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阴阳先生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5:20:17 来源:网络 [ ]

小说:阴阳先生

第一章:月兰

家里爹娘去的早,我和哥哥从小是爷爷奶奶一手拉扯大,但我那哥哥小的时候,因为一场大病烧坏了脑子,是个傻子。推荐http://www.qi-wen.com/

随着二老年纪越来越大,我那傻子大哥成为他们一块心病,老两口放心不下,总担心万一以后家里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大哥没了人照料,于是张罗着要给他讨个媳妇。

大哥脑子不好使,只会满脸痴样地冲人傻笑,就连那事情也浑然不知,这门亲事也一直说不成,毕竟没有哪家姑娘愿意守着一个傻子过上一辈子。

可奶奶铁了心,一定要给大哥娶上媳妇,既然附近村镇找不到愿意的,于是动起了歪主意,居然从拐子手里买了个女人回来!

买回来的女孩叫月兰,还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姑娘,不但身体健全,而且唇红齿白的,长得那叫一个俊俏好看,第一次见到人的那会,我甚至还想,要是以后奶奶也能给我找这么漂亮的一个媳妇就好了。

月兰刚进我们家,奶奶就跟她说,只要她肯嫁,家里绝对不会亏待,若是以后能有个一儿半女,她有什么想要的,家里也都去尽量满足,只要她肯死心塌地的过日子。

那也不知道是奶奶的话真的说动了她,还是她就这样认了命,被卖进我们家,竟然没哭过也没闹过,我偷着去看她的时候,居然还冲着我露出一丝很是腼腆的笑。

我当时有些诧异,她明知自己是被拐来的,这时候却还笑得出来,甚至有些怀疑,觉得这姑娘是不是也和大哥一样脑瓜子有问题?

买回月兰的第二天,奶奶迫不及待地让她过了门。

成亲的当天,来人都纷纷冲着我那傻子大哥称赞,说他艳福不浅,傻人有傻福,居然娶到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媳妇。阴阳先生 全文免费阅读

不少村里人还咧起嘴来,当场直说自己活的不如一个傻子,我那大哥听不懂这些,当时只是一个劲地跟着他们傻笑。

很快奶奶带着梳妆好的月兰出来见人,开始的时候,她还是一脸腼腆的羞涩模样,直到来了席上,见过我那同样穿的喜庆的傻子大哥之后……

她这才知道,自己原来是要给眼前的这个傻子当媳妇,偏偏我那大哥又冲着她傻气呵呵地一咧嘴,结果当场就把人给吓哭了,无论奶奶怎么哄怎么劝,都不肯再往前半步。

事情来的太突然,原本喜庆热闹的酒席气氛瞬间变得有些不好收场,爷爷见状,连忙去招呼来人先吃着酒席,奶奶则是黑着脸找上我,让我把她先带进新房里去。

送她去新房的时候,月兰两只眼睛红通通的,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咬着嘴唇低着头一路走,临到新房的时候,忽然扯住我。

我一愣,回头只见月兰此时满眼的泪花,然后说,她起初因为没有见过大哥的面,而我又去偷看过几次,她以为是要说给我,根本没成想是说给个傻子。

我干干地一咧嘴,这才明白过来,当时她为什么会对着我笑。

月兰说她不想嫁给傻子,让我帮帮她,但这事情是奶奶说了算,况且她要嫁的也不是什么外人,是我的那傻子大哥,因此面对她的央求,我有些左右为难,犹豫不决。版权http://www.qi-wen.com/

见我不说话,她以为是我不想帮她,拉着我的胳膊苦苦哀求起来,她说自己已经认了命,但是不想跟傻子,她想跟我,以后可以伺候我一辈子,和我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这话说的我心里痒痒,我也自认为我那傻子大哥根本配不上她,但一想到这事情都已经定下,更怕村里说起闲话,迟迟没有应声。

她咬着牙看了看我,谁知下一刻,忽然做出一个很大胆的举动,她脱起了衣服来,将自己白花花的身子直接暴露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瞬间抖个激灵,忙磕磕巴巴地说你别这样,可月兰不听,光溜溜的身子抱上我,流着眼泪说一定要让我帮帮她,随后搂住我,两片软糯的粉唇就直接往我嘴上送。

我那时年轻气盛,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半推半就之下,当即亲了上去。

搂住月兰那会,我总感到身后像是被人给盯上了一样,余光一瞥,这才发现我那傻子大哥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跟了过来,我们俩搂着的时候,正一动不动地盯着看。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随即暗骂一声自己可真是个畜生,月兰已经是大哥名正言顺的媳妇,就在大哥成亲的当天,我怎么能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

看到大哥的一瞬间,我的脑子很乱,我这大哥虽然是个傻子,可这种苟且之事被他撞见,当时还是有些心虚,觉得羞愧难耐,当即推开月兰,跌跌撞撞地就往外面跑。来自http://www.qi-wen.com/

在院子里一直待了半刻钟,我这才终于冷静下来,可一回想刚才月兰苦苦哀求我时的那番模样,心里又总觉得不是滋味,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去找了奶奶。

我找到奶奶的时候,奶奶并没有在酒席上,而且一脸的高兴,和刚才黑着脸的模样判若两人。

我问起缘由,奶奶却眉飞色舞地跟我道,你那傻子大哥,今天总算开了窍,之前还担心他什么都不懂,结果刚才去找他,却撞见你那傻子大哥居然抱上了月兰,在那里又搂又亲的,奶奶心中大喜,便直接锁了房门,好让他俩那啥。

听奶奶这么一说,当时我就心想坏了,连忙撇开奶奶奔着大哥的新房就跑了过去,才刚刚到门口,却听到屋里“咚”地一声闷响!

我那心猛地一颤,急忙一脚踹开门,之后屋里所看到的那一幕,瞬时将我惊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月兰额头上撞出来一个黑乎乎的血洞,这时还在往外潺潺不断地冒着血,她两只眼睛瞪得死死地,就这样衣衫不整地倒在桌下,动也不动……

我那傻子大哥就站在一旁,这当见我红着眼去看他,连忙丢了手上的一片碎衣布,揪着上衣结结巴巴地跟我道:“她……她自己撞的!”

我当时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怎么也没想到,我这傻子大哥居然会去用强,更没有料到,这才过了半刻钟的时间,月兰会寻了短见!

奶奶这当跟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形,当即哆哆嗦嗦地连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很快,那正在席上吃酒的爷爷和村长都闻讯赶了过来,看到了眼前的情形,村长瞬时黑起脸来,问我们这是怎么一回事。

奶奶没敢去搭这个话,我那傻子大哥也是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我当时心里那个气啊,指着奶奶和大哥当即就道:“都是他们干出来的好事,哥害死了月兰,奶奶……奶奶她是帮凶!”

在一旁的爷爷那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急忙抄起烟袋锅子狠狠地敲我一下:“小兔崽子怎么说话的!这可是把你拉扯大的你奶奶,还有你大哥他再傻,那也还是你的哥哥,不准乱说话!”

被爷爷一训斥,我委屈的哭了,爷爷这当连忙看向村长,问他怎么办。

出了人命,这可不是小事,村长当时脸色难看。推荐http://www.qi-wen.com/

但架不住他和爷爷是烧香斩鸡头的把兄弟,村长于是一咬牙,冷着脸跟爷爷道,反正人也是买来的,既然已经没救了,那也没有办法,眼下最重要的是把事情赶紧处理了,他会让村里人都不要声张,就当没有今天这回事!

见爷爷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村长这才黑着脸出了门。

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他又跟爷爷嘱咐上一句:“我见这丫头死的时候瞪着眼,死不瞑目,心里怕是有怨气,这事情你们也不要随便弄,免得招什么麻烦,最好去找老孙头来,让他给拿个主意。”

村长嘴里的老孙头,说的是我们村里的先生,所谓的先生,指的是专门从事殡葬一业的白事先生,我们周围几个村的殡葬白事,大都是孙先生一手包办下来。

孙先生是个七十多岁的瘦老头,没多久就闻讯赶了过来,到家里先看上了一眼,问过情况之后也是气得不行,直说奶奶是个老糊涂,造了大孽。

经不住爷爷的再三恳求,再加上村长也给说了情,孙先生还是给敛了人并连夜布置好灵堂,又在翌日清晨的一大早,带了举重(抬棺)的人进了院子,一番打点过后,直接将月兰抬到后山去给葬了。

月兰下葬的那天,天气异常的阴郁,也不知道是因为受到这沉闷的天气影响,还是我心中觉得愧疚,那刻只觉得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觉。

处理完这事情的第二天,吃过晚饭,奶奶准备去反锁了大门,推开正屋的门,结果却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原文http://www.qi-wen.com/

我当时来到院里一看,当场就懵了!

只见月兰面朝正屋,那就好像是刚从土里爬出来的一样,头上、脸上、衣服上挂满了新鲜的土,披散着头发遮住了脸,由一根绳子吊着,僵僵地立在院子里……

第二章:夜路

爷爷来到院子,也是被眼前的这惊人一幕给吓住,愣上了大半天,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抽着冷子喊:“快、快……快去找孙先生来!”

尤其是将月兰吊起的那根绳子,像是沾了血一般,看起来黏糊糊、脏兮兮的,诡异至极,我哪里敢怠慢,连忙摸着黑跑出院子去喊人。

一口气跑到孙先生的家,还不等我先去叫门,结果住他隔壁的村里人却先跟我道:“是陈默啊?孙先生不在家,下午镇上有桩白事,他已经出门去镇上了。”

我听到这话瞬间头大,镇子到我们村的距离,往少了说也有十多里地,邻居说孙先生中午不到就被人请到镇上搭灵堂去了,现如今都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钟,孙先生早已经到了镇上,我现在就是想追,那也已经跟本追不上了。

那人见我一脸发急的模样,又跟我打听出了什么事情,可这种事我哪敢在村里乱传,连忙摆着手说了声没事,扭头走了。

听我回来说孙先生不在家,爷爷那两条眉毛瞬时间就拧到了一起,奶奶望着院里面相凄惨的月兰,心里早就发了毛,抖着手跟爷爷道,得赶紧把她给搬出去。

爷爷拿着旱烟杆子,一个劲地摇起头来:“这事情,可不好随便处置吧?万一哪里的规矩不对,犯了忌,可是要被殃打的!”

爷爷说的“殃”,指的是人生前的最后一口气。

民间一直有传言,这是一口积在喉咙里的恶气,当属三魂七魄中的七魄,是人这一生之中所有的元气积攒而成,包含有很深的怨气。

这口气据说是绿色的,在人死之后才会飘出来,如果沾到花草上,那么花草会枯萎,如果飘上树枝,整片树枝都会枯死,倘若是撞到了人的身上,那么这个人很快便会大病一场,而且大都病得很不寻常,从疯疯癫癫乃至失去神智,都是常有的事情。

按照民间的说法,这就是被殃给打了。

农村人大都迷信一些说法,我那爷爷也不例外,对这些传言一向尤为看重,往白了说,就是思想有些迂腐,生平最怕这些个冲神撞鬼的忌讳。

月兰屈死在我们家,在第二天就发生这等怪事,不把孙先生等来,爷爷无论如何也都是不敢轻易去触这个霉头。

奶奶虽然也知道事情比较邪门,可一见月兰那阴涔的模样,哪里敢留她在院儿里,于是一个劲地坚持起来,说什么也都要把月兰给搬出去。

爷爷生气道:“我能有啥办法?再说了,现在村里除了孙先生,那也没有个别的懂道行的,这事情又忒特娘的邪了门了,你说这大晚上的,哪个敢来搬她?”

奶奶最终还是没能犟过爷爷,站在院里远远地看眼月兰,只得又找上我,跟我商量道:“要不,你先往镇上去一趟?”

奶奶让我去找找那孙先生,去看下他什么时候忙完,如果忙完了,赶紧把人往回家里带,就算是没忙完,也让他先给我捎个主意回来。

现在天黑了,镇上又离得太远,爷爷奶奶不方便去,我那大哥又是个什么不懂的二傻子,这事情也只能由我去跑,当下便推起院子里爷爷的那辆二八大杠自行车,骑着往镇上一路飞奔。

骑着自行车一口气出了村子,我这时候不敢骑得太快,因为从村里去镇上的那条路并不好走,那路很长的一段都是条坑洼的土路。

先不说颠簸,就那路的两边,全都是半人高的草,危险也就隐匿在杂草丛子的后面,时不时地会出现个深凹的大坑之类的。

眼下走的是夜路,这种农村土路上也不可能会有路灯的存在,如果一个不小心,没有看清弯路,很可能会一头栽了进去,这要是摔破了头那都是小事,万一是栽到个水洼里,那才叫危险。

我放慢速度,饶是如此,爷爷的这破自行车还是很不好骑,到了前面最坑洼的路面上的时候,我不得不从车上跳了下来,在黯淡的夜色下推着自行车缓慢前行。

当时天气并不算凉,我又骑着一路飞奔,按理说早就应该出了一身的汗,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来推着车子往前走的时候,我却觉得冷嗖嗖的,风吹在脸上,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虽然我们这里还算安定,也没听说谁走在夜路的时候遇上掸道(抢劫)的,但是一个人走在夜路里,我还是觉得有些害怕,只想着赶紧走出这段洼路,到了前面平坦的路面,快点骑上车子,早点去到镇上找到孙先生。

蒙着头一个劲地推着车走,过了前面的弯道,我顿时又是感到头皮一阵发麻,因为前面路的两旁,到处都是野坟堆子。

这条路我去镇上念书的时候倒是常走,但大都是白天,就算有时稍晚,要么爷爷来接我,跟着他一起走,要么就是和村里一起念书的同学一块过,当时倒也不觉得害怕,可这时候只有我自己,如果说不害怕,怕是连我自己都不信!

瞅了眼在夜色之下路的两旁那像是小丘一样的野坟,我的心几乎快要提到了嗓子眼里,偏偏在这个时候,那边两点荧绿色的鬼火忽然出现在坟前墓后,虽然知道其实是死人骨头里的磷渗出来自燃的现象,还是吓得我一个趔趄,险些歪倒在地上。

离着镇上还有一大半的路程,眼下的景象虽然渗人,但一想到院子里月兰的那幅模样更加渗人,我只好硬着头皮走完这段路。

走过这边的野坟地,我松了一口气,因为在前面的路段上,我看到了有人在走,见到有人,我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连忙骑上车子打算继续飞奔。

骑着车子从那俩人身旁过去的时候,我只见那是一个老头牵着一个小孩在路边走,从他们身旁过去的时候,我瞅了一眼他们,他们也冷刺刺地看了我一眼。

当时黑乎乎的天,我也没看太清楚他们的模样,只是觉得有些面熟,直到骑出了一段路,才猛地一下想了起来,那小孩像是我们村里的小虎子,去年的时候掉进水塘子里淹死了,那个老头是他爷爷,去捞他的时候也被水给呛死了……

撞了鬼了?

我瞬时觉得浑身上下一阵寒意,就觉得脑子一懵,连忙回头再看,结果背后什么都没有,好像是刚才看花了眼,等到我再回神的时候,就只听到“哐当”一声响!

我赶紧刹住车,发现刚才因为走了神儿,没有去看前面的路,结果一不小心撞在了一位老太太推着的三轮车上!

那老太太也不知道是这附近哪个村的,三轮车上是个木柜,摆着一口大锅,挂着的锅铲和盆子叮当响,车上还竖了一根竹竿子,顶头挂着一盏油乎乎的灯,看起来就好像是我们在街边的时候,经常能看到的那种卖小吃的小摊贩一样。

老太太的三轮车被我这一撞,车头都直接歪了过去,后面柜子上有几个碗,全都摔了下来,老太太停下来,回头看了看掉在地上摔碎了的碗,随即面无表情地看向了我——她那整张老脸布满皱纹,就好像是枯槁的树皮一般。

我当时一看撞了人,顿时也是吃了一惊,再看地上那因为我的冒失而打碎的破碗,整个人又是瞬间头大。

那老太太虽然面无表情,但我觉得她心里肯定也是不会太乐意,这时候连忙从车上跳了下来,给她赔起不是来。

我掏出兜里所有的钱,急忙认错道:“奶奶,真是对不起,我也是没看到——我身上就有二十块钱,你看看这些……够不够赔你?”

老太太低头看了看我赔给她的钱,使劲摆了摆手,好像不用我赔,她又张开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似乎是个哑巴。

我这时候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不等再说话,却见这老太太忽然转过身去,她从三轮车上取下一只碗,又揭开车上载着的那口锅的盖子,用勺子舀了一勺汤出来,塞进我手里,冲着我做了一个喝的动作,随后推起自己的三轮车直接走了。

我端着老太太给我的这只碗愣在原地。

低下头,只见那碗里是一片清汤,浮着一叶黄色的菜叶,那也不知道是什么汤,更加想不明白的是,我撞了她的车,她不让我赔什么也就算了,怎么反而还送我一碗汤?

“不要喝!”

我正愣神的时候,忽然听到耳畔传来这样的一个声音。

那声音是个女的,调子很弱,有种说不出的轻柔感,但我听到这个声音,却猛然哆嗦一下,连忙瞪大了眼睛怵然回头。

“月兰?!”

阴阳先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阴阳先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乱三国 重生乱三国 全文免费

    原标题:重生乱三国重生乱三国全文免费小说名字:重生乱三国目录预览:第一章毫无新意的穿越第二章初见古代城池第三章交易第四章我的田野第一章毫无新意的穿越陈楚,男,现年二十三岁,三流大学毕业,在这个本科生都只能卖猪肉的年代里,如果他的父母是某部门高官,或许他还可以在官场上混个风生水起,但可惜他没那么好的命,家世平凡的他无可奈何地只能在社会底层拼搏。在刚出校门那会儿,陈楚可是雄心勃勃的,在他想来,自己好歹也是一大学生啊,找个不错的工作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当他拿着三流大学的文凭奔走于各大人才市场,受尽白眼

  • 霸道总裁如沐春风 霸道总裁如沐春风 全文免费

    原标题:霸道总裁如沐春风霸道总裁如沐春风全文免费小说:霸道总裁如沐春风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夜迷情第二章被人算计第三章面试第四章路遇渣男第一章一夜迷情季暖心从睡梦中醒来,眸光逐渐从模糊变得清明。将身体往被子里面缩了缩,慢慢的伸出一节藕臂,用指尖戳了戳身边的男人,见男人的身体动了动,于是轻声说道,“易恒,昨晚我们”后面的话语,在男人转过脸朝向她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尖叫,“啊!”“你是谁?!”条件反射的尖叫之后,季暖心从床上坐了起来,用被子遮着自己的身体,冲着床上的陌生男人质问道。听到质

  • 邪王在世 邪王在世 全文免费

    原标题:邪王在世邪王在世全文免费小说:邪王在世目录预览:第一章紫色的雷电第二章血斗第三章融合第四章苏醒第一章紫色的雷电电闪雷鸣,无数的雨点夹杂着莫名的劲力洒落到了大地上。一位中年男子捂着胸口看着天空嘴里微微的叹息了一口气。只见这位中年男子身着一身青色的长袍,满头的金黄色长发便随着雷声呼呼的飘动着,剑眉星目的他依旧可以看出年轻时候的英俊之气,一双深邃的眼睛中流露着莫名的伤感,孤独的身影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显得更加的孤寂。此时不是别人正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五绝之一的东邪黄药师。在武林当中提起五绝,大多

  • 风云化龙 风云化龙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云化龙风云化龙全文免费小说书名:风云化龙目录预览:第一章兄妹第二章虚伪的嘴脸第三章美女小偷第四章报名风波(1)第一章兄妹冉冉杨柳碧,娟娟花蕊红,一座无名山的山脚下,一处青山绿水环绕的古朴茅舍前,一名身形矫健的年轻人脚踩八卦,一套太极拳在他的演练下,另有一番不同的意境,动静之间,似乎连空气都会随着年轻人的动作而流动。这要是让懂得武道的人发现,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年轻人已经达到了武者称之为后天大圆满的境界,离着先天之境也只是一步之遥。以他这样的年纪就有如此成就,前途不可限量。这是华夏国南方

  • 全职管家 全职管家 全文免费

    原标题:全职管家全职管家全文免费小说:全职管家目录预览:第一章下山遇美女第二章功夫高手加好男人第三章百分之二百的回头率第四章转眼成负翁第一章下山遇美女夏日的栖霞峰翠绿苍茫景色如画。陈十三嘴里哼着歌,沿盘山公路悠闲而下,江都市在望,他的心情也是越来越好。哈哈哈,终于解脱了。5岁上山学艺,青灯孤影的苦修,足足侍候老头子18年。终于老天开眼放我下山,还在城里给我买房,定下一门亲事。只要进城便是有家有室的准成功人士。比村里的二嘎子他们可是强多了。听说城里钱很好赚,轻松就能月入过万,更是美女如云,而且开放

  • 天刀帝王 天刀帝王 全文免费

    原标题:天刀帝王天刀帝王全文免费小说名称:天刀帝王目录预览:引子第一章DJ调酒师(上)第二章DJ调酒师(下)第三章酒吧斗殴引子云南边境一处茂密的森林之中微风吹动树林沙沙做响,枝叶摇摆不定,一条蜿蜒迂回的河流象一条蛇一般盘在林中,伸向远方。任谁也不会想到如此深山之中竟然还有一处聚集地,高空中望去,只见那下面密林深处若隐若现的出现了一个村落。不,不应该说是村落,这下面并没有多少户人家,一眼望去一些小木屋隐在大树下而建,修建的隐蔽之极,这一看便不是普通的村落。下面一共数栋房屋,都是由巨大的树木修建而成

  • 穿越之绝地逢生 穿越之绝地逢生 全文免费

    原标题:穿越之绝地逢生穿越之绝地逢生全文免费书名:穿越之绝地逢生目录预览:第一章镇国兵院第二章祖孙闲话第三章孟璇公子第四章驸马府宴第一章镇国兵院帝都南城外,气势恢宏的镇国公府旁,坐落一座军事操练场,正是名满天下的镇国兵院,这是镇国公崔氏一族的私产,又与朝廷有紧密联系。崔氏一族是军功贵族,也是本朝世家大族。操练场是崔氏训练军官的地方,既练兵法,又习骑射。受训的多是崔氏一族的年轻子弟,也有其他大族显贵送来代训的子弟。外族子弟在崔氏兵院受训,不仅费用不菲,且必须有三品以上官员的推荐信。因此,崔氏兵院的

  • 身骑白马 身骑白马 全文免费

    原标题:身骑白马身骑白马全文免费小说名:身骑白马目录预览:第一章重回校园第二章震撼全场第三章血腥暴力第四章找茬?第一章重回校园“操,没想到穿越这样的好事竟然会落在我身上,不过人家要么穿越到异界,要么穿越到古代,我他妈的怎么穿越到一个小毛孩身上?还要跑到学校上课?真他妈极大的讽刺啊!”云龙高中外面,身穿黑色外套,脑后留有一条小辫子的叶星辰低声暗骂了一句。他原本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后搞投资借了高利贷,最后投资失败,无钱偿还,被砍成肉酱,却没想到竟然穿越在这个同样叫叶星辰的少年身上,而且还全盘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