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东湖往事 最新章节

2017/12/28 9:04:09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书名:东湖往事

第1章
    据全市最灵验的算命先生说,2016年9月17号是全年里顶好的日子。书名:东湖往事 最新章节

  白家长女在这一天出嫁了,嫁的是天之骄子,榕市的商界新贵,周家显。

  榕市周家那是何许人家,娶亲办酒的排场,市里最奢华的酒店全天包场自然是不用说了,连各大早晚报记者争得头破血流,为的也不过是恒新制药这位新晋掌柜尊口一开。

  这样显贵的大户人家,远远观望一眼都不怒自威,即便娶的媳妇来自县级市下偏远的芦溪镇,这样门不当户不对叫人瞠目结舌的古怪事,也没什么人敢在背后嘴碎的。

  白家虽然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门小户,但亏了白振刚早年跟着有胆识的老乡出远门淘的一把金,继而回乡又投资创办了工厂,渐渐积累了不少财富。在那样物资匮乏、经济落后的年代,这无疑是一项创举,因而一时也算是富甲一方。不过比起周家这样几代富庶的贵门贵户,白家的一时暴富显然还是小巫见大巫,实实在在的高攀了。

  十点一刻,接新娘的车队到达芦溪镇,一排十几辆豪车从村口排到白家楼下。网站http://www.qi-wen.com/这嫁女儿,芦溪镇上比白家更气派堂皇的,还真没有。

  听着楼下突然掀起的哄闹声,白穗知道,这是接新娘来了。照理来说,作为伴娘团的一员,她免不了被来势汹汹的伴郎们闹上一闹,然而此时丢了一只耳坠的她正像无头苍蝇般在自己房间撞开撞去。等在床脚下找到时,也凑巧躲过了一波闹事,新郎已经成功抱得美人离去。

  车队轰隆隆动身出发了,白穗匆匆挤上了一辆载着白家亲友的车子,暂时与伴娘团脱队。

  “穗穗,今天可是你姐人生中最重大的日子,你咋还冒冒失失,可别给你姐添乱!”

  白穗从包里掏出小镜子理理因为跑得太快乱掉的额发,完了立马冲说话的大姨眯眯眼睛,“哪能啊!我全晓得的,您就放心吧!”

  边上一直注意两人说话的远房亲戚见了笑道:“这位是老二吧?白大哥可真是好福气,我看这二姑娘瞧着也完全不输老大嘛!有对象了吗?”

  饶是从小被夸到大,白穗还是腼腆地冲对方笑笑,说:“我姐天仙下凡,哪是我能比的。”

  轻飘飘的一句,不着痕迹地避开了重点。奇闻网

  那位亲戚听了便也不再说什么。车子很快出了村驶上高速,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让早上天没亮就忙开了的白穗补了个好觉。

  车队一路顺风,最终稳稳当当停在酒店门口。

  白穗趁着众人纷纷下车之际,穿过一片混乱,顺利重新混进伴娘团里。

  由于大堂音响出了点毛病,直到宾客们等得饥肠辘辘,婚礼才好不容易正式开始。

  周立显耐心地站在临时搭建的舞台上,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头攒动,心里头,是一片空白。

  女方亲友席这边,叽叽喳喳一顿笑谈,无一不是夸耀新郎不仅家财万贯,居然还长得一表人才气度不凡云云。书名:东湖往事 最新章节

  确实,周家显哪怕置身人群也是最鹤立鸡群的那一个,何况此时翩然一人立在高台之上。昂贵笔挺的西装将他修饰得更为高大挺拔,被造型师精心梳起的头发将他英俊硬朗的五官完完全全展露出来,绝不比那些杂志封面上的男模逊色丝毫。

  此时站在离舞台最远处的白穗不经意抬头遥遥一瞥,才彻底明白了家姐那片恨嫁的心思。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姐夫本人,此前在姐姐发来的照片上看过一眼,当时觉得帅是挺帅,不过完全没有今天帅得这么强烈。果然有些人的帅,是连一个随意的插兜动作,一次无心的眼神转换都能令人心砰砰乱跳。

  白穗作为白杉唯一的亲妹妹,主伴娘地位当仁不让,一身浅粉长裙披散着微卷长发的她,跟在队伍的最末端,迎着宾客们的目光,微笑着随队走上了舞台。

  主伴娘和主伴郎需得分别站在新娘和新郎身侧,此时她离周立显中间只隔着一个人的距离,那便是特意为白衫留出来的。奇闻网

  很久以后,白穗回忆起婚礼当天,心想,那大概是她和周家显,隔得最远的一次吧。

  头一次参加这么重要的仪式,白穗显得有些紧张,就怕一会重要人物致辞时说错话,背过手去狠狠在胳膊上一掐,面上的露齿笑却分毫不减。

  台下人群一阵轰动,放眼望去,这场婚礼最最尊贵的新娘子正挽着白父走上红地毯。《婚礼进行曲》适时响起,宾客们的目光纷纷被吸引过去,站起身来,用目光向这位美丽动人、落落大方的女主人公致以最真挚的祝福。

  白振刚泪目朦胧地抱了抱自己的掌上明珠,将白杉的手放在周家显摊开的手掌上。

  “好孩子,我把女儿交给你了,”白父哽咽了一下,继续道:“你可要好好照顾她。”

  白杉终于禁不住,含在眼眶里的热泪登时淌在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爸……”

  一旁默默观望的白穗也动容了,迅速抹了一把眼泪,别过头去。网站http://www.qi-wen.com/她承认,这样感人的时刻,确实让一向对男女之事不甚挂心的她开始对婚姻有了期待。

  “您放心,我会的。”

  白父由妻子扶着下了台,司仪重新掌握了主持节奏。

  “请新郎面对新娘,你是否愿意和你面前这位姑娘结为夫妻,并且无论贫穷或富有,健康或疾病,无论是她年轻靓丽还是年华老去,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都始终如一的爱她、尊重她,照顾她一生一世?”

  “我愿意。”周家显沉静的目光落在白杉透着淡淡绯红的脸上,不愿多想,回答得很快。

  “请新娘面对新郎,你是否愿意和你面前的这位先生结为夫妻,从这一刻起,无论贫穷富贵,你都将忠于他,支持他,帮助他,安慰他,陪伴他,一生一世永不离弃?”

  白杉噙着泪花,饱含深情地望着面前的英俊男人,高高地扬起了嘴角。

  “我愿意。”
第2章
待新人宣誓完,白穗从花童手里接过戒指盒,颤抖着双手亲自递上。这也是姐妹俩从小说好的,以后不管谁结婚,送戒指的必须是两人当中剩下的那个。

  白穗承了她的姓,真的长得很白,一双芊芊玉手又白又长,捧着深蓝的戒指盒,比里头的钻戒甚至还要耀眼。

  周家显淡漠的目光在那抹莹白上停留了两秒,掠过她同样一张雪白素净的脸蛋,取出嵌着硕大钻石的女戒,利落地推进白杉的指根。

  待白杉也同样替周家显戴完戒指,白穗才小小松了一口气,退到一边,又随着伴娘团一起退了场。

  婚礼的最后一个正式内容,是重要人物致辞。先由双方父母打头,再是兄弟姐妹,亲朋挚友。

  轮到白穗时,经过几番心理准备的她,稳稳走到台中央。

  “尊敬的各位老师,呃……不对不对……”

  “这姑娘一看就是读书时上台上多了!”

  所幸的是,读书时就被封为“笑颜女神”,白穗一个俏皮甜美的笑容就令场下完全忘了先前尴尬的一幕。

  “新娘妹妹也很漂亮哦……”人群里雨后春笋般冒出了窃窃私语,“其实比起姐姐我更喜欢妹妹这款诶,甜死了,看着就好想欺负。”

  “今天我最最心爱的姐姐嫁人了,说实话我真的压力好大哦……”白穗换了只手拿话筒,笑盈盈的目光落在台下姐姐身上,“希望在座的老爸老妈七大姑八大姨,催婚的节奏缓慢一点,拜托!”

  台下被逗得一片哄笑,白穗也趁着气氛火热功成身退,依偎到父母身边去。

  边上免不了有人打趣,“杉杉嫁得这么好,穗穗可不能输给姐姐哟!”

  “姨婆!你讲小声点啦,”她压低了嗓子,“以后要是嫁都嫁不出去,我还要不要面子了……”

  周家显话不多,仅是简短的几句致谢,虽然看着敷衍,但熟悉的亲友都知道这位新郎官向来就是这副性格,成熟,稳重,一切全在默默无言的掌控之中。

  换去繁琐婚纱的白杉此时身着一身水蓝色的长裙,紧贴着肌肤勾勒出完美的腰身,很显女人韵味。

  一段长长的致谢后,“说起来我今天有点不高兴哦……”

  白杉故意卖了个关子,才不紧不慢道:“早知道就把穗穗藏起来了,居然全程抢我风头!”

  台下纷纷点头,看多了粉妆玉琢的新娘后再看稍显清丽的新娘妹妹,确实各有千秋。

  又是一阵哄笑过后,白杉眼光一转,“诶!说你呢,还看?”

  被点到的男人是周家显的大学同学,也是伴郎团的一员,刚才婚礼上伴娘伴郎结对走的时候,他正好跟白穗搭了一对,只可惜对方全程无视掉他灼热的目光,没有给他对视的机会。

  男人摸摸领子,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可提前跟你们说好了,我妹妹可不是那么好追的,先过我这关懂吗?”

  台下立马有大胆的男士应和:“我报名我报名!能不能优先录取的?”

  白穗被闹得不好意思,涨红着一张脸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

  婚礼全部的正式内容在一片笑闹中结束了,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众人纷纷拆筷开吃。

  同时,最让伴娘伴郎头疼的敬酒环节也开始了。本来不胜酒力的白穗还以为今天非得喝个吐三天不可,没想到本次伴郎团个个都绅士得不得了,纷纷抢着帮她挡酒。虽然被刚才台上那出闹得有点不好意思,白穗还是坦然受之,干脆躲到休息室里捏肩捶腰。

  一扇门板隔离了一切纷繁热闹,休息室显得分外安静自在,白穗本就喜静,便越发不想出去了。

  “吱呀”一声,静谧中,休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白穗扭头过去,看见英挺的男人低头进来,担心他以为自己在偷懒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慌得立马站起来,硬着头皮喊了一声“姐夫”。

  周家显找到桌上备用的帕子,一下一下耐心擦拭着西服腰摆处被人不小心洒到的酒渍,顺手开了一颗衬衫纽扣,淡淡应着:“嗯,穗穗是么?”

  不擅长同陌生人打交道的白穗面对着这个还不算熟悉的男人,一声只有亲近的长辈朋友才叫的昵称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外套即便擦干还是有一股浓浓的酒味,周家显皱了皱眉,随手脱下丢到椅子上。只穿一件纯白内搭衬衫的他,看起来更加年轻而英气逼人。

  “很累了?”
第3章
男人的问话轻飘飘的,白穗也放低了声音,像在呢喃,“没有……我马上就出去。”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不自然,周家显也不再为难,“不用紧张,累了就多休息会。”

  他离开有一会了,怕外头找人,便也不再多做停留,静静替她把门带上了。

  少了那份莫名的压迫,白穗松了口气,却是望着椅子上他的衣服,若有所思。

  轻悄悄打开门,恰好一位服务员从跟前走过,被她拦住,“你好,请问可以借用一下吹风机吗?”

  “没问题,您跟我来吧。”

  虽然显得有点操心过头,但一向细心善良,从小就会更多照顾同龄人的她斟酌再三,还是抱着衣服跟着服务员走了。

  白穗是个善于生活的人,懂得很多生活里的小窍门,这让她周围的人常常感到十分暖心,因此即便有些内敛而不善于社交的她也不至于被人排斥。

  接通电源用热气吹了二十分钟左右,果然衣服上的酒气散了一大半,闻着也没那么刺鼻了。

  她把衣服交待给服务员小姐,请她送到周家显手里。

  “麻烦你帮忙交给那边新娘旁边的先生,嗯……就说衣服是你看见了帮忙处理的。”

  初秋的季节,早晚气温相差很大,黄昏时分的空气已经泛着阵阵凉意,透露着换季的信息。

  周家显陪着白杉一同安排不便回家的宾客入住酒店休息,穿着单薄的衬衫站在迎风口,确实感觉有些冷。

  服务员及时送来的外套,以及她微红着脸即便有些生硬的说辞,都令他感到心头一暖。

  穿衣动作间,他透过休息室的门缝看见一张仿佛镀了一层月光一般的笑脸。

  繁琐的婚礼流程、应酬、送客……整整一天,强熬着耐心,到了这一刻,就像滚了又滚的开水,一点点蒸发掉了。疲惫、烦躁甚至懊恼,一点点正吞噬着他。

  周家显回了神,将最后一把房门钥匙,送到客人手中。

  此时一串笑声从门缝里溜了出来,宛若盛夏从深井打上来的井水般清凉纯净。

  正同母亲一块数着礼金的白穗羡慕道:“原来结一次婚有这么多钱哇,今天如果是我结婚就好了……”

    婚礼结束的第二天,周家显便带着白杉飞往蜜月胜地巴厘岛。但假期十分短暂,仅有五天,一回来,他又立马一头栽进了工作里,家里的大小事务全由妻子打理着。

  白穗这边,七月中旬就从学校毕业回来,又在外边玩了小半个月,这才回榕市找了份虽然专业不对口但还勉强过得去的工作。

  住的地方是公司的员工宿舍,男女混住,经常大半夜了还瞧见穿着大裤衩的男人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令本就脸皮薄的她很是头疼。电话里,也跟妈妈抱怨过一两次,不知怎么让白杉知道了,直接来了宿舍考察她的生活环境。

  踢了一脚走廊里不知堆放了几天的垃圾,白杉嫌恶地捂住了口鼻,“走走走,赶紧收拾东西跟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姐……现在外面房子很难找的,我目前工资不高,环境好点的房子房租又贵……”白穗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心里的想法:“我不想跟你还有家里要钱,我想试试自己养活自己。”

  白杉知道自己这个妹妹虽然看着柔弱,自尊心还是很强的,于是点点头,放软了说话的口气同她商量:“房子可以慢慢找,这阵子先住我那,行了吧?”

  她仍旧有所顾虑,“可是……姐夫会不会不高兴啊,你们俩蜜月新婚的,这样会很打扰吧……”

  说到这事,白杉神色黯淡了许多,只望向走廊尽头淡淡道:“他呀,一天到晚只知道忙工作,就算待在家里也不知道陪我。”

  这倒是令白穗有些意外,她一直以为姐姐和姐夫夫妻俩感情会很好,因为她私以为那位姐夫虽然是寡言少语的性格,实际上应该很晓得疼人才对。

  “正好你来了还能跟姐姐作伴,自从你去外地读书,咱俩有多久没一起逛街了?”

  白穗被说得有些动容,在她上大学之前姐妹俩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她是真的有些怀念那些过去的日子。

  “那就这么定了,你晚上收拾收拾,明天正好周末,我让你姐夫一块来搬东西。”
第4章
“不用了姐,我自己来就可以……”

  白杉撩了把秀发转身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

  晚上,白穗打电话同妈妈说了这件事,电话那头冯春兰显得有些着急:“你姐姐刚结婚不久,夫妻俩正是培养感情的时候,你这样住到他们家去……”

  没等她说完,白穗抢着解释:“我也说这样打扰他们不好啊,可是姐姐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都不理我说什么。”

  冯春兰也不好再责备小女儿什么,开始了老太婆般的絮絮叨叨:“那你自己留心别给他们添麻烦,你爸爸和我都老了,这个家以后全靠你姐姐撑着,她荣华富贵了,总是少不了我们的……”

  挂下电话,白穗心里泛起一阵夹杂着几分委屈的酸涩,明明自己已经足够乖巧懂事,爸妈却总觉得她在给姐姐添麻烦,这下姐姐更是不负众望嫁进了豪门,在父母心里占据的地位自然不用多说,反观自己,存在感则显得更弱了。

  那边白杉回了家,便把白穗要搬进来住几天的事同周家显说了一通,“明天上午你也跟我一起过去帮忙吧?”

  周家显默默听她说完,才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你妹妹,恩,就是再亲也终归是别人……”

  “什么别人不别人?我从没拿穗穗当外人,现在她需要帮助,我这个做姐姐的都不帮她,她得怎么想我?”

  周家显不愿意与她起争执,主动让步:“行,我没意见了。”

  次日一早,白杉偕同丈夫准备出发去往白穗住处,刚来到公寓楼下,便见到大榕树底下,那傻丫头早早就等在那了。

  白杉先跑上前去,周家显落在了后边,望着她寥寥无几的几袋子行李,不知在想什么。

  事实上,白穗这么早过来的原因,还同周家显少不了关系。说不上来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让自己这个没说过几句话的姐夫瞧见自己的落魄。

  “你傻呀,等多久了?不知道给我打电话么?”白杉心疼地替妹妹擦了把汗,帮着她拎了个旅行用布袋。

  白穗不介意地笑笑,“我怕你们还没起,不想吵你们睡觉。而且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啊。”

  姐妹俩各提一只袋子挽着手进了电梯,周家显推着最重的大号行李箱落在后面。

  白穗东西不算多,也不打算长住,有些大件物品直接寄回家了,三人一趟就全部搬完。

  这时房间里座机响了,白杉走进屋里接电话。

  周家显把行李箱停放在她房间门口,“你房间里东西都是新的,有什么需要的再告诉我们。”

  “谢谢姐夫……真是太打扰了,等一找到合适的房子我就马上搬出去。”

  男人看出她的拘束,静立了半晌,他还不知道怎么让这个柔弱的姑娘对自己卸下防备。

  他的视线落到房间里的书桌上,是早上刚送来的鲜花,叶子上还挂着清晨的露水。

  “杉杉的家人自然也是我的家人,都是一家人,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这话很奏效,白穗展露出了轻松的笑颜,“嗯,我知道了。”

  “穗穗,好了没有?好了跟姐姐下楼买菜,今天我亲自下厨给你们露一手,咱们必须好好庆祝一下。”

  “等我换身衣服,马上!”

  周家显的目光这才从她脸上移开,同走近的妻子无言对视一眼,然后闷头钻进了书房。

  换完衣服,白穗打开窗,发现楼下就是一片玫瑰花丛。

  深吸一口甜甜的空气,她的借住生活便由此展开了。

  猜猜姐夫对谁说了假话。
第5章
时间一晃,距白穗初入职场已将近两个月,两个月了,她仍旧还在试用期,领着实习生的那么点零星工资。

  她大学学的是应用化学,却被父母逼迫,误打误撞进了个证券公司,偏偏又对股票证券一窍不通,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好在她懂得进取,学习能力也很强,公司才格外开恩,只要一个月内她能考出证券从业资格证,便给她转正的机会,否则扫地出门。

  考证没问题,找教材倒是个麻烦事。公司里的前辈们看着就很有威严,白穗性格内向软弱,平时只能远远看着,绝不敢上前打招呼,除非是工作上的难题,否则她是不敢拿私事去叨扰别人的。

  参考了网上的一些意见,隔天下班后她没有直接回家,在附近的大书店逛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在开饭前拎着厚厚的一摞书回到了她目前暂住的地方,姐姐和姐夫的家。

  “这么多书你一个人提回来的?不会给我打电话去接你啊笨!”白杉真是服了这个妹妹,有时候就是死脑筋。

  “没事啦,我自己可以的。”

  这种说辞,自认识以来,周家显已经从她嘴里听到过两次了。明明还是个小姑娘,那么瘦弱的身体里怎么有这么多力气呢?

  周家显悠闲地拾起地上的一本书翻看了几页,“你要考证券从业资格证?”

  白穗挽了挽耳边的碎发,有点不好意思,“嗯,公司让考的。”

  他被她挽发的动作吸引了目光,不禁多看了两眼,眸光都柔和了许多。他晓得她进这个公司的苦衷,也知道这姑娘过得很不容易,她需要一些依靠。

  “这个版本不好,这本也是,我帮你找找另一个版本的。”

  白穗表达高兴的方式很直接,轻轻松松扬起一个笑脸,“谢谢姐夫。”

  “过来吃饭了!”白杉在餐厅里喊。

  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分开,各自忙活去了。

  周家显效率很高,第二天下午回来便把书带给了白穗,“不懂的问题可以来问我,姐夫对这方面还算熟悉。”

  “嗯。”她把书珍宝一样抱在怀里,对他乖巧地点点头,又低了下去。

  周家显站在她房门口停留了几秒后,走开了。

  入夜,家里保姆洗完碗筷,做了卫生回家了,整间房子陷入一片寂静。

  白穗还在灯下埋头苦读着,饶是她读书再厉害,很多概念术语都是第一次见,对她来说都不容易消化。

  想起了周家显对她说的话,见他书房的灯也亮着,内心一片澄净的白穗便捧着书敲响了房门。

  周家显也没料到来人会是她,但见她手里拿着书,一脸抱歉的样子,也知道她是干什么来的。

  见他搬了张椅子在对面,白穗连忙摆手,“不用了姐夫,我问完就走,站一会没关系的。”

  但搬都搬来了,她也只好硬着头皮坐下,把难题丢给他。

  “这个问题,实际跟理论有所不同,我举个例子……”

  周家显讲的很清楚,白穗理解能力也不差,一下就懂了。

  “谢谢姐夫,那我先回去了。”

  “就在这看吧,要是还有问题跑来跑去不嫌麻烦?”他翻过一页文件,眼睛都没抬起来。

  白穗以为他嫌自己动静太大,也懂得寄人篱下的道理,便不再作声,安安静静地坐下看起书来。

书名:东湖往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东湖往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