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我当阴阳人的那些年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8 12:58:3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我当阴阳人的那些年

第5章 姥姥的挑衅
  姥姥有一句话是说对的了,有些事情,我长大了就会知道的,例如,我所好奇的却解释不清的世界。奇闻网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喜欢溜门缝,不怎么出去玩儿,就是偷听姥姥在家跟来看事儿的人说话,那些对话的内容在我的脑子里盘旋分解,渐渐的解开了我自己心里的许多疑惑。   关于见到一些脏东西,姥姥一般叫东西,或者说下面的,不会说‘鬼’,因为姥姥说那个字晦气,不要故意的去说,他们会听见,尤其是晚上,兴许会到梦里吓唬你,因为他们知道你害怕,那些东西尤其是欺软怕硬的。   我听姥姥说,小孩子十二岁以后才会长丁甲,也就是说八字会慢慢地变硬,这个时候才会彻底的看不见,而小孩子能看见的高峰期就是五岁之前。   这个时候姥姥说他们的眼睛最‘净’,所谓‘净’,就是纯净,干净,他们还未被这个世俗所沾染,所以他们会看见,也是最容易吓到的,吓到后就会身体不好,感冒发烧之类,用姥姥的话说如果不赶紧找个明白人看看,虚病容易转成实病,实病就得去医院打针什么的了。   而五岁之后,知道的多了,一般不是那些东西故意让你看见你是不会看见的,但是能感受到,不舒服什么的,兴许一晃神的时候也会看见,但通常都会以为自己看错了。   但是我能看见的原因,姥姥还一直没跟我解释,尽管如此,我对我自己能知道这些已经感到很骄傲的,这让我觉得我跟那些还是只知道爬树掏鸟蛋的孩子不一样,因为我懂得多。   而我们家的仙儿我也是知道了一些,我们家虽然只是一块黄牌子,但是供奉了三个仙,狐仙,这个不用特意解释,黄仙,就是黄皮子修炼得道成的仙,还有常仙,我们这管蛇叫长虫,也就是蛇仙的意思,据姥姥说这三个仙儿哪个都很厉害,但是加在一起更了不得,所以她在村里才会渐渐的站稳脚跟。来自qi-wen.com   说是之前村里也有一个跟姥姥差不多的半仙儿,因为跟姥姥同一行当,有点不对付的意思,经常在外面说姥姥是骗人钱的,没什么真本事,这话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姥姥的耳朵里,姥姥那天就直接过去了。   那个人当时正坐在屋子里吃饭,姥姥没跟她废话,直接进了他们家供奉的屋子,拽过一个凳子就往他们家供奉的保家仙前面一座,然后点起一根烟,张嘴就说“你是在哪修炼的?!”   给那个半仙儿吓坏了,看着姥姥一直说“你这是干什么啊,咱们都是同道中人啊。”   姥姥随即瞪向她“你在外面胡说八道什么?!是不是逼我把我的小辈儿都找来你家你才老实!”然后又看向那个他们家的那个保家仙的排位“你给我出来,你别躲在里面!!”   那个人当时就给姥姥跪下了,嘴里说着,哎呦,您老可赶紧走吧,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胡说八道了。   然后姥姥又要喝酒,那天说是喝了七八瓶,喝完之后那个那个人家的仙也没敢下来,姥姥最后还把供奉那个仙的排位给弄到了,现在想想应该是我们家的仙在跟那个人家的仙在挑衅,但是那个仙还是没动静。   最后姥姥回家,据说是一点事儿都没有,喝了那么多酒嘴里居然没有酒气,还下地干活去了,但是第二天那个人家就搬走了,以后在我们这个村里,谁也不敢在背后胡说八道了。   因为姥姥身上的这些传奇色彩,我对姥姥近乎与一种崇敬的心情,当然对我们家的保家仙也是满满的敬畏。   那天我还跟以前一样,趴在我姥姥家的门口偷听,村里的小媳妇儿翠翠过来了,她家的孩子才不大,也就三四个月吧,她抱来的时候一直哭,我听见她在屋子里跟姥姥说,这孩子现在老睡觉,有时候她感觉睡的太多都扒拉不醒,她婆婆还说小孩子睡觉是正常的,但是她总觉得不对劲,所以就想让姥姥给看看。奇闻网   有时候我觉得姥姥都快赶上我们村的医生了,因为姥姥也会配药,给人治疗咳嗽什么的,但是姥姥的药都是免费给的,她常说乡里乡亲的都不容易,药都是在山上挖的不值啥钱,能吃好就行,不用客气。   但是村民吃好后就给我们家送鸡蛋鸭蛋什么的,有的直接抓两只鸡就过来了,我觉得我个子长得高也是因为吃鸡蛋吃的多。   “孩子除了睡觉还有别的什么毛病吗,醒来后哭不哭?”姥姥听着翠翠的话不禁张嘴问道。   “哭,就是晚上的时候他醒了,我就合计逗着孩子玩一玩,结果抽冷子一嗓子就哭起来了,然后就哄不好了,等一会儿他就会睡,然后白天就一直死睡,大娘啊,是不是有问题啊。”   我憋着一口气,在门口等着姥姥的下文。   姥姥沉吟了一会儿在屋子里开口道“你给孩子叫没叫过。”   “没啊,什么是叫啊。阅读qi-wen.com”翠翠有些不懂。   当然,我也不懂,所以我听的很入神。   姥姥继续开口道“这样吧,我这么说你别害怕,可能是你公公回来了,他稀罕孩子,想回来看看他孙子,算一算他走了也有五年了吧,这他儿子结婚了,又有孙子他在下面肯定也是知道的,下次孩子在哭的时候,你就喊孩子的名字,你们家孩子大名叫什么啊。”   “唐玉成。”   “那就在他哭的时候你就连喊三声孩子的名字,就喊唐玉成,然后说,你别乱跑啊,就跟妈妈在家啊,妈妈跟你玩儿啊,然后在重复喊三声,喊两个来回,就这么念叨念叨,要是孩子还继续哭,你就找你婆婆,让她去你公公的坟茔地去念叨念叨,我想应该就不会有事儿了。”   翠翠的声音有点发抖,听着姥姥的话张口道“大娘,我也害怕啊,我不敢叫。”    “这有啥的啊,你就想是为了你孩子,他现在伤了元神,就这么一直睡着,阳气太弱了,在这么下去不是我吓唬你,孩子就容易睡过去,那就真的去陪你公公去了,就算不去,孩子以后也会做病的,八字太软,容易招惹脏东西上门。网站qi-wen.com”   
第6章 什么东西
  我正听着入神呢,身后猛的传来一记声音“娇龙,你干啥呢!”   吓得我一激灵,身上一使劲,直接拱屋里去了,翠翠本来听着姥姥的话就有点紧张,在被我突然间的破门而入吓得妈呀一声,差点把怀里的孩子给扔了。   姥姥倒是很淡定,好像一直知道我在外面偷听,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娇龙,你又淘气了是不是。”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姥姥我错了。”然后又看了翠翠一眼“翠翠姨对不起啊。”   翠翠看着我,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摇摇头“没事儿,是姨胆小。”   姥姥冲着我直接罢了摆手“你出去玩儿去吧,没啥好听的啊。”   我‘哦’了一声,这才转过身,看了一眼给我吓到的元凶的许美金,直接向院子里走去,许美金跟在我的后面,看着我还在问“娇龙,你刚才听啥呢。网站qi-wen.com”   “没听啥。”我应了一声,停下脚步转过脸看着她“你来找我玩儿啊。”这才发现,她的眼睛红红的好像是哭过“大丫,你怎么哭了啊。”   许美金一听我这话,当时就垂下脸,声音囔囔的“我爸又打我妈了。”   我看着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自从凤霞被许美金的奶奶给磨过一回之后,人就不太正常了,一开始是大病了一场,后来病好了就跟以前有点不太一样。   这个不一样吧你轻易还看不出来,你跟她说话什么的她还挺正常的,但是说着说着她就喜欢把自己的衣服给掀起来,这一片儿的人基本上都见过凤霞大胸脯子了。   而且凤霞是不分男女的,还毫无预兆,说不定那句话她就会把衣服掀起来,一开始一些岁数大的人一看见凤霞这样都直捂脸,说着“哎呀凤霞啊你这是干啥啊,咋这么不害臊呢!”   但凤霞就是嘿嘿的傻笑,你越是不好意思她还越露,这事儿传到许刚的耳朵里,他自然是不好受,还有传言说凤霞被村里的三瘸子给骗到后山睡了,许刚已经被戴了绿帽子了,所以这凤霞自然是没少挨揍。   我那时候不明白睡了是什么意思,还觉得睡个觉而已许刚为什么那么生气,更不知道什么叫做绿帽子,当然姥姥也不会跟我解释这些东西。   唯一清楚地是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要不然的话凤霞也不能挨揍,但是我感觉最受牵连的是许美金和小虎了,因为许美金跟小虎身上的衣服越来越脏,姥姥说那是因为没人给洗,末了姥姥还是会叹口气说“作孽啊。”   在凤霞刚这样的初期,许刚还带着凤霞来找姥姥给看过,我看见姥姥给凤霞画了个符然后烧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凤霞都已经正常了,但是有天晚上,凤霞出来上厕所,就看见一个黄皮子在咬他们家的鸡,当时又被吓到了,然后就发展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姥姥说凤霞现在应该属于脑子有问题了,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精神异常,让许刚送城里的医院看看,但是许刚说没钱,然后就看着凤霞一天天的严重,没事儿在被许刚揍一顿,许美金跟小虎的日子自然也就难过了。   “娇龙,咱们快点长大吧,长大了我就带我妈妈去看病,不让我爸在打我妈了。”许美金见我不说话,张了张嘴兀自开口道。   我点点头“恩,我姥姥说我们上学后很快就会长大了。”   正说着呢,我就看见凤霞嘴里嗷嗷叫着从我家的大门前跑过了,紧接着就是许刚的声音传了过来“败家娘们儿!你还跑!你跑了你就别在回来!!”   “我妈跑了!”许美金一听许刚这么一喊,一下子就急了,撒丫子就像凤霞追了过去,见状,我也直接追了上去。   凤霞跑的飞快,一口气居然跑到了河边,许美金吓坏了,嘴里大声的喊着“妈!妈!!”踩着河边的石头坑坑绊绊的向着凤霞追去,生怕凤霞出什么意外。   谁知道凤霞居然一下子回了头,看着身后的许美金和我咧嘴笑了笑,还冲我们招了招手“过来洗澡啊!”   我看着她笑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因为她被打的半张脸还是肿着的,忽然间就这么天真无邪的笑了还真让人觉得怪异。   许美金倒是没感觉到什么异常,追到凤霞的身边看着她“妈,你没事儿吧。”   凤霞摇摇头“我没事儿啊,来,妈领你洗洗澡吧。”说着,还看向我“娇龙啊,一起过来洗澡啊,天热,洗洗凉快。”   我摇摇头,姥姥是不让我在外面洗澡的,甚至不让我在外面上厕所,连河边都不怎么让我来,所以我本能的拒绝“我不在这洗澡。”   “姨给你洗你怕啥。”凤霞好像是跟我较上劲了,直接走到我的身前,扯着的我手往河边走“这天儿多热啊,洗洗舒服。”   我看着她那样直觉得害怕,那时候只觉得她的反应奇怪,一个刚被丈夫打完的女人居然跑到河边要洗澡,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啊,而且还强迫我洗,生拉硬拽的给我弄到河边,肿着半张脸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娇龙,姨肯定给你洗的干净儿的啊。”   我头摇得好像拨浪鼓一般,嘴里说着“姨,我不洗,不洗了。”   但是许美金居然在后面碰了碰我,然后小声的凑到我耳边说“娇龙,我妈好像是要犯病了,你得顺着她,要不然她一会儿不知道能干出什么。”    凤霞的脸当时看着我明明是笑着的,但是我想起来却觉得诡异,“娇龙啊,都是女的你还不好意思啊,看看,大丫都脱了,咱们三个一起洗个澡多好啊,你们俩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说着,伸手用力的一扯,直接拽下了我穿的短裤,我吓得“啊!”的大叫了一声,本能得感觉不好意思,扯着自己的背心去挡自己的下面,但是凤霞的眼睛已经直了,她眼睛直盯着我的私密部位,张了张嘴“你下面长得是什么东西。”   javascript:;
第7章 救人
  我听着凤霞的话愣了一下“什么长了什么啊。”说着,慌慌张张的就要提裤子。   但是凤霞的手紧紧的拉着我的短裤,眼睛又往下看了看,然后慢慢的瞪大:“怪胎,你是个怪胎啊,难怪你被你妈扔到农村来了啊……”   许美金也看着我,张着嘴说“娇龙,你是男孩的啊。”   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看着许美金“女孩子就是这样的。”   许美金呆呆的看着我,“不,女孩子是长我这样的。”   随着她的手指,我看向她的下面,那是我第一次清楚的知道一个女孩子应该是什么样,但是我当时根本就接受不了,我摇摇头“不是,我就是女孩子的,女孩子是长这样的。”   “不,你是男孩,娇龙,你一直在骗人,其实你是男孩儿。”许美金看着我强调。   一旁的凤霞却开口了,看着许美金“她不是男孩也不是女孩,她是个怪物,走,你跟妈去洗澡去!”说着,拉着许美金的手直接向河里走去。   我看着她们俩,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为自己辩解,张了张嘴“大丫!我真是女孩儿!”   许美金回头看我一眼:“你走吧!我不要在理你了!你居然撒谎说你是女的!”   我当时一着急眼泪都出来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哭,就是低头看着自己的下面,越看越不对劲,这就是说,我多长了一个小虎身上的东西?   想到这,我觉得恐惧,害怕,还有些不知所措的,当时本能的就是提起裤子,想要赶紧回家问问姥姥到底是咋回事儿!为什么我跟许美金不一样!   等我一转身的功夫,我忽然发现了不对劲,河面上无波无澜,凤霞跟许美金两个大活人居然不见了……   我瞬间就惊到了,张着嘴大声的喊“姨!!姨!!大丫!大丫!!!”   没人回应我,河面上平静的当时让我害怕,本能的想到他们这是溺水了,因为村里每年都会有几个在河里洗澡淹死的孩子,这也是姥姥不让我去河边玩儿的原因之一。   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边喊着一边就奔着河里去了,就想着不能让她们淹死了,许美金是跟我从小玩儿到大的朋友啊,我正往水里走着呢,后面就有人喊我“姐姐!姐姐!!”   我回过头,看见一个穿着红色肚兜的小孩儿站在那里,那小孩儿看上去三四岁,脸圆乎乎的特别的水灵,头上还扎了一个朝天小辫儿,他看着我不停的招着手“姐姐!你赶紧回来,你不会游泳会被淹死的!!”   当时我已经顾不上去想他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出现在河边的了,脚还在不停的往河里的深处走着,嘴里带着哭腔的喊道“不行啊,我不能回去,我不能让大丫淹死啊!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但是她不喜欢你!!”小孩子还在冲我喊着“她不跟你玩儿了!你快回来!!!!”   我摇着头“我得救她!!”   话音刚落,只觉得河水好急,我脚下一滑,直接栽了下去,手在河水里抓了两下,感觉抓到了什么东西,然后鼻子里就呛了水,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睁开眼睛,我已经躺在家里的炕上,姥姥跟姥爷正坐在旁边看着我,嘴里直说着“没事儿了,没事儿了,醒了就没事儿了。”   我看着姥姥,本能的张嘴问道“姥,大丫呢。”   姥姥的眼睛发红,看着我点点头“大丫没事儿,你说你这孩子,你都不会游泳,咋把大丫从河里救出来的啊。”   我愣了一下,看着姥姥“是我把大丫救出来的?”我什么都记不起来,记忆里的最后,就是我在河里不停的扑腾着,极其的难受。   姥姥看着我“正好咱们村儿有人在那洗衣服,就看见你把大丫从河里扯出来了,等她跑过去的时候,你都昏过去了,哎呀,真是吓死我了,娇龙啊,姥姥不是跟你说过,不让你往河边跑吗,你怎么不听话啊。”   “是大丫她妈妈往河边跑的。”我嘴里应着,看着姥姥“大丫妈妈呢。”   姥姥却没了声音,半晌,才摸了摸我的脸张口道“娇龙啊,你在睡一觉吧啊,你没事儿就好了。”   我感觉自己的身子发沉,想要在问些什么却没有力气,闭上眼,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睡过去的一瞬间还听见姥姥的声音,好像在跟姥爷说“你去刚子家看看,帮帮忙什么的。”随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但是我却做梦了,我知道自己是做梦,就好像每个人,有时候都很清楚自己是在梦里一样,我梦见自己又走到河边,然后看着河水发呆,耳旁传来一记清脆的童声“姐姐,我帮你把她救起来拉!”   我转过脸看着他,是那个穿着红肚兜的小孩子,张了张嘴:“是你救得我跟大丫?”   他看着我笑“是我救得,我不能让你死的,我喜欢你。”   “那凤霞姨呢,你也把凤霞姨救了吗?”我有些着急的张嘴问道。   他撅了撅嘴“没有,我不喜欢她,她想带着你跟她女儿一起走的,她女儿去下面陪她,你去陪她女儿的,她是坏女人,她想害你的。”   我愣了“这么说凤霞姨没了吗。”   他点点头“是啊,她死了。”   我看着这个说起死来极其淡定的孩子“你是谁家的孩子啊,你怎么能救人还能知道这么多啊。”   他看着我又开始笑。指着河对岸的山“我就住在山上,姐姐,你没事上山上找我玩吧。”   “那你叫什么啊。”我接着问道。   “我没有名字。”他仍旧笑嘻嘻的看着我,说着,他直接往一边走去“我得回家了,姐姐,记得去找我玩儿啊。”   我看着他“喂!小孩儿!你怎么能没有名字啊,山那么大,我上哪去找你啊,喂!!”    喊着,我一屁股的从炕上坐了起来,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第8章 给我开门
  “娇龙,你醒来了。”   我转过脸,却再次愣住了,许美金居然坐在炕沿上正看着我“你都睡了三四天了……”   “大丫,你妈妈……”我看着她本能得就想问问凤霞怎么样了,我得求证一下自己的梦,我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   许美金听着我话,直接低下头,嘤嘤嘤的哭了起来“我妈没了……娇龙……呜呜……我爸说要是没有你……我也活不下来的……”   我看着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张了张嘴,只好安慰道“你别太难受了。”   许美金吸着鼻子摇摇头“我也以为我要死了,娇龙,我都要吓死了,那天在河里,我妈忽然就捂着我的嘴,给我按河里了,我以为,我要死了……我真的吓死了……”   我睁大眼睛看着她“你是说你妈要带着你一起死吗?”这就跟梦里那个孩子跟我说的一样了啊。   许美金点点头“她跟我说让我别怕,说让我跟她一起去下面……我……我不想去,但是她力气太大了,我弄不过我妈……”   正说着,姥姥进来了,一看我醒了表情明显的放松了一下,随即坐到许美金的身边,伸手抱住她“好了,没事了,马奶奶不都跟你说完了,都过去了啊,你不要在害怕了。”   我想,真的是许美金说的我睡的太久的,感觉脑子发懵,对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感觉接受的有些困难,许美金不是应该还生我的气吗,怎么忽然就像没事儿人一样了呢。   正想着呢,许美金抬头看了我一眼“娇龙,马奶奶跟我说你的事了,我知道你跟我们是不一样的,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的,这是秘密,我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去的。”   我有点发懵的看着许美金跟姥姥,想问姥姥我为什么会跟许美金不一样,但是碍于许美金在场却觉得自己又问不出口,莫名的觉得有些丢人。   姥姥好像是看出我的顾虑,找个引子跟许美金说我刚醒还得休息,让她先回家了,然后等许美金一走,我就看着姥姥迫不及待的开口“姥,我是不是一个怪胎啊,所以我妈才不喜欢我,我跟大丫不一样,但是也有小丁丁,我为什么会长这样啊。”   姥姥坐到我的身边,看着我“娇龙啊,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东西你能看见而大丫或者别的跟你同龄的小孩子却看不见。”   我被姥姥一下子岔开话题却浑然不知,摇摇头“不知道啊。”   姥姥点了一下头“因为你跟他们不一样啊,你是与众不同的,所以你能看见,知道吗,你不是怪胎,而是比一般的小孩子要厉害,要强大的啊。”   我想姥姥是深谙小孩子的心理的,在每个小孩子的心里都想当个与众不同的人,所以姥姥的话一说完,我忽然有了一种荣耀感,那感觉现在想想更像是电影里忽然看见了一个老者,老者对着你说,我看你骨骼清奇,将来必成大器,一瞬间就不觉得我多了一样东西是个事儿了,甚至还觉得美滋滋的。   也许我那阵真的还小,所以姥姥用了另一种方法让我放下了心理负担,我不知道姥姥是怎么跟许美金说的,总之许美金不但跟我和好了,还对我的事情守口如瓶。   当然,也许她守口如瓶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姥姥对她真的很好,她几乎要把我家当成她家了。   凤霞是淹死的,在我们这讲就是横死的,而且是死在外面不能进门,不能有葬礼的,所以就在河边上简单的烧了烧纸,算是送了送,等我醒来的时候,这事儿都过去了。   但是我还是听见晚上的时候姥姥跟姥爷念叨,说凤霞怨气太重,在水里一直不走,肯定得抓两个人。   不出两个月,那河里接连就淹死了两个大男人,捞上来之后全都是没穿衣服而且眼睛瞪得好像铜铃那么大的,一时间人心惶惶,都说是凤霞作的妖,只要是单身的男人到了河边,就能看见她光着身子在游泳,那些男人一下水就会被她索命了。   姥姥看着来人说“只要不去河边就没事了,看好自己家的男人,心术不正的被凤霞给找去当替身也怨不得别人了。”   于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没人敢再去河边,连女人都不敢过去洗衣服了。   许美金那时候天天来我家,她说她不愿意在家待着,她爸爸现在天天就知道喝酒,喝完酒就砸家里的东西,她害怕,而她弟弟被姑姑给接走了,说那是老许家的香火,怕被许刚给伤到,而许美金,就没人管她的死活了。   所以有段时间,我们好像亲姐妹一样的每腻在一起,我还带着她上山,去找那个小孩儿,可惜一直都没找到,这个倒是挺奇怪的。   许美金说她到了晚上就害怕,她害怕凤霞回来吓唬她,后来我姥姥跟她说不用怕,因为横死的人就属于外人,门口有门神进不来的,让她晚上把大门插好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但是许美金没见到,我却见到了,因为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得上趟厕所,而农村的厕所又都在院子里靠近大门的墙边上,在加上赶上是凤霞那件事,我自己上厕所就有些害怕,那天惦记着多看了会儿动画片儿就憋了一泡尿,我就喊姥姥赶紧出来陪我去上厕所。   姥姥当时在屋子里铺被子,嘴里就应了一声“你先去,我马上过去陪你!”   我根本就不想自己先去,但实在是憋不住了,牙一咬告诉自己别多想凤霞又跟我没什么关系就冲出去了。   但我一拉开厕所的灯弦儿,就看见一个人影在我们家厕所的墙头上蹲着呢,身上滴滴答答的流着水,凤霞脸色煞白煞白的看着我,被黄灯一照,那眼珠子灰白灰白的一点神都没有。   我感觉到一股冷气,一下子就让我打了一个激灵,瞬间就感觉自己的大腿根儿一烫,一股液体哗啦啦就流出来了。   “娇龙……给我开门……”   凤霞好像知道了我能看见她,哑着嗓子开口说着,一只手还像我伸了过来。   javascript:;
第9章 姥姥的鞋
  借着灯光,我看见她水淋淋的手,终于抵抗不住,“啊!!姥姥!!!”   脚下想动,但好像是生了钉子一般,根本就动弹不得,除了拼命的喊,那一刻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死东西!你还敢上我家来了!!”姥姥猛地在我身后大喝一声吗,紧接着,就把什么东西扔了过去,凤霞被姥姥扔过去的东西击中,‘嗷’!的尖叫一声从墙头上一下子就不见了,只留下一滩水渍。   一见凤霞不见了,我这才颤巍巍的转过脸,看着跑过来的姥姥,张了张嘴“姥,吓死我了……”   姥姥跑到我身边,伸手抱了抱我“没事儿了啊,没事儿了,娇龙啊,姥姥告诉你啊,不管多凶的鬼,它也是怕人的,所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下一次你看见这些东西,你不要害怕,你就骂它们,骂不走你就吐唾沫星子,它们见你不怕,就不敢在吓唬你了啊。”   我站在那里没有动,一低头才发现姥姥穿的鞋少了一只“姥姥,你鞋呢。”   “扔出去了。”姥姥说着,扯着我的手“娇龙啊,还上厕所不了。”   我瘪了瘪嘴“上完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羞耻还是怎么样的,反正眼泪就流出来了,姥姥这一低头,果然发现我短裤都湿了,没有再说什么,拉着我的手给我领回屋了。   给我换短裤的时候姥姥有跟我说了很多,主要就是告诉我不要害怕,越害怕它们越会猖狂的,我换完裤子感觉自己终于好点了,看着她:“姥,你是用鞋给凤霞打走的啊。”   姥姥点点头,看着我一脸认真的说“娇龙啊,你记着,下次如果你看见了,骂不走,吐唾沫它也不走的横死东西,你就用鞋底子打它,鞋子是我们踩在脚底下的东西,它们也是被我们踩在脚底下的,不成器的一打就跑了。“   我点点头,吸着鼻子看着姥姥“那要是凤霞还来怎么办。”我一想到我上厕所的时候凤霞蹲在墙头的样子我就害怕,都要留下心理阴影了。   姥姥微微的皱了皱眉“不怕,明个姥姥治她,让她只能在那个河里给我老实的待着,都抓了两个人当替身了还不知足,真是活着时候什么样死了还一个德行!”   我看着姥姥的样子有点害怕,也没有在应声,因为害怕,所以那晚上我还是抱着姥姥睡觉,我感觉姥姥看见它们就会变得很凶,而这种凶却让我很有安全感。   第二天一早,姥姥就去许美金家了,我跟在姥姥的后面,当时许刚还在家里喝酒呢,姥姥一进屋就看见许美金瘦小的身子在灶台那里做饭,我看着她那样子都怕她栽锅里再被炖了。   “刚子,你大清早的喝什么酒啊,还让大丫做法,她多小的孩子啊。”姥姥一见这场面就受不了了,看着许刚直接呵斥道。   许刚对姥姥还是有几分敬畏的,看着她“大姨啊,我不喝酒干啥,我老婆老婆没了,家都要散了,不喝酒我就上火啊。”   “没出息!你还年轻着呢,再说你是村里唯一一个在城里念过学的,咋能变成这样!”姥姥说着,直接进了他们家的里屋,四处的看了看“凤霞的东西你都给烧了吗。”   许刚点了点头“留着干啥啊,马大姨啊,你说我上个学有啥用,还不是得回来种地啊,现在连自己的儿子都养不了,我还算是个男人吗!”   “你要是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就赶紧去干活!我就不信你出去干活了你儿子还能不回来!”姥姥说了一声,眼睛一扫,在许刚家的炕洞那看见一双女士鞋,直接拿起来“这是凤霞的鞋不。”   许刚扫了一眼“恩,是她的,这鞋我咋还忘了烧呢吗,大姨,你拿去帮我烧了啊,这个家不留她的东西,晦气啊,要不是她拿我妈的东西,哪能发生这些事儿,还能跟三瘸子那老光棍子有一腿,我在村里啊这头都抬不起来啦!”许刚说着,那架势就是恨不得仰天长啸,又灌了自己一大口酒。   姥姥看着他叹口气“刚子啊,大姨今天就把话给你撂这,你要是还这样下去的话,你家肯定就散了,要是好好的,兴许你还能讨个老婆……”   “我真还能讨个老婆?!!”许刚一听姥姥这么说就来精神了。   姥姥瞪了他一眼“但就你现在这样谁家的姑娘能给你,你长点心吧!”说完,拿着凤霞的鞋转身直接走了出去。   许美金在这期间一直没说话,默默地围着灶台转,我走到她身边看了她一眼“大丫,你去我家吧。”   “不行!不给我做完饭她哪都不能去!!”许刚在屋子里扯着嗓子就吼了一声。   许美金的眼睛随即就红了,看着我“大丫,等我忙完我再去找你。”   我看着她直觉的心疼,跟着姥姥走了出去,等一走出她们家的院子,我看着姥姥就说“姥,我觉得大丫可怜。”   她奶活着的时候对她不好,她妈妈还想让她一起死,而她爸爸对她也不好,相比之下,她跟她弟弟的待遇差的也太多了。   姥姥看了我一眼“唉,这投胎不是自己能选择的,你对大丫好点吧,这孩子命苦啊。”   我点点头,默默的在心里想,以后长大了,我一定得保护她。   因为一路上一直想着事情,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姥姥已经给我带到了河边,我愣了一下,看着姥姥“来这里干嘛啊。”   当时明明是夏天,很热,但是来到河边之后我却莫名觉得发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姥姥点了一支烟,半眯着安静站在河岸上,身体好像被人操控一般,机械的转身,然后朝着一个方向走了几步,在睁开眼,看着我“娇龙,你过来!”   我愣了一下,还是跑到姥姥的旁边,看着她有些严厉的脸,张了张嘴“姥,你这是怎么了。“   姥姥用手指了指下面,看了我一眼,声音又尖又冷“挖!!”   
第10章 翠翠婆婆出事
  我看着姥姥的样子有点紧张,也不敢多说什么,蹲下身子就挖了起来,因为河边都是石头,我刚扒拉了几下瞬间就被一些尖利的石头把手指头刮破了,当时心里一紧,随即抬起头看着姥姥“手破了。”   姥姥看着我,面不改色“继续!”   我只能咬牙继续挖着,刚刨出个小坑,河边上忽然狂风大作,我瞬间就有了一种冬天来了的冷意,姥姥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看着我,然后把鞋一下子扔到了坑里,“埋上!”   河边上起的风越来越大,我感觉马上就要被吹走了,浑身都透着心凉,蹲着身子强撑着把一些石头埋到凤霞的那只鞋上,颤颤巍巍的抓着姥姥站起身,“姥姥!咱们快点回家吧,风好大!!!”   姥姥却一下子蹲下来,扯着我的手,把着我那个割破的手指对着埋鞋的石头上画了一个弯弯曲曲的好像符一样的东西,我完全吓傻了,一方面害怕自己被风刮走,隐隐的好像还能听见风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声。   另一方面又觉得姥姥的手有点重,按在石头上生硬的划着让我有点疼,但还没等我张嘴呢,姥姥的符画完了,刚送开手,风瞬间就停住了。   我蒙住了,半天不知道咋回事儿,感觉像是做梦一样,天一下子就变得湛蓝,也没有风了,还能听见蝉在嗡嗡的叫着,这转变的有些太快了。   但是姥姥的身子却猛地软了下来,一屁股坐到了我旁边的石头堆上,我吓了一跳,看着姥姥“姥,你怎么了!!!”   姥姥的双眼有些无神,我喊了半天才慢慢的缓过来,直接看向刚才她扯着我的手画的那块石头,指了指“这是什么?”   “这是你刚才扯我手画的啊。”我直接张嘴应道,心想姥姥也不能这么快就忘了啊。   姥姥看着那个石头看了半天,才点点头说“天意啊,天意。”   我不明白姥姥的意思,看着她“姥,你到底怎么了,你刚才吓坏我了。”   “刚才不是我,是家里的老仙儿。”姥姥看着我,幽幽的张嘴道“看来家里的老仙儿觉得应该让你成事儿了。”   我听不明白姥姥的话,看着她“姥姥,什么意思啊。”   姥姥扯着我的手站起身“以后姥姥出去看事儿你就跟着吧,姥姥得先让你的胆子变大,让你不再怕那些东西,娇龙啊,很多事情,姥姥以后在慢慢的告诉你吧。”   后来我才知道,姥姥带着我去河边埋鞋,其实是想把凤霞困在里面的,但是如果哪个孩子或者谁去河边玩儿把那鞋翻腾出来了,凤霞就等于是解禁了,但老仙儿上身的姥姥却用我的血在那鞋上的石头上画了符,那个符意味着就算有天那个鞋被人弄出来,凤霞也不能出来祸祸人了。   姥姥说的我是阴阳人,所以我的血也是天生阴阳,有煞气,能祛邪。   我有点懵懂,好像不是那么明白,但是心里隐约的知道,我的血是不一般的,可以辟邪。   跟着姥姥往回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河对岸的山上是一片绿色的葱茏,猛地,我居然看见了一抹红色,明明离得很远,我却看得很清楚,是那个孩子,他在冲我招手。   我赶紧转过脸看了一眼姥姥“姥姥!有小孩儿!!”   姥姥愣了一下,顺着我的手指望去,随即皱了皱眉“哪有小孩儿啊,娇龙,你看花眼了吧。”   我仔细地往自己刚才看见那孩子的地方看了看,果然什么都没有,自己摇了摇头,想着,也许是真的看花眼了。   “姥姥,以后你出去看事儿都让我跟着吗。”回去的路上我看着姥姥张嘴问着。   姥姥点头,嗯了一声“你想不想跟着姥姥啊。”   “我想。”我是想的,虽然怕,但是我有时候却又是真的好奇的,就好像是刚才在河边,忽然间就狂风大作,但是一下子就又好了,多么神奇。   “你想就好。”姥姥看向我“娇龙啊,你记住,以后你不管看见什么东西,它们到最后都伤不了你的,你会比姥姥更厉害的,家里的老仙儿也会保佑你的,知道吗。”   我看着姥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没在多说什么,老实说我也不想让自己害怕,关键这些东西不是按照套路出现的啊,它们总是不经意的出现在某个角落,兴许你一个转头,它就白着一张脸在你面前了,等你在一眨眼,就又不见了,想想我就觉得后脊梁发麻。   刚走到我家门口,我就看见翠翠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当时心里本能得想应该是翠翠家的孩子有事儿了,否则她不会这么急的。   “马大姨,马大姨!”翠翠跑到我跟姥姥的面前,看着姥姥张口道“马大姨,赶紧跟我去俺家看看吧。”   姥姥看着她“怎么,孩子又出问题了吗,我不是说了吗,要是孩子晚上还哭,你就拿把剪刀放到枕头底下,那就好了。”   翠翠摇摇头“不是的,俺家孩子好了,是我婆婆,我婆婆又出事儿了啊!!”   “你婆婆?”姥姥愣了一下,看着翠翠“她怎么了?”   “她……哎呀,马大姨你去看看就知道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啊!”翠翠看着姥姥急的直拍大腿。   姥姥点点头,扯着我的手,看着翠翠“走吧!”   翠翠点点头,跟在姥姥身边,姥姥转过脸看了她一眼“翠翠,你先给我念叨念叨,你婆婆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就说不明白了。”   翠翠的一张脸皱皱着,看着姥姥“就是前天的时候,我破婆婆晚上吃饭就吵吵不舒服,我还合计是她下地累着了,就让她早点休息了,谁知道她昨天早上一起来,就发现脚坏了一个口子,当时这口子不大,我和我家那口子还以为她是伤到了自己不知道,就弄点药想给她上上。”    “谁知道一碰到她脚,她就疼的嗷嗷叫唤啊,也不然我们动她,我们也就不敢动了,等到今天的时候,那伤口就扩散到膝盖那里了啊,我婆婆疼的直嚷着让我家那口子拿刀把她的腿给跺了啊!”   javascript:;

我当阴阳人的那些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我当阴阳人的那些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目录预览:第一章同学聚会(1)第二章同学聚会(2)第一章同学聚会(1)烈日炎炎,暑气蒸人,酷热的天气让人的心情跟着显得格外的烦躁。宁城,地处沿海,是东海之滨上一颗美丽的明珠,空气清新,绿树成荫,与一座座现代化的高楼交相辉映,城市的道路宽广而洁净宛如自家打扫得一尘不染的房间。。。这里,被评为全国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之一,城市中的一草一木,一街一角无不在彰显着这座海滨之城的诱人魅力。黄海传是市委政研室的一名副主任科员,从大学毕

  • 世界太大我不想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世界太大我不想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世界太大我不想看目录预览:第1章一双手换一双腿第2章女债父偿第1章一双手换一双腿两万里的海底有多冷,不是去过的人,又怎么会了解?……大雨瓢泼。沈知微冒雨站在兰苑的雕花门外,旁边是一堆被扔出来的行李,她不停拍打着大门,嘶吼声被雷鸣声覆盖。“顾慕衍,不是我,你相信我!”“许烟不是我害的,你出来一下好不好?”“离婚协议我不会签的……我没有做那些事,顾慕衍,求你,至少听一听。”沈知微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手上却更加用力的拍打着大门,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疯

  • 踏雪尤知春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踏雪尤知春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踏雪尤知春寒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啊——”“韩瑾归,你给我停下来!你给我住手!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楚云深刚洗漱完连护肤品还没有来得及涂抹,便被闯进来的韩瑾归压在了梳妆台前,从身后蛮横的要了她。韩瑾归一身的酒味混合着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身上的劣质香水味,侵入她的鼻腔,令她泛起一阵恶心。听到她的话,韩瑾归从她的身后抬起头,那双猩红的眸子反射在面前的镜子中,显得异常可怕!“就算这个孽种现在死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他的话像是一盆冰水,将楚云深从头

  • 烟波江上余音绕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烟波江上余音绕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三者上位第2章给我跪下第一章第三者上位九月十九,宜嫁娶。萧月看着台下杂乱的人群,将捏在掌心里的那张黄历撕成了碎片。陆家独子和萧家千金的婚礼,轰动全城,而轰动的原因却不是婚礼有多么的盛大,而是她的丈夫逃婚了。十分钟前,她满心欢喜的等待交换戒指的那一刻,陆温泽手机响起,他脸色大变的接了个电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她和一屋子的宾客还有咄咄逼人的媒体。能让陆温泽这样不分场合的人只有一个,江楠。他走得决绝,一句话也没有

  • 相思满心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相思满心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相思满心间目录预览:第001章逃家捉奸第002章这身失得莫名其妙第001章逃家捉奸“砰砰砰”一阵阵大力的捶门声从阁楼传来,夹杂着方小鱼撕心裂肺的呼喊声。“李云芳,你个老女人快开门,放我出去!”门外,继母李云芳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嘴里却假装好意相劝:“小鱼啊,你弟弟现在被逼得有家不能回,你就不能答应做这一次吗?”方小鱼知道继母为人,完全不吃这套,立马怼了回去:“你们别做梦啦!你那儿子已经渣得无药可救了,休想把我也拉下水!”“你个小贱人,跟你那不要脸的亲

  • 乡野妇科小医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乡野妇科小医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乡野妇科小医圣目录预览:手抄小册子村后大河边手抄小册子甄峰柳好不容易考进一所三流医科大学,却因打架斗殴被开除,连个学历都没混着,只好回到乡下吃老子的住老子的。只是甄峰柳一点上进心也没有,整天只知道混吃等死,从来也不想想自己的出路。他老子真是急坏了。便每日逼着他学些中医,背些草药的名称。免得将来老子死后他再饿死。这一日甄峰柳躲在稻草垛后面睡大觉,把老子让他背的书撇到一边,睡得满口涎水直流。“好你个臭小子,让你背书你竟躲到这儿来睡大觉?看俺不打死你这个

  • 略过岁月去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略过岁月去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老公出轨第2章献出初夜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啦,

  • 贴身女杀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贴身女杀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贴身女杀手目录预览:第1章两个选择第2章戏谑残忍第1章两个选择拉斯维加斯是美国内华达州的最大城市,以赌博业为中心的庞大的旅游、购物、度假产业而著名,是世界知名的度假圣地之一,拥有“世界娱乐之都”和“结婚之都”的美称。MIRAGE酒店是这座欲望之都里最著名的酒店之一,来这里的华夏人,更喜欢叫它“海市蜃楼”。从这座充满浪漫气息的高大建筑最顶层放眼望去,看着满眼璀璨华丽的灯火,会让人产生一种自我极度膨胀君临天下的错觉。段天道正在享受这种错觉,他悠然自得的站在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