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薄情总裁宠甜妻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8 12:13:41 来源:网络 [ ]

小说:薄情总裁宠甜妻

第5章 谁是主宰?

君筱璎睁开眼睛,空气中还弥漫着她和欧寒洛欢爱时留下的味道,想到自己不知廉耻地在身下取到快感,泪珠仿佛自己有了意识从眼角往下流,一滴一滴地落在她耳侧。网站http://www.qi-wen.com/

她的世界依然是他主宰,无论她怎么逃都逃不过他的掌控之下,这辈子她注定活在无边无际黑暗的地狱里。

她困难的坐起身,火辣辣的刺疼。

不知多久,君筱璎用牙刷把自己的身体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肌肤见红才停止。

只有这样,她才不会觉得自己身体肮脏和有他的味道。

毛巾包裹着身躯,混混沌沌地走出浴室。

房间已换上新的床单和薄被。

“君小姐,离晚会开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们现在开始帮你梳头化妆吧!”米欣岚恬静的面容带着微笑说。说明http://www.qi-wen.com/

身后还有几名女佣。

“把衣服给我吧!”不管过去多久,她还是无法当中她们的面换衣物。

“是。”米欣岚把裙子转递给她。

米欣岚看着镜中梳妆打扮好的君筱樱美艳动人,“君小姐真的好漂亮!”

“为什么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米欣岚是欧寒洛所收养的孤儿之一,被培养成女佣,从小就被派到她身边服侍。

“下去吧!我想静一静,晚会时间到他自会上来找我。”她又对米欣岚说。原文http://www.qi-wen.com/

“是!”

米欣岚等出了房间。

“不就是成了少爷的女人而已,有必要对我们这么跩吗?”

“是呀!她只不过是幸运被上当少爷的玩具,要不然她还不是跟我们一样是女佣。”

“要我说,米姐当时要被选上,她现在还不一定在干什么呢!”

“米姐容貌上都不知道比那女人强多少。”

“她整天只会像木偶一样……”

“不要再说了,你们这些话要是被傅管家听到了定会受处罚。”米欣岚转回头阻止她们几人。

几名女佣面面相窥,最后沉默不说话。

米欣岚目光落在房门上,现在开始君小姐是少爷名副其实的女人了,她只是卑微的下人,她也永远追不上君小姐。阅读http://www.qi-wen.com/

君筱璎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欧寒洛没有上来找她。

以往他会在晚会开始的前一刻出现在她面前,然后挽着她手带她到众人面前。

现在他没来,她是不是应该松了一口气?

她讨厌那些所谓上流社会人士,虚伪得要死。

“君小姐!少爷吩咐我来接你到楼下,晚会已经开始了,君小姐这边请吧!”傅管家敲门道。

大厅宽阔,金碧辉煌,厅中悬挂着闪闪发亮的水晶灯,四面墙壁挂满了大幅复古的油画。

“君小姐,少爷已经在下面等你。”傅管家小声提醒。薄情总裁宠甜妻全文在线阅读

穿梭宾客中,君筱璎一袭米色的蕾丝花裙,身上独一无二的清新优雅气息使在她众人之中脱颖而出,成功得把其他名媛比下去。

在人群中,君筱璎找到了欧寒洛。

他挺拔的身躯一身幽蓝色西装,英俊面容,如同欧洲贵族那般倨傲,眉宇间几分阴柔之美。

在君筱璎注意他时,欧寒洛也同时注意她。

看着她,不禁让他联想起在他身下那娇媚模样。

察觉到所有在场男性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浓密眉头不自觉拧起,热闹欢快的气息迅速被无形的冰冷冻僵,宾客们不寒而栗。

君筱璎来到他身侧,挽着他手臂。奇闻网

欧寒洛抿紧的下颌略微松了松,他看了一眼傅管家,后者恭敬地回礼,伸手做了一个手势,动听的音乐突然停了下来。

“今天谢谢各位百忙之中抽空到来,接下来由我们家少爷说话。”傅管家说完宾客们纷纷鼓掌。

倨傲的下颌邪魅勾起了浅笑,“今天是我玩具的生日同时也像大家介绍我另外一个新的玩具安依依。”

第6章 新的玩具

霍一下子,大家所有目光都看向欧寒洛右手边安依依,大眼睛眨呀眨仿佛像会是说话的洋娃娃,难怪会被欧少爷选上!

猛然,宾客们才意识到多年向来只有一个玩具的欧少爷竟然要换新玩具,那是不是说明还会再选其他的玩具?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许多打着高攀欧家念头的宾客们开始纷纷想着让自家女儿打扮漂亮一些来吸引欧寒洛目光。

君筱璎不知该如何来形容此刻的心情,有些沉重又好像她被人背叛似的,不过她内心很快又涌出一股羞辱覆盖上那来不及理会的情感。

面容上略有怒气,转头瞪着他。

竟然在她生日上宣布他有了新的玩具,这举动不是要把她一文不值地踩在脚底下吗?

欧寒洛仿佛像是预料到她那般,他回了她一个嘲讽的眼神。

那样的眼神就好像一支木棒敲打在她脑袋上,不断地嗡嗡响,面色转瞬间闪过窘迫和苍白。

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肆无忌惮扬起。他要的就是这种结果,就算他迷恋她身上的温暖那又如何,她只不过是他玩具而已,他是主人的威严不是她一个玩具可以挑衅的。

“姐姐您好!”安依依笑着向君筱璎打招呼。

“我不是你姐姐,请你不要在这边乱攀关系。”君筱樱冷着脸。就算欧寒洛要把她踩在地下她也要维持自己的尊严。

安依依笑脸僵硬,她没想到君筱璎会这么直接毫不掩饰地回绝她,她以为君筱璎再怎么样都会少爷面前装一下,难道她就不怕少爷生气吗?毕竟她现在可是少爷的新宠。

君筱璎不着痕迹收回手,“竟然少爷已经决定今晚的女主人不是我,那么我先下去了!”

她没等他做声就离开了大厅。

欧寒洛看着气冲冲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他胸口升起莫名的喜悦直蔓延到四肢。

君筱璎坐在花园石椅上。

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君筱璎回头一看,“原来是你,你怎么会这里?”

说完她把目光撇到另边去,她不想让韩流枫看着她现在这狼狈不堪的模样。

韩流枫嘴角含笑走近,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坐在她身边,“从你跑出来我就跟着你了。”

君筱璎什么话也不说。

“今天的你特别地不一样。”

“你是想笑我吗?”她抬起眼眸看着他问。

以前她都是安安静静,向来是他说十句,她都不回他一句。

“没有,像我这么风流倜傥的男人怎么会去笑一个淑女呢?”韩流枫眨着电力十足的眼睛。

见他自恋的模样,她心底暗自翻白眼。

“我就知道小君君被我风华绝代的容颜给迷住,你只是心里面不好意思承认,这个我可以理解。”韩流枫摆了摆手,一副非常懂她的表情说。

“你自恋要有个程度,你还真不害臊。”斜睨他一眼。

“当今世上拥有我这般美貌的男子实在不多,我自恋那也是应该的,小君君你想,我这黄头发美得无人能比,白皮肤滑如鸡蛋般,迷人双眼电力十足,可以说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韩流枫不断吹捧自己。

“韩流枫你能不能闭嘴?”君筱璎没好气瞪着他。

每一次见到他,她都会觉得头大了。

以前不爱理会他,会直接走开,现在她只想在这里静一静。

“韩流枫你说我是不是这一辈子都不可以离开这里?”

今日她反抗了,但最后反抗的后果是被欧寒洛压在床上‘惩罚’,在欧寒洛面前她就像是蚂蚁,他只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把她弄死。

现在欧寒洛更是有了新玩具,那是不是说明她已经失宠了?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她有喘气的空间。

见他许久不说话,她忽然笑了,嘲弄道,“你自己都无法脱离那苦海,怎么可能知道我会不会离开这里呢?”

第7章 无谓的反抗

“最起码我懂得在苦中作乐,你却做不到,你自己心里非常清楚,你是离不开欧家这个铁笼却还一直在做无谓的反抗,有时无妨堕落,去享受生命带给你的快乐和痛苦。”

“我做不到。”

“这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祝你终于长大了!”

君筱璎伸手接过盒子,那里面是有一对翅膀的小天使,做工精细。

“你怎么会想送我这个?你该不会想告诉我,我就像天使一样善良所以才送我这个东西?”如果说是,她绝对会把这礼物扔了。

她从来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不会像那些被人欺负得连反抗都不会的人。

“当然不是,小天使其实还有另一层含义就是守护主人。”他是想让小天使代替自己守护在她身边,希望她可以获得快乐。

“守护?”君筱璎喃喃自语。

这些年她都是一个人,有谁会守护她?

现在开始她有了它守护自己了!“谢谢你,这礼物我收下了!”

君筱璎躺在上床,反反复复翻转睡不着,总觉得少了什么的感觉,又说不上少了什么。

深叹了口气,无意间看了床的另外一端。这时,她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少了什么,原来是少了欧寒洛的拥抱。

说她犯贱也好,明知道欧寒洛不是什么好人,她竟然还会习惯他的存在。

从她踏入欧家起,她和欧寒洛便相拥睡在一起。

现在欧寒洛有了新玩具怎么还会来她这里,她还是早点习惯自己一个睡吧!

等她熟睡之后,房门被推开。

欧氏。

陆子轩报告完毕后,问,“总裁还有其他的事要吩咐的吗?”今天的上司看起来比以往都要不对劲。

“没事了,你先下去吧!”欧寒洛签完最后一份文件递给他。

办公室一门上,欧寒洛向左转了一下老板椅,站起身,走到巨大的玻璃前,看着遥远的风景,不由深深叹息。

昨晚他一直在君筱璎的房间,拥她入睡到天亮才离开。

他真的觉得自己越来越陌生了,昨天所做的行为都不像是他平日里的他。

有了新玩具他就应该慢慢去讨厌她才是,昨晚抛下安依依,控制不了自己脚步去她的房间,好像只有属于她味道的房间,他才能安心睡眠。

君筱璎就像他胸口里的一根刺,他做不到忽视它的存在。

现在这个时间里她在干嘛?

欧家。

君筱璎昨晚一夜无梦,醒后去学习外语,下午便在花园里喝茶。

幽静的环境,静静地享受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可惜,通常美好的事物都会有人来破坏。

“原来君姐姐你在这里呀?”安依依虚伪地向君筱璎打招呼。

“苏琦我也要坐在这里喝茶,你去安排一下。”安依依扭头对身后的女佣说。

没等苏琦有动作,君筱璎便重重把茶杯放下,“你是有痴呆症还是你的脑袋里长了瘤?我昨晚说的话你都忘了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患有老年健忘症?我,君筱璎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的人,像你这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人乱攀关系真令人作恶。”

那些话犹如冰水一下子泼到安依依头上去。“你……”

“你什么你?乱攀关系不说原来还是一个结巴,一点礼貌都不懂,难道你妈没告诉你先来后到这句话吗?这里是我先来,你想要坐这里就应该经过我同意。”

以为是欧寒洛新宠的玩具就可以爬到她头上狐假虎威,她君筱璎也可不是什么病猫或者言情小说里被女配角欺负的女主角。

“凭什么你这样说我?你和我都是少爷的玩具,我们的身份都是同等的,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还是少爷现在的新玩具,我要你向我道歉,不然这件事我是不会就这么算了。”

“你是想向欧寒洛告状吗?”君筱璎轻挑起眉毛。

“如果你不道歉的话。”安依依挑起下巴,一副眼高于头顶看着君筱璎。

没想到话一落,君筱璎立刻站起身,端起面前的茶杯速度泼向安依依。

第8章 给你机会

 “啊……我的脸我的脸,呜……”安依依像一只草蚂蚱似的跳了起来,双臂胡乱扫掉脸上的花茶叶。

 “小姐你没事吧!”苏琦着急上前看。

 安依依挥开苏琦,怒气冲天地瞪着君筱璎,“你这个阴险的女人竟然想要毁了我的脸,我……”

 “你不是要向欧寒洛告状吗?我这只是在成全你,我要是想毁了你的脸,泼你的水绝不是用这个。”

 君筱璎目光落在玻璃桌面上,小铁架架着刚煮沸腾的玻璃水壶。

 与她视线同时落在那滚.烫的水壶,安依依恐然退后几步。

 “那个君筱璎是东西什么呀!”

 安依依回到房间门一关上,随手就拿起花瓶砸在地下发x心中的不平和怒气。

 “竟然这么对我,如果不是少爷看得起她,她还是个无人问津的孤儿,竟然跟本小姐叫板,这一次的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一定要找个机会修理她。”

 “安小姐你别发这么大的火,她的身份哪里有你高贵,你可是小康之家的小姐,她就好比泥巴,你们的身份有天渊之别,小姐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得宠,让少爷喜欢你,然后你就可以让少爷把君筱璎赶出去。”说着苏琦眼底闪过阴毒的光芒。

 “也是,现在我是少爷的新宠,小小要求少爷一定会答应我的。”安依依沉思说道。“我要换衣服,你把衣服准备好。”

 “是!”那意味深长的毒辣眼神,安依依没看到。

 下班,欧寒洛回到家。

 已有佣人安排晚餐。

 他接过傅管家递来的水,“君君她人呢?”

 “君小姐说她不下来用餐了,请少爷……”米欣岚话未说完,欧寒洛就离开大厅。

 晚上,欧寒洛真正书房办公,君筱樱敲门进来,手里端着晚餐。

 “吃一点吧!是我做的。”放他面前。

 “你该不会是想利用这一点食物讨好我,以为这样就会有机会离开欧家?”欧寒洛寒着俊颜。

 “你想太多了。”

 “最好不要有像昨天的事发生,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什么事来。”他的威严不允许任何人挑衅与反抗。

 无意间看到她手臂颈部都有红印。

 “伤是怎么弄来的?”浓眉立即皱起。

 “没事。”君筱樱神情有些慌乱。

 她出来急忘了穿长袖。

 “是谁给了你权力伤害你自己?不要忘了你是我的玩具,我才是你的主人,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包括你身上的一根头发,下一次再让我发现你私底下伤害你自己,后果自负。”欧寒洛绕过到她面前,抓着她手臂。

 一会傅管家送来药箱。

 “把衣服都脱了!”欧寒洛关上门。

 见她迟迟没动作,“你是想让我亲自帮你脱吗?”话中已带着威胁。

 君筱璎解下裙子。

 她全身无一处肌肤是好的。“该死的!你到底是用什么弄成这样?”

 君筱樱被他突如其来低吼,身躯害怕缩了缩,“我用牙刷。”

 她不是说,最后他还是会调查出来的。

 “君筱樱你可真行,竟然用牙刷把自己刷破皮流血。”欧寒洛双眸冰冷,咬牙切齿道。

 君筱樱沉默,眼神透着倔强。

 欧寒洛给她伤口消完毒。

 君筱樱以为没事想穿上衣服,却被他霎时推到在沙发,“君筱樱惩罚开始。”

 “不要……”

 欧寒洛不顾她话,拉下拉链,一抬她腿,未她等适应。

 “痛,欧寒洛,痛!”君筱樱紧抓着他手臂,蹙起眉头,低喊。

 “知道痛了?怎么你在伤害你自己时不见得痛?”

 他俯身狠狠一咬,溢出鲜血,他伸舌舔净,从怀中抬眸见她咬破唇,眉宇间似痛苦又似享受,他邪笑,“原来君君也喜欢我这么对你。”

 粉嫩的面容娇嗔瞪着他,“少废话。”

 “是吗?”

第9章 继续惩罚

初晨的阳光。

熟睡的君筱璎突然一个翻身,全身筋骨传来酸痛不断地刺激着她脑神经,浑身就好像被车辗过了一样,酸痛到不行像是快要散架了似的。

“醒了。”

“你没去上班吗?”君筱璎惊异。

“嗯!”淡淡的应了她一声,他坐在床上,与她面对面,倏然他俯身亲吻了她一下,“我已经放好水了,我抱你去泡下,会舒服一点,然后陪我吃早餐。”

“嗯。”

泡完澡出来,感觉舒服很多,君筱樱换上衣服,与欧寒洛一起下楼。

巨大金碧辉煌的主厅,少了灯光照射华丽依旧,不失半分美轮美奂。

君筱璎见安依依坐在餐桌前,不由蹙了一下眉头。

她实在不习惯有安依依的存在。

又看了一眼欧寒洛,她却什么都没说,任欧寒洛牵着她手走向餐桌。

“少爷!”安依依甜甜叫道。

“谁允许你坐在这里?”欧寒洛冷冷斜睨了她一眼。

“我……”她以为身为玩具就必须无时无刻想要讨好主人的喜欢,所以她明明打听到,君筱璎向来比较少陪欧寒洛用早餐,她以为可以钻空子趁机讨得欧寒洛的喜欢,没想到弄巧成拙让欧寒洛不悦。

可是,那君筱璎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想到这个,心里又冒起了火气。

“那为什么君姐……”被君筱璎一瞪,她才改口,“君小姐也在这里。”

“她出现在这里因为我命令,身为玩具必须服从主人的命令,没有主人的命令你该待在哪里就待在哪里。”

安依依苍白脸颊,桌底下的双脚打寒战颤抖着。

佣人端上早餐,不过早餐却是两份。

欧寒洛熟练使用刀叉,切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火腿肠,他递到君筱璎嘴前。

君筱璎张嘴咬来吃,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欧寒洛又切了一块鸡蛋递到她嘴前,她张嘴接受。

他们两人一来一回,仿佛他们天生就是应该如此。

这对安依依来说,她就像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外人,眼眸里闪过嫉妒与羡慕。如果不是君筱璎,那么现在接受少爷宠爱的是她。

早不出现晚不出现,为什么偏偏就今天出现,这不是与她作对吗?

第10章 野心女仆

君筱璎吃完他碟中食物,欧寒洛放下刀叉,餐巾试擦了一下唇,倨傲而冰冷的气息慢慢散发,“傅管家你把君君所学习的课程一一让老师教她一遍,让她好好理解和知道身为玩具必须要做的事,直到她学会为止。”

“少爷交代的任务,我绝不会让少爷失望。”

欧寒洛牵着君筱璎的手离开大厅。

安依依见房间里有液晶电视和一张椅子,瞪着傅管家,“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是安小姐以后学习的地方。”

“为什么君筱璎的学习房间就在楼上,凭什么我就要在偏厅这么简陋的房子里学习,我不要,我要到楼上去,我要跟君筱璎一样的房间设置。”

她凭什么比君筱璎低一等,好歹她也是新宠,为什么她所有的东西都是那么差,她不服。

苏琦上前扯了扯安依依的裙子,那眼神暗示她不要再说了,然后对傅管家,道,“傅管家请放心,安小姐一定会按照您安排的去做,傅管家您先去忙。”

安依依还想说话却被苏琦大力揪住,安依依唯有生气瞪着她。

“那好,好好劝一劝安小姐别想不开,欧家少爷的玩具这身份不知道有多少人抢来当,安小姐要是不喜欢没有人会勉强你。”傅管家犀利的睨了眼安依依。

“是!”苏琦心里暗骂安依依愚蠢。

“你这是威胁我吗?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管家,我还是你的主子,你……”安依依一听傅管家这话,娇娇女的脾气也随之而上来。

“傅管家您慢走!”苏琦斜瞪了一眼安依依,警告她要安分守己。

傅管家在转身之际,冷睨了一眼苏琦,眼睛里没有太多的表情,让人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有种惊慌感。

傅管家一离,苏琦对安依依道,“安小姐你想永远离开这里吗?”

“什么意思?”迷惑问。

“如果你不想永远离开这里,你就必须乖乖按照少爷的吩咐去做,在欧家,少爷就是天,他可以主宰你的一切,还有傅管家是少爷身边最信任的人,你不可以对他发脾气,要和颜相待,要学会如何讨好傅管家。”

“那为什么君筱璎就不需要做这些。”

她看到傅管家对君筱璎恭敬得不得了,简直就像古代皇宫里的太监看到了皇后那样尊敬。

“君小姐得到少爷的宠爱,而你连少爷看你的眼神都得不到,在这个家得到了少爷的宠爱才是真理,所有人都要礼让你三分,到时候连你的家人都会沾光,你是想做低贱卑微被抛弃的玩具?还是想做高高在上让所有人都仰视着的玩具?这些都是你可以选择的,只要你可以沉得住气。”苏琦的黑色瞳孔里透着一股深沉。

“今天的你太沉不住气了,和君小姐相比较你恐怕不是她的对手。”她双手轻轻覆盖上安依依的手,嘴角含笑却不到达眼睛,“你也知道,在这个世界里只有强者才留在最后,你是我的主人,我当然不希望看到你离开。”

“苏琦谢谢你!”安依依眼里有抱歉的光芒注视苏琦,“如果今天不是你,恐怕我真的就会被送走了,谢谢你,以后我要是发脾气你要在一旁提醒我,我会听你的话,因为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我只是不想你被君小姐打败,要知道少爷选新的玩具真的是不容易,我真的不想就这么看着你离开欧家。”

“是呀!我被选上真的是非常幸运,所以我不能让这一份幸运从我手上溜走。”

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在做梦,她刚下班,一辆豪车就开到跟前,她就是这样被欧寒洛选上,当时的她不知道有多开心,就连她父母都以她为傲,家中的亲朋好友都不知道有多羡慕他们家。

“我也会帮你。”这话,苏琦双眸阴狠。

薄情总裁宠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薄情总裁宠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 凌菲儿的间谍【14】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14】小说名字:前妻不要逃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冷清溪觉得今天真的是她的幸运日。除了在花圃遇见慕寻城的那个小小意外之外,今天过得还真充实。先是白书南带着她在城中的各大景点采风,照了很多照片,给自己带来了许多灵感,接着又是回到慕家得知慕寻城和凌菲儿都不在慕家,而且短时间都不会回来打搅她这个好消息。想到慕寻城白天看向自己的目光,她浑身就开始有些不自在,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心虚的跑开,也许是因为他的目光太过强烈,她竟有了一种被直射内心的感觉。而且他的样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小说:相思君知否为父“都住手——!”一声断喝打断了地牢内的暴行。陈国昌快步入内,面色可怖,喝道,“都不要性命么。”陈国昌从龙侍驾三十余年,向来风雷手段,狱卒们对这位从龙太监怕得很,见之如见圣上亲临,慌忙整理仪容,退到一旁。“都怕什么?”若妃几近疯癫,拉着方才打人的狱卒,“上啊!你不是叫得最欢么?你不是说她好看么?本宫命令你,去上她!把她弄得欲仙欲死,快去啊!”地牢寂静,人人屏息,只闻若妃一人撒泼的叫喊声。“怎么不去?为什么不去?你怕陈国昌告诉皇上?他不会说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 毒酒一杯【14】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毒酒一杯【14】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4章毒酒一杯冷宫凄凉,转眼腹中的孩子已六月有余。自从王皇后被处死后,应雪桃痛不欲生,整个人消瘦了不少。她不愿吃东西,宫女们强行将汤粥灌入她嘴里,这才勉强吊住了一条命。窗外盛夏的阳光碎了进来,应雪桃躺在床上,透过五指观察窗外的世界。树叶绿了,繁花开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她的人生已经结束了,她的心早就死了。腹中的胎儿突然踢了她一脚,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胎动。应雪桃一怔,用手贴住高高隆起的肚皮,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孩子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先生,我们不约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夫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 离婚协议【14】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离婚协议【14】小说名称: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4章离婚协议陆温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他的目光染了寒意,一瞬不瞬的看着萧月,是那样的厌恶和憎恨。此刻她忽然明白了,这次的绑架事件,只怕都是江楠和阿董一手策划!可是,江楠和阿董,完全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人,怎么会联手,上演这样一出大戏?她还没来得及解释,便被陆温泽一把推开,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小楠!”陆温泽再不看她一眼,冲上前把江楠打横抱了起来,她缩在陆温泽的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去。“温泽,我好害怕……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 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小说名:相思满心间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不过看着他熟门熟路的样子,明显不是第一次来了。方小鱼忍不住低声问道:“这儿消费这么贵,你经常来吗?”宋霆希眸光一闪,温柔一笑:“不是经常来,除非请重要的人。”方小鱼一愣,她再傻也听出对方在说她了,看宋医生这个样子,难道是想追她?不会的不会的,这种黄金单身汉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说:“你在医院上班也很辛苦,没必要花这个钱,我今天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这次我们AA,下次我请你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字: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 给我最大的满足【14】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14】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没事。”我摇摇头,不自然地撇开目光,心里想的却是他为什么会看寻常的居家杂志。傅言殇像是察觉了我的心思,合上杂志递给我:“如果以后在家里无聊,可以看看这类杂志,挺有意思的。”我先是一愣,然后受宠若惊地接过杂志,翻了翻。里面除了有一些情感小故事和保健养生贴士之外,占大半篇幅的,全是穿衣搭配指南。他为什么建议我看这种杂志?是觉得我的形象惨不忍睹,丢他的脸?我猜不透傅言殇的用意,索性直接问道:“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