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婚后相爱:老公轻点疼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3:17:3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婚后相爱:老公轻点疼

第3章 我是你老公
看了伤口,段临风松了口气,他拿出双氧水给武玥儿清洗了下伤口,重新包扎。网站qi-wen.com武玥儿一直看着他的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人是她的相公,不,是这个身体的相公。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和他相处。要和他说实话吗?告诉他,他的娘子已经不在了?他会信吗?信了后会难过吗?到底如何是好?武玥儿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随时都会哭出来。
“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段临风抬头看着她这样快哭了的表情,心里一动抬起手给她擦泪。武玥儿摇头,然后她笑了。版权http://www.qi-wen.com/
“我没事,只是一时不能适应没有记忆。段公子,我叫什么名字,可否相告?”她还是决定不说,别说他不信,自己到现在还恍惚着。而且,她不能把这残忍的事说出来。只能在心里不停的跟这个身体道歉,还有……她会帮她照顾好相公。或许……或许有一天,她还能回来也不一定。
“你叫柳魅儿,是天赐大酒店柳尚旭的女儿。你的亲身母亲在你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柳尚旭现在的老婆是你继母,你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说明qi-wen.com我这么说,你能听懂吗?”段临风整理好一切,让她躺下。但是她却在那动来动去的,一点儿也不老实。
“我懂,段公子……我……我……”脸都成了一个红苹果。
“哪里不舒服吗?一直动来动去。”段临风皱着眉,是哪里疼吗?她才刚醒,难免的。
“我……我不行了,需要……需要恭桶。”武玥儿,那个,现在是柳魅儿了。网站http://www.qi-wen.com/柳魅儿捂着肚子,躲进被子里。段临风一时半会儿没弄明白恭桶是啥玩意儿,等想起来了,他差点没笑出来。恭桶?太搞笑了。段临风抚了抚额前的短发,帅帅样子惹人爱。但是柳魅儿越加的窘迫,把自己越缩越小。
“出来,难不成你想在床上解决?”段临风拉开被子,拽起她,把她拖到卫生间,指了指马桶。
“就在这里面,会用吗?”段临风撸了撸短发,第一次教人怎么上厕所,还真是……别扭。婚后相爱:老公轻点疼小说txt全文阅读
“看着,把这个放下来,然后坐上去。解决完了,看这里,这个按钮。按下去,就可以弄干净了。”柳魅儿长大了眼睛去看步骤:“段公子,你确定这是出恭之用,不是水缸吗?”水好清哦!柳魅儿伸手,段临风赶紧拉住,皱了皱眉头。
“柳魅儿,你失忆了,怎么脑子还秀逗了?什么水缸?脏死了,还用手去摸!赶快解决,弄完出来!还有……”想想,她应该也不知道怎么洗手吧?
“这个,你把手伸过去,然后就会有水,就可以洗手了。”柳魅儿看的一愣一愣的,这里的东西都好生奇怪,这个好好玩哦!柳魅儿手一伸一缩,水一会儿出,一会儿停的。柳魅儿咯咯直笑,段临风扶额离开卫生间。奇闻网她自己玩够了就会出来了,而且……她不是要上厕所吗?这会儿怎么玩起水来了?
柳魅儿捂着胸口走出来,段临风正在打电话,她站在那犯楞,天哪!她相公是怎么了?怎么自己跟自己说话?惊恐地睁大眼睛,为什么她有种阴森恐怖的感觉?让人毛骨悚然的。
“今晚我不去,你们自己玩。”段临风捏了捏眉心,他结婚的事谁也没告诉,他亲兄弟都不知道,他的几个朋友更是一点都不知道。要不是在民政局外,柳魅儿遭人枪击,去医院的时候碰到邵晓瑞,他也不会把事情告诉邵晓瑞。今天,是他两个亲兄弟,还有好友回国的日子。他们一个礼拜前就约好了,要去好好聚聚的,但是他现在怎么走的开?不光现在,就算是以后,估计他都没办法像以前一样说出去玩就出去玩了。原因自然是,他的这个新婚妻子。
“哥,你很不够意思哎!都说好的事,你怎么可以反悔呢?呐呐呐!你是不是自己有什么好玩的,自己偷偷的在玩?”一个声音咋咋忽忽的,害的段临风不得不把手机拿远一点儿。
柳魅儿这才看清,段临风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东西。难不成他在对着那东西说话?他……有病吧?
“你就不能给我小声点!靠!真是耳朵遭罪!我最近有件事很忙,所以你们自己玩,一切开销都算我的。不跟你说了,我忙着呢!”不等对方说话,他挂掉电话,“啪”一声把手机撂在桌上。转身,看到柳魅儿捂着嘴巴,惊恐的睁大眼睛的模样。
“你怎么了?”段临风走过去,拉下她的手。
“你为何对着那东西说话,好恐怖。”柳魅儿一脸怕怕的看着他,段临风愣了好一会。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吗?”也对,她连马桶都能认做是水缸。柳魅儿摇头,段临风,拿过手机,讲给她听。
“这个叫手机,可以用这个跟你的朋友、家人说话。不管他在哪,你只要知道他的号码,就可以和他说话。”
“真的?好神奇啊!”要是能回到月夜王朝,她就把这个带回去,以后就不怕思念娘亲而没办法跟娘亲说话了。
“嗯!你有想联系的人……”看着她暗淡下去的目光,段临风马上闭了嘴。她失忆了,哪还记得住亲朋好友?
“呐!这个不光可以打电话,还可以玩游戏。我教你玩,先玩个简单的……”俄罗斯方块。
“呵呵呵!好好玩哦,段公子,你好厉害,打过所有的。”意思是关关通过,只是她说不好。
“你多玩几次就会了,不要再叫我段公子。我是你老公,知不知道?好了你先自己玩,我去洗手间。”段临风发现自己真的好奇怪,真的很不喜欢她叫自己叫的这么生疏,莫名其妙的感觉。之前,她只要一看到他,准没有好脸色。对他不理不睬,一副特讨厌他的样子。那个时候的自己对她也没有好印象,一个为了利益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凭什么得到他的注意?但是现在她失忆了,人比以前好相处,总是对他笑,不再是那副死鱼脸了。他反而对她没辙,也发不出火,没办法对她板着脸了。
他很奇怪自己的转变,什么时候开始的?似乎,就在她为自己挡了一枪那一瞬间开始的。他这三天一直都在想,一个肯以肉身替他挡子弹的女孩,她的心能坏到哪里去?他一直在问自己,是不是他看错了这个女孩,她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哦!相公!”柳魅儿充分的融入了这个角色,这人就是她的相公。他人好好,她认了。段临风一个踉跄差点摔那儿形象尽毁,她真的是古装剧看多了还是怎么着,相公?多么可笑的称呼。算了,相公就相公吧!好过她总是段公子段公子的叫。段临风默认了柳魅儿的称呼,让她继续玩,他拿着套衣服去洗浴间梳洗,换衣服。他有个会要开,必须出去一下。
柳魅儿玩的很专注了,就在这时,那帮子狐朋狗友的电话又进来了。那震动吓了柳魅儿一跳,扔掉手机。谁知手指碰到触摸,电话已经接起。
“喂!临风,傲说了,晚上在皇冠会所等你,有那女人的消息了。喂?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张恩泽疑惑的看看手机,接了啊?怎么不说话?
柳魅儿连续眨了好几下眼睛,慢慢的靠近手机,因为她听到那里面有段临风的名字飘出来,也因为段临风说这个可以联系亲朋好友,所以她才不这么害怕,这声音应该是他的亲朋好友吧?
“你是何人?”柳魅儿拿起手机学着段临风的样子放在耳朵边。声音要多柔有多柔,让人能够第一时间联想到仙女儿,电话那头张恩泽差点滚地上,一个女人的声音?他还以为自己拨错电话了。电话拿开点看了看,没错啊?靠!段临风家里藏着个女人!
“请问,有人吗?为何不说话呢?”后一句,她是看了看手机,自己跟自己在说话。电话那头的还是没反应,倒是段临风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
“怎么了?伤还没好,好好躺着。”段临风拉着她让她躺下,看着她握着手机发呆,他笑了笑:“手机送你,随便玩,别这种表情,来,给老公笑一个。”段临风超级喜欢她这样呆呆萌萌的可爱样,自己笑的爽朗。
“相锅,矣先别咧唔,这以边有哼音。”柳魅儿被捏的脸颊变形,皱着眉话都说不清楚。这意思是:相公,你先别捏我,这里面有声音。段临风松开手,笑着坐在她床边:“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没听懂。”
“刚刚它自己动,然后就有声音出来。”柳魅儿把还通着的电话送到段临风的面前,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段临风风中凌乱了,石化了,乌鸦飞过了。好一会他拿过电话看了看接起:“恩泽。”
“段临风,临东说的对,你很不够意思,哪来的女人?从实招来,啥时候成人家老公了?”张恩泽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段临风头大,他要怎么说,该怎么说,这里边有很复杂的缘由,很大的一个阴谋。
第4章 没脸没皮的
他很苦恼,她娶柳魅儿有两种原因,但是他不能让柳魅儿知道。以她现在的样子,不足以承受这个打击。她失了记忆就不会跟那对夫妻多亲了吧!也许可以两全其美,也许他可以让她置身事外。段临风走到窗边,看着外面,想什么事想得出神。
“段临风,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你小子是不把我们当兄弟了还是怎么着?”张恩泽气的喘着粗气。
“恩泽,这件事很复杂。我结婚了,刚登记三天。至于原因……很复杂,这样吧!我今晚会去煌冠会所,告诉你们一切。不过我不能待太长的时间,魅儿受伤了还在医院。先这样,晚上聊吧!”挂断电话,段临风转身,然而柳魅儿竟然靠在床头睡着了。段临风走过去把她放好,盖了薄毯。
“失忆的你现在应该很快乐,真的希望你可以一直这样单纯的、开心的生活下去。”其实一切错误都在那个老东西,他的女儿是无辜的。他分的很清楚,她是她,柳尚旭是柳尚旭。只要她不恢复记忆就不会伤到她,作为补偿,他会让她一辈子幸幸福福的待在他身边。
到了晚上,段临风开完会回来了,柳魅儿还是没有醒来,段临风让邵晓瑞帮着照顾她,他一小时就回来。一个小时足够他跟大家解释清楚的了,他驱车来到煌冠会所。
“说吧!无缘无故怎么会结婚?”这是他好友张恩泽的声音。在座的:二弟段临玉,三弟段临东,好友张恩泽、付一傲四个人,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这件事没跟你们说,是我不对。首先我要说的是,临玉、临东,我找到了爸临死前说的那个人了。而柳魅儿就是那个人的女儿,我跟她结婚就是为了接近他。妈的仇,我一定要报。”段临风握紧拳头,眼神变得凌厉,周身笼罩着冷气压。
“哥,这事爸都说算了,你没必要赔上自己的婚姻,你真的太冲动了。”段临玉觉得他真的太极端了,爸也说了,是妈单恋那个人,可是人家有喜欢的人,这又不能怪他不是。
“大哥,二哥说的对,况且,你这么做,妈也不会活过来了,又何必。还有和你结婚的那个女孩子,你这样也是毁了一个女孩子的一生。”段临东也觉得不妥,妈的自杀是因为那个人没错,但是那个人没有责任,这一切只是他们的妈妈自己想不开而已。
“你们不用再劝我,我一定要报仇,要让那个人付出血的代价!你们不帮忙也别阻止我。至于她……”说到这他的眼神变得悠远起来:“她受伤失忆了,今后她的人生我来负责。她可以置身事外,我不会让她知道。”段临风想到柳魅儿就一阵惆怅,那个精明能干的女人,现在变得跟瓷娃娃一样,又柔又脆弱。他不能让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这是他在心里对她的承若。
“受伤?怎么回事?”一直沉默着的付一傲这时开口。
“三天前,我和她去民政局办手续。出来后遇到杀手,她为我挡了一枪,又撞到头,受伤失忆,现在……唉!心智不全,什么都不知道,智商基本为零。什么都要从头学,但唯独记得她看过得古装剧。现在满嘴古文,什么公子、相公的乱叫我……”谈到柳魅儿,段临风就一直在笑,嘴都没合拢过。几个人惊讶的看着他,他们已经三年没在他脸上看到这么纯天然的笑了。他……不是真的爱上那个女人了吧?这太让他们惊捒了。然而段临风还在那边,啰啰嗦嗦的说着柳魅儿失忆后有趣的事。自己无知无觉的笑着,那笑容里充满了甜蜜。直到他的手机响起……
“晓瑞,怎么了?”
“柳魅儿伤口感染,在发烧,你不回来?”邵晓瑞一边打电话一边测量柳魅儿的体温,三十九度,得赶快用药。
“什么?邵晓瑞,你找死呢吧?我让你好好照顾她的,我刚走了一会,你怎么让她发烧了?”段临风暴跳如雷,踢开茶几站起来往外走:“你们自己玩,我先走。邵晓瑞,你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身后几个兄弟基本呈怔愣状,这暴躁脾气更是多年不见了。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他这是为她改变了?
“那么,她的事还要说吗?”张恩泽眨了眨眼睛,第一个回神。
“我看不用。”付一傲端起一杯酒,嘴角弯弯的喝下:“一刻不停的监视着她,我觉得那女人肯定会回国,还会跟风纠缠不清。照他说,那女孩这么纯天然,估计斗不过她,防着点吧!”几人点头,好马不吃回头草,现在这女孩天然、单纯,才最适合段临风。
挂了电话的邵晓瑞唉声叹气,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了,等他帮柳魅儿退了烧也就什么事都没了。不过这段临风真是有够大惊小怪的,术后会发烧是再正常不过的了,用用药就好了,至于这么吼他吗?真是的。
段临风加大马力回到医院,柳魅儿还是没有醒来,满脸汗水的睡着,手上打着吊瓶。段临风找来毛巾给她擦汗,量了量体温,三十七度,不烧了。因为高烧的原因,她嘴唇都起了皮,脸色很苍白。段临风突然的就心疼了,简直杀了邵晓瑞的心都有了。他伸手慢慢抚上她的脸,这个女孩就好像瓷娃娃一样,易碎的要命,随随便便的什么都能要了她的命。他必须好好的保护她,一辈子。
“相公,可否给我一杯水?”柳魅儿无力的睁开眼睛,舔了舔嘴巴,咽了咽口水。
“好,等一下。”段临风连忙去倒水,来到床边喂她喝:“好点了吗?还有哪里难受?”柳魅儿摇头,靠在他怀里很安心。她心里暖暖的,暖的都想哭。长到这么大,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她的生母都不曾这样照顾她。她真的好感动,瞬间热泪盈眶。
“怎么了?难受吗?”她的眼泪让他心疼,他讨厌她的眼泪。
柳魅儿扑进他的怀里抱住他:“你对我真好,相公,玥……魅儿无以为报。”这是她这辈子做的最出格的一件事,她自己都觉得很不要脸。
“那就以身相许吧!”段临风小心的避开她的伤口抱住她。
“好。”柳魅儿满脸通红,好丢脸哦!
“魅儿……”
“嗯?”柳魅儿抬起头,大眼睛水水的看着他。本来他想说:“如果你恢复记忆了,不要怪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可是对上她单纯的眼神,段临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相公……你好讨厌哦!这里是医院。”她相公既然开始脱她的衣服,真是……真的好过分哦!
“谁让你诱惑我?”柳魅儿靠在摇起的床上,段临风双手搭在她的头两侧,把她禁锢在他于床头之间,眼神迷离的看着她。他在想:“为什么?我会瞬间被这个小东西迷住?他似乎不再想念那个女人了,或许这样也不错吧!至少像这样单纯到了一个境界的女孩,怎么都不会背叛他。”
“我哪有啊!”柳魅儿满脸通红,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总觉得他身上烫的吓人,为什么?
“魅儿,等伤好了,你要补偿我。”
“相公要我做何补偿?”他是相公啊!什么补偿她都接受。
“这个补偿就是……”他靠近她的耳畔:“给我生个孩子。”段临风坏坏的笑了起来,柳魅儿变成一个大红脸,双手捂住火红的脸颊:“相公真是没脸没皮,太过分了!”
“我哪里过分了,只是很想要你。”段临风咬住她的耳垂,带的她浑身颤栗。
“相……相公突然的,这是怎么了?”每个地方都红了个透,真的没有一个地方不红成了一只煮熟的虾子。
“没怎么。”段临风努力压制自己的欲火,他也想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可是没有答案。喜欢上了她?这太可笑,也不可能!他这么跟自己说,不可能!
“我饿了。”是真的饿了。
“嗯!想吃什么?”昏迷三天了,还没吃东西。
“什么都可以。”她哪里知道这地方有什么吃的啊!
“燕窝粥好不好?比较有营养。”燕窝粥,天哪!她真的可以吃那个吗?在月夜王朝,只有位高权重的人才吃得到的,她一个庶女,只听说过,从来没吃过,每天只有去给父亲和母亲请安的时候,能够看到他们所吃的燕窝,而她却从来未曾尝尝是什么滋味。今日她真的可以吃吗?柳魅儿咽了咽口水,到底会是什么味道呢?
第5章 这个很棒的
“好!”柳魅儿立刻点头,馋虫在肚里乱串,她越来越饿了。
“我去买,等一会。”段临风笑着走出病房,柳魅儿捂着脸笑的脸颊红红的。相公刚刚说的话是何意思?他是想和自己圆房吗?哦!好羞人啊!他们成亲当天,自己就受伤了,这么看来,他们确实还没有圆房。相公似乎有些着急了呢!柳魅儿抱着被子羞涩的笑,然后又整个儿的缩在被子里,好羞人哦!
没一会,段临风提着两碗燕窝粥回来。柳魅儿因为胸口的伤,手抬不起来,段临风喂她吃粥。柳魅儿很享受的吃着,原来这就是燕窝粥啊!真的好好吃啊!
转眼半个月过去,柳魅儿的伤基本上好了,她可以出院了。段临风带着她走出医院,迎面扑来的热气让柳魅儿怎么都不肯挪动脚步。
“怎么了,走啊!”
“相公,外面真的好热,待在这里不行吗?我不要走,相公相公……”柳魅儿拉着他的手撒娇,可劲的撒娇。
“这里是医院,生病的人才能在这呆着,你已经好了还在这干嘛?上车吧!车上不热。乖,我们回家,家里也不热,来。”段临风半拖半拽的把她带到副驾驶,他上了车,开动。
“啊……”柳魅儿抱着段临风的胳膊,闭着眼大叫。这个盒子里是很凉爽,但是……但是它为何自己会动啊!好可怕!
“又怎么了?”段临风的耳膜差点给她震碎,一惊一乍的,这又是怎么了?
“相公,相公,这个盒子好生可怕,魅儿,魅儿要下去。”柳魅儿直接扑到段临风的身上,抱着他怎么都不愿放手。
“这有什么好怕的,这只是代步工具。我们要坐这个回家,别怕。”段临风无奈了,真是的,到现在,他还是没办法适应这个失忆后的女人。
“相公,魅儿怕,我们可否走路回去,魅儿如今不怕热了。”热也比这样担惊受怕的好吧!
“魅儿,这个就相当于马车知不知道?不用怕的。”段临风很喜欢这样抱着她,她现在是坐在段临风的腿上。但是这样,他要怎么开车啊!
“可是马在何处?它是自己动的,魅儿怕。”抱着他的脖子就是不放,而且她好难受,头好晕哦!
“不怕,不然这样,你就坐在我这,看我开车,这个很棒的。”魅儿咬着下唇,看了看车的前挡风玻璃。她点点头,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段临风摇了摇头,真是个孩子。段临风就这么开着车,他在心里感慨,好在他车技好,不然这样非出事不可。
柳魅儿趴在他身上,头晕的不行,胃里还直翻腾,真的好难受。她忍了又忍,最终忍受不了,张嘴就吐了出来,弄的段临风西装外套上到处都是。段临风一个急刹车,车子靠在路边。段临风直摇头,他真的无奈了,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对不起,相公,魅儿帮你洗,相公莫要生气。”柳魅儿大眼睛水水的看着他,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的样子。
“行了,我没生气,你先下去,我把衣服脱掉。”段临风打开驾驶室的门,柳魅儿下到地上,很难过的看着他,外面真的好热啊!
段临风也下车,西装脱下,塞进路边的垃圾桶。他是个有很严重洁癖的人,但是今天他居然能够忍受,没有感觉到恶心,真是怪事。
“好了,我们回去吧!上车。”
“还要坐,魅儿难受。”她都一身的汗了,可还是不想坐进去。
“没关系,想吐就说一声,我停车就是,来。”段临风把她带到副驾驶室,给她系好安全带。奇怪的是,吐过后,柳魅儿便不再难受了,两个人安全到了家。这是位于海边的一个小型的别墅,蓝天碧海之间,一个白色的别墅特别漂亮。
“我们到家了,热不热,我帮你开冷气。”段临风打开冷气,顿时别墅里就凉快了。
“哇!好舒服啊!这是何物,还冒着冷气。”
“它的名字就叫冷气,你坐在这,渴不渴?要水吗?”段临风把她安置在沙发上,可柳魅儿就像是坐到弹簧一样,马上跳了起来:“相公,这东西好生可怕,它会吃了魅儿。”段临风看着猴子般攀在他身上的柳魅儿,他无语望天,他这到底是娶了个什么样的女人?
“它是沙发,就是坐着舒服的,不会吃人的,你来,慢慢坐下。”段临风一点一点的教着她,另外带她参观了这座欧式别墅。洗浴间的浴盆、淋浴,洗发水、沐浴露,该怎么用,一一教给她。总之,一个上午啥事没干,尽教她事物了。柳魅儿还算聪明,一上午下来学会了好多。首先洗澡、上厕所不愁了。
“我还是不喜欢沙发,我要在这睡觉,这里好舒服啊!”好生凉快,她最讨厌热了,这里的地上在夏天都冒着冷气,真的好好啊!
“不可以,这里太凉,会生病。冷气开的足够大,睡沙发或者床上多舒服,快起来。”段临风伸手去拉她,柳魅儿抱着钢琴的腿子就是不要起来,这里好舒服,她不要起来。原来她是睡在了钢琴的下面啊!
“不要!不要!不要!相公,相公,求求你,我要睡这,我要睡这。”
“会生病。”段临风实在无奈了,这丫头真是够了,跟孩子一样任性成这样,以后怎么办啊!
“不要不要!相公,木马!求求你,我就睡这,我好困呐!”柳魅儿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打着哈气躺到地上去,不一会就睡过去了。这半个月来,段临风事事顺着她,件件帮着她,对她可谓百依百顺。柳魅儿开始得寸进尺起来,相当的得寸进尺,完全忘了月夜王朝男尊女卑的社会现象,充分的融入了二十一世纪这个男女平等的世界。
段临风实在无奈,只好由着她,他悄悄地关了冷气,开了点空调,这样比较舒适点儿。可是,柳魅儿马上就被热醒了,热的都掉眼泪了。
“相公不开冷气,呜呜呜……魅儿热。”真的哭了,段临风双手举起,点着头:“OK!我开!我开!”
自此后,段临风有了个弱点,那就是不能看到柳魅儿的眼泪。他确定自己不爱她,但就是被她这种孩子样弄的完全束手无策,悲不悲喜不喜的。就俩字形容,无奈。柳魅儿怎么了?其实很正常啊!她的灵魂本身就只有十五岁嘛!以前懂事早熟,那都是因为没人会去关心她、照顾她。来到这里以后,段临风的关心、爱护、宠爱,让她完完全全的把自己那埋葬了的童真,全部释放了出来,所以她现在就是个十来岁的孩子。
再加上这个新奇的世界,没有一样是她所熟悉的,孩童天生的好奇心使然,她就更加的像个孩子。而且她又是古代来的,古代孩子,本来就不会有现代的孩子聪明。这就让她看起来,特别的像一个几岁的娃。第二天,柳魅儿还没醒来,段临风做了西式早餐,面包、火腿、软心蛋、番茄酱、沙拉酱。柳魅儿闻着香味醒来,洗漱后准备吃饭,可这问题又来了。这个蛋蛋必须用刀叉来食用,她不会,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段临风再次举手投降,帮她切好,喂给她吃。
从此以后段临风又多了一项任务,那就是喂她吃饭。不同意?OK啊!柳魅儿就挤眼泪,我挤我挤,我挤挤挤,哭给你看。还有,柳魅儿爱上了番茄酱,简直把它当饭在吃了。段临风买的番茄酱不超过一天,全部都进到了柳魅儿的肚子里。最后的结果就是,她的牙齿酸的要命,就连豆腐都咬不动了。因为牙酸,柳魅儿也吃不下饭了。段临风火了,以后控制她吃番茄酱的量。段临风觉得自己都快变成她的男佣了,不过,他乐在其中,感觉很好。两个人就这样和谐的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几天下来,柳魅儿还是因为总是睡在地上而生病了,又发起了烧。
不让睡地上死活都不干,现在好了病了吧?病了还得他照顾。段临风怒吼,以后不准睡地上,柳魅儿理亏,乖乖的点头,到房间睡。为了让她适应不睡地板,段临风给她买了好些个古装剧的碟子,其中就有康熙微服私访记。当张国立穿着龙炮出现在电视上的时候,柳魅儿立马跪在那!三跪九叩,三呼万岁!段临风真的败给她了,他到底是娶了个什么女人啊!然后,他又耐心的跟她解释电视的意思,现在已经没有皇帝了。甚至他都把历史书拿出来让她看,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皇帝了。柳魅儿总算是了解了这个世界,也知道了自己的这种情况叫做魂穿。

婚后相爱:老公轻点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婚后相爱 或 老公轻点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删节先婚后爱:聂少,请离婚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先婚后爱:聂少,请离婚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先婚后爱:聂少,请离婚目录预览:第1章被卖了第2章一年前第3章找茬的女人第4章围攻第1章被卖了六月,江城酷暑炎热,屋里空调开到16度,乐小蔚就在冰冷中冻醒,一个激灵睁开眼,耳边遥遥传来母亲的私语。“你放心,拿了你这二十万彩礼钱,我女儿就是你的人了,你打死打残都是你们家的。”乐小蔚身子一抖,她记得自己就是喝了母亲递过来的热牛奶,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行了,你女儿我可花了二十万买的,我现在要去享受个够。”一个粗鲁的男声传来,随着一个

  • 无删节头号捉弄者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头号捉弄者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头号捉弄者目录预览:第1章被假男人当众吻醒第2章绝非善类第3章首要嫌疑人第4章软禁的期限第1章被假男人当众吻醒宋天扬自幼便被誉为了天才。他成绩好,长相优,家世背景响当当,可天才却并不等于天不怕地不怕。某日,宋天扬刚刚走过学校的桑树下,就遭受到了他人生之中的第一项艰难挑战。一只肥虫虫不甚失足,凄惨的从树枝上降落,软叭叭的掉到他的身上。看着那小指般大小,后背长斑点,斑点上长绒毛的软件生物在他的衣服上爬来爬去。宋天扬俊挺的小脸被吓得瞬间失去了血色,眼神也从

  • 无删节染指必婚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染指必婚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染指必婚目录预览:第1章一夜情的后果第2章尝下新鲜招式第3章薄唇性感第4章良家处女第1章一夜情的后果“医生?你说我怀孕了?”某大型医院的妇产科内,一个披着长发,身材娇小,拥有一张娃娃脸,脸蛋的四周还布着几颗淡淡雀斑的女孩,语调颤抖,脸色苍白。她茫然的看着化验单上陌生的医学专业术语,直到妊娠反应四个字映入视线,胸口瞬间一紧。坐在她对面的医生优雅的推了推架在脸上的金边眼镜,又看了看化验单。“胡霏霏小姐,诸多数据显示,你目前已经怀孕整整七周,孕妇的初期反应会产

  • 无删节女人我要定你了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女人我要定你了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女人我要定你了目录预览:第1章这小子该死的帅第2章滚开!第3章追求计策上演第4章永久性白金饭票第1章这小子该死的帅美国洛杉矶。李记快食店的顾客永远都是这么多,这个座落在洛杉矶唐人街的小店,做出来的食物赢得很多客人的好感,住得离这里不算太远和简静幽,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首先来这里买一份便档拎回去做晚餐。她排了将近三分钟的队伍,店内的服务生将一份打包好的便档放到柜台前,并且还附赠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共是五美元零二十五美分。”简静幽回了对方一记微笑,低

  • 无删节帝国总裁,放肆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帝国总裁,放肆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帝国总裁,放肆宠目录预览:第1章夜遇,凶残的男人第2章想死还是想活第3章坏女孩是要受到惩罚的第4章真的被睡了第1章夜遇,凶残的男人“呜呜呜!”乔陌笙从睡梦中惊醒,还来不及呼救,一只大手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黑暗中,一个高大的雄性身影瞬间覆盖下来,紧紧地压在她身上,双手双脚被桎梏。一个黑色的头颅埋在她颈间,肆意地啃咬。乔陌笙惊骇不已,浑身剧烈的颤抖。来人,竟然是穆傲天!她的大哥,继父的儿子。他想做什么?这个大色魔,究竟想做什么?乔陌笙心底一沉,他还喝酒

  • 无删节亡国皇后虐渣日常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亡国皇后虐渣日常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亡国皇后虐渣日常目录预览:第1章废后第2章貌不惊人的小太监第3章真正的主子第4章掌嘴第1章废后永烈帝身边的心腹太监刘福带着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太监,正手捧圣旨,行色匆匆的赶往皇后寝殿。忘忧宫内,年方十八岁的当朝国母纪倾颜慵懒的斜躺在白玉软塌之上,墨发垂泻,衬出一张精致得令人窒息的绝色容颜。她身着一袭明黄软绸,轻薄的布料松松垮垮的挂在削瘦的身上,隐约可见其晶莹如雪的娇嫩肌肤。腿上盖着一条薄毯,一个宫娥跪在塌底,正小心翼翼的给她捏着双腿。修长漂亮的两只

  • 无删节一城烟雨半世情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一城烟雨半世情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一城烟雨半世情目录预览:第1章跪在婚床前第2章置她于死地第3章死里逃生第4章他爱得人是她的庶妹第1章跪在婚床前“啊……王爷……轻点!”女子如水的呻吟声从雕花大床上断断续续的传出。孟熙雯穿着单薄的中衣跪在冰冷的地上,眼泪一滴滴的从眼眶里滑落,打湿了地上的青砖。今天是她和靖王上官白的新婚之夜,她爱了上官白三年,今朝洞房花烛以为是郎情妾意温柔似水,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掀开盖头,摘下凤冠,上官白竟然厌恶的令她跪在地上,自己则带着侧妃温秋兰在他们的洞房婚床上

  • 无删节庶女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庶女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庶女目录预览:第1章大凶之物第2章找晦气第3章霸道抱进怀第4章心思活络第1章大凶之物盛阳城西北角有一家名为“喜客来”的饭庄,店里的老板金富贵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这人身材肥胖满脸横肉,穿了一件绣满牡丹花的紫缎长袍,腰间挂满象征财势的玉坠。此时他正襟危坐,脸上露出几分仓惶之色。坐在他面前的,是个身材清瘦的小老头,那老头眉毛和下巴上蓄了一把白花花的胡子,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道袍,背上背了一个脏兮兮的小布包,一边扒着手指头,一边闭着双眼在嘴里念念叨叨。金富贵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