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祸乱江山之王妃难驯】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8 7:18:26 来源:网络 [ ]

小说:祸乱江山之王妃难驯

第001章 容不下她
大齐,深秋 一年一度的秋猎,照例在离京三百里开外的皇家围场举行,这一次前往围场的随行人员名单,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阵容强大, 皇上身边除了有当朝宠妃段楚瑶伴驾,就连平日里行事低调的皇后都凤临其中。奇闻网 “如意,你再去瞧瞧。” 眼看着天色渐晚,狩猎的队伍也陆陆续续回来了,皇后段连鸢在帐子里是坐不住了,不停的差人前去查探消息。 眼看着天已经黑透了,她的宏儿仍旧没有回来呢。 “娘娘别急,大皇子第一次参加秋猎,难免贪玩,兴许是见着什么都新鲜,将回程的时辰给耽搁了!”此时,在皇后段连鸢身边服侍的是她的心腹女官如意,是出嫁前在侍郎府就开始跟在她身边的人,因此,与段连鸢的情份较其余人要更贴近一些。 “如喜可有回来?”段连鸢接过如意递上前的茶水勉强抿了一口。 如喜和如意一样,同是段连鸢的心腹女官,也是她在皇宫里最信得过的人。 方才她派了如喜去打探儿子的消息,可去了足足一柱香的时辰,却迟迟未归。【祸乱江山之王妃难驯】小说在线阅读 这两个丫头跟在她身边多年,且不说忠心,做事向来懂得进退分寸,按规矩如喜早应该回来复命,或是差人通报一声的。 “还未归”如意的眼底亦闪过一丝疑惑,两人平日里相处情同姐妹,十几载相依相扶,对彼此的性情是再了解不过,那丫头性子沉稳,行事稳妥,今儿个怎的会这般不知轻重,还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心猛的一跳,一抹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便在这个时候,营帐的帘子被人粗暴的撩了起来,几名侍卫开路,簇拥着一名华衣锦服的美丽女子缓缓入内。 女子二十有余,保养的极为精致,肌肤柔亮似雪,眉目含情,嘴含笑,身段纤瘦,一行一走间,给人一种弱柳拂风的错觉,使得旁人会情不自禁的想要上前扶她一把。 段连鸢猛的站了起来,她的营帐向来由自己人把守,没有她的允许,就连皇上要入内,也需要通传一声,何以段楚瑶却能大摇大摆的进来? “瑶贵妃好生无礼,没有通传便闯进皇后娘娘的宫帐,该当何罪!”如意上前喝斥。 段楚瑶掩着唇瓣轻轻的笑了起来,没有因为被一名下贱的奴婢喝斥而染上怒容,她目光柔美,脚步没有停止,而是朝着段连鸢的方向继续前行,几名侍卫许是保护她的安危,立即排开两队,将段连鸢和如意包围了起来。 “来人,抬进来!”袖口一扬,营帐外两名粗壮的嬷嬷押着一名发丝凌乱,衣着不整的女子闯入营帐,段楚瑶笑道:“姐姐,妹妹在外头抓住了一名鬼鬼祟祟的贱婢,不知道姐姐认不认得此人……” 未待段楚瑶将话说完,如意已经惊叫了起来:“如喜!” 跟在段连鸢身边十多载,即便被拷打得面目全非,段连鸢也能从她身上的气息辨认她的身份。 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这一刻,她悔得肠子都青了,若不是当初自己被猪油蒙了心,将段楚瑶和她的母亲乔氏看成了自己的至亲,自己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说明qi-wen.com 当年,段家被指婚谦王谢睿,原本指的是才貌双全的段楚瑶,却因段楚瑶一心攀附太子不肯出嫁,最后哄得同是嫡女的段连鸢替嫁进府。 洞房花烛,原本该是情意绵绵,可她等来的是什么? 在揭开盖头的那一刻,谢睿打翻了桌面上的合巹酒,盛怒而去。 那时,她本该知道谢睿喜欢的是她那花容月貌的妹妹,而她段连鸢不过是段楚瑶和乔氏下在谦王身边的棋子,只可惜,她再次被那虚以伪蛇的亲情所蒙蔽,一心一意以为段楚瑶将谦王妃的位置拱手相让,并多次邀她进府谈心。 以至于,在后来太子失势后,段楚瑶又名正言顺的攀上了谦王,待到谦王排除众难,一举夺帝之后,便急切的将段楚瑶接进了后宫,并不顾众人的阻拦,破坏祖制,强行封她为贵妃,在后宫中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从此之后是冠宠后宫,只手遮天。 谢睿更是将段楚瑶生下的二皇子视若瑰宝,带在身边贴身教导,亦多次暗示要立二皇子谢廷为储,若不是朝中元老拼死反对,只怕那谢廷已经越过了她的大皇子了。 “瑶贵妃这是来给本宫示,威么?”段连鸢居高临下的瞧着段楚瑶,她的这个好妹妹不仅夺了她的夫君,如今又残害她身边的人,更是心心念念着她皇后的位置和她宏儿的太子之位,她的狼子野心到底有多大,可想而知。说明http://www.qi-wen.com/ 在后宫,她步步退让妥协,却换不来段楚瑶的手下留情,相反,却让她步步紧逼,直到段连鸢已无路可退。 听了她的话,段楚瑶又一次笑了,那笑声平时听起来如黄莺般清脆悦耳,但这一刻,却让众人毛骨悚然,柔美的眉目往里一收,视线犹如淬了毒的利箭直指段连鸢,此刻,她已是离段连鸢一步之遥:“姐姐,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喜欢摆出高高在上的样子,你可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清高的姿态!” 段楚瑶的银牙忽的紧咬了起来,一股强烈的嫉妒之心涌上心头。 段连鸢的娘亲孟氏出身高贵,是曾经威振一时的昭阳候的嫡出大小姐,嫁入候府后,处处压制当时的户部侍郎段云华,以至于段楚瑶的娘亲乔氏被搁置外室数十载才得以回府。 因此,她恨透了嫡出的段连鸢,发誓要越过她。 “你心如蛇蝎,就算给你一个好出生,你也扮不来真正的名门贵女!”段连鸢冷哼一声,嘲讽的笑意逸出唇齿,麻雀就是麻雀,就算给了她华丽的外表,她也飞不出凤凰的姿态,如同此时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女人。 但没有人知道,曾经段连鸢也羡慕过段楚瑶的花容月貌,模仿过她的一言一行,以讨得谦王谢睿的欢心,如今看来,都成了天大的笑意。 若是从前,她这样羞辱段楚瑶,只怕她早已哭哭啼啼的向谢睿告状去了,但是……这一刻,段楚瑶却没有半丝的不悦,她嘲讽的看着段连鸢,脚步再轻轻的向前挪了挪,贴近段连鸢的耳边,声若盘馨:“姐姐,就算我扮不来名门贵女,也好过痛失爱子……” 她的话像是一道惊雷,直将段连鸢击得浑身颤抖,整个人无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若不是如意扶了一把,只怕她此时已经瘫在了地上。版权http://www.qi-wen.com/ 她早已意识到发生了变故,如今听了段楚瑶的话,是再也等不下去了,脚下一稳,她便镇定了下来,扬声唤道:“来人……” 可是,叫了数声,外头却无一人进来。
第002章 含恨而殒
“姐姐别叫了,就算叫破了嗓子,也没用!”段楚瑶的声音再度响起,不急不缓,已是胜券在握的一方:“咱们姐妹一场,我便给你指条明路,你现在去大皇子的营帐,兴许还能见大皇子最后一面”。 “你对我的宏儿做了什么?你好狠的心”段连鸢只觉得脑子里一声惊雷炸响,面色瞬间惨白,她猛的抓住段楚瑶的肩膀,顾不得形象的大吼出声,原本如喜失踪,她还抱有一丝希望,如今听完段楚瑶的话,她的天好似瞬间塌了,担忧了许久的事情,还是来了…… 她知道,段楚瑶容不下宏儿,但是……宏儿是她的儿子,亦是谢睿的儿子,就算谢睿对她已不再亲近,但她不信谢睿可以割舍下与宏儿的父子之情。 段连鸢的双眼瞪得滚圆,将段楚瑶那美丽却恶毒的面目尽收眼底。 “姐姐,别动怒,待你看到你的宏儿时,你再怒也不迟!”段楚瑶轻轻的拔开段连鸢的手,掩着唇笑着欣赏她这一刻的失态,她最喜欢看的就是那高高在上之人,狼狈不堪的模样,不……这一刻,还不够! “娘娘,您快救救大皇子,他被人陷害落入了狼群中,被救起时,已是惨不忍睹……”一直被嬷嬷押解着的如喜终于清醒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决心,而后挣开桎梏,冲向段楚瑶,她顾不得满身的疼痛,她要杀了段楚瑶。 这一刻,只想为大皇子报仇,为段连鸢报仇。 只可惜,她伸出的手还未抵达段楚瑶那细嫩的脖子,已经被身手敏捷的侍卫一剑刺穿心脏,鲜血溅了一地…… “如喜!”段连鸢正要扑了上去,却被如意死死的抱住。奇闻网 “娘娘,救大皇子要紧!” 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抓住,使劲的绞着,使得她全身颤抖,痛不欲生,是啊!这一刻她还不能倒。 跌跌撞撞的往营帐外跑,她要见她的宏儿,她的宏儿是皇长子,谢睿不能见死不救。 人刚出去,身后一声惨叫响起,便听到段楚瑶尖锐的声音:“如意丫头花容月貌,死了可惜了,赏给你们几个玩玩……” 眼泪夺眶而出,脚步一顿,但想到她的宏儿,她硬是没有回头,跌跌撞撞的冲到谢宏的营帐外头。 可疑的是,这四周围竟是一个侍卫都没有,若不是那营帐内还点着灯火,她恐怕会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宏儿……”她冲了进去。 昏暗的灯火下躺着的少年不过十二、三岁,却是被野兽咬得血肉模糊,腿脚和手臂已经不见了踪影,一张英气的脸蛋只余一对硕大的双眼在眼眶中吊着,哪里还有半分人样,形似恶鬼。 段连鸢只觉得头脑充血,眼前晕玄一片,正要扑上去,脸上却被人狠狠的赏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而响亮,直打得她头皮发麻,整个人摔在地上。 她这才注意到,这房里除了宏儿,还有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她那心心念念的好夫君谢睿。 “皇上,救救宏儿,求您救救宏儿,他是您的儿子啊……”段连鸢顾不得这么多,扑上前去扯住谢睿的裤脚,苦苦的哀求。 嘴角淌出鲜血来,她却浑然未觉,身子颤抖得厉害,眼泪早已模糊了双眼,她不想看……那不是她的宏儿,她的宏儿英姿洒脱,才十二岁,便已是天熹的文武全才,人人都说她的宏儿有帝王之风。 那个血肉模糊的人不可能是她的宏儿。 “段连鸢,你这个毒妇,这便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小小年纪,便懂得暗箭伤人,谋害手足!”谢睿似乎还不解恨,一脚踹在段连鸢的胸口,直踢得她鲜血直流,头上的发髻散乱,狼狈不堪。 她听不懂谢睿在说什么,她的宏儿心地善良,从来不懂得谋害人。 便在这个时候,帘子再度被撩了起来,一道哭哭啼啼的女声响起,直扑谢睿的怀抱:“皇上,臣妾不敢怪皇后和大皇子!一切都是廷儿不懂事,得罪了皇后和大皇子,都是妾身和廷儿的错……” “段楚瑶,你这个贱人,是你害死了我的宏儿,是你!”段连鸢听到这个声音,似是听到从地狱传来的噩耗,她猛的跳了起来,抓住段楚瑶那纤细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鲜血在她的牙关打颤,耳边传来段楚瑶惊恐的尖叫声。 她的宏儿已经成了那副模样,她还活着做什么? “段连鸢,你疯了不成?”谢睿遂不及防,没来得及保住段楚瑶的手臂,盛怒之下又是一脚踹在苏瑾月的胸口。 而此时的段连鸢已经不知道痛了,她仰起头望着谢睿那张曾经让她百看不厌的脸。 脑海中响起还在谦王府时,他高兴她为他生下宏儿,拥着她说的那些话。 他说,连鸢,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本王最好的人,你的付出,本王都记在心里。 他说,连鸢,宏儿是我们第一个孩儿,本王会视他为瑰宝,将来待本王登基,便立即封他为太子,而你,将会是本王后宫之主。 这些话,此时想起来,似乎成为了莫大的笑话,惹得段连鸢像疯了一样仰头大笑,满口的血滴在她的前襟,开出艳丽的花朵。 “母后……”床榻上的谢宏忍着最后一口气,发出一丝声响,紧接着,浑身一抽,再也没了气息。 段连鸢扑了上去:“宏儿,我的宏儿,母后就算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害你之人……”她恶狠狠的瞪着那对狗男女,鲜红的嘴里发出如野兽般的嘶吼。 段楚瑶浑身打了个颤,下意识的钻进谢睿的怀里:“皇上,臣妾好怕!” “放心,朕请了法师,镇住她们的灵魂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一把火烧毁了整个营帐,没过多久,便传来行宫走水,皇后和大皇子百里宏不幸遇难的消息。 而后谢睿请了法师作法,却不想,那法师竟死在了当场……
第003章 重生归来
“唔……”头好痛,使得段连鸢紧紧的蹙起了眉心,嘴里一张一合,渴得厉害,喉咙也像是火烧一样,却没有人给她一滴水。 她费力的撑起身子,睁开眼,想看看自己到底是去了天堂还是地狱。 可这一看,她整个人就傻在了当场,这房间虽然不是她的,却于她的记忆中颇为熟悉,到底在哪里见过?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谈话声。 “手脚麻利点,要是大小姐醒过来,这事就不好办了……”是个上了年纪的婆子的声音,刻意压低了,分辨不出到底是哪个院子的人。 她使劲的捏了捏手臂,传来一股钻心的痛,使得她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也正是因为这股子痛,让她更加的疑惑,她不是死了吗?难道死人也知道痛? “来了来了,谦王正往这边来了……”门外又传来压低了的说话声,显得有些慌乱,紧接着,房门连敲了几下,有人问道:“段大小姐,您在里面吗?” 记忆回转,她猛的坐了起来,瞪圆了双眼看着这间房的一桌一椅,难不成她回到了十年前和谦王谢睿的那场相遇? 那时候,她没有转醒,因此,谢睿喝醉了酒进来的时候直接钻进了被子,和她发生了关系,她一度以为不过是一场意外,如今想来,其实这一切都是别人算计好的。 如果不是委身于谢睿,她就不会对段楚瑶心怀愧疚,也就不会答应替她嫁到谦王府,再顺理推算下去,她……也就不会落得被大火活活烧死的下场。 想到这里,段连鸢迅速的跳下床,从铜镜中仔细的看着自己的容貌,皮光肉滑,脸上还泛着淡淡的稚气,确实是十年前的自己。 这一年,她不过十五,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她的命运也就是在这一年开始逆转的。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又响了三下:“段大小姐,您在里面吗?”仍旧是刚才那个婆子的声音,非常陌生,并不是云府的人。 当然,她此时身处的也并不是云府,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她重生的今天正是十五年前京城三大家族之一夏候家的老太君的寿宴。 迅速的理了理衣裳,她知道,接下来谢睿要闯进来了。 上一世,她受人算计,这一世,她又岂能任人鱼肉? 门口的婆子没听到回应,嘴角勾起一丝得逞的笑意,压低了声音对另一人说道:“一碗迷魂汤灌下去,哪里能这么快醒,好了,我们快去准备吧……” 脚步声传来,段连鸢隐隐明白门口守着她的人已经走了,她的嘴角勾起一丝寒凉的冷笑,原来……她是喝了迷魂汤,难怪会不醒人世。 迅速拉开门,正要逃离这里,左边却响起一声惊叫:“大小姐,你……”段连鸢转头一看,竟是她的继母乔氏身边的得力丫头四喜。 四喜心下一惊,却立即缓过神来,段连鸢居然醒了过来,她立马要叫人,喉头却被一只细嫩的手紧紧的捏住了,四喜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脸色因为难受而涨成了猪肝色。 段连鸢冷冷的看着她,一个念头涌上心间,既然她们要算计她,她又何不以牙还牙呢? 看看这场闹剧最后会是怎样收场。 “大小姐……求,大……小姐饶命!”四喜艰难的发出声音,她奋力的挣扎着,却发现段连鸢用的是巧力,根本挣脱不开。 眼神接触到段连鸢的眼神,四喜只觉得从头凉到了脚,她的眸子清冷得如同冬日寒霜,好似随时能制人于死地。 这……真的是大小姐吗?正在四喜愣神之际,脑后一阵闷痛,紧接着四喜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段连鸢将人拖进了房中,扯开一半衣裳,用被子蒙住,做完这些之后,她刚想离开,就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传来,一名婆子急切的说道:“四喜丫头跑到哪里去了?夫人那里还等着呢!” 这话刚说完,另一名婆子就将她拉开了:“快走,谦王已经来了……” 段连鸢迅速藏在了衣柜后面,衣摆刚刚收好,门就被一双大手猛的推了开来,紧接着,踉跄的脚步声晃了进来,酒气冲天,嘴里却也呢喃着酒后的醉话:“瑶儿,瑶儿……本王来了……” 段连鸢只觉得心脏一阵抓紧,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这人,正是谢睿。 原来,他一直以为私会的是段楚瑶,所以才会冒然进来,枉她上一世还被蒙在鼓里,以为一切都不过是意外,还曾一度感激段楚瑶没有怪罪她,感激乔氏为她作主。 如今想来,都成了天大的笑话。 很快,谢睿就摸到了床边,像上一世一样,钻进了被子里。 段连鸢恨过之后,恢复了平静,转念一想,谢睿城府至深,怎么会被人轻易的灌醉呢?而且,就算是醉了,他身边的随从元殇也不会轻易离开半步,难道这一切,还另有高人在背后操纵? 那人到底是何目的呢? “啊……王爷……”正在段连鸢陷入沉思之际,床榻上传来一声尖叫声,紧接着一件接一件的女裳被撕扯下来,四喜挣扎了几下,很快就顺从了,床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以及男子高低起伏的低喘。 段连鸢脸上一红,胸口莫名其妙的燃起一阵烦躁感,身体的温度也急速上升。 该死……那碗迷魂汤里只怕还含有催情之物,手指紧紧的抓住衣柜的一角,才迫使自己稍微缓和了一些。 尽管如此,她的额头还是不断的渗出热汗,难受至极。 正在这时,门外又是一阵吵闹声传来,她猛的瞪圆了双眼,认真的倾听。 “你们把大小姐带到哪里去了?让开,我要进里面去找……”是如意的声音,这丫头向来有股护主的执拗劲,想到上一世,因为忠心护主而落得那般下场,段连鸢默默的握紧了拳头,暗暗在心里发誓,这一世,她一定要保全自己的人,遇人遇事,绝不心慈手软。 段楚瑶、谢睿,都等着吧!

祸乱江山之王妃难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祸乱江山之王妃难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成都人记忆里的冬天,为什么不怕冷?

    明天,我们即将迎来一年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大寒。俗话说:冬雪雪冬小大寒。这个时节寒潮南下频繁,大部地区达到一年中的最冷的时期,大家一定要做好防寒工作哦!熬过这段时间就春暖花开了!兴奋吗?一说到这么冷的天气,就想起前段时间网络上因为“南方要不要暖气”问题炸开了锅,作为一个成都人我想说的是,当然要!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还是醒醒吧。在成都这个湿冷的冬天,我们“取暖都是基本靠抖”!真的感觉天气一年比一年冷!但是奇怪的是,小时候的记忆中却一点都没有冷的印象。记得小时候顶着寒风奔跑,迎着

  • 请不要站在自己的角度和立场评判别人

    马克·李维说:“你不能随意评价别人的生活,因为那是他的人生。”每个人活于人世,都有言不由衷的苦衷,而大多数人透过世相,看到的都是冰山一角。你永远不懂为什么有人深夜痛哭,更不理解每个若无其事的笑脸背后,有多少无法言说的苦楚.......天地之大,这个世界从不缺乏探寻真相的人,缺的是不随意评价他人的善良。”一作家李尚龙讲过这样一件小事: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

  • 这部印度生命科学电影,揭示了灵性九大实相

    印度生命科学纪录片电影《灵性的实相》将会带引你展开一趟独特的旅程,一趟改变你的生命,丰富你的人生,带给你知识与安详的旅程。《灵性的实相》探讨的是静坐和静坐的体验,观赏这个节目的时候,请你完全地放松自己,单纯地观照它,跟着它的能量流动,完全地与它同在,念头出现的时候,断绝那个念头,做一个深呼吸,与那个念头同在。这个节目是为你制作的。我们只是整个造化里的一颗微尘,每个人都在追寻:健康、安详、知识、繁荣、和谐。总而言之,我们无时不刻都在追求快乐富足的生活,我们为了达到这个状态而努力奋斗,但我们能够达到

  • 一个睡五分钟等于六个钟头的方法!(熬夜族必看)

    根据医学和我的体验观察,一个人真正睡着觉最多只有两个钟头,其余都是浪费时间,躺在枕头上做梦。正午只要闭眼真正睡着三分钟,等于睡两个钟头,不过要对好正午的时间。所以失眠或真要夜里熬夜的人,正子时的时刻,哪怕二十分钟也一定要睡,睡不着也要训练自己睡着。一、睡眠的规则战国时名医文挚对齐威王说:“我的养生之道把睡眠放在头等位置,人和动物只有睡眠才生长,睡眠帮助脾胃消化食物,所以,所以睡眠是养生的第一大补,人一个晚上不睡觉,其损失一百天也难以恢复。”晚21点到凌晨5点为有效睡眠时间。人是动物,和植物同属于

  • 中国人的性瘾、官瘾与物瘾(深度好文)

    鲁迅先生曾经说:中国人的官瘾实在太深,汉重孝廉有埋儿刻木,宋重理学有高帽破靴,清重帖括而有‘且夫’‘然则’。总而言之:那魂灵就在做官——行官势,摆官腔,打官话。(1926年《学界的三魂》)这将那些有官瘾的人刻画得淋漓尽致:汉朝的时候,还没有科举,普通人做官要靠举孝廉,由地方长官举荐孝顺亲长、廉能正直的人。有人为了显孝,把自己的亲生幼儿活埋了,声称省下粮食来奉养老母;还有人父母都健在,就用木头刻块灵牌,每天对着牌位供奉磕头,好被举荐为官。南宋的时候,官方推崇理学,许多读书人就戴着高帽子,脚穿破靴,

  • 宗萨仁波切:真正让你生气的 是你内心的执着!

    我们经常会说:哦,那个人让我生气,因为她做了什么什么。如果仔细检查一下的话,你会发现,事实上并不是那个人做了什么让你生气,让你生气的是你内心的执着。如果你没有任何执着,那个人做任何事也不会激怒你。你是个非常非常爱干净的主妇,你不能容忍家里有任何不干净的地方,你的家每天都要打扫一遍以确保你感觉良好,你开门倒垃圾的时候却发现你的邻居把你们俩家之间的过道弄得一团糟。你因此而怒火中烧,你去敲他们家的门。但如果你不是那么爱干净,你就会无动于衷。因此,这件事本身并不具备激怒你的因素,你会被激怒完全是因为你有

  • 雅韵红木||经典家具与当代设计理念的融合,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雅韵红木导语人们越是远离一个年代,越是对那个年代怀有神秘感,越发向往那个年代的时代性。古典家具正是用于寄托这一神秘情怀的物件。▼-懂行的人都知道,古典家具是以“型”“艺”“材”“韵”为准则。正如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挑选古典家具,第一感觉也很重要,而人的第一感觉往往是源于这款家具的设计,而设计就是古典家具的灵魂。明式圈椅的设计正是对以上论证的最好解说。▼明式圈椅,以其在整体尺寸比例及细节上的巧妙处理,给人充分体现了独特的实用匠心以及儒家思想对现实、人性的关怀。明式圈椅以其独特的人性化曲线形靠背、扶

  • 无瑕水晶似少女泪珠,妙琢佛像抛光成点睛之笔~

    水晶贞洁少女的泪珠,夏夜天穹的繁星。圣人智慧的结晶,大地万物的精华。来源网络水晶具有其它天然宝玉石不具备的观赏性,又具有其它宝玉石般的硬度(莫氏7度),雕刻后亦能呈现出不一样的光泽与价值。由于水晶晶体较为纯净,要想雕刻完美,非常考验玉雕师对水晶的把握程度,题材、雕刻工艺、抛光等等,都非常重要。莲花观音玉雕师邵存到,对于水晶有独到的见解,总能在材料与题材中找到平衡点。雕刻中,尽量找到主题明确的题材进行创作;抛光上,通过亚光、亮光之分,形成不同的层次感。最终水晶雕件呈现出的效果才更加立体,而不是单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