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原来爱情很快乐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48:47 来源:网络 [ ]

小说:原来爱情很快乐

第一章 等很久了吗
   “哎哎哎——”这个大男孩,很高,小麦色的肤色,一头卷毛,阳光健气,在日光下,样貌很讨喜。版权http://www.qi-wen.com/

他站在WT咖啡店前,拦住了一个腿长肤白的女人,黑色的发,扎着有些散乱的丸子头,不施粉黛,别有风情的凌乱美,深蓝色的无袖连衣裙,勾勒姣好的身线。

“请问有什么事吗?”这女子,温婉笑容,眉眼弯弯,却又带上了几分清冷的疏离。

大男孩显然粗神经,完全是没有发现她的不耐,看着她像看着救星一样,挠了挠头,“你不是那个,那个——”

“我不认识你,先生,我有——”有事,即便她急于离开,对面的男孩不让开,她也只能耐着性子,和他周旋。

男孩眼睛一亮,双手一拍,指着女子,兴奋的不得了,“你不是华画的朋友吗?拜托拜托,江湖救急啊!”

“我现在要回家,我没时间。”女子很直接的拒绝了,她记得这个大男孩,华画的学长,沈北。

沈北看来是真的有特别急的事,抓住了女子的手,男人的力气很大,她挣脱不开,眉目蹙起,观望了四周,冷静下来。

“沈先生,如果你再抓着我不放,我不保证我会不会在这里大喊性骚扰。原来爱情很快乐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她很理智,目光灼灼的盯着沈北,锋利的眸,让沈北有些尴尬,扯着笑容。

他放了手,有些别扭的挠了挠那一头卷毛。
她手腕被松开,自由的活动了几下,瞥了沈北一眼,准备擦身离开,可沈北显然不准备善罢甘休,跨步挡在她面前。
不是说她不信任沈北,沈北人品是华画表演系公认的好,可是她完全不想理会的是,这个人不知道她的名字,说起就是华画的朋友,这让她很不愉快。
如今这样拦着,也不是个办法,“你到底想干什么!”
“里面,WT里面,有个男人是我姐的相亲对象,可是我姐跑了,还威胁我,找个人去代替她。”
沈北一听她妥协的问他了,也是兴高采烈的说起来,完全没有对生人的尴尬,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

女子抱着手臂,冷哼,有些嘲讽,“你要我去代替?我凭什么帮你?因为你是华画的学长?”

这倒是把沈北给问住了,的确,女子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帮他,毕竟女子甚至没有正式的认识他。说明qi-wen.com

“我、我总不能去代替我姐吧,我一个男人——”沈北有些不好意思,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

“程江屹先生估计快来了,不然这样,你就帮帮我,江湖救急啊!日后你有什么事,我沈北绝对随叫随到!” 保证书都出来了,沈北也是够拼的了,现在大马路上也只有这个女孩子,自己稍微熟悉。

女子突然楞了楞,程江屹?是巧合吗?“你说的,程江屹?”

“对啊,和小说家程江屹名字一模一样!说不定就是他哦!”沈北有些神秘的眨了眨眼,卷毛小哥本来有些傻愣愣的,做出深不可测的表情十分怪异,带着几分引诱,完全失去了神秘的味道。

“我是宋维安,我帮你,但是,”宋维安报出自己姓名,答应了沈北的要求,而后又提出要求,停顿了几分。

沈北很容易的被转开了话题,不可置信的看着宋维安,猛然抓住她的手,拼命的鞠躬,“救命恩人!你说,我什么都答应你!”

“以后记住,我叫宋维安。”她很平淡的说着,要求普通的很,普通到让沈北诧异。

“啊?”沈北不知所措的啊了一声,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条件未免太简单了,简单到让沈北哭笑不得。阅读qi-wen.com

宋维安冷冷的瞥了沈北一眼,似乎这人不答应,她转身就走一样。

“可以可以,我当然记住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肯定记住名字了啊!”沈北连连应声,生怕宋维安单方面的结束这次帮忙。

宋维安朝着WT咖啡店里面走去,四处张望,回身疑问,“坐哪里?”

“靠窗靠窗,我在另一边等你啊!”沈北挑了挑眉,指着店门左边,背对着店门右边靠窗的位置,点了杯加糖咖啡,举着报纸,弄的跟间谍似的。

宋维安嘴角抽了抽,是个学表演的人吗,蠢成这样,演戏都不会演,可她并不打算点穿,瞥了两眼,走向那靠窗的位置,留了一个背对沈北的位置,这样沈北犯蠢的时候,不至于被对方发现。

她手指轻动,无趣的用汤匙在咖啡里搅拌,画圈,程江屹么?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程江屹呢,华画喜欢的程江屹,真是让人期待啊!

“对不起,等很久了吗?”这是一个很有礼貌的声音,淡漠,但磁性,低沉,淳厚,很男人的声音,好听,不同于女人的酥软。

宋维安停顿了手指,好奇的抬头,去看有这么好听声音的男人,会是什么样子呢?

不得不承认,这个人不仅仅有些很好的嗓音,连着样貌都让人惊叹。

日光辉映间照出一张俊极无匹的脸,峰眉入鬓,眼如曜石,萧疏丰峻,肩宽腰窄,身量很高,真是一个完美的男人。推荐http://www.qi-wen.com/

光裸着额头,依然俊郎不减,这个人,比娱乐圈里是让人嫉妒的,而身材,就这么一看连模特都嫉妒。

“等了半个小时,程先生觉得久吗?”宋维安的确被对方的样貌,身形,声音迷住了,但她会掩饰,可以面色如常,云淡风轻的言笑晏晏。

程江屹微征,看着宋维安抬眸后的模样,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有人强忍哭泣的冷漠。

——你是要和他一起离开吗?好啊,你死吧,我不要你了。

“你、对不起,我记得,我约的相亲对象是沈小姐?”程江屹解了解手腕处的纽扣,将袖口挽起,点了一份苦涩的咖啡。

宋维安唇口微张,遭了,忘记问沈北,他姐姐叫什么了,这个人怎么看出来的,没有理由这么没有礼貌的试探啊?

这样子又不像因为看出相亲对象不是说好那个人而气恼离去,更是解了袖口上的纽扣,点了咖啡,不急不缓的坐下了。
第二章 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程江屹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明知道宋维安并不是自己的相亲对象,肯定至极,可他却又没有恼羞成怒的离去,反而云淡风轻的坐下来,点了一杯咖啡,双手相扣,平放桌上。版权qi-wen.com
   网络上没有任何关于著名小说家程江屹的照片,习性,喜好,听说这个人不接受任何采访,这让宋维安没有办法去揣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那个程江屹。
   目前让人左右为难的是,该怎么去回答程江屹的话。
   “程先生,相亲不是吗?何必在意是不是当初约好的人呢?难道说,我不如程先生的意?”宋维安有些强词夺理,上演了一场先发制人。
   服务生端上来的热咖啡很烫,冒着热气,程江屹只是淡然的瞟了冒着浓香的咖啡一眼,抬眼,盛气凌人的眼眸,很锋锐,同样,很美,也许形容一个男人用美来说有些阴柔的贬义。
  但程江屹的美,虽然的确有着比女人还要惊艳的容貌,气势之间,却让人难以忽略他是一个男人,当然187的身高发挥了不少的作用。
  “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程江屹很正经很严肃的说着,没有半分玩笑的模样,却说着在别人眼里是一种玩笑的话。
   这让宋维安有些惶恐不安,唐突的让宋维安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见过对面的人,不,脑海里所有的记忆否决了这个可能,这个貌美的男人,她从未见过。
   她局促,放在桌下腿上的手用上力气,捏着自己,有些长的指甲掐着手心,面上虽然冷静,眼神却有了几分闪躲,带着嘲讽的语气,“程先生,你不觉得很唐突吗?我与你不过萍水相逢,我们不了解对方,你甚至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而我也完全不了解你——”
   “你不愿意吗?”程江屹面目有些僵硬,甚至可以说是不满,令人惊艳的脸上有了几分不可置信,张扬的薄唇几分咬牙切齿。
   宋维安吞了吞口水,扑面而来的威压,让她有点喘不过气,她再怎么镇静再怎么成熟,终归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男人的气势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有种如果拒绝,程江屹就会把她怎么样一般。
   或许,是她自己想入非非了,相亲,求婚,说不定只是这个放荡不羁的公子哥的把戏,好玩而已。
   掩饰性的端起咖啡杯,苦涩的味道荡漾在唇齿之间,这种味道很不喜欢,说实话宋维安更喜欢喝甜腻的奶茶,虽然这有一点小女生。
   生生的压下想将苦涩吐出来的想法,平复了跌宕起伏的心,温婉一笑,眉眼弯弯,“程先生说笑了,我们萍水相逢。”
   “我们在相亲。”程江屹显然不喜这个萍水相逢,义正言辞的提醒了宋维安,他们在相亲,不是萍水相逢。
   宋维安有些懵逼,这个人好无厘头啊,难道是她自己已经退化到听不懂地球话了?她当然知道是在相亲,可她并非程江屹约见的相亲对象不是吗?这个事实,在程江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已经拆穿了不是吗?
   “可以这样来说,我是顶替沈小姐来和你相亲的,而程先生,我实在无法理解,你、嗯——”宋维安小心翼翼的叙述着自己想说的话,带着几分考量,犹犹豫豫的停顿了几分。“你是通过我向沈小姐求婚?”
   程江屹面目有些疑惑,奇怪的看着宋维安,“你耳背?还是理解能力有问题?”
   宋维安猛的站起来,左手背在身后,指甲掐入掌心,咬着牙齿,喉咙动了动,不知道是怒极了,还是怎么样,隐忍的颔首点着头保证自己不再大庭广众之下大发脾气,“好,好,说的真好。”
   停顿几分之后,依然保持良好的教养。“程先生,我想,我们的相亲可能要到此结束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喜欢你,没有好感,所以没有继续的必要。”
   语罢,宋维安瞥了程江屹一眼,转身离开,沈北惊的起身拦在门口,慌慌张张的,“宋维安,喂、宋维安!”
   沈北的起身显然并没有什么用处,唤了两声宋维安,她也没有回头,反而硬气十足的推开沈北,冷着一张脸,不爽到极点。
   宋维安发誓,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男人,虽然是个大美人,性子却是这样,她瞎了眼才会以为程江屹是一个冷漠严肃的男人,这分明是一个混蛋,讲的什么话,你特么才耳背,全小区都耳背,你程江屹才蠢!
   这个男人,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简直要气炸了!得亏她脾气能忍,不然早就骂死这个男人,外加送上一杯凉水了。
   气头上的她,完全是忽略了沈北的呼喊,礼貌在面对程江屹的时候,用的干干净净了。
   相比之下,程江屹冷静的不像一个求婚被拒绝,相亲被甩的人,从落地玻璃窗朝外面看着宋维安离去的背影,锋利明亮的眼眸闪过几丝愧疚。
   放下稍有凉意的咖啡,宋维安的背影已经看不见了,程江屹没有打算多留,起身准备结账离开。
   沈北冲了过来,面带歉意,一个劲的开始道歉,“程先生,对不起,宋维安不是故意的,她真不是故意的,真的,我姐沈南今天没办法过来,宋维安过来代替一下,你——”
  “她姓宋?”程江屹显然很吃惊,声音很大,很低沉,打断了沈北的话,甚至没有多问他的相亲对象沈南为什么没有来,专注点在宋维安的姓氏上。
   沈北被程江屹突然的变脸给吓到了,怔在当场,微张唇口,傻愣愣的点头。
  “竟然真的是,宋,她真的是她吗?”程江屹喃喃自语着,低眉垂眼,虽然依旧貌美,却没有了之前的盛气凌人,眼帘微眯,有几分颓废。
   沈北看得出来,程江屹有些不对,小心翼翼的望着程江屹的表情,试探性的询问,“程先生认识宋维安?你怎么了?”
   程江屹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完全没有理会沈北的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这让沈北不好多问,甚至有些尴尬,抓了抓自己一头卷发,叹了口气。
   看着程江屹奇怪的样子,虽然怪异,有些不放心,这应该不能怪他吧,虽然程江屹是在宋维安走了之后这样的,虽然宋维安是自己找来的救兵,可是这一切的原因都归就于沈南,要是家里母老虎问起来,绝对和自己无关!
   沈北咬了咬牙,心一横,退了几步,发现程江屹依然呆愣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他就放心的转身离开了。
  
  
第三章 收养和影子
  宋维安一向心里有再大的怒意,在踏进华家的时候都会平复的干干净净,因为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她永远都只是个外人,每天只能笑意连连,坐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华家是住在军区大院,华画的爷爷是个老顽固,很不中意家里的女孩子晚归,他不喜欢看现在年轻人乱七八糟的打扮,每周的回来,华画和宋维安都是乖乖女打扮,端庄典雅,大家闺秀的模样。
  华振国华老爷子很硬朗,撑着拐杖,肩背于这个年龄来说,是挺的很直的,岁月沾染浑浊的眼,依然掩不去其中睿智,坐在客厅里,旁边当然端坐着华画父亲一辈的人。
  “爸,这不可以,小画怎能一辈子去照顾那个残废呢!”是华画的母亲顾欣,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有能力的女人,第五军区医院,脑科主任,她保养的很好,四十五六的年纪,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
   宋维安靠在进门左墙边,刚好是客厅往这边的死角,距离有些远,她的动作很轻微,里面的人自然没办法察觉到,华家军人世家,男人的音量一个比一个大,恰好可以让宋维安能够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又能听到客厅里的谈话。
   华画小舅妈袁子琴,相比顾欣来说,能力就没有那么强悍了,家庭主妇一个,丈夫是华家少有没有入政治的男人,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两夫妻相敬如宾,虽没有大权势,也安稳的享受生活。
   袁子琴三十来岁,女儿才十四五岁,再怎么样也轮不到自己女儿,站着说话不腰疼,对于大嫂顾欣的倒霉自然嘲笑了一番,“哎,大嫂,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唐昀这小伙子当时年纪轻轻坐到少校级别的时候,你可巴不得小画嫁给他,如今唐韵残废了,你就落井下石啊!”
   顾欣咬牙切齿的瞪眼袁子琴,这个女人总是喜欢和自己作对,关系不到她女儿一辈子,她这话说的还真好听啊!
   华振国这个老头子默不作声,听着华画母亲顾欣的反对,华画舅妈袁子琴的嘲讽。
  “吵什么吵!我们华家姑娘自然不会让唐家人这么糟蹋了!”华然三十岁的年纪,至今都没有嫁出去,像个爷们一样粗鲁,偏偏又没有像爷们一样能养得活自己,至今待在家里,吃喝父母的,成天跑去和别人赛车。
   华然突然的声音到是把宋维安吓住了,躲在墙边的她意犹未尽的拍了拍胸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华家人的声音还真是让人胆战心惊啊!
   现在她想,后面的故事,宋维安作为一个局外人是不适合听到的,她走到门口,将门打开的清响,随后关上,这果然惊动了客厅里面的人。
   宋维安穿着拖鞋,领着背包,嘴角上扬,眉眼弯弯,走到客厅,而后很惊讶的微张唇角,呆愣了几分,颔首鞠躬,“华爷爷,华伯母,华姑姑,我回来了。”
   戛然停止话题的他们,一一望着宋维安,相比顾欣和袁子琴的礼貌点头示意,华然很不喜欢宋维安这个二十岁了还呆在华家不离开的女人很不满,就算这是大哥战友的女儿,抚养到十八岁也就够了啊!
   华然双手挽臂,瞟了宋维安一眼,冷哼一声,“哎哟哟,宋维安,你好像有二十岁了吧!”
   这言外之意明显,脸上表情就差写着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这么大个姑娘了,还留在这里,又不是华家人。
   宋维安低着头,手拎着背包,上齿咬着下唇,并没有回答华然的话,自然也就是听明白了其中意思,可她完全又不能凭着一时负气,喊着要离开这里,这是极为不礼貌的,华家将她抚养到二十岁,就算她十八岁的时候想要离开,只要华家人不允许,她就离不开。
   就像当初,顾欣眉目带笑的告诉自己,和华画一同被戏影大学表演系录取,问她开不开心,可以继续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真是好笑,自己努力了整个高中,拼尽全力考了一个好分数,终于可以离开华家,去外地念书,而华家权重,不过几句言语就可以让她前途绑定了华画,从此成了华画的影子,陪着华画,华画说什么她就要去做什么。
  “华然!你说的什么话!维安就和华画一样在我心中,她回自己家怎么了!”顾欣心中也不怎么看好华然,宋维安是自己养了这么年,一直是华画的玩伴,华画想进演艺圈,宋维安以后自然可以多多护着华画一些,挡住一些肮脏的东西。
   华然不以为然,她不傻,顾欣的心思很明显,怎么可能看不穿,这种女人,虽说是自己大嫂,可自己打心底瞧不上,利用这份养育之恩,来为自己女儿找一个替身,找一个影子,还真是自私啊!
  可惜了大哥为战友抚养遗孤,本是好心好意,出发善良,却被自己枕边人利用,不知道大哥知道了会怎么样。
  “华伯母,我先上去了。”宋维安不想牵连进他们的纷争,顾欣和华然的互不对眼,早在十年前就知道了,无视就好,当真了,参合进去了就是被两个杀伤力强的女人当做炮灰,宋维安没有那么蠢,连华老爷子都不管,又何必做这个和事老呢?
   华振国敲了敲拐杖,咚咚咚——三声拐杖落地,这声音很平常,就和普通老人敲拐杖的声音一样。
  可偏偏这么普通的声音直接叫顾欣和华然两个停止了互不顺眼的怒视,掐断了两人的互相嘲讽,和争论,连着宋维安也自觉的没有上楼,双手交叠在前,拎着背包,肩背挺直,双脚并拢,严谨的军姿。
   这是华家的规矩,一旦华老爷子冷静的用拐杖敲地面,就算是华画父亲在这里,C城军区的将军华邦也得立正站直,军姿站好,在华家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华画自然也不例外了。
   “维安,过来坐,华然再说混账话就给我出去!”华老爷子的声音很严肃冷冽,六十几岁的年纪了,声音依然洪亮,威严。
   宋维安自然不能反抗,右手的食指微动,眼神躲闪了几分,有些不安,踌躇了几分,还是走了过去,坐到华老爷子旁边,行如风站如松,坐如钟,很让华老爷子满意。
  
第四章 华画的自以为是
   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尴尬到宋维安想要落荒而逃,但是她忍住了,小不忍则乱大谋。
   缄默良久,华振国总算是开口说话了,“维安啊,这个周末,家里会有客人来,小画也会早些回来,你作为我们家的一份子,可别生疏了。”
   华振国意有所指,华家一旦有客人来的时候,或者是过年走访来人,宋维安总会借口离开,这么多年了,华家从来没有做声过,今日却突然提及,到有几分不怀好意。
   没错,不能怪宋维安这么不堪的将华家人如此恶劣化,她也不想。
   可在刚刚听完墙角,顾欣不愿意让华画吃亏,去照顾唐家那个废人,华然也表态不能让华家姑娘受委屈,在十年来默许宋维安在他人来访时躲开,今日却让她这个周末不要离开,和华画一起。
   怎么可能让人不怀疑其中用意,她宋维安一直都是华画的替身不是吗?
  “我、这个周末、学校——”宋维安有了站起逃离这个地方的冲动,她不是一个愚昧的人,听完墙角联系这么多年的事情,华振国的用意,她自然能够猜中个一二。
   不等宋维安用学校的事情作为搪塞的话,顾欣一把抓住宋维安的手腕,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亲热的对着宋维安笑了起来,很亲切,亲切到宋维安都要认为这是真心的笑容。“维安,学校周末能有什么事啊?我问过小画了的,她都说没事,你这次可不能不在场了啊!你也是我女儿。”
  “维安!你怎么才回来啊!”是华画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满,板着脸,从楼梯上走下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漂亮的杏眸带着控诉,“哦——我知道了,爷爷,是维安惹您生气了吗?爷爷——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和维安计较,好不好嘛!”
   华画总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认为,宋维安在自己家里总是会让每个人不高兴,而自己呢,身为宋维安的救世主,不管撒娇也好,任性也好,每次都帮了宋维安,从来没有想过,宋维安什么也没有做错。
   她认为,宋维安不被欺负是因为自己,所以宋维安当她华画的影子是理所应当的,因为没有华画就没有宋维安。
  “你穿着个什么衣服!”华振国没有否认华画的话,甚至默认了宋维安的确是惹了自己不高兴,当然也没有做的明显,很轻松又理所当然的转移了话题,说道起华画的衣着打扮。
   华画穿着粉色的吊带裙,柔软的布料,显然,这是一件睡衣,很性感,她的头发微卷,水灵灵的杏眸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红唇妖娆。
   就算是在家里,对于一本正经的军人世家来说,华振国是极为不喜的,板着面孔,冷冽的骇人。
   华画嘟着嘴,并不觉得自己的穿着有什么不好,大热天的,裹得严严实实的又不好看又热,可碍于自己爷爷的威严,也只能吐吐舌头,拉着宋维安,俏皮的眨了眨眼,“是是是,长官,我现在就去换掉,宋维安我就带走了啊!爷爷,妈妈,舅妈,姑姑,我们上去了!拜拜。”
  很迅速的拉起是拉起宋维安,也完全不顾华振国的欲言又止,和宋维安蹙起的眉目,兴冲冲的往楼上跑。
  “哎哎哎——那个维安啊!别忘记了周末啊!”顾欣有些不放心交代宋维安的事情,在两个姑娘身后喊了一句,即便华画拉着宋维安跑得太快,没有得到宋维安的回答,起码也是安了自己的心。
   华然冷冷的哼了一声,耸了耸肩,摇头叹息,“养女还真是好,任何时候来顶替。”
  “华然!说的什么混账话!维安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周末唐家人拜访,她在很正常!”华振国猛然瞪了自己不争气的女儿一眼,人老了,自己女儿虽然在讽刺自己的大媳妇,可这决定是自己做的,这女儿的话就变得刺耳了。
   袁子琴并不像参和这一大家子的事情,对于公公和大嫂的做法嗤之以鼻,但是,她不会像华然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一来,她不想华然姓华,二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她起身,朝着华振国稍稍弯腰,“爸,周末我会和书墨和小棋一起再过来,现在小棋也快回家了,我就先回去了。”
  华振国点了点头,对待二媳妇没有那么多加理睬,二儿子不去从军非要做个什么律师这让他不是很满意,大儿子不仅从军了,连着大孙子都在军队里面有一番发展,自然让这个当了五十年军人的华振国欢喜些。
  袁子琴擦过顾欣离开,停顿了几许,不知是赞扬还是嗤笑,在顾欣耳边轻言,“大嫂好手段。”
  这声音很轻,轻的不信听根本没有办法察觉,好像瞬间就会消散在空气中,不过足以让顾欣听见,让她咬牙切齿的目送袁子琴离开。
  “那我也回房了,云嫂!我想吃红烧排骨!”华然大大咧咧的对这厨房大喊一句,得到厨房云嫂的应声以后,也不顾及自己老爸恨铁不成钢的眼光,吊儿郎当的上楼,打着哈欠,准备去补眠。
   顾欣很会看华振国的神情,自然知道华振国对自己女儿的不满,可这女儿又是他逝世老婆唯一的牵挂,且千交代万交代要这几个兄长护着,让华振国护着。
   “爸,华然就是那个性子,年龄还小,您别气着自己了。”顾欣被华振国满意不仅仅是因为大儿子军衔在身,也不是因为顾欣本身也是个很有能力的女人,主要是顾欣这个人说话每次都能让华振国舒心。
   顾欣很好的让华振国下了台,不过华振国自然没有表现出来,板着一张脸,重重的哼了一声,“还小,都三十岁了!也就你这个做嫂子的护着,不然不打死这个兔崽子!”
   “爸,喝口水,别置气了。”顾欣眼疾手快的端上一杯水,递到华振国手里,今日若不是华振国的提醒,她还真没有想到还有一个宋维安,即便,老爷子并没有挑明。
   华振国理所应当的接过水,抿上一口,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言,“今天的事,别说给华邦了,男人在外,别被家里琐事给烦了。”
   很简单,华振国不说,顾欣也不会告诉自己丈夫,为了不让华画一辈子照顾唐昀那个废人,就拿宋维安做挡箭牌,她和华振国都很明白华邦的性子,如果不是宋维安自愿,他绝对不会答应这件事的,更加不会违反了当年自己答应唐家的事情,就算为此让自己女儿受苦。
  

原来爱情很快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原来爱情很快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 凌菲儿的间谍【14】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14】小说名字:前妻不要逃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冷清溪觉得今天真的是她的幸运日。除了在花圃遇见慕寻城的那个小小意外之外,今天过得还真充实。先是白书南带着她在城中的各大景点采风,照了很多照片,给自己带来了许多灵感,接着又是回到慕家得知慕寻城和凌菲儿都不在慕家,而且短时间都不会回来打搅她这个好消息。想到慕寻城白天看向自己的目光,她浑身就开始有些不自在,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心虚的跑开,也许是因为他的目光太过强烈,她竟有了一种被直射内心的感觉。而且他的样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小说:相思君知否为父“都住手——!”一声断喝打断了地牢内的暴行。陈国昌快步入内,面色可怖,喝道,“都不要性命么。”陈国昌从龙侍驾三十余年,向来风雷手段,狱卒们对这位从龙太监怕得很,见之如见圣上亲临,慌忙整理仪容,退到一旁。“都怕什么?”若妃几近疯癫,拉着方才打人的狱卒,“上啊!你不是叫得最欢么?你不是说她好看么?本宫命令你,去上她!把她弄得欲仙欲死,快去啊!”地牢寂静,人人屏息,只闻若妃一人撒泼的叫喊声。“怎么不去?为什么不去?你怕陈国昌告诉皇上?他不会说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 毒酒一杯【14】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毒酒一杯【14】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4章毒酒一杯冷宫凄凉,转眼腹中的孩子已六月有余。自从王皇后被处死后,应雪桃痛不欲生,整个人消瘦了不少。她不愿吃东西,宫女们强行将汤粥灌入她嘴里,这才勉强吊住了一条命。窗外盛夏的阳光碎了进来,应雪桃躺在床上,透过五指观察窗外的世界。树叶绿了,繁花开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她的人生已经结束了,她的心早就死了。腹中的胎儿突然踢了她一脚,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胎动。应雪桃一怔,用手贴住高高隆起的肚皮,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孩子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先生,我们不约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夫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 离婚协议【14】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离婚协议【14】小说名称: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4章离婚协议陆温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他的目光染了寒意,一瞬不瞬的看着萧月,是那样的厌恶和憎恨。此刻她忽然明白了,这次的绑架事件,只怕都是江楠和阿董一手策划!可是,江楠和阿董,完全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人,怎么会联手,上演这样一出大戏?她还没来得及解释,便被陆温泽一把推开,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小楠!”陆温泽再不看她一眼,冲上前把江楠打横抱了起来,她缩在陆温泽的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去。“温泽,我好害怕……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 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小说名:相思满心间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不过看着他熟门熟路的样子,明显不是第一次来了。方小鱼忍不住低声问道:“这儿消费这么贵,你经常来吗?”宋霆希眸光一闪,温柔一笑:“不是经常来,除非请重要的人。”方小鱼一愣,她再傻也听出对方在说她了,看宋医生这个样子,难道是想追她?不会的不会的,这种黄金单身汉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说:“你在医院上班也很辛苦,没必要花这个钱,我今天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这次我们AA,下次我请你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字: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 给我最大的满足【14】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14】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没事。”我摇摇头,不自然地撇开目光,心里想的却是他为什么会看寻常的居家杂志。傅言殇像是察觉了我的心思,合上杂志递给我:“如果以后在家里无聊,可以看看这类杂志,挺有意思的。”我先是一愣,然后受宠若惊地接过杂志,翻了翻。里面除了有一些情感小故事和保健养生贴士之外,占大半篇幅的,全是穿衣搭配指南。他为什么建议我看这种杂志?是觉得我的形象惨不忍睹,丢他的脸?我猜不透傅言殇的用意,索性直接问道:“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