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阴阳先生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5:20:17 来源:网络 [ ]

小说:阴阳先生

第一章:月兰

家里爹娘去的早,我和哥哥从小是爷爷奶奶一手拉扯大,但我那哥哥小的时候,因为一场大病烧坏了脑子,是个傻子。阴阳先生 全文免费阅读

随着二老年纪越来越大,我那傻子大哥成为他们一块心病,老两口放心不下,总担心万一以后家里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大哥没了人照料,于是张罗着要给他讨个媳妇。

大哥脑子不好使,只会满脸痴样地冲人傻笑,就连那事情也浑然不知,这门亲事也一直说不成,毕竟没有哪家姑娘愿意守着一个傻子过上一辈子。

可奶奶铁了心,一定要给大哥娶上媳妇,既然附近村镇找不到愿意的,于是动起了歪主意,居然从拐子手里买了个女人回来!

买回来的女孩叫月兰,还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姑娘,不但身体健全,而且唇红齿白的,长得那叫一个俊俏好看,第一次见到人的那会,我甚至还想,要是以后奶奶也能给我找这么漂亮的一个媳妇就好了。

月兰刚进我们家,奶奶就跟她说,只要她肯嫁,家里绝对不会亏待,若是以后能有个一儿半女,她有什么想要的,家里也都去尽量满足,只要她肯死心塌地的过日子。

那也不知道是奶奶的话真的说动了她,还是她就这样认了命,被卖进我们家,竟然没哭过也没闹过,我偷着去看她的时候,居然还冲着我露出一丝很是腼腆的笑。

我当时有些诧异,她明知自己是被拐来的,这时候却还笑得出来,甚至有些怀疑,觉得这姑娘是不是也和大哥一样脑瓜子有问题?

买回月兰的第二天,奶奶迫不及待地让她过了门。

成亲的当天,来人都纷纷冲着我那傻子大哥称赞,说他艳福不浅,傻人有傻福,居然娶到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媳妇。阴阳先生 全文免费阅读

不少村里人还咧起嘴来,当场直说自己活的不如一个傻子,我那大哥听不懂这些,当时只是一个劲地跟着他们傻笑。

很快奶奶带着梳妆好的月兰出来见人,开始的时候,她还是一脸腼腆的羞涩模样,直到来了席上,见过我那同样穿的喜庆的傻子大哥之后……

她这才知道,自己原来是要给眼前的这个傻子当媳妇,偏偏我那大哥又冲着她傻气呵呵地一咧嘴,结果当场就把人给吓哭了,无论奶奶怎么哄怎么劝,都不肯再往前半步。

事情来的太突然,原本喜庆热闹的酒席气氛瞬间变得有些不好收场,爷爷见状,连忙去招呼来人先吃着酒席,奶奶则是黑着脸找上我,让我把她先带进新房里去。

送她去新房的时候,月兰两只眼睛红通通的,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咬着嘴唇低着头一路走,临到新房的时候,忽然扯住我。

我一愣,回头只见月兰此时满眼的泪花,然后说,她起初因为没有见过大哥的面,而我又去偷看过几次,她以为是要说给我,根本没成想是说给个傻子。

我干干地一咧嘴,这才明白过来,当时她为什么会对着我笑。

月兰说她不想嫁给傻子,让我帮帮她,但这事情是奶奶说了算,况且她要嫁的也不是什么外人,是我的那傻子大哥,因此面对她的央求,我有些左右为难,犹豫不决。阴阳先生 全文免费阅读

见我不说话,她以为是我不想帮她,拉着我的胳膊苦苦哀求起来,她说自己已经认了命,但是不想跟傻子,她想跟我,以后可以伺候我一辈子,和我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这话说的我心里痒痒,我也自认为我那傻子大哥根本配不上她,但一想到这事情都已经定下,更怕村里说起闲话,迟迟没有应声。

她咬着牙看了看我,谁知下一刻,忽然做出一个很大胆的举动,她脱起了衣服来,将自己白花花的身子直接暴露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瞬间抖个激灵,忙磕磕巴巴地说你别这样,可月兰不听,光溜溜的身子抱上我,流着眼泪说一定要让我帮帮她,随后搂住我,两片软糯的粉唇就直接往我嘴上送。

我那时年轻气盛,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半推半就之下,当即亲了上去。

搂住月兰那会,我总感到身后像是被人给盯上了一样,余光一瞥,这才发现我那傻子大哥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跟了过来,我们俩搂着的时候,正一动不动地盯着看。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随即暗骂一声自己可真是个畜生,月兰已经是大哥名正言顺的媳妇,就在大哥成亲的当天,我怎么能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

看到大哥的一瞬间,我的脑子很乱,我这大哥虽然是个傻子,可这种苟且之事被他撞见,当时还是有些心虚,觉得羞愧难耐,当即推开月兰,跌跌撞撞地就往外面跑。版权http://www.qi-wen.com/

在院子里一直待了半刻钟,我这才终于冷静下来,可一回想刚才月兰苦苦哀求我时的那番模样,心里又总觉得不是滋味,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去找了奶奶。

我找到奶奶的时候,奶奶并没有在酒席上,而且一脸的高兴,和刚才黑着脸的模样判若两人。

我问起缘由,奶奶却眉飞色舞地跟我道,你那傻子大哥,今天总算开了窍,之前还担心他什么都不懂,结果刚才去找他,却撞见你那傻子大哥居然抱上了月兰,在那里又搂又亲的,奶奶心中大喜,便直接锁了房门,好让他俩那啥。

听奶奶这么一说,当时我就心想坏了,连忙撇开奶奶奔着大哥的新房就跑了过去,才刚刚到门口,却听到屋里“咚”地一声闷响!

我那心猛地一颤,急忙一脚踹开门,之后屋里所看到的那一幕,瞬时将我惊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月兰额头上撞出来一个黑乎乎的血洞,这时还在往外潺潺不断地冒着血,她两只眼睛瞪得死死地,就这样衣衫不整地倒在桌下,动也不动……

我那傻子大哥就站在一旁,这当见我红着眼去看他,连忙丢了手上的一片碎衣布,揪着上衣结结巴巴地跟我道:“她……她自己撞的!”

我当时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怎么也没想到,我这傻子大哥居然会去用强,更没有料到,这才过了半刻钟的时间,月兰会寻了短见!

奶奶这当跟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形,当即哆哆嗦嗦地连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很快,那正在席上吃酒的爷爷和村长都闻讯赶了过来,看到了眼前的情形,村长瞬时黑起脸来,问我们这是怎么一回事。

奶奶没敢去搭这个话,我那傻子大哥也是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我当时心里那个气啊,指着奶奶和大哥当即就道:“都是他们干出来的好事,哥害死了月兰,奶奶……奶奶她是帮凶!”

在一旁的爷爷那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急忙抄起烟袋锅子狠狠地敲我一下:“小兔崽子怎么说话的!这可是把你拉扯大的你奶奶,还有你大哥他再傻,那也还是你的哥哥,不准乱说话!”

被爷爷一训斥,我委屈的哭了,爷爷这当连忙看向村长,问他怎么办。

出了人命,这可不是小事,村长当时脸色难看。版权http://www.qi-wen.com/

但架不住他和爷爷是烧香斩鸡头的把兄弟,村长于是一咬牙,冷着脸跟爷爷道,反正人也是买来的,既然已经没救了,那也没有办法,眼下最重要的是把事情赶紧处理了,他会让村里人都不要声张,就当没有今天这回事!

见爷爷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村长这才黑着脸出了门。

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他又跟爷爷嘱咐上一句:“我见这丫头死的时候瞪着眼,死不瞑目,心里怕是有怨气,这事情你们也不要随便弄,免得招什么麻烦,最好去找老孙头来,让他给拿个主意。”

村长嘴里的老孙头,说的是我们村里的先生,所谓的先生,指的是专门从事殡葬一业的白事先生,我们周围几个村的殡葬白事,大都是孙先生一手包办下来。

孙先生是个七十多岁的瘦老头,没多久就闻讯赶了过来,到家里先看上了一眼,问过情况之后也是气得不行,直说奶奶是个老糊涂,造了大孽。

经不住爷爷的再三恳求,再加上村长也给说了情,孙先生还是给敛了人并连夜布置好灵堂,又在翌日清晨的一大早,带了举重(抬棺)的人进了院子,一番打点过后,直接将月兰抬到后山去给葬了。

月兰下葬的那天,天气异常的阴郁,也不知道是因为受到这沉闷的天气影响,还是我心中觉得愧疚,那刻只觉得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觉。

处理完这事情的第二天,吃过晚饭,奶奶准备去反锁了大门,推开正屋的门,结果却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网站qi-wen.com

我当时来到院里一看,当场就懵了!

只见月兰面朝正屋,那就好像是刚从土里爬出来的一样,头上、脸上、衣服上挂满了新鲜的土,披散着头发遮住了脸,由一根绳子吊着,僵僵地立在院子里……

第二章:夜路

爷爷来到院子,也是被眼前的这惊人一幕给吓住,愣上了大半天,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抽着冷子喊:“快、快……快去找孙先生来!”

尤其是将月兰吊起的那根绳子,像是沾了血一般,看起来黏糊糊、脏兮兮的,诡异至极,我哪里敢怠慢,连忙摸着黑跑出院子去喊人。

一口气跑到孙先生的家,还不等我先去叫门,结果住他隔壁的村里人却先跟我道:“是陈默啊?孙先生不在家,下午镇上有桩白事,他已经出门去镇上了。”

我听到这话瞬间头大,镇子到我们村的距离,往少了说也有十多里地,邻居说孙先生中午不到就被人请到镇上搭灵堂去了,现如今都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钟,孙先生早已经到了镇上,我现在就是想追,那也已经跟本追不上了。

那人见我一脸发急的模样,又跟我打听出了什么事情,可这种事我哪敢在村里乱传,连忙摆着手说了声没事,扭头走了。

听我回来说孙先生不在家,爷爷那两条眉毛瞬时间就拧到了一起,奶奶望着院里面相凄惨的月兰,心里早就发了毛,抖着手跟爷爷道,得赶紧把她给搬出去。

爷爷拿着旱烟杆子,一个劲地摇起头来:“这事情,可不好随便处置吧?万一哪里的规矩不对,犯了忌,可是要被殃打的!”

爷爷说的“殃”,指的是人生前的最后一口气。

民间一直有传言,这是一口积在喉咙里的恶气,当属三魂七魄中的七魄,是人这一生之中所有的元气积攒而成,包含有很深的怨气。

这口气据说是绿色的,在人死之后才会飘出来,如果沾到花草上,那么花草会枯萎,如果飘上树枝,整片树枝都会枯死,倘若是撞到了人的身上,那么这个人很快便会大病一场,而且大都病得很不寻常,从疯疯癫癫乃至失去神智,都是常有的事情。

按照民间的说法,这就是被殃给打了。

农村人大都迷信一些说法,我那爷爷也不例外,对这些传言一向尤为看重,往白了说,就是思想有些迂腐,生平最怕这些个冲神撞鬼的忌讳。

月兰屈死在我们家,在第二天就发生这等怪事,不把孙先生等来,爷爷无论如何也都是不敢轻易去触这个霉头。

奶奶虽然也知道事情比较邪门,可一见月兰那阴涔的模样,哪里敢留她在院儿里,于是一个劲地坚持起来,说什么也都要把月兰给搬出去。

爷爷生气道:“我能有啥办法?再说了,现在村里除了孙先生,那也没有个别的懂道行的,这事情又忒特娘的邪了门了,你说这大晚上的,哪个敢来搬她?”

奶奶最终还是没能犟过爷爷,站在院里远远地看眼月兰,只得又找上我,跟我商量道:“要不,你先往镇上去一趟?”

奶奶让我去找找那孙先生,去看下他什么时候忙完,如果忙完了,赶紧把人往回家里带,就算是没忙完,也让他先给我捎个主意回来。

现在天黑了,镇上又离得太远,爷爷奶奶不方便去,我那大哥又是个什么不懂的二傻子,这事情也只能由我去跑,当下便推起院子里爷爷的那辆二八大杠自行车,骑着往镇上一路飞奔。

骑着自行车一口气出了村子,我这时候不敢骑得太快,因为从村里去镇上的那条路并不好走,那路很长的一段都是条坑洼的土路。

先不说颠簸,就那路的两边,全都是半人高的草,危险也就隐匿在杂草丛子的后面,时不时地会出现个深凹的大坑之类的。

眼下走的是夜路,这种农村土路上也不可能会有路灯的存在,如果一个不小心,没有看清弯路,很可能会一头栽了进去,这要是摔破了头那都是小事,万一是栽到个水洼里,那才叫危险。

我放慢速度,饶是如此,爷爷的这破自行车还是很不好骑,到了前面最坑洼的路面上的时候,我不得不从车上跳了下来,在黯淡的夜色下推着自行车缓慢前行。

当时天气并不算凉,我又骑着一路飞奔,按理说早就应该出了一身的汗,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来推着车子往前走的时候,我却觉得冷嗖嗖的,风吹在脸上,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虽然我们这里还算安定,也没听说谁走在夜路的时候遇上掸道(抢劫)的,但是一个人走在夜路里,我还是觉得有些害怕,只想着赶紧走出这段洼路,到了前面平坦的路面,快点骑上车子,早点去到镇上找到孙先生。

蒙着头一个劲地推着车走,过了前面的弯道,我顿时又是感到头皮一阵发麻,因为前面路的两旁,到处都是野坟堆子。

这条路我去镇上念书的时候倒是常走,但大都是白天,就算有时稍晚,要么爷爷来接我,跟着他一起走,要么就是和村里一起念书的同学一块过,当时倒也不觉得害怕,可这时候只有我自己,如果说不害怕,怕是连我自己都不信!

瞅了眼在夜色之下路的两旁那像是小丘一样的野坟,我的心几乎快要提到了嗓子眼里,偏偏在这个时候,那边两点荧绿色的鬼火忽然出现在坟前墓后,虽然知道其实是死人骨头里的磷渗出来自燃的现象,还是吓得我一个趔趄,险些歪倒在地上。

离着镇上还有一大半的路程,眼下的景象虽然渗人,但一想到院子里月兰的那幅模样更加渗人,我只好硬着头皮走完这段路。

走过这边的野坟地,我松了一口气,因为在前面的路段上,我看到了有人在走,见到有人,我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连忙骑上车子打算继续飞奔。

骑着车子从那俩人身旁过去的时候,我只见那是一个老头牵着一个小孩在路边走,从他们身旁过去的时候,我瞅了一眼他们,他们也冷刺刺地看了我一眼。

当时黑乎乎的天,我也没看太清楚他们的模样,只是觉得有些面熟,直到骑出了一段路,才猛地一下想了起来,那小孩像是我们村里的小虎子,去年的时候掉进水塘子里淹死了,那个老头是他爷爷,去捞他的时候也被水给呛死了……

撞了鬼了?

我瞬时觉得浑身上下一阵寒意,就觉得脑子一懵,连忙回头再看,结果背后什么都没有,好像是刚才看花了眼,等到我再回神的时候,就只听到“哐当”一声响!

我赶紧刹住车,发现刚才因为走了神儿,没有去看前面的路,结果一不小心撞在了一位老太太推着的三轮车上!

那老太太也不知道是这附近哪个村的,三轮车上是个木柜,摆着一口大锅,挂着的锅铲和盆子叮当响,车上还竖了一根竹竿子,顶头挂着一盏油乎乎的灯,看起来就好像是我们在街边的时候,经常能看到的那种卖小吃的小摊贩一样。

老太太的三轮车被我这一撞,车头都直接歪了过去,后面柜子上有几个碗,全都摔了下来,老太太停下来,回头看了看掉在地上摔碎了的碗,随即面无表情地看向了我——她那整张老脸布满皱纹,就好像是枯槁的树皮一般。

我当时一看撞了人,顿时也是吃了一惊,再看地上那因为我的冒失而打碎的破碗,整个人又是瞬间头大。

那老太太虽然面无表情,但我觉得她心里肯定也是不会太乐意,这时候连忙从车上跳了下来,给她赔起不是来。

我掏出兜里所有的钱,急忙认错道:“奶奶,真是对不起,我也是没看到——我身上就有二十块钱,你看看这些……够不够赔你?”

老太太低头看了看我赔给她的钱,使劲摆了摆手,好像不用我赔,她又张开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似乎是个哑巴。

我这时候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不等再说话,却见这老太太忽然转过身去,她从三轮车上取下一只碗,又揭开车上载着的那口锅的盖子,用勺子舀了一勺汤出来,塞进我手里,冲着我做了一个喝的动作,随后推起自己的三轮车直接走了。

我端着老太太给我的这只碗愣在原地。

低下头,只见那碗里是一片清汤,浮着一叶黄色的菜叶,那也不知道是什么汤,更加想不明白的是,我撞了她的车,她不让我赔什么也就算了,怎么反而还送我一碗汤?

“不要喝!”

我正愣神的时候,忽然听到耳畔传来这样的一个声音。

那声音是个女的,调子很弱,有种说不出的轻柔感,但我听到这个声音,却猛然哆嗦一下,连忙瞪大了眼睛怵然回头。

“月兰?!”

阴阳先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阴阳先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佳人有约第一章撞破隐事!故事起因呢,得从这个口令红包说起。高一的时候,我们班转来一个女生,叫林琳,是我们班的班花,长得可好看了,一米六五的身高,胸挺屁股翘。每次一到夏天,她就喜欢穿裙子,我呢,就总是假装绑鞋带,偷偷看她的大白腿和屁股。她生的漂亮,班里的男生也都喜欢她,想跟她好,表白的人挺多,不过也没见她答应谁。我本来学习还行,自从她来了以后,心思全在她身上转悠,总YY她在床上的样子,没多久学习就一落千丈了。而且,我还染上了一个恶习,每当小伙

  • 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佳人有约第1章状况百出的面试徐又佳从自己的小背包里面摸出了手机。虽然现在是下午两点钟,但是雯雯的个性就是无所不在,无时不在。“喂?雯雯?我绝对不要再去喝酒啦,上次到现在都还有点偏头疼呢。”还有那件事……让人心有余悸。那个有着薄薄唇片,眼睛锋芒锐利的男人,绝对是让人挥之不去的记忆。“不是啦不是啦,诶佳佳我和你说,前两天在迪吧听到了个消息,说是秦家少爷回国了,他们公司目前正在为这位少爷招收一个管家,我一想,你大学不就是念这个专业的吗?所以我就立刻来

  • 热门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深山神医采仙药第一章被村花追“真香啊!”王石蛋提着条三斤多重的黑鱼,悄悄来到柳春妮身后,想给她一个惊喜。柳春妮是鱼泉村刚毕业的大专生,脸蛋俊俏,皮肤白嫩得跟水豆腐一样。柳春妮察觉到后面有异样,直起了腰,扭过头来,刚好跟贼头贼脑的王石碰到。柳春妮瞬间懵了,小脑袋一片空白。不好,要是柳春妮反应过来,她那泼辣劲,还不得呛死我?王石蛋抢先道:“春妮儿,虽然你家种药材,在村里有钱有势,但见我长得帅,也不能想干啥就干啥,何况我早上吃面嚼了两瓣大蒜,

  • 热门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章/t先生,救救我加维斯汀大酒店的豪华包间里,夏紫墨被一群人灌得晕晕乎乎,连眼前有多少个人都数不清了,却仍然不忘从包里拿出她的设计稿。“张总,这是我们的设计稿,您看看有没有兴趣投资我们公司。”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看都没看一眼那几张五颜六色的设计稿就扔到一边去,一双色眼笑眯眯地看着,喝得两颊酡红的夏紫墨:“夏小姐,看稿不急,来来来,再喝一杯,喝完这杯,我们再谈投资的事情。”一杯又一杯酒下肚,夏紫墨被灌得

  • 热门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一章:你是谁?“阿凝,待会儿不许惹事。”姐姐的订婚宴上,父亲叶天行走到了她的面前下达命令,这让叶海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叶海凝站在香槟塔旁边,心中不禁疑问,爸爸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要惹事?就在这个时候,司仪站在宴会正中央笑盈盈的宣布:“欢迎各位来参加叶市长千金叶飞燕和顾局长之子顾彦西的订婚仪式……”瞬间,叶海凝全身僵硬,愣在了原地回不过神来,忽然间好像明白了爸爸为什么对自己说那样的话了,可是……可是她的

  • 热门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狂妃重生之江湖乱001,狠毒男女天上繁星点点,月光柔和,本是静逸的夜晚,突然被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打破。“啪!”“噗咚!”一处极为静幽的花园中,一个身影突然倒下,那人影倒在地上,先是缩了一记哆嗦的望着缓缓向她走来,两个相偕的男女,然而她的眸光却惊恐睁大,心中颤了一记。“你们……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骗我。”女子瘦弱白皙的面上,满是泪痕,身体不知是吓还是怒的,不停颤抖着。那向她走来的男女,都是她无比熟悉与依赖的,一位是她的嫡姐,另一位是不停

  • 热门小说《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一章初遇美女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8

  • 热门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章霸道女领导刘立海是深夜刺耳般的铃声惊醒的。他整个人猛然地从床上翻坐起,内心却“彭彭”地一通乱跳,如梦中一般喘着粗气,头被扯裂般地剧疼着,身上的汗水湿透了他的衬衣。“不会吧?”刘立海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却感觉身体在不断的抖动,用手掐了一把,痛得眼泪直冒,才知道这会儿自己是真的清醒着。“我操。”刘立海骂了一句,“我怎么又梦到那个女人呢?”刘立海刚刚做了一个梦,而梦中的那个女人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京江市宣传部女部长冷鸿雁,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