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美女总裁的贴身神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8:41:2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书名:美女总裁的贴身神医

第001章 山村少年
     萧条的初秋薄暮,清溪水冷,芦花飞絮,黄叶飘坠,寒鸦噪林,黄昏的夕阳,给大地抹上了一笔忧郁的色彩……

    远处。原文http://www.qi-wen.com/飘来一缕愁怨而低徊的萧声,在这苦涩的黄昏夕照里,散播,如泣如诉,令人听来,柔肠百结。

    循着箫音寻去,隐约可见,在一株枝叶秃落的大树旁,有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孩子,正在吹弄着一管绿色的竹箫。

    秋风瑟瑟中,这孩子却仅穿着一件朴素夹衣,树上的几片枯叶随风飘落,一切都是显得如此与平静安详。

    歇时,那孩子停止了吹箫,将头轻轻的抬起,他那张清秀俊逸的面庞,散发出一种逼人的光辉,令人怀疑,这世上竟有如此面目姣好的孩子?

    他有着黑白分明的双眸,眼角微微向上挑起,双眉斜飞入鬓,厚薄适中的嘴上面。有着一只挺直的鼻子,偶尔一笑,如春花初放,绽露出一列如编贝似的牙齿,使人只觉得这孩子美极了,美得,毫无瑕疵。

    但是那双如朗星也似的瞳眸中,却有着一股冷冰冰的光芒,而且眉宇嘴角,彷佛含蕴了一些超出他年龄的世故之态……

    此时,他凝视着天边的馀晖,意态落落的站了起来,轻轻的向前走了几步,张开双手,感受着这秋风扶脸带给他的那一丝凉爽之意,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意,但却笑得如此真挚,好似天下之大,只有现在的这一丝平静,才能予他以心灵深处最大的慰藉!

    “凡儿,凡儿——”晚风中,忽然传来几声苍老而微颤的叫喊……

    “爷爷,我来了!”孩子一听这声音,立即高声的答应着,急急的收起竹箫,消失於苍茫暮色中。

    天更黑了,阵阵的寒风,额得分外凄凉,一条黄泥小道上,蠕动着两条人影。原文http://www.qi-wen.com/

    那老人缓缓移动着颤巍巍身躯,轻叹一声道:“唉!凡儿不知不觉你都已经十八岁了,而爷爷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你是不是还在惦记着父母的死呀?”

    “爷爷,你的身子骨硬朗着咧,以前的事就别在提了!”陈凡嘴里虽然是这么说,可是一路上,思绪还是不由的回到小时候的一些场景…………

    “灾星,打倒灾星!”

    五个六七岁的幼童,将一个约七八岁的幼童,按在地上,就是一阵的拳脚。

    只见被打的幼童生得唇红齿白,丰额广颐,鼻若悬胆,目如点漆,肌理白润,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聪慧绝伦的小可人儿。

    陈凡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称自己为灾星,而且还要欺负自己,不过他却没有还手,因为爷爷说过,不能随便打人,所以陈凡只好一声不吭的躺在地上,用手护着自己的要害之位。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只见从村口传来一声老人叫骂声,一个背上背着个药篮子,一身朴素的衣着,两鬓染霜的老人,手里正挥着一把小药锄向村口这边赶来。

    五名小孩见老人如此的架式,如同惊弓之鸟,一哄而散的消失在这村口。

    “这群兔崽子,别让我在看到你们!”老人气极的对着那还没跑远的小孩们大声喝道。伸手扶起地上的陈凡,帮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关心的说道:“凡儿,没事吧?”

    “没有,爷爷!”年幼的陈凡摇了摇头,问道:“爷爷,为什么他们都叫我灾星?”

    “唉——”见陈凡又问起这个问题,老人不由的叹了口气,双眼带着慈祥的目光道:“凡儿,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在意这群小王八蛋的话,我们还是回家。网站http://www.qi-wen.com/

    “嗯!”陈凡见爷爷还是以往的回答,也就不在多问。

    当时年纪还小的陈凡,并不明白灾星是什么意思,不过现在他知道了!也知道了为什么村里的人,都称他为灾星。

    刚出世,母亲就因为生下他,死于难产。父亲也因为母亲的死,终日以酒度日,没多久在一次醉酒不小心跌入村口的一条小河里淹死。

    只是短短的一年时间,因为陈凡的出生,原本相亲相爱而又幸福美满的两口子,就这么的消失在人间,只留下刚满一岁的他,在这老人的照顾下慢慢的长大成人。

    老小二人慢慢的走到了村子里一间偏僻的房前,推门而进,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很浓的药草味,陈凡打开屋内的灯,只见房子里的正墙上摆放着一个老式的中药柜子,还有一张简单用来为病人看病的诊桌。

    “爷爷,你先在这坐会,我去做菜!”陈凡将爷爷安顿在饭桌旁,迳自向厨房走去。版权http://www.qi-wen.com/

    一会儿。

    简单的二菜一汤就端了上来,菜香扑鼻,陈爷爷闻了闻菜香道:“凡儿,你的手艺可是越来越好了。”

    “呵呵,爷爷,你就别取笑凡儿了。”陈凡为爷爷盛好饭,接着就坐在爷爷的对面,开始用起餐来。

    “爷爷,来吃块肉。”

    “凡儿,我自己动手就好了,你吃…”

    “…………”

    一老一少,简单的二菜一汤,藜漫着温馨的气息——

    很快两人就吃完了晚饭,陈凡开始收拾起来,这时只听陈爷爷指着放在诊桌旁装满着各种草药的药篮子,道:“凡儿,一会收拾完了,记得将篮子里的草药都倒进厨房的大陶药瓷罐里。”

    “我知道了爷爷。网站qi-wen.com

    陈凡很快就收拾好,拿起药篮子就走进了厨房。

    若大的厨房中央放着一个巨大能容二人进去的大陶瓷药罐,罐里注满了已经开始冒着热气的清水,下面还有生着火在不停的为药罐里的清水加温着。

    陈凡先试了下水温,感觉合适后,才开始分批熟练的将草药放进大陶瓷药罐子里。

    等将药草全部放入药罐,过了大概五分钟,一股药草的清香气息,充斥着整个厨房,这时只听身后的陈爷爷这时才开口道:“凡儿,今天是你最后一次泡这些草药,往后就不需要在泡下去了,快点脱衣服进去吧!”

    “嗯!”陈凡很快便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跳进了这个大陶瓷药罐里。

    等到陈凡进陶瓷药罐里,陈爷爷几步就走上前来,不停的添加柴火,只见火势熊熊。

    药罐里的药水,初温到高温,高温到沸腾。不时冒出气泡,而陈凡却全身浸在水里,如果是让外人瞧见,还不吓个半死。奇闻网

    整整沸腾了半个钟头,老人这才将火势减弱。

    接着陈爷爷的双手很有规律的不停拍打着陈凡的全身,只见陈凡的全身肌肉绷紧红如樱桃,一股股白气正由那些穴道和毛孔中徐徐吐出,尤以头顶“百会”穴为最大。

    陈爷爷看到这个样子,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停了下来,只见陈爷爷原本红润的脸容变得苍白了起来,额头上泛起无数的汗珠。

    擦了下额头的汗珠,陈爷爷站在一旁看着罐中的陈凡,不久,白气吐尽,只见原本还是绿油油的药水,开始慢慢的变清澈了起来。

    等到药水完全变得清澈见底的时候,陈凡的皮厝也由红色转为淡红色,渐渐再转为正常之颜色。

    “呼——”药罐里的陈凡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看到脸色苍白的爷爷,连忙搀扶,关心的道:“爷爷,你没事吧?”

    “没事!”摆了摆手,接着示意陈凡出来穿好衣服,陈爷爷这时才开口道:“凡儿,我用七十二式先天推拿手法拍遍你全身各个穴道,又用这一百零八种药草调和而成的药水,洗你全身,算算日子也已十七年了,还好你没有让我失望熬了过来。”

    陈爷爷顿了顿又道:“这些方法是我从一本古时候的医书上所得来的,你可知道爷爷已经将你的身体培养得超乎常人。”

    “额?”陈凡有些不明白爷爷话里的意思。

    “呵呵,现在说你也不明白,还是让你自己慢慢去体会吧。”陈爷爷笑了笑便离开了厨房。

    将身子擦干净,陈凡接着就把衣服穿好,这药水他都泡了快十八年了,可是也不见得有什么超乎常人的好处,除了身体从来没有生过病,力量比一般人要大外,他还真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穿好衣服的陈凡把厨房重新收拾了一遍后,便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休息,才刚走没几步,他隐约听到张大叔与张大婶交谈的声音。

    “小顺,功课都没做完,就想看电视,快回房做功课去!”

    “孩子要看电视,你就让他看好了,这么凶做什么?”

    “一天到晚都是你这婆娘,都把他给宠坏了,期未考试他可是全班倒数第四!”

    “…………”

    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张大叔家离他这将近有五十多米远,可是为什么能听得如此清楚?

    睁开双眼,陈凡只觉得眼中所看到的东西,都似乎变了模样,房间内各种颜色都鲜活起来,似乎连灯光都有了流动般的质感。

    就连屋外原本漆黑一片景象,在他眼里十米距离内的东西都看得一清二楚,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现象。

    甩了甩头,陈凡只见眼前的景象又回复了正常,耳边也没有了张大叔与张大婶的声音。

    难不成刚才的全是幻觉?

    “……你可知道爷爷已经将你的身体培养得超乎常人。”脑海中忽然浮现爷爷刚才所说的话语。

    莫非——

    陈凡再次的静下心来,静静的聆听着四周的声响,可是耳边除了蚊虫张翅、蠕动的声响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更别说远住在离他五十多米外张大叔的声音。

    慢慢的睁开双眼,看向屋外,星光下模糊不清的景物,依旧是模糊不清,并没有刚才那种清晰可见的景象。

    一连试了好几次,陈凡都想重新体会先前那种微妙的感觉,可是却什么也感觉不到。

    摇了摇头,也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陈凡也没有去多想,回到房间和衣而睡。
第002章 灾星上门
     清晨,万籁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淡淡的清新的雾气,温柔地喷洒在尘世万物上,别有一番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

    小山村里的屋顶上飘着缕缕炊烟,一向习惯早起的陈凡已经在自家的前园里不停的做着各种奇特的动作与姿势。

    只见他一时身如鸟展翅欲飞状,一时又似虎行走般以四肢前后爬动几步,一时又如野鹿快奔之势………

    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不停来回的变化着。神态也随着每不同的动作的变幻着,一时如猛虎下山,威猛无比,一时又如猿猴那样敏捷好动………

    而不管动作如何的变化,陈凡的呼吸依旧是自然平稳,没有丝毫的急促之意。

    “呼!”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陈凡只觉浑身舒服爽快无比。

    “凡儿,这套五禽戏你可是耍得出神入化了。”

    陈凡回过头来,只见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的身后,连忙走了过去:“爷爷,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呀?现在时间还早着了。”

    “不早了,你都已经把五禽戏耍了两三遍了。”陈爷爷一边走到前园的中央一边道:“凡儿,在继续陪爷爷多练一次,在去做早饭好吧?”

    “嗯!”

    陈凡陪着爷爷又在次从头到尾耍了一遍五禽戏后,道:“爷爷,那我先去做早饭了。”

    “去吧。”陈爷爷摆了摆手,示意陈凡去做早饭,他自己又在这前园活动了好一会,直到陈凡叫他吃饭,他这才回到屋子里。

    吃完早饭,陈爷爷把陈凡叫到身旁道:“凡儿,爷爷今天打算进山采点草药,你就帮忙看家好了。”

    “爷爷,你要采什么草药?我去采好了。”爷爷已经是一大把年纪了,陈凡可不想爷爷在次进山。

    更何况自从陈凡懂事以来,就跟着爷爷一起学医,问诊把脉,对证处方,选药煎药,针灸拔罐,依靠着聪颖的天资,陈凡在十二岁时除了临床动手外,其他的都差不多掌握了个周全。

    这主要还是他那灾星的名号,让村里的人,就算是有病也只让陈爷爷医冶,那怕是陈爷爷不在家,或者是忙不过来的时候,也宁愿撑着病情,都不让陈凡瞧上一瞧。

    没办法的陈凡只能是为爷爷打个下手,或者是站在一旁听着爷爷讲解病因和处理病情的方法。

    而入山采药这活,在陈凡十四岁那年就已经独自承担了下来,每次家里只要少什么药材,他都会第一时间入山采集回来,昨天那一篮满满的草药都是他入山采集而来。

    “呵呵,爷爷知道凡儿的医术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对于草药的辨认自然是不在话下,可是这一次爷爷打算亲自进入山一趟。”陈爷爷自然知道陈凡这是在关心自己,不过他这次入山采药,其实也是另有打算。

    “可是,爷爷……”

    “好了,别说了”陈爷爷摆手打断了陈凡后面的话语道:“爷爷身体还好得很,你就不用担了,入山采药的事,就这么定了,你就留在家中好了。”

    虽然不情愿,但从爷爷的语气中,陈凡知道这入山采药的事,无论他在怎么说,爷爷都不可能改变心意,于是只好点头同意。

    陈凡帮爷爷准备好入山采药的工具后,叮嘱着:“爷爷,你已经有多年没有入山采过药,路上要多注意点安全。”

    “呵呵,爷爷入山采药的时候,你还没出世,这一点你就放心好了。”背起药篮,拿着药锄陈爷爷便离开了家门。

    一个人呆在家中的陈凡也并不无聊,随手拿起爷爷所存在书架上的其中一本医书,看了一眼书名,原来是《伤寒论》。

    《伤寒论》这本医书他早就看完,同时也能倒背如留,不过陈凡并没有将这本医书放回原位,而是继续的翻开第一页看了起来,他这样做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会是多此一举,依然是看得津津有味。

    其实这书架上的医书,陈凡全部都看过,同时也明白书中所讲,可是他没事做的时候,都会拿出来重新在看一次,也许是因为没能实践的原因,让他想从书中寻找到一些更新的东西。

    “病常自汗出者,此为荣气和,荣气和者,外不谐,以卫气………”看得入神的陈凡不由的将书中的内容给读了出来。

    “陈大夫,陈大夫……”就在陈凡还在沉浸在书中内容的时候,一声急促的中年男子声音从屋外传来。

    接着只听到“砰”的一声,一名中年男子风风火火冲了进来,就连身子撞到了门沿上也没有理会,着急的问到屋里的陈凡:“你爷爷了?”

    “爷爷他入山采药去了。”看清来人原来是村里的何山壮大叔。

    “真是的,你爷爷怎么这个时候进山采药呀!我家铁牛还等着他救命了,这下该怎么办呀?该怎么办……”说着,何山壮的声音都有些哽咽起来。

    陈凡连忙站起身子,将已经蹲在地上,开始带着哭意的何山壮扶了起来,问道:“何大叔,到底是怎么回事,能说给我听吗?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对!我怎么就没想到了。”何山壮一拍大腿,在看看陈凡手上的那本医生,一把就拉住陈凡的手,激动的道:“小凡,这一次无论如何你也要帮何大叔的忙,救救我家铁牛。”

    见何山壮一直拉着自己的手向屋外拽,陈凡又不好意思挣脱,有些为难的道:“何大叔,你先别忙着拉我,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何况我还没真正动手为村民看过病了。”

    “管不了这么多了,你跟了陈大夫这么久,说什么也会点医术,我家铁牛还等着你救命了,事情我边走边跟你说。”何山壮这时也顾不上这么多,说什么也不放手,一直拉着陈凡的手就向前走去。

    “就算是救命,你也要等我把药箱拿上呀!”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陈凡知道,村里的人来找爷爷多半就是为了冶病救人,所以他还是第一时间想到爷爷出诊时的药箱。

    “我怎么就忘了。”何山壮这才发现,被自己拉了好一段路的陈凡两手空空,除了手中的那一本《伤寒论》外,什么也没有,立马就道:“我这就去帮你拿。”

    何山壮几步就跑回到屋里,拿起放在诊桌上的药箱挂在身上,飞快的就跑回到陈凡的身旁,在次催促道:“我们快走吧!在不走就来不急了。”

    一路上,被何山壮连扯带拉,飞快的就往着何山壮家的方向赶去。在路上,陈凡也听何山壮提起自己的儿子何铁牛早上的时候还好好的,可是就在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一脸痛苦的倒在地上,上吐下泄的,还发起了高烧,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何山壮家里,此时已经被一些闻讯赶来的村民给围了起来,就连村长也在里面。

    看到已经快步赶着回来的何山壮,在望望他的身后,并没有见到陈爷爷的身影,疑惑的问道:“大壮,陈大夫了?”

    “村长,陈大夫进山采药去了……”

    “什么?进山采药去了?”听到这个消息,村长立马就叫了起来,接着满脸焦急的道:“我们这村子离最近的小镇也有三十多公里路,而且路又不好走,这…这牛娃怎么挺得了这么长时间。”

    “村长,虽然陈大夫进山采药,不过我帮他孙子给带来。还是让他先给牛娃看看病情如何。”对自己儿子的病情,何山壮比谁都要焦急。

    “陈凡?”村长这时才注意到站在何山壮身旁的陈凡,他也知道陈凡在村子里有着灾星的名号,村民都不愿与他走到一起,而陈凡这人除了进山采药外,也很少离开他爷爷的小诊所。

    “村长。”陈凡对着村长打了号招呼,问道:“铁牛现在怎么样了?要不让我进去看看?”

    “这个……”

    村长的话还没说出来,只见屋子外的一个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在一旁叫道:“大壮,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么一个灾星你也请上门来为你儿子看病,别到时候病没冶好,到是把自己儿子给搭进去了。”

    “对,王明说得没错,这灾星一出世就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大壮你怎么能请这么一个灾星回来给牛娃冶病,更何况这些年来,也没听说过他懂得冶病救人。”另一个村民也开口咐喝着。

    “说得没错,大壮你请这灾星回来,不是把儿子往黄泉路上送嘛!”

    “…………”

    有了第一个声音的反对,自然也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屋外的村民们都开始议论了起来,说何山壮怎么都不应该请陈凡来给铁牛看病,同时也在不停的灾星灾星的称呼着陈凡。

    “这……”

    何山壮这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刚才因为太担心儿子的安危,他一时也忘了陈凡在村里的名号,现在见村民的起哄,一时也为难起来,不知道该不该让陈凡为自己的儿子看病。

    陈凡站在原地,听着村民那议论纷纷的声音,紧握着拳头的双手,都有些泛白起来,由其是那扶着箱药带的右手,将药箱带都给扣出一个拇指大的洞,要不是这药箱带够结实,说不定整个药箱已经掉在了地上。

    可想而知,陈凡此刻强忍着心中那一股没有发泄出来的愤怒是有多么的难受,如果换作其他人的话,说不定早就发泄了出来。

    “都给我住嘴!”

    在也听不下去的陈凡终于还是怒吼出声,让原本还在议论的村民都闭上了嘴,这时只见陈凡扫射了众人一眼,大声的叫道:“如果牛娃的病我不能冶好的话,我自愿一命抵一命,现在你们满意了吗?”

    吼完,陈凡也不在理会门口的村民,就向屋子里走了进去,众人看到这个样子,也不敢在多说什么,给陈凡让出了一条行道。

书名:美女总裁的贴身神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美女总裁的贴身神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济世医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济世医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济世医仙目录预览:第001章以身试毒第002章蓝悦霜第001章以身试毒高耸险峻的断崖前,破旧的茅屋静静而立。茅屋里,一个老头躺在床上,正气得吹胡子瞪眼,对着萧意大骂:“你个臭小子,还想离开这座大山吗?”“当然想,你又不是美女,无聊又无趣,整天对着你个糟老头子,烦都烦死了!”萧意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躺在床上的老头是萧意的师傅何青溪,从小教他医术,老头何青溪哼了一声:“那还不过来给我解毒,解了我身上的毒,你就可以出师离开了!”萧意依然不紧不忙,躺在竹制的摇椅上,

  • 一场遥不可及的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场遥不可及的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一场遥不可及的爱情目录预览:第1章结婚第2章误会第1章结婚偌大的办公室里,一台电脑在反复播放着今早的一则新闻。“今早,顾氏消失一年之久的女儿,终于露面,不知道面对顾氏濒临破产的困境,顾家唯一的女儿会有什么行动来挽回损失?”记者机械般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响。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一张俊脸上,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上的照片。照片上,一个半掩着面,急促闪过镜头的模糊侧脸。但就算是化成灰,严靳也不会认错这张脸。“顾南枝,你终于是回来了!”男人

  • 替婚萌妻:少爷难伺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替婚萌妻:少爷难伺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替婚萌妻:少爷难伺候目录预览:第001章殉落,沫漓第002章乔颜联姻第001章殉落,沫漓宣城的六月,因为靠海并没有想象中的炎热。但是多变的天气,依旧免不了让人烦躁不安,海风吹在脸上并没有丝丝凉意。傍晚十分,颜汐落坐在二楼书房的阳台上,轻轻摸着高耸的腹部。宝贝,还有二十几天你就可以出世了,妈妈会给你全部的爱。或许在她生命中,只有这个孩子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温暖。她眯着眼睛放空思想。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叮当叮当”的发出声音,她默默睁开眼睛,看了一

  • 许你温柔爱一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许你温柔爱一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许你温柔爱一生目录预览:第1章:做我的未婚妻第2章:我只想活命而已第1章:做我的未婚妻京都市,金御私人别墅区。天空灰蒙蒙的,好像随时都会下雨。一辆黑色的宾利车缓缓的前行着,沿着幽暗的小路开向最深处的那栋建筑。车里,气氛有些诡秘,坐在后座上的男人交叠着一双修长的腿,黑潭般的眼眸一直盯着他身旁的女人。“这次如果能成功,我就娶你。”他的声音是温煦的,一如他优雅斯文的俊脸,总是给人一种温暖阳光的感觉。可是林熙知道这些都是假象,她太了解他了,甚至她都没这么了解自

  • 情如玫瑰带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情如玫瑰带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情如玫瑰带刺目录预览:第001章狗血剧一样的现实第002章买你一夜第001章狗血剧一样的现实夜凉如水。新进一线女星殷雪华正驾车,拖着疲惫的身子往A市的一处开去。今天是她未婚夫夏墨书的生日,她可是比往常提前了两个小时下班,为的就是给夏默书一个惊喜。想想自己跻身一线之后,就有很少的时间去陪夏墨书了。所以,殷雪华瞥了一眼正躺在副驾驶,被包装的好好的礼盒,袋子里装的是自己精心给他挑选的限量版的卡西欧,心里开心的不行。夏墨书是在她之前就已经出名了,那时候,夏墨书红

  • 心窝里住着一个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心窝里住着一个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心窝里住着一个人目录预览:第一章意外相遇第二章惊魂一刻第一章意外相遇早上九点,M国私人机场内,宋卿卿盯着前面的私人飞机,微微抿嘴。“这飞机是我朋友的,嗯……他性子有些冷,不要见怪。”莫凡绅士地耸肩笑了笑,伸手帮她推着箱子走上私人飞机。宋卿卿紧跟在莫凡身后,她是想拒绝莫凡好意的,但想到公司有业务往来,这才同意和他一同回国。哪知道,她上的竟然是一架豪华奢侈的私人飞机!“子铭,这是宋卿卿。”宋卿卿正在打量飞机内部的奢靡,听到莫凡的声音,转过头冲飞机主人扬唇

  • 前世嫉恨今日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前世嫉恨今日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前世嫉恨今日情目录预览:第一章该是还债的时候了第二章夏以安,她怎么在这?第一章该是还债的时候了“以安小姐,再用力一点,孩子就快出来了--”医院,医生满是担心的声音充斥着紧张和害怕。躺在床上的年轻女人满脸汗水,湿透了的刘海黏在脸上,她脸色苍白唇瓣干涸,贝齿咬出下唇,双手紧紧抓住床单,似是使出了浑身的最后力气。“啊--”划破天际的尖叫声,伴随着婴孩的响亮无比的哭声,床上的女人累极了,她渐渐阖上眼睛,来不及看那孩子一眼,内心却为这新生命的到来悲喜交加。“是个

  • 爱君心慕年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君心慕年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爱君心慕年华目录预览:第一章:绿帽子第二章:下马威第一章:绿帽子颜辞镜是个不一般的女人。她,花了五分钟接受了自己因为遭天打雷劈而穿越的事,又花了两分钟接受自己变成了一个八九岁的小娃娃,最后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自己的夫君在新婚夜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女人被翻红浪。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哪能没得绿!更何况,一个大男人接受不了自己成为政治婚姻的傀儡,娶一个只能看不能上的小女娃很正常啊!于是,颜辞镜很淡定地坐在桌子上,顺手拿了一把花生,桂圆就开始吃了起来,毕竟看片没点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