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跨越时空平衡来爱你 最新章节

2017/12/28 4:56:2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跨越时空平衡来爱你

第1章 谁来告诉我我在哪

 欧阳雪婷在做一个梦。网站qi-wen.com

 一个很美的梦。梦里有个美少年,不停的在勾搭她。可是每次,她只要试图跑近那个少年,那个少年就会瞬间飘移到离她一定的距离又站住,然后继续勾搭她。于是她再跑,人家再飘移,折腾了好长时间。

 可是欧阳雪婷她不在意。因为她酷爱帅哥。所以,就算总感觉自己现在有点在做一件无意义的事情,欧阳雪婷也拼了。跨越时空平衡来爱你 最新章节心想,我就不信了我还勾搭不到那帅哥了。

 可是,现实是,她还真没勾搭到……。因为就在她快碰到该帅哥的衣角时,突然的一盆水硬生生的把她泼醒了。

 “啊……。”欧阳雪婷在被水泼的时候,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冷。拜托,她如果没记错,现在这个季节虽然是春天,可是也是初春,还有些冷的好不好?哪个没公德心的家伙居然在这个时候泼水?不想活了是不是?

 于是越想越气的欧阳雪婷猛的张开了眼睛,想看看是哪个要死的敢泼她大小姐一盆水?结果,这眼睛一张开的时候,就和一个正好奇的看着自己的眼睛对了个正着……。

 “啊……。奇闻网”被突然出现的人给硬生生的吓着的欧阳雪婷马上大叫了起来。而与此同时,那个正看着她的人儿也在尖叫中。象是料不到她这么早醒来。于是,屋内一时充满了躁音。

 叫了一阵后,欧阳雪婷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心说自己现在这是怎么了啊?她明明记得自己刚才在花园里赏花啊。约莫于是时光正好,而她逛街又累了,是以,她找了一个地方便准备小睡一下后,再回家。奇闻网结果哪知道就这么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好象不对劲?

 当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欧阳雪婷突然一惊。她赶紧打量着自己所在的地方,就发现原来自己在一个小屋。这里有很多通铺,而且床头盖的都是那种非常古老的,就连从自己祖辈身上都不曾看过的。一种非常古老的被子。

 慢着?她看到了什么?通铺?她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呢?大吃了一惊的欧阳雪婷马上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才发现她的身上居然也盖着那种古老的被子。而且此时那个被自己叫得也在尖叫的眼睛的主人,正在以一种奇怪的眼光打量自己。

 “你能告诉我,我现在在哪吗?”欧阳雪婷看着这个人,纠结了半晌这才问道。版权http://www.qi-wen.com/因为此时她再不找个人问问的话,估计她会疯的。

 可是那个人不说话,仍然就这么打量着她,好象她说的是外星话一样。这让欧阳雪婷无语。她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被人抢了吗?可是谁会光天化日的在公园里抢一个女人啊?而且她明明记得她在睡觉之前还到处看了看,明明也很有很多人在这里晒太阳休息的啊。难道有人抱走她的时候就没人发现吗?再说了,她印象之中可不记得谁被抢了还有被窝盖的?

 这么一想,欧阳雪婷就越不安了。她下意识的就想起身,到处看看自己到底身在何处。可就在她起身欲下去到处看看的时候,那个一直不说话的人说话了:“翠花,你好点没有啊?我怎么感觉你傻了似的?”

 翠花?是在叫她吗?这是欧阳雪婷听到这话后的第一个反应。原文qi-wen.com她马上下意识的打量起这个疑似正在和自己说话的人,才发现对方原来是一个老妇人。只是奇怪的是,这人的发鬓居然是挽起来的。而且就是一个小小的发鬓,上面什么也没有,活脱脱就是古代侍侯人的那种老妈子。

 慢着?老妈子?再加上古被子?妈啊,她这是掉进什么地方了啊?欧阳雪婷快要疯了。她马上望着这个正和她说话的老妈子说道:“老人家,你能告诉我,我现在这是在哪里吗?”欧阳雪婷一边问,一边心想她可千万不要在古代啊,不然她真会哭的。

 可是,那个老妈子听到这话后,并不回答,只是用一种越加奇怪的眼光看着她。欧阳雪婷被她看得发毛,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现自己没长角嘛,那她看什么呢?于是,她疑惑的问道:“老人家,你在看什么呢?”

 结果,哪知道一直不说话的老人此时突然发飙了:“老人家?什么老人家?我明明是刘妈。翠花,你说你吧,自从少爷出门做生意后你就一直赖在床上不起来。起先我体贴你累,所以让你休息。可你呢?一睡就是三天!我说,这睡了三天,就算是猪也休息够了吧?你还继续睡?我看明天少爷回来了你如何交差!”说完后,这老人气势汹汹的看着欧阳雪婷,就像想把她吃了似的。

 欧阳雪婷被这连炮也似的话给吓蒙了。哇,她还真不知道原来一个女人可以这么凶啊。倒不是她没见过凶悍的女人。只是这老妇人怎么看也是温柔的人啊,怎么可以这么凶?所以当下,欧阳雪婷就这么的被一个看似温柔实则凶得要命的妇人给吓住了。

 “你还在发什么呆?”那妇人一看欧阳雪婷还在发呆,她不满了。

 “婆婆,你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代吗?”此时,脑子慢慢转过弯的欧阳雪婷在回想着眼前这个所谓的刘妈嘴里刚说过的话。她如果没听错,这个刘妈好象提过一个叫少爷的人?天啊,这都什么时代了还少爷?她还老爷呢。可是眼前这一切的环境都在告诉她,她似乎莫名的掉入一个她不知道的空间了。该不会是穿越了吧?

 想到穿越两个字的时候,她心里一惊。但随即她又想大笑,拜托,哪有那么容易穿越的啊,再说人家穿越都是因为掉入什么大坑里啊,或者是落入什么陷阱的时候会穿越过去的啊,有谁会象她一样,睡个觉就穿越了?所以越想越好笑的欧阳雪婷,居然笑趴在床上了。

 “你这死丫头在笑什么啊?”此时,就在欧阳雪婷笑不可仰的时候,一旁的刘妈揪起了她的耳朵。

 痛!突然被揪起耳朵的欧阳雪婷马上呼痛起来。可马上,她就意识到不对劲。如果说之前她还能安慰自己在做梦的话,那么现在这真实的痛感就在提醒着她,她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想到这,欧阳雪婷无语凝噎,她心想她不会真的是穿越了吧?

 “刘妈,你放开我吧,我好痛。”可是现在好象不是想那些的时候,关键是,现在如何让那个老女人放开自己。欧阳雪婷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女人的力气可以这么大。她这么一揪,欧阳雪婷都感觉自己的耳朵就要被揪掉似的,郁闷得她连连呼痛。

 “现在醒了没?”刘妈见她这样,遂凉凉的问道。

 “醒了。”欧阳雪婷大力点头。可她不点头还好,一点头耳朵更痛。痛得她边点头边叫痛,一时整个人风中凌乱了。

 “那你还想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刘妈又问。

 “不想了不想了。”欧阳雪婷自然明白,不管她现在在什么地方,都要以保全自己为上了。甭管她现在在哪,现在都不是关心的时候了。她现在应该关心的就是,这个揪住她耳朵的女人可以放开她的宝贝耳朵了吗?她实在是很痛的耶。

 “那还差不多。你赶紧起来。一会少爷可能就要回来了,你再不起来,一会少爷回来找不到你,你怎么办?”刘妈见欧阳雪婷终于不再问自己一些傻傻的问题,遂放开了她后,又唠叨了一遍。

 少爷?这地方真的有个叫少爷的人吗?欧阳雪婷好奇,可是她不敢问,她怕她再问了,她的耳朵可能就要改姓了。所以,她连忙点点头后,便爬了起来。只是下意识的拿衣服换的时候,才发现,哇哦,她拿的这是什么衣服?明明就是她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古代丫头所穿的衣服嘛?难道她真的穿越了?意识到不对的欧阳雪婷面色苍白。如果不是因为此时面前正有一个老人在瞪着自己,欧阳雪婷绝对相信自己能马上就晕过去了。

 可是现在肯定不是晕的时候,因为她还真不敢想,如果她真晕过去了,那妇人会不会把她给切了。可是她真的好想哭啊,睡个觉还能穿越,这日子还能过吗?欧阳雪婷越想,眼泪就越想流。于是乎,她到最后就变成了一边哭一边穿衣服了。

 “你哭什么?”此时,刘妈正盯着她看呢,一看她哭了,她马上不高兴的吼道。

 呜呜,连哭都不让的,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欧阳雪婷腹诽,可嘴上她还得乖乖的说道:“刘妈,我没有哭,我这是因为被风吹进了砂子,所以才会这样的……。”她一边说着,一边还可怜兮兮的看着刘妈,象是生怕她不相信似的。

 刘妈闻言,果然认真的盯着她一会。幸好欧阳雪婷在现实之中,就常骗人,是以明白自己如果心虚的话肯定会别过眼,是以她定定的看着刘妈,而眼泪就这么自然的掉了下来,因为之前就哭过,所以眼睛红红的,看起来倒真象进了砂子。

 “好吧,看你这样,我也就算了。反正你现在赶紧爬起来,这两天少爷就要回来了,你如果不好起来,一会少爷如果回来知道你不在,你就麻烦了,知道吗?”刘妈定定的看了她一会,象是发现这女人没有撒谎后,这个老妇人也动了侧隐之心,于是说道。

 “是的,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起来。”欧阳雪婷眼看躲过了一劫,她马上点头,边点着头,边加快了手里的动作。说来也奇怪,她分明是头一次穿这种衣服,可是也许是因为过去在这个时代的自己就是这么生活的,是以她穿衣服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

 

 

 

第2章 惨被欺负

 刘妈一直到盯着她穿好衣服后,这才说道:“这才差不多。你现在起来了就别再睡了。不过我就体谅你病了,今天让你休息一下。现在你就坐在这,一会如果有事情,我会派人来叫你。记住,千万不要趁我不在的时候又偷偷睡觉,那样我会饿你一天不让你吃饭,知道了吗?”说完这话后,这个看起来有六十出头的老妈子眼睛一瞪,脸上满是凶恶了。

 可惜,她以为自己能吓到欧阳雪婷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早在刚才的交流下来,欧阳雪婷就了解到这个妇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凶,可心里却是个豆腐心。是以她表现上装得很害怕的样子,但是心里是很开心的,因为感觉自己之后的日子不会太难过。因为你看她明知道她这个身体病了,还让她好好休息,虽然不让睡觉,但是好歹不用出去看人脸色,这就太棒了。毕竟对于现在的欧阳雪婷来说,了解自己在哪里,而且自己是干什么的,是最重要的事情了。因为她只有了解了之后,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呀。

 刘妈看着她这么乖,便脸色和缓的点点头,便走到墙的一角,拉开了一个门。欧阳雪婷看着那里,才发现原来那是一个木门。那木门好象很结实,因为欧阳雪婷在看到刘妈拉开门的时候,就分明听到门发出了一个沉重的声音,看来这门不轻啊,她心想道。

 等到刘妈出去后,她这才开始打量起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好象身在一个丫环住的地方。在她的印象之中,貌似电视里这样的地方,都是给丫环住的。而且这家的家境应该不会太好,因为如果是大官人家的话,那即使是丫头也会有自己的房间。却不会象这里,除了一个门外,室内好象连个窗户都没有呢?

 越看越纠结的欧阳雪婷这下真的是要疯了。她到底在哪里啊,谁来告诉她呢?想到这里的时候,欧阳雪婷感觉自己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她这是倒了什么霉?居然穿越过来了,还当上了人家的丫头?

 对,没错。直到刚才,欧阳雪婷这才接受了一个现实,那就是她确实穿越了。不然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现在在一个如此严重落后的地方,这里除了一个通铺,还有一门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真想不通,这样的地方如何住人呢?欧阳雪婷开始为自己之后的生活忧伤了起来,她满脑子想着自己该怎么办呢?

 “你起来啦?”就在欧阳雪婷想东想西却想不出个所以然的时候,突然的,那扇门又开了。走进来了一个看起来年约十五六岁的姑娘,这姑娘梳着两根麻花辫,一看就知道是个丫环。只见此人亲热的对她说道。

 “是的。姐姐,我头好痛,你能帮我看看我怎么了吗?”欧阳雪婷知道在古代的时候,在不确定自己的年龄之前,最好对别人叫姐姐,除非是对方实在看上去比自己小多的除外。而且她更明白,如果她再继续这样下去,可能会出问题。所以欧阳雪婷突然决定她要装失忆,这样或者能为自己套得更多的消息。是以想到这里后,她心里安定了许多。

 “呀,你居然叫我姐姐?天啊,我没有听错吧?”这时,那姑娘听到这话后,却象是听到什么新闻一样,她夸张的尖叫了一声后如此说道。

 “对啊,你没有听错呢。”坦白说,欧阳雪婷被这声尖叫给弄得头疼。可是看样子,这个年轻的姑娘很好相处的样子,因为她一点也不凶。虽然因为门关着,加上屋里很黑,所以她看不清这个姑娘的模样,但是光听声音也能知道这是个很年轻的姑娘呢。

 “你怎么了?你刚才说你头疼?”此时,那姑娘好象感觉出欧阳雪婷有些不对劲。是以,她走近了春歌后,便自发的把手抚上她的额头,像是想知道她有没有发烧一样。

 “对啊,头疼得要命呢。”春歌虽然被她的动作吓了一大跳,可是看动作也知道自己是在关心自己,是以她配合的说道。

 “唉,你这丫头,自从大少爷一走,整个人就不对劲了。每天不是在床上睡觉,就是坐在树下发呆。前天居然还想不开的去跳湖,如果不是正好有人路过把你拉了上来,估计你现在就死咯。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无缘无故的学人家自杀干什么。”那姑娘抱怨的说。

 “我是脚滑了进去……。”坦白说,欧阳雪婷听到这消息的时候, 是很惊慌的。她这才知道自己之前这个身体居然是在想自杀。可是甭管真相是如何,至少现在这个身体是她的,所以她当然不能承认自己是要自杀,那样肯定会多麻烦的,是以她赶紧解释道。

 “真的吗?”那姑娘显然不太要信,是以又问道。

 “对啊。”欧阳雪婷赶紧点头,然后还望着她。

 “好吧,你等一下。”那姑娘本来是坐着的,此时,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站了起来。

 欧阳雪婷在室内呆久了,所以渐渐能看清室内的一些地方。所以她马上就看到这姑娘径直的走到一个地方,像是拆掉了什么似的,只听见咚的一声响后,便听见吱的一响,然后马上,室内便进了光线。欧阳雪婷在适应了光线后,这才发现,这姑娘原来是开了一个窗户。只见这窗户是用铁皮撑开的,之前估计是用石头压着,所以才听见咚的一响。此时,那个石头正好好的躺在地上。而那扇用铁做的窗户此时就用两根看起来有点粗的线支撑着,导致室内的空气马上清新了很多。

 欧阳雪婷呆呆的看着窗外,她发现这里的环境好陌生之后,就一直在心神不定中。虽然她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可是对于自己穿越在一个什么地方,她心里却没有数。可此时,她分明的透过那扇窗户,这才发现,自己身在一个亭院之后。这种亭院,很象电视里古代那种大府人家的走廊?莫非她现在真的穿越成了一个丫环?欧阳雪婷有点不敢置信了。

 “你在看什么呢?”此时,就听旁边那个丫头关心的问道。她好象很关心欧阳雪婷似的,因为她自从进来后,就双眼睛一直看着欧阳雪婷,好象很担心她的样子。

 “我在看这里的环境。不知道为什么,我好象什么都不记得了呢?”欧阳雪婷虽然眼睛在看着外面,但是心里却一直在想着问题的。她在想自己要怎么才能想办法自己如今身在何处。此时一听这话后,她心知这是个好机会,于是赶紧问道。

 “什么?你不会失忆了吧?”那姑娘一听这话大惊,然后赶紧问道。

 “好象是的。”欧阳雪婷弱弱的承认,实则心里暗爽不己。她本来正想着要怎么让自己蒙混过关。现在一听这话,她哪有不承认的?当下赶紧点头,生怕别人不相信一样。

 “天啊,我就说你最近非常不对劲,原来是因为这样。你放心,我回头会去和刘妈说,让她让你休息一下。这几天我会帮你找回记忆的,你放心。”那个姑娘听欧阳雪婷这么一说后,便很快从最初的震惊恢复了过来。这让欧阳雪婷相信,这姑娘的资历肯定不低,而且在这里做事应该很久,不然的话,普通的小姑娘遇上这种奇怪的事情哪有不好奇的?唯独她,除了最初的一惊后,便马上恢复了。这让欧阳雪婷知道,这丫头的来历不简单了。是以,她很庆幸自己和这个丫头的关系好,至少对方是很关心她的,那就很棒了。不然的话万一她和这人有仇,那她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喽。欧阳雪婷后怕的心想道。

 “是啊,姐姐,所以你要帮帮我啊。”欧阳雪婷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摇着她的手,就象是一个要不到糖吃的孩子一样,在对着面前这个人耍赖。

 “好,你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人欺负你的。”这个年轻的姑娘承诺道。

 “真的?太好了。”还在担心自己无人照顾的欧阳雪婷一听这话,喜出望外。

 “呵呵。瞧你这傻样。”那姑娘显然被欧阳雪婷逗得很开心,她哈哈大笑了起来。

 “人家可爱不好嘛。”欧阳雪婷此时很开心,是以,就算被人取笑,她也不在意了。

 “哈哈。”那位姑娘被欧阳雪婷逗得一直在大笑中。

 等她笑完了,已经是五分钟过后了,这五分钟里,欧阳雪婷和她大概聊过一会后,便知道这姑娘是个好人,是以她觉得现在时机成熟,可以问问题了:“姐姐,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欧阳雪婷小心的问道。

 “嗯?什么问题?”那位姑娘显然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一听之下还呆了一会,之后才问道。

 “我想问下,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欧阳雪婷问道。

 “啊?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那位姑娘惊讶了。

 “是啊,我好象病了。病了之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姐姐你就告诉我好不好。”看见那个姐姐惊讶的样子,欧阳雪婷便解释起了自己异样的原因,来博取她的同情了。

 那位姑娘本来还一脸疑惑的,听到这话后这才释然了,她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告诉你吧。”说着,她还顺手摸了摸欧阳雪婷的手。

 这象是在摸宠物啊有没有!被她摸得有点郁闷的欧阳雪婷腹诽中。但是因为有求于此人,再加上自己困在这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是以为了自保,欧阳雪婷不得不和这个热情的少女搞好关系了,是以虽然心里不舒服,可是她还是笑看着这个姑娘。

 “姐姐你快说吧,我在听着呢?”等了半天,见这姑娘还没开始说话,欧阳雪婷有点急了。

 “好,我说。我们这里是富春国,现在是秦历二年。”那位姑娘认真的说道。

 

 

 

第3章 原来她穿越了

 秦历二年?富春国?欧阳雪婷一听这话后,便赶紧在脑海里搜索了起来。历史不错的她,很快的就想起,天啊,她这是穿越到一千年前了?想到这里,她哭的心都有了。

 “你怎么了?”那个姑娘一看欧阳雪婷一副哭泣的表情,她担心的问道。

 “啊,没事没事。”明明就有事,可惜她不能说。一脸郁闷的欧阳雪婷明明很想哭,可是还得安慰面前这个担心她的少女,这让她郁闷不己,快要跳脚了。

 “你没事就好,以后有什么事就和我说知道吗?”那个少女见她没事,遂松了一口气后说道。

 “知道了,姐姐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了。”欧阳雪婷仍在努力的调解中。她只感觉自己现在郁闷得要哭了。

 “嗯,那我就放心了。对了,你好好休息,我得去忙了。刚才我是因为担心你,所以偷懒过来看看你。现在你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我得走了,再见。”那个少女说着就准备离开了。

 “姐姐,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欧阳雪婷虽然在郁闷中,可是当想起还不知道这个少女的名字时,她吓了一跳,于是赶紧叫唤道。

 “嘘,在这里不要大声喊,让老爷夫人听到了你就倒大霉了知道没?我叫兰心,你就就叫我兰姐姐好了。”兰心本来正准备走开,却被欧阳雪婷的大嗓门给喊回来了。吓得她赶紧左右看看后,这才对欧阳雪婷说道。

 “我知道了,对不起啊。”意识到自己闯祸的欧阳雪婷轻轻吐了吐舌头,心想古代的规矩就是多啊。

 “嗯,没事,好好休息吧,我晚点再来看你啊,乖。”兰心见欧阳雪婷没什么事,也就放心了,交待了几句后,她便离开了,留下了欧阳雪婷继续在原地腹诽中了。

 一直等到兰心走远后,欧阳雪婷这才大哭起来,她心说自己这是倒了什么霉,为什么会穿越到这种地方呢?

 那么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这位叫欧阳雪婷的女子,本是现代的少女。她出生在一个平民家庭,虽然父母都不是什么达官贵人,但是因为父慈母爱,再加上各自都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是以,欧阳雪婷的家庭还算是小康了。

 而欧阳雪婷呢,彼时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长得算是清秀可人,虽然不是一眼就能让人惊艳的美人,但是也有不少喜欢她的男生,只是欧阳雪婷对此不感兴趣,她只是一心一意的学习,希望离开这个地方去到更远的地方去。

 当然,她也象很多爱做梦的少女一样,幻想过自己心上人的模样。但是,他们绝对不是现在身边这些还没发育成熟的小屁孩,什么都不懂,只能靠父母的小鬼头,她才没兴趣呢。她啊,心目中的那种男生应该是长相可以不太要求,能看顺眼就行,但是要有责任和担当,还有是真心的喜欢她,不能有任何玩弄她的意思,是的,这就是欧阳雪婷的要求了。

 那么,她又是怎么穿越过来的呢?说起来,那却又是一个故事了。还记得,那天学校放假,欧阳雪婷早早的完成作业 后,就发现自己没事可干了。加上父母又不在家,别的朋友不是出去玩了,就是还要赶作业。是以一个人闷闷无聊的欧阳雪婷最后没办法,只好选择自己出来玩了。

 可是这个地方是欧阳雪婷住了十几年的地方,按说就算再有吸引力,这天天经过后也没什么兴趣了。毕竟谁让她们家正好就在闹市不远处呢?城里最热闹的地方就在她们家附近,想出来玩也不过是几分钟路,所以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也早玩腻得不想再玩了,所以,她想了半天,该去那里呢?

 后来,还是被欧阳雪婷想到,附近有一家刚开的公园。这家公园之前据说是一个文化宫,因为年代久远,里面好多设施过于成旧,是以,后来被政府封闭大修了。这不,前几天才开放,所以欧阳雪婷想了想,就决定来这里玩了。

 想到这里,欧阳雪婷心里那个恨呐。她心说早知道如此,她无聊个什么劲呢。难道还会比现在更无聊吗?毕竟如果呆在家里的话,好歹还可以上上网,看看电视呢。

 但是后悔有什么用呢?后悔也改变不了事实不是吗?而事实就是,她在逛公园的时候,是越逛越起劲,但是走了一会后她就累了,于是她就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

 而就在她坐着到处看的时候,离她不远处的一个闪光的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她好奇的走上去,才发现是一块小石头。然后,她捏着这块小石头,就发现自己越来越迷糊,最后居然睡着了。而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就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欧阳雪婷心里那个郁闷。她心说她也真够奇葩的,怎么可能一穿越就来到这么个地方呢?郁闷喽。现在好了吧,来到这里后,她算是别想轻易离开了。毕竟要离开的话,估计要有那块石头。毕竟如果没有石头她也无法睡觉,不睡觉的话自然也不能穿越了。而刚才她早在穿衣服的时候就趁机全身上下乱摸了一通,哪里发现还有什么石头呢?是以,理所当然的,她是回不去现代了。

 呜呜,她好命苦有没有?可是,现在再哀叹也是没有用的了。她现在能做的,自然就是认命,当一个丫环了。只是她好奇的是,不知道她在这个时代有没有亲人哦?嗯,这个问题等一会兰姐姐来了再问好了,想到这里,她安心了许多。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心兰再次回来了。她一回来,就看见欧阳雪婷正在床上发呆,于是笑着说:“小丫头,怎么了?看你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可是无聊了?姐姐来陪你说话好不好?”此时的兰心特别的温柔,完全不同于刚才和欧阳雪婷聊天的女生了。

 “兰心姐姐,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欧阳雪婷看着她,眼巴巴的问道。

 “嗯?什么问题呢?”兰心很好奇她想问什么。

 “兰心姐姐,我想问你,你知道我是怎么来这里的吗?”欧阳雪婷心想,说不定兰心会知道自己的来历呢?是以她直接就这么问出来了。

 “知道啊。”哪知,兰心居然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我是怎么来的呢?”一听这话,欧阳雪婷很激动,于是她赶紧问道。她只要一想起在现代的父母,她就很难过。可是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之前,她只能淡定着。是以,六神无主的她,现在最渴望的自然是自己有亲人了,那样的话好歹她委屈的时候有个说的地方不是吗?她心想道。可此时,单纯的马蓝南歌却完全忘记想想,如果她有父母的话,为何她们会让她来这种地方呢?这么一想,就可以知道要么她父母不疼她,要么就是她们已经不在了。而这哪一种消息,对欧阳雪婷都不会是好消息了。

 “这个……。”想不到的是,兰心一听这话后,居然脸露为难了,这让欧阳雪婷越加好奇。于是她赶紧问道:“兰心姐姐,你就告诉我好吗?我想知道我有没有父母。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在这里生存。你是我第一个认识的姐姐,我也把你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所以兰姐姐,你就当可怜下我,告诉我我父母在那好吗?”欧阳雪婷以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可怜口气说道。尽管这样说的时候,她自己都被自己酸得不行,可是为了求得生存之地,她也在所不惜了。想到这,她从心里叹了一口气。

 “好吧,但是如果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激动了。”兰心看着欧阳雪婷这个可怜兮兮的样子,她动了侧隐之心,只是她为何说这话呢,欧阳雪婷不明白。但是她知道的是,她必须得答应这个要求,不然她估计是别想知道自己父母的消息了。

 是以,她马上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就算是再坏的消息,我也会淡定的接受的,你不用担心了。”欧阳雪婷说完后,便用一种可怜的眼神看着兰心,像是在恳求她快点说了。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是这样的,据我所知,你有父有母。但是你的母亲已经病入膏芒了。而你的父亲,据我所知是你的继父,听说他非常喜欢赌博,而且动不动就想卖了你来还赌债,这次就听说是因为他输了钱,加上你太小卖不出什么好价钱,加上我们家主人又正好要收侍侯少爷的丫环,所以你便被买了进来。”兰心小心的说着,边说还边看看欧阳雪婷的脸色,像是生怕她会受不了一样。

 可是,此时的欧阳雪婷却是异样淡定的听着,就好象兰心所说的不是她身上发生的事情一样。但是说实在的,这也确实不是她身上发生的事,只是她所占有的这个身体发生的事情了。不知道为什么,欧阳雪婷就是有一种直觉,她只是灵魂穿越,身体还在的,因为她突然回忆起,刚才为自己穿衣服的时候,不小心碰过自己的胸。当时就感觉好小好迷你。现在想想,那就不正常了。因为她如果没记错,她自己的那个身体的胸部可是比较正常的,虽然不是什么波霸之类的,但是好歹也是肉包子之类的胸围。

 而不像她刚才接触的一样,是小笼包般的胸围。所以就凭这一点,马蓝南歌就能肯定,现在这个身体肯定不是她自己的身体了。毕竟就算是穿越,也不可能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不是吗?于是一想到这里,她是彻底的淡定了。当想到现代的自己可能被另一个人占着,但是她却可以代自己为父母尽孝的时候,她突然感觉这样也蛮好了

 “你怎么了?”此时,可能是看欧阳雪婷半天没说话,于是小兰有些不放心,她遂问道。

 

第4章 接受现实

“兰心姐姐,谢谢你,我知道了。”欧阳雪婷衷心的道谢道。虽然现在事实不是她想的那样好,但是也足以让她满足了。最起码她不是无家可归的孩子就好不是吗?至于其他的,她一时还不想去想太多。现在对她来说,顺其自然才是最重要的了。

 “妹妹,你别担心,你还有我,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兰心看着她,温柔的说道。像是很担心她会想不开似的。

 “兰心姐姐,谢谢你。”马南春歌表面是如此说,心里却在腹诽。因为她只要想到自己原来是被卖进来当丫环的时候,她心里就想哭啊。

 毕竟在现代的时候,她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请得起保姆什么的,但是好歹也是娇娇大小姐吧?结果呐?在现代自给自足习惯了,可是穿越到古代却要当丫环,干着侍侯人的活,这种日子还能让人过吗?是以,欧阳雪婷越想,她就越想哭啊。

 “你怎么了?”也许是看到欧阳雪婷的脸色不对,兰心很担心,于是问道。

 “兰心姐姐,你能教我怎么侍侯少爷吗?”欧阳雪婷小心的说道。

 “可以啊。”兰心爽快的点头。

 “太好了。”一听这话,欧阳雪婷立马欢呼了起来。虽然想到自己就要过着伺候人的生活,但是,这也比自己一个人没处住没饭吃的日子强吧?是以,心理强大的欧阳雪婷在想通这点后就释然了,她心说伺候就伺候呗,权当是锻炼了。

 “原来你是为了这事心烦啊?”兰心又问道。因为感觉欧阳雪婷一会开心一会郁闷的样子,她很奇怪了。

 “是啊,我都不会伺候人。”欧阳雪婷说着,郁闷的摸着头。

 “哈哈,原来是这样啊。你放心吧,不会很难的。”兰心一听原来是这样,开心的大笑起来后,又对欧阳雪婷说道。

 欧阳雪婷听了,感觉很奇怪,于是问道:“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兰心遂解释起来:“因为这里刚进府的丫头,都不是一进来就可以伺候人的,都要经过管家的教育。所以呢,你不用担心。”

 欧阳雪婷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放下了。可是马上,她又想起了一件事,于是问道:“兰心姐姐,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兰心见状奇怪的说道:“我和你说了,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嘛,和我还客气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兰心之前还不太喜欢欧阳雪婷,总感觉这孩子很闷,好象不好接近的样子。没想到她病了一场后,整个人倒个性大变,这让生性喜欢热闹的兰心很开心,因为这起码代表她以后的日子不会那么无聊了。要知道以前她除了照顾老爷夫人外,就是一个人发呆,超级闷的呢。

 “兰心姐姐,是这样的,你知道我进府多久了吗?”原来,欧阳雪婷自从醒来后,自己就一直在床上躺着了。是以,她根本就没办法知道自己进来多久,是不是已经被管家教育过了,如果已经教育,而她却不记得的话,那么她接下来的日子就会很难过,是以,欧阳雪婷当然要问个明白了。

 兰心本来一脸疑惑的,在听到这话后这才恍然,于是说道:“你呀,我还以为是什么问题,原来是这个。”说着,她居然还拍了拍欧阳雪婷的头,像是在怪她大惊小怪似的。

 这人的手很重啊。她的头很痛。被拍得有些郁闷的欧阳雪婷腹诽中。但是为了不得罪自己这位很有可能是以后需要一起相依为命的姐妹,她只能强颜欢笑的继续说道:“兰心姐姐,你就告诉我一下好吗?”一边说着,她还一边尽力躲着兰心那双怪力神手。因为她担心,再被兰心拍下去,她估计就成傻子了。

 兰心看着她,笑了,说道:“哈哈,我猜你肯定是在担心自己照顾不好少爷吧?你放心,你才进来不久,就病了。管家是说等你好了再教你,所以你不用担心。话说回来,你运气也真好啊。”兰心说着,居然还悠悠的叹了口气。

 欧阳雪婷一听奇怪,心说自己都这样了,还算运气好?那运气好在哪里呢?被挑起好奇心的她赶紧问道:“兰心姐姐,请问你为什么说我运气好呢?”欧阳雪婷边问,还用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兰心,像是在急切的等她回答了。

 “很简单啊,你遇到好人了。而且你的运气真的很好。”兰心又说了一遍,可是还是没有正面回答欧阳雪婷的话。

 欧阳雪婷那个郁闷哦。问了两遍都不给答案,而且两次还左右而言它!她快气死了!可是,因为有求于蓝心,欧阳雪婷只好继续装可怜的说道:“兰心姐姐,你就告诉我吧,拜托了。”

 兰心闻言,看了她一眼后说道:“好,我现在就告诉你,算我怕你了。”

 欧阳雪婷一听,赶紧坐好,准备听答案。就听兰心说道:“因为一,咱们的管家人很好。你还不知道吧,这个管家是新上任不久的,很体谅咱们这些小头环,只要咱们做得不太过分,她都睁一只睁闭一只眼,你一进门就病了,人家都不怪你。而且还给你找地方休息。这如果是换作以前的人的话,你一进门就病了,只会被视为霉气,你知道吗?”兰心说完,还看了欧阳雪婷一眼。

 欧阳雪婷认真的听着,心里在不停的后怕中。她这才知道,原来所谓的穿越也是有良辰吉日的啊。如果她早一个星期之前来公园玩的话,估计现在世上已经没有她这个人了。一想到这里,欧阳雪婷一身冷汗,接着问道:“那请问那个管家婆婆走了多久啊?”不会真的如她所猜的那样有一个星期吧?后面那一句话,欧阳雪婷自然不敢直接说,只敢在心里问,但是光解答前面的问题,都已经能解决她的疑惑了,欧阳雪婷心想道。

 此时就听兰心说道:“是啊,刚走才两三天,你就来了。所以我说你运气好了。你要知道,如果是之前的那个管家的话,你别说什么休息了,你能不带病干活还不挨骂,都是幸福了啊。”兰心说着,脸上露出了郁闷的表情。看样子,她好象受了以前那个管家不少的气了。

 “兰心姐姐,你别伤心。我相信,天疼好人,咱们都会好好的了。”看到兰心伤心,欧阳雪婷自然也不好受,眼前这个少女是她穿越过来第一个真正认识的朋友,她自然是希望这个少女好好的了。

 “兰心姐姐,那你说少爷好侍侯吗?我刚才听你说,你好象说我还有一方面运气好,是什么意思啊?”少女明显地这话有点纠结,于是再次问道。

 “因为他出门谈生意去了啊。而且一去一般来说都是大半个月的样子。我算了算,你来的时候正好是他出门谈生意后的一天,再加上你病了,所以呢你理所当然可以晚一点去伺候少爷,这不是很棒吗?毕竟如果是我们的话,可就惨了呢。”兰心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欧阳雪婷一听这话,心知还有后文,于是赶紧问道:“啊?兰心姐姐,不会还有下文吧?”

 兰心说道:“对啊。少爷是府里公认的好人,好脾气很好伺候,不象老爷夫人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要求,所以你的运气真的无敌好,是以,不用担心,你以后的日子不会很难过的了。”兰心认真的解释道。

 “真的吗?”欧阳雪婷一听这话自然是十分开心的,可是她还不确定,于是再问了一遍。

 “当然啊,你放心吧,你以后的日子不会很难过的了。”兰心再次安慰。

 “但愿如此。”天知道,欧阳雪婷可不敢抱什么希望,她只希望自己到时候别太笨手笨脚,不然的话她穿越以后的日子就太难过了。想到这里,欧阳雪婷哭的心都有了。心说早知道出门就会穿越到这里,当初就该死也不出来。唉,如今,她也只有装装病,拖上一拖了。

 “你没事吧?瞧你,一会高兴一会失落的,小姑娘家家的,心事咋那么多呢?”兰心揶揄的问道。

 “兰心姐姐,你不知道。因为我以前没有伺候过谁,所以我怕是做不好伺候少爷的事情,我紧张着呢。”欧阳雪婷听闻此言后,想了一下,这才把自己的顾虑告诉了兰心。

 兰心听了恍然大悟,她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在高兴呢。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你只要到时病好了,认真的和管家学一下就行了。而且少爷也很体谅下人,所以不用担心,真的没事的。”兰心真诚的说道。

 “真的吗?那就这样吧,反正如果真的我注定倒霉的话,谁拉我也没用了。”好吧,欧阳雪婷告诉自己,认命吧。兰心的话是安慰也好还是真的也罢,反正有一件事实她是改变不了的,那就是她是注定要伺候别人了,既然如此,那就听天由命了。不过话说,幸好现在她病了,但是天知道,她现在感觉全身好得不行,可是因为下意识的想要晚两天再学习,是以马南春歌决定装病下去。但是问题是,谁来告诉她,她得了什么病啊?

 “呵呵,小丫头担心什么呢?你现在重感冒,大夫说了,你得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才能出来。所以你根本就不用怕,可以偷懒还能有饭吃,你的日子已经很舒服。”也许是看出欧阳雪婷郁闷,兰心继续安慰的同时,还让欧阳雪婷得知自己的病情,当下她眼前一亮,明白了许多。

 

 

 

第5章 多方追问

 “兰心姐姐,你放心吧,我想通了。我知道,有些事我躲之不掉,那我就不躲。反正呢,上天如果注定我必须得这样,那我也是只能认命了。不是吗?所以兰心姐姐,你不用担心我了,我没事了。”几个回合聊天下来,使欧阳雪婷知道兰心是真的在关心自己,是以,为了不让她担心,欧阳雪婷振作了起来。

 “好的,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对了,我现在又得去伺候老爷她们吃饭了。你不用急,一会她们吃完了,就轮到咱们丫环吃了。我会给你把饭带来。你现在好好休息啊,乖。”兰心说到这里,突然脸色一变,抛下这些话后,她转身就走,象是生怕迟到了似的。

 欧阳雪婷还来不及说话呢,兰心就已经远走了,她郁闷的叹了一口气,心里开始为自己未来的日子哀叹了。毕竟让一个从小就没做过什么家务的女生去做一件侍候人的工作,这怎么看都是在折磨自己不是吗?最可怜的是她还没有拒绝的权利,毕竟就象兰心所说的那样,谁让她是被卖身进来的呢?唉!一想到这啊,欧阳雪婷就下意识的感觉到,自己以后的日子难过喽。想到这,她低着头叹了一口气。却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门又开了。

 欧阳雪婷见门一开,下意识的就喊道:“兰心姐姐,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说着,她抬头一看,想知道来人是否兰心。

 可是,她失望了。因为来人不是兰心,而是之前那个刘妈。虽然知道这个老人是刀子嘴豆腐心,可是,马南春歌看到她还是难免有些害怕,是以,她小心的说道:“刘妈,你怎么来了?”

 刘妈正在瞪着她呢,闻言说道:“你这丫头倒越发会偷懒了,一进门就生病还不说,还不会认人。你可知道在这府里,叫错人是容易出大事的。毕竟这进丫头屋的,是谁都有的权利,包括老爷夫了。你今天得庆幸,进来的是我。这如果万一老爷和夫人来了,得知你病了,却还能这么中气十足,只怕会认为你在偷懒,到时你可知道你会有什么下场吗?”刘妈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呃,欧阳雪婷没想到这古代府中规矩这么多,叫错人居然也会受罚,当下她露了小女子怕怕的表情,同时再一次的,她为自己以后的日子担心了起来。

 “你这丫头又在想什么呢?”此时,刘妈见她表情不对,于是问道。

 “刘妈,我在想,老爷夫人是不是很可怕啊?”欧阳雪婷小心的问道。她只要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要伺候这样的老人,她就怕怕。

 “嘘,在这里可千万别说这样的话,如果被人听到这话,你这丫头估计就没好日子过了。怎么能说老爷夫人凶呢,人家再不好也还是你的主子,主子有命,咱们做下人的就得听命,明白吗?”刘妈本来还好奇欧阳雪婷想问什么,结果一听这话大吃一惊后,赶紧阻止道。

 “知道了。”欧阳雪婷乖乖的点头,可心里却在叫苦。她心说看样子,连刘妈也顾忌这两位主子,看来她的日子是真的不好过了。此时,她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是不用伺候老爷夫人的,根本就不用操这个心了。

 “话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刘妈问道。

 “不太好,我还是有点咳。”欧阳雪婷正在发呆,但是耳朵还是竖着中。一听这话,她赶紧回答道。一边回答她一边庆幸幸好刚才兰心告诉了她她的病情,她可以装一下,是以,说完后,她又假装咳嗽了一下。可能是以前在现代的时候就经常感冒,是以她一咳,咋一听还真象那么一回事了。

 “唉,你这丫头也是命薄,怎么一进府来就得了这种病啊。你可得快点好,因为听说少爷这两人就回来了。”刘妈看着她,叹了一口气后说道。

 “知道了,刘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自己尽快好的。”那才怪呢,后面四个字,欧阳雪婷只敢说在心里。试想她这个从来没有伺候过别人的人,怎么可能会希望自己的病好。她都不知道有多希望自己的病能一直下去,这样她就不用去照顾少爷了,但是问题是想也不可能,毕竟时间长了,让府里人知道她只是个病痨子的话,估计是会把她赶走的,毕竟谁会养一个闲人呢?是以,想到这一点,欧阳雪婷自然知道自己要快点好,但是一想到不知道伺候的人怎么样,她就下意识的想逃了。是以左右为难的她在疯狂的纠结中了。

 “嗯,有你这话就好了。”刘妈满意的点点头。就在这时,她身后的门又开了。

 刘妈和欧阳雪婷同时向开着的门望了一眼,好奇这时候会是谁进来。结果刘妈一看到来人,脸色马上一变,说道:“夫人,您怎么来了?”说着,刘妈还赶紧上前,扶着了这位她口里的老夫人。

 欧阳雪婷一听来人是那位传说中的夫人时,吓了一大跳,她赶紧低下头,利用额头的流海中的视线,打量着来人。她这才发现,来人约五十出头,梳着一个妇人发鬓,只是因为可能是其身份的关系,她不象刘妈那样只是挽了鬓就算了,她还在上面带了一些首饰,是以,整个人看起来倒颇为华贵。

 果然,大户人家就是大户人家啊,欧阳雪婷在心里赞叹。是以,她一时竟想得发呆了。就在这时,就听刘妈一声大喊:“喂,丫头,夫人来了,你还不赶紧起身拜见。”说着,刘妈还上前踢了欧阳雪婷一脚。

 欧阳雪婷正坐着发愣呢,突然被一踢,下意识的就怒了。正当她抬头准备瞪向踢她的人时,就发现正有一双威严的眼睛在盯着自己看。当下,欧阳雪婷马上想起这位就是夫人,于是马上上前拜下道:“参见夫人。”

 欧阳雪婷因为在现代的时候,总看那些古装剧,是以,多少也知道一点礼节。只是,为什么她在拜下的那一瞬间,看到的却是刘妈张大眼睛的样子呢?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欧阳雪婷下意识的不安起来。

 只听那位夫人笑道:“原来还是个懂规矩的丫头,不错不错。只是咱们这里不是什么官府,也不是什么宫里,是以,不用对我行这么大的礼,只用福上一福即可,你可会?”

 欧阳雪婷正在琢磨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做错呢?一听这话这才恍然,自己行错礼了。是以她赶紧说道:“对不起,夫人,因为以前奴才的亲人怕奴才伺候不周道,是以还特的到处学了一些礼节来教给奴才,吩咐奴才以后就这么拜见夫人,是以奴才才这么做的。”话一说完后,欧阳雪婷真想为自己鼓掌,可是随即,她又是一愣,因为她貌似搞错了什么。她这是怎么了呢?

 答案马上就在夫人那揭晓了。只见那位夫人一声笑叹后说道:“哈,这丫头看起来颇为伶俐。我本来还在担心,明儿回来的时候,管家为他安排的丫头会伺候不好他,现在我看我是可以放心了。这丫头颇为伶俐,刘妈你可要好好管教啊。”

 身边的刘妈正在欧阳雪婷的事情弄得心神不宁,是以,一听到这话时,她还没什么反应。直到听到夫人不满的轻咳后,这才赶紧低头说道:“是,夫人,小的知道了。”

 “很好,这样我就放心了。对了,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呢?”此时,也许是欧阳雪婷的表现取悦了这位夫人,是以她说话的口气比之前温柔了很多。

 欧阳雪婷一直垂首听着话,动都不敢动。闻言后她犯难了,这让她怎么回答呢?毕竟她又不知道她在这个时代是叫什么,要是万一叫错了那不就麻烦了。但是如果告诉夫人她失忆的话,夫人会相信吗?到时搞不好会以为她故意装病,那她可就死定了。是以,她一时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幸好,马上就有救兵来解围了,那就是刘妈,只听刘妈赶紧说道:“禀告夫人,这丫头名叫小歌。我看她很乖巧。所以平常的时候没少叮嘱她要怎么照顾少爷,是以您就放心吧,我会好好带她的了。”

 夫人听罢点点头,说道:“很好,你办事我很放心,那明儿的事情就麻烦你了。话说这两天明儿就回来了,所以你可要准备准备,他总在外面跑,想必是吃了不少苦。你可要准备一些好菜慰劳下他啊。”说着,这位夫人径直向门口走去,像是不愿意多待了。这也让欧阳雪婷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位夫人来得太突然,让她根本准备不及呢。幸好没出大糗,不然她咋死的,估计就真的只有天知道了。

 “夫人,小的有事请教。”此时,就在欧阳雪婷以为夫人就快走开,要松口气的时候,一旁的刘妈却突然说道。这让欧阳雪婷原来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她下意识的瞪了一眼刘妈,心想她怎么这个时候又叫住了夫人呢。本来人家都快走了,现在好了吧,郁闷。想到这,欧阳雪婷偷偷瞪了刘妈一眼,又继续低着头当乖乖女了。

 “什么事啊刘妈?”那位夫人闻言,当真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问道。

 “夫人,是这样的,我想请问一下,这个叫小歌的丫头因为一时病还没有好,所以我想问问可不可以晚点再让她伺候少爷呢?因为我怕她病还没好就去伺候少爷的话,万一把少爷也给弄感冒,那可就不好了啊。”刘妈说着,还看了欧阳雪婷一眼,这下欧阳雪婷了解原来是自己误会了刘妈。人家这是在为她着想呢。当下她感激的看了一眼刘妈,同时为自己的小心眼感觉非常的不好意思。

 “原来是这样。”一听这话,夫人明显沉思了起来。她想了半晌后这才说道:“好吧,既然如此,就让她多休息几天吧。这几天你也找找大夫为这丫头看看病,咱们怎么说也是大户人家,不要传出去让人以为咱们亏待了伺候我们的丫头,那可不好听。”夫人说完,也看了欧阳雪婷一眼。

 刘妈赶紧说道:“是,夫人,你放心吧,这事就交给我,我来负责把这丫头照顾好,使她好好的去照顾少爷。”

 夫人点点头道:“嗯,那这事就麻烦你了。好了,该吃饭了,我们先去吧,小歌,你就好好休息,记得保护好身体,毕竟咱们府里可不养闲人啊。”说着,又望了欧阳雪婷一眼后,这才施施然的和刘妈一起走了。

 

 

 

 

跨越时空平衡来爱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跨越时空平衡来爱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三届书法作品展入展名单

    近日,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学员书法作品评选评审工作在京圆满结束。本次评选工作面向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的学员,经过评委会严格评审,共有30位作者入选。本名单为公示名单,公示期为2018年4月27日-5月3日,共7天。公示期间,如发现有违规问题,可向中国书协(大型活动处)举报;公示期结束后,仍接受对有关违规现象的举报,举报材料要求信息准确,事实清楚,中国书协将依照相关规定调查处理。中国书法家协会2018年4月27日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学员书法作品评选前三十名作者公

  • 我们在进行算姻缘的时候需注意什么呢?

    婚姻关系到一个人的一生,想必每个人都会希望自己有一段美好的姻缘,可以值得自己去珍爱一生。所以,有些人会通过八字算婚姻,希望算出自己婚姻的早与晚,好与坏。而且在古时候,人们算姻缘也是很有讲究的。那么我们在进行算姻缘的时候需注意什么呢?下面来给大家介绍下。第一点是属相要合、八卦九宫配婚要合、年命要相合。古人云“嫁娶之法说与知,先将女命定利期”,意思就是当要选择嫁娶日期的时候,要以女方的年命为基础,根据女方来选出个好日子。第二点是两个人的姓名人格数理五行要相生,两个人的命局日主五行要相生;姓氏五行也不

  • 四月春光,捻字为香

    春日里,舒服的温度,轻折风袖,是一朵朵的桃花开,凭栏,话深意,风一吹,就落下一行行相思。一览无遗的阳光,倾洒而下,我扬起面颊,闭着眼睛看太阳,满目柔柔的粉,恰到好处的香,喜欢这样,在一份煦暖里,我看到儿时的自己,在树下,一朵一朵数着枸杞花,眼睛弯弯的笑,像花儿一样。总会在某一个瞬间,因某一个事物,而陷入某种思绪,就像倒转的胶片,在检索的标签里回望,亦如此刻,终究是太过感性的人,也深知自己的随心随性并不是轻松的事,却依然喜爱这样的一念而起。关于文字,已经不记得最初的念起,只是任由自己写写停停,常常

  • 华艺讲堂:善本碑帖赏析

    善本碑帖在历经了岁月沧桑之后,能流传至今,实属不易。除了自身拥有的重要的书法艺术价值外,还蕴涵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何为善本碑帖?从拓本上看,椎拓较早、存字较多、拓制精良;从题跋上看,则是名家真迹、言之有物、书法精美;至于流传,不外乎名家递藏、精工细裱、品相完好。一份碑帖,若能满足这些条件中几个,已可称之为善本,若全部条件都符合,则可被认作善本中的善本。如吴昌硕、王国维等题跋的《石鼓文》卷及赵之谦考释的《刘熊碑》册,皆是符合上述全部条件的善本。4月28日下午三点,广州华艺国际春拍系列活动之华艺讲

  • 作为师父,他坑了自己的弟子,让弟子变的人不人鬼不鬼!

    小刘侃封神,接着给大家侃!西伯侯姬昌,在羑里城被囚禁七年之久。靠着散宜生给费仲尤浑送礼,他们二人帮姬昌说好话,纣王发了善心,放姬昌回西岐,并给他加官进爵,并夸官三日。可姬昌在中途听了黄飞虎所言,只夸官两日就逃回了西岐。姬昌这一逃跑,没有反心也变成了有反心的事实。纣王下令追捕姬昌。就在这时,终南山玉柱洞的云中子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姬昌该今朝难满,便派雷震子下山救父。可此刻的雷震子只是个七岁孩童,修行法力不够,而姬昌又不能死,所以,云中子便将雷震子改造了一番。看雷震子被改造后成了什么模样?青头红发,

  • 恐怖故事:同一个鬼遇到了两次

    直到现在为止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的存在至今还只是一个谜,不过随着现实中的灵异恐怖事件逐渐增多,让我们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而且还被好多人亲眼见过!按照封建迷信的传统说法,人在去世之后就会直接去阴曹地府报道,只有那些心愿未了的枉死冤魂,才会停留在人间,而且这些枉死之鬼都是一些恶鬼,遇到之后会非常的麻烦,没准一不小心我们的小命儿就要交代道他们的手上了!但是不管是什么鬼,他都不会主动招惹和自己无关紧要非亲非故的人的,有人误以为鬼总喜欢在那些阴暗僻静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角落里面呆着,如果您真的那

  • 如何保养血珀,使之美丽如初?

    大家都知道血珀是琥珀中的佼佼者,是不可多得的琥珀宝石。血珀的颜色大致分为酒红是、血红色、暗红色。血珀镶嵌戒指或者血珀镶嵌吊坠之类的都是每个女性都梦寐以求的,对于已经得到心爱血珀宝石首饰的朋友们,如何保养好自己手中的血珀呢?最好的天然血珀产自缅甸,但缅甸血珀含有大量的二氧化铁,非常不好保存,这里之所以单独把血珀拿出来就是这个原因。他们认为,血珀的红皮不可避免的要氧化掉,任何办法都无法阻止。氧化之后的缅甸血珀表面回出现一层裂纹,很难看,只能打磨掉,分量减轻了不说,色也变淡了。接触过缅甸血珀的人都知道

  • 幸福的小事

    弟弟周末来苏州游玩,在家里住了两天。走时,我送他到地铁口,他说:“你和姐夫的每个瞬间都很幸福。”弟弟是周六过来的,傍晚我到小区门口接上了游玩一天的他。我和先生结婚快两年了,公公婆婆在老家,我们在城里租房子住。弟弟也是第一次来我们的住处。到家后他放下包便做在沙发上“吃鸡”,我在厨房烧晚饭。喊他吃饭时,他问我不需要等姐夫吗?我说:“你姐夫工作比较忙,又不喜欢晚高峰堵车,便很少回家吃饭,他如果回来会提前说,我们不用等。”我话音刚落,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先生打来的,他问:“你们吃过没有?”我开心的说:“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