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风月俏佳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3:20:1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书名:风月俏佳人
003:暗流
  人是感情动物,也许是因为跟16号的接触比较多,也许是因为她跟其他小姐的迥然不同,有关于她的事情,总是更容易吸引到我。说明qi-wen.com

    绿姐对我突然转变的态度有些惊讶,但长久磨练的脸皮厚度让她依然表现的热情,她又贴了上来:“小叶哥,我想让你劝一劝16号,让她到我的手底下来。”

    我明白了绿姐的打算,敢情她是打着这个主意,16号这个摇钱树,就连她也看上了,想要让16号跳槽到她的手底下,倒也是无可厚非,只是我心中却是冷笑,除非16号傻了,不然凭什么跳槽呢?绿姐这人心黑,抽成比别的妈咪要高一成。

    我耸了耸肩膀:“这是16号自己的事情,你可以去跟她谈,只不过希望不大。”

    绿姐眼里闪过一抹凌厉:“小叶哥,我实话跟你说吧,16号赚钱,别人望着眼红,私底下想要收拾她,跟着我,我能罩着她,虽然我这人抽的钱是多了点,但是对手底下的人,可要比其他妈咪来的负责,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看着绿姐:“谁要收拾她?”

    绿姐摇了摇头:“小叶哥,咱们这行算是见不得人的行业,维持着这个行业的就是规矩,我如果跟你说了,就是出卖别人,这是坏规矩的事情,但你想想,人红是非多,嫉妒她的人可不少,别说她,就连小叶哥你,也不是没人嫉妒,你想想,如果不是陈哥罩着你,你一个新人凭什么能拥有16号这样的摇钱树呢?”

    闻言,我不禁陷入了思考,这种复杂的地方暗流涌动,但我自打来到这里,却是没有遇到什么麻烦,竞争什么的,好像也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这当然不可能是运气就能解释的问题,如此看来,暗地里陈哥还真是在照拂着我,我不禁敲了敲警钟,以后自己看来也要注意点了。

    我深吸一口气:“16号跟了你,你就能护住她?”

    绿姐点头:“我可以。”

    我看了她一眼:“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16号谈?”

    绿姐笑了笑:“场子里谁不知道16号只跟你小叶哥关系好,当初多少人抢破头想让她到自己旗下,可是16号偏偏选了跟你这个新人……”

    又是一件我不知道的事情,我以为是我选择了16号,却没有想到,是她选择了我,只是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决定直接去问她。

    16号回答:“是对你的报答,我们两清了。原文qi-wen.com

    报答?我想起她私底下接客的事情,如此说来,倒是合情合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是有些失望,我问道:“那绿姐的事儿呢?”

    16号摇头:“我不想跳槽。”

    我皱着眉头:“可是……”

    16号说道:“我需要钱,很多很多钱,到她的手底下,我能赚的钱又会少一成,所以我不想答应,至于有谁想对付我,尽管来吧,反正贱命一条,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我从她的脸上看到倔强,让我一阵失神,我叹气说道:“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16号本来想走,此刻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爱人?”

    我摇头:“仇人。”

    她耸了耸肩膀,说了声无聊,转身便离开了。

    我总算明白了我为什么会对16号这么上心的缘故了,不是有兴趣,也不是性趣,只是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我去找了陈哥,我觉得陈哥对16号也是另眼相看,他应该会照顾16号的,如果他肯罩着,肯定比绿姐说话有用。说明qi-wen.com

    陈哥在蒸桑拿,他总是这样,看起来悠哉悠哉,但总是能把手底下的事情梳理的井井有条,听我说完之后,陈哥沉默了少许:“16号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后果她肯定考虑到了,人家自己都愿意承担风险,又管你什么事呢?”

    我顿时语塞。

    陈哥狐疑的盯着我:“你该不会真对这女人有兴趣了吧?”

    我立即摇头:“不可能的。”

    陈哥收回目光:“叶子,我早就跟你说过,规矩,我们这一行,讲的就是规矩,绿姐守规矩,所以找了你,16号也守规矩,所以她没有选择跳槽,可是你呢?你找了我,想要管别人的闲事,这不仅是坏了规矩,而且是很不成熟的表现。”

    我艰涩说道:“对不起。”

    陈哥摆了摆手:“去吧,明天你不用上班了,跟我去个地方。”

    陈哥对我有恩,早在以前夜总会的时候,他就曾经让我跟着他,只是那时候的我根本就没有做好加入这一行的准备,甚至说,内心还有点鄙视,我觉得同样是夜总会,我这个拿着两千块钱工资的服务生,远远要比他们这些人来的高尚得多,但可惜,造化弄人,生活总是逼迫着人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第二天晚上,陈哥开车带我去了酒吧。书名:风月俏佳人小说txt全文阅读来到这座城市,我只往返于场子跟自己的住所,没有去过其他地方,更何况娱乐场所,霓虹灯闪烁,喧嚣的音乐和沁鼻的女人香刺激着荷尔蒙加速分泌。

    我问陈哥:“来这里干嘛?”

    陈哥说道:“老板请我喝酒,一个人觉得没意思,带上你一起。”

    我惊讶的看着陈哥,收入眼中的只有他的平静,心中隐隐有些感动,对我们这些底层人员来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基本上就是个传说,陈哥当然不是觉得一个没意思,这是要向老板引荐,这一点头脑我还是有的。

    这让我诚惶诚恐,何德何能,陈哥居然对我这么好。

    老板姓金,四十几岁,喜欢泡吧,喜欢泡澡,更喜欢女人,奇怪的是,他从来不会再自己的场子里享受。

    陈哥跟他的关系不像是上司跟下属,倒像是两个朋友,拿起酒杯碰了碰,陈哥指了指我:“小叶,场子里的新人。”

    老板看了看我:“脸嫩啊。奇闻网

    我鞠了个躬:“我是叶缘,19岁。”

    老板明显吃惊了,他看了看陈哥,似乎不知道这样的一个生瓜蛋子,能在场子里干什么,但陈哥却什么也没有表示,只是自己喝着酒,老板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英雄出少年,坐吧。”

    我一坐下,四五个女人们便拥了过来,或坐在我腿上,或靠在我肩上。老板跟我说:随便玩,这些都是我叫来的……

    大多男人就是被这样勾魂的香水味腐蚀的,她们温热的双唇,嫩滑的皮肤,还有让人眼热的身材,都足以挑动任何男人的神经,我也不例外。一杯又一杯,到后面,红酒的醇香在我的嘴里都泛着腥臭。

    老板有些醉了,拉着我的手说:有女朋友没?

    我一怔,说:没有。

    他指着这些女人:“没女朋友不要紧,你看看,他们都是我的女人。奇闻网

    这群女人顿时围了上去,娇声道:“亲爱的,我们都是你的女人。”

    老板得意着,抓着我肩膀,醉眼朦胧的说道说:“女人什么都不是,你记住我的这句话,看看这些女人,她们都是我的,如果想要,我还能有更多!”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老板哈哈笑着,搂着女人往楼上去了,临走,他指着自己的裤裆:“假的,女人都是假的,只有这个,自己的屌才是真的!”

    陈哥看到了我的呆滞,摇了摇酒杯,说道:“金老板年轻的时候,家里面挺有钱的,结果被自己心爱的女人骗光了家产,跟着别的男人跑了,后来东山再起,到了现在的程度,一直没有结婚。”

    我拿起酒杯放到眼前,透过它看着酒吧里的一切,忽然间有些明白陈哥带我来见老板的意义了。

    宿醉之后,是头痛欲裂,睡醒之后,仍然昏昏沉沉,我来到场子上班,刚一进去,就有人火急火燎的找上来:“叶哥,16号出事了!”
004:内斗
  找我的人叫阿威,是这里的服务员,比我的年龄要大,但却仍然称呼我叶哥,在社会上,年龄本来就代表不了什么。

    我立即动身,快步来到地下停车场,于情于理,16号的事情我都必须要关心,因为她是我手底下最大的一棵摇钱树。

    等我赶到的时候,发现一群女人扭打在一起,准确来说,应该是一群女人在打一个人,我的脚步加快,因为远远的我就看到那个披头散发,被打得站不起来的人正是16号。

    打的最狠的女人一边打,一边还骂着:“打死你,打死你这个狐狸精,我划花你的脸,看你拿什么勾引男人!”

    我的眉头深深的皱着,叫道:“10号,住手!”

    我想起绿姐对我说的话,果然应验了,有人想要教训16号,我闲暇的时候也揣测过整个问题,很多人都进入了被我怀疑的行列里,他们大多是我的竞争对手。

    但这人不应该是10号,因为她跟16号一样,也只是个小姐。

    10号是早些年场子里的红牌,刚来的时候是个辍学的中专生,她的父亲将她留在这里,然后拿着大把的钞票离开,从此就再也没有来过。十号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因为姿色顶尖的缘故,成为了场子里最热门的头牌,直到16号来到这里,才夺了她的地位。

    10号看到了我,她的眼里满是嘲讽:“哟,这不是小叶哥吗,怎么?要来英雄救美啊?”

    我看了看倒在地上的16号,心中微微担忧:“差不多得了。”

    她听出我语气中的软弱,尖锐的笑了一声,再次举起巴掌,我来不及多想,赶紧上前抓住她的手,制住她打耳光的动作。

    10号的手被我抓着,挣脱不开,恶狠狠的瞪着我,像悍妇一样骂道:叶缘,老娘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

    16号趁着这个机会,想要站起来,其他小姐又暗中下手,把她踹翻在地。

    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我的掌控,按道理来说,我好歹也算是个“经理”,她们不会这么的不给我面子,但实际上,她们偏偏真的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无奈之下,我只能威胁道:如果你们再动手,我就去叫保安了!

    10号果真停了动作,我以为她怕了,松了一口气,但转瞬之间她就抓住了我的肩膀,一耳光照我甩过来,狠狠的抽在我的脸上,用一股浓郁的川音骂道:瓜娃子!

    我怒火中烧,拳头攥住,就要动手,然而趴在地上的16号却抓住了我的脚踝,声音很微弱:“你别管。”

    我知道她的好意,但我却不能不管,无论怎么说,16号都是我手底下的人,在这个场子里生存的规则之一,就是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抛弃自己人,我今天不管16号,明天别人出事了,我也会作壁上观,久而久之,就没有人会跟我了,别说是赚钱了,被排挤出场子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所以我必须要为16号出头,一直以来萦绕在我胸中的郁气此刻化作为戾气,我踏前一步,就要揍十号,她毕竟是一个女人,看到我的眼神,先怕了三分,强撑道:“我是个女人,你敢打女人?”

    我刚刚挨了一巴掌,此刻脸皮火辣辣的,但说出来的话却很平静:“好男人不会打女人,但抱歉,我不是好男人,甚至连个好人都不是。”

    自打踏入这个地方,我就知道好人这两个字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我下定决心要动手,但关键时刻,16号再次爬了起来,她拉着我的衣角,冲我摇头:“小叶哥,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管。”

    不知道为什么,满腔的怒火在被她注视的时候,却悄无声息的熄灭了,她的眼神就像是一潭死水,纵然被人打得很凄惨,但仍然波澜不兴。

    10号仿佛找到了一个理由,大声的叫嚣道:“听到没有,她让你别管!这个臭婊子抢了我的男人,我要让她好看!”

    抢了她的男人?

    我一怔,看向16号,她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停车场入口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一口气来了五个人,领头的一个流里流气,脖子上戴着一串大金链子,他一来就掐住了10号的脖子:“妈的,你敢动她?”

    说话间,一群人就扭打在了一起,这群社会上的混混完全没有底线可言,一群小姐都被揍得哭爹喊娘,到最后场子里的保安来了,又是一阵混乱。

    事情的真相弄清楚了,这个男人是10号的男朋友,别奇怪,小姐也是可以有男朋友,当然,前提是男的不在乎。十号大概是真的喜欢这个男的,做完今年就想要跟他好好过日子,然而这个男的却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看到了16号,于是就动了心思,特意找了个时间来场子享受,自然,点了16号的钟,这件事情让10号知道后,愤怒的发狂,才有了今天的事情。

    这种斗殴事件没有哪个场子想要看到,尤其是一群小姐全都鼻青脸肿,这直接影响到了场子的营业额,每个人都被扣了钱,连我都脱不了干系,至于带头惹事的10号,直接就被扫地出门了,她离开的时候就像是一个绝望的疯子,指着我骂:“畜生,你不得好死!”

    我没有说话。

    16号走上前去,塞给她一个小包,10号不领情,一抬手将小包大飞,红色的钞票漫天飞舞,她指着16号,撕心裂肺:“婊子,你就是个婊子,你毁了我的一切!”

    最后她又哭又笑的离开了,16号俯身捡着钱,末了,她站起来整理着头发:“别恨她,她也是个可怜人。”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她才是苦主,结果却反而来安慰我。这个奇怪的女人,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迷雾,让我无法将她看清楚,话到嘴边,我问道:“那你呢?”

    她一怔,继而冲我笑了笑:“我不可怜。”

    我没有去问她为什么知道那个男人是10号男朋友,却仍然要做这笔生意的原因,因为我知道,就算我问了,16号也不可能告诉我,而且,我大概也能猜得到,肯定是跟钱有关。

    参与这件事的人都请假休息了,唯独16号,仍然坚持要上班,她的脸上涂着厚厚的粉底,遮住了伤痕,我在休息大厅点了一瓶芝华士,兑着冰块跟红茶,用酒精麻痹着自己,我所处的这个环境充斥着丑恶和阴暗,我感觉自己已经深陷堕落的深渊,也许再这样下去,我也会像10号这样,将自己活生生的逼成一个疯子。

    绿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她坐在我的身边,身子紧紧的贴着我:“小叶哥,不开心吗?”

    我看着身边这个人间尤物,淡淡说道:“你现在要是肯下海,一定还是个头牌。”

    绿姐捂着嘴唇娇柔的笑着,一双媚眼勾魂夺魄:“小叶哥真会说话,都让人家心动了呢。”

    她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身扭动着,明显是在撩拨着我,但我却没有丧失理智:“我没有办法让16号跟你。”

    她接近我,自然是为了利益。

    绿姐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在我耳边吹着气:“人家可不是为了16号呢,小叶哥也太看不起我了。”

    不为16号,那又是为了什么呢?总不可能是爱上我了吧,这种地方的女人,谈爱情这个字眼本身就是一种笑话。
005:为什么?
 绿姐风情万种,年轻的时候想必也是艳冠一方,我正逢血气方刚的年纪,经不起她的折腾,没多久就“举枪致敬”了。

    就在我琢磨着要不要干脆从了她,跟她来个友谊炮的时候,墙角的阴影处忽然出现了一个人,绿姐的满面春色如潮水般退去,眼中露出几分敬畏。

    来的人是陈哥,我看见绿姐的视线,忽然间明白她为什么要给我献殷勤,她这是想要通过我来巴结陈哥啊!

    我不知道陈哥是什么身份,在很多人眼里,他其实很奇怪,整日也不见做什么正事,可以用神出鬼没四个字来形容,但身上却自然带着一份威势,场子里的几个大主管看见他也是毕恭毕敬。混迹在这种场所里的都是人精,仅凭这一点,他们就知道陈哥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从这角度来看,我能够被陈哥看重,真是走了狗屎运。

    我拍了拍绿姐的屁股,她识相的离开,临走的时候冲我抛了个飞吻:“小叶哥,下次再聊哦。”

    真是个妖精!

    我压抑着小腹里喷薄的火气,起身来见陈哥,他靠着墙,笑着说道:“年轻人多玩玩挺好的。”

    我的脸皮还是有些薄,他这句话让我干咳一声,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

    陈哥摇了摇头,示意我不用多说:“你有你自己的生活,处在你的角度,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是很正常的,只是要记住,认清自己,不要逾越,也不要跨界。”

    我从他的话语中咀嚼出一丝告诫的味道,低下了头,苦涩说道:“你知道了10号的事情?”

    陈哥神色平静:“老板也知道了,这不算是一件小事,你在这件事情上的处理,很失败,到最后居然需要让保安来才解决问题,说实话,有点丢脸。”

    丢脸么?我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只是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我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才绝对正确。

    在我愣神之际,陈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要出去一段时间,你自己多加小心。”

    我猛然抬头,意识到这可能才是他来找我的目的。

    陈哥没有多说,背着手进入了阴影之中,我望着他的背影一阵失神,忽然一股寒意涌入体内,小心?我要小心什么?

    在很多人眼里,小姐是非常低贱的,但在圈子里,我们更加低贱,因为好歹她们也是付出了“劳动”,才得到了回报,而我们,只是吸她们血,吃她们肉的剥削鬼。

    越是在场子里混迹,我越是有一种日渐腐朽,灵魂凋零的感觉,想必其他人也跟我差不多,他们用酒精,用情欲,用奢华来麻痹自己,很少有人真正的能攒到钱,脱离这行,然后过上正常人的日子。

    用一句话来说,这叫一入侯门深似海。

    陈哥走的第十五天,我领到了自己的第一笔工资,一万四千块,如果不是因为斗殴事件扣了部分工资,这个数目很有可能突破两万,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笔巨款,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花。

    但是手底下的小姐们却找上了我,26号紫萱,她有一个很诗意的名字,但长得却谈不上诗意,一米六的身高,却足足有120斤,在女性之中,绝对算得上是个胖子了,但她的生意却相当不错,环肥燕瘦,总有人好这一口,再加上她良好的“技巧”,套牢了相当一批客户。

    紫萱搂着我的胳膊撒娇:“小叶哥发工资了嘛,是不是要请姐妹们吃个饭呢?”

    一群人都起哄,这样白吃白喝的机会,没有人愿意错过,我身陷花丛之中,无法自拔:“好说好说。”

    众人顿时欢呼起来。

    我注意到墙角看书的16号,说道:“你也一起吧。”

    她合上书本,平静的眸子凝视着我。

    挑了个轮休日,我们聚集在夜里的大排档,我手底下的小姐,来了一半,足足十几人,剩下的人倒不是不肯给面子,只是不愿意把难得的休息时间浪费在一顿饭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勉强不了,何况不来也好,这样我也不用担心钱包缩水太多。

    一起来的还有几个服务员,给我报信的阿威也在其中,因为抱着吃大户的心思,这帮人可没有半点客气,短短两个小时,我消费了三千多,倒也没太心疼,这比我想象之中要好很多,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这钱来的容易,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总不会被珍惜,这是人之常情。

    阿威几个服务员口舌伶俐,吃饭的过程中一直讲着荤笑话,逗得满桌女人哈哈大笑,一时之间宾主尽欢,几个女人跟他们眉来眼去,看样子已经准备好在饭后找个酒店去“运动”一番了。

    我注意到16号吃的很少,就跟小鸡啄米似得,倒是喝了很多,一瓶接着一瓶,很是海量。

    我忍不住问她:“你为什么不吃东西?”

    她咕咚咕咚的喝酒,紫萱接过话茬:“她一向都吃的很少。”

    16号的姿色艳冠群芳,自然不缺盯上她的男人,见她喝的痛快,刻意与她碰杯,借着喝酒的空挡,悄然拉近距离,不知道什么时候手就放在了她的大腿上。

    醉眼朦胧的16号眼中忽然放出冰冷的光芒,她举起酒瓶子狠狠的砸在咸猪手上,男人痛苦的倒在地上,破口大骂:“你个臭婊子,给脸不要脸!”

    他站起来,撸起袖管就要动手。

    16号并不畏惧,也站了起来,但身子不稳,又软了下来,正好倒在我的身上,我看着她的眼睛,也许是自作多情,总觉得那一瞬间我有保护她的责任,于是说道:“阿龙,给我个面子。”

    阿龙见我出头,明显忌惮,但就这样作罢,却很下不来台。

    紫萱笑着打圆场,在他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阿龙笑了,拿起一杯酒敬我:“不好意思,不知道她是小叶哥的女人。”

    16号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我硬着头皮跟他碰杯,心里头却突然响起陈哥跟我说的话:不仅不能对她有兴趣,就连性趣都不能有。

    饭后,早就勾搭上的男男女女们朝着最近的快捷酒店走去,我背着16号去她住的地方,紫萱为了帮我解围,所以那样说,众人信了,自然不会做出不识趣的事情,刻意为我留出了足够的空间,背着16号累得气喘吁吁的我,真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从她身上摸出钥匙,打开门,然后把她丢在床上。

    她突然就睁开了眼睛:“你累了吗?”

    我微微惊讶,看着她被酒意染红的脸颊,说道:“还好,以后你不要喝这么多酒了,不安全。”

    她嘴角挂着一抹冷笑:“有什么不安全的。”

    我皱眉:“你应该知道。”

    她笑了几声,说道:“我只是单纯的想醉。”

    说着,她忽然咳嗽了起来,眼角也流出了两行清泪,打湿了洁白的枕头。

    我起身看着她,情不自禁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做这一行?”

    她弯曲身子,摆出风情万种的姿势:“因为我贱。”

    我摇了摇头:“我感觉你跟她们不一样,你是个好人。”

    我忘不了她送钱给10号的画面。

    她没有回答,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完全不设防,姣好的身体散发着让人心跳的诱惑,仿佛怂恿着我化身午夜狼人。

    但我终究还是没有动,我找来了毛毯,给她盖在身上,天色已经晚了,我没有离开,就在沙发上将就睡着。

    半夜的时候,我听到了脚步声,醒了过来,16号茫然的站在床边,看着自己完好无缺的衣裙发呆。

    我揉了揉太阳穴,清了清嗓子:“好受点了吗?我给你倒点水。”

    她看着我,眼神难以平静:“你昨晚有没有做什么?”

    我奇怪的问道:“做什么?”

    她一咬牙,忽然间脱去了自己的衣衫,雪白的身躯出现在我的面前:“你说做什么?”

    那一刻我竟感到了恐慌:“没有!”

    她忽然哭了,扑了过来,眼泪打湿了我的肩膀,不断重复的询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说:什么?

    她紧紧抱住了我,就像是溺水的人抱着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为什么你不对我做什么?为什么你不对我做什么?”

    为什么,我没对她做什么?

书名:风月俏佳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风月俏佳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风吹残月听笛声13章(第13章自恋的慕总大人)

    原标题:风吹残月听笛声13章(第13章自恋的慕总大人)小说名称:风吹残月听笛声第13章自恋的慕总大人温晓一愣。只见男人也正朝自己看过来。他穿着一件白色的男士睡袍。这衣服,是他从车里拿出来的。因他长期出席各种地方,时常得住酒店,再加上他不大愿意用酒店里的东西。所以他车里,是时常备着一些换洗衣物的。男人的睡袍松松垮垮的裹着他颀长如松柏的身体,上半身胸膛微露,依稀可见他胸膛健壮刚硬,古铜色的皮肤在卧室里灯光的照耀之下正泛着性感的光泽。浑身上下透着的男性阳刚气息,便是温晓这种有心上人的,也看得失了会儿神

  • 这个叔叔是我爹13章(第13章 刷脸时代)

    原标题:这个叔叔是我爹13章(第13章刷脸时代)小说:这个叔叔是我爹第13章刷脸时代“嗯,妈咪,你放心,我会很乖的,我可以去休闲室玩吗?”程漓月绘画的时候,需要集中精神,沈君瑶的设计稿要得紧张,她现在真得需要专注。程漓月点点头,却也严肃的叮嘱道,“可以自已去玩,但不许出公司大门,不许惹事知道吗?”“我知道了妈咪。”小家伙答得很快。程漓月放心儿子,是因为她相信儿子,从小到大,这孩子就没有让她多操心。“去吧!”程漓月笑着目送着他出门。小家伙一出门,一双大眼睛就滴溜溜的转,他从落地窗上看着对面那栋金字

  • 勿忘我余生13章(第13章第一个悸动的夜晚)

    原标题:勿忘我余生13章(第13章第一个悸动的夜晚)小说书名:勿忘我余生第13章第一个悸动的夜晚“你的嘴唇有点肿,怎么回事?”傅言殇薄唇一抿,眼神变得锐利起来。我避开他探究的目光,“刚才走得急,不小心撞门上了。”傅言殇一听,哭笑不得地看着我。“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小心。没什么好考虑的。婚纱明早会送过来,婚礼定在下午举行,明天你别去上班了。”我的心咚咚直跳,在忐忑和难以言表的紧张中越来越快:“行,要是哪天你想离婚,告诉我一声,我会立即签字离开。”傅言殇眉心一拧,直勾勾地盯着我看了好几秒,但最终并没

  • 枭宠私密妻13章(第13章 打起来了)

    原标题:枭宠私密妻13章(第13章打起来了)书名:枭宠私密妻第13章打起来了出于好奇,乔昕沫走过去,刚抬手推开门,映入眼帘是蜜色的健硕的身形,顿时愣在原地,男人身材很健壮,肩宽腰窄,身材也堪称完美,一看就是长期锻炼的结果,腹部肌肉,肌理分明,一双笔直的双腿上,带着属于男人性感的绒毛。她还从来没看过男人赤身**,一时间竟看的有些呆怔。周琛炀正在换衣服,忽然听到门板被推开的声音,侧首看过去,就看到女人睁大双眸,视线**裸的他的身上,芩薄的微勾,低漠道,“乔秘书,好看吗?”“恩。”乔昕沫下意识的点点头

  • 大小姐的雇佣兵王13章(第13章 同居不同房)

    原标题:大小姐的雇佣兵王13章(第13章同居不同房)小说:大小姐的雇佣兵王第13章同居不同房“方浩,你给我站住!”就在云天宏离开之后不久,方浩缓神之后,准备抬腿走人之际。追出别墅的云菲菲,当即便是冷声出言,喝住了方浩。“怎么,难不成老婆你舍不得我走?那再好不过了,正好我晚上自己一个人睡闷的慌。干脆,今天我就留下来陪老婆你一起睡了。”“方浩,你,你无耻!谁,谁要和你一起睡了?!”“不想让我和你一起睡,那你叫住我干什么?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做饭给你吃?”被方浩那戏谑之色,气的越发俏脸凝寒的云菲菲,原本

  • 婚婚蜜爱13章(第十三章 别人家的兰太太)

    原标题:婚婚蜜爱13章(第十三章别人家的兰太太)小说书名:婚婚蜜爱第十三章别人家的兰太太只见兰黎川站在了男厕所门口,一看便是刚刚从男厕所出来。他那双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眼眸,冷冷的却泛着妖冶的光芒。他淡漠的看着出现自己面前的卫君流和许含清,“有事?”卫君流几乎是将许含清丢到了兰黎川面前,他语气深沉的看着许含清开口,“你告诉他,告诉他你为了他兰黎川才接了这部戏,就是因为你从公司方面得到消息,他会出席今日的首映礼。你告诉他,告诉他你喜欢了她十年,告诉他你为他做了些什么努力!”卫君流的语气激动。尘梦站在洗

  • 妻子的秘密213章(第13章 阴云密布)

    原标题:妻子的秘密213章(第13章阴云密布)小说书名:妻子的秘密2第13章阴云密布这下我越发不淡定了。怎么每次周程和苏蓝之间的行程都相当接近。这次两个人又同时出远门,还都是一周的时间,这实在是巧合得过头了吧。我忍不住问道:“孟老师,周程对你怎么样?”“挺好的。”“哦,我经常听你嫂子提起他,不知道他对你嫂子有什么印象吗?”一听我这么说,孟瑶有些尴尬,问我怎么会问这种问题。我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顾虑说了出去。孟瑶看起来比我大度多了。她说:“谢老师你想多了,周程虽然平时不怎么正经,但他和嫂子之间真没

  • 婚宠万万岁13章(第一十三章有了不该有的想法)

    原标题:婚宠万万岁13章(第一十三章有了不该有的想法)书名:婚宠万万岁第一十三章有了不该有的想法他笑着点点头,道:“是会不高兴,因为那样会让领导觉得没面子,是触霉头的事。别说是做领导的人,就是普通人,也喜欢听别人说好听的。很正常的事,人嘛,都有虚荣心的。”“您呢?”她问。望着她那充满探究的眼神,霍漱清的心里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不想去了解那究竟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自己很惬意,很轻松。他突然不想再伪装自己,不想隐瞒自己的内心,想要真实地活着,哪怕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我也是,很重的虚荣心。”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