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风中青竹丝》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1:33:5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风中青竹丝

第1章 不明所以

 白梅山庄

 此地并不是到处都长满了白色梅花,反而连一株白梅也无法找到,亭台楼阁倒是显得大气滂沱。网站qi-wen.com

 在一个相当雅致的院阁之中,此刻却是有着一个与这雅致十分不和谐的一幕在上演着。

 一个二八芳龄的女子,手里拿着一个早已被鲜血侵染成红色的长鞭,身后站在一群侍从,眼中厉色的对着一个被绳索掉起满身血迹的普通少年。

 "哼!最近父亲不顺心,哥哥不顺心,都不理我了,你个下贱之人居然还敢惹我!"

 女子声音有些尖锐,如同她的容貌般,虽然长相不错,但是眉宇见的傲气给人相当不舒服的感觉。

 那被打的少年缓缓它抬起头,满脸的血迹,嘴角更是躺着殷红的鲜血,淡淡的看了一眼厉色女子,眼中居然没有求饶之意,更没有惧色。

 此人正是那小二!

 女子一看此人居然用这中眼神盯着自己,脸色又是一变!

 "啪!"

 一声长鞭打在皮肉之上的清响又是响起。

 "嗯……!"

 被挂起的小二瞬间又是一声痛苦的呻吟。

 "你求我啊,求我我就放了你!"

 那女子厉声喝道。说明http://www.qi-wen.com/

 然而,等待她的却是一阵沉默默。

 "哼!贱人!你叫啊,求我,求我我就放了你!"

 "啪!"

 女子又是一怒,大声吼道,顺便一个长鞭便是落在了小二身上。

 这一次小二没有吭声,只不过却是有一次昏死了过去!

 女子看到这里,眼中流过讥讽之色。

 "将他关起来,依旧不能喂他吃喝,我到要看看,他能盛到什么时候!"

 "可是,小姐,最近白庄风声紧,老爷最近本就……"

 "我不说你不说他们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女子猛的转过身,狠狠的说道。

 "是,是"

 那人立即低下头。

 "哼,少废话,按照我的做!"

 "是!"

 侍从齐齐答道。

 女子又看了一眼那被挂起的小二,眼中的厌恶之色更浓。原文http://www.qi-wen.com/

 "下贱!"

 吐出两个字便是将手中长鞭一甩,扔给了后面的人,自己转身离去。

 小二被那些侍从解下之后,便是带到一个昏暗的地牢之中,几人将起狠狠的一甩。

 "嘭!"

 一声铁门的关门声便是再次使这里陷入了死寂。

 小二趴在地上的瘦小身影微微一动。

 "嗯……"

 然而,浑身的疼痛又是停止了下来。

 片刻之后,依旧还是忍着剧痛爬上了那麦草铺就的破床之上,瞬间便是倒了下去。

 又是许久,满是鲜血的手慢慢的从胸口处掏出一物。原文http://www.qi-wen.com/

 缓缓的放在鼻上,深吸一口气,清香之味依旧扑鼻,只不过,还夹杂了淡淡的血腥之味。

 "啪,啪"

 两滴滚烫的泪珠顺着眼角打在了枯黄的麦草之上。

 "母亲,今生孩儿恐怕不能为你养老送终了,孩儿……对……对不起您!"

 沙哑虚弱的声音打破了死寂,小二脸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泪痕。

 琉离一路朝着白梅山庄急奔而去,虽然可以驭空飞行,但是白梅山庄离这还是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她根本无法一直驭空,灵力根本支持不了太久。

 不过,以她的脚程,只要再过片刻,自己定能到达白梅山庄,琉离暗中想到。

 不过,四天了,琉离也不确定那小二是否还活着。

 就算为了那一茶,自己也要找到那小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人们不禁向楼上又多看了两眼。阅读qi-wen.com

 看来,这嫣然第一题是注定要落入此人手里了。

 而当嫣然听完此诗之后,眼中却是没有丝毫得欣喜之色,此人如此夸赞自己不过是给了自己一个更大得讽刺。

 看了看那炷香,此时,已然走了四分之三,嫣然只希望,再这最后的片刻,能有人将此时比下去,无论时谁都可以,只要不是那轩辕洛。

 或许是上天都听到了他的祈求,果真,片刻之后,又一个下人拿着一纸走了下来。

 对众道:"丙号客官上官公子赋诗一首。"

 听此,那嫣然眼神都是一亮,一抹喜色划过:"念!"

 "哀兮叹兮美人兮,怜兮念兮嫣然兮。古有鸿雁落沉鱼,今有嫣然入吾心。推荐http://www.qi-wen.com/他人相思苦追忆,怎懂嫣然系谁心。女儿垂泪红袖湿,男儿怎解其中痴。瞥若惊鸿宛若龙,轻袖罗衫妆几时?"

 当那人念完此诗之后,全场都陷入了寂静,这诗虽然有些过白,但是诗中意思却有千万。

 嫣然没想到今日还能有人为自己做上这么一首诗,当下眼中便有些微红。

 琉离眉梢微抬,这诗哪里是那什么上官公子所做,明明就是姬梦尘刚才胡乱念了几句让那上官公子抄下来的。刚才琉离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的。

 没想到,这姬梦尘还有如此情操。不过,他是怎么知道这嫣然心中所想的呢?

 琉离百思,这嫣然跟大家唯一的互动便是那首琴曲,也就没别的了,除非他俩认识,不过不大可能。

 想到琴,琉离忽然眼前一亮,对了,这姬梦尘好音律,那么应该是通过这个感受到的了。

 越想越是如此,这姬梦尘的古琴造诣应该不在那嫣然之下了吧。

 想到此,琉离也终于拿起了纸笔,在上面狂草乱书。

 开玩笑,自己可不能让自己将来准备精心打造的明星就这么把初夜给弄没了。

 琉离邪恶的想着。

 "这楼上可真是卧虎藏龙,你说老子怎么就不多看几年书呢,也不会在这时词穷!"

 这时,下方之人有人叹声说道。

 "可不是,要是多看点书,说不定这嫣然初夜就是我的了,哈哈"

 一个猥琐的声音又起。

 嫣然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些污言秽语,不过,想到自己的处境,这种事自己应该习惯吧。

 强迫的压下自己心中的伤感情绪。

 之时,半炷香已经燃尽,就在最后一个香头要落下之时,楼上忽然又下来一个下人,手中也是握着宣纸。

 "嫣然姑娘,乙号房客官也有一诗。"

 那下人诺声道。

 这时场下的人都提起了好奇心,刚才那诗已然打动了眼前这嫣然,还有谁能做出更好的不成?

 众人都抱有怀疑之态的看向那张宣纸。

 嫣然也有些差异,这乙号房的客人她倒是也有点好奇。

 这时,那丙号房中的姬梦尘忽然也是若有所思的看向这里。

 "念吧"

 纳兰嫣然说道,其实她并不认为这一首诗可以打动自己。

 在众人期待中,那人缓缓打开手中宣纸,一股龙飞凤舞的字迹便出现在了眼前。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红姻翠雾轻盈,飞絮游丝无定。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笙歌散后酒微醒,深院月斜人静。"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妙,妙啊!"

 就在那小厮念完之后,那孙醒书生立刻出声道。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人走至楼台处,对着琉离所在的乙号房抱拳,眼中尽是崇敬:"想我孙浩一偏爱钻研诗赋,今日却是终于遇到了打心底敬佩之人!不知楼上前辈是哪位高人,可否赏脸与孙浩一见!"

 孙浩这一番动作,引来众人侧目,其实不光是他,只要略懂一些诗词之人此刻都在细细品味。

 那一句,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道出了多少人的心声!

 楼上那轩辕洛也终于将目光移向了隔壁,不过他可没有琉离那通天本领,自然不知道那里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过其目光却是看的出,里面尽是赞赏!

 而另一边的姬梦尘此刻也是陷入了深思,眼中出现了淡淡的迷离,相见不如不见……

 琉离看着下方那嫣然,此女也陷入了追忆,是在想有情郎么?

 伸手摸摸鼻子,琉离一脸尴尬却是没人看的出,说实话,让她一新型世纪的人来吟诗作对那实在是难为她了,所以只要借用一下中国上下五千年遗留下来的金典名句了,这里的人反正也不会知道。

 "拙计罢了,谈不上高人,你不必介怀。"

 在楼下依旧抱拳的孙浩诈一听到这个声音,眼中忽然露出了不敢致信,他本以为能在诗赋上有这分造诣的肯定是位阅历丰富的中年人,那知这声音听着似乎比自己还小!

 当下,孙浩眼中便闪满了疑惑。

 而就在这时,那嫣然也是起身,走向孙浩位置,对着琉离之处微微福礼。

 "公子一诗让嫣然自愧不如,这书一题公子获胜!"

 嫣然细声宣布了结果,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服,若说前面几首诗还有些争议,那么这一首可谓直接高出了不知几倍的境界。

 就那一句相见争不如不见都可被纳入千古名句!

 楼上琉离一笑,传音道:"姑娘谬赞了。"

 嫣然一笑,走回了舞台中间,当众又一次宣布了结果。

 "楼上乙号房公子才华出众,嫣然将其定为胜者,大家可有异议?"

 略显铿锵的声音传遍大厅,众人皆是摇头。

 嫣然一笑:"好,那么我们接下来出第二题,画!"

 声音刚落下,下方就有人不禁出声询问:"这画该如何作答?难不成让我们都来画上一幅?"

 嫣然听完,摇摇头,扫了一眼众人:"这画定不会让各位劳神亲自动手,嫣然不才,略施拙计,画了一幅山水图,但是一直感觉少了些什么,若是有人能说出少出的东西,并且让嫣然心神满意,那么既算此人获胜!时间依旧为半炷香!"

第2章 清晨日出

 "好,那还请嫣然姑娘送上画来让大家观赏观赏。"

 嫣然点头。

 转身,对着身后人道:"乘上来"

 片刻之后,一群清丽女子便抬着一幅巨大的屏风而上,那屏风之上俨然是一幅山水图!

 当众人看向这幅图时,都不禁睁大了双眼。

 只见,此画之上是一幅山谷清晨日出。

 这是一片人烟罕至的山谷,谷中花草艳艳,蝶蜂飞舞,小动物和睦相处的一幅景象,琉离见此不禁想起了那药谷来,不过根据这里面场景的布设,很明显这不是药谷。

 火红的日出映满了半边天,霞光照射在空谷之内一片祥和。

 琉离想起,自己与那龙渊曾一起亲身经历过这番景象,那场面的确是动人心魄!

 只见那画中还有几片屋舍,院中开满了雪白的梨花,在外还有一片小小的菜园,一个头戴布巾的女子正在那里采摘。

 整幅图看起来宁静美好,让人心神向往,所有人都觉得这幅图已经接近完美,然而,嫣然所说的不足又在哪里呢?

 香就在那里徐徐燃烧,而人们也都在百思不解中。

 "画中少了什么呢?"

 一些人纳闷的不禁脱口而出,但是都是摇摇头。

 "姑娘的画中堪称唯美,实在看不出还少些什么,我等不才,自动认输。"

 这时,一些人以出口认输,在他们看来,这话的确已经完美,哪里少了东西。

 嫣然只是淡淡一笑:"各位不必介怀,嫣然方才也说过,此话自己只是感觉少了些东西,但是自己也不知道少在了哪里。"

 众人一听,暗自纳闷,如果这道题没有确切答案,又该如何一决胜负呢?

 或者,到了最后,此题恐怕只能作废了。

 此刻不光大厅之内人,就连那轩辕洛也是眉头紧锁,凭着他的才识也依旧看不出这画里还少了些什么。

 不管是他就连那姬梦尘也是眼中疑惑,难不成嫣然故意为之?可是没有道理啊。

 然而,在这许多人中,却有两人是意外,这俩人中有一人便是那木旋!

 此女虽然照顾着木阳,但是眼睛也偶尔关注着下方。

 当那一幅图一上来,这木旋便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那嫣然,眼中也有一抹倾佩之色,又看了一眼眉头深皱的白简眼中不禁闪过讽刺,心中暗道,恐怕这道题没有人能答得出了。

 除了木旋之外的另一人自然便是琉离,此刻的琉离对那嫣然的评价可谓又上了一个高度。

 这女子果真聪慧,居然可以想出如此一道题来。

 这题她若猜的不错的话,隔壁的木旋应该也能答得出来吧。

 狡黠一笑,琉离便出声道:"嫣然姑娘若是将本公子添于画中岂不完美,否则画中女子未免太过孤独。"

 琉离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是足够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听见。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愣住,不明白这话中之意。

 然而,没有人明白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明白,再看那嫣然,眼中的喜色明显就是说明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此女眼中除了喜色外还有一分震惊,难道世间还有这样的男子不成?

 不错,她的画中的确少了东西,少的便是一个男子。

 试想,在那样一个世俗以外不食人间烟火之地,无论景色再美好,若是只有一人,无论是谁都会感到孤独!

 画这副图的本意便是如此,心中久久的期盼也代表着女子的内心,内心的那份孤寂。

 一般男人看到此,都不会体会得到,因为男人习惯在外的喧嚣,在外的驰骋,哪里能体会得到女儿留家的那份孤独。

 无论琉离还是木旋,她们的共同点便是都同为女儿身。

 嫣然的出题可谓良苦用心。

 "啪啪"

 就在这时,两声清亮的掌声从一楼间传出。

 众人朝声源方向望去,那里正是轩辕洛之处。

 "一语道破女儿心,没想到阁下不仅吟得一手好诗,还有如此慧眼才智,佩服佩服。"

 随后,轩辕洛得声音传出,毫不避讳得落在了所有人耳中,当然,也落在了琉离耳中。

 眉梢一挑,不置可否。

 这时轩辕洛又道:"不知公子可否赏光,等事完之后与在下一叙。"

 "公子客气,盛情难却,三念应下便是。"

 琉离终于开口说道。

 同时,所有人此时心中也响起了一个声音"三念"?,原来此人叫做三念。

 不得不说那姬梦尘,当他初次听见琉离声音过后便发现有些耳熟,却偏偏想不起来。

 此时一听那人自称三念,终于恍然大悟,但是同时,心中又多了疑惑,那日初次见这三念之人时,其给人得感觉一直是不学无术,庸俗不堪得影像,然而今天却是另一番模样!

 想到此处,姬梦尘不禁对这三念更加得好奇了几分,不知道其在后面两题里,是否又有惊人表现呢?

 这画一题,自然再次被琉离夺冠,嫣然宣布结果时,依旧没有任何人反对。

 当下便开始了第三题,琴!

 "下面一题,为琴。"

 说道这,嫣然走至了自己那把红泪之处,纤手扶上这把古琴。

 眼中有股浓浓得爱意,就像一个母亲看着自己得孩子般。

 "这把琴乃嫣然家传之物,名为红泪,只要懂音律之人,大概都听说过吧。"

 嫣然眼看着古琴,低声说道,果然,话音刚落,下方便有了声音。

 "红泪?传说中得那把古琴?居然真的存在,我一直以为是个传说呢。"

 "谁知道真假,要是真的她还用来此春满楼?"

 一人悄声道。

 "就是"

 一些人应声道。

 台上得嫣然自然是听到了这些声音,眼中流过浓浓得讥讽之色,毫不在意那些人的流言蜚语。

 再说楼上之人,反应最大的莫过于那姬梦尘,当他初闻红泪之时,手中茶水便是一抖。

 琉离明显感到了他的异常,不禁疑惑。

 下方嫣然又道:"世人只知红泪得来不易,却无人知道它另一个故事。"

 这句话引起了众人好奇,还有别的故事?

 就连那轩辕洛也是目光一闪,心中诧异,原来红泪还有别的传闻,自己居然不知……

 "红泪,的确是一女子耗尽心血所做,最后在其上落了一滴血泪。整把琴也因此变成了红色,就连琴弦也是血红,这个世人皆知。

 不过,除此之外,红泪却还有另一个传闻,这个传闻是只有世世代代保管此琴的琴使才能知道的秘密。

 不巧,嫣然的父亲便是这一世红泪所选的琴使,红泪的守护者!"

 说道这里,嫣然看了一眼下方之人,这些人的眼中,有的诧异有的迷惑。

 琴使?

 并不解释太多,嫣然只是怅然一笑。

第3章 磊落

 "嫣然家临大祸,现在落得一人独存于世,种种原因,此琴现在暂时留在了嫣然手中,父亲也破列将此琴的一些秘辛告诉了我。"

 当说到这里,众人都隐隐的猜出,眼前这把琴可能是一件无价之宝!

 此刻,有些人的眼中以甚至已经目漏贪色。

 琉离听着嫣然的讲述,除了一些好奇之外再无其它,不过她倒是好奇,这琴如果这般神秘,为何这嫣然要讲其道出,难道就不怕引火上身?

 嫣然此时也知道下方众人已有人心声歹意,却是完全不予理会,因为她知道,自己对轩辕洛还有大用,他绝不会让自己出半点差错,因此也刚好将这个自己知道不多的秘密公终于世,完成父亲的遗愿。

 "这把古琴,以传承了多世,到了父亲这一代已经是第九十八世,父亲告诉我,一定要找到此琴第九十九世传人,而这九十九世的使者便是能够将此琴最终送至红泪转世主人之手!

 或许,你们会觉得荒谬,但是父亲便是如此告知嫣然,父亲一生行事磊落,所以,嫣然对此事深信不疑!"

 "那你怎么知道这茫茫人海中谁是这把红泪的九十九世使者呢?"

 下方一人忽然问到。

 嫣然听后只是一笑:"红泪自会亲自选取他的琴使。"

 "自己?"

 下方人一生惊呼,觉得嫣然这美貌女子莫不是在开玩笑,一把琴就是再神也只是一把琴而已,怎么可能会自己择主?

 看出众人的疑惑,那嫣然也不迟疑:"实不相瞒,这红泪的确可以自己择主,而且,这九十九世的琴使也在你们之中,因为,只要一代琴使陨落,红泪便会自己有所显示,显示下一代的琴使所在位置,嫣然便是根据这个来到了这春满楼,因为红泪显示,此人就在这里。红泪的琴身距离琴使越近,琴身也会越红,现在的颜色之所以接近血红便是预示着又一代琴使的诞生。"

 此话一出,犹如一个惊天炸雷,人们纷纷睁大了双眼,看向那此时浑身血红之色的红泪,都感到了事情的不可思议。

 那轩辕洛恐怕是这里,最有发言权的一人,因为,再此之前他便是见过红泪之色。

 此时,他也终于注意到了那把竟躺的红泪,当眼睛看上去之后,瞬间满眼不可置信!

 那琴的确比那日红了许多,而且最奇特的是此刻还有淡淡的晕泽!这是怎么回事?

 轩辕洛睁大眼睛,目光闪烁不定。

 而此时的琉离也不禁一愣,这琴前面她也见过,的确有些古怪。

 "如果不得到此琴的认可,弹琴之人不但会得到此琴的某种反噬造成心神迷乱,若不及时松手,还会最后吐血而亡,说它是一把魔琴也未尝不可。

 但是,只要被此琴认可之后,便可用其弹奏,音色音律都将胜过普通琴百倍不止,就算是一位琴技拙劣者也可弹出悦耳之音,嫣然可能是家父之因,可以弹奏此琴,不过依旧不是真正的琴使。

 既然,红泪将嫣然带至此处,那么这里定会有琴使之选。

 所以,还请各位会音律之人可以上前一试!"

 嫣然说道此,对着众人深福一礼。

 然而,下方却是静了下来。

 "嫣然姑娘,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那如果不是你说的什么琴使,我等上去还不得吐血而亡?"

 下方一人说道。

 嫣然一听只是淡笑,微微摇摇头:"只要心中不起贪念,自知不能驾驭此琴,及时松手是不会出问题的。"

 嫣然此话一出,相当巧妙的告知了众人不要见财起意,让得下方一些人略微尴尬。

 "这琴一题时间不限,只要有人肯上前一试。"

 嫣然补充道。

 现在得春满楼可谓人心各异,都知道这眼前之琴是件绝世珍宝,但是同时也知道想要拿到此琴又危险重重。

 不过,依旧有有心人不相信嫣然之话,想要一试。

 片刻静默,便以有人亲身上前。

 此人是一个中年男子,长着一尖酸刻薄之象,走至嫣然身前便是一笑。

 "不知在下可否一试。"

 嫣然一笑,伸手道:"请。"

 那人点点头,便朝着红泪走去,所有人得目光都跟随着他移去。

 此琴究竟有没有那嫣然所说得那么神奇,下一刻便可证明,众人怎能不好奇!

 只见那人步履缓慢,不过还是很快走至红泪身前。

 慢慢坐下身子,眼睛看了此琴片刻,似在深思。

 终于,其缓缓伸出手,在众人期盼中准备拂上古琴。

 "慢着!"

 就在那人之手离红泪不到几厘米之时,一个温润得声音忽然在寂静得场地中响起!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了那说话之人,一看之下,都是一怔!

 这不是刚才得罪白简那一伙人中得一个么?他这是要做什么?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姬梦尘!

 这是他到此说的第一句话,众人看着这个长相惊人得少年缓步走下,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

 姬梦尘很快便来到了那准备弹琴之人得前方,双目盯着此人,眼中没有丝毫情绪。

 "你弹不了它。"'

 云淡风轻得说出了五个字,让那准备弹琴之人一愣,随后便是眼中腾腾升起一股怒火!

 "你说什么!"

 那人尖锐得嗓子吼道。

 姬梦尘并不为之所动,只是淡淡得又望了那人一眼。

 这一眼没有丝毫情绪,但是同样让那人心中一懔!

 这是个什么眼神!

 那人心中有些微微饿怯意,不过一看是个十几岁得少年,不禁又恢复了眼中得怒色,暗骂自己居然被一个孩子给吓住!

 "小子,你让开,我弹不了,难不成你还弹得了?"

 那人怒言道,再想想眼前之人还得罪了那白简,心中更是不惧,在其眼中这姬梦尘便是一个将死之人罢了!

 姬梦尘又看了一眼男子,便不再多言,而是转身看向了嫣然,目光依旧没有丝毫情绪。

 "等他试完,我来试试。"

 淡淡得声音说着。

 嫣然一怔,第一次呆呆得点头也忘记了什么礼仪。

 眼前得少年给居然自己一种压迫感,很是奇怪。

第4章 诧异

 得到应允姬梦尘也就站在了一旁,看向那准备弹琴之人眼中没有丝毫感情。

 楼阁之上的琉离看到此处,眼中闪过异色,难不成这姬梦尘是那第九十九世传人?

 片刻之后,无奈的摇摇头,准备静观其变。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再次看向了那中年男子身前。

 男子也再次平静了一下,终于伸出手。

 "嗡!"

 一声琴音瞬间想破春满楼!

 人们再看那弹琴人,见其面色正常,没有丝毫异色。

 那弹琴人见自己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双手一抬,便接着弹了下去。

 "铮铮!"

 又是两声,一切正常。

 那人面色只见一喜,也在不顾及太对,开始弹奏了下去!

 看的出此人是一个略懂音律的人,此刻弹奏的便是家喻户晓的,泠春,一曲很快开始,琴声美妙让人如痴如醉。

 就在众人以为要么是嫣然言过其实要么是弹琴之人便是那琴使之时,异变,发生了!

 "快松开琴!"

 嫣然一声大吼,发现弹琴之人神色异常便发现不妙。

 然而,为时以晚,那弹琴之人此刻已经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但是看的出已然沉静在了某种情景之中,根本听不到嫣然的大吼!

 "唰!"

 忽然,一抹蓝影在众人眼前一闪而过!

 只见那姬梦尘双掌将那人向一边击去!

 那人的双手也终于脱离开了琴弦。

 "噗……"

 一口腥红的鲜血瞬间喷了出来!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这被喷出的一口心血就如受到了某种奇异的牵扯般,居然一滴不漏的向着一个方向袭去!

 那里,正是红泪!

 所有人的眼中都出现了震惊,惊恐之色!

 只见那些血液触碰道红泪之时,居然瞬间被琴身全部吸收了进去。

 一滴不剩!

 而,再看那红泪,此时全身闪动着耀眼的红,诡异恐怖!

 此时,若是再有人质疑那嫣然恐怕就是傻子了,这红泪绝非吉物。

 再看那吐血已经晕倒之人,众人心底都是一颤,还好不是自己。

 刚才也如同那人一般起了贪心之人,眼中都是一跳!

 嫣然看着晕倒在地上之人无奈一叹。

 "刚才嫣然便说过,若是发现异样就要及时脱手,贪心不会有好下场。"

 略带清冷的声音说道。

 同时也给众人提了一个醒。

 然而,众人此刻却是都将眼睛看向了另一处,那正是姬梦尘!

 不知何时,姬梦尘居然已经坐在了红类跟前。

 此时的他双目之中终于有了神色,有迷惑,有慎重,还有一丝逃避之色。

 琉离皱眉观察着坐于那里的姬梦尘,刚才那男子的状况她全都看在了眼里,如果姬梦尘也如此,或者有一点异常,她定会出手!

 这种心里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又或是担忧……

 此时,那跟随姬梦尘的上官飞逸与贾笛二人显然是感到了事情的严重,纷纷走了下来。

 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姬梦尘,或许,若是有一点异常,这二人也会在第一时间出手。

 姬梦尘看了一眼下来的二人,目光微微缓和一分,这二人于自己相识不久,对自己却是如此,就算是快冰也会有所动容。

 收回目光的姬梦尘,再次看向了眼前的红泪,此刻,红泪或许因为刚吸收了血液的缘故,颜色异常的夺目。

 深吸一口气。

 众人的心神似乎都在被这姬梦尘所牵引,跟着心口也紧了一分。

 终于,姬梦尘抬起了双手。

 白皙如玉的手指修长干净,与这红琴的映衬下成了一副美图。

 若是光看这双手,必定许多人都会觉得,这手出自一美貌女子!

 十指缓缓落下。

 "铮……"

 一个简单轻灵的音色响起,众人心神也跟着音符一动。

 姬梦尘在弹完这一弦之后,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比上了那双清亮的双眸!

 忽然,不同于刚才的一声单音,一连串的琴声瞬间响起!

 此时的大厅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寂静,就连那端茶送水的下人丫鬟也被这一连串的琴声止住了脚步。

 空灵的开始,徐徐渐进,难言的寂寞开始在这一刻流淌,绕过寂静的大厅,绕过春满楼,绕过喧哗的街道,人们在这一刻都成了静止。

 都被一份淡淡的忧伤所顿住脚下的步伐,是谁在弹奏,弹奏一曲难言的忧伤。

 盘旋,舒缓,琴音轻扬,断断续续的开始诉说者他的哀伤。

 是谁,是谁在那风沙里眺望,望过无际的荒漠,追寻那一道舍不掉的牵挂,苦叹,苦叹。

 终是寻不到。

 青丝掩面而过,耳鬓一缕冰凉,眸底的泪水刺痛刻苦,好像又回到了无数个孤寂的夜空,孤影独独眺望,望不见,寻无果……

 琴声纠结着一段感情?一场风景?一声哭泣?

 或是一个念念不忘的你……

 "铮!……"

 交织的悲欢,爱恨,就此一声落下……

 伸手敷上面颊,冰冰凉凉是泪?

 琴声戛然,终是断了、尽了……

 余音绕梁梦三千,还魂断续续前缘,三生叹,三生咽……

 百人的大厅,无呼吸,无喘气,无声音。

 姬梦尘缓缓的睁开了闭上的眼睛,眼中迅速退却着一种情绪,但是俊美的容颜之上却是留下了点点泪痕。

 "等了这么久,或许就是为你……"

 轻轻的声音,温柔似拂柳。

 谁也没有见过如此一面的姬梦尘。

 那上官飞逸震惊的看着这一面的姬梦尘不禁以为自己在做一个梦。

 "啪!啪!啪啪!"……

 忽然,一个掌声回响而起,就如给了人们一个惊雷,将迷失了的人们拉了回来。

 而接下来的一股前所未有的掌声响起了整个春满楼!

 所有人都震惊了,震惊于这姬梦尘弹得一首旷古神曲!

 此音人间哪得几回闻?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打心底的臣服了,臣服于这首琴音之中。

 "余音绕梁莫过于此。"

 琉离呐呐开口,这第一声掌声自是出自于她。

 姬梦尘缓神片刻,也是将头抬向了琉离所在位置。

 这一刻,出奇的是,琉离也正好看着他,二人四目相对,但是中间却隔了一层纱……

 不过,琉离却是完完全全的可以看见,心中难免一声轻叹。

风中青竹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风中青竹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目录预览:第一章同学聚会(1)第二章同学聚会(2)第一章同学聚会(1)烈日炎炎,暑气蒸人,酷热的天气让人的心情跟着显得格外的烦躁。宁城,地处沿海,是东海之滨上一颗美丽的明珠,空气清新,绿树成荫,与一座座现代化的高楼交相辉映,城市的道路宽广而洁净宛如自家打扫得一尘不染的房间。。。这里,被评为全国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之一,城市中的一草一木,一街一角无不在彰显着这座海滨之城的诱人魅力。黄海传是市委政研室的一名副主任科员,从大学毕

  • 世界太大我不想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世界太大我不想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世界太大我不想看目录预览:第1章一双手换一双腿第2章女债父偿第1章一双手换一双腿两万里的海底有多冷,不是去过的人,又怎么会了解?……大雨瓢泼。沈知微冒雨站在兰苑的雕花门外,旁边是一堆被扔出来的行李,她不停拍打着大门,嘶吼声被雷鸣声覆盖。“顾慕衍,不是我,你相信我!”“许烟不是我害的,你出来一下好不好?”“离婚协议我不会签的……我没有做那些事,顾慕衍,求你,至少听一听。”沈知微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手上却更加用力的拍打着大门,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疯

  • 踏雪尤知春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踏雪尤知春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踏雪尤知春寒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啊——”“韩瑾归,你给我停下来!你给我住手!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楚云深刚洗漱完连护肤品还没有来得及涂抹,便被闯进来的韩瑾归压在了梳妆台前,从身后蛮横的要了她。韩瑾归一身的酒味混合着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身上的劣质香水味,侵入她的鼻腔,令她泛起一阵恶心。听到她的话,韩瑾归从她的身后抬起头,那双猩红的眸子反射在面前的镜子中,显得异常可怕!“就算这个孽种现在死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他的话像是一盆冰水,将楚云深从头

  • 烟波江上余音绕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烟波江上余音绕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三者上位第2章给我跪下第一章第三者上位九月十九,宜嫁娶。萧月看着台下杂乱的人群,将捏在掌心里的那张黄历撕成了碎片。陆家独子和萧家千金的婚礼,轰动全城,而轰动的原因却不是婚礼有多么的盛大,而是她的丈夫逃婚了。十分钟前,她满心欢喜的等待交换戒指的那一刻,陆温泽手机响起,他脸色大变的接了个电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她和一屋子的宾客还有咄咄逼人的媒体。能让陆温泽这样不分场合的人只有一个,江楠。他走得决绝,一句话也没有

  • 相思满心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相思满心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相思满心间目录预览:第001章逃家捉奸第002章这身失得莫名其妙第001章逃家捉奸“砰砰砰”一阵阵大力的捶门声从阁楼传来,夹杂着方小鱼撕心裂肺的呼喊声。“李云芳,你个老女人快开门,放我出去!”门外,继母李云芳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嘴里却假装好意相劝:“小鱼啊,你弟弟现在被逼得有家不能回,你就不能答应做这一次吗?”方小鱼知道继母为人,完全不吃这套,立马怼了回去:“你们别做梦啦!你那儿子已经渣得无药可救了,休想把我也拉下水!”“你个小贱人,跟你那不要脸的亲

  • 乡野妇科小医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乡野妇科小医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乡野妇科小医圣目录预览:手抄小册子村后大河边手抄小册子甄峰柳好不容易考进一所三流医科大学,却因打架斗殴被开除,连个学历都没混着,只好回到乡下吃老子的住老子的。只是甄峰柳一点上进心也没有,整天只知道混吃等死,从来也不想想自己的出路。他老子真是急坏了。便每日逼着他学些中医,背些草药的名称。免得将来老子死后他再饿死。这一日甄峰柳躲在稻草垛后面睡大觉,把老子让他背的书撇到一边,睡得满口涎水直流。“好你个臭小子,让你背书你竟躲到这儿来睡大觉?看俺不打死你这个

  • 略过岁月去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略过岁月去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老公出轨第2章献出初夜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啦,

  • 贴身女杀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贴身女杀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贴身女杀手目录预览:第1章两个选择第2章戏谑残忍第1章两个选择拉斯维加斯是美国内华达州的最大城市,以赌博业为中心的庞大的旅游、购物、度假产业而著名,是世界知名的度假圣地之一,拥有“世界娱乐之都”和“结婚之都”的美称。MIRAGE酒店是这座欲望之都里最著名的酒店之一,来这里的华夏人,更喜欢叫它“海市蜃楼”。从这座充满浪漫气息的高大建筑最顶层放眼望去,看着满眼璀璨华丽的灯火,会让人产生一种自我极度膨胀君临天下的错觉。段天道正在享受这种错觉,他悠然自得的站在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