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今日20171225】推荐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2017/12/28 9:39:2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老婆大人有点冷
第18章 一起沉沦吧

夏雨晨暴怒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门被他狠很的甩上,把秘书室的美女们都给吓了一跳,她们副总永远都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很少看见他像今天那么生气的,她们总裁大人真牛,能让那么一个小白鼠变成美洲豹。说明qi-wen.com

其实他也并不是真的在生穆季云的气,只是想到即将要去面对的状况多了那么一点的恐慌,还有自己刚才那该死的丝小变化,让他不自觉的烦乱不安起来。

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他有家,却不得门而入,在那个家里,他就是耻辱般的的存在,所以他不削于回去,说到底他在那个家里就是一个私生子,一个没人去在意的角色又岂能拥有家般的温暖呢?

整个人投进沙发里,纤白的十指插、进细碎的短发里,那阳光般的气息瞬间隐去,更多的是一副无助的神态。

因为自卑,所以他用笑容去掩饰自己心灵上的残缺,因为不敢爱,所以他变得放荡不羁,他不会爱上任何人,同样的他也不想让别人爱上了他,,他不敢许任何人承诺,因为他的妈妈便是最好的例子,为了一句承诺最终等来的是无尽的欺骗,最后落得一个郁郁而终,却让自己苟且的活着,恨吗?不,他不恨,只是为她难过而已,怨吗?不,他不怨,只是替她不值而已。

安小雅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意外,一个温暖如阳光般的小公主,拥有着万千宠爱集一身的殊荣,她很纯净,单纯得接近了透明的程度,她很娇蛮,却拥有一颗善良的心,她很阳光,能清晰的折射出他内心的阴暗,所以他逃了,他怕自己的邪恶把她给污染了,同时他也怕自己会习惯那一缕温暖,怕自己就此沦陷而变得悲惨无比。

懊恼的拿手爬了爬头发,不再去想这些陈年旧事,他现在过得也很好,脱离了那座豪门深院,过着自己想要的人生,有着属于自己的自由空间。

“怎么,泰国的变性美女把你的魂给困在那了,要不怎么这样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啊!”一道戏虞的声音就那么穿透了耳膜,直达心底。

抬头看了眼面前这个不请自入的家伙,唉!看来他们都不怎么懂得礼貌为何物,所以才会那么的横冲直撞。阅读qi-wen.com

“你说呢?还是你也想变成那样的一个美人,我不介意亲自为你动刀,让你得愿以偿。”夏雨晨翻了翻那灿若宛如星辰般的眼眸,痞子的个性马上变得生动起来。

因为两人之间年龄比较相仿,所以话语之间也多了那么的一丝随意,少了一分拘束感。

“还是算了吧!我这种姿容的哪敢跟日月争辉啊!你还是别折煞我了。”开玩笑,他变人妖,他家里人不把他杀了就怪了,谁叫他是他们乔家的三代单传呢?再说了,要说人妖谁比得过他跟总裁啊!

“小乔乔,我可是听到了你在说总裁坏话哦!你说下一次是不是该轮到你去了呢?”这家伙把思想都写在脸上了,想不猜到都困难。

“呃!副总,我想你可能想多了,我还有事要忙,你继续。”妈呀!这家伙有读心术啊!他不就是那么一想吗?泰国啊泰国,你怎么就成了我的罩门了呢?怎么谁都拿这个来威胁他啊!

夏雨晨抚额轻笑,看来以后就拿这个来压迫他准没错,经过这么一下,突然心情大好,看来这家伙很有笑点,值得大规模的开发。原文qi-wen.com

乔同学啊!都说了你跟他们不是一个极别的,你偏不信,看吧!又一次把自己给卖了。

“你又毛毛糙糙的干什么?”穆季云轻蹙眉头,冷眼盯着那个撞进他怀里的冒失鬼。

“哈哈哈”夏雨晨笑得那个乱没形象,小乔乔啊!你还真的是太可爱了,怎么这么快就扑老大身上了,这都还没变性呢?你咋就那么迫不及待了呢?

乔特助囧了,他这算不算是前有虎后有狼的啊!怎么他今天就那么的悲催啊!

穆季云把他轻扯一边,快步的走进去,把一份资料扔给夏雨晨。

“环绕财团的资料,你提前熟悉一下。”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夏雨晨那娇艳的笑脸给硬生生的变了颜色。

“为什么是我,别人不行吗?”话语里已多了些许情绪。

“因为这是对方指名的,要不我把你召回来干嘛!”穆季云就那么的看着他,丝毫不给他躲避的机会,他知道他在逃避什么,知道他在介意什么,但是这次他不准备再让他逃了,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一味的逃避只会让事情变得复杂化。推荐http://www.qi-wen.com/

“我需要时间准备一下,这一次,我也不准备再逃避。”他知道穆季云的意思,知道这是为了他好,他总不能一辈子的回避,虽然不知道安小雅是否会追逐着他一辈子,但是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她对他还是没有放开,好吧!既然如此,是祸是福总要去经历过才知道,谁也给不了自己答案,那么就迎面而上吧!

穆季云拍了拍他的肩头,抬步转身走了出去,脚步一顿便飘来那么一句“今晚去妖娆盛世喝一杯。”

乔雨恒不由得在一旁暗恻,喝一杯,你家的小正太搞掂了没有啊!却不知道他家总裁早就接到了冷傲风的电话,说小轩轩愿意去他们家玩了,虽然只愿意呆一个晚上,但是也总算跟老爷子交差了。

每个城市的夜晚总有着它纸醉金迷的一面,S城也不例外,尤其是一些娱乐场所更是达到了糜烂的程度。

雅致的包厢里,灯光透着迷离的幽暗,穆季云轻轻的抿着酒,任由身旁的女人在他身上撩起一阵阵的涟漪,嘴角微微的扬起,指尖无意识的轻弹着酒杯,发出清脆的响声,勾魂摄魄的星眸就那么的斜睨着自己对面激、吻的一对男女。

怀里的女人感受到他的失神,更加卖力的去挑逗着他的每一寸肌肤,衬衣已被解开了好几颗扣子,露出迷人的锁骨,显得他越发的醉人心神,性感的红唇一路的在他的身上游走,在抵达他的唇角时却被轻轻的推开,他从来都不给女人亲吻自己嘴唇的机会,无论是在多激、情的时刻他也会保留着这一方净土。

女人想到了他的禁忌,转而去轻咬他迷人的耳垂,这个动作让穆公子一手覆上了她胸前的丰满,用力的挤压了一下,引来女人的一声低呼,小手更加的肆无忌惮,一路向下摸索,温度越来越高,穆公子却忽然的看了一眼自己桌上的手机,在往常的这种时候它不都是应该响起的吗?今晚怎么就那么安静了,难道那小家伙忘记他的初衷了。奇闻网

想到这不由得轻轻握住那一对在自己身上点火的小手,不让它再有下一步的动作,穆公子都要觉得自己转性了,什么时候对于美女的投怀送抱他半途而废过了,可是自从那小家伙来了之后这种事情就常常发生,这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之类的啊!

淡扫了一眼那对越发激情的男女,他知道夏雨晨在发泄他的情绪,有的事情他不愿意去挑明,因为他知道如果夏雨晨自己都不肯放过自己,那么谁也帮不了他,他只能等他自己去发现,自己去面对,他能做的也就是那个陪他一起喝酒的人。

今晚的晨少确实是烦躁的,对着怀里的美女就是一翻豪抢掠夺,一改他平时那嬉皮笑脸的神态,变得狂妄起来,同时也让此时那个依偎在他身上的女人感到了丝小的害怕,这样的晨少无疑是陌生的,让她有了想逃的冲动,就怕下一刻被他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就好象知道她的想法一样,穆公子终于出声了,那低沉的嗓音在这情火高涨的气息里显得更加的摄人心神。

“好了,雨晨,你吓到人家小姑娘了,美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吓的。”原来这家伙也不象外表所看到的那么无害嘛!

夏雨晨无趣的放开怀里的美女,拿起桌上的酒瓶就是一个猛灌,他知道自己今晚有点失态了。

穆季云挥了挥手,示意美女们先行离开,“雨晨,如果你真的不愿意,那么就别勉强,我可以换人的,大不了这个合作案我们不做了。”他不愿意去强求他,更不愿看见他如此的放纵自己。网站http://www.qi-wen.com/

“没事,我可以做,不就一个安小雅吗?我总要去面对的。”他是谁啊!出了名的情场浪子,怎么可能会怕了一个女人,安小雅,既然你那么想走进我的世界,那么就要做好被我摧毁的准备,放你走你不走,那么就陪我一起沉沦吧!

“好,想通了就行,时间不早了,回去吧!”说完便想抬步离开,却被夏雨晨一把抓住。

“老大,你没事吧!这才几点啊!就这样回去了,难道你不应该找两个妞下一下火吗?还是要去找你的林大小姐啊!”夏雨晨并不知道林飘然的事,所以才会有那么的一问。

“我跟她分了,以后不要再提到她。”这话再把晨少给惊大了嘴巴,不是吧!他才出差多久啊!怎么回来就全变样了呢?这几年他看见穆公子从来没换掉林飘然,原以为她对于老大来说是特别的呢?没想到也不过如此啊!虽然他也很不喜欢那个做作的女人,但是穆公子的变化也太大了点吧!就算不是林飘然,那不是还有其它的女人吗?

唉!晨少,你这是不是在挖小轩轩的墙角啊!让他知道有你好看的。

“真的就分了,为什么啊!”看来穆季云身边的男人都有八卦的潜质,先是一个冷傲风,再到现在的夏雨晨都有挖人隐私的爱好。

“哪来那么多的为什么,你到底走不走。”穆公子怒了,抬脚便走,我不要一个女人还需要那么多的理由吗?看来果然绝情如穆公子啊!

“走啊!怎么不走啊!总该有理由的吧!”说着快步的跟了上去。

一路缠着穆公子出了妖娆盛世,夏雨晨就差整个人挂在穆季云的身上了,把一路侯在门口的罗昊看得狠狠的抽了几下嘴角,得,这下不知道明天的报纸会不会有这么样的一个版本,说穆大总裁之所以最近不再流连花丛中那是因为他爱上了绿叶呢?

老婆大人有点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老婆大人有点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 这又不是演偶像剧)

    原标题: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小说名称: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电话里头,一个爽朗的声音传进来。“夏夏,我跟你说,我刚刚听到一个超搞笑的事!”“深深,什么搞笑的事啊?”顾立夏尽量让自己心情听起来愉悦。她不想让身边的朋友知道她发生的这些事,为她担忧。白深深这女人,光听名字,脑子里浮现的,绝逼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形象。但现实中,她其实是一个剪着帅气利落的短发,身高一米七,能一脚踢飞七个男人的女强人。白深深大顾立夏整整五岁,已经年方二

  • 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 风起青龙第15章 质问却出状况)

    原标题: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小说书名:邪魅皇叔狂宠妃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面对楚寒殇的询问,楚青歌只觉得格外愤怒。没有开口,她迈着步子,几步便走到了书桌前,啪的一声,双手拍在了面前的书桌上。身子微微前倾,她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楚寒殇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庞,低沉着声音问道:“皇叔,为何不许我出宫?”楚寒殇没有料到,她会表现得如此愤怒,和自己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的冷冽,这都让他觉得意外。缓缓抬头迎上她那充满愤怒的目光,楚寒殇微微勾了勾线条优美的薄唇,唇边立

  • 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 夜色撩人第15章 想放一天假)

    原标题: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小说书名: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靳东夜在外头处理了一天公事,刚刚又去看了下曹家那个女人,曹珊珊虽然嘴巴硬,但被左鹰几句话一套就套出了事情原委。原来她是听见兄长的对话,一时怒上心头,才不管不顾冲到靳家要替曹家和曹一山讨回一个公道。靳东夜听到“公道”两个字,冷酷一笑:“曹一山这一生,手上的人命不少,他有什么资格要公道?而你,身为他的女儿,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曹珊珊大喊着,说他污蔑

  •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 过的什么日子)

    原标题: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小说: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张妈狼狈地趴在地上,愤恨地看着她,眼里的怒火几乎可以将这间小土房烧为灰烬。季如祯优雅一笑,摩拳擦掌道:“看来是没怎么好,还知道瞪人,显然是我教训得还不够哇。来来,我再继续帮你顺顺气……”张妈眼看着对方的拳头又要砸过来,吓得抱住脑袋,哭喊着道:“我好了,我好了!”季如祯慢条斯理地弯下身子,蹲在张妈面前,笑谑道:“既然好了,还不乖乖给我汪几声来听听!”张妈一开始不乐意,见季如祯笑得像个小恶

  • 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 制作毒药)

    原标题: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制作毒药)小说名称: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第15章制作毒药林落却是一笑,道:“太子说过,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属于保密,既然他不想告诉二姐,那我也就不能说了,我看二姐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啊,还是早些回去吧。”一边说,林落已经一边推着林婉容出门,直到将她推出门口,林落才迅速“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不管外面的林婉容怎么气急跺脚。一直等到门外的林婉容气走了,整个院子彻底安静下来,林落才叫了个丫鬟进来问话。林落要问的无非是太子进将军府的时候和林振君他们说了什么,得

  • 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 就你牛粪啊)

    原标题: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就你牛粪啊)小说名字: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第15章就你牛粪啊“诶,夫人……”乞丐快速的朝着苏倾云追去。突然,正当苏倾云走着,一个男子带着几个人猛地窜到了苏倾云的面前,拦住了她们两个人的去路。“小娘子,你要去那里啊,告诉我,我带你去啊?这西王城还没有我不熟悉的呢。”只见为首挡路的男子发鬓插着一朵大红花,嘴里咬着花瓣的花茎,一张流气的痞子脸色眯眯的盯着苏倾云倾城的面容,双眼猛地对着她抛媚眼。差点没有被这个男子给恶心吐的反胃,苏倾云目光冷寒的凝视着这

  • 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 全军覆没)

    原标题: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全军覆没)小说名: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第15章全军覆没一籁籁的火把在火属性魔法师的施力之下,生起了妖一般红艳的大火来。云轻婉默默的跟随在云家弟子们的背后,一路轻轻松松的过关斩将。那些弟子们只顾着自己的性命,根本无人去观察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蒙面小丫头。狼群被云鸿扬的火力对伍驱赶出几十米外,云鸿扬的队伍成功的踏入了狼山。一群通体黑色的狼群堵在了那口狼洞外,它们共有十六只,是与其它狼群不一样的狼,它们身上的毛发是黑色的,当黑色的毛发竖起来的时候就如刺猬一样

  • 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 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小说书名:重生之鬼手狂妃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出了屋子的苏芷曼穿过院门,过了回廊,又走了几段石径小路,绕了好一阵才寻到大门。可人还没走出去,呼啦啦,一群府卫不知突然从哪儿冒出来的,将苏芷曼团团围住,刀剑全部明晃晃的朝她。“箫王殿下,出尔反尔,如此输不起,也太没男儿气度了!如果眼红做公公,我倒也可以不辞辛劳,帮殿下一把。”苏芷曼面不改色,直立当中,迎着兵刃放声道。“本王给足你时间,是你走的太慢舍不得离去。”说话中,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