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豪门盛艳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8 8:13:17 来源:网络 [ ]
书名:豪门盛艳
第一章 我说,我们分手吧

“你刚刚说的什么?再说一次。说明qi-wen.com”好不容易才强忍住心底不断冒出的怒气,叶妮嘉一只手僵硬地死死握着叉在牛排上的叉子,故意放低语调再次问道。

“我说我们分手吧。”摇曳的浪漫烛光中,文巡英俊的脸庞倒映在光与影中,他仿佛没有看到叶妮嘉已经发白的脸色,神态自若地为了倒了小半杯红酒,“我发现我们的性格很不合适,而且我也找到了我的真爱,希望你也能找到属于你的幸福。”

叶妮嘉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桌子对面那张熟悉的脸,直到完全消化了文巡这句话的意思后,她才猛地把手中的叉子“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

“文巡,你真他妈贱。”叶妮嘉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我就说实话吧,你的脾气太差了,我自认为已经无法驾驭你,其实你还能找到爱你的男人的话,你也要好好珍惜。奇闻网

“我呸!你他妈劈腿了还能来教训我?”叶妮嘉终于耐不住怒火率先爆了粗口。

而文巡依然那个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是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可是看着文巡这副淡定的模样,叶妮嘉又缓缓平静下来,她恨透了这个时候的文巡,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她还是有些想挽回文巡了。即使文巡可能只是冲着她的钱,然而在交往期间,她是全身心投入那段感情。

深吸口气,叶妮嘉再次开口:“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上,我可以原谅你劈腿的行为,如果你现在就向我道歉……”

“得了吧,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千金大小姐吗?”文巡毫不留情打断叶妮嘉的话,“今天我还愿意出来跟你见面,就是看在我们以前的关系,”

“文巡,你对我说实话,你所谓的‘分手’是不是和我家破产有关?”片刻的沉默气氛中,叶妮嘉蓦地站起身子,双臂撑在餐桌上,摇曳的烛光中,她看不清文巡的表情。

此时餐厅里一些其他客人的目光已经被叶妮嘉突如其来的大动作制造的声响吸引过来了,而叶妮嘉也顾不上那些怪异的眼光,只是紧紧咬着唇脸色铁青的一瞬不瞬望着文巡。

文巡闻言愣了愣,良久他才缓缓抬起头,正视叶妮嘉的眼眸,淡淡说道:“对,你已经没有任何的价值了。无删节豪门盛艳免费阅读全文

叶妮嘉还没来得及爆发,就听到文巡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很快接通了电话:“宝贝,我马上就回来了,放心,我对那个可怜女人不感兴趣,就算她爬到我床上来我都……”

“文巡,你去死吧!”叶妮嘉尖锐的声音和餐厅音响中流淌出的舒缓音乐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手一挥,面前装着牛排的白色盘子“啪嗒”一声摔在地上,碎了。

“你有病吗?”文巡被叶妮嘉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神色狰狞,在周围异样的目光中跳起来就扬手想打过去,“我让你只是因为你是女人,结果你不知好歹,我必须给你点颜色瞧瞧。”

叶妮嘉心中一惊,眼疾手快避开了文巡挥来的巴掌,拿起餐桌上的盘子便向他砸去。

而文巡避之不及,被打个正着,汤汁溅得满身都是。其实叶妮嘉之所以这么生气的更大一部分原因是文巡是她的初恋。

第二章 去死吧,人渣

长相貌美如花,家世又显赫得高不可攀,连人都高傲得像一只开了屏的孔雀,这样的叶妮嘉在学校里绝对是属于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当然,骄傲如叶妮嘉也是瞧不上那些凡夫俗子的。无删节豪门盛艳免费阅读全文

直到大学二年级,叶妮嘉才终于打破了长达二十年的单身生活,在校草级别的高富帅文巡狂轰滥炸的追求下缴械投降。

如今想来真是虚假得可怕,想到这里叶妮嘉忍不住自嘲,什么看中的只是她的人不是她的条件,现在叶家一破产,他还不是立马原形毕露恨不得和自己马上划清界限了。

文巡被叶妮嘉的举动气得够呛,冲过来就想继续打她,无奈被愤怒冲昏头的叶妮嘉力大无比,两人在餐厅里拉扯起来。

周围好奇的目光不断聚拢,叶妮嘉和文巡都像是没看见似的。

“该死的女人,我他妈直接弄死你!”文巡扯着叶妮嘉的头发,直接降她推到墙壁上。

猝不及防的叶妮嘉一头撞上墙壁,顿时龇牙咧嘴,疼得眼泪都出来了,整颗心都被倏然涌起的愤怒包裹,她窒息得透不过气,

从来没有遭受过这种待遇的叶妮嘉当场就红了眼,她随手抓起手旁的一杯红酒就朝着文巡的脸泼了去。

一直关注着叶妮嘉反应的文巡眼疾手快地往旁边一闪,那股红色的液体从他耳边擦过,然后准确无误地扑上了他身后那个男人的西装上。阅读http://www.qi-wen.com/

“你去死吧!人渣!”叶妮嘉不顾形象地吼着。

文巡慌张弯腰躲了过去。

装载着沙拉的精美盘子又从文巡耳旁擦过,然后直接撞到文巡身后那个被泼了一次红酒后转过身来的男人的胸前。

沙拉酱沾满了那件看起来就知道是价值不菲的西装,一盘子的蔬菜随着盘子的下坠落到男人的腿上。

那个男人此时的脸黑成了锅底。

而这边叶妮嘉根本无暇顾及那个无辜的男人,被怒火操控中的她一边源源不断地骂着一边捡起手边所有能拿起的东西便向文巡砸去。

场面瞬间变得无比混乱。奇闻网

文巡左躲右闪灵活地避开了叶妮嘉的食物攻击,而文巡身后的那个男人在两次中招后也十分聪明地闪到了一旁。

地上全是破碎的盘子和各式各样食物,连餐厅里用餐的客人们也盯着这边看热闹并小声议论着,这个大厅看起来狼狈不堪,哪里还有高级餐厅的样子。

最后已经没有食物可以扔的叶妮嘉所幸直接走到文巡所在的位置一脚朝着文巡的胯下踹了过去,但是下一秒就被文巡用手阻止了动作。

“这个地方可是碰不得的。”文巡冷着脸警告地说。

“那这里就能碰了吧!”叶妮嘉一声冷笑,随后抬起手就一个耳光朝着文巡那光洁的脸上甩了过去。

“啪——”

“文巡你真他.妈是个王八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你竟然背叛我!”吼着吼着叶妮嘉就不自觉红了眼睛,情绪激动的她又是一个巴掌反手甩了过去,文巡的脸被打得偏向一边,没一会儿就逐渐浮现出一个红掌印。

第三章 你要脱我的衣服

文巡隐忍着愤怒,可是他那骇人的表情像是要吃了叶妮嘉。

“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样对我?”叶妮嘉声音中夹杂的哭腔越来越浓,她努力控制着声线尽量不让自己失声哭出来,她狠狠擦拭了一把红通通的眼睛,恶狠狠地说,“我不会原谅你的,只要有我在一天,我就不会让你好过!”

文巡的视线停留在碎了一地盘子的地板上,像小扇子一样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他面无表情,叶妮嘉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叶妮嘉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又是一个巴掌朝着文巡的脸甩过去后就拿起皮包踩着高跟鞋小跑着出了酒店。

夜晚的风都带了许多凉意,墨蓝的天空里一颗星星都没有,像一块巨大的铅石沉甸甸悬挂在天空中,似乎是随时要压下来。

叶妮嘉紧了紧身上的大衣,挺直了腰杆快步从餐厅走到停车处,她不停地告诫自己不准哭,一定不要哭,不过就是和一个男人分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溢出眼眶。

心里酸酸的,有些痛的感觉。

不是从来没有喜欢过他吗?就算分手也是无所谓的啊,怎么还会有这样难过的感觉?

满脸的泪水花了叶妮嘉精心化的妆容,凉风中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走到自己的车前,手刚搭上车的把手,一个倾长的身影忽然挡住了她的视线。

清新的味道中夹杂着浓烈的红酒和沙拉酱味。

叶妮嘉抬起头便看到一张已经阴沉到了极点的脸,如果不是他那狰狞得可怖的表情的话,说不定叶妮嘉还会小小的花痴一下。

“你是谁?”虽然脸上花了的妆让此时的叶妮嘉看起来和电影中的女鬼没两样,但她依然保持着高傲问道。

“你是不是还欠我一句对不起?”该男人瞪着叶妮嘉的眼睛就差没闪红光了,他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叶妮嘉这才回想过来貌似她在拿食物扔文巡时有一个无辜的男人不小心中了招,她上下扫了一圈这个浑身散发着红酒和沙拉混合味道的男人,小脸微微一红,道:“……那,那你脱下来我拿去给你洗……”

听到这话男人也是微微一愣,然后勾起唇角笑得发冷,他仗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俯视着叶妮嘉,说:“第一次见面你就要脱我的衣服?那我这心里损失费呢?这套衣服,外加心里损失费,你赔不赔得起?”

叶妮嘉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盯着眼前这个男人,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浑身上下全都是顶级名牌的年轻男人,不就是被泼了红酒和沙拉吗?还至于造成心理上的伤害?!

“你的西装只是被泼了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而已,拿去洗衣服就OK了,你还要我赔你全部的费用?!”叶妮嘉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冷着脸回应:“你认为我的衣服都成这样了还成穿?”

“怎么不能穿,洗了洗就可以穿。”叶妮嘉沉着声音道,“我就长得这么像冤大头吗?还是你逮着机会就迫不及待想来坑我了?我告诉你,赔偿我无意间泼了你东西的费用,我可以给,只是你整套西装的费用和你所谓的精神损失费,没门!”

第四章 遭遇拜金男

说着叶妮嘉从皮包里翻出钱夹,脸上写满了打发叫花子时的鄙视:“我只弄脏了你胸口和肩上的布料,别以为只要是男人就可以来坑我……”说完这句话时,她不由得低下头,将即将滚落的眼泪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叶妮嘉从钱夹中拿出一张支票出来,然后又从皮夹里掏出一支笔,刚想潇洒地签上自己名字时,才蓦然想起叶家的公司早就破产了,就算开了支票也只是空头支票而已。

在男人阴沉的目光下,叶妮嘉只好悻悻把支票和笔放回皮包里,打开钱夹从里面拿出仅有的七张百元大钞。

只有叶妮嘉自己知道,她伸出拿着钞票的手时心都跟着在滴血了。

天!那可是她身上唯一剩余的钱了!

尽管心里疼得不行,在面子的驱使下叶妮嘉还是高高扬起她那高贵的头颅,高傲得像一只孔雀:“不好意思,我一般出门都只带卡,今天就带了这么一点现金,你先收下,等会儿你把电话留下,我会汇钱给你。”

叶妮嘉拿着钞票的手在空中僵硬了半晌,那个男人都没有动作,他只是用略带嘲讽的目光淡淡看着叶妮嘉的手,然后轻笑:“我这西装就值你的七百元钱?”

“我说了我没有带够现金,回头会把剩下的钱给你补上。”叶妮嘉赤着耳朵说,她发誓,这绝对这对是她生平中第一次因为钱的问题被人羞辱,这简直就是她人生中的一大污点,永远也去除不掉的污点。

“怎么我觉得你补上钱的概率几乎为零?”那个男人嘲弄的目光移到叶妮嘉的脸上,“叶妮嘉,你都已经破产了还怎么还我钱?”

叶妮嘉诧异:“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不是我想知道,只是被迫知道而已。最近杂志报纸上全是你的照片和叶家破产的新闻,我想忽视都难。”男人表情依然是淡淡的,夹杂着嘲讽的意味,那云淡风轻的模样让叶妮嘉忍不住想到文巡那雷打不动的可恶表情,“不知道你叶小姐连赔我一件衣服的钱都没有,那些一直在追着你们叶家挖新闻的记者,有没有兴趣?”

这是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叶妮嘉敢说,站在她面前这个男人绝对她这辈子见过最吝啬、最没有绅士风度、最小气吧啦的男人,竟然就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和一位女士争吵。

“你还是不是男人?不就弄脏了你的衣服吗?我说你至于这样死缠烂打地追着我要钱吗?”被踩中雷点的叶妮嘉胸腔里的怒火又忍不住“蹭蹭蹭”直往上冒,“我还真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吝啬到你这种程度的。”

叶妮嘉一连串攻击性的话让男人本来没有太大起伏的脸瞬间拉得跟驴一样长,他沉默了片刻,忽然沉声道:“我也没有见过一个女人泼妇到你这种程度。”

“你说谁泼妇……”

叶妮嘉愤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男人打断了,他眼神冰冷一瞬不瞬盯着叶妮嘉,声音冷得跟北极冰川似的:“我这辈子最讨厌三件事情。第一,有人碰了我的钱;第二,有人碰了我的钱;第三,有人碰了我的钱。”

男人的目光愈发深沉:“恭喜你,这三样东西你全碰了。”

叶妮嘉被男人吃人的目光唬得一愣一愣的,目光怔怔看着他良久,才表情微微松动下来,轻轻吐出两个字:“我靠……”

豪门盛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盛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绝散作十首

    1、从教感言——观大型眉户现代剧《迟开的玫瑰》(小序)2004级2班“思索人生价值,畅想美好未来”主题班会将于2003年9月26日午自习召开,余作此诗以明志,并鼓舞士气。三尺讲台添岁月,人生无悔慨然过。吾虽左耳突聋客,愿捧明星撒满河!2、题理补(2)班“为了理想而努力”主题班会植桃种李忘春秋,苦辣酸甜在心头。但得桃飘和李舞,不辞羸病溉清流!3、世博会有感廿一世纪世博开,百态千姿入眼来。五彩缤纷融万汇,和谐盛世唤春回。4、题“西部鹰王”王澄宇鹰画《雄霸天地》(小序)公元2010年3月3日,岁在庚寅

  • 2018最具投资价值的书画艺术家:冀绘明

    2018最具投资价值的书画艺术家:冀绘明冀绘明,别号抱朴子,三晋上党人,中国当代画家兼书法家,醉心于中国画及中国书法研究与创作。现为世界华人书画家协会北京宋庄分会执行主席、中国领导干部书画研究院常务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画艺术委员会会员、全国美术教师工作委员会理事、中国艺术教育促进会会员、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画家师承:痴迷绘画三十余年,堪称“画痴”。之前在山西大学美术学院国画专业科班学习,继而赴北京大学国画高研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国画高研班深造。远求顾恺之、文徵明、徐悲鸿、傅抱石等大师,

  • 奋斗之风飘扬中国梦

    幸福是一个人的需求得到满足而产生长久的喜悦,并希望一直保持现状的心理情绪,要幸福就要奋斗,因为奋斗,我们享受挥汗如雨的畅快;因为奋斗,我们拥有无悔的青春;因为奋斗,我们终觉自我价值的实现是对人生最好的交代;因为奋斗,我们愿意以耕耘换来更多的满意。站在新时代的征程上,每个人都有出彩的机会,幸福需要更多的色彩描绘;幸福需要更多的地气实现;幸福需要更多的实干填充。陈希说:要把奋斗精神落实到本职岗位上,落实到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上,幸福也就可以以小见大。肯干事。是党员、是干部,身居不同岗位的要职,要以

  • 致敬大雨中那些我们“最可爱的人”喀什警察

    新疆喀什讯:(张成学)暴雨来袭,别人往家里跑,他们往路上跑,他们是城市的坚守者、守卫者。5月20日至21日,喀什市连降大雨,部分路段淹水导致交通拥堵严重,警情就是命令,我市警方迅速启动恶劣天气应急预案,喀什民警特警冒雨上岗、全力以赴,疏导交通、救助群众、处理交通事故,确保道路交通安全、有序、畅通,守护着群众出行安全。一场大雨让路边不少公交站产生积水,为了确保道路畅通,执勤的民警特警前往各个路段积水严重区域疏导道路交通,引导车辆、行人往安全地带通行,使用铁锹、抽水设备、扫把等工具持续疏通下水道,不

  • 释延振第九期的收徒班上,又一奇迹出现

    为方便北方的学员,应大家需求,釋延振师傅狼牙山佛缘禅寺第九期免费收徒训练班成功举办,2018年5月18日-21日,30多人,各美业大咖,养生达人以及中西医医生等有缘人共同交流学习。这个小伙子叫李达今年37岁,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犯头疼病,病疼起来撞墙痛苦不堪,吃止疼药打杜令丁最后也不管用了,来到狼牙山佛缘禅寺参加我第九期的培训班,他说了这种情况后我就让他喝了喝自在绛酸茶。当天奇迹发生啦这几天已好了不疼了,给病人解除痛苦是我最开心的事!

  • 男子每次约会都用一个暗号

    两个人的约会是有暗号的。而他们两的暗号就是她家客厅的那扇窗户。如果窗户是开着的,就表明这天晚上她有机会出去。于是,他就在老地方等。常常是等了最多不到半个钟头,她就会如约而至。当然也不是绝对的灵。有时候就不行。比如有一次,明明窗户是开着的,可他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来人。第二天打电话一问,才知道是在临出发的时候突然有不速之客来访,而且一坐就是好半天。她心里干着急,又不好表现出来。不过,这种情况毕竟不多,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愉快的,她也是愉快的。有时候就想,那扇窗户,不正是一种象征物么?当那扇窗户是开启的时候

  • 那些留在老西安人回忆中的身影,如今都在哪里?

    时代在进步,科技在发展当大家在不断接触新事物时,你还会记得曾经那些老古董吗?笨重的大哥大,慢吞吞的老爷车、台数很少的黑白电视机?还有那些街头巷脚用双手谋生的手工匠人你还记得吗?钉秤记得小时候爷爷带回来一个秤,教我怎么称重,那时候没有电子秤,用的秤都是制秤人精心制作的,做秤是精细活儿,精细制作,毫厘必究,现在各种店铺中电子秤已经代替了手工秤,制秤人这个老行当也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中了。补锅匠那时候家里锅坏了,会先存放起来,等着那流动在大街小巷挑着特殊担子的身影叫喊着“补锅咯,补锅噢.....”然后补

  • 故事:公公早出晚归,还穿红戴绿,儿媳跟踪一天,回来哭瞎眼

    我叫梅子,我和老公开了家小饭馆,生意虽好,但也只够维持基本生活,因此尽管我俩结婚五年了,可依旧没要孩子。因为现在养个孩子,实在是千难万难。前些日子,婆婆因病去世了,我怕公公一个人孤单,于是就将他接到我家,方便照顾。公公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后来缓过劲来,就到我的小饭馆帮忙。看着他成天忙前忙后,脚不沾地的跑,我又怕他累着,就让他歇着,有什么活也抢着干。我让公公没事就出去散散步,打打太极或者找个老朋友下下棋什么的,怕他孤单,还给他买了台唱戏机。最近几天,我发现公公经常早出晚归,走路都带风,似乎心情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