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毒妃惊鸿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52:4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毒妃惊鸿天下

第1章前世只恨1
华美的宫墙边,娇艳绽放的牡丹正散发着魅惑的幽香,艳丽的色彩夺人眼球,周锦心望着那块花园,指甲狠狠的戳进掌心,却浑然不觉
半个月,才不过短短的半个月,麟儿的寝宫就被改成了那个女人的花园,她的心仿佛正在被凌迟,不停的绞痛着,麟儿,是娘没有用,不能保护你。版权qi-wen.com
那些娇艳的牡丹,看的她厌恶无比,周锦心只想将那些盛放的花朵全部都毁掉,把那些特别培育的异种牡丹,一朵一朵的被碾碎,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畅意,只要是那个女人喜欢的东西,她全部都要毁掉。
她在发泄,把对那对狗男女的憎恨全部都发泄出来,她更憎恨自己的懦弱无用,最后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你住手!”愤怒的吼声从身后常来,可她却罔若未闻,继续砸着手里的花
“陛下,姐姐她……好吓人……”甜腻娇媚的声音带着哭腔,然后躲进了身边男子的怀里,惹人怜惜!
声音刺激了她,周锦心回头,瞪着那两人,眼底满满都是恨意:“贱人,你还我孩儿命来。”可她还未扑上去,就被段呈越狠狠一脚踹开,当场一口血吐出来。
“你这贱人想干什么?”段呈越怒视着趴在地上的人,恶狠狠道:“竟将这好好的花园给糟蹋成这个样子,还想伤害言儿,你该当何罪?”
“哈哈……该当何罪?”地上的周锦心大笑,却被一口鲜血呛住:“咳……咳……段呈越,你真狠的心,简直就是狼心狗肺!”
“你……”段呈越气的说不出话
“我怎么?”
“你该死!”这一句几乎是怒吼出来,一旁的周书言赶紧安抚的拍拍他的背!却见地上的周锦心不停的抖动肩膀,似嘲讽又似怒吼:“哈哈……哈哈……该死,我确实该死,我早就该死,早在你被刺客暗杀的时候,我帮你挡的那剑就该死,早在你被皇后下药,我以身试毒的时候就该死,早在你被千军包围,我跟你一起厮杀的时候就该死,我这一辈子,该死的时候多了去了,可你段呈越是最没资格说我该死的!”
段呈越看向她的眼神早已厌恶不已,只是冷冷的开口:“那又如何?如今我已是皇上,那些陈年往事早就不重要了。”
就像是被突然掐住了死穴,周锦心凄凉的发不出一丝声音,她发现自己好像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了,而用了十年的时间,她终于看清这个男人的薄情寡义了吗?
十年的交颈相眠,真心相待,换来的只是一句陈年往事早就不重要了,周锦心此刻只觉得好笑,却又为自己这可笑的一生,万分悲哀,她几乎是哀求的望着段呈越,“那麟儿呢?他是你的亲骨肉,可你却做了什么,麟儿落水,如今尸骨未寒,你便迫不及待的将他的地方,改成这个贱人的花园,你就不怕麟儿死不瞑目吗?”
“你闭嘴,言儿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这般辱骂她,你又有何姐妹情谊。”
“姐妹情谊?”周锦心蔑视的望着周书言:“我没有这种杀侄夺夫的人做妹妹,她不配。”
被如此诋毁,周书言立马就哭了出来,她泪眼婆娑的望着段呈越,委屈道:“陛下~”
他将赶忙周书言搂在怀里,哄着哭泣的小女人,脸上是化不开的柔情,可瞪着周锦心的眼神却阴鹜的 可以将她凌迟:“麟儿的死跟言儿没有一点关系,而是你这个母亲的失职,若是你再这样诬陷言儿,休怪我不会再讲一丝情面……来人,将这个贱人给拖下去,关到碧浮殿内,不许出来。毒妃惊鸿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然后又低头哄着怀里的人,轻声轻语道:“好了,言儿,那个女人已经被带走了,你别伤心了啊!”
“可是……臣妾最爱的花儿都被她毁了……”
“没事,花没了,朕再给你种,种更美更珍贵的,好吗?来,亲一个就不要哭了。”
“讨厌,陛下!”
周锦心任由护卫将她拖走,不再讲一丝情面?
段呈越,你对我又可曾讲过一丝情面?那些下贱的打情骂俏,听的她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烧毁,恶心不已,却又心寒如浮冰,真真是如那破镜般,再也不能重圆了吗?
第2章前世只恨2
碧浮殿内
宫女小桃看着呆滞的周锦心,小心翼翼的开口:“娘娘,你吃点东西吧!”
“滚!”碗被打碎,小桃慌忙的跪下祈求:“娘娘,难道你就要这样颓废下去吗?那小殿下的仇,谁来报呢?您如今这个样子,只会让那个女人更加的逞心如意,娘娘,你要振作起来啊!”
报仇!
周锦心呆滞的眼神亮了亮,对,她要报仇,她绝不会放过那对狗男女!
“去给我弄吃的来!”
闻言,小桃大喜,赶紧去往御膳房跑去!
小桃未等来,却等来周书言就自己登上门了,怀孕的她面庞略显丰腴,却更加的魅惑了,望着形容枯槁的周锦心,语气里是掩不住的得意:“几日不见,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真可悲啊!”
周锦心一见她就理智全无:“是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害死了我的麟儿,我要你拿命来!”她愤怒的想扑上去,却被按住,脸上被狠狠的扇了两巴掌, 就红肿的脸颊更显的她面目狰狞。
“呵呵……”周书言掩面,笑的倾国倾城:“姐姐你说什么笑话呢?我怎么会亲手害死自己的侄儿 呢?你这么诬陷我,我可是会伤心的,只是可惜了姐姐你唯一的屏障没有了,这下可是翻本无望 喽!”说完还可惜的啧啧嘴,“看看你这样子,可真丑啊,我要是男人,也会抛弃你。”
她漫不尽心的踩住地上白嫩的手,“还是这样更适合你呢!”钻心的痛让周锦心忍不住要痛呼出来,可却被她死死的咬住下唇,不让一丝声音泄露,她宁可痛死,也不会再周书言面前表现出软弱,但却惹来手上的脚踩的更加用力了。
“你知道吗?周锦心、我厌恶你,你不过是个戏子所生的贱种,凭什么待在周府,那肮脏的风月楼才 是你应该带的地方,更别说高高在上的国母,你连舔舐的资格都没有;你以为没有周府的支持,段呈越 这个没权没势的皇子能坐上皇位,我告诉你,他从没想过会让你做皇后,因为在他心里,我才是唯一的 皇后,所以……”周书言低头凑着周锦心的耳朵轻轻的吐气幽兰:“姐姐,你和你的孩子都必须死。”
周锦心死死的瞪着绝色美人,可接下来却让她在地狱中再跌十八层,“姐姐,你不知道吧!柯麟的死是陛下和爹爹都同意了的呢!”
一瞬间,所有的坚决瓦解尽殆,周锦心面如死灰,竟找不到一丝的生机,脑海里回响,是父亲和陛下杀死了麟儿……
呕……
鲜血突然的从她嘴里呕出,染红了她的面颊与发丝。
“麟儿……我的麟儿……”
周书言看着周锦心这幅狼藉的样子,反而笑的更开心了,“姐姐,你看你现在的这个样子,让我忍不住的想再捅你一刀子呢!”
她松开踩周锦心的脚,然后坐到一边的椅子上宛然一笑,面上突然就换上了痛苦的神色,不可置信的喊道:“姐姐…你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来人,快救救我的孩子。版权http://www.qi-wen.com/
周书言身下的地面慢慢蜿蜒出一片血红,周锦心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只觉得浑身发凉,彻骨的疼,她可真是小瞧了周书言。
坤宁宫外跪了一圈的太医,周书言的突然早产,让所有人都坐立不安,因为迁怒,段呈越已经斩了好几个宫人了,一时间宫里每个人草木皆兵起来;几十个太医不眠不休的照顾,终于在第二天黄昏,周书 言生下了小皇子,母子平安!
所有人都大喜,而等着周锦心的却是严惩重处,侍卫们粗鲁的将她拖到段呈越面前,迎面而来的就是重重的拳打脚踢,每一下都是狠狠的打在她的要害上,很快她素色的衣衫就被彻底染红,却换来他寒光凛凛:“贱妇,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狠毒,连自己的亲妹妹都害。”可她早已是强弓末弩,只是强撑着道:“若我说是她自己跌倒的,你信吗?”
段呈越嫌恶的瞪着她:“哼!这世上又怎会有母亲害自己的孩子,言儿好心去安慰你,你却要害她一尸两命,若非太医救治,就算是杀了你,也难辞其咎,你这毒妇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周锦心只是冷冷一笑:“皇上既已认定,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要杀要剐,随你吧!”
“杀?这么杀你真是太便宜你了,像你这样的毒妇就应该处以极刑,若非现在皇儿刚出世,宫中不宜 见血腥,你以为你还有命活到现在吗?我要将你打入冷宫,受尽煎熬,永无宁日!”只要一想起言儿在 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段呈越就对这毒妇憎恨厌恶不已,面目更加的狰狞起来。
即使是早已心如死灰,在听了如此恶毒的话后,周锦心仍然禁不住的抽搐起来,所幸破罐子破摔起来,即使要死,她也绝不会让那对贱人好过,“为了那个狐狸精,陛下连亲骨肉都杀了,难道我还会怕你这点折磨吗?即使身处炼狱,我也要看着你们不得好死。”
“你住嘴?”段呈越震怒:“你这毒妇,死到临头,还敢胡说八道。”
“有没有胡说,陛下难道不清楚吗?麟儿是唯一的皇子,平日里给他的保护可以说是滴水不漏,若非周家的人,谁还有那个本事,都说虎毒不食子,可陛下你呢?真是连畜生都比不上……”
砰!
周锦心被狠狠的踢飞,身子重重的撞上殿墙,鲜血不停的呕出,那一脚,生生的将她的五脏六腑都给震碎,内脏的碎末顺着鲜血一起流出来,腹部撕裂般的疼痛,一点一点的剐着她,可这却抵不上心里万 分之一的痛,这一次她是真的彻底彻底的死心了,命、要死了,心、也要死了。奇闻网
可段呈越却狂暴欲裂,“周锦心,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辱骂朕,该死!”
“咳!咳”周锦心强撑着坐起来,妄图用手堵住不断喷薄而出的鲜血,可鲜血还是不断从指缝溢出,流的到处都是,这一路走来,她见过无数的将死之人,每个都是在死前一脸解脱;可为什么,她要死了,却仍然觉得不甘心呢?
她曾说,若有朝一日,要去欣赏大漠孤烟直的蔚然壮丽,要去体验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悠闲惬意,她喜欢四处游走,只要两个人的携手与共,段呈越说一辈子都不会放开她的手,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只有死,他才能摆脱她吗?
休想,他休想!她为他做尽一切,将自己匍匐的如蝼蚁一般去爱他,却被践踏的粉身碎骨;她要如何去解脱、如何的去看开。
周锦心抬起头,眼底却是骇人的怨恨与不甘,让高台上的他忍不住的后退一步,这不是一个将死之人该有的眼神,她的声音犹如从地狱而来:“段呈越、周书言,即便是死我也会化作厉鬼,食只肉饮其 血,假以经年,你们必定会身残骨裂,不得善终……”
太阳落下,昏暗的宫殿里,女人阴冷的笑声久久不散,刺激着每一个人,又似乎在嘲笑这里上演的那一出出悲剧,流年偷暗柱,新人笑见旧人哭,全都不得善终……
第3章重生周府
晨光曦映
周锦心一下子从床下翻了下来,大脑瞬间清醒了,她打量着这个房间,房间不算明亮,也没有过多的装饰,只能看见一副简陋的桌椅还有一个小小的梳妆台。
这一切是那么的陌生又熟悉,明明上一瞬还在养心殿忍受着撕裂的绞痛,为何现在就到这里了,她明明记得自己应该是死了啊!
难道这里是阴曹地府?
可这未免也太明亮了点吧!
周锦心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房间的门突然打开,走进来一个十六七岁的丫鬟,她看着床上的人说道:“大小姐,你醒啦!琪儿这就来伺候你穿衣。”边往里走边念道:“今天的赏梅会,会有好多人去呢,等会儿我可要帮小姐好好的打扮打扮……”
琪儿从衣柜里拿过一套大红色的衣服,就准备伺候周锦心穿衣,这时又一个中年妇女突然跳进来,叉着腰就大骂:“这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起床,真当自己是大家小姐,等着人伺候呢!呸!做梦!”那妇人一边骂一边唾弃。
琪儿忍不住了,小声的辩解:“莫大娘,小姐再怎么说也是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而且夫人 她们要到辰时才出发,现在完全来得及的。”
门口的莫大娘满身的粗鄙之气,她指着里面的周锦心骂道:“哼!不过就是贱丫头,还真会望自己脸上贴金,我告诉你,赶紧给我起来,别想着有人伺候你,要是半柱香后还不见你出来,小心你的皮。”
说完,又骂骂咧咧的走了!
自始至终周锦心都没有说一句话,她只是木然的在琪儿的帮助下穿着衣服,脑袋却在不停的转着,这 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应该死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望着自己的双手,骨架小小的,完全不是一个成 年人手掌,还有身体也是,她变小了?
记忆中琪儿还有莫大娘应该是早就死了的,可现在她们就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有这房间里的摆饰,这明明就是她年幼时在周府住的房间啊!
很快周锦心就在琪儿的帮助下把衣服都穿好了,她盯着身上艳俗丑陋的衣服,突然抬起头问正在帮她梳头的琪儿:“现在是什么年间。版权qi-wen.com
“小姐,你不记得了吗?现在是德安帝四十八年啊!”身后的琪儿虽然疑惑,但还是如实答道。
话音刚落,周锦心木木的表情终于有了松动,如果她没有记错,德安帝正是先帝,但先帝早已死了十年了,这怎么可能?她死的时候明明是段呈越在当政啊,怎么会一转眼就回到了十多年前呢。
想破脑袋的周锦心只有一个解释:借尸还魂
可直接回到了十二岁的时候,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一点。
冷静下来的周锦心一点一点梳理着脑海里的记忆,这里是周府,她是丞相周项云的长女,可在府里却是连下人都可以欺负她。
从没听人提起过她娘亲,可还是隐晦从下人嘴里听见她的母亲是一个戏子,而周项云则下令府中不许 任何人提及此事,更是对她这个亲身女儿不管不顾,血亲又如何,当初她因意外在外流浪五年,她的爹 爹却从未想过要派人去寻她,任她一人在外自身自灭。
就连她好不容易回到周府,却是爹爹不待见她、大夫人不待见她、就连周书言的奶娘都可以给她脸色看。
到最后,为了周书言,她的爹爹竟把她当做一颗棋子,嫁给六皇子段呈越,却没想到他会坐上皇位……
上辈子那些阴谋背叛,一点一点在她眼前回放,家族的舍弃、丈夫的背叛、就连亲骨肉都保不了……一想到这些,周锦心就忍不住的浑身发抖,她恨,恨周府、很段呈越、恨周书言,恨的咬牙切齿,恨不 得可以立马将那些仇人都杀掉,剥皮抽筋。原文http://www.qi-wen.com/
书言、书言,就如那美丽的名字般,她的妹妹周书言是个绝色的美人,肤如凝脂、眉目如画,温婉书香的气质不知迷倒了皇城里多少的权贵公子,她的娘亲是大夫人,所以从小受尽宠爱,犹如那高居云端的仙子般一尘不染,可是呢?却是一个心如蛇蝎,狠辣无情的恶毒女子。
回想上辈子所受的罪、所吃的苦,周锦心发誓,不管付出任何代价,她都要一点一点,全部都逃回来……
身后的琪儿感到小姐的身子抖个不停,以为她冷,赶忙开口:“小姐,头梳好了,真漂亮,你今天绝对最美丽的那个。”
周锦心接过镜子,镜中的人稚嫩的五官还没有长开,虽然有些瘦弱,但也是眉目清秀,却梳了一个老气沉沉的发型,浓浓的胭脂让她完全看起来不伦不类,走出去绝对是被嘲笑的那个,与漂亮那是一点边也沾不上。
周锦心扯出一抹冷笑,看来琪儿睁眼说瞎话的功力还是那么的自然啊!
她透过镜子冷冷的盯着身后的人,琪儿是大夫人按在她身边的人,一直‘尽心尽职’的照顾她,明明还 是一个小孩子,却总是给她打扮的老气横生。
前世的她就是傻傻的相信着琪儿,所以到最后就连下人们都厌恶她,想想也是,本来就是个受尽冷眼的小姐,可琪儿却总是一口一口小姐的叫着,还总是给她灌输高人一等的思想,让她觉着自己就是个小姐,却都不知道背后被鄙夷唾弃了多少次。
今天周府去城外的千华山赏梅,而她还记得当时去的人里有很多的达贵妇小姐们,都打扮的精致漂亮,似花似碟,只有她浓妆艳抹,大红大紫,被嘲笑了都还不自知,现在想想这一切,她身后的琪儿可是功劳不小啊!
琪儿被镜中的周锦心盯得生出几分渗意来,她不知道小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总感觉怪怪的,可想到大夫人的交代,还是梗着脖子笑道:“小姐,还是赶快出去吧,不然莫大娘等下又要骂人了。”
周锦心收回眼神,淡淡道:“这件太艳了,换件素点的衣服吧,还有这妆,太浓了,打水来帮我洗掉。”
什么?琪儿瞪大双眼,小姐不是最喜爱这个颜色的吗?怎么会突然想要换掉呢?她有点焦急的开口劝说,“小姐,这可是你最喜欢的颜色啊,而且这个颜色也是最适合你的,赏梅时你绝对是最亮丽的风景线……”
若是前世,这话周锦心绝对会相信,可如今的周锦心,又如何会任她摆布,风景线和笑话线,她还是分的清的,重活一次,她怎么可能再让那些人如愿。
周锦心不说话,只是着让琪儿给自己换掉这些衣物,琪儿无奈,在衣箱里翻了半天,才姗姗找到一件淡粉色的衣衫给她换上,把那些乱七八糟的胭脂水粉也被洗掉。
再看镜中的人虽然不是美艳绝伦,但却也是清秀伶俐,还带着几分脱尘的气质,最重要的是粉色低调,不引人注目,才是最好的。
如今的她太弱小,大夫人要想弄死她绝对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她要伪装、要隐藏、要养精蓄锐,那些欠她的、负她的、辱她的,一定会加倍的讨回来……
这次,她绝不会再任由他们欺辱!
第4章前世仇人
周锦心出去的时候果然又见莫大娘在那里骂骂咧咧了,她笑笑,这莫大娘是府里的老人,自己仗着有点资质,总是欺负那些小奴才小丫鬟们,可老夫人对这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可想她在老夫人那里还是说的上话的。
听她骂的难听了,琪儿刚想上前辩解,却被周锦心拦住了。
她还记得前世老夫人和大夫人闹得最凶的时候,这位莫大娘可是伶牙俐齿,生生气的大夫人在床上躺了两天呢!
而且说实话,莫大娘只是嘴上厉害了些,但心却还不算坏,至少在那些奴才故意克扣她的吃穿用度时,这位大娘还不止一次跳出来帮她,只是嘴上说的不好听罢了,可前世她却在琪儿的暗示下,对这莫大娘恨透了,也难怪莫大娘会说她狼心狗肺,想到这里周锦心不禁厌恶起身后的琪儿来。
有了计量的周锦心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避开那四处乱喷的口水,终于在莫大娘换气的空档笑着开口:“是莫大娘辛苦了,这么冷的天还要在这里等锦心,锦心不懂事,还望大娘莫要见怪。”
她这么一说,反到把莫大娘堵得不知道说什么了,这平时‘傲气’的小姐,怎么会突然给她道起谦来?
同样吃惊的还有琪儿,却见周锦心淡淡一笑:“天冷了,莫大娘还是不要一直在外面站着呢,我那屋里有个小暖炉,要是莫大娘不介意,可以拿去用,暖暖手也是好的。”
“小姐!”琪儿开口,这怎么能成呢?那暖炉可是小姐离不得身的啊!
可却被周锦心打断:“琪儿,你不用跟着我了,天凉,留下来给莫大娘帮把手,减轻减轻负担。”
说完不等琪儿反应,给莫大娘那边点了一下头,就走了;留下琪儿在那里不知所措,怎么也想不明白小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周锦心到门口的时候,那些小姐夫人们一个都没有到,只有几个车夫在那里聚集着聊天,她不卑不亢的站着,对车夫们的指指点点全然不在意,可其实她是在回忆……
前世在琪儿的刻意为之下,她姗姗来迟,让所有的人都等她一个,耽误了大家的行程,周府的马车最后一个到千华山,周书言一下车就故作天真的说:都怪姐姐啦!非说要好好打扮打扮一番,这才耽误了大家的行程!
众人还以为回事怎么一个美丽的女子呢,可最后却见鬼一样的她从马车上下来,最可恶的是周书言还假兮兮的挽着她的胳膊,对每个人都介绍一遍:这是我姐姐呢,今天为了来千华山,可是刻意打扮了一番呢。
结果可想而知,每个人都瞧不起她,嘲笑她,还给她起个绰号叫八怪女,估计就是从那个时候,她的名声就坏了吧;现在想想那时嫁给段呈越的后,他在外面肯定也没少被嘲笑吧,也难怪到最后如此迫不及待的除掉她,隐忍那么久,可真难为他了。
断断续续的,周锦心回想了很多,看似安静的站着,可那越拽越紧的衣袖却泄露了她的情绪。
大夫人每年都会携府里家眷去千华山赏梅,可今年到访的不仅仅是那些达官贵人们,那些皇子也去了不少,而对那些贵小姐们而言,这自然是个不可错过的好机会,想来正是这个原因,大夫人才会今年让她 也跟着去的吧,只不过是为了让她去当众出丑,好让皇城中人都知道她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她站在那里几乎是浑浑噩噩的,说实话直到现在她都不敢完全相信自己又重生了,段呈越的那一脚,直接断了她的生机,可一转眼,就回到十多年前,她只有不断的掐着自己,感受那疼痛,才能稳定一点点。
她又想到上辈子千华山突然出现了一群刺客,而那时她就在那一场混乱中丢失,在外流浪了五年,最后回家时一身粗鄙气息,被人毫不顾忌的当做垫脚石。
这一次,周锦心一定不会再这样,无论被故意出丑,还是那五年的流浪,她都觉不会再让那些事情发生。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第一个走出大门的是一个双鬓银白的老妇人,周锦心一愣,才赶忙凑上前去请安:“锦心见过老夫人。”
周老夫人看着突然上前的周锦心,目光一凝,可在看见她那微微冻红的脸蛋时 还是缓了神色,“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
紧跟着的是大夫人于氏,和丫鬟牵着的周书言,周锦心头都不抬:“锦心拜见母亲。”不敢抬头是因为害怕被发现隐藏的情绪,再见仇人让她如何能不恨,如何不咬牙切齿,她前世的悲惨全拜这母女俩所赐,可她还是要忍着,不断的告诫自己,现在不是时候!
周书言只比她小半岁,却因为养的好,五官间就已经看出是个美人胚子了,小巧精致的五官就像画里走出来的一般,再加上今天穿了一件嫩黄色的外衫,点缀着一朵朵粉色的小碎花,给这冷枯燥的冬天添上一抹神奇的色彩,她就像一只精致的美人蝶,张扬活泼却不娇作!
她歪着脑袋走到周书言面前,无比天真的道:“姐姐这么冷还要一大早的在这里恭候大家,真的是太辛苦了。”说着递过去一个暖袖:“快暖暖手吧!”
她的话音刚落,后面就传来一个的嗤笑声:“贱丫头果然是贱丫头,也就配做丫鬟的事。”
周锦心看着周书言递过来的暖袖,突然想起周书言曾经说过从小就讨厌她,可现在再看这天真无邪、毫不掩饰的关心,如果不是重活一次,她还真瞧不出她话里的侮辱呢?那个暖袖做工粗糙,一看就是府 里的丫鬟用的,这是在贬低她就是个丫鬟呀,她在心里冷笑,却在面上没有表露出半分。
“好了,言儿,你要注意身份,不要多管闲事!”这边的于氏开口,她不想女儿与那个小贱人有什么过多接触,因此望着周锦心的眼神是冰冷不带一丝温度。
暖袖一直没有被接过去,周书言大眼睛灵动的一转,刚想松手将它丢在地上,周锦心却突然将暖袖接过去,十分自然的把手放进去,笑了笑:“太久没跟老夫人还有母亲一起出去玩了,所以难免紧张,站了这么久,还真的很冷呢,谢谢妹妹了!”
到底不如活了两辈子的周锦心,周书言这下到不知说什么了,支吾了两声,干脆先一步爬上马车去了。
于氏这才跟着上去,可周锦心却能感觉上车后的于氏仍然在盯着她,犹如锋芒在刺,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来气。
“哼!”
车厢里传出重哼一声,于氏的眼神才移开,身上的压力顿失,周锦心暗暗松了口气,最后跟上去坐好,眼角的余光却是一直隐晦的瞧着另一边老夫人,心里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马处轱辘轱辘的开始想向前走,就像是命运的轨迹又再重新开始,庄严大气的周府一点一点后退,周锦心将车帘放下,嘴角慢慢勾起:
没想到这么快又会见面了啊,段呈越!

毒妃惊鸿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毒妃惊鸿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极道丹皇7章(第7章 初次炼丹)

    原标题:极道丹皇7章(第7章初次炼丹)书名:极道丹皇第7章初次炼丹杨尘一听,就知道是吓唬人的话语,可环儿天真无邪,俏脸吓得惨白,认真的看了一眼杨尘,银牙紧咬红唇,道:“拿来!”“这就对嘛!”莫凡哈哈一笑,一挥手,一枚三扁四不圆的丹药,出现在环儿面前。环儿抓在手中,刚要吞食,杨尘却突然喊道:“环儿不可,这枚丹药炼制方法不对,容颜花应该采集花瓣,可这枚丹药却用了一整株,这样与七星草相克,产生毒性。九瓣叶则因该去除中间三片叶子,花阳草去根磨粉,九阳果需要剥皮留汁……”杨尘一口气说出了一大串,这让环儿一

  • 无敌不寂寞7章(第一卷 崭露头角第7章 猴窝)

    原标题:无敌不寂寞7章(第一卷崭露头角第7章猴窝)小说名:无敌不寂寞第一卷崭露头角第7章猴窝回到刚杀白猪的地方,已经有一些人组队在杀野猪,估计等级都上了3级的,要不然危险系数就太高了,想到自己也才3级,紧了紧手中的短刀继续朝山林中走去。随着我的深入,林子先是越来越暗,树林也是越来越密,但是慢慢地又变得越来越亮了,可能是走到林子的另一边了吧?一路上杀了不少野猪,可以说是杀出一条血路的,也正是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药水是可以打捆的,5瓶药水为一捆,一捆只占用一个空格,本来可以多带好些药水,不过这些

  • 偷心老公蜜蜜宠7章(第7章 她被结婚了)

    原标题:偷心老公蜜蜜宠7章(第7章她被结婚了)小说名:偷心老公蜜蜜宠第7章她被结婚了时萱只觉得热,抱住夜辰逸的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理智都被狗吃掉了,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蹭,声音低低的喘说着:“好……舒服……”夜辰逸的手覆上了她的细腰,大拇指轻轻的磨擦了几下,深邃的黑眸望着平静的夜空,车子快速的穿过了一个林子,林子背面的一处河流漾出了一道波光。他看了看,眼眸微眯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扫了眼在自己怀里乱蹭的小女人。突然开声:“停车。”车子停在路帝,夜辰逸从车上下来,随后将时萱从车里拎出来,时萱一下子就搭上

  • 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7章(第一卷 荒岛求生第7章 机舱的位置)

    原标题: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7章(第一卷荒岛求生第7章机舱的位置)小说名字: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第一卷荒岛求生第7章机舱的位置白娇和景苒互相对望了一眼,白娇问道:“你这么肯定?”我点点头:“刚刚你没听皮衣男的话吗?他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但是他说,这一次我们是运气好才碰上他们,这句话分明就是在提醒我们还有其他人,而且其他人就不会像他们这么好说话了……”白娇似乎是有些疑惑,我又解释道:“而且他说,方圆一里是他的地盘,这说明两点,一,这个岛很大,二,岛上有势力划分。这说明,岛上不止他们一个团队……

  • 神医小农女7章(第7章 梦回)

    原标题:神医小农女7章(第7章梦回)小说名称:神医小农女第7章梦回原来爷爷真的很希望自己学医,离开爷爷这么久他老人家还好吗?他肯定很伤心吧。真后悔以前没能好好陪陪爷爷,现在自己这个唯一的亲人也没了,爷爷该怎么办?无奈自己现在好像也没办法回去了。恩,医书?对啊,在古时候的医术好像都不怎么先进吧,哎!真后悔自己当初没听爷爷的话,不然现在也不会这般无奈了,随便出去给人治个病也能挣点银子花花啊。要是那本医书现在能在我手上就好了,春风正想着眼前突然变得越来越黑了,爷爷的身影越来越远。“爷爷,爷爷,爷……”

  • 最强医仙混都市7章(第7章 警察姐姐)

    原标题:最强医仙混都市7章(第7章警察姐姐)小说名称:最强医仙混都市第7章警察姐姐“老大,这个小子怎么办?”一个警察问道。“也给我带走!”她冷厉地道。“小子,过去呆着!”那警察得了命令,才把一脸懵逼的方川给推到了墙边。“你们干嘛抓我?”方川连忙解释道,“我以为这里是美容院,我是来请教关于美容的问题的……”“废话!”女警怒道,“现在几岁的小孩都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看你也是高中生吧,会不知道这里?”“我真……”方川还试图解释。“不要说了!”女警神色严厉,一挥手,“等你父母来了再说,给我好好呆着,从小

  • 武战苍穹7章(第7章 让你三招)

    原标题:武战苍穹7章(第7章让你三招)小说书名:武战苍穹第7章让你三招罗钰走下比武台,一边等待,一边观察其余少年的比试。“第二轮,346号,二号比武台!”半个时辰后,罗钰的第二轮比试开始。这一次,罗钰的对手是一个黑脸少年。“这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罗钰冲着黑脸少年问道。“我的名字你不必知道!不过,你的拳法倒是很厉害啊!”显然罗钰刚才在比武台上的表现,黑脸少年已经注意到了。可是,黑脸少年不知道的是,罗钰的虎烈拳可不仅仅只是厉害,放眼整个比武场,又有几人能够接下罗钰的全力一拳呢?“有意思,有意思!

  • 最强狂医7章(第7章 他应该改一个姓)

    原标题:最强狂医7章(第7章他应该改一个姓)小说名字:最强狂医第7章他应该改一个姓女警厌恶的看向江世安,不耐烦的说道:“我和你不熟,别说这么恶心的话,让人起鸡皮疙瘩。赶紧让人把花弄走,把地弄干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听到她这么扫兴且不近人情的话,江世安脸色变了变,说道:“白霜霜,你要是让我出丑的话,我们江家会和白家势不两立的。”他顿了顿,语气柔和下来:“其实,你们白家也是乐于见到我和你结合的,霜霜,你觉得你还能够逃出我的手心吗?哈哈,我会用我的柔情和爱意,慢慢的把你征服,让你彻底沦陷,死心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