易擎墨再度见到了凌潇潇。
这一次,凌潇潇穿了一件很是淑女的白色连衣裙,一头长发也顺直的披散在了脑后,很是乖乖女的模样。
易擎墨依旧一副冷漠脸,好似已经忘记了那日的偶遇,凌潇潇却在看到易擎墨的瞬间,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这货不是真的来找她负责的吧!这是凌潇潇的第一个想法。
就算长得帅,也不行,这是凌潇潇的第二反应,不得不说,比起那日易擎墨的简单休闲的模样,此刻他虽然同样还坐在轮椅上,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却越发衬得他精致的五官清冷矜贵。
明明是张比女人还漂亮的脸,却不会有雌雄难辨感觉,入鬓的剑眉,星辰一般的黑眸,即使面色苍白,依旧带着让人不可忽视的冷傲。
可是此刻那近乎完美的五官,却全部画上了嫌弃的模样,毫不掩饰的向凌潇潇表明,他没有看上她。
凌潇潇撇着嘴,同样嫌弃的瞪着易擎墨,给了易擎墨一个“你看不上我,可以滚,我也看不上你”的眼神。
易擎墨鄙夷的撇了一眼凌潇潇,却是一副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的模样,气的凌潇潇恨不得当场就掀桌子。
“行了,上菜吧!好好的,偏吃什么小日本的料理,有什么好吃的。”凌潇潇豪放的摆了摆手,就开始叫服务员点菜。
自顾自的点了一大堆极贵的海鲜,全程都没看易家的主母苗晚晴一眼,更是将张嘉云视为空气。
“不好意思啊!这孩子让我惯的,有点任性。”张嘉云笑咪咪的说道。
哼,想用这种惯常的戏码来逃婚,真是可笑,也不想想她凌潇潇在外声名狼藉的名声,既然肯同意来相看,就肯定不会在意凌潇潇那些品质什么的。
苗晚晴淡笑着抿了一口茶,满脸慈爱的看向凌潇潇:“没事,女孩子嘛!任性点是应该的。”
早就听闻凌家大小姐不学无术,最是粗俗不堪,今日一见,还真是如此,她也就放心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态度亲切的好像是多年的好闺蜜一般,三言两语便将凌潇潇和易擎墨的婚事给定下来了。
就算期间凌潇潇故意打算了两个碟子,一个茶杯,吃饭声音大的在包厢内都要起回音了,两人也都一副见怪不怪,很是淡定的模样。
到最后,两个人已经确JI定好两家联姻的具体日子的时候,凌潇潇眼看着易擎墨依旧一副冷漠不语的死人脸模样,终于不淡定了。
“那个,我想和易先生单独谈谈可以吗?”凌潇潇强插了一句。
张嘉兰和苗晚晴,对视而笑,一起点了点头。
心中却都暗自冷笑,谈吧!任你们两人谈出花来,这场婚事也绝对不会更改了。
凌潇潇得到认可,便推着易擎墨,快速出了包厢,转身进了隔壁的一个空包厢内,这里的隔音设施很好,到也不怕被隔壁的两人听到。
“怎么回事?我是调戏了你,可没说要对你负责。”凌潇潇双手抱胸,恶狠狠的瞪着易擎墨。
“那就请你和凌家说清楚。”易擎墨转着轮椅,冷着脸欲走。
凌潇潇快步追上去,挡在门口,说道:“你去和易家说。”
易擎墨皱眉看着凌潇潇,沉默了。
凌潇潇看着易擎墨那病弱的身躯,想到以前听到的关于易家的家规。
易家身为百年望族,族内关系最是错综复杂,每任家族的掌权人,并不是由上任族长的子嗣直接继承,而是有族内长老团,对下一代所有的子嗣统一进行挑选考验,才可以在上任族长年满六十之际,出任新一任的族长。
这种挑选,虽然看似公平,其实对于易擎墨这种没有背景依靠的私生子来说,却是极为残酷的。
“你也是被逼婚的?”凌潇潇漂亮的眉头不由皱起。
如果是这样,就难办了。
她也不想被张嘉兰当棋子,做联姻的筹码,可是岳凌集团被她父亲败坏的,已经是岌岌可危了,若是此刻得不到易氏的帮助,在因此得罪了易氏,外公一辈子的心血,就真的要就此毁掉了。
第四章 两人达成协议

“恭喜你,智商终于上线了。”易擎墨嘲讽着笑笑。
苗晴晚为了扶持自己儿子上位,可谓是不择手段,就算他已经“体弱多病”到终年坐在轮椅之上,苗晴晚依旧很是热络的想要给他找一门不得力的妻子。
不过就如凌潇潇设计赵子鸣一样,没有他的认可,他自然有的是方法让这桩婚事告吹。
凌潇潇对易擎墨这种明明没办事,还傲娇的要命的男人很是反感,可是恶毒的话刚到嘴边,一看到他坐在轮椅之上,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易家的斗争,或许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激烈一些,易擎墨也远没有他表面上的那般平静。
深吸了一口气,凌潇潇平复下心中的怒火,平静道:“既然我们都是被逼迫的,不如我们联手吧!”
“联手?”易擎墨的嘴角勾起一抹蔑视的笑意。
“对,联手,我们可以私下契约,只形婚,两人互不干涉对方的感情,只装作表面上的夫妻,互利互助。”凌潇潇认真道。
易擎墨的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期限。”
“两年,两年足够我摆脱凌家了。”凌潇潇一脸自信。
她虽然从小母亲早亡,父亲娶了渣继母,还有一双可恶的渣儿女,可是在凌家,她却依旧是不可撼动的大小姐,不说张嘉兰就是她的父亲凌启山,也要对她相让三分的,毕竟她只要年满二十,就可以立刻继承外公留给自己岳凌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成为岳凌集团的大股东。
到时候她再借助凌家的威望,相信彻底夺回岳凌的掌控权,两年足矣了。
这样想到,凌潇潇越发的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一双桃花眼因兴奋异常明亮。
“好处呢!”易擎墨沉吟。
“我帮你”
“下个月我满二十岁后,就可以继承岳凌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凌潇潇毫不犹豫的亮出底牌。
她知道,这样大好的机会,错过了,便不可能有第二次。
到时候,只要她挂着易家儿媳妇的名头,就算易启山有心阻拦,却阻挡不了她入驻董事会。
而后,拉着易家这张大虎皮,她若还是斗不过张嘉兰和她那双儿女,那她也就真的愿赌服输,怪不得别人了。
易擎墨听到凌潇潇的筹码,却依旧沉默不语。
对于整个易氏而言,岳凌家那点股份,还当不起筹码。
凌潇潇也不恼,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看不上岳凌家那点股份,可是我却能帮你摆平易家的大后方,让你无后顾之忧。”
“你很自信,但是我不需要一个打手。”他对她有一点好奇,也有一点好感,让他想要尝试让她做他的妻子。
所以他乡对考验一下眼前这个大胆又有趣的女人。
当然,他说考验的不是契约。
面对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无论是实实在在的金钱权利,还是飘渺虚无的爱情,易擎墨既然看好了,就不会轻易放弃。
凌潇潇闻言不怒反笑,她很高兴合作的对象更聪明一些。
“虽然明面上我的剑桥学位证是花钱买的,但实际上,我确实攻读了所有前桥的经济学,财经学,并且私下攻读了企划设计,已经用匿名的方式,为许多企业做过设计方案,并且都获得过不错的反响。”这一刻的凌潇潇神采飞扬,格外美丽。
易擎墨没有立刻同意,反倒慢条斯理的继续问道:“我如何能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呢?”
“易氏集团下,国内的易天集团去年曾做过一个‘奇迹’的企划案,我就是当时的设计人,暗影,你可以去核实。”
“巧了,我现在正是易天的负责人,我觉得我们可以再讨论一下这个企划案。”易擎墨笑的随意。
实际上,他是刚刚才接手管理易天,对于之前的企划案,却是还未全部了解透彻,不过在此之前,他已经暗自调查过凌潇潇的过往,到是抽空翻了几个关于她做的企划案,“奇迹”正好在其列。
当然,就算是他不知道的也没关系,真与假,稍加辨别,便可知道真伪。
随后,两人对“奇迹”的企划案进行了深入辩解,又由此谈论到当前的市场经济,易氏集团的现状以及岳凌集团的经营漏洞,等等。
一直到一个小时后,张嘉兰来敲门,两个人才终于终止了讨论。
凌潇潇推着易擎墨从包房内走出来,一张妩媚多姿的脸庞上满是笑意,就连一向淡漠的易擎墨脸上也露出的些许笑容,不由让张嘉兰和苗晴晚暗暗纳闷。
不过两人略加思衬,都认为这是二人故意装甜蜜给家人看的,意图让她们阻止这场婚事,也就全然不在意了。
“潇潇,我们已经定好了婚礼的日期,就在下周末,你准备一下。”张嘉兰笑着宣告。
凌潇潇那明媚的面容上,果真有片刻的呆滞,那笑容要多勉强就又多勉强,就连易擎墨的脸色也隐隐变得难看起来。
张嘉兰与苗晴晚相视而笑,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两人在暗中眼神交汇,暗暂对方的演技不错。
短暂的相亲会结束,为了避免凌潇潇暗中使坏,凌家以遵循古礼为由,将凌潇潇关在家里待嫁,片刻都不准离开。
好不容易拖到了婚礼的当日,凌潇潇一身露肩鱼尾式婚纱,完美的将高挑玲珑的身姿呈现,立体混血的五官更显妩媚妖娆,一出场,便盖过了场上所有人的风光。
“擎墨身体不便,不如我扶嫂子进门好了。”易擎寒调笑着伸出手。
一张俊朗的容颜,带着明显纵欲过度的痕迹,是个典型花天酒地的富二代。
凌潇潇身体猛的一扭,满脸嫌弃的拒绝道:“离我远点,我可不想传染上什么不干不净的病毒。”
“臭婊子,你别给脸不要脸。”易擎寒低声威胁道。
对于一个半残不受宠的私生子,易擎寒却是从来没有放在眼里过,所以见到身材火辣面目妖娆的凌潇潇,易擎寒就起了别样的心思。
凌潇潇琥珀的眼眸中快速闪过一抹狠戾,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小声笑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独家冠名:总裁独宠小蛮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独家冠名 或 总裁独宠小蛮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极道丹皇7章(第7章 初次炼丹)

    原标题:极道丹皇7章(第7章初次炼丹)书名:极道丹皇第7章初次炼丹杨尘一听,就知道是吓唬人的话语,可环儿天真无邪,俏脸吓得惨白,认真的看了一眼杨尘,银牙紧咬红唇,道:“拿来!”“这就对嘛!”莫凡哈哈一笑,一挥手,一枚三扁四不圆的丹药,出现在环儿面前。环儿抓在手中,刚要吞食,杨尘却突然喊道:“环儿不可,这枚丹药炼制方法不对,容颜花应该采集花瓣,可这枚丹药却用了一整株,这样与七星草相克,产生毒性。九瓣叶则因该去除中间三片叶子,花阳草去根磨粉,九阳果需要剥皮留汁……”杨尘一口气说出了一大串,这让环儿一

  • 无敌不寂寞7章(第一卷 崭露头角第7章 猴窝)

    原标题:无敌不寂寞7章(第一卷崭露头角第7章猴窝)小说名:无敌不寂寞第一卷崭露头角第7章猴窝回到刚杀白猪的地方,已经有一些人组队在杀野猪,估计等级都上了3级的,要不然危险系数就太高了,想到自己也才3级,紧了紧手中的短刀继续朝山林中走去。随着我的深入,林子先是越来越暗,树林也是越来越密,但是慢慢地又变得越来越亮了,可能是走到林子的另一边了吧?一路上杀了不少野猪,可以说是杀出一条血路的,也正是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药水是可以打捆的,5瓶药水为一捆,一捆只占用一个空格,本来可以多带好些药水,不过这些

  • 偷心老公蜜蜜宠7章(第7章 她被结婚了)

    原标题:偷心老公蜜蜜宠7章(第7章她被结婚了)小说名:偷心老公蜜蜜宠第7章她被结婚了时萱只觉得热,抱住夜辰逸的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理智都被狗吃掉了,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蹭,声音低低的喘说着:“好……舒服……”夜辰逸的手覆上了她的细腰,大拇指轻轻的磨擦了几下,深邃的黑眸望着平静的夜空,车子快速的穿过了一个林子,林子背面的一处河流漾出了一道波光。他看了看,眼眸微眯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扫了眼在自己怀里乱蹭的小女人。突然开声:“停车。”车子停在路帝,夜辰逸从车上下来,随后将时萱从车里拎出来,时萱一下子就搭上

  • 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7章(第一卷 荒岛求生第7章 机舱的位置)

    原标题: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7章(第一卷荒岛求生第7章机舱的位置)小说名字: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第一卷荒岛求生第7章机舱的位置白娇和景苒互相对望了一眼,白娇问道:“你这么肯定?”我点点头:“刚刚你没听皮衣男的话吗?他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但是他说,这一次我们是运气好才碰上他们,这句话分明就是在提醒我们还有其他人,而且其他人就不会像他们这么好说话了……”白娇似乎是有些疑惑,我又解释道:“而且他说,方圆一里是他的地盘,这说明两点,一,这个岛很大,二,岛上有势力划分。这说明,岛上不止他们一个团队……

  • 神医小农女7章(第7章 梦回)

    原标题:神医小农女7章(第7章梦回)小说名称:神医小农女第7章梦回原来爷爷真的很希望自己学医,离开爷爷这么久他老人家还好吗?他肯定很伤心吧。真后悔以前没能好好陪陪爷爷,现在自己这个唯一的亲人也没了,爷爷该怎么办?无奈自己现在好像也没办法回去了。恩,医书?对啊,在古时候的医术好像都不怎么先进吧,哎!真后悔自己当初没听爷爷的话,不然现在也不会这般无奈了,随便出去给人治个病也能挣点银子花花啊。要是那本医书现在能在我手上就好了,春风正想着眼前突然变得越来越黑了,爷爷的身影越来越远。“爷爷,爷爷,爷……”

  • 最强医仙混都市7章(第7章 警察姐姐)

    原标题:最强医仙混都市7章(第7章警察姐姐)小说名称:最强医仙混都市第7章警察姐姐“老大,这个小子怎么办?”一个警察问道。“也给我带走!”她冷厉地道。“小子,过去呆着!”那警察得了命令,才把一脸懵逼的方川给推到了墙边。“你们干嘛抓我?”方川连忙解释道,“我以为这里是美容院,我是来请教关于美容的问题的……”“废话!”女警怒道,“现在几岁的小孩都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看你也是高中生吧,会不知道这里?”“我真……”方川还试图解释。“不要说了!”女警神色严厉,一挥手,“等你父母来了再说,给我好好呆着,从小

  • 武战苍穹7章(第7章 让你三招)

    原标题:武战苍穹7章(第7章让你三招)小说书名:武战苍穹第7章让你三招罗钰走下比武台,一边等待,一边观察其余少年的比试。“第二轮,346号,二号比武台!”半个时辰后,罗钰的第二轮比试开始。这一次,罗钰的对手是一个黑脸少年。“这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罗钰冲着黑脸少年问道。“我的名字你不必知道!不过,你的拳法倒是很厉害啊!”显然罗钰刚才在比武台上的表现,黑脸少年已经注意到了。可是,黑脸少年不知道的是,罗钰的虎烈拳可不仅仅只是厉害,放眼整个比武场,又有几人能够接下罗钰的全力一拳呢?“有意思,有意思!

  • 最强狂医7章(第7章 他应该改一个姓)

    原标题:最强狂医7章(第7章他应该改一个姓)小说名字:最强狂医第7章他应该改一个姓女警厌恶的看向江世安,不耐烦的说道:“我和你不熟,别说这么恶心的话,让人起鸡皮疙瘩。赶紧让人把花弄走,把地弄干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听到她这么扫兴且不近人情的话,江世安脸色变了变,说道:“白霜霜,你要是让我出丑的话,我们江家会和白家势不两立的。”他顿了顿,语气柔和下来:“其实,你们白家也是乐于见到我和你结合的,霜霜,你觉得你还能够逃出我的手心吗?哈哈,我会用我的柔情和爱意,慢慢的把你征服,让你彻底沦陷,死心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