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恶灵追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2:19:0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恶灵追击

第1章 事起
浙省江南大学的宿舍里,刘易躺在上铺一动不动,两只眼睛无神的盯着天花板。推荐http://www.qi-wen.com/ 虽然刘易此刻看着像是在发呆,但其实他的内心却并不平静。 之前那几天的经历就如同电影放映一般,一段段的画面在他脑海中不断出现。 作为一名受到科学教育的大学生,刘易一向是无神论者。 可无奈的是,脑袋里清晰的记忆却正在提醒着他。 原来真实的世界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 …… “你们知道吗?半夜走在路上的时候,如果有人拍你肩膀或者叫你名字,千万不要回头……” 在一片无名山林里,八个年轻人围坐在火堆旁,其中一个胖胖的家伙用低沉的声音说着。 而在座的其他人则一个个都是凝神屏气,专注的听着那个胖子的叙述。 四周一片安静,除了胖子的说话声外,只有燃烧的篝火偶尔发出零星的“啪啪”声。网站http://www.qi-wen.com/ “接下来我要说的可是自己的亲身经历,那还是我在乡下读初中的时候。 一天晚上我走在山路上,隐约听见身后有个声音在叫我,于是我就转过了头去。 刚巧,在这个时候就看见一只手正朝着我的肩膀伸过来。 那只手惨白惨白的……” 就在胖子说到关键的时候,中间的火堆突然发出了“啪”的一声爆响。 这突如其来的响声,当下就吓的其中几个胆小的女孩子相互抱在了一起。 随后众人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其中一块木头被烧裂了。 “哈哈……看你们这幅胆小的样子!居然还让我讲鬼故事,结果才开了个头就一个个被吓成这样。网站qi-wen.com” 那个胖子见状一改刚才低沉的声音,很无良的指着那几个抱在一起的女生笑到。 而这个时候,胖子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几名女生身上,所以他并没有察觉到,此刻他身后的情况正如同自己口中的故事一样。 正有一只手在慢慢的伸向他的肩膀…… “啪!” 那只手轻轻朝着胖子拍了一下,结果就这么一下,当场把他吓得全身肥肉都抖了起来。 胖子都没有胆量回头去看,他全身紧绷着,就像要随时跳起来逃跑一样。 可是紧接着,在胖子的旁边却发出了“噗呲”一声轻笑,随后围坐在一起的其他人也跟着哄然大笑。 “哈哈,刘小胖,就你这样还笑话别人呐!” 只见坐在胖子旁边的刘易大声笑了起来,原来刚才那一下就是他拍的。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小学到高中都是在一个班,大学也报了同样的专业,甚至还被分到了同一个寝室。恶灵追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按刘小胖的话来说,这就是缘分,他跟刘易不是亲兄弟却更胜亲兄弟。 所以现在即使被对方吓到了,刘小胖也没有因此而生气,只是嘟着嘴巴抱怨了一句,“大哥,不带你这么吓人的吧!” 不过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女生却反而帮起刘易来,谁让刘易长得帅呢。 刘易有一双深邃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梁,笑起来还带着一种痞痞的气质,十分讨女生喜欢。 这一点让刘小胖羡慕不已,一直都说刘易的父母给了他一副好皮囊,让他以后光凭这张脸就不用担心会饿肚子。 “对了,张玉不是说去上厕所吗,怎么还没有回来?”其中一个女生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后对着身边的人问了起来,“要不要去找找她啊,别出现什么意外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她貌似胆子比较小,不敢自己进林子里找张玉,反而请求起刘易来。 “那个……刘易,要不你去找找?” 刘易看了看漆黑的树林心里也有点发憷,可谁让人家是女孩他是男的呢,再怕也得去啊。说明http://www.qi-wen.com/ 为了保持自己的帅气形象,刘易很潇洒的留给了王芳一个背影,独自朝着树林走去。可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哥们也怕黑啊! 在走近树林之后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清冷的月光下这片林子却显得有些灰暗,让人看着总觉得有一丝害怕。 “这树怎么长的啊,色调怎么就跟恐怖片里似的,一棵棵灰不溜秋的!” 刘易嘴上嘀咕着,他边走还边不停的转动身体,希望用手电的灯光来驱除四周的黑暗。 刘易走了好一段时间,却还是没有发现张玉的身影。他心里忍不住嘀咕起来,心想张玉这小姑娘胆子还真大,居然一个人就敢走这么远。 “张玉?大晚上的你别走太远啦,听到了就应我一声,我在外面等你。” 刘易没有办法,只能一边低声的呼唤,一边继续寻找张玉。说明http://www.qi-wen.com/ 随着离营帐越来越远,刘易回头已经看不到他们点着的那堆篝火了,这也令周围的气氛显得更加阴森。 黑暗就像是一张择人而噬的巨口,让刘易感觉自己好像是在一步一步走入深渊一般。现在也只有手中的电筒,才能带给他一些少许的安全感。 可是在手电灯光所及之处,荒林里的那些扭曲着的树枝却又给人一种阴气森森感觉,就像是一个个鬼影似的围绕在四周。 别说是女生了,就连刘易这样一个大男人,走在这里都觉得一阵心慌。 而且有过走夜路经历的人都知道,一个人独自走在前面的时候,总会产生身后有人的错觉。 现在刘易心里这样的感觉更甚……当脚踩到地面上的落叶时,总是发出咔擦咔擦的声响,回荡在林子周围,更使他觉得是有人跟在身后。 所以刘易总会时不时的转头探脑,一惊一乍的用电筒照向自己身后。 但事实上这只是一种心理作用,所以刘易回头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只能看到身后那些“张牙舞爪”的树枝。 可就是这些普通的树枝,在惨白的灯光下却显得异常诡异,让人忍不住就会产生各种联想。 “MD,都怪小胖这家伙,刚才的鬼故事都给我留下心里阴影了!” 虽然刘易是在自己吓自己,但他嘴上还是忍不住嘀嘀咕咕的骂起刘小胖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山风吹过,四周响起了草木摇曳的声音。 “唰唰唰……” 刘易当下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只觉得这风冰冷透骨,一点都不像现在这个季节应该有的样子。 “MD,逞什么能呢,刚才应该拉个人一起来的,这下把自己套路进去了!”刘易懊悔的骂了自己一句。 他现在总觉得心里有种毛毛的感觉,于是索性就站在了原地,用手电筒打量起四周来,同时口中轻声的呼叫着张玉。 “张玉……张玉……” 低呼声响起,但却让四周显得更加诡异,仿佛全世界仅剩下了刘易一人,只有他的声音在山林中回荡。 “滴答!” 突然有一滴水滴在了刘易的额头上,不过他并没有在意,随手抹了一把之后继续轻声呼唤张玉。 可是没过几秒,刘易又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一湿,显然上面还是有水滴在往下落。 “什么东西!” 刘易懊恼的往旁边移了一步,擦了擦额头后拿着电筒朝自己的手掌照去。 可是当电筒的光线打在掌心上后,刘易忍不住瞪大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他看见自己的手掌通红一片,居然沾满了斑驳的血迹! 看到手上暗红的血迹后,刘易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一些恐怖的猜测不受控制的就开始浮现在脑海里。 “咕咚……” 刘易咽了口口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转过身去想要验证自己的猜测。 “不要,千万不要像我想的那样……”刘易心里默默祈祷,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嘀咕着。 虽然杂七杂八的念头让刘易有些害怕,但他还是把手电慢慢扬起,朝着自己刚才站立位置的上方照去。 在圆柱形的白光中,一双女式帆布鞋就这样出现在空中…… “嘶!” 刘易深吸了一口气,脚下不自觉的就往后退了一步。不过貌似他的双腿此时有些发软,当即就打了一个趔趄,摔坐在了地上。 可就是因为这样,刘易却把上方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 一具女尸正直挺挺的被挂在树上! “吱啊吱啊……” 尸体悬浮在空中无处借力,整个身体都轻微的晃动着。而对方的脖子像是被绳索勒断了,整个脑袋无力的朝下挂着。 一下两下…… 每次晃动,女尸的身体都会随之旋转,慢慢的女尸的正面转向了刘易所在的方向。 此时刘易还处于呆滞状态,他瘫坐在地上,脖子僵直的看着上方。 如此一来,现在的情形仿佛就变成了刘易和女尸两人四目相互对望一般。 又是几滴鲜血低落,而刘易也终于知道刚才自己额头上的血迹是怎么来的了。 这具女尸的双眼处居然在不断的滴血! 只见女尸苍白的脸上,在眼睛位置居然只剩下了两个黑洞,而里面的眼珠却已经消失不见。 空洞的眼眶内不断渗出暗红色的血液,淌在女尸脸上就像两道红色的泪痕,对比此时她苍白的皮肤是如此鲜明。 “滴答滴答……” 血迹不断滴在地上……
第2章 无眼女鬼
刘易此时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女尸,他就像被吓傻了一般,眼中看不到四周其他的景物,只余下树上的尸体占据了自己所有的目光。 刘易觉得女尸的脸仿佛在自己眼睛里越放越大,两个黑洞也跟旋涡似的吸引自己的目光。 “啊!” 刘易终于忍不住惊叫起来,当下就手脚并用朝后爬去,饶是他这样一个大男人,也无法忍受眼前的这般恐惧。 而就在刘易被这突发的变故吓得失魂落魄的时候,他的惊叫声也同时穿透了夜空,让远处的刘小胖众人听到了他的声音。 “我去,不会是出事了吧?!” 由于刘易的声音听着十分凄惨,刘小胖当下就跳了起来,不犹豫的就朝着刘易的方向跑去。 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后,同样担心有意外发生,于是也立马跟了上去。 而刘易在惊叫一声后,倒是把压抑在内心的恐惧给释放出来了。 之前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才使得恐惧在刘易心中被无限放大。 不过得益于自己粗大的神经,在缓过神之后刘易却很快镇定了下来,甚至还主动的观察起死尸。 他想看清楚到底是谁死在了这荒郊野岭的,而且还死的如此凄惨,连眼珠都被挖了。 忍住胃中的不适,刘易把手电筒再次照向女尸的脸部。 这次,终于让刘易看清楚挂在树上的女尸是谁了。 “怎么会是她?!”刘易忍不住惊呼一声。 这个时候,身后却传来了刘小胖的呼喊声。“刘易,刘易……你在哪里,出了什么事?” 刘易在听到后转身应和了一句,刘小胖寻着声音很快就找到了他。 “我说大哥啊,你没事瞎喊什么……” 刘小胖见刘易好端端的站着就开始抱怨,可是话没说完,他就看见了头顶上挂着的那具女尸。 “妈呀!” 刘小胖惊呼一声,整个人都被吓得瘫坐在地上。 他这一叫,倒是把后面的那些人给急坏了,以为刘易真的遇到了什么意外,于是全部人都不得不再次加快脚步。 无一例外,所有人在看见了那具悬空的尸体后,都被吓的惊叫起来。 “啊!” “死人!” “……” 不论男女,都被这恐怖的画面吓得手脚发软,有两名女生甚至被吓的哭了出来。 “这人是张玉!” 此时刘易又说了一句话,再次把在场的人吓得三魂丢了七魄。 “什么?她是张玉?!”刘小胖听到后忍不住惊呼起来,同时不断朝四周张望,惶恐的说到,“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也不怪刘小胖会如此害怕,如果这死的是其他人,那大家只不过是看见了一具死尸而已,最多就是画面恐怖一些。可至少在场的人还是安全的,因为凶手说不定早就已经离开了。 但是张玉不同,她才离开多久啊?!那不就说明凶手有很大的可能还在附近嘛! 而且从张玉的死状可以看出,这还是一名极其残忍的凶手。 “不错,我们赶紧回车上去,然后打电话报警!” 刘易点点头同意到,这时候也就只剩下他还算得上镇定。 随后刘易一个一个把吓瘫在地上的人拉起来,催促大家快点行动。 可是等一数人头之后刘易就发现不对,怎么还少了一个人?! “王芳呢,她去哪里了?”刘易见状后赶紧问到。 其他人在听到后只知道一个劲的摇头,他们刚被这无眼女尸吓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哪还能注意得到是不是有人不见了。 刘易见状觉得一阵头大,却也只能无奈的说到,“你们赶紧回车里去,我先去找王芳,然后再跟你们汇合。” 刘易说完后就要转身出发,不过在这个时候刘小胖倒是争气了一回,他也同样站了出来。 “刘易,我跟你一起找吧,两个人会快一些。” 刘易听到后也没有拒绝,此时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可以尽快的找到王芳下落。 于是刘易对着刘小胖指了一个方向,然后自己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那好,你去那一边,我们分头行事,尽快找到王芳。” “你们快点回来啊!” 剩下几人胆战心惊的对着刘易和刘小胖嘱咐到,等两人离开之后,他们一个个手拉着手赶紧朝着车子的方向跑去。 “王芳……王芳……” 刘易在出发之后就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四周情况,一边低声呼喊着王芳的名字,一边仔细寻找。 猫着腰刚钻过一株枯树的低枝,刘易突然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他的鼻子抽动了一下,感觉到有一丝腥甜。 对比脑海中的记忆,刘易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哪里闻到过这股味道了。 就是在张玉死亡的现场! 这是血腥味! 刘易当即就惊慌的把手电筒朝着上方照去,果然被他发现有一具尸体同样的挂在树上。 这具尸体同样被挖出了双眼,两道血泪不停的在脸上流淌下来。 刘易隐隐还能从对方的轮廓中辨认出来,这尸体就是王芳! 一阵阴风吹过,吊在树上的尸体吱啊吱啊的晃动起来。刘易瞬间就觉得毛骨悚然,一种危机来临的直觉没由来的在心里浮现。 “不行,不能再呆在这里了!得赶紧回去找到小胖,然后离开这鬼地方!”刘易当即就在心里决定到。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身旁的不远处有一个影子一晃而过。 “谁?谁在那儿!” 刘易下意识的吼了起来,同时用手电筒往那个方向照去。 可是借着灯光,刘易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别说是人了,连个鬼影都没有。 灯光所及之处只有树影重重,灰暗的树枝肆无忌惮的伸展着交错着,给人一种囚牢的感觉。 “咕咚……” 刘易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虽然没有任何发现,但是他总觉得这些树枝就像一根根爪子一样,随时都会伸过来抓出自己似的。 眼下压抑的环境实在是让刘易心生恐惧,就像胸口压着一块大石,让他仿佛喘不过气来。 刘易忍不住不断挪动脚步往后退去,随后他就想着要转身逃跑。 可就在这个时候,刘易的眼角又像是瞄到了一个白影闪过。 “呼!” 刘易喘着粗气,身体就像是装了弹簧一样,立马就随之转过身去。 可这一次,却让刘易的心直接揪了起来,因为此刻他眼里真的出现了一个人影! “啊!” 刘易被吓得下意识的往后跳了出去,同时他也终于看清,原来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站在那里。 那女人身穿着一条白色长裙,即使在幽暗的晚上,也能让人看得分明。不过对方头发却乱糟糟的向前披散着,无法看清楚她的样貌。 女人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而刘易此时却放下了心来,因为对面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显然不会是杀人不眨眼的凶手。 不过想到对方居然无声无息的就这么出现在自己身后,刘易还是没有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你是……?” 刘易轻声的问了一句,他很疑惑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可是那女人并没有回答,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刘易见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过却还是好心的开口劝到。 “你好?” “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会有危险的。” 刘易一边说一边迈开脚步想要朝着对方走去,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阵电磁声。 “嗞……” 那个白衣女子的身体居然出现了一阵闪动,就像电视机信号不好的画面一样。 当下刘易就不禁愣在了原地,他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怀疑刚才是自己看错了。 “嗞……” 那女人的身体又是一阵闪动。 这次刘易看清楚了,可看清楚之后就是一股无法抗拒的恐怖随之而来。 之前刘易一直认为是一名变态杀手在树林里作案,压根就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可根据现在眼前的画面显示,这TMD哪是什么变态杀手啊! 唰的一下,刘易就感觉自己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一股冰冷的感觉渗入骨髓。 用不着别人提醒,这诡异的情况就已经让刘易明白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女人的身体又是一闪,而这一闪,她突兀的从原地消失不见。 还没到刘易反应过来,对方居然直接就闪到了刘易的跟前! 一时之间时间好像静止了似得,刘易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忘记了反应,而那女人也是就这么静静的站着。 两人面对着面,刘易甚至可以透过她飘动的头发,看到底下枯槁苍白的皮肤。 一阵轻风吹过,那女人的头发朝后飘起,随后整张脸都露了出来。 这是一张陌生的脸,眼睛处是两个黑洞,正在不停的往下流着暗红色的血液…… “鬼,鬼啊!” 这下刘易的叫声真的能称得上凄惨了,眼前的情况给他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从小建立的三观被这无眼女鬼给瞬间轰塌,不过刘易并没有傻到去验证真伪,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转身逃跑。 只是可惜,他的速度并没有女鬼的快。 “唰!” 女鬼的一只手臂平举伸出,一下子就掐中了刘易的脖子。 瞬间一股腐臭味扑鼻而来,刺激着刘易的胃中一阵翻滚。不过这味道虽然恶心,但此时的刘易却是巴不得能够多闻一会儿。 因为很快,刘易就连呼吸都已经做不到了,窒息的感觉笼罩着他的全身。
第3章 猎鬼人
女鬼的力量十分大,居然仅凭一只手,就把刘易这么一个成年男子举了起来。 如此一来,刘易的脖子就被掐的更紧了,他的脸也慢慢的涨成了红色。 双腿离地的刘易剧烈地挣扎着,不仅挥舞着双拳砸向女鬼,两只脚也不断的朝对方身上踢去。 “嘭,嘭……” 随着刘易的攻击,女鬼身上传出了沉闷的击打声。 可刘易就感觉拳头跟打在了钢板上一样,自己的手疼得不行,对方却依然纹丝不动。 渐渐的,刘易涨红的脸开始转青,脖子上的血管也一根根胀现出来,两只眼睛更是凸的老大。 最后刘易终于无力挣扎,手臂垂挂在两边,只能无意识的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难道自己真的要死了吗?” 刘易心里不由的开始后悔,后悔自己就不应该找刺激来这荒郊野岭露营,结果却是把性命都赔上了。 可就在刘易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他突然迷糊的看到不远处隐隐有一个人影晃动。 “难道有人来救我了?!” 刘易心里不自觉的升腾起一股希望,人就是这样,在绝望的时候,任何转机都会被他们当做是救命稻草一般。 于是刚才意识都已经朦胧的刘易此刻却再次剧烈的挣扎起来,双手还不断抓向了女鬼,指缝中也因此缠上了几缕对方干枯的发丝。 “呀!” 女鬼像是被刘易的动作激怒了,她更加用力的掐住了刘易的脖子。 而此时刘易也渐渐反应过来,即便是有人来又能怎么样呢,根本就没有办法救自己啊。 不说那一身蛮力,眼前这家伙可是一只正宗的鬼啊,难道正常人还会懂得如何驱鬼不成?! 于是刘易对来人也不再抱有希望,心里面更是祈祷这人千万别是刘小胖,不然来了也是送菜。 而就在刘易瞎想的时候,那人居然已经悄然无息的蹿到了女鬼身后,速度非常之快。 迷迷糊糊之间刘易只听见“噗呲”一声轻响,就像破革被撕裂一般。 随后他就见到女鬼的身上凭空出现了一道火线,从头顶一直延伸到腹部。 “呀!” 一声惨叫响起,像是有锐器在刮划玻璃一样,刺耳难听。 而那女鬼一下子松开了刘易的脖子,把他摔在了地上。 “呼,呼,呼……” 在终于解困之后,刘易贪婪的呼吸着空气,这让他又找回了活着的感觉。 此时,刘易才发现女鬼身上的火线正不断扩散,同时还向外飘着零星的火星。 紧接着“轰”的一下,刘易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鬼被瞬间焚成灰烬,变成一片黑烟炸散开去。 “你没事吧?” 就在刘易还在震惊眼前的场景时,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同时对方还伸出了一只手。 “谢谢,大侠!” 大难不死的刘易开了一句玩笑,随后他拉住对方的手慢慢站了起来,此时他才看清楚来人的样貌。 此人年纪看着跟刘易一般大,身材高瘦样貌清秀,干净的短发配上一副黑框眼镜,看着就斯斯文文的,刘易实在无法相信就是对方把那女鬼给干掉了。 “呵呵,我可不是什么大侠,叫我宁镜就可以了。” 这个时候宁镜的声音响起,刘易听到之后木讷的点点头,他还是无法把眼前这个有点帅气的男生与降妖除魔的高人联系在一起,于是脱口就问到。 “哥们你好厉害啊,你是干什么的呀,居然还能把这只鬼给干掉?!” “我是个猎鬼人。” “猎鬼人?” 宁镜微笑了一下,没有继续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反而说到,“我们快离开这里吧,不然那个厉鬼又要回来了。” 刘易听到之后大吃一惊,“你不是已经把她干掉了吗?!” 宁镜摇了摇头说到,“没有,我刚才只不过把她打散了,并没有真的消灭对方。” “呃……” 刘易并不知道打散和消灭的区别在哪里,不过既然眼前的“高人”都说了对方可能再回来,他哪敢还继续在这里耽误时间。 不过此时刘易想起了刘小胖,他担心对方也会遭遇厉鬼,于是只能请求宁镜帮忙。 “那个……我还有一个朋友也这里,能不能帮我一起去找下他?不远,就在附近!” 宁镜并没有犹豫,当即就跟着刘易朝另一个方向发出,开始寻找刘小胖。 “小胖……小胖……” “小胖你在哪里,听见我的话了吗?” “MD小胖,你快点出来!” 一路走来刘易却始终没有发现刘小胖的影子,渐渐的他也开始着急起来,生怕刘小胖会出现意外。 而就在这个时候,宁镜突然一把拉住刘易。 “等等,前面有血腥味!” 刘易见状抽动着鼻子仔细闻了闻,果然发现有一股血腥味正从前面不断的飘出。 “不会吧……”当下刘易心里就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毫不犹豫的,刘易用最快的速度朝着血腥味传出的地方跑去。 随后他就看到了那里跪坐着一个人影。 对方的脑袋诡异的扭曲着,从脖子上拉升的皮肤来看,这是脑袋被硬生生扭转了360度。 一对空洞的眼眶流出两道血泪,张大的嘴巴像是不甘的呐喊…… “小……小胖!” 刘易见到这具尸体之后悲喊一声,一个箭步上前就抱住了对方的身体。 刘易把刘小胖的脑袋深深的埋进了自己怀里,此时他再也没有对死人的恐惧,只有从心底不断涌现出来的悲伤。 从小穿着开裆裤就在一起玩耍的死党就这么死了? 那个性格活泼为人仗义的小胖子就这么死了? 刘易实在无法接受自己现在抱着的就是刘小胖的尸体。 最后刘易还是哭了出来,他摇晃着小胖的尸体泣不成声,哭的就像一个孩子一样。 “呜,呜……” “小胖,你给我醒过来,小胖……” 哭了一阵之后刘易才慢慢止住了心里的悲伤,他红着眼睛抬起头,对着宁镜咬牙说到。 “宁镜,我求你帮我把那只鬼给杀了,我求你了……你是猎鬼人,一定会有办法的吧?!” 刘易此时没有了对鬼怪的恐惧,眼神里闪烁的只有复仇的火光。刘小胖的死让他失去了冷静,他要报仇,要让那女鬼付出代价! 宁镜见状向着刘易保证到,“放心吧,既然这事情让我遇到,我肯定会想办法解决的。不过你得尽快离开这里,剩下的事交给我就行了。” “好,好的……” 刘易听到宁镜的话后终于忍住了伤心,慢慢的站了起来。 随后宁镜就送着刘易离开了树林,朝着刘易他们停车的方向走去,幸运的是那只厉鬼一路上再也没有出现。 “刘易你回来啦!王芳和刘小胖呢?” 在刘易到达之后,其他几个已经在那边的人赶紧围了上来问到。 不过在看到刘易的表情和他衣服上的一身血迹之后,用不着回答众人就都已经明白了。 “哎……” 当下所有人的情绪都低落下来,毕竟是几年的同学了,今晚一下子就死了这么多人,不是谁都能接受得了的。 不过很快恐惧就压过了悲伤,随后就有人开始催促起来。 “既然刘易已经回来了,那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说完那人就一个转身钻进了车子里,其他人见状也立马行动起来。 他们现在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离那个变态杀手远远的,就连刘易身边多出来一个了宁镜都没有过多的好奇和搭理。 刘易却是抿着嘴巴一脸严肃,仿佛像是没有听见大家的催促,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宁镜看着刘易的背影,以为他还在舍不得刘小胖,于是走上前轻声的安慰到,“放心吧,那家伙我会解决的,你朋友的尸体我也会报警处理的,到时你们只要去医院认领就行了。” 听到宁镜再次提到刘小胖,刘易的身体轻轻的颤抖了一下,他脑中闪过一幕幕画面,都自己和小胖从小到大的经历。 当下刘易就做出了决定! “你们先走吧,我在这里还有事,不用管我了。” 刘易对着车内的人吩咐了一句,也不去看他们那副惊疑的表情,随手就关上了门。 然后刘易转过身去,坚定的对着宁镜说到。 “我要亲手帮小胖报仇!我要跟你一起去解决那只厉鬼!” “不行,这太危险了!” 宁镜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不说刘易了,就连他自己也可能会因为分心而有性命之危。 可是刘易却不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宁镜,眼神里透露着倔强。 宁镜仿佛感受到了刘易心里的坚决,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只能无奈答应。 因为宁镜担心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刘易会自己去报仇,这样的话他百分百就会性命不保。 所以为了对方的安全,宁镜只能带上这个拖油瓶。 “好吧,我答应你,但是明天的一切行动你都要听我的话行事。” “不是今晚就行动?”刘易迫切的想要报仇,他在听到宁镜的话后反问到。 宁镜摇了摇头,转身沿着山路往外走去,同时对着身后的刘易说到,“走吧,今晚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打听到女鬼的真身之后再行动。”
第4章 秀红
无名的山林旁不远处有一个小村庄,名叫桥头村。 第二天清晨,桥头村外走来两个年轻人,一个高大斯文,另一个阳光帅气,这两人就是宁镜和刘易。 在休息了一晚后,宁镜就带着刘易去附近村落打听消息,想要查明昨晚那只女鬼的真身。 两人走进村子后,已经有不少村民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了,当下刘易就看到有一个老头在自家门口喂鸡。 于是刘易就决定发挥自己的交际能力,上去向那老头套点口风。 “老爷子,起了啊?”刘易带着一副自认为友善的笑容走向前去问到,“我跟你打听一个事呗……” 结果没想到,刘易才说了一个开头,那老人就跟吃了炮仗一样破口大骂,同时还拿着喂鸡的食篓朝刘易身上打去。 “滚!我们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不要瞎打听!快滚,这里不欢迎你!” 刘易当场就被打的抱头逃窜,可后面的宁镜见状却是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看着老人的表现,想必对方肯定知道些什么! 于是宁镜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本证件,上前大声喝止了老人,“住手!警察,你难道要袭警吗!” 宁镜的吼声的确起到了作用,老人当场就停止了继续追打刘易,愣愣的看着宁镜手上的小本本。 除了老人,刘易同样也愣在了那里。 你不是说自己是猎鬼人吗,怎么就变成警察了?! 宁镜却没有理会一旁疑惑不解的刘易,他对着老人再次询问到。 “好了,我问你,你们村子里面最近有没有死人……” 随后宁镜把死者的死状描述了一遍,而在他问话的时候老人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由于宁镜的语气十分严厉,最后过了好久老人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哎,作孽啊……” 通过老人的话后,宁镜和刘易了解到原来半年前在桥头村还真的有人是这样死的。 老人带着两人走到了一栋破败的屋子前,然后默默的推开了并没有上锁的大门。 “吱啊……” 一阵灰尘飘落,都差点让刘易迷了眼睛,再加上挂在梁上、墙角的蛛网,无一不在表示这屋子已经许久没有人住了。 “哎,他们家在发生这件事情之后就全都搬到城里去了。” 老人落寞的看了眼四周,随后踏过了门栏,带着宁镜和刘易两人往里面走去。 “咳,具体怎么回事,那秀红怎么死的?” 刘易挥手扇着面前的灰尘开口问到,他已经从老人的口中得知,死者叫秀红,是这家小儿子的媳妇。 “闹,就是死在她自己的房间里。”老人指着屋内的其中一个房间,呶了呶嘴回答到。 这个房间大门敞开着,里面虽然同样破败,但是却并没有像其他地方一样挂满了蛛网,反而干干净净的,只是落有一些灰尘。 可能是秀红死后怨气不散吧,就连蜘蛛都不想在房间里织网。 “哎,真的是作孽啊……当时秀红那样子,真的是死的惨啊!” 老人又感慨了一句,他嘴里已经不止一次再说作孽了,而此时他也终于讲起了秀红的往事。 半年前,桥头村一个有名的痨病鬼居然突然结婚了,老婆叫秀红,长得还挺标致。 由于这家伙从小就体弱多病,村子里根本就没有姑娘看得上他,所以对于他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村里人一开始还挺纳闷的。 后来才清楚,原来是他家父母花钱从外面买的儿媳妇。 可没曾想,刚一结婚,那痨病鬼居然就病死了。 这么一来村里就流传起了流言蜚语,说是秀红克夫命中犯煞。 乡下人本就迷信,秀红的婆婆原本就因为小儿子的死而伤心,听到这些后更是把所有过错都怪在了秀红身上,于是又对秀红开始百般揉虐。 而且寡妇门前是非多,更何况秀红还是一个漂亮的寡妇,所以其他的流言也开始滋生。什么公公扒灰,勾引小叔子之类的不绝于耳。 流言能够诛心,加之身体上受到公婆的凌虐,秀红渐渐的忍受不了自己悲苦的命运。 有一天,秀红就直接吊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而她的死状也是同样挖掉了自己的眼睛。 直到最后警察都没有找到秀红的眼睛在哪里,而这家人因为这件事也搬离了村子。 至于秀红的尸体只是被草草埋在了附近的荒山里,连个像样的坟墓都没有。 …… “难怪会积怨难消变成厉鬼呢,这事让谁遇到都咽不下这口气。” 宁镜听完了老人的述说后在心里直摇头,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昨晚的那山林里会有厉鬼了。 不过宁镜也没有多说什么,他是来除鬼的,只要知道尸体的下落就行。 “等着下次传你问话。” 宁镜在得知了秀红的情况之后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拉着刘易就转身离开了。 在路上刘易还一副生气的样子,他不解的对着宁镜问到,“难道就这么算了?” “什么?”宁镜并没有理解刘易的问题。 “我说难道就让小寡妇这么死了?这家人完全是变相害死了秀红,你不是警察吗,应该把他们抓起来!” “那是假的。” “啊?” “我说我的证件是假的。” “……” 可怜的刘易还真以为宁镜是警察呢,甚至还觉得对方有个猎鬼人的身份,说不定是传说中的特殊部门。 结果TMD你跟我说拿的是本假证! 看着宁镜斯文严肃的样子,刘易实在无法把这张脸跟假证联系在一起,而且宁镜居然还假的这么理直气壮。 宁镜没有理会刘易那副纠结的表情,反而开口嘱咐到,“等下你一定要跟着我,不要擅自行动。我们只要找到秀红的尸体,然后把尸体烧掉就行了。” “只要烧掉尸体就可以?”刘易不解的问到,他还以为要起坛做法呢。 看着刘易的表情,宁镜不用猜也能明白他在想什么,当下只能对其解释到。 “其实鬼魂全是由怨气所生,无论是横死还是自然死亡。前者在死的时候就已经怨气滔天,而后者则是充满了对世间的留恋,久而久之也会转化成怨气。” “而怨气就会凝练他们的魂体,并且逐渐磨灭鬼魂的理智,最后他们就会丧失身前的一切情感,变成只知道杀戮的厉鬼。” “但是无论厉鬼如何厉害,他都是魂体,在世间就像无根的浮萍一样。所以厉鬼想要存在就必须要有凭依之物,或尸身或身前所用的东西……只有寄托其中,才能能够让他们可以逗留在人间。” “想要消灭鬼魂,就必须要销毁他们的凭依物!” “而现在秀红是土葬的,显然她的凭依物就是自己的尸身,所以我们只要烧掉了秀红的尸体,那她的鬼魂自然也就会随之消亡。” “原来是这样啊……”刘易听后懵懂的点了点头。 随后他又想起了什么,忍不住开口问到,“那万一秀红的鬼魂又出来呢?” “所以我昨晚并没有急着行动,而是选择今天动手。第一个是要打听到鬼魂的消息,第二就是白天的阳光会限制鬼魂的行动。” 虽然宁镜这样说,但刘易还是不放心,他对着宁镜商量到。 “宁镜,你借我一个法宝呗,让我也能有点自保之力。就昨晚的那种,一下就把女鬼打散的那种!” “法宝?” 宁镜闻言看着刘易愣了一下,随后莫名笑了笑,摇着头从腰间摸出一件东西递了过去。 刘易接到后一看……一柄匕首,黑不溜秋的,完全没有想象中法宝的那种宝光四射。 “这是什么?”刘易傻乎乎的问到。 “匕首。” 一听宁镜的回答,刘易就真的傻了。 本来他还心有期待,等着听到一个牛叉的名字,比如弑天刃、屠鬼匕之类的。 “我知道是匕首,我是问这匕首叫什么,是什么名字。” “匕首就是匕首,哪里有什么名字啊。” “……” “一柄纯铁匕首。” 听着宁镜淡定的回答,刘易心里却不淡定了,他实在无法把眼前这柄不起眼的匕首与之前女鬼被焚尽消散的画面联系在一起。 昨晚这么酷炫的结果是这把匕首造成的?谁信啊! “你就用这把匕首把那女鬼给打散了?嗞啊一下烧着,嘭的一下打散?!” 当下刘易就忍不住惊呼出来,还手舞足蹈的加上象声词做出爆炸的姿势。 不过刘易的惊讶却改变不了事实,他手上拿着的就只是一柄铁匕首,宁镜也点头肯定了他的话。 “这柄匕首是完全用纯铁制成的,在古代所有的盔甲与兵器都是由纯铁铸成,所以铁器天生就带着一股杀伐之气,这种煞气会让鬼神辟易。” “那个时候会有许多人在屋内挂置宝剑辟邪,也正是源于这个道理。” “还有一种说话是铁器经过烈火融炼之后自带纯阳之气,再加上它具有特定的磁场,可以破坏鬼魂的自身磁场结构,所以可以用于驱鬼。” 完全跟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啊……刘易听着宁镜的解释,无语的看着手上的匕首。 随后,刘易和宁镜就又回到了昨晚的那座荒山中,虽然此时烈阳高挂,但是一走进山林刘易还是觉得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仿佛秀红的鬼魂会随时出现一般。 虽然为了替刘小胖报仇心里憋着一股胆气,但是刘易还是有些担心的问到,“宁镜,那只厉鬼真的不会再出现吧?” “只要有太阳在就没关系。”宁镜指了指上空说到,虽然山林里树丛茂盛,但是透过盖顶,还是有斑驳的阳光洒在地上。

恶灵追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恶灵追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如何让无限极延续1000年?

    1000年......去年年会,我曾经提到,我在思考如何让李锦记家族经营1000年。年会之后,我们听到很多业务伙伴的声音,进一步提出:如何让无限极延续1000年?我觉得这个提得非常好。经营1000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建立文化!没有人能够永生,但只有文化才能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所以永续经营的灵魂不应该是任何个人,而是文化。我们要建立永远创业的文化,不断求变,不断应变,不断创新,不断突破,做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建立文化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人才和团队!文化不是讲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是透过人才和团队的行为

  • 王阳明:送你4个不生气的智慧

    授权图片向维摄面对别人的过错,不生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每个人都会犯错。我们和朋友、亲人相处的过程中,遇到他们的错误,一定要注意控制自己的脾气。古人说:“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在和他人的交往中,我们若是老是盯着别人的错误不放,很容易击起对方的反击,双方你一句我一句,事情就算毁了。春秋时期,管仲和鲍叔牙相交为友。俩人一起去做生意,管仲出的钱少,年底分红却每次都拿大头,有人就说管仲贪财忘义,不能交。鲍叔牙也不生气,反而为管仲辩解,说他要赡养老人,多拿点钱是应该的。俩人一起出去打仗,管仲每次冲锋在后,

  • 成熟和淡定,才是中年之美

    人到中年,心胸变得宽大,思想变得成熟,实力变得稳定,财力变得殷实。中年之美,在于其成熟和淡定。没有年少时的轻狂和迷茫,没有年老时的颓废和消极。于天地之间,睿智豁达,享受人生。蔚蓝宁静,波澜不惊。水,多了,厚积薄发,成就一生伟业。水,深了,满腹经纶,不再为世俗所惑。水,宽了,虚怀若谷,宰相肚里能撑船。真正睿智的中年是这样一种境界——深水静流。中年,善于反思。“吾日三省吾身”、“我思故我在”……中年,常常感恩。“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青年时,常常觉得社会应该给予自己。中年时,常常觉得自

  • 交到这5种人,你的人生基本毁一半了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朋友之间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一个好的朋友能够提高自己,让自己获益匪浅。一个坏朋友,可以让自己变得一踏糊涂,万劫不复。选择朋友,其实是在选择自己的命运。亲情淡漠的人春秋时期,齐桓公拜管仲为相,管仲通过改革,帮助齐桓公成就霸业。齐桓公37年,管仲病重,齐桓公到病榻探望,询问国事。管仲说:“易牙、竖貂、开方这三个人不能信任。”齐桓公不解,说,易牙的亲生儿子都舍得烹了给我,竖貂不惜阉割自己进宫侍候我,开方在我手下称臣,父母死了也不回去奔丧,他们三个都爱我胜过他们的家人,为什么

  • 终于知道关羽雕像都是闭着眼了!原因还挺吓人的!

    关羽去世后,逐渐被神化,被民间尊为“关公”,又称美髯公。历代朝廷多有褒封,清代奉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崇为“武圣”,与“文圣”孔子齐名。《三国演义》尊其为蜀国“五虎上将”之首,毛宗岗称其为“《演义》三绝”之“义绝”。那么,关公雕像为什么都是闭着眼的?有一种说法,关公不睁眼,睁眼要杀人。三国时期关羽温酒斩华雄,睁着眼喝了酒,回来时就眯着眼了。所以祭拜关公最好还是用闭眼的关公。关公的雕塑形象面部亦以美髯、虎眉、凤眼为特色。其服饰却因庙宇称谓不同而各异。称关帝庙、关王庙、关圣庙、关圣帝君

  • 无法左右的,随缘(深度好文)

    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很茂盛,一棵已经枯萎了。禅师问弟子:你们说是枯萎的好,还是茂盛的好?一个弟子说:“当然是茂盛的好。”另一个弟子说,“繁华终将消失,我看是枯萎的好。”谁知禅师摇摇头,“枯萎也终将消失”。后来一个机灵的小沙弥道出了答案“枯萎的让它枯萎,茂盛的让它茂盛。”万物各有规律,不要追逐外界的风景,而要关注自己内心的风景。心里若能随缘而观,随缘而喜,任他树荣树枯,都是绝好风景。“有缘即住无缘去,一任清风送白云。”佛家有言,随缘自适,烦恼即去。随缘是我们摆脱烦恼的第一秒法。苦乐随缘,得失随缘。

  • 做人两个字,善良;做事两个字,坚持

    做人,就两个字:善良。善良的人,永远都受人尊重,也许会吃亏上当,也许会流泪受伤,可是,善良是种美德,幸福会回应,上天会眷顾。做事,就两个字:坚持。一腔热血未必能成功,坚持到底必定有收获,如果轻易放弃,只会和成功失之交臂,多坚持一会,多忍耐一次,也许就会有意外的惊喜。做人,要干干净净。别想着占谁便宜,把人暗算,对朋友,真诚点,对伴侣,忠诚点,简单善良不吃亏,阴险狡诈遭人厌。做事,要有始有终。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再累再苦,也得坚持,再痛再疼,也要忍住,吃不了苦的人,永远不会成功。人活一世,实属不易,

  • 生活不要攀比,适合自己,就是幸福

    点我心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却能左右人生的全部。心情好,什么都好,心情不好,一切都乱了。我们常常不是输给了别人,而是坏心心情贬低了我们的形象,降低了我们的能力,扰乱了我们的思维,从而输给了自己。控制好心情,生活才会处处祥和。好心态塑造好心情,好心情塑造最出色的你。点我摔跤了,不要哭,再爬起来,站直一笑,拍拍尘灰,继续奔跑。正视人生的每一个挫折,适应人生的每一回起伏,吸取人生的每一场失败,利用人生的每一个坎坷。努力给自己一个最美好的心情,平衡住自己的气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不急于成功之事,就算摔了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