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权妃当道:婉仪天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8 18:55:52 来源:网络 [ ]
书名:权妃当道:婉仪天下
进宫

上官云儿甩着帕子走进屋来,她笑得十分亲切,拉起林玉卿的手赞道:“林妹妹,你可不能因为住在小婉这里就和姐姐们生分了,有时间也要到我那里坐坐,咱们姐妹亲近亲近。网站http://www.qi-wen.com/

林玉卿本想甩开手,又一想初来异世且又寄居舅家,还是不要树敌的好,于是微微点了点头。

哪知这位上官云儿得寸进尺,道:“素闻妹妹是京南第一大才女,我们姐妹闲聊无事不如一起赏花作诗,如何?”

上官珊和上官瑚听她这么一说也附和起来,道:“我们才力有限,林妹妹可要让着我们哦!”

林玉卿头疼,她哪会作诗?

几人乘着小船来到湖心的凉亭上,抛船上岸,由丫环搀扶。亭子里已经摆好了各种水果并茶水。

上官珊提议:“既然这个主意是云儿提出来的,云儿先来一首如何?”上官瑚点头表示同意。

上官云儿早有卖弄之意,笑道:“那我就献丑了。”她冥思片刻望向湖心,吟道:“潋滟碧波间,湖中好采莲。撩起湖中水,鱼儿在眼前。来自http://www.qi-wen.com/

上官珊和上官瑚鼓掌称赞,上官珊道:“云儿这首诗真是把人、莲、鱼写活了。”上官瑚也点了点头。

林玉卿刚才一直在抽嘴角,偷眼打量上官婉儿并无异常,心说这也叫诗?难不成大燕国的诗不讲究格律的?她猜得没错,大燕国的诗有韵无律,不像唐宋那么讲究。

上官婉儿并不如林玉卿那般吃惊,诗的格律起源于南北朝成熟于隋唐,既然这个朝代连三国都没有或许对诗歌并不如前世讲究。既然上官珊和上官瑚觉得上官云儿的诗好,或许这个朝代的水平整体也就这样。

后来上官珊和上官瑚也各自作诗一首,果然不如上官云儿的诗有灵气,证实了上官婉儿的想法。

上官云儿拉着林玉卿的手,道:“林妹妹,该你了。奇闻网

林玉卿抽回自己的手,遥见湖面上来了一群鹅,突然一笑,心说:就你们那水平还能难倒我?于是她指着那群鹅,吟道:“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妙,林妹妹不愧为大才女,佩服,真是太佩服了。”上官珊和上官瑚眼泪都流出来了,长这么大从没听过这么优美的诗,林妹妹真是大才女啊!

上官云儿也难免对林玉卿刮目相看,忍不住小声念道:“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上官婉儿也露出惊讶地表情,别人不知道她可清楚的很,方才这人盗用了骆宾王七岁时候的诗。

上官婉儿正想着却被上官云儿打断了,道:“小婉,该你了。”言外之意是小婉,该你出丑了。来自http://www.qi-wen.com/

上官婉儿唇角一勾,轻笑一声,吟道:“水映花娇容,莲遮藕心空。知青(卿)甜且脆,拨冗取湖中。”

“哎呀,小婉的诗好。”上官珊舔了下舌头,道:“我要吃莲藕。”

上官云不悦地皱了皱眉,她才不承认上官婉儿的诗比她的好,但是又不得不思量着这首诗的意境和音韵。

上官瑚听了这首诗也有些跃跃欲试,可怜巴巴地说道:“小婉,咱们采些莲藕吃吃,好不好?”

上官婉儿含笑说道:“我可不敢让姐姐们亲自动手。”于是吩咐底下丫环去采些莲藕来。版权http://www.qi-wen.com/

林玉卿虽然不懂诗歌却也不傻,上官婉儿一首诗喻意再明白不过了,言她只不过是空心的藕,并扬言要探听她的底细只需“拨冗取湖中”。

好一个枉妄的上官婉儿,难道你就是原装的不成?林玉卿喝了一口茶,掩饰住她的不安。

上官云儿和上官珊上官瑚坐了很久眼看太阳落山了才离开,倒是林玉卿与上官婉儿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离开。

林玉卿叹道:“表妹十六了吧?”她的丫环告诉她上官婉儿十六她十七。

上官婉儿微微点点头,原来她十六了。

林玉卿又道:“要嫁人了。”

上官婉儿合上眸子,睁开时已波光宁静。小说权妃当道:婉仪天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她温婉地笑了笑:“你比我还大呢!”

林玉卿背着手,道:“男子可以做的女子照样能做,为什么我们不试试呢?”

上官婉儿赞赏地点点头,这倒更像是大唐女子会说的话。

“所以小婉,你会帮我的对不对?”林玉卿突然话风一转,问道。

上官婉儿如沐春风的笑颜,说出来的话毫不留情:“我为什么要帮你?”

“我曾经穿到过你身上,你应当不是原主。”林玉卿这样说着看了看上官婉儿,上官婉儿也不否认。林玉卿接着说道:“我虽然对诗歌没有研究也背过唐诗也读过宋词……”

宋词?上官婉儿又糊涂了,她觉得她似乎明白了又被这句宋词闹糊涂了。

林玉卿继续说道:“你的名字和我知道的大才女一字不差。可惜她被李隆基害死了。后来太平公主亲自带着五百布匹吊祭并出资修建上官婉儿陵墓。再后来太平公主以谋反罪自杀,上官婉儿的墓葬也受到了牵连……”

“什么?”上官婉儿纤纤玉手放在桌案上紧紧的攥成一个拳头,指甲深深的掐进了掌心里。

公主,她也死了,也是被李隆基那个畜牲害死的。

“你,你怎么了?”林玉卿看到她流泪,心中疑惑?她不会真是上官婉儿吧?

上官婉儿复又坐回原来的位子,笑盈盈地看着林玉卿,道:“你告诉我这么多就不怕吗?”

林玉卿也严肃起来,道:“我只能相信你了。我寄住在外祖母家也不是个办法,你帮我在这冀京好地段租个铺子,我要做买卖。”

“你是谁?”上官婉儿已经知道这位和她来自同一个世界,但是她不会忘记此人提到过宋词。

林玉卿也猜出这个人或许和自己来自一个世界,她心里有了底,于是从容答道:“我来自二零一五年。”

上官婉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二零一五年,她是后人?湖中碧波荡漾映着她那双清澈如水的秀眸,她端祥了良久,道:“我答应你。”

上官婉儿梳洗已毕吃了点东西,就见百灵从外边走进来,道:“小姐,相爷和夫人叫您过去。”

上官婉儿闻言便往外走,由孔雀和百灵搀扶着。因静逸轩挨着沁芳苑,所以不用轿子,走了没几步就到了。

权妃当道:婉仪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权妃当道 或 婉仪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