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葬阴人 大结局

2017/12/28 8:49:50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书名:葬阴人

第一章 挖坟
   我叫李天赐,今年十八岁,自幼和爷爷相依为命。奇闻网

    我从小胆子就不大,属于老实孩子的那一种,但是在我十八岁生日的这一天,我却干了一件胆大包天的事情。

    挖坟!

    不是给人家迁坟,而是偷偷摸摸的去挖坟。

    对于这种损阴德的勾当,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拒绝的,但是最终没有抵抗住金钱的诱惑。

    这件事还要从几天前开始说起。

    高考结束之后,我从镇上回到村庄之中,本想着趁着暑假的这两个月的时间出门打个短工,补贴一下家用的时候,有人找上门来了。

    找我的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李虎。他学习成绩不好,初中毕业之后就不上学了,出门闯荡了,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回家。原文qi-wen.com

    这一次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在这时候回来了。好兄弟见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聊了没多久,李虎就神神秘秘的说有个发财的计划,问我敢不敢干。

    这年头挣钱不容易,我家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好,经济来源全靠爷爷在镇上开的那间寿衣店。大学的花销肯定不少,我想给爷爷减轻一点负担。

    我问李虎是什么事情,这家伙神神秘秘的告诉我让我在三天后的晚上在村头等他。

    到了那一天之后,晚上十点来钟,爷爷已经睡着了,我偷偷摸摸的溜出家,来到了村头,李虎已经在那抽着烟等着我了。看到我来了之后,李虎直接掐灭手中的烟头,带着我离开了村子。原文http://www.qi-wen.com/

    一路往东走,没过多久来到一座小山下。

    这座小山被我们当地人称作苗山,其实就是个大点的山丘,海拔只有一百多米。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因为这座山是一个坟圈子,周边几个村庄的人,他们的先辈都是葬在这里,这里的坟茔足有数百之众。

    大白天的这里都是阴森森的,更别提晚上了。

    我有些哆嗦的问李虎想干什么,他直接从一堆草丛中摸出了一个大包,背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递给我一柄小铁铲。

    当从他口中得知要去挖坟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就走。

    “十万块!”看到我要走,李虎直接说道:“天赐,别说哥哥不照顾你,咱们兄弟俩感情在这放着,帮完哥哥这个忙,十万块酬劳直接奉上。网站qi-wen.com一晚上的功夫挣十万块,这种好事去哪找?”

    我脚步顿住了,转过头来看着李虎,很是纠结。

    十万块,对我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了,别的不说,至少大学四年的花销应该能得到保证了。没有犹豫太久,这笔钱对我的诱惑太大了。

    我接过李虎手中的铁铲,问他究竟想干什么,他摇摇头,说不能告诉我太多,只要按照他说的办就行了。

    我跟着他走上了山,周围都是坟茔,大晚上的,阴气森森,我心中直打鼓。

    没过多久,我们翻过了山头,来到了后山。

    我跟着李虎,来到了后山的一座新坟旁停了下来。阅读qi-wen.com

    这座新坟没有墓碑,只是一个小土坟,坟头上有一块大石头压着。

    这座小土坟是我们村的,是村东头李瘸子的媳妇的坟,前几天听说难产死了,也没办什么像样的葬礼,就直接埋在了这里。

    李虎要挖她的坟?为什么?

    我看了一眼李虎,发现他脸色有点古怪,似乎有些紧张,也有点兴奋。

    虽然我和他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但是这几年他在外面闯荡,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少,感觉他和以前有点不太一样了。

    李虎直接从他的大背包里摸出三根手指粗的香,点燃之后,插在坟头前。

    “天赐,一会下铲子的时候轻一点!”李虎面色凝重,低声对我说道:“看见什么古怪的东西,千万别大喊大叫,一定要记住!”

    他这么一说,我小心肝有点颤抖了,有种想要扔掉手中的铲子转头回家的冲动。不过,想想那十万块的酬劳,我忍住了。阅读qi-wen.com

    我和李虎一起,轻手轻脚的拿着小铲子挖坟,下铲子很轻。这样一来,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将这座小土坟挖开。

    当看到坟坑中的那口棺材的时候,我的眼皮狠狠的跳动了几下。

    那是一口大红的棺材,鲜红似血。在这口大红的棺材上,还缠绕着几十根红色的绳,纵横交错,宛若一张巨大的网,将那口棺材包裹其中。

    李虎跳进坟坑之中,深吸一口气,从背包中摸出一柄匕首,直接将那口大红棺材上面的红绳挑断。随后,他又从背包里摸出一根小巧的撬棍,生生撬断了棺材上的七根棺材钉,掀开了棺材盖。

    棺材中,一具身着白色寿衣的女尸,静静的躺在那里。

    女尸脸色灰白,点点尸斑浮现在她的身上,浑浊的双眸圆睁,面容狰狞。

    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还是怎么回事,我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从棺材里散发出来,让我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站在坟坑中的李虎面色也有点苍白,腿肚子打颤,又摸出了三炷香,点燃之后,插在坟坑中。

    李虎跪在了那口棺材旁,磕着头,低声说着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随后,就看到李虎急匆匆的从他的背包中拿出一个尺余长的布包,布包打开,里面竟然是一具干枯的婴儿尸体。

    李虎小心翼翼的将那具婴儿尸体放在了棺材中,放在那具女尸的怀中,然后李虎往后退了一步,目光死死的盯着棺材,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暮然间,棺材中的那具女尸动了,她那双布满尸斑的手死死的抱住了怀中的那具干枯的婴儿尸体,狰狞的脸庞上露出满足的微笑,极为诡异。

    看到这一幕之后,我的头皮瞬间麻了,差点尖叫起来。不过我心中还是谨记李虎之前说的话,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的看着棺材中的那一幕。

    看到女尸这样之后,李虎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急忙抓起插在坟坑中的那三炷香,小心翼翼的凑到那女尸的下巴处。李虎的另一只手,摸出一个小瓶子,一脸紧张的也放在了女尸的下巴旁。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我看到,那女尸竟然很配合的往前伸了一下脖子。

    在那三炷香的烟熏之下,女尸的脸上出现一股黑气,脸上的尸斑也开始扩散了,整张脸似乎都扭曲了。她的嘴巴微微张开,一缕淡黄色的液体从她的嘴角流出,并且她那被烟熏的下巴也开始往外冒那种淡黄色显得有些恶心的液体。

    李虎一脸激动的急忙将那小瓶子往女尸的下巴处挪了挪,小心翼翼的接住那淡黄色有些恶心的液体。

    液体粘稠,当李虎手中那三炷香都燃尽之后,小瓶子中那种液体已经有大半瓶了。那女尸原本有些浮肿的脸,此时变得像是皮包骨一般,脸上的黑气很浓,显得更加的狰狞。

    李虎小心翼翼的收好瓶子,又对那女尸磕了几个头,然后就准备盖上棺材盖了。

    而就在此时,一道黑影一闪,出现在了那大红的棺材盖上。

    一只黑猫!

    这只黑猫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窜过来的,那双栗色的眼睛看着我和李虎,那样的眼神,让我浑身冰寒,像是掉进了冰窖之中似的。

    在我们这边,都认为黑猫和黑乌鸦之类的东西是很不吉利的,特别是谁家死人了,是绝对不允许这一类的东西靠近的。

    此时这只突兀出现的黑猫,让我和李虎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李虎脸色阴沉的挥舞着手中的铁铲,想要将那只黑猫撵走。

    可是,那只黑猫却直接窜进了那口大红色的棺材中。
第二章 黑猫
   看到这一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李虎似乎愣住了,脸色难看,眼神中似乎有些恐惧。

    紧跟着,这家伙竟然不将那只黑猫从棺材中撵出来了,而是急忙将那棺材盖上了。做完这一切之后,李虎面色苍白的爬出坟坑,急促的招呼我赶紧填土。

    我心中有疑问,但是看到李虎此时那苍白焦急的模样,我心中也有些不安起来,按照他的吩咐急忙给填坟。

    折腾到了下半夜,小土坟填好了,李虎拉着我急匆匆的离开了苗山。

    回村庄的路上,李虎始终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快到村头的时候,李虎顿住脚步,深吸一口气,看着我,说道:“今天晚上的事情,谁都不能说,要不然会有很大的麻烦!”

    就算他不这样交待,我也不可能傻的到处跟人说我们俩半夜去挖坟了,我轻轻的点点头。

    李虎从怀中摸出一张支票,直接递给我,说道:“这张支票,明天你拿到镇上银行兑换就行了,十万整,不是空头支票,哥哥不会骗你的!”

    我接过他手中的支票,看了看上面那一连串的阿拉伯数字,小心肝狂颤了几下。

    “那个……”李虎似乎有些纠结,看着我,轻叹一声,说道:“天赐,回头跟你爷爷说一声,赶紧搬家吧!别在这村里待了,去镇上租间房子住吧!”

    “嗯?”我愣了一下,看着李虎,不明白他这时候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虎目光闪烁,有些含糊的说道:“反正你记住我这话就行了,尽快搬家!”

    说完这话之后,不等我回应,他就催促我赶紧回家。

    带着种种疑问,回到村子之后我和李虎分道扬镳,我偷偷摸摸的溜回家中,轻手轻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有惊扰熟睡的爷爷。

    躺在床上,我却怎么都睡不着。

    今晚的事情给我的刺激太大了,不论是李虎用香熏烤女尸下巴还是那最后出现的黑猫的一幕,都让我深深铭记脑海了。

    李虎那个家伙肯定是早就有所准备了,问题是他究竟想干什么?

    那具干枯的婴儿干尸,又是怎么回事?

    脑袋里各种疑问升起,不敢闭眼,一闭眼就会想到女尸那狰狞的面容和浑浊的眼睛。

    就这样,我在床上一直躺到天亮,困得要死,但是就是不敢睡。爷爷那屋有了动静,应该是已经起床了。

    “天赐,怎么睡觉没关灯啊?”爷爷直接推开了我房间的门。

    关灯?我哪敢啊!一夜提心吊胆够呛。

    我麻利的起床,强打起精神,笑着对爷爷说道:“今天起得早,准备陪您一起去镇上铺子,我顺便去镇上办点事!”

    得赶紧把身上那十万的支票兑换了,钱存在自己卡里才安心。

    可是,爷爷此时却堵住了我的房门,不让我出去了。

    爷爷的脸色突然间变得有点难看起来,死死的盯着我,说道:“你的身上,怎么会有尸气?不,不对……”

    爷爷的瞳孔猛地一缩,脸色更加的难看,厉声对我吼道:“你昨晚去哪了?怎么会被怨气缠身了?”

    自幼跟爷爷相依为命,爷爷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对我露出过如此严厉的神情,我一时间有点懵了,支支吾吾的,不敢将昨晚的事情如实说出。

    而就在此时,我家院门被人推开了,是我家的邻居,急吼吼的大喊道:“老李头,出大事了,李瘸子疯了,赶紧去看看!”

    李瘸子疯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我心中的那股不安感觉更重了,联想到昨晚的那一幕,只感觉一股寒意直冲后脑勺。

    爷爷急匆匆的出门了,不过在他出门前,却将我反锁在了房间之中,不让我离开家门。

    我惴惴不安,心神不宁,在我的房间中来回踱步,心情越来越焦躁。

    昨天晚上我们挖的那座坟,就是李瘸子的媳妇的,几天前才下葬的,当时只是听说难产死的,具体情况我并不了解。

    可是,这才过了一晚上,李瘸子家里就出事了,这不禁让我联想到昨晚上看到的那一幕。

    那口大红的棺材、棺材上的几十根宛若网状的红绳、干枯的婴儿尸体、还有最后出现的那只黑猫……

    对了,昨晚回村的时候,李虎还面色难看的叮嘱我要离开这个村子,该不会是……

    我已经不敢往下想了,脸色变得苍白无比,胆颤心惊。我心中下意识的就想去找李虎,问个究竟,但是房门被爷爷反锁,窗户那边又有铁栅栏拦着,根本出不去。

    就这么焦急的等了一个多小时后,爷爷回来了,脸色阴沉,很是难看。

    “爷爷……”我看着爷爷,小心翼翼的问道:“李瘸子家里怎么样了?”

    爷爷看着我,黑着脸说道:“李瘸子疯了,把家里的人都杀光了,我赶到他家的时候,他已经自杀了!”

    我心中一颤,下意识的惊呼一声。

    爷爷眯着眼睛看着我,沉声说道:“李瘸子一家是被人害了,怨气很重,和你身上的那股子怨气很相似。你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

    事到如今,我也不敢有所隐瞒了,脸色苍白的把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啪~”我刚说完,爷爷就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直接把我扇懵了。

    从小到大,爷爷都没有打过我,但是这一次,这一巴掌的力道十足,我的嘴角直接破了,脑袋瓜子嗡嗡的,半边脸很快肿了起来。

    我捂着脸呆呆的看着爷爷,爷爷的表情愤怒,厉吼道:“这种钱你也敢挣?你是不是嫌命太长了?你知不知道那座坟……妈的,我揍死你算了!”

    话音落,爷爷就一脸暴怒的对我拳打脚踢,跟疯了似的。

    我抱头乱窜,痛呼不已,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脚。

    过了一会之后,爷爷不再揍我了,手有些颤抖的摸出腰上挂着的旱烟袋,装上烟叶,点着火,脸色阴沉的坐在我房间里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我这时候不敢吭声了,揉着身上被爷爷揍得地方,呲牙咧嘴。

    被爷爷揍了一顿,我心中没有丝毫的怨言,只是感觉有点奇怪。爷爷之前所说的尸气怨气是什么东西?我没有感觉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啊!

    过了一会之后,爷爷磕了磕旱烟袋里的烟灰,沉着脸对我说道:“走,去李虎家看看去!”

    说完,爷爷也不理会我,直接转身出门。我心中也有很多的疑问,也想当面问问李虎,急忙跟了出去。

    一路上爷爷沉着脸一言不发,我也不敢开口,老老实实的跟在爷爷身后。

    当我们来到李虎家的时候,发现他们家院门紧锁,很显然家中已经没有人了。

    爷爷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走到李虎家的邻居家,询问了李虎一家人去哪里了。那邻居很是随意的说道:“天还没亮一家人就出门了,走得挺匆忙的,也不知道去哪了!”

    爷爷面沉无语,带着我转身离开。

    回到家中之后,爷爷再次将我反锁在家中,只告诉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院子,然后他什么都没说就匆匆离开了。

    整整一天的时间,爷爷都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夜幕降临,我随便弄了点吃的,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一天一夜都没睡了,虽然困意席卷,但是我不敢闭眼,心中始终都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到了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房间内的电灯突然闪烁起来,忽明忽暗。

    紧跟着,在我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闪烁的电灯突然熄灭了,房间内一片漆黑。

    停电了?

    漆黑的环境中,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正当我准备摸黑去找蜡烛的时候,异变突发。

    “喵~”一声猫叫从外面传了进来。

    我下意识的转头看向窗户的方向,借着微弱的月光,我清晰的看到,在我的窗户外面的栅栏上,蹲着一只黑猫。

    这只黑猫看着我,栗色的眼睛,幽幽光芒,和昨晚在那坟地中出现的黑猫一模一样。
第三章 头七回魂
    这只黑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昨天晚上明明已经将它封在那口大红棺材里了啊!

    此时的我,大气都不敢喘了,满脸惊惧的看着窗外的那只黑猫,背后一股股寒气直冲后脑勺。

    我双腿有些打颤,摸到了身旁的木凳子,紧紧的攥在手上,与那只黑猫对峙,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砰砰砰……”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拍门的声音,声音沉闷,在这寂静的晚上突然出现这样的声音,我吓得猛地激灵一下。

    我下意识的以为是爷爷回来了,但是随后就感觉不对劲了。

    我的房门反锁,就算是爷爷回来了,也用不着拍门啊!

    这一晃神的功夫,原本蹲在我窗外栅栏上的黑猫不见了踪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拍门的声音持续了好久,我不敢吭声,攥着木凳子,浑身发抖,紧咬牙关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我原本是不信世上有鬼的,但是昨晚和今晚的事情让我心中多年坚守的那份信念动摇了,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在怕什么,但是身体就是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良久之后,外面拍门的声音消失了,我那一直紧提着的心也稍稍松了一些。

    “哇哇……”

    一道婴儿的啼哭之声传进了我的耳中,刚开始我以为是我幻听了,但是随着那婴儿啼哭声越来越清晰,我才知道我并没有听错。

    那声音是从窗户那边飘进来的,我急忙扭头看向窗户那边,当看到窗外的情景之后,我的瞳眸猛地一缩,整个人宛若坠进冰窖之中,通体冰寒。

    窗外,一个女人抱着一个黑乎乎瘦小的婴儿,静静的站在那里,透过窗户看着我。

    那是……李瘸子的媳妇!

    她的身上依旧穿着白色的寿衣,轻轻的拍着怀中的那黑乎乎的婴儿,那个婴儿是昨天晚上李虎放在她棺材中的,隐隐有了一些变化。婴儿的头部变大了不少,一双眸子是血红色的,不停的啼哭,口中竟然长出了两排锋利的尖牙。

    李瘸子的媳妇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白皙的胸脯,那大头婴儿直接一口咬在了她的胸脯上,黑色的血液从她的胸脯上流淌而下。

    自始至终,李瘸子的媳妇都是静静的看着我,眼神冰冷,没有丝毫的感**彩。

    看到窗外的那一幕之后,我的三观彻底的颠覆了,以后谁他妈再敢跟我说这世上没有鬼,我绝对二话不说一巴掌扇过去。

    我虽然胆小,但是我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不错的,到现在竟然没有被吓晕过去。但是,我情愿自己被吓晕过去了,也省的我现在担惊受怕了。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此时的我已经六神无主了,心中除了惊恐慌张之外,什么念头都没有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虽然依然是提心吊胆惊恐不已,但是我发现李瘸子的媳妇始终是站在我的窗户外面,静静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鬼有什么样的能力,但是我这间房的房门和窗户应该挡不住她吧!

    她究竟想干什么?

    她怀中的那大头婴儿已经吃饱喝足沉沉睡去了,她胸脯上那两排深深的牙印伤口也消失了,就像是从没有出现过似的。她那雪白的胸脯裸露着,她丝毫不理会,伸出了手,抓向我窗户上的栅栏,似乎要将那栅栏掰开。

    我的一颗心瞬间又提了上来,紧咬着牙关,两股颤颤。我的手里面虽然拎着一个小木凳,但是就算是傻子也明白这玩意肯定对鬼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滋滋滋……”

    “啊……”

    这时,窗外的女鬼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她那只手抓住我窗户上的栅栏,像是抓住了烧红的铁块似的,她的手皮开肉绽,冒出淡淡的黑烟。

    她退后几步,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一双眸子中绽放怨毒的光芒,死死的盯着我。

    虽然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但是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她一时半会是进不来了。

    我心中这个念头刚升起,就看到她的那焦黑的手掌生出了些许的变化,指甲暴涨,足有半尺有余,那锋利的指甲在微弱的月光照耀下散发着寒芒,让人瘆的慌。

    这是干嘛?

    还不死心?

    就在她那乌黑锋利的爪子即将接触到我窗外的栅栏之时,院落中突然传来我爷爷的暴喝之声。

    紧跟着,我看到消失了一天的爷爷出现在了那女鬼身后不远处,抖手抛洒出一大把宛若粉尘的东西,直接笼罩了那女鬼。

    那女鬼和大头婴儿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之声,她们身上冒出阵阵黑烟,像是被什么东西灼烧了一般。紧跟着,女鬼抱着那大头婴儿身影晃动,瞬间从院落之中消失了。

    女鬼消失之后,我房间内的电灯也亮了起来,紧跟着房门打开了,爷爷身影出现在房门前。

    我那一直紧绷的神经,这时候也彻底的松懈了下来,丢掉了手中的木凳子,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大口**着。

    今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刺激了,我的大脑现在还是一片空白。

    爷爷走进我的房间中,看都没看我,坐在一旁抽着旱烟袋,眉头紧锁,脸色很是凝重的模样。

    我缓了缓神之后,看向爷爷,想要询问一些问题。比如爷爷今天一整天去哪里了?还有那女鬼为什么缠着我之类的事情。

    但是看爷爷那脸色阴沉的模样,我又不敢吭声了。

    良久之后,爷爷看着我,沉声说道:“这里不能住了,收拾一下东西,去镇上的铺子!”

    说完这句话之后,爷爷直接离开了我的房间,去收拾他自己的东西去了,根本没有要跟我解释的意思。

    我也不敢多问,手忙脚乱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将几件换洗的衣物塞进了我的背包之中,背起背包就急匆匆的跑到了爷爷的房间内。

    我看到,爷爷正坐在床边,双手捧着一个四方四正的黑盒子出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个黑盒子,爷爷一直惜若珍宝,连碰都不让我碰一下,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爷爷……”看到爷爷在那里发呆,我忍不住有点急了。

    那只女鬼虽然跑了,但是谁知道她会不会还会来?我可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刺激的事情了。

    爷爷回过神来,面色复杂的摩挲着手中那黑盒子,然后看着我,说道:“天赐,你也满十八周岁了,这东西也能交给你了!若是这次能逃过一劫的话,爷爷会告诉你一些事情,一些普通人永远无法得知的事情。若是不能逃过这一劫的话……到时候再说吧!来,把这个盒子装好!”

    说着,爷爷直接把手中那黑盒子塞进了我的背包之中,然后在我疑惑的目光注视下,爷爷快速的收拾着一些财物之类的东西。

    “天赐,有些事情解释起来比较麻烦,我也就长话短说了!”爷爷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急促的说道:“李瘸子的媳妇是难产而死,一尸两命,生前李瘸子一家对她不太好,死后我当时看她怨气太重,怕头七的时候会回魂索了李瘸子一家的命,所以用大红棺材、镇魂钉、红绳封住……”

    听爷爷说的这番话,我的眼睛渐渐的瞪大,小心肝蹦跶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之前我就感觉那座坟中的棺材有问题,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爷爷布置的。

    头七回魂,我和李虎去挖坟的时候,正好是李瘸子的媳妇下葬的头七晚上。

书名:葬阴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葬阴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钱财业力大如须弥,能毁一切修行功德

    2018-05-16佳鹏德藏钱财业力大如须弥,能毁一切修行功德这个世界,无数人在追求物质文明。世俗未学佛人,已学佛者,在家乃至其他都在不断追求物质,也就是所谓的财富。汉地多有深修行法师对此多有开示,钱财业力大如须弥,能坏一切菩提种。从我接触网络十八年的时间中,看见太多沉浮事。很多老阅历师兄对此也有感触。钱财之业坏了太多人。也毁掉了很多所谓的修行人。自藏传佛法开始在汉地弘传以来,接触和听闻最多的就是关于供养的功德,总会被强调或者听闻到许多各方学佛或者修行者讲述各类供养的殊胜功德,因为汉族弟子往昔缘

  • ​当前面临技术对金融行业的冲击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表示,中国当前面临两大冲击:技术对金融行业的冲击,和金融要素供给对整体实体经济的冲击。效率与稳定之间的权衡,决定了三个层次的金融体制改革。假如技术变革是不可逆转的,那么信息和数据技术对金融行业的技术冲击,以及金融演变对经济社会的冲击也都具有不可逆转性。这两类冲击提高了融资效率,实现了范围经济。但也形成了对传统融资模式的创造性解构,和金融市场上的一系列不稳定因素。

  • 我们长大了,就别那么任性;要学着懂事了,不要总让父母担心

    这世界上最纯粹的爱就是父母的爱,那种爱是发自内心的,是单方面的付出,是不求回报的。一路上有人太早看透生命的线条,命运的玄妙,有人太晚觉悟。冥冥之中,该来则来。无处可逃该走则走,无法挽留。从前总以为收信很快乐,因为那表明远方有朋友。现在才知道,收信不一定是好事,因为那意味着朋友在远方。重要的不是什么都拥有,而是你想要的恰好在身边。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的生活,渐渐对爱已经麻木叻。离去,让事情变得简单,人们变得善良,像个孩子一样,我们重新开始。爱情其实很简单,就是简单的失去自我。错过的,都是想要

  • 521,来看看书法家笔下最浪漫的“爱”

    昨天520,是不是被身边的朋友各种晒红包、晒转账刷爆朋友圈?如果你也已经开始麻木这样粗暴的方式,那就安安静静的文艺范一回,跟随小编一起来感受一下古代书法大家笔下,最浪漫的“爱”吧一位出色的大书法家,首先是一个对生活充满感触的人。无论是王羲之等晋人手札里对友人的“磨磨叽叽”,还是苏轼笔下的愤懑悲凉,或是颜真卿笔下对失去亲人的痛彻心扉,抑或赵孟頫对妻子的你侬我侬…都饱满着人间的丰富情感。来看看古代书法家笔下写的“爱”字,看看谁的“爱”最浪漫。王羲之欧阳询褚遂良陆柬之颜真卿苏东坡米芾黄庭坚蔡襄吴琚赵孟

  • 翡翠中有这样一小条金丝,价格能再翻几个倍!

    今天就介绍一种收藏价值很高的翡翠金丝种翡翠,金丝种翡翠如三月垂柳,碧水瀑布。丝可粗可细,细如三月柳枝,飘然欲动,清澈如雨后晴天;粗则如碧水瀑布,飞流直下。也正是这些绿丝,灵气逼人,犹入仙境!翡翠内部的绿丝在阳光的照摄下展现出一种内含金光的感觉,同时也衬托出水头漂亮。金丝翡翠,里面的丝一一缕一缕的,也是因为这个一缕一缕的丝,金丝种翡翠才显得特别珍贵,而金丝翡翠的价值高低,就在于他的“金丝”,丝好看不好看,他的丝来决定他的价值高不高!金丝种的“丝”,到底有几种?金丝种的丝同样是决定它的价值,“丝”好

  • 企业商务礼品套装定制方案有哪些呢?

    现在很多企业都会在商务上的交往中,赠送带有企业LOGO或企业消息的定制商务礼品,这个不只是礼节上的表达,也是企业形象和实力的表现,虽然递交名片的时期已经显现出来,但是再送上一个有档次有特征的企业商务礼品定制套装,就更能让对方记住你,记住你的企业。那么企业商务礼品套装定制方案有哪些呢?企业商务礼品套装定制:【软皮面绑带记事本+360º旋转手机支架笔】。软皮面绑带记事本采用PU软皮材质,整体的柔软性能好,出行携带方便。配套的360º旋转手机支架笔,精雕细琢,容易商务气息,作为会议商务礼品优佳选择。企

  • 如何鉴别紫砂壶真假-一些鉴别紫砂壶泥料的小技巧

    大家在购买紫砂壶的时候常常会关心紫砂壶的真假问题,当然鉴别紫砂壶真假主要体现在紫砂壶的泥料上,现在的市场五花八门,如果没有足够的经验很难辨别出泥料的好坏。下面由小编给大家分享一下,如何分辨一把壶的泥料品质到底好不好?紫砂壶具有透气性能好,是因为它特殊的泥料属性和双气孔结构。而且壶口壶盖能吻合严密,减少霉菌的空气流入壶内,相对延迟了茶叶的变质发馊。除了朱泥属特例外,其他的紫砂泥均可适应骤热骤冷的条件,即使沸水冲泡后放入冷水中,也不会爆裂。紫砂泥成型后富有光泽,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加,很容易就养成包浆。

  • 选择大于努力,人在趋势面前,努力不值一提

    常说成功三要素:天时、地利、人和;天时:你能否借助时代的力量?地利:你的准备和勤奋程度如何?人和:你的天分特长是否得到发挥?我相信,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一定有很多人像贫困的大画家梵高一样,不懈努力,盼望在开山立派,但是,和自己的天分和努力相比认清自己所处的历史进程更重要。因为这代表着天,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天面前,我们真的很渺小。人,一生有三次成长:第一次是发现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第二次是发现自己不能改变世界;第三次是认清现实后依然热爱世界;因为在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里,一个人要想成功,“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