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本王让你消停点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9 4:39:0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本王让你消停点
第11章 渣爹后娘

腹中空无一物,又冷又饿,被鞭打的伤口火辣辣的疼,楚瑜抱着双肩缩在墙角,可怜巴巴的缩成一团。版权qi-wen.com

这一关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放出来,无权无势,没有人可以依靠,难道就这样认命吗?

认命?她楚瑜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这两个字。

破院子只派了一个家丁看管,估计谁都以为,不过是一个傻子,还能翻出天大浪来?

楚瑜悄悄的起身,从窗户溜了出去。

本想去给自己找点吃的,但路过吕氏的房屋时,她的脚不由的收住了,悄悄的蹲在了墙根底下……

房间内,吕氏端了一杯热茶递到了楚怀仁的手边,轻声细语:“老爷,孩子回来了就好,你消消气。”

看看,多么善解人意,知书达理,蹲在窗外的楚瑜,不由的撇嘴,要不是她亲眼看见吕氏是怎么把她丢弃在寺庙,在青楼又是何等的一种嘴脸。

不然连她也难相信,吕氏竟是这么坏心肠的女人。

楚怀仁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事件中消气,拨开吕氏手中的茶,手中的折扇啪啪的敲打着桌案。

“消气,出了这么大的事,让我如何消气?短短半天的时间,流言就传遍了整个京城,这让我楚家的颜面何存?”

楚国公的脸色气成了猪肝色,一想到明日上朝便会受到同僚的耻笑,他就怒火难平。奇闻网

楚瑜蹲在窗外,不由的替原主叹息一声,出了这么大的事,楚怀仁不去问问她受了伤没有,居然在乎的是国公府的颜面。

真是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啊!

吕氏见楚怀仁真的动了肝火,心里乐开了花,但面上却露出一副忧愁的神情:“老爷,妾身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话就说。”楚怀仁本就心烦意乱,见吕氏支支吾吾的,哪里还有耐性。

吕氏在楚怀仁的对面坐下,看着他的脸色,小心的道:“老爷,流言可畏,小七还这么小,又是一个姑娘家,她怎么受得住?”

“难道你有本事让全城的人闭上嘴?”楚怀仁没好气的瞪了吕氏一眼。

“嘴长在人家身上,妾身又有何办法呢,不过,咱们也得为小七打算一下啊。”吕氏顺着楚怀仁的话,往下说道。

“打算?怎么打算?小七的样子你也看到了,痴傻不说,现在名节也毁了,有哪个好人家的敢要她?”提起这事,楚怀仁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本王让你消停点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七个儿女当中,各个都聪明绝顶,偏偏这个小七,是个痴儿。

因为她,整个国公府都已经被人当成了笑柄,现在又出了这种流言,一向好面子的楚怀仁,又怎么可能不动气。

“老爷,如今之计,也只能把小七送到家庙寄养了,等到过个几年,流言自然也就散了,到时再将小七接回,即保住了小七的名节,国公府也不至于丢脸,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吕氏的话让楚怀仁的心思略动了动,但楚瑜到底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这要送出去,他还真是有些不舍。

“再者说了,就小七那个身子骨,能不能活过二十岁,都是个未知数……”

吕氏说着,竟噗通一声,跪倒在了楚怀仁的脚下:“老爷,不能再耽搁了。”

她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妾身知道老爷疼小七,但老爷也要为咱们的女儿打算啊,百花宴就快到了,兰儿已经被皇后钦点为羽衣舞的领舞,要是因为小七的事,影响到了兰儿的前途,到时老爷失去的,可不止一个女儿啊。”

楚怀仁握着扇子的手,倏然松开,是啊他还有兰儿呢,若兰知书达理,京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是出了名的才女。

就连皇后都对她赞誉有加,要是因为楚瑜的事,影响到了她,那晋王妃的位子,岂不是落了空?

“对,我们还有若兰。本王让你消停点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似是下定了心一般,楚怀仁恨恨的将扇子摔在桌案上。

“明日,不,一早就把小七连夜送走,最好天未亮就动身,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卧槽,蹲在墙根底下偷听的楚瑜,肺都快气炸了。

这要是出了国公府只怕她还没出十里地,就会命归黄泉,到时吕氏随便找个名头搪塞过去,谁还会在乎一个傻子的死活?

楚怀仁不仅不会掉半滴泪,肯定还会为甩掉她这个包袱高兴的要死。

好狠的吕氏,好渣的爹爹。

楚瑜真恨不得冲进去,冲着吕氏那张大饼脸狠狠的扇过去,但不行啊她一没武功二没背景的。

这么做的后果,无疑是自寻死路。网站http://www.qi-wen.com/

第12章 你若安好,那还得了

目光触及到了手上的镯子——药王,楚瑜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露出了白森森的小白牙,嘿嘿一笑。

你若安好,那还得了?

楚瑜扭头看了一下四周,在东南方向,那里有一个厨房,猫着腰悄悄的摸了过去。

不多时,楚瑜重新回到了墙根底下,手上拿着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她有些嫌弃的侧了侧头,腥臭的味道,实在不好闻。

又伸手从药王空间拿出一包迷药,捅开窗户上的窗纸,将迷药吹了进去。

轻轻的推开门,果然吕氏和楚怀仁睡的跟死猪一样,楚瑜瘪了瘪嘴,将手上带血的肺片放到了吕氏的手里,又将血液抹到了她的嘴上。

做完这一切,她才狡黠的一笑,从吕氏的房里退了出来。

等着吧,明天就有好戏看了。本王让你消停点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楚瑜伸了伸懒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顿时觉得这一天受的委屈全都被驱走了。

趁着没人,又溜回了自己的小院儿!

夜色下,墙角处露出一双男人的靴子,一直隐匿在暗处的南宫珏,看着渐渐远去的楚瑜,眉头微微蹙起。

世上还真是有眼无珠,都道楚国公的七小姐是个痴儿,若是如此狡黠的女子是痴儿的话,这世上就再没有这么狡猾腹黑的人了。

跟在南宫珏身后的冷九,现在对这个楚瑜也是一头雾水,不过看她居然能对吕氏出手,他还真是有些期待了。

“此女子若要长大,定会是一个祸害,爷还是少跟她接触为妙……“

“哦?为何?”男子的声音低沉,流珠一般从喉间泄出。

被南宫珏这么一反问,冷九有些被问住了,他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小女子玩的太阴了,生怕主人会吃亏。

可是等他回过味儿来时,也明白了过来,像主人这么强大的人,又有哪个人敢招惹。

只得硬着头皮想了想,冷九有些不赞成的说道:“这小女子行事太过诡异,一点都不光明磊落,实在不是大丈夫所为。”

“大丈夫?呵……”南宫珏的心情好像很好,轻呵一声,眼眸望向了楚瑜所在的小院,淡然开口。

“本王倒是很欣赏她的作风,瑕眦必报,爱憎分明,是一只善于隐藏利爪的小猫儿……”

小猫儿?

冷九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小猫儿要是挠起人来,也是很疼的。

“那爷要不要出手?”冷九满怀期待的问道。

估计是在战场上呆的久了,这一回京城南宫珏就有些无聊,即然爷觉得那只小猫儿有意思,逗弄一下也是可以的。

出乎意料,南宫珏还是之前的态度,摇了摇头道:“不。”

其实他的心里清楚的很,那个混账小女子,绝对有自保的能力,他就是想插手,也没有机会。

冷九意外的嗯了一声,见南宫珏果真没有出手的意思,心里倒有些犯了嘀咕。

主子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测了。

回到屋里后,楚瑜按着饿的瘪瘪的肚子,把手里的油布包放到了桌子上,扑不及待的解开,露出了一只烤的焦嫩的鸡腿来。

这是她刚刚去厨房的时候,顺手拿的。

大口的咬了一下鸡腿,满嘴喷香,楚瑜吃的眉飞色舞,一想到明天吕氏被吓的花容失神的样子,心里就暗爽。

鸡腿下肚之后,楚瑜摸了摸半饱的肚子,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目光落到一边的铜镜上,楚瑜的目光不由的呆滞住了。

镜子里的女人,眉眼如画如含秋波,这双眼睛倒是生的不错。

鼻梁高挺,小嘴似果冻红润饱满,算得上是个美人。

只是这皮肤粗糙不堪,让楚瑜不由的蹙了蹙眉头,好在底子还算不错,只要经过她细心的调理,定能白皙嫩滑。

撩起侧面的头发,楚瑜的目光不由的被上面那一大块黑斑给吓住了:“我去,好丑。”

自额头到眉毛上方,占据了额头三分之二的面积,全是黑乎乎的胎记,楚瑜被那么大一块黑胎记恶心到了。

本以为这具身子底子还不错,就算不能寻个王爷,但当个候爷夫人,根本不成问题。

现在,她的美梦破灭了。

别说是候爷夫人了,估计连看守城门的小兵都不愿意要她。

楚瑜的眉头紧紧皱起,看着那块黑乎乎的胎记暗自生气,看着看着,突然她的目光明亮起来。

这胎记黑中带青,倒不像是天生的,有点像是中毒。

忙用银针将额头上的皮肉刺破,送到药王系统里去检验,果然过了没多久,药王就发出了警告。

有毒,有毒……

第13章 教训恶毒后娘

看着黑透的针尖,楚瑜的眸子危险的眯起,怪不得吕氏说她活不过二十岁,原来原因竟是出在这儿。

恨恨的握了握拳,楚瑜发誓,她定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药王在检测出有毒之后,连带着将解毒的药方也列了出来,具体的解毒汤药,还需要楚瑜自己熬制。

哎,这半自动的系统,真是不如全自动的好啊。

忙活了大半天,才用一个破药罐给自己煎好了药,吃完药以后,楚瑜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天还没亮,吕氏就醒了过来,黑暗中她的眼睛闪闪发光,一想到今天就要把那个丧门星送出府去,就兴奋的整个人都轻快起来。

看了眼躺在身侧沉睡的楚怀仁,吕氏轻手轻脚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门外的丫鬟婆子听到了动静,忙端着洗漱用品,进了门来。

“去,把我那个金丝绣的紫菱花长裙拿来。”吕氏坐在床沿上,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夫人架子端的十足,只是语气比起以往,柔和了几分。

感觉到了她的好心情,一直近身伺候的桃红抬起了头来,刚想说几句恭维的话,但目光触到吕氏的脸上,竟吓的尖叫起来。

“夫人,你,你的脸……”

她这一尖叫,吕氏顿时拉下了脸来,走上前来啪啪就是几个大嘴巴:“贱蹄子,鬼叫什么?”

衣袖纷飞间,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从吕氏的袖中掉出。

桃红被打的眼冒金光,捂着嘴不敢再呼出声,目光在触到吕氏脚下的东西时,顿时瞪大了眼睛,竟被吓的晕了过去。

吕氏下意识的低头,在看到脚边的东西,不由的也被吓的倒退几步,颤抖的指着地上的东西,厉声问道:“谁?是谁干的?”

这么大的动静,惊醒了楚怀仁,他走到吕氏的身边刚想问个清楚,在看到脚底下的东西,不由的脸色都黑成了碳。

又看到吕氏满嘴的鲜血时,顿时吓的连连后退:“夫人,你,你怎可食生肉?”

楚怀仁如此一说,让吕氏的脸色顿时苍白起来,壮着胆子看向脚下的东西,果然看到上面的肉少了好大一块,明显的是被人咬下来的。

她扑向了铜镜,看到里面的女人满嘴鲜血,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儿也吓晕了过去。

可是她很快就镇定下来,极力的为自己辩解:“老爷,老爷你听我说,这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的,老爷……”

可楚怀仁哪里还会听,现在他躲吕氏都来不及,只丢下一句,还要上早朝,便急匆匆的出了府。

吕氏趴在地上,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虽然不明白这些脏东西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她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绝对不会去食生肉。

定是有人栽赃嫁祸于她。

脑海中滑过楚瑜的脸,吕氏的目光就变的毒辣起来,从昨天回来的时候,她就感觉那个傻子有些不对劲了。

口齿清晰,思维敏捷,哪里还有傻子的样子?

楚怀仁昨天被气晕了头,根本没有发现楚瑜的改变,要是让他回过了味儿来,岂不是夜长梦多,不行一定要尽快把她送走。

说不定今天的这件事,就是那个小贱人做的。

打定了主意以后,吕氏冷声道:“来人,给本夫人梳妆。”

穿戴完毕,吕氏慌乱过后,镇定了下来,睨了眼屋内的下人,冷言喝斥。

“如果今日之事传扬出去,我撕了你们的皮。”

众丫鬟婆子早就被吓破了胆,哪里敢不听,纷纷下跪表示自己绝不外传。

告诫完这些下人之后,吕氏胸口憋闷的怒气才算找到了出气的地方,脸色有所和缓。

接下来,就该去收拾那个小贱人了。

吹了一晚上的冷风,楚瑜被冻的手脚冰凉,整个身子都快僵了,尤其是这木板床,咯的她腰生疼。

躺在床上,没有了睡意,楚瑜睁开眼睛,看着屋顶的蜘蛛网,暗自发呆。

按说,都这个点儿了,吕氏早就该过来了,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正想着呢,门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楚瑜的嘴角微微向上弯起,果然来了。

“七小姐?夫人来看你了。”门外传来婆子的声音,随后门就被打开,吕氏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看到还在睡的楚瑜,想到自己刚刚被楚怀仁嫌弃的眼神,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前一个箭步把刚要起床的楚瑜打的耳朵直嗡嗡。

“贱蹄子,昨天晚上的事,是你做的?”

没有了楚怀仁在场,吕氏哪里还会装模作样,脸上恶毒的神情,恨不得要把楚瑜生吞活剥。

楚瑜冷不防挨了吕氏一个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疼,伸手摸了摸脸,看向吕氏的眉宇间闪过一丝狡黠。

“夫人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吕氏恨恨的哼了一声,越看楚瑜这副样子,越看越生气。

眼睛里的寒芒如同毒蛇的信子,在她的身上扫来扫去:“你还真是跟你那个娘,一样下贱。”

娘,下贱?

第14章 让她吃饱喝足上路

原主的娘亲虽然死的早,但待楚瑜却是极好,就算这副身子换了灵魂,可是那深入骨髓的温暖,却还是能感觉的到。

楚瑜脸上的笑容逐渐敛住,冷眼扫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吕氏,语气平淡的问:“你说谁——下贱?”

以前的楚瑜别说瞪人了,就连大声说话也不敢,吕氏向来没把她放在眼里。

可是刚刚楚瑜这冷冷的一眼,竟让她有种被寒气入体的感觉,如此冰冷的眼神,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一时间,吕氏竟被吓的身子一抖,连话也说不清楚了:“你,你敢瞪我?”

“七,七小姐不会是疯了吧?”一边的婆子也有些害怕,缩着脖子瓮声瓮气的嘀咕:“疯子别说砍人了,就是杀人的事也做的出来。”

看着一步步朝她走过来的楚瑜,吕氏吓的步步后退,那么迫人的气势,真的好吓人。

楚瑜的手慢慢抬起,在吕氏的脸边停住,还以为她会做出什么骇人的举动,正要尖叫时,却看到楚瑜只是从她的发鬓边捡下一根稻草,傻乎乎的看着。

到嘴的救命声,又咽了下去。

吕氏大口的喘着气,气急败坏的道:“又疯又傻,七小姐的病越来越重了,来人,给七小姐收拾细软,送到家庙静养。”

这个计划本就是定好的,吕氏一声令下,顿时就有丫鬟婆子来推楚瑜,把她往马车上赶。

楚瑜倒也乖巧,在那些丫鬟婆子还未近到身的时候,就已经自觉的往外走了。

害的那些丫鬟婆子扑了个空,差点儿摔个跟头。

吕氏现在越看这个楚瑜,越是心惊肉跳,总感觉这个丫头跟以前太不一样了,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这一巴掌,我必会连本带利还你。”别有深意的说完这句话后,还未等吕氏反应过来,楚瑜就上了马车。

等到吕氏反应过来后,她恶狠狠的干笑两声:“就凭你,也配?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马车正欲驶出去的时候,紧闭的车帘又突然掀开,从里面伸出来一只干瘦的小手,晃了晃。

“干粮,水……”

路程遥远,要是亏了五脏庙,该怎么跟那些杀手斗?

吕氏的脸铁青成一片,为了夜长梦多,不耐烦的对着一边的婆子道:“给她送进去。”

左右不是个死,就让她吃饱喝足,再上路。

婆子把干粮递到了楚瑜的车上,楚瑜翻开一看,除了几张大饼还有一小块咸菜,当下也不起疑,拿起一张就啃。

吕氏是万万不敢在她的吃食上做手脚,要是被人发现楚瑜是被人毒死的,她这个国公夫人的位子,也就到头了。

马车缓缓启动,车夫驾着马车往城外走。

楚瑜嘴里咬着大饼,表面上看似毫无所觉,可是她知道,这个车夫绝不会那么简单。

刚刚上车前,她就已经看过了,车夫的虎口处布了一层茧子,只有常年握刀的人,才会如此。

过了大半个时辰,京城已经远远的看不见了,楚瑜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偷偷的撩起车帘往外看。

这里已经进入了山林地带,如果猜的没错的话,吕氏肯定会在此地动手。

“车夫大哥,停一停。”甜腻的声音从马车内流出,车夫的心像被猫挠了一般。

不待他回话,便见车门外,露出来一双小巧的绣花鞋。

车夫的眼珠子,像掉在了楚瑜的脚上一般,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这楚瑜怎么说也是个千金大小姐,虽说不是倾国倾城,但比那些山野村妇可强多了。

左右看了一下四处无人,车夫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伸手欲去摸那双小脚,却不想小脚往回一缩,他摸了个空。

“七小姐,你可是有事?”隔着车帘,车夫似乎都能闻到楚瑜身上的香气。

要是临死之前能尝一尝千金小姐的滋味儿,倒不也枉来人世走一遭了。

车夫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好香啊。”

“当然香了。”车门打开,蒙着面的楚瑜突然出现,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几分:“不香,怎么送你上路?”

“什么?”车夫似乎没有明白过来楚瑜话里是什么意思,见楚瑜眼里的杀意顿起,刚想摸腰间的短刀,却突然发现混身使不上力。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楚瑜将车夫的短刀握在手里,狠狠的刺入了他的胸口。

噗嗤一声,刀入肉体的声音,温热的血液顺着车夫的胸口缓缓流淌,随即利落的将车夫踢下车去。

马车渐行渐远,传来楚瑜嚣张的声音:“你已经没有必要知道了。”

好在马儿还算听话,按照原主的记忆,楚瑜驾着马车在天黑之前,赶到了家庙。

本以为会马上能吃到热饭菜,可是在看到家庙的瞬间,楚瑜就有种自杀再穿回去的冲动。

第15章 落难得忠仆守护

破败的小屋黑乎乎的,里面没有一丝光亮,窗户四处露风,别说住人了,估计连鬼也不愿意住在这里。

妈蛋,这是什么鬼地方?

“你是七小姐吧?”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花白的头发,佝偻着身子,把楚瑜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见到了孟婆。

强自定了定神,楚瑜的脸上挤出一丝苦笑:“正是。”

这下好了,自己的吃食还没着落呢,现在又多了一张嘴,暗自摸了摸身边的干粮,不知道能不能撑过今天。

“七小姐,进来吧。”刘婆婆是国公府的仆人,自从老了以后,就被赶到了这里。

虽然人老,但规矩礼仪却一丝也不差。

屋子虽然破败,但好在里面却一尘不染,收拾的很干净,这让楚瑜的心稍稍安定下来。

“奶奶,是七小姐来了吗?”脆声声的女声,从屋内传了出来,门帘掀开。

一个拿着烛火的小姑娘,从屋内走了出来。

烛火瞬间照亮了整间屋子,楚瑜这才看清眼前的小姑娘,不过十三、四岁,与自己年纪相差无几,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七小姐累了吧,快坐下,饭我马上端来。”小女孩对着楚瑜屈膝行了一个礼,把手在围裙上蹭了蹭,转身进了屋。

楚瑜挨着板凳坐下,就听到刘婆婆说道:“秋儿是我捡来的,当时她在路边快饿死了,我见她可怜就收养了,这孩子勤快,手脚利索,也多亏了她,不然我早就……”

说到这儿,刘婆婆便住了口,看着楚瑜有些歉意的道:“七小姐莫怪,家庙许多年来不曾来人,如今一见七小姐便感到亲切,老奴多嘴了。”

“许多年不来人?”楚瑜抓住这话里的重要词语,有些疑惑的看向刘婆婆。

“父亲每年都会遣人送来银两,怎么你们没有收到吗?”

其实,在看到刘婆婆的样子后,楚瑜就明白了过来,要是收到了银子,又怎么会过成这副光景?

刘婆婆似乎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抿着唇轻笑不语,气氛一时有些凝重。

这时,秋儿端着一碗清粥,递到了楚瑜的面前:“七小姐,趁热吃吧。”

粥碗冒着热气,里面的米粒五个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楚瑜看着这碗热粥,心里不由的酸涩一片。

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秋儿的身体瘦弱的像要随时被风吹走,她似乎也感觉到了楚瑜的异样,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七小姐先将就着吃一口,明日,明日秋儿再去买菜。”

秋儿说的明日去买,楚瑜心里清楚的很,她要是有银子去买菜,何苦今天只熬了一些清粥。

为了不让她难过,楚瑜端着稀粥,一口气喝了个精光,把随身带来的干粮摆在了桌上。

“你们也别愣着了,一起过来吃。”

“使不得,使不得。”刘婆婆和秋儿齐齐的摆手,可是她们的眼睛在看到那些干粮时,冒出来的渴望,又怎么可能逃脱出楚瑜的眼睛。

眼下已经入了冬,食物匮乏,也不知道她们多久没有吃到干粮了。

“这里不是国公府,没有那么多规矩,让你们吃就吃,不然,我要生气了。”

楚瑜故意拉下了脸,做出生气的样子,秋儿和刘婆婆这才小心的挨着桌子坐下。

“多谢七小姐。”

“嗯,你们先吃,我去方便一下。”楚瑜话落,转身出了屋子,在一棵大树下站定,仰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心里直冒酸水。

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好好的女军医竟然穿到这么个地方,自保都成问题,现在还多了两个拖油瓶。

本想着在家庙呆些时日,好把额头的黑斑去掉,现在倒好,竟然把自己逼到了绝境。

楚瑜靠着大树缓缓蹲下,心里直发愁,刘婆婆年纪大了,秋儿又瘦又小,三个人的口粮就像一座大山,压的她透不过气来。

这里是荒郊野外,四处没有人烟,如果吕氏打定了主意要制她于死地,不用派杀手,就能饿死她。

楚瑜想着怎么挨过这个冬天,突然,一个黑色的影子嗖的一下跑了过去,随后就钻进了树丛里,不见了踪影。

虽然那东西速度快,但楚瑜却看的清清楚楚,长长的耳朵,不就是兔子么?

看着这茫茫大山,楚瑜的眉眼突然亮了起来。

这里是古代,生态环境保护的很好,山中的野兔野鸡一定很多,只要设几个陷井,还会愁没有食物?

解决了食物的来源,楚瑜一反刚才的沮丧,又回到了屋里。

桌子上的饼刘婆婆和秋儿只吃了一半,还留了一半给她,楚瑜会意的一笑。

来到这个世界,这是她得到的第一份温暖。

第16章 巧施妙计脱困境

楚瑜这个人最重情重义,即是她认定了的人,必会真心相待。

简单的洗漱之后,楚瑜便进了秋儿给她准备好的房间休息。

一夜冷风,再加上肚子里没有半点油水,还不到天亮,楚瑜就被饿醒了。

摸了摸呱呱乱叫的肚皮,她认命的叹息一声,从床上起身,往门外走去。

果然,这副肠胃跟她现代的是一样的,受不了没有肉的日子。

刘婆婆和秋儿还没有起,外面灰蒙蒙的,可就是这样,才好找野味儿。

楚瑜将一根麻绳绑在了腰上,转身钻进了深山里。

早间的林子被一层薄雾笼罩,楚瑜轻手轻脚的走着,就连呼吸也放轻了不少。

可是渐渐的,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前面突然出现了几个统一服饰的黑衣人,挡住了她的去路,为首的一个黑衣人拿出随身携带的画卷看了一眼,对着楚瑜道:“你就是楚瑜?”

楚瑜的眼皮子一跳,大爷的,杀人不过头点地,吕氏这恶毒婆娘还没完没了。

眼下这里荒无人烟的,就算是她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了。

完了完了,这次死定了。

可是人在危急关头,这头脑运转的速度是最快的,从药王拿出一包毒药,楚瑜迎着那几个黑衣人就扔了过去。

“毒药,沾上必死。”

面前腾起黄烟,几个黑衣人下意识的用手捂鼻,屏住了呼吸,待到黄烟散去,哪儿还有那个女人的身影?

“追。”为首的黑衣人沉声道:“今天她非死不可。”

楚瑜跑的飞快,使出了在部队时的狠劲儿,想追她,做梦去吧。

十公里越野,对于她来说小菜一碟儿。

跟她比耐力,那些黑衣人还真不是个儿。

别看他们五大三粗的,毕竟不是真正的杀手,这一番追逐下来,个个都跟累弯了腰的大虾似的,气喘的比破风箱还难听。

“你,你别跑。”为首的黑衣人气喘如牛,只觉得胸间火烧火燎似的疼,因为缺氧,眼前冒起了金星。

可是一想到吕氏给他们的赏钱,不得不咬紧了牙关,继续追。

“我不跑,还等着你们来杀我啊?”楚瑜回头对着他们做了一个鬼脸,继续往前小跑着,还不时的回头气他们。

“靠,这小娘们儿,也,也太能跑了。”其中一个黑衣人追了上来,看着前面一蹦一跳的楚瑜,气的眼睛瞪的溜圆。

“不,不说是千金小姐吗?可瞅她这样儿,再跑个几里地,也不成问题啊。”

“废你娘的什么话,有你抱怨的功夫就追上她宰了她了,赶紧追。”

几名黑衣人互视了一眼,只得又追了上去。

楚瑜见这几名黑衣人又追了上来,不敢再怠慢,往前紧跑几步,与他们拉开了距离。

脑子却飞快的运转着,该如何把这些人给解决掉。

山下传来了隆隆的马蹄声,伴随着男子粗狂的声音传了过来:“驾,驾……”

楚瑜放眼望去,只见山道上出现了一队骑着快马的待卫,中间华丽的马车被人团团护着,正往她这个方向赶来。

一时间,有了主意。

楚瑜顺着山坡往山下跑去,挥舞着双手对着那队人马喊道:“快跑,有山匪。”

果然,听到她的声音,那队人马停了下来,顺着楚瑜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她身后几个鬼鬼祟祟穿着黑衣的人。

立马拉弓搭箭,纷纷对准了那几个黑衣人:“保护主子。”

嗖嗖嗖……

利箭如流星一般,冲向了那几个黑衣人。

眼看情势不利,黑衣人调转方向刚想逃,可还未等他们转过身子,一个个全都被穿了个透心凉。

噗通噗通,倒在地上的声音不轻不重,却让楚瑜看的心花怒放。

吕氏派出来的人接二连三的死于非命,估计她会消停一些日子,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多谢出手相救,告辞告辞。”楚瑜很有自觉的退到了一边,静静的等待着这队待卫通过。

一秒,两秒,队伍居然没动?

面前出现了一双白底皂靴,楚瑜有些纳闷的抬头,对上了一张熟悉的脸。

“爷让你上去。”

冷九顶着面瘫脸出现,楚瑜只觉得脑中隐隐有根弦断的声音,半天她也没有回过神来。

“这个,不太好吧?”

竟然在这里碰到了南宫珏,第六感觉告诉楚瑜,一定没好事。

冷九的眉头皱起,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如果不是王爷好心救她一命,她怎么可能活生生的站在这里。

说来王爷也真是奇怪,本来在家里好好的练剑,却突然说想出去走走,这一走,竟出了京城,跑到三十里外的地界儿来了。

第17章 遇到冷王心胆颤

还好巧不巧的遇到了正在被追杀的楚瑜,冷九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王爷这是上心了?

“姑娘,请。”见楚瑜不为所动,冷九又唤了一声。

楚瑜强挤出笑容,对着冷九笑了一下,硬着头皮上了那辆华丽的马车,要是她的眼神再好一点儿,也不至刚出了狼窝又进虎穴。

怪不得她觉得这马车眼熟,现在后悔也晚了。

掀开车帘,面前出现了一方小几,桌案上一只如玉的手指,把玩着一只琉璃盏,书本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可是声音却让楚瑜即熟悉又胆颤。

“倒满。”

“是。”楚瑜下意识的应了一声,顿时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该死的奴性啊,刚才她竟然以为自己还在部队里。

见南宫珏根本没有抬眼皮,只盯着手里的书籍在看,楚瑜暗中撇了撇嘴,认命的拿起酒壶,倒满了酒。

眼角的余光撇到南宫珏的手上,楚瑜的眼睛倏然瞪大,刚刚她还以为南宫珏为国为民,就连在路上都在看奏章。

这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

雪白纸张上,美女栩栩如生,画的比真人还要美上三分,每张画的下面,还标注着此女的一些介绍,兴趣爱好什么的。

合着他根本就不是在看什么奏折,而是在看美女图。

楚瑜对南宫珏的印象,一落千丈,冰山、闷骚之外,还给他加了一个好.色的标签。

果然在封建王朝教育出来的富家子弟,没有啥好东西。

南宫珏不说话,只顾闷头喝酒,可是看画册美人的认真劲儿,却不得不让楚瑜都佩服几分。

除了看之外,居然还在下面做批注。

两人挨的极近,车内的空间又狭小,也不知道南宫珏用什么沐的浴,身上传来阵阵清冽的香气,让楚瑜的脑子都快短路了。

坐在她这个位置,只能看到南宫珏刀削斧凿般的侧颜,他的剑眉飞斜几乎入鬓,随着手中的画册翻飞,睫毛微微轻颤。

指骨均匀,骨节分明,可能长期在战场上,手不像那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柔软,但却为他的身上更添了一丝男儿气息。

最让楚瑜嫉妒的,却是他的肤色,白皙不说还透着健康的润泽,再加上他此时穿着白色的衣袍,飘逸中透着一股冷俊的英姿,任谁也不敢把他当成柔弱书生。

“你倒是挺多灾多难的。”清冽的声音从南宫珏的口中溢出,楚瑜忙回了神,却不知该如何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闷着头,不作声。

摆出一副你说什么便是什么的姿态。

南宫珏的目光总算从画册上移到了楚瑜的身上,见她乖巧的坐在一边,脸上带出了一丝笑意。

“你总是这么藏着,不累吗?”

“什么?”楚瑜不由的瞪大了眼,迎上了南宫珏那双深邃的眼神,可是只一眼,便让她有些心虚的垂下了眼眸。

那如深潭幽深的眼眸如探照灯一般,让楚瑜有种无所遁形的错觉,心便是在时,胡乱的跳了起来。

脖颈再一次被人掐住,冰凉的感觉几乎让楚瑜窒息,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轻缓了:“王爷,你这是何意?”

楚瑜的手垂在两侧,双拳紧紧的攥起,不明白自己怎么又触到了南宫珏的逆鳞。

似乎每次见到这个男人,她都有种行走在悬崖边上的感觉。

南宫珏的手指,在楚瑜脖颈上的大动脉上轻轻一滑,轻声道:“下次不要再刺胸口,直接刺这儿。”

如果不是他派出去的探子看到了那一幕,又对车夫补上了一刀,此时的楚瑜,已经被当作杀人犯给关起来了。

冰凉的手指落在楚瑜的大动脉上,那种被人捏在手心里的感觉很不好受,楚瑜下意识的躲了躲。

南宫珏见她一副委曲求全的小模样儿,心里倒是生起一抹捉弄的心思,不知道被惹毛了的她,会不会像小兽一般朝自己亮出利爪。

马车已经驶出了一些距离,楚瑜有好几次想问南宫珏,到底要带她去哪儿。

可是一扫到他冰冷的侧脸,便又把话咽了下去。

南宫珏的冷酷她是见识过的,万一把他惹毛了,把自己丢在这荒郊野外,岂不是亏大了?

可一想到自己之前杀人的事被南宫珏知道了,楚瑜就有种想死的冲动,栽在谁的手里不好,偏偏栽到他的手里。

咬了半天唇,楚瑜终于憋不住了:“不知王爷要怎么发落小女子?”

南宫珏有些意外的扫了一眼楚瑜,没有想到她居然还敢跟自己打太极,依旧不抬眼看她,只盯着手上的公文看。

半响,才溢出一句话:“杀人理当偿命。”

第18章 有话好好说

“什么?”楚瑜倏然惊呼出声,本以为这个南宫珏只是说说而已,可是看他一副铁面无私的黑脸,她就知道没戏了。

“这个不算是我杀人,只能算是自保,如果不是那人起了杀心想要置我于死地,我又怎么会下手杀他?”

楚瑜颓然的靠在车厢上,叹了一口气,极力给自己开脱:“再说了,我不是也没杀死他吗?”

“所以呢?”南宫珏抬眸,看她一副委屈的模样,心情竟莫名的有了几分愉悦。

“所以,我没罪。”楚瑜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小嘴儿一张一合,麻溜的把话接了过来。

正想着要不要把救他命的事情掰扯出来,却见头顶出现一片黑影,楚瑜抬头,倏然撞见南宫珏放大的冰块脸,鼻尖处萦绕着他身上淡淡清冽的香气。

看着他身上复杂的纹饰,楚瑜的脑子一片空白,有些心虚的从南宫珏的脸上移开了眼。

南宫珏唇畔扯出一丝冷笑,薄唇轻启,吐出几个冷冰冰的字眼:“有没有罪,不是你说了算。”

“那谁说了算?”楚瑜下意识的接话,心却在瞬间揪紧。

南宫珏退了回去,单手撑在额前,靠着车厢闭上了眼睛,懒洋洋的吐出几个字:“当然是本王说了算。”

靠,这个恩将仇报的泼皮无赖,楚瑜都快气炸了,小拳头握的嘎吱响,恨不得在他那张俊脸上,狠狠的打两拳出口气。

看着闭着眼睛假寐的南宫珏,楚瑜暗搓搓的想,要是她此时拿刀将他结果了,能有多大的胜算。

可是马车四周,全是南宫珏的人,只怕楚瑜还未动手,就已经被他身边的暗卫杀死了,她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怎么说,我也救了王爷一命,您就不能放我一马?”楚瑜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可是要让她死的如此不明不白,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一听她这话,南宫珏睁开了眼睛,思考了一下,道:“如此说来,本王还得感激你?”

“不敢不敢,只要王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楚瑜算是明白了,别看这个南宫珏表面上正派,其实他比谁都黑。

要是自己落到他的手里,准没好。

救命恩人四个字的分量太重,楚瑜可不敢接着,现在她就希望南宫珏能把她当股气儿给放了。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是不行,只是……”南宫珏拉长了声调,楚瑜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像南宫珏这么腹黑的人,怎么可能没有条件,楚瑜很上道的回话。

“有什么条件,您尽管提。”

南宫珏满意的看了楚瑜一眼,觉得这个小丫头还真不是一般的机灵,眸底闪过一丝笑意,说道:“现在战乱四起,各国奸细都乘机混入我大齐,皇上有令,凡是作奸犯科之辈都要严惩,如果此时将你放了,岂不是有负皇恩?”

南宫珏的大道理说的有鼻子有眼,楚瑜的心哇凉哇凉,说了半天,他就是不肯开后门呗。

靠,这个贱人!

身形往车厢上一靠,楚瑜破罐子破摔,翘起了二郎腿:“要杀就杀,要剐就剐,说那么多废话,累不累?”

反正横竖都是死,俗话说么,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楚瑜现在已经是一无所有,贱命一条,还怕他一个封建王爷?

大不了死了再穿回去,权当做了一回恶梦了,反正这个七小姐她也当够了。

被楚瑜这么一呛,南宫珏的脸色顿时黑成了锅底,凤眸微眯杀意肆起,眼眸扫向楚瑜懒懒的哼了一声。

“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楚瑜却在这时突然想起来了,靠啊,当时子弹击中了她的头部,现在尸体指定已经化成了灰了。

那也就是说,就算她再死一次,也回不去了。

“爷,有话好好说。”眼看着南宫珏有要发火的势头,楚瑜忙换了一副讨好的表情。

可南宫珏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俊朗的面容似布上了一层阴云,阴沉的让人害怕。

手臂被南宫珏紧紧的攥住,楚瑜惊呼一声,还以为会被丢出马车外,谁知下一秒被南宫珏一拽,整个人都朝他扑了过去。

这是什么情况?要潜规则她?

楚瑜的脑子还没有回过神来,却听到耳边传来箭矢擦破空气的声音,南宫珏的大手一压,楚瑜脸跟车厢板来个了亲密接触。

利箭擦着她的发丝飞过,锵的一声,定在了马车厢壁上。

马车外传来南宫珏护卫的声音:“有刺客,保护主上。”

楚瑜被惊出了一头冷汗,再看这厮,丝毫紧张的情绪都没有,依然面不改色稳坐如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执起面前的酒壶,将酒杯斟满,浅浅的酌了一口,才幽幽的道:“处理干净。”

本王让你消停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本王让你消停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精品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全文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精品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全文在线阅读TXT书名: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三者上位第2章给我跪下第3章谎言第4章最不想见到的人第5章警告第一章第三者上位九月十九,宜嫁娶。萧月看着台下杂乱的人群,将捏在掌心里的那张黄历撕成了碎片。陆家独子和萧家千金的婚礼,轰动全城,而轰动的原因却不是婚礼有多么的盛大,而是她的丈夫逃婚了。十分钟前,她满心欢喜的等待交换戒指的那一刻,陆温泽手机响起,他脸色大变的接了个电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她和一屋子的宾客还有咄咄逼人的媒体。能让陆温泽这样不

  • 精品小说《相思满心间》全文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精品小说《相思满心间》全文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相思满心间目录预览:第001章逃家捉奸第002章这身失得莫名其妙第003章跳槽!马上跳!第004章生了个心机宝第005章再见渣男第001章逃家捉奸“砰砰砰”一阵阵大力的捶门声从阁楼传来,夹杂着方小鱼撕心裂肺的呼喊声。“李云芳,你个老女人快开门,放我出去!”门外,继母李云芳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嘴里却假装好意相劝:“小鱼啊,你弟弟现在被逼得有家不能回,你就不能答应做这一次吗?”方小鱼知道继母为人,完全不吃这套,立马怼了回去:“你们别做梦啦!

  • 精品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全文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精品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全文在线阅读TXT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老公出轨第2章献出初夜第3章爆出秘密第4章床照要挟第5章醉酒对抗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

  • 精品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全文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精品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全文在线阅读TXT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目录预览:第1章老婆,你生了个死婴第2章他就爱这一口?第3章坐上来,自己动第4章主动躺上床第5章有没有处女情结第1章老婆,你生了个死婴“老婆,恭喜你,生了一个漂亮的……标本。”我一愣,看着沈寒。他嘴角噙笑,一身洁净的白大褂优雅帅气。见我恍惚,沈寒的手指一寸寸从孩子的脖子上松开,当着我的面将孩子扔到地上。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连滚带爬地翻下床抱起孩子,孩子黏腻的脐带一直在晃,晃得我心痛欲裂。是个女孩,手脚都长长的,像沈寒。“

  • 精品小说《爱无论早晚》全文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精品小说《爱无论早晚》全文在线阅读TXT小说:爱无论早晚目录预览:第1章逃生又遇难第2章耻辱的一夜第3章亲密照被爆第4章惹上官司第5章你带不走她了!第1章逃生又遇难夜色如泼墨了一般的漆黑,道路旁高大的树影婆娑,冷婉言瑟瑟发抖的躲在树丛里,生怕会被人发现。她想继续往前跑,可她疼痛难耐的双腿实在是跑不动了。冷婉言知道现在自己呆的地方离大姑家不远,已经在那个黑暗的房间里呆了好几天。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撬开了窗户跳了下来,脚脖子却被崴伤了,被崴的脚脖子肿的像个大馒头。看着眼前无边的夜色,她心

  • 精品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全文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精品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全文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一世安然不负流觞目录预览:第1章老婆,你生了个死婴第2章他就爱这一口?第3章坐上来,自己动第4章主动躺上床第5章有没有处女情结第1章老婆,你生了个死婴“老婆,恭喜你,生了一个漂亮的……死婴。”我一愣,看着沈寒。他嘴角噙笑,一身洁净的白大褂优雅帅气。见我恍惚,沈寒的手指一寸寸从孩子的脖子上松开,当着我的面将孩子扔到地上。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连滚带爬地翻下床抱起孩子,孩子黏腻的脐带一直在晃,晃得我心痛欲裂。是个女孩,手脚都长长的,像

  • 精品小说《十年心事渡时光》全文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精品小说《十年心事渡时光》全文在线阅读TXT书名:十年心事渡时光目录预览:第1章冷继尘,我们离婚吧!第2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第3章您太太大出血了!第4章离婚?休想!第5章求你要我!我需要很多钱!第1章冷继尘,我们离婚吧!夜,深宋依然紧紧抓着孕检报告贴在胸口,神情掩不住的欣喜激动。她终于怀了冷继尘的孩子,那个她喜欢了二十年的男人。如果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惊喜?脑中闪过男人向来冰冷讥嘲的神色,她眼中的笑意突然暗淡。还是抱着一丝期望拨了男人的电话。那头很快被接通,女人的声音响起:“喂,是谁?

  • 精品小说《梦中旧识半零落》全文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精品小说《梦中旧识半零落》全文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梦中旧识半零落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一章“莫小姐,这个忙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无能无力,你大哥发生那件事以后,莫氏的股票连续跌停,到现在,还有一堆烂尾工程没有着落,你让我怎么把这笔钱贷给你?”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莫烟贷款碰壁了,自从莫氏集团陷入危机后,墙倒众人推一般,没有一家银行愿意贷款给他们。她今天来的时候,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但却依旧想努力争取。“李行长,这只是暂时的,莫家根基还在,只要你肯贷款给我,不出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