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最美不过初相逢】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8 7:19:57 来源:网络 [ ]

小说:最美不过初相逢

第1章 报到

 春末夏初的早上,微凉的空气夹带着丝丝潮湿,一阵风吹过,似乎有细小的水珠拂过人们的脸颊。版权http://www.qi-wen.com/

 

 这种清凉透爽的感觉让因为昨天夜里没有睡好,而早上精神不振的柳夏夏心头为之一爽。

 

 啊,真是个舒服的天气。

 

 话说,柳夏夏为何昨夜没有睡好,是因为昨天上午她接到了“大娱乐”杂志社的录取通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兴奋的几乎一夜没有合眼。

 

 她从昨天接到“大娱乐”主编KK的电话之后,就一度陷入了精神疯癫的状态。

 

 先是请自己的闺蜜董芬芬和秦莉华在必胜客大吃海喝了一顿,酒足饭饱之后,三个人大呼不过瘾,又转战糖果KTV,胡乱狼嚎了三个多小时。最后三个人体力不支,这才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可是回到家里,柳夏夏才反应过来,明天上班的衣服还没有买好,又风风火火的跑到商场,在火拼两个小时之后,终于将套装,外套,衬衫,鞋子,包包,购置齐全。推荐http://www.qi-wen.com/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半了。

 

 柳夏夏觉得自己已经筋疲力尽,只剩下一把骨头还在顽强的支撑着自己。

 

 她一头栽在自己那张铺了蓝色叮当猫被单的小床上,想要美美的睡上一觉,可是偏偏应了那句,“困极了的人不好睡”,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她就像烙煎饼一样,在床上折腾到早上五点半。

 

 看来,是睡不了了,还是早点起床吧。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尽管一夜没睡,她还是心情大好,在上班的路上还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原文qi-wen.com

 

 “宝贝,是不是已经在上班的路上了?吃过早饭没有啊?”柳妈妈和蔼可亲的声音透过电话传过来,温暖的像是太阳的光亮。

 

 柳夏夏一阵暖心,甜甜的微笑着回答,“妈妈,我已经吃过早饭了,现在正在去上班的路上。你呢?吃过早饭没有?爸爸呢?”

 

 “你爸爸一早就去晨练了,我已经做好了早饭,等他回来一起吃。”

 

 “哎呀呀,老爸老妈结婚二十多年了还是这般恩爱,真叫人羡慕嫉妒恨啊。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我是电灯泡了。”

 

 柳夏夏说话的时候,脑子里已经浮现出老爸老妈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温馨画面了。她的家庭虽然人口不多,只有她和爸爸妈妈,但是三个人相亲相爱,十分融洽。阅读qi-wen.com

 

 不过,自从南下来到这座沿海大都市上大学,后来毕业有留在这里找工作,她几乎一年里只能回家两三次,甚至一次。出门在外的她,在很多个夜深人静的时候,都会偷偷的流眼泪,想念家乡,想念爹娘。

 

 “夏夏,我知道这份工作是你一直梦寐以求的,是你努力争取来的,爸妈都替你骄傲和高兴。你一定要好好工作,多多向大家学习。你也不小了,没有爸妈在你身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柳妈妈的话语有点哽咽了,每次想到自己宝贝女儿独自一人在外地打拼,她就格外心疼和牵挂。

 

 柳夏夏最怕妈妈这样了,会让她很心疼,她连忙安慰说:“妈妈,我知道了,放心吧,我在外面挺好的。【最美不过初相逢】小说在线阅读好了好了,不说了,我到公司了。”

 

 她匆忙挂了电话,因为她怕再说下去,就要内牛满面了。

 

 她下了公交车,又步行走了五分钟,终于来到“大娱乐”杂志社的楼下。

 

 哇塞,要不要这么气派啊。二十六层的玻璃大厦,风格是当下最流行的后现代欧式风格,前卫,时尚,不愧是A市最大最权威的娱乐杂志社。

 

 有一句口号怎么说来着?

 

 “没有大娱乐挖不出的新闻,没有大娱乐找不到的八卦。”

 

 这家A市顶级的娱乐杂志社,汇聚了五百多名高能力的记者和三百多名资深作家。网站qi-wen.com连有些在日报晚报工作的记者和作家都愿意跻身加入这里。可见这里的风光不限美好啊。

 

 在一阵感叹赞美中,柳夏夏踏进了大楼。她的目的地是十六层,娱记工作区。

 

 “叩叩。”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

 

 柳夏夏深呼吸了几口,平稳了一下起伏不定的情绪,才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进去。

 

 “KK主编,您好,我是柳夏夏,是在报道的。”说话的时候,柳夏夏还礼貌的给了对方一个90度直角鞠躬。

 

 KK微微一笑,她喜欢有礼貌的人。现在大学生总是一身傲气,纸上谈兵的功夫高人一筹,可是轮到实际就都蔫成了落秧的茄子。

 

 像柳夏夏这样谦顺的后辈已经不多见了。

 

 “不用客气。我这个人很随性,没有严格的规章制度,也没有条条框框的条例,只要你工作认真负责,敢于挖掘新鲜事物就可以了。”

 

 KK的脸上一直都是迷人的微笑,将她的气质修养都展现出来。

 

 哇哇哇,没想到“大娱乐”的主编这么和蔼可亲,这么民主开放,简直就是捡到宝了。

 

 “放心吧主编,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柳夏夏又是一鞠躬。

 

 “好了好了,还真是个懂礼貌的孩子。”KK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她拨通内线电话,“美乐,你进来一下。”

 

 “主编。”被称作美乐的人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姑娘。一头墨黑的长发柔顺的散在肩上,淡淡的妆容丝毫不张扬。她浑身散发出一种东方古典美人的气质。

 

 “美乐,这个实习生,你来带吧。”KK指了指眼前的柳夏夏。

 

 “主编,我已经带着两个实习生了,再多我恐怕要带不过来的。”美乐看了看柳夏夏,有点为难的说。虽然是拒绝,但是她的眼睛里是柔和从容的光,丝毫没有鄙夷或是厌烦的表情。

 

 柳夏夏知道她定是真的为难。

 

 “哦,是这样啊,那么现在还有谁比较空闲?”KK也觉得有点头疼。现在有很多人想要进入“大娱乐”实习,她也特别想给这些孩子们一些学习实践的机会,可是平时的工作已经很忙了,再让手下人带实习生,他们定会觉得吃力。

 

 “好像朱莉那里只有一个实习生,可能她会比较有空。”美乐思忖了一会儿说。

 

 KK听到朱莉的名字,细长清晰的眉毛微微蹙了蹙,看来只有这么办了。

 

 看来只能委屈一下柳夏夏了。

 

 柳夏夏看出主编表情的变化,暗叫不好,这个朱莉一定不是个什么善良之辈,否则主编的脸上不会出现惋惜,委屈你了的表情。

 

 “那好吧,柳夏夏,你就去朱丽那里吧。我会告知她一声的。不过你要记住,朱丽这个人脾气不太好,性格也比较张狂,好在她是个老前辈了,工作经验丰富,能力也是超强型的。你可以学到不少东西。”

 

 一边的美乐,心里狂叫,我勒个去,主编你是在说这个世纪最最好笑的笑话吗?朱丽是何等货色,她会教实习生东西吗?苛刻虐待才是真的吧。

 

 全大楼里,谁不知道朱丽的变态啊。

 

 柳夏夏小盆友,你这次是惨了。

 

 “没关系,我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能忍。她脾气不好,我忍着她就是了。主编您放心好了。那我先出去了。”

 

 柳夏夏知道局势已定,不如轻松敞亮的答应,也显得自己有气度。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本来就是服从安排的事情,本来就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能够决定的。

 

 她走进大楼中央的大厅办公区,这里光线很好,四面八方都开着窗户,空气也清新的很。

 

 大厅办公区被格子间划分成一间一间相对独立的空间,记者们就在这些格子间里,剪裁照片,码码文字。

 

 柳夏夏一一看过格子间右上方的小名片,终于在大厅的中间位置找到了朱丽的座位。

此时,朱丽并没有再座位上,大概是跑新闻去了吧。

 

 她看见朱丽的打印机咔嚓咔嚓的响着,墨条也发出吱吱的声音,看来是墨条并什么东西绊住了,不能正常工作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助人为乐,做做好事吧。

 

 其实就是手贱。

 

 柳夏夏把打印机电源拔掉,把里面的墨条取出来,整理好,就在这时,柳夏夏的身后响起一道尖锐锋利的声音。

 

 “你是谁啊?哪里跑来的死丫头?你在干什么?你对我的打印机做了什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位置上?”

 

 一连五个问句,让柳夏夏实在不知道应该先从哪个问题回答起。

 

 她略微整理思路,“对不起,您就是朱丽姐姐吧。我是柳夏夏,是刚来的实习生,主编让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朱丽就粗暴的打断了她。“哎呦,不会吧,又给我实习生啊?主编现在真是把我们当牲口使唤呢。”

 

 牲口?看你这副德行,性口都不愿意和你做亲戚。

 

 “朱丽姐姐,我不会给您添麻烦的。有什么琐碎的事情,麻烦的事情,跑腿的事情,您就全部交给我做,我很勤奋的,不会给您添太多麻烦的。”

 

 “哎呀,不会给我添太多的麻烦是多少麻烦啊?我这个人一点点麻烦都受不了的,怎么办,我不想带你啊。你还是去和主编说吧。”朱丽说完,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眼神斜睨着柳夏夏,一幅鄙夷嫌弃的表情。

 

 靠你大爷的,姑娘我好说歹说,你就是不识时务是吧?

 

 看你一幅死猪样子,真是倒胃口,你不想带我,本姑娘还真不想让你带呢。

 

第2章 烫手的山芋

 可是,主编的为难,美乐的话,又一一浮现在柳夏夏的脑海中。看来现在只有两个选择。

 

 第一,忍气吞声的再求求朱丽,最好说动她,可以做她的实习生。

 

 第二,现在就大嘴巴子甩在她脸上,然后潇洒的说一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拎包走人。

 

 柳夏夏在心里权衡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选择第一。

 

 她拉下脸子,赔着假不拉几的傻笑。“朱丽姐姐,您别生我的气啊,您看在我这么年轻的份上可别和我一般见识。主编说现在没有空闲的人来带我,所以才找了您。还说您工作经验丰富,工作能力超强。您就委屈一下,收了我吧。”

 

 柳夏夏眨巴眨巴黑黑的大眼睛,睫毛轻轻的抖了抖,一副很可怜的样子。

 

 若是那个人见了她这副样子,一定会心软的,可是谁让咱夏夏小盆友遇到的是油盐不进铁石心肠的朱丽女魔头呢?

 

 “走开走开,少在这里和我装可怜,我最讨厌你们这些年轻的女孩子,动不动就一副欲哭的表情,有本事你真哭一个我看看,你要是真的哭出来了,我就收了你。”

 

 靠类,朱丽,我X你全家。

 

 这个时候,在门口看了半天好戏的爱敏突然跑过来,俯在朱丽的耳边叨叨咕咕的说了一会儿。

 

 两个人的眼睛叽里咕噜的转着,一看就知道没有商量什么好事。

 

 爱敏说完话,退到朱丽身后,一副你死定了的样子看着柳夏夏。

 

 “你真想留在我这里?”朱丽挑着细眉问。

 

 柳夏夏自然看得出她们两个人刚才一定是在叨咕关于自己的事情,再看看她们两个狼狈为奸的表情,一定没有说什么好事情。不过现在的形势也荣不得她考虑。

 

 “恩恩,我真想留下来。”

 

 “好吧,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实习生了。我这个人啊,就有一条规则,就是听话。我说什么你做什么,明白吗?”

 

 “明白明白。”

 

 明白你个毛线啊。

 

 “好,现在我就给你第一个任务。”朱丽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文件夹,递给柳夏夏。“这里面的人叫慕向南,慕氏集团总裁,你去采访他,写一篇关于他的详细报道。记住一定要详细。明白了吗?”

 

 朱丽把详细二字说的咬牙切齿,眼神里你死定了的含义再清晰不过。

 

 柳夏夏一个初出茅庐的黄毛丫头,哪里知道害怕,小手一挥就接过了文件夹。那气势简直和古代的揭皇榜有一拼了。

 

 办公室里刚才都是看好戏的样子,安安静静的,可是现在看见柳夏夏接了慕向南的报道,简直就炸开了锅,各种各样的声音纷纷响起。

 

 “这个朱丽真是太坏了,慕向南是什么样的厉害角色,哪里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能够应付的。”

 

 “是啊是啊,听说这个慕向南从来不接受杂志的采访,就算有人不小心拍到了他和哪个女人的照片,也不敢对他做太多的介绍和分析。”

 

 “恩恩,我也听说了,我还听说,我们KK主编曾经亲自出马想要采访这位人物,都被拒之门外了。这次是我们的顶头上司执意要写关于慕向南的报道,KK主编不敢接直接扔给了朱丽,这下可好,朱丽也找到了替罪羊。”

 

 “哎呀,好可怜的实习生,好可怜的柳夏夏啊。”

 

 柳夏夏找了个角落的空位坐下,耳边充斥着同事们的交谈,心里越来越没有底。

 

 连KK主编都办不成的事情,她能行吗?

 

 这个该死的朱丽,简直就是要至我于死地啊。

 

 算了,唉声叹气也没有用,不打仗就认输可不是我柳夏夏的风格。与其在这里愁眉苦脸, 还不如做点实际的。

 

 她打开电脑,找到度娘,输上慕向南的名字,他的一些简介出现在屏幕上。

 

 慕向南,男,汉族,1986年生。现任慕氏集团第三任总裁。海外留学回来,拥有双博士学位。父亲慕严,母亲蓝明珠,妹妹慕向纯,弟弟慕向北。

 

 慕氏,主要产业是房地产。早在二十多年前就以房地产起家,到了慕向南这一代发展到顶峰。慕向南靠敏锐的观察力和机智多变的经营形式,将慕氏集团在他接手的短短两年里,整整扩大了一倍。

 

 这是很正规的简介,还有一些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小道新闻。

 

 报道上说,慕向南是个极其冷漠残酷的人,对待生意上的对手简直是心狠手辣,手腕强硬。

 

 他的私生活很混乱,女人多的如衣服。

 

 他没有常性,一个女人留在他身边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天。

 

 他花钱如流水,喜欢奢侈品。

 

 等等。

 

 哇塞,这个人真的是一朵奇葩啊。

 

 不过,他的样子倒是无限英俊的。度娘上有很多他的照片,柳夏夏一一看过,由衷的感叹,此人简直是妖精般的男人。

 

 她甚至有片刻的雀跃,因为她是个花痴,而他是个帅锅。

 

 不过转眼她又犯愁,这样厉害的角色,在A市能够呼风唤雨的角色,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接受她的采访。万一再有一个不小心,得罪了这位大爷,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远处的朱丽看着柳夏夏犯愁的样子,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柳夏夏看了半天的资料,越看心里越是发毛,真后悔刚才意气用事接了这个报道,事实再次证明了一个真理,冲动是魔鬼。

 

 美乐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来,轻轻放在她的桌子上。

 

 “是不是有点后悔啊,是不是有点犯愁啊,这个报道就是个烫手的山芋,大家都唯恐躲之不及,就你傻傻的接过来。”

 

 虽然是刚认识不久,但是美乐对柳夏夏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见她郁闷,特意过来开导一下。

 

 柳夏夏听到美乐的关心,心里暖暖的,甜甜的,她以为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冷血无情的,都是等着要看她笑话的。心里难免有点落魄和失望。

 

 现在美乐的关心让她又打起了一点精神。

 

 这时候一个和柳夏夏年龄相仿的小姑娘也走过来,“你好,我叫小查。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多多关照哦。”

 

 小查话语的最后还不忘送上甜甜的微笑。她长得可爱又温柔,一笑起来还有一对小小的酒窝。像一只软绵绵的小绵羊。

 

 可是经过后来的接触,她才发现,小查简直比灰狼还灰狼呢。

 

 “你好,我叫柳夏夏,你叫我夏夏就好了。”柳夏夏见同事过来打招呼,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夏夏?是哪个夏的夏?上下的下,还是吓一跳的吓。”小查开玩笑的说。

 

 呦呵,冷幽默啊。

 

 柳夏夏马上来了精神,“一个是上下的下,一个是吓一跳的跳。”

 

 顿时,三个人都呵呵的笑起来。办公室的人纷纷投来狐疑的目光。

 

 “看你也是个乐观主义者,是我喜欢的款儿。以后你就是我的好朋友了。来,抱一个。”小查已经露出了一点女汉子的样子,两只纤细白皙的手臂大大的张开,给柳夏夏来了一个熊抱。

 

 这个姑娘真可爱。简直可爱到爆。

 

 “夏夏,你以后要小心点,那个朱丽可是个厉害角色,还有她身边的那个爱敏,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那个爱敏是什么人啊?也是娱乐记者吗?”柳夏夏疑惑的问。

 

 “恩,她也是个新来的记者,现在也是朱丽的实习生。不过她可跟你不一样,她是朱丽的表妹。朱丽对她很好的。”小查在一旁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

 

 柳夏夏的心里有点摸不到底,今天第一天上班就遇到这么多的状况,还接了这么棘手的报道,真是够悲催的。

 

 小查和美乐都安慰她,希望她不要气馁。其他的同事看见三个人有说有笑的,也纷纷过来和柳夏夏打招呼,互相认识。

 

 柳夏夏的心里一下子就温暖了许多,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也不是所有人都像朱丽和爱敏那样排斥她的,世界还是有真情在啊。

 

 一上午就在大家的互相认识中度过。午餐时间,董芬芬正好路过“大娱乐”,便叫了柳夏夏一起吃饭。

 

 两个人坐在一家川菜馆,点了麻辣辣的水煮鱼和凉爽的蕨根粉,这是柳夏夏最爱的两道菜。

 

 柳夏夏化悲愤为食欲,埋头苦吃,丝毫没有看出来对面的董芬芬一脸的苦恼。

 

 等她酒足饭饱之后,才注意到对面的那碗饭衣扣也没有动过。

 

 柳夏夏瞪着晶亮的眼睛看着她,“你要减肥吗?”

 

 “你怎么了?”

 

 “生病了吗?”

 

 “丢东西了?”

 

 “失恋了?”

 

 柳夏夏一再询问,董芬芬就是一味的低着头不回答,直到听到失恋两个字,她的眼睛才微微抬起,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

 

 “真的失恋了?哎呀,你别哭啊,到底怎么回事啊?”柳夏夏一边递纸巾一边急切的问话。

 

 “我发现汪坤背着我和别的女孩子交往,他脚踩两只船。”

 

 “不可能,你要说其他男生这样我信,汪坤,不可能。全世界人都出轨了,他也不可能。他为人老实本分,对你又那么好,怎么可能脚踩两只船?”

 

 柳夏夏的脸上从紧张到轻松,不是她不关心姐妹,是实在不相信汪坤会出轨,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

 

 “老实本分?那都是装出来的。不信你看。”

 

 董芬芬掏出手机,打开相册,是刚才她去超市购物的时候拍到的,照片中的汪坤搂着一个打扮时尚,妖里妖气的女人。两个人的脸上满满的甜蜜。

 

 傻子都能看出来两个人的关系。

 

 我靠,真的是汪坤?

 

 这个世界难道真的没有真爱了吗?

 

第3章 漂亮妖精男

 董芬芬一直在哭,眼泪就像坏掉的水龙头。

 

 柳夏夏心里有些烦躁,倒不是烦董芬芬,而是顿时觉得这个世界又黑暗了些。

 

 汪坤和董芬芬是大学时候的校友,和她们也是很好的朋友。大学四年,汪坤追了董芬芬四年,真心打动了一箩筐的人。

 

 毕业后,汪坤又放弃了老家的正式工作,陪着董芬芬留在这个城市打拼。董芬芬说一,他绝对不说二,董芬芬说东,他绝对不会说西。

 

 柳夏夏和秦莉华都看好他们两个,都觉得他们一定能够结婚。

 

 可是。。。。。。

 

 汪坤出轨了。

 

 这简直就是要颠覆柳夏夏的爱情观。

 

 董芬芬苦累了,就回家去睡觉。柳夏夏没有回公司,她现在要去慕氏,她要去采访慕向南。

 

 她做了半个小时的地铁,终于来到位于市中心的慕氏集团。

 

 站在慕氏集团的楼下,她才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井底之蛙,孤陋寡闻。

 

 早上的时候她还认为“大娱乐”的办公楼气派又时尚,无人能及。现在看看眼前这座足足有四十多层的黑色大楼,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气派,什么叫真正的宏伟。

 

 因为是黑色的缘故,让人站在楼下,觉得压力好大,它就像一座雄伟高大的城,城里住着威严冷漠的王。

 

 让人不得不臣服。

 

 柳夏夏调整一下呼吸,走进大楼。可是在前台她就被拦下了。

 

 “小姐,很抱歉,没有预约,是不能见慕总裁的。”前台小姐带着姣好甜美的微笑,话语却拒人千里之外。

 

 “我是大娱乐的记者,想写一篇关于慕氏以及慕总裁的报道,麻烦您能不能通融一下。”

 

 柳夏夏将自己的工作证和记者证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抱歉,您真的不能进去。”

 

 柳夏夏其实是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的,想着这个慕总裁一定很忙,大概没有时间给她,或者很少,或者会在采访中百般刁难她。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连总裁的门都进不了。

 

 她要就此放弃吗?

 

 NO,这可不是我们柳夏夏小姐的调调。

 

 她在一楼大厅的休息区找了个位置坐下,思考着接下来要做什么。

 

 从下午两点多一直到下午五点,她想了不下十种方法来进入总裁办公室,甚至连徒手攀爬,撬窗而进都想到了,可是当得知总裁办公室在大楼的最顶层的时候,她想哭了。

 

 她不是蜘蛛侠。

 

 一个下午她求了前台小姐N次,最后前台小姐都懒得理她了。

 

 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等了一个下午的柳夏夏,终于在傍晚六点钟,见到了下班的慕总裁,慕向南。

 

 她从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他,一是因为她见过他的照片,想必谁见过他的照片后都会过目难忘,二是因为这个人的阵仗实在是太浩大了。若不是慕向南,恐怕也没有人敢在慕氏集团这么惹眼。

 

 慕向南从总裁专属电梯下来,身后跟着五六个西装革履的类似秘书的人。

 

 哇靠,秘书?这么多?慕总裁你是有多少事情需要别人帮你处理啊?

 

 慕向南的身后两侧分别跟着六个黑色西装,黑色皮鞋,黑色墨镜的男人。从打扮和健壮的身材上来看,应该是保镖。

 

 我勒个去,这位少爷是要去找人火拼吗?还是平时出行就是这样的装备,简直是太张狂了。

 

 如果现在冲过去,会不会被以为成不知死活的人要刺杀慕总裁,那我的下场。。。。。。

 

 不过,现在貌似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慕总裁,慕总裁。我是大娱乐的记者,方便给我一点时间吗?”柳夏夏壮着胆子小跑过去,脸上是谄媚殷勤的笑。

 

 慕向南一身银白色手工西服,透亮晶莹的水晶纽扣解开了一颗,微微露出古铜色的肌肤。一米八八的身高,身材精瘦健壮。

 

 他所到之处都惹得百分之一千的回头率,可是没有人敢出声,生怕惊扰了这位王一样的男人。更别说有人敢和他说话。

 

 上次也是一个不知死活的记者在门口拦住慕总裁,只说了一句话就被保镖拖走,狠狠教训了一顿。

 

 柳夏夏的声音让众人大惊,一张张等着看笑话的脸,激情洋溢的期待着,等着看这个丫头的下场。

 

 柳夏夏在距离慕向南大概三米的位置就被两个保镖一左一右的拉住。保镖的手力极大,根本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柳夏夏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手臂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

 

 “放手,好痛。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想采访一下慕总裁。”柳夏夏疼的声音抖有点颤抖,白白净净的脸上也染上一层薄怒。

 

 我又不是想谋杀你们家主子,你们何必这么认真。

 

 保镖并不答话,只是拉住她。

 

 柳夏夏看了看保镖扑克牌的脸,心里暗骂一句“死人”。

 

 等了一下午才见到的人,怎么能轻易让他走掉。柳夏夏心一横,脚上的高跟鞋分别踩在保镖的脚尖。

 

 大概保镖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会如此反击,吃痛的松了手。

 

 柳夏夏得到释放,连忙跑过去,慕向南已经走到了大门口。

 

 “等一下,等一下。”不出意外的,这次她又被保镖拦下。

 

 不过她的动作和声音已经引得了慕向南的注意。他微微侧头,冷漠的眼睛盯住柳夏夏的脸。

 

 啧啧,这是男人吗?长得也太漂亮妖精了吧。

 

 慕向南的皮肤是古铜色,有一种男人特有的性感。俊眉轻佻,眉峰处隐隐透出刚毅和严肃。他的眼睛是浓重的墨黑色,不带一丝丝的杂质,纯净幽黑,深邃迷人。凉薄的嘴唇紧紧抿着,嘴角处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一抹嘲讽。

 

 他看着她,眼神冷漠安静,像是在注视她,又像是无视。

 

 柳夏夏郁闷了,他的眼神让她章法大乱,嘴边准备好的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傻傻的定定的站在那里。

 

 哼,又是一个花痴。

 

 慕向南不着痕迹的瞥开眼睛,眼神中的不屑与讥讽却狂泻而出。

 

 柳夏夏顿时红了脸颊,真是丢人。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慕向南已经钻进一辆劳斯莱斯,世界级限量版的豪车,一瞬间发动引擎,像一只猎豹飞驰出去。

 

 身后的秘书和保镖陆续上了后边的几辆车,也都是顶级的豪车。

 

 这一行豪车飞驰在路上,估计交警都要退避让行吧。

 

 柳夏夏暗骂自己笨蛋,冒着生命危险才成功截住慕向南,却因为一个眼神就错失了良机。

 

 柳夏夏啊柳夏夏,你可长点心吧。

 

 算了,反正人已经走了,再后悔懊恼也没有用了,还是先回家吧。

 

 柳夏夏回到家没一会儿,就听见震耳欲聋的敲门声。

 

 怎么的?地震了?

 

 打开门,秦莉华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外,一只脚还伸在半空中。

 

 “靠类,姐这可是门,不是你家跳舞机。我说谁敲门这么中气十足呢?敢情您老人家用脚踹呢?”柳夏夏没好气的白她一眼。

 

 “你少废话了,汪坤出轨了你知道吗?”

 

 “知道啊。”

 

 “董芬芬要和汪坤分手你知道吗?”

 

 “刚知道啊。”

 

 “董芬芬现在要跳楼你知道吗?”

 

 “什么?我不知道啊。”

 

 我说,大姐,您能说话直接挑重点吗?

 

 “快跟我走。”秦莉华一手拉住柳夏夏就往楼下冲,等两个人从十一楼下到一楼的时候,头都有些眩晕了。

 

 可是,为毛没有乘电梯呢?

 

 柳夏夏发现,只要秦莉华一着急就会章法大乱,带到着身边的人一起手忙脚乱。这就是惊人的感染力吧。

 

 出租车上,柳夏夏一脸疑惑。“华宝,你怎么不打我手机呢?为何要亲自跑到我家来找我呢?”

 

 秦莉华被她的话惊呆,睁大眼睛一脸无知。“还能打手机啊。我忘记了。”

 

 额,额,柳夏夏头上一排的乌鸦飞过。

 

 董芬芬小盆友,请原谅这个胸大无脑的孩纸。

 

 两个人风风火火跑到万业商厦楼顶上的时候,董芬芬已经离开了楼顶边缘,站在了楼顶中央。

 

 她一脸凄凄艾艾,悲悲凉凉,两行热泪潺潺流着。柳夏夏真心怕她因眼泪流的过多而脱水。

 

 “汪坤,你说,这是怎么回事?”秦莉华一脸彪悍的看着一旁的汪坤还有他身边的一个女人。

 

 柳夏夏记得这个女人,就是董芬芬手机照片里,和汪坤在一起的那个女人。

 

 汪坤抬眼看了看董芬芬,一脸愧疚的说:“我喜欢上别人了。”

 

 “哎呀,我这小暴脾气,简直不能忍。”秦莉华说着,一只手抡圆了照着汪坤的脸上就是一巴掌。

 

 汪坤也不动,眼神里的愧疚更深了。

 

 秦莉华本来还想再扇他几巴掌,却被身后突然冒出的声音制止了。“住手。”

 

 柳夏夏回头,看见一行人一股脑的从楼梯拥进楼顶天台。有几个商场管理人员,还有几个保镖模样的人。

 

 等等,保镖?

 

 柳夏夏认出为首的那两个保镖就是今天下午在慕氏拉住她的那两个。

 

 难道?

 

 柳夏夏往后张望,果真最后一个出现在天台上的就是慕向南。

 

 慕向南迎风站着,他的发梢被风轻轻吹动,起起伏伏,扫在额头上。俊朗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只有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暗暗的光,将他的怒意昭告天下。

 

 他并不说话,凉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眼睛一一扫视过眼前这些胡闹的人。最后他的眼睛盯在柳夏夏的脸上。

 

 怎么又是她?真是讨厌的女人。

 

 等他扫视的差不多了,保镖们走过去,要求他们离开天台。

 

最美不过初相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最美不过初相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山东一乡村万人“挑元宝”敬香祈福逛庙会

    2018年2月24日,山东潍坊,一乡村庙会吸引了数万名香客前来祈福,烧香场面火爆,游客在这里“挑元宝”敬香祈福,人山人海场面火爆。据了解,正月初九俗称“天公生”,中国传统农历节日之一。这一天是天界最高神玉皇大帝的诞辰,天公就是玉皇大帝,是主宰天界最高的神,他是统领三界内外十方诸神以及人间万灵的最高神,代表至高无上的天。这一天的传统民俗,妇女多备清香花烛、斋碗,摆在天井巷口露天地方膜拜苍天,求天公赐福。寄托了中国劳动人民一种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2018年2月24日,山东潍坊,一乡村庙会吸引

  • 你所谓的,来日方长

    本来是想早点起床起来码字的。睡得是有点晚。跟着又去拜年。怎么说。极度拖延症患者吧。深夜讲个故事咯。我并不是个有个故事的人。但我又有着很多故事分享。昨天晚上有个女生跟我说了句来日方长。回忆就拉回了三年前。想起男孩女孩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广州。东站一家餐厅。a女孩和c先生。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每天晚上。6点到10点。大家一起工作的时间。a是个很好的女生。工作认真服务很好。也不是像另外个女生。长得好看但贪慕虚荣。a学习成绩不好。初三毕业后选择来广州读中职。一开始选择了白云那边的学校。后来为了c退了被抽水

  • 张霞:一位白衣护士、世界冠军之母的“爱心情怀”

    记者朱胜利/文2月21日,洧水河畔,伏羲山下,冬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初春的暖阳已爬上了枝头,一串串大红灯笼在道路两旁高高挂起,洋溢着浓浓的年味。新密市区平安路南段,在新密市中医院,记者见到即将下乡的护士张霞,新密第一个拉丁舞世界冠军的妈妈,听说她最近一直投身于爱心公益活动,并乐此不疲。于是,记者怀着钦佩之情,采访了这位充满爱心的白衣护士。精准扶贫,助贫困户渡难关爱如芳华,不问西东。其实,早在2014年冬,张霞就带儿子黄一航(拉丁舞世界冠军)、女儿黄一雯(记忆力中国冠军)到平陌、苟堂山区,慰问贫困儿

  • 林中放歌鄂伦春豪情化为斗熊舞

    林中放歌鄂伦春豪情化为斗熊舞

  • 神州龙骨寄他乡自力更生叙辉煌

    神州龙骨寄他乡自力更生叙辉煌

  • 大国工匠高凤林入围“2017工匠中国年度十大国匠”

    近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主管的中国发展网发起,工匠中国论坛组委会、中国行业新标杆奖征评委员会主办,CCTV精彩视界、中国网联盟中国、中工网、中国企业报等媒体协办的“2018第二届工匠中国论坛暨寻找工匠精神榜样力量—2017第二届工匠中国年度人物盛典、2017第三届中国行业新标杆奖盛典”活动,将于今年4月29日在北京举行,“大国工匠第一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一研究院国营二一一厂(首都航天机械公司)特种熔融焊接工、发动机车间班组长,国家高级技师高凤林入围“2017工匠中国年度十大国匠”候选人。本届

  • 福海:陪你一起看草原

    每个人心里应该都有一个草原梦。在梦里,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青青的草,随风四处飞扬的驼铃和羊群嘶叫声……仿佛梦中的草原是人世间难以找寻的桃源。草原能让人们心驰神往的,也正在于她的美丽和自由。北疆大漠,有一个以“海”命名的县叫做“福海”。“水”是这片土地上最大的奢侈品,这片方圆800多平方千米的巨大湖泊——乌伦古湖,是福海人心目中的圣湖。历史上,一次次土地易主、兵戎相见,为的就是这片水域。哈萨克族语中,“乌伦古”意为“装不满的天坑”,受到大漠风沙长年累月的剥蚀,乌伦古湖北岸的群山最终形成了红褐色的雅

  • 做人,不要太张扬,才有福报

    沙漠的骆驼做人,不要太张扬。一只骆驼,辛辛苦苦穿过了沙漠,一只苍蝇趴在骆驼背上,一点力气也不用,也过来了。苍蝇讥笑说:“骆驼,谢谢你辛苦把我驼过来。再见!”骆驼看了一眼苍蝇说:“你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走了,你也没必要跟我打招呼,你根本就没有什么重量。”低调做人别把自己看太重,你以为你是谁?一位著名表演艺术家曾讲过一个故事。他生长在一个大家庭中,每次吃饭都是几十个人坐在大餐厅中一起吃,有一次,他突发奇想,决定跟大家开个玩笑,吃饭前,他把自己藏在饭厅内一个不被注意的柜子中,想等到大家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