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薄情总裁宠甜妻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8 12:13:41 来源:网络 [ ]

小说:薄情总裁宠甜妻

第5章 谁是主宰?

君筱璎睁开眼睛,空气中还弥漫着她和欧寒洛欢爱时留下的味道,想到自己不知廉耻地在身下取到快感,泪珠仿佛自己有了意识从眼角往下流,一滴一滴地落在她耳侧。来自http://www.qi-wen.com/

她的世界依然是他主宰,无论她怎么逃都逃不过他的掌控之下,这辈子她注定活在无边无际黑暗的地狱里。

她困难的坐起身,火辣辣的刺疼。

不知多久,君筱璎用牙刷把自己的身体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肌肤见红才停止。

只有这样,她才不会觉得自己身体肮脏和有他的味道。

毛巾包裹着身躯,混混沌沌地走出浴室。

房间已换上新的床单和薄被。

“君小姐,离晚会开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们现在开始帮你梳头化妆吧!”米欣岚恬静的面容带着微笑说。薄情总裁宠甜妻全文在线阅读

身后还有几名女佣。

“把衣服给我吧!”不管过去多久,她还是无法当中她们的面换衣物。

“是。”米欣岚把裙子转递给她。

米欣岚看着镜中梳妆打扮好的君筱樱美艳动人,“君小姐真的好漂亮!”

“为什么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米欣岚是欧寒洛所收养的孤儿之一,被培养成女佣,从小就被派到她身边服侍。

“下去吧!我想静一静,晚会时间到他自会上来找我。”她又对米欣岚说。奇闻网

“是!”

米欣岚等出了房间。

“不就是成了少爷的女人而已,有必要对我们这么跩吗?”

“是呀!她只不过是幸运被上当少爷的玩具,要不然她还不是跟我们一样是女佣。”

“要我说,米姐当时要被选上,她现在还不一定在干什么呢!”

“米姐容貌上都不知道比那女人强多少。”

“她整天只会像木偶一样……”

“不要再说了,你们这些话要是被傅管家听到了定会受处罚。”米欣岚转回头阻止她们几人。

几名女佣面面相窥,最后沉默不说话。

米欣岚目光落在房门上,现在开始君小姐是少爷名副其实的女人了,她只是卑微的下人,她也永远追不上君小姐。奇闻网

君筱璎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欧寒洛没有上来找她。

以往他会在晚会开始的前一刻出现在她面前,然后挽着她手带她到众人面前。

现在他没来,她是不是应该松了一口气?

她讨厌那些所谓上流社会人士,虚伪得要死。

“君小姐!少爷吩咐我来接你到楼下,晚会已经开始了,君小姐这边请吧!”傅管家敲门道。

大厅宽阔,金碧辉煌,厅中悬挂着闪闪发亮的水晶灯,四面墙壁挂满了大幅复古的油画。

“君小姐,少爷已经在下面等你。”傅管家小声提醒。奇闻网

穿梭宾客中,君筱璎一袭米色的蕾丝花裙,身上独一无二的清新优雅气息使在她众人之中脱颖而出,成功得把其他名媛比下去。

在人群中,君筱璎找到了欧寒洛。

他挺拔的身躯一身幽蓝色西装,英俊面容,如同欧洲贵族那般倨傲,眉宇间几分阴柔之美。

在君筱璎注意他时,欧寒洛也同时注意她。

看着她,不禁让他联想起在他身下那娇媚模样。

察觉到所有在场男性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浓密眉头不自觉拧起,热闹欢快的气息迅速被无形的冰冷冻僵,宾客们不寒而栗。

君筱璎来到他身侧,挽着他手臂。网站http://www.qi-wen.com/

欧寒洛抿紧的下颌略微松了松,他看了一眼傅管家,后者恭敬地回礼,伸手做了一个手势,动听的音乐突然停了下来。

“今天谢谢各位百忙之中抽空到来,接下来由我们家少爷说话。”傅管家说完宾客们纷纷鼓掌。

倨傲的下颌邪魅勾起了浅笑,“今天是我玩具的生日同时也像大家介绍我另外一个新的玩具安依依。”

第6章 新的玩具

霍一下子,大家所有目光都看向欧寒洛右手边安依依,大眼睛眨呀眨仿佛像会是说话的洋娃娃,难怪会被欧少爷选上!

猛然,宾客们才意识到多年向来只有一个玩具的欧少爷竟然要换新玩具,那是不是说明还会再选其他的玩具?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许多打着高攀欧家念头的宾客们开始纷纷想着让自家女儿打扮漂亮一些来吸引欧寒洛目光。

君筱璎不知该如何来形容此刻的心情,有些沉重又好像她被人背叛似的,不过她内心很快又涌出一股羞辱覆盖上那来不及理会的情感。

面容上略有怒气,转头瞪着他。

竟然在她生日上宣布他有了新的玩具,这举动不是要把她一文不值地踩在脚底下吗?

欧寒洛仿佛像是预料到她那般,他回了她一个嘲讽的眼神。

那样的眼神就好像一支木棒敲打在她脑袋上,不断地嗡嗡响,面色转瞬间闪过窘迫和苍白。

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肆无忌惮扬起。他要的就是这种结果,就算他迷恋她身上的温暖那又如何,她只不过是他玩具而已,他是主人的威严不是她一个玩具可以挑衅的。

“姐姐您好!”安依依笑着向君筱璎打招呼。

“我不是你姐姐,请你不要在这边乱攀关系。”君筱樱冷着脸。就算欧寒洛要把她踩在地下她也要维持自己的尊严。

安依依笑脸僵硬,她没想到君筱璎会这么直接毫不掩饰地回绝她,她以为君筱璎再怎么样都会少爷面前装一下,难道她就不怕少爷生气吗?毕竟她现在可是少爷的新宠。

君筱璎不着痕迹收回手,“竟然少爷已经决定今晚的女主人不是我,那么我先下去了!”

她没等他做声就离开了大厅。

欧寒洛看着气冲冲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他胸口升起莫名的喜悦直蔓延到四肢。

君筱璎坐在花园石椅上。

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君筱璎回头一看,“原来是你,你怎么会这里?”

说完她把目光撇到另边去,她不想让韩流枫看着她现在这狼狈不堪的模样。

韩流枫嘴角含笑走近,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坐在她身边,“从你跑出来我就跟着你了。”

君筱璎什么话也不说。

“今天的你特别地不一样。”

“你是想笑我吗?”她抬起眼眸看着他问。

以前她都是安安静静,向来是他说十句,她都不回他一句。

“没有,像我这么风流倜傥的男人怎么会去笑一个淑女呢?”韩流枫眨着电力十足的眼睛。

见他自恋的模样,她心底暗自翻白眼。

“我就知道小君君被我风华绝代的容颜给迷住,你只是心里面不好意思承认,这个我可以理解。”韩流枫摆了摆手,一副非常懂她的表情说。

“你自恋要有个程度,你还真不害臊。”斜睨他一眼。

“当今世上拥有我这般美貌的男子实在不多,我自恋那也是应该的,小君君你想,我这黄头发美得无人能比,白皮肤滑如鸡蛋般,迷人双眼电力十足,可以说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韩流枫不断吹捧自己。

“韩流枫你能不能闭嘴?”君筱璎没好气瞪着他。

每一次见到他,她都会觉得头大了。

以前不爱理会他,会直接走开,现在她只想在这里静一静。

“韩流枫你说我是不是这一辈子都不可以离开这里?”

今日她反抗了,但最后反抗的后果是被欧寒洛压在床上‘惩罚’,在欧寒洛面前她就像是蚂蚁,他只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把她弄死。

现在欧寒洛更是有了新玩具,那是不是说明她已经失宠了?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她有喘气的空间。

见他许久不说话,她忽然笑了,嘲弄道,“你自己都无法脱离那苦海,怎么可能知道我会不会离开这里呢?”

第7章 无谓的反抗

“最起码我懂得在苦中作乐,你却做不到,你自己心里非常清楚,你是离不开欧家这个铁笼却还一直在做无谓的反抗,有时无妨堕落,去享受生命带给你的快乐和痛苦。”

“我做不到。”

“这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祝你终于长大了!”

君筱璎伸手接过盒子,那里面是有一对翅膀的小天使,做工精细。

“你怎么会想送我这个?你该不会想告诉我,我就像天使一样善良所以才送我这个东西?”如果说是,她绝对会把这礼物扔了。

她从来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不会像那些被人欺负得连反抗都不会的人。

“当然不是,小天使其实还有另一层含义就是守护主人。”他是想让小天使代替自己守护在她身边,希望她可以获得快乐。

“守护?”君筱璎喃喃自语。

这些年她都是一个人,有谁会守护她?

现在开始她有了它守护自己了!“谢谢你,这礼物我收下了!”

君筱璎躺在上床,反反复复翻转睡不着,总觉得少了什么的感觉,又说不上少了什么。

深叹了口气,无意间看了床的另外一端。这时,她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少了什么,原来是少了欧寒洛的拥抱。

说她犯贱也好,明知道欧寒洛不是什么好人,她竟然还会习惯他的存在。

从她踏入欧家起,她和欧寒洛便相拥睡在一起。

现在欧寒洛有了新玩具怎么还会来她这里,她还是早点习惯自己一个睡吧!

等她熟睡之后,房门被推开。

欧氏。

陆子轩报告完毕后,问,“总裁还有其他的事要吩咐的吗?”今天的上司看起来比以往都要不对劲。

“没事了,你先下去吧!”欧寒洛签完最后一份文件递给他。

办公室一门上,欧寒洛向左转了一下老板椅,站起身,走到巨大的玻璃前,看着遥远的风景,不由深深叹息。

昨晚他一直在君筱璎的房间,拥她入睡到天亮才离开。

他真的觉得自己越来越陌生了,昨天所做的行为都不像是他平日里的他。

有了新玩具他就应该慢慢去讨厌她才是,昨晚抛下安依依,控制不了自己脚步去她的房间,好像只有属于她味道的房间,他才能安心睡眠。

君筱璎就像他胸口里的一根刺,他做不到忽视它的存在。

现在这个时间里她在干嘛?

欧家。

君筱璎昨晚一夜无梦,醒后去学习外语,下午便在花园里喝茶。

幽静的环境,静静地享受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可惜,通常美好的事物都会有人来破坏。

“原来君姐姐你在这里呀?”安依依虚伪地向君筱璎打招呼。

“苏琦我也要坐在这里喝茶,你去安排一下。”安依依扭头对身后的女佣说。

没等苏琦有动作,君筱璎便重重把茶杯放下,“你是有痴呆症还是你的脑袋里长了瘤?我昨晚说的话你都忘了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患有老年健忘症?我,君筱璎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的人,像你这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人乱攀关系真令人作恶。”

那些话犹如冰水一下子泼到安依依头上去。“你……”

“你什么你?乱攀关系不说原来还是一个结巴,一点礼貌都不懂,难道你妈没告诉你先来后到这句话吗?这里是我先来,你想要坐这里就应该经过我同意。”

以为是欧寒洛新宠的玩具就可以爬到她头上狐假虎威,她君筱璎也可不是什么病猫或者言情小说里被女配角欺负的女主角。

“凭什么你这样说我?你和我都是少爷的玩具,我们的身份都是同等的,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还是少爷现在的新玩具,我要你向我道歉,不然这件事我是不会就这么算了。”

“你是想向欧寒洛告状吗?”君筱璎轻挑起眉毛。

“如果你不道歉的话。”安依依挑起下巴,一副眼高于头顶看着君筱璎。

没想到话一落,君筱璎立刻站起身,端起面前的茶杯速度泼向安依依。

第8章 给你机会

 “啊……我的脸我的脸,呜……”安依依像一只草蚂蚱似的跳了起来,双臂胡乱扫掉脸上的花茶叶。

 “小姐你没事吧!”苏琦着急上前看。

 安依依挥开苏琦,怒气冲天地瞪着君筱璎,“你这个阴险的女人竟然想要毁了我的脸,我……”

 “你不是要向欧寒洛告状吗?我这只是在成全你,我要是想毁了你的脸,泼你的水绝不是用这个。”

 君筱璎目光落在玻璃桌面上,小铁架架着刚煮沸腾的玻璃水壶。

 与她视线同时落在那滚.烫的水壶,安依依恐然退后几步。

 “那个君筱璎是东西什么呀!”

 安依依回到房间门一关上,随手就拿起花瓶砸在地下发x心中的不平和怒气。

 “竟然这么对我,如果不是少爷看得起她,她还是个无人问津的孤儿,竟然跟本小姐叫板,这一次的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一定要找个机会修理她。”

 “安小姐你别发这么大的火,她的身份哪里有你高贵,你可是小康之家的小姐,她就好比泥巴,你们的身份有天渊之别,小姐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得宠,让少爷喜欢你,然后你就可以让少爷把君筱璎赶出去。”说着苏琦眼底闪过阴毒的光芒。

 “也是,现在我是少爷的新宠,小小要求少爷一定会答应我的。”安依依沉思说道。“我要换衣服,你把衣服准备好。”

 “是!”那意味深长的毒辣眼神,安依依没看到。

 下班,欧寒洛回到家。

 已有佣人安排晚餐。

 他接过傅管家递来的水,“君君她人呢?”

 “君小姐说她不下来用餐了,请少爷……”米欣岚话未说完,欧寒洛就离开大厅。

 晚上,欧寒洛真正书房办公,君筱樱敲门进来,手里端着晚餐。

 “吃一点吧!是我做的。”放他面前。

 “你该不会是想利用这一点食物讨好我,以为这样就会有机会离开欧家?”欧寒洛寒着俊颜。

 “你想太多了。”

 “最好不要有像昨天的事发生,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什么事来。”他的威严不允许任何人挑衅与反抗。

 无意间看到她手臂颈部都有红印。

 “伤是怎么弄来的?”浓眉立即皱起。

 “没事。”君筱樱神情有些慌乱。

 她出来急忘了穿长袖。

 “是谁给了你权力伤害你自己?不要忘了你是我的玩具,我才是你的主人,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包括你身上的一根头发,下一次再让我发现你私底下伤害你自己,后果自负。”欧寒洛绕过到她面前,抓着她手臂。

 一会傅管家送来药箱。

 “把衣服都脱了!”欧寒洛关上门。

 见她迟迟没动作,“你是想让我亲自帮你脱吗?”话中已带着威胁。

 君筱璎解下裙子。

 她全身无一处肌肤是好的。“该死的!你到底是用什么弄成这样?”

 君筱樱被他突如其来低吼,身躯害怕缩了缩,“我用牙刷。”

 她不是说,最后他还是会调查出来的。

 “君筱樱你可真行,竟然用牙刷把自己刷破皮流血。”欧寒洛双眸冰冷,咬牙切齿道。

 君筱樱沉默,眼神透着倔强。

 欧寒洛给她伤口消完毒。

 君筱樱以为没事想穿上衣服,却被他霎时推到在沙发,“君筱樱惩罚开始。”

 “不要……”

 欧寒洛不顾她话,拉下拉链,一抬她腿,未她等适应。

 “痛,欧寒洛,痛!”君筱樱紧抓着他手臂,蹙起眉头,低喊。

 “知道痛了?怎么你在伤害你自己时不见得痛?”

 他俯身狠狠一咬,溢出鲜血,他伸舌舔净,从怀中抬眸见她咬破唇,眉宇间似痛苦又似享受,他邪笑,“原来君君也喜欢我这么对你。”

 粉嫩的面容娇嗔瞪着他,“少废话。”

 “是吗?”

第9章 继续惩罚

初晨的阳光。

熟睡的君筱璎突然一个翻身,全身筋骨传来酸痛不断地刺激着她脑神经,浑身就好像被车辗过了一样,酸痛到不行像是快要散架了似的。

“醒了。”

“你没去上班吗?”君筱璎惊异。

“嗯!”淡淡的应了她一声,他坐在床上,与她面对面,倏然他俯身亲吻了她一下,“我已经放好水了,我抱你去泡下,会舒服一点,然后陪我吃早餐。”

“嗯。”

泡完澡出来,感觉舒服很多,君筱樱换上衣服,与欧寒洛一起下楼。

巨大金碧辉煌的主厅,少了灯光照射华丽依旧,不失半分美轮美奂。

君筱璎见安依依坐在餐桌前,不由蹙了一下眉头。

她实在不习惯有安依依的存在。

又看了一眼欧寒洛,她却什么都没说,任欧寒洛牵着她手走向餐桌。

“少爷!”安依依甜甜叫道。

“谁允许你坐在这里?”欧寒洛冷冷斜睨了她一眼。

“我……”她以为身为玩具就必须无时无刻想要讨好主人的喜欢,所以她明明打听到,君筱璎向来比较少陪欧寒洛用早餐,她以为可以钻空子趁机讨得欧寒洛的喜欢,没想到弄巧成拙让欧寒洛不悦。

可是,那君筱璎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想到这个,心里又冒起了火气。

“那为什么君姐……”被君筱璎一瞪,她才改口,“君小姐也在这里。”

“她出现在这里因为我命令,身为玩具必须服从主人的命令,没有主人的命令你该待在哪里就待在哪里。”

安依依苍白脸颊,桌底下的双脚打寒战颤抖着。

佣人端上早餐,不过早餐却是两份。

欧寒洛熟练使用刀叉,切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火腿肠,他递到君筱璎嘴前。

君筱璎张嘴咬来吃,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欧寒洛又切了一块鸡蛋递到她嘴前,她张嘴接受。

他们两人一来一回,仿佛他们天生就是应该如此。

这对安依依来说,她就像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外人,眼眸里闪过嫉妒与羡慕。如果不是君筱璎,那么现在接受少爷宠爱的是她。

早不出现晚不出现,为什么偏偏就今天出现,这不是与她作对吗?

第10章 野心女仆

君筱璎吃完他碟中食物,欧寒洛放下刀叉,餐巾试擦了一下唇,倨傲而冰冷的气息慢慢散发,“傅管家你把君君所学习的课程一一让老师教她一遍,让她好好理解和知道身为玩具必须要做的事,直到她学会为止。”

“少爷交代的任务,我绝不会让少爷失望。”

欧寒洛牵着君筱璎的手离开大厅。

安依依见房间里有液晶电视和一张椅子,瞪着傅管家,“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是安小姐以后学习的地方。”

“为什么君筱璎的学习房间就在楼上,凭什么我就要在偏厅这么简陋的房子里学习,我不要,我要到楼上去,我要跟君筱璎一样的房间设置。”

她凭什么比君筱璎低一等,好歹她也是新宠,为什么她所有的东西都是那么差,她不服。

苏琦上前扯了扯安依依的裙子,那眼神暗示她不要再说了,然后对傅管家,道,“傅管家请放心,安小姐一定会按照您安排的去做,傅管家您先去忙。”

安依依还想说话却被苏琦大力揪住,安依依唯有生气瞪着她。

“那好,好好劝一劝安小姐别想不开,欧家少爷的玩具这身份不知道有多少人抢来当,安小姐要是不喜欢没有人会勉强你。”傅管家犀利的睨了眼安依依。

“是!”苏琦心里暗骂安依依愚蠢。

“你这是威胁我吗?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管家,我还是你的主子,你……”安依依一听傅管家这话,娇娇女的脾气也随之而上来。

“傅管家您慢走!”苏琦斜瞪了一眼安依依,警告她要安分守己。

傅管家在转身之际,冷睨了一眼苏琦,眼睛里没有太多的表情,让人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有种惊慌感。

傅管家一离,苏琦对安依依道,“安小姐你想永远离开这里吗?”

“什么意思?”迷惑问。

“如果你不想永远离开这里,你就必须乖乖按照少爷的吩咐去做,在欧家,少爷就是天,他可以主宰你的一切,还有傅管家是少爷身边最信任的人,你不可以对他发脾气,要和颜相待,要学会如何讨好傅管家。”

“那为什么君筱璎就不需要做这些。”

她看到傅管家对君筱璎恭敬得不得了,简直就像古代皇宫里的太监看到了皇后那样尊敬。

“君小姐得到少爷的宠爱,而你连少爷看你的眼神都得不到,在这个家得到了少爷的宠爱才是真理,所有人都要礼让你三分,到时候连你的家人都会沾光,你是想做低贱卑微被抛弃的玩具?还是想做高高在上让所有人都仰视着的玩具?这些都是你可以选择的,只要你可以沉得住气。”苏琦的黑色瞳孔里透着一股深沉。

“今天的你太沉不住气了,和君小姐相比较你恐怕不是她的对手。”她双手轻轻覆盖上安依依的手,嘴角含笑却不到达眼睛,“你也知道,在这个世界里只有强者才留在最后,你是我的主人,我当然不希望看到你离开。”

“苏琦谢谢你!”安依依眼里有抱歉的光芒注视苏琦,“如果今天不是你,恐怕我真的就会被送走了,谢谢你,以后我要是发脾气你要在一旁提醒我,我会听你的话,因为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我只是不想你被君小姐打败,要知道少爷选新的玩具真的是不容易,我真的不想就这么看着你离开欧家。”

“是呀!我被选上真的是非常幸运,所以我不能让这一份幸运从我手上溜走。”

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在做梦,她刚下班,一辆豪车就开到跟前,她就是这样被欧寒洛选上,当时的她不知道有多开心,就连她父母都以她为傲,家中的亲朋好友都不知道有多羡慕他们家。

“我也会帮你。”这话,苏琦双眸阴狠。

薄情总裁宠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薄情总裁宠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弃少归来3章(第3章 打的就是你)

    原标题:弃少归来3章(第3章打的就是你)小说名称:弃少归来第3章打的就是你“你?你居然敢打我?”挨了林君河一巴掌,那人一脸的惊讶,满脸愤恨的捂住了自己的脸。“我不仅敢打你,我还要打死你!”林君河直接上去又补了一脚,把那人直接踹翻在地,倒在地上哇哇大叫起来。这人林君河也认识,是他的表哥,叫林天辉,是个色胚,早就窥觑楚默心很久了。“你这个畜生,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林天辉愤怒的大叫,但是他这个花花公子怎么可能是炼体一层的林君河的对手,直接被林君河骑在身上,一顿胖揍。原本还算帅气的脸庞,瞬间就变成了

  • 裙摆的诱惑3章(第三章 你行吗)

    原标题:裙摆的诱惑3章(第三章你行吗)书名:裙摆的诱惑第三章你行吗过了大约三十秒,苏丽莎突然一把推开了萧泽,脸色也恢复到了往常的神色,“松开你的手把,我要把试卷送回教务处了,你也该回家了。”未等萧泽主动松手,苏丽莎已经挣脱开了萧泽的手掌,快步朝讲台上走了过去。苏丽莎的态度明显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苏老师……是不是我哪里不好了?”萧泽的心瞬间从幸福的巅峰跌落到了失意的谷底,这女人的心情怎么变化这么快啊,刚才还好好的,甚至萧泽已经准备上了这个心目中的女神,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献出来了。他不知道,自己

  • 最强快递员3章(第3章 又见美人)

    原标题:最强快递员3章(第3章又见美人)小说:最强快递员第3章又见美人快件失而复得,店内的同事都觉得奇怪,但是一看林东成在旁边点头哈腰的样子,有点智商的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是好奇陈青遥究竟做了什么,能让飞扬跋扈的林东成如此顺从?“这次是个误会,我就不计较了,以后还请林主管多多担待。乡·村·暁·说·網”陈青遥将“担待”二字咬的特别重,如果林东成还不知悔改的话,他不介意下一剂猛药。林东成哪里不懂陈青遥的意思,本能地想发怒,但一想到肩膀的事,立马又软了下来,附和道:“好说好说。”陈青遥笑了笑,在林

  • 深夜书屋3章(第三章 赘婿)

    原标题:深夜书屋3章(第三章赘婿)书名:深夜书屋第三章赘婿午夜的街头,路灯黄黄,人也惶惶,天很冷,还有风,似刀子割人。周泽也感到冷,他不知道这里又是哪里,但知道一件事,这里是……人间。他已经死了,但又回来了。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能机械麻木地继续往前走。他现在没有功夫去思考太多其他的事情,比如自己刚刚下去的地方,比如那个自己车祸前救治的老者,比如水潭里身穿着红色衣裙的无面女,比如……自己的指甲。他回来了,本该是很喜悦的一件事,但哪怕身边偶尔有人走过,哪怕他再用力地打招呼,也依旧没人可以看见他和

  • 霸天祖龙决3章(第0003章 给老子滚!)

    原标题:霸天祖龙决3章(第0003章给老子滚!)书名:霸天祖龙决第0003章给老子滚!“哈哈,不出我所料,一招都没有撑过去啊。”“太强了,郑家太厉害了。”一招出手,人影交错,下面的观众一个个都显得激动万分。电闪流光一刹那,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怎么回事,就看到有人飞出去了。很多人都以为是龙腾空,高兴地哈哈大笑。接着他们就像是正在嘎嘎叫的鸭子,被人一下抓住了脖子,哽哽叫不出声来。他们看到是郑开如同是被抛出去的重物一样,被抛出去一丈多远,窟嗵一下摔在地上,一口口喷洒鲜血。吃惊!静寂!整一个赛场都像是死寂一

  • 婚外迷情妻色撩人3章(第三章 姜丽)

    原标题:婚外迷情妻色撩人3章(第三章姜丽)小说名字:婚外迷情妻色撩人第三章姜丽次日早上,阳光很温和的从窗口射落进来。孙洁轻声的起床去给王凯做早餐,生怕惊醒还在睡梦中的男人。身着白色衬衣的王凯,躺在被窝里,狭长的眼眸,淡淡的盯着眼前的女人,但是他的神情冷默冰冷。他很享受这种有女人忙碌家庭的感觉,他知道这个女人等下会给他做他最爱吃的荷包蛋煎饼,蛋是七分熟,三分热,不加任何调料,完全依着他的口味来。吃好早饭,这个女人会习惯性的过来替他打理衣服,什么领带扣子不要拉的太低,西装的袖子也不能卷,鞋边要擦干净

  • 修仙狂龙3章(第003章 通天古卷之秘)

    原标题:修仙狂龙3章(第003章通天古卷之秘)小说名称:修仙狂龙第003章通天古卷之秘通天古卷晦涩深奥,唐铮花了半个小时才把这yi千多字给通读了yi遍。他正准备把古卷放在yi边,却蓦地发现yi股细小的气流在他的经脉内缓缓流动起来,暖洋洋,让他感受到了yi种前所未有的微妙境界。“咦,我怎么这么快就醒了?”天禅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很是惊讶。“你醒了!”唐铮还以为他要休眠很久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苏醒了。“咝!你体内怎么会有真气,你刚才干了什么?”天禅子就像是见鬼yi样,惊骇莫名地尖叫起来。“真气?那股气

  • 一见许你来生3章(第3章.酒吧夜遇)

    原标题:一见许你来生3章(第3章.酒吧夜遇)小说名称:一见许你来生第3章.酒吧夜遇门关上的瞬间,唐景琛的脸,黑得有些难看,眼底迸射出来的火焰,恨不得将沈意烧成灰烬。“做完了记得把我房间打扫干净,我有洁癖,尤其是狐骚味,会让我过敏。”门外,传来沈意慢条斯理的声音,带着几分得意跟调皮,跟着,去了另外一间房。床上的沈昕,听到沈意口中那句“狐骚味”的时候,顿时气得目露凶光,要不是她在景琛面前一向是个听话的乖乖女,她现在就冲出去撕烂那个贱人的嘴。无妨,反正景琛站在她这边,只要景琛喜欢的人是她,就算那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