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战神在线阅读

2017/12/28 0:20:0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战神

第1章 诡异的怪物

天高气爽,露凝成霜,正值深秋时节,咆哮群山迎来了一年四季中,景色最迷人的时节,一场凉过一场的秋风把满山的明眸树染成了五颜六色。奇闻网杏子一般大小的彩色树叶,五彩缤纷绚丽多姿的挂在如利箭般,笔直上长的枝条上,随风起舞,迎风吟唱,仿佛是卡德里大陆最美丽的精灵。

如同杏子一般大小的树叶,呈杏核形状,树叶的中心有一个圆形的彩色斑点。彩色斑点如同葡萄大小,圆溜溜的,看上去如同眼睛的瞳孔,这就是明眸树美丽名字的来历。

本来绿色的树叶,此时被秋风染的五彩缤纷,中间墨绿色的瞳孔,有的变成了紫蓝色,有的变成了褐色,有的变成了黑色,如同一只只美丽的明眸在注视着咆哮群山。

明眸树被称之为卡德里大陆最美丽的精灵之眸,而明眸树的眸子,颜色也不尽相同,同样碧绿色的树叶,中间的圆形斑点,赤、橙、黄、绿、青、蓝、紫,各色不同,这些彩色的圆斑,在阳光下闪动着,犹如那美丽多彩的眸子,注视着咆哮群山。

或许是用来追忆那些,大陆消失了上千年的精灵们,或许是因为牠的美丽,引来了无数吟游诗人的吟唱。来咆哮群山寻找灵感的吟游诗人,层出不穷,为了咆哮群山的美丽,也为了咆哮群山的神秘。说明qi-wen.com

然而,一支在咆哮群山莫名其妙失踪的巡逻队,让本来关系良好的辛迪亚帝国和凯得利帝国,关系紧张起来,一夜之间反目成仇,进入了战备状态。

没有经过任何外交途径,凯得利帝国军队,包围了毫无准备的辛迪亚帝国的城市普休克。随后,不甘示弱的辛迪亚军队立即实施了反包围,普休克成为整个卡德里大陆的焦点,大小城镇每个酒馆里,都在谈论着普休克的新闻。

卡德里两个最强势力的开战,引起了整个大陆各小国、城邦、自治领的混乱。利益、权力、资源,各种矛盾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连锁反应让整个大陆,陷入空前的巨大阴影中。

没有人去追究这一切的起因,人们也逐渐忘记了那个莫名其妙失踪的小队,每个当权者的眼里只剩下“我要什么”!

咆哮群山脚下的奥特镇,仍旧保留着战前的景象,以牠的宁静和祥和,在时光中徘徊,但这恐怕也只是最后一秋罢了。奥特镇在咆哮群山的奥特山脚下,这里的秋季分外迷人,不过自从战争爆发后,路过这里上山的吟游诗人越来越少,尤其是半个月前有传言说山上有怪物后,更是连半个人影都没有。战神在线阅读

此刻在山谷中一处平地的草丛里,躺着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的年轻男人,平静慵懒的脸,似乎正很享受的迎接着午后阳光的沐浴,脸上荡漾着些许笑意。修直的黑发在风的拨动下轻抚着额头,偶尔睁开眼睛,眼睛里面是一双幽深的黑眸。此刻他躺在厚茸茸的草地上,似乎已经睡着了。如果不是他嘴里的草叶在微微抖动,别人会以为他已经熟睡。

一阵风吹过,,隐隐带着一些腥气传来,米修斯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如同黑宝石一样,熠熠生辉,幽深的如同夜空。多年在咆哮群山的生活让他清楚,伴随着这种腥气出现的,一定是魔兽。

他并不担心,每天他都要到这个隐秘的山谷中来练功,然后在这里休息。奇闻网一年多的猎人生活,他猎取的魔兽并不在少数。

米修斯从腥气中就知道,远处有一条大蛇,他皱了皱眉,这山上的蛇最近好像多了起来,最近几天他已经见到好几条,如果让孩子们撞上就麻烦了。他转身看了看附近,似乎并没有山蛇的踪影,可这么大的腥气又是从哪里传来的呢?

他耸耸肩想:“算了,管牠呢,也许这蛇藏起来了吧。”他最不喜欢做的就是管闲事,也懒得和一条蛇较劲,掉头向山下走去。

腥风似乎并不肯就此罢休,更猛烈的刮了过来。米修斯顿住脚步,左顾右盼,以他的经验可以肯定,这不是山蛇,山蛇的气息不会让人头晕,而这风当然更不可能是自然的山风。根据自己丰富的狩猎经验,米修斯知道,附近肯定有什么东西,这样诡异的大风后面,往往伴随着强大的魔兽。版权http://www.qi-wen.com/

他轻轻地拿出剑,剑在他的手中像是一团跳动着的红色火焰,这把熔岩之魄,经过米迪奇魔法学院的副院长亲自加持,算是一把不错的魔法武器。只可惜此剑先天有些瑕疵,就算米修斯再如何厉害,也难以把牠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沙沙……”

诡异的声音从北方传来,那里有一一片明眸林遮掩,米修斯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但树林中传出的腥气无疑越来越浓。难道是传言中的怪物?米修斯想起了半个月前,那个踉踉跄跄跑下山的吟游诗人,那个可怜的家伙,结结巴巴的只说了句:“有,有怪物!”

然后那个吟游诗人,就疯了一样的跑得无影无踪。村长组织全村男丁上山搜查了几次,没有什么发现,自己一直以为是那个家伙神经过敏,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米修斯将信将疑的,又向林中移动了几步,左顾右盼看了一会儿,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但那股令人头昏眼花的腥气,却已经让他到了忍耐的极限。算了,再走下去,自己什么都没找到,怕是要先昏过去了。说明qi-wen.com他转过身向山谷外面走去,最近虽然功夫有所长进,不过如果遇到强悍的魔兽,他估计自己未必能够搞定,还是回去的好,反正不关自己什么事。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一阵腥冷腥冷的寒气突然冲向脑后。米修斯本能的低头,“啪”,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头顶飞了过去。抬头再看,面前的一颗小树轰然倒地,断成两截。

米修斯骇然转身。一只蛇头蝎身长了两只钳子般巨鳌的怪物,就站在他身后几米远的地方,碧绿色的蛇头扭动着,三角型的眼睛正虎视眈眈盯着他。

“这是什么东西?”

米修斯在奥特镇生活了几年,对周围一草一物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是这么奇怪的东西却从没见过。蛇他不是没有见过,蝎子他也见过,他日常就是以猎取野兽和魔兽为生,对山里的野兽和魔兽,都非常的熟悉。

此刻他面前这只奇形怪状的东西,实在是超出了他的认知,米修斯立刻感觉到一种危机。经验告诉他,奇异的存在往往伴随着极大的危险,从怪物腥膻刺鼻的气味中,他已经知道面前这只怪物,呼吸中就含有毒素,是难以对付的。刚才如果不是他反应的快,可能已经像那颗小树一样,被弄成两截了。到现在米修斯还不知道,怪物是用什么办法把小树弄倒,变成两截的。

强敌在前,米修斯也没有时间去查看小树是怎么断的,而是小心翼翼的防备怪物的进攻。由于不知道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技能,米修斯只能小心提防,并没有去进攻怪物。

这只怪物,碧绿色三角形的头颅,犹如一个大西瓜一般,呼吸腥膻刺鼻。两只小灯泡一样的眼睛,却是诡异的血红色,长长的蛇颈,身上披着碧绿色的鳞甲。两只巨大的钳子,高高的举起,身体却是如同蝎子,密密麻麻的脚排列在身体下面。

牠身体后面是一条蝎子的钩尾,尾尖闪动着碧绿色的光泽,一看就知道含有剧毒。米修斯看到怪物的时候,已经站到上风头,以免被怪物的毒气伤害。

“喂,你是什么东西?”

米修斯虽然为对方偷袭自己着恼,仍然试着想和那怪物交流,很多魔兽是有智慧的,甚至可以和人交流,他想知道面前的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大陆上有很多不同于人类的种族,早在上千年前,就已经有了通用语言,或许今天自己遇到的是某个隐藏不愿见人的种族。

“嘶|”

回答他的只有蛇般的嘶声和魔鬼似的毒信,卷向他的面庞。

“你又来这一套?”

米修斯猛的偏头,毒信几乎是擦着脸颊飞过去,浓烈的腥气令人作呕。幸好他已经屏住了呼吸,不然很可能被怪物的毒气弄的晕过去。真的是怪物,那个发疯的吟游诗人遇到的难道就是牠。

手中熔岩之魄上面的烈焰,映红了米修斯惊讶的面孔,熔岩之魄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战意,猛烈的燃烧起来。怪物扭动着蛇头,对连续两击落空有些不满,望着米修斯的魔法剑迟疑了一下。

米修斯知道,野兽都是怕火的,许多魔兽也有些怕火。虽然也有不少魔兽并不怕火,甚至是玩火的高手,但是对于一些魔兽,具有火系魔法攻击力的武器,还是有一定威慑力。他的手腕轻轻地抖动,一团火焰从熔岩之魄上升起,米修斯把火焰向怪物击去。

“刷|”火焰轻轻划过怪物的头颅,怪物喷出了一口气,火焰未能近身就被这口毒气熄灭了,米修斯并未用全力,只是试探怪物的虚招。

“嘶|”,怪物的声音开始凄厉,米修斯收招的瞬间,毒信第三次袭来。快如风、疾如电,怪物的速度岂止是上次的两倍!米修斯身体扭动,此时他的剑还没有收回来,危急时刻,他长剑突然上挑,迎上毒信,以攻对攻。

毒信攻击的目标是肩膀,米修斯长剑所指之下,怪物如果继续攻击,就会把自己的毒信,送到米修斯的熔岩之魄上。米修斯聪明,怪物也不傻,毒信猛收毒信,毒气喷出,用钳子击向米修斯的剑。米修斯一抖手,剑尖直奔怪物的眼睛,怪物仰头退后,剑招走空,米修斯也安然无恙!

笑容淡淡的在米修斯脸上泛开,荡漾着嘲弄和得意,他不过和村里的老佣兵才学了一年多的剑,能有这样的急智,全赖天份。不知道为什么,米修斯天生对武技有着极高的天分,过目不忘,闻一知十。一年前他昏迷在奥特镇外,奥特山的树林里,被镇长救回了镇子,清醒过来的米修斯对以前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的记忆几乎是一片空白,幸好,他还会说话。米修斯总感觉自己缺少了什么,那就是过去。同时,米修斯也认识到自己和所有人的不同,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是黑头发,黑眼睛。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与众不同,奥特镇淳朴的镇民,并没有因为他的与众不同而排斥他,对他很友好。

米修斯这个名字,也是镇长给他起的,他很喜欢,就用了这个名字。

镇子里面有一个残疾的老佣兵,镇长把他送到老佣兵的隔壁住下,两个人在一个院子里面。米修斯为了生活,只能做一些零工或者去奥特山里打猎。他发现自己体质很棒,而且似乎天生就会打猎,懂得一些武技。老佣兵经常和他一起合作,去猎取野兽和魔兽,并且教给他一些武技。

有一件事情让大家都很奇怪,米修斯就如同一块干涸的土地汲取甘泉一般,汲取着一切的知识,无论是武技还是其他,他掌握的速度都让人感到惊讶。

怪物三击不中,愤怒异常,长嘶着向米修斯逼近。熔岩之魄又怎么会让怪物如此放肆,火焰在剑身上舞动着、跳跃着、呼啸着喷薄而出。米修斯的功力虽然不算高明,但剑的威力和挥剑者的速度弥补了缺憾,一股灼热之气喷薄而出,燃烧着扫向怪物。

怪物似乎并不怕火,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嘶嘶|”,怪物狞笑着,碧绿色的大钳子“咔”的一声向剑夹去。那对大钳竟然异常有力,米修斯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量袭击过来,急忙拧身躲开,一剑飞快的向怪物的眼睛刺去。他知道,无论什么怪物或者魔兽,眼睛都是最脆弱的地方。

“当……”

剧震透过剑身逆袭而来,怪物的钳子护住了眼睛,击打在米修斯的熔岩之魄上,他几乎把握不住,剑差一点脱手飞出。怪物的力量实在很大,身体也很强悍,以熔岩之魄的火系魔法和锐利,竟然没有在牠的钳子上留下痕迹。

怪物趁机用钳子逮住了米修斯的剑,意图把剑夺下来,米修斯的力量没有怪物大,被怪物拖动着,但是他仍然拼命握住自己的熔岩之魄。

“嘶、嘶|”怪物得意的狞笑着。

然而,怪物也仅仅是一瞬间的得意,升腾的烈焰与此同时吞没了剑身和大钳,火红色的火焰也变成了桔红色,转眼间隐隐一股焦糊的味道飘出。

“嘶|”,怪物仰天长啸,疼痛让毒信瞬间暴长了几倍,卷向米修斯的脸。

米修斯几乎是拼尽全力,才扛住怪物放开钳子那瞬间的甩脱之力,同时头偏向一侧,急速后退。看到毒信飞速袭来,他咬牙把剑尖向上挑去,刺向毒信。怪物刚才吃了亏,急忙退后,那对泛着怨毒和愤怒的血红色三角眼,暴虐的看着他。

一击得手,米修斯心中胆气大壮,熔岩之魄伴随着他的大喝声再次攻上。刚才吃了大亏的怪物,一边拼命甩着几乎被灼焦的钳子,一边闪避,显然牠再不敢小觑这剑的威力。

米修斯虽然天才,毕竟才学了一年多的剑,还发不出斗气,无法发挥出熔岩之魄真正的威力,魔法除了个照明术更是什么都不会。他虽然连连抢攻无奈没有斗气,力量也不及怪物,如果不是怪物顾忌熔岩之魄的火系魔法,他手中的剑早就被击飞了。怪物一旦小心起来,米修斯也很难占到便宜。

十几剑一过,米修斯既需要躲避怪物的毒气,而剑刺在怪物身上,怪物身上的鳞甲可以抵挡,反而震的他的手酸疼。他的招式开始缓慢下来,毕竟刚刚学剑一年多,还没有开发出斗气,也没有经过什么太残酷的战斗和训练。猎取魔兽都是老佣兵柏瑞文和他一起合作,以柏瑞文的经验和技术,两个人从来不去过分的冒险。

可惜,眼前的怪物不会因此手软,毒信第四次趁机反卷过来,毒气源源不断从口中喷出,身后的钩尾晃动着,寻找米修斯的破绽。

凝神,拖剑,上挑,反斩,米修斯用尽力气砍向毒信,势要一招斩断怪物这个恶毒的武器。毒信柔软而狡猾的一缩而没,米修斯惊觉上当,一股碧绿色的气雾已从怪物口中,激射而出当头罩来。

“不好!”

米修斯心中暗叫,反应却是没慢半分。他屏住呼吸,身体借剑招上挑回收之力向后倒纵而出。碧绿色的毒气砸到地面,丝丝缭绕的毒雾,从一个小坑中袅袅而起,坑中的青翠的草,霎那间就变成了焦黑色,青草瞬间就枯萎了,那里离他不过半尺。

“好歹毒的怪物!”

怪物并没有打算就此罢手,碧绿色的气雾再次喷射而出,同时巨大的钩尾直奔米修斯的头颅。知道不能力敌,米修斯借助树木的掩护,躲避着怪物的追击,明眸树被怪物一片又一片的摧残,米修斯的躲避也显得越来越困难。

“这样不行,得想个办法消灭这个怪物,否则哪天牠下了山,村里就遭殃了。”米修斯突然想到自己在山上挖的那个陷阱,一转念发足狂奔起来。

怪物见他突然逃跑,也跟着追了上来,牠的毒气喷射范围太短,急得一边追一边挥舞着大钳厉声嘶叫。只是米修斯并不直线奔跑,怪物的脚实在太多,他怕自己速度不及怪物,拐弯抹角的在树木石块中跑动。怪物的速度虽然快,可是身体过于巨大,转弯就没有米修斯那样轻松快速,几次钩尾和钳子几乎碰到了米修斯,可是都被米修斯躲了过去,拉开了距离。

“嘶|”

怪物不甘心的怒吼着,在后面紧紧追赶,幸好这里是山谷,树木石头到处都是,怪物也无法放开速度,而树木和石块,成为米修斯躲避怪物攻击,和阻挡攻击的有力武器。

米修斯跑向自己挖的陷阱,为了能更省力的猎捕一些动物,他平时在山上挖了好几处陷阱,这样每天他都有新鲜的野味可以吃,没想到这陷阱今天却帮了他的忙。怪物毕竟是怪物,虽然凶狠却缺少一些心计,眼看着米修斯突然摔倒在地,脸上带着惊恐的样子,怪物一点也没怀疑,怒吼着大踏步就追了上来。

就在牠准备昂头再次喷射毒气的刹那,脚下一软,“轰”的一声掉进了米修斯预先挖好的陷阱中。

陷阱挖的不是很大,怪物的身体又大,陷进去后竟然转不过身来,牠虽然拼命嘶叫向上喷射着白气,舞动着钩尾,可是却没办法够到米修斯。米修斯站在坑上面搬起一块石头就丢了下去,这怪物的蛇头还真硬,那么大一块石头砸下去竟然没破没烂。牠晃了几晃,举起大钳子,似乎想逮住米修斯。身后的钩尾,用力的向坑外一个劲的乱甩。

可是坑虽然不大,却是非常的深,里面还倒插着带尖的木桩,这些木桩已经深深的刺入了怪物的身体。鲜血顺着怪物的身体不停的流淌。

“嘶|嘶|”,怪物发出凄厉的吼叫。

米修斯一顿乱石,狂风暴雨一般的砸在怪物身上,已经受伤的怪物似乎没有刚才的强悍,身上的鳞片被巨石砸的掉了几处,痛苦的嘶吼着。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怪物,不过你惹到了我,只能怪你自己倒霉了,大概是你知道我最近缺钱,所以急匆匆送上门来,那我就不能客气了。”

米修斯洋洋得意的,一边搬起巨石向坑里面砸,一边感叹:“赞美神,给我送来这样一只魔兽,喀秋莎一定对你感兴趣。看来我今年的房租有着落了。”

一道粗大的碧绿色毒气,箭一般射向米修斯的后背,怪物陷入绝地,爆发出巨大的潜力。

第2章 债主上门

米修斯侧身对着怪物,正在对着一块巨大的石头运气,和怪物拼斗半天,又搬了这么多的大石头,他已经筋疲力尽。眼看那道碧绿色的毒气,就要击中米修斯的后背,米修斯俯身去搬石头,粗大的毒气柱,从他的身体上面飞过,打在远处的一块石头上面。

“砰|”那块石头摇摇晃晃的被推倒,表面碎石飞溅。米修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推动着巨大的石头,准备把巨石推到坑中,重重的砸死怪物。

怪物血红色的眼睛中,露出绝望的目光,坑下面一米多长尖利的木刺,深深的插入了牠的身体。从地面掉到坑中,牠的体重甚至压倒了几根粗大的木刺,但是也由于牠的体重,让木刺深深的插入牠的要害。再加上米修斯不断砸下的石头,牠的身上已经是血肉模糊。

怪物突然怒吼一声,身体猛的向上跳去,钳子一下子逮住了米修斯刚刚搬到坑边的石头上。然后身体猛的又随着石头滚落坑中,坠落了下去。

米修斯正在后面推着巨大的石头,没有看到怪物跳起来,他一心一意正在准备把这块巨石推下去,把怪物砸扁,不想被怪物拖动石头,随着石头一起掉入坑中!

米修斯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蛋了。本来自己刚才和怪物拼斗的时候,力气就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后来又搬了不少的石块砸怪物。此刻他浑身无力,熔岩之魄也没有拿在手中,而是放在坑的一边。这样掉到坑里,无疑是给怪物送去午餐。

他拼命用最后一点力气,逮住了坑边的一把草,可是只是微微的停顿了一秒钟,米修斯就抓着那把救命的野草掉入了坑中。怪物碧绿色三角形脑袋上的血红色瞳仁,正恶狠狠的瞪着他。张开的血盆大口,锯齿一般的獠牙,闪动着幽冷的光芒。

米修斯拼命的把双手和双脚叉开,希望不要一下子掉到怪物的肚子里面,看着怪物尖利闪动寒光的牙齿,他大脑一片空白。

“难道,我就要这样死了吗?”

“噗通”,米修斯的身体,重重的砸在怪物的头上。米修斯下意识的用手抓着怪物身上的鳞甲,可是光滑的鳞甲滑不留手,米修斯扯掉了几片已经被石块砸的藕断丝连的鳞片,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怪物修长的蛇颈。

米修斯还在纳闷,为什么怪物一动不动,并没有趁机把自己这份午餐吃下去。他小心翼翼的紧紧抱住怪物的蛇颈,看着怪物,随时准备逃命。

怪物血红色的眼睛仍然恶狠狠的瞪视着,只是已经没有了一丝生气,嘴角流血,终于怂拉着脑袋不动了。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米修斯的心跳慢慢平静下来,劫后余生,他额头的汗水已经瀑布汗一般流了下来。刚才掉入坑中的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即将变成怪物的午餐。现在不由气喘吁吁的趴在了怪物的身上,也没有着急出去,他身上已经大汗淋漓,就这样趴在怪物身上休息。

过了半响,米修斯才感觉恢复了一些力气,慢慢地从怪物身上站了起来,看着上面的天空,这里离坑口还有一段距离。

“有没有人啊,过来帮一把啊!”

米修斯发声大喊,“有没有人啊|,过来帮一把|”奥特山谷中,回荡着他的声音。

耸耸肩,他也知道,这个山谷一向少有人迹,不然他也不会选择在这里修炼武技。看来想指望别人是不太可能了,尤其是最近,由于怪物的传说,很少有人进山。况且现在正在发生的战争,离这里并不太远,所以大家没有事情,都不会进山。

他拍了拍怪物的头:“怪物,也不知道你是什么魔兽,果然很诡异,好在你的实力还不算太好,否则我今天可能就变成午餐了。忙了半天,肚子都饿了,看你这个样子,味道也不能好。”

米修斯又休息了片刻,感觉力量恢复了大半,搬动蛇头,希望把蛇头搭在坑上,离坑口近一些。

他所在的地方,离坑口还有两米多,这个坑是为了捕捉大型的野兽挖的,不仅很大,而且很深,费了他好几天的时间才挖成。今天他看到怪物过于强悍巨大,才把这只怪物引到这里。坑中充满了血腥味,怪物的鲜血,流满了坑底。忍着刺鼻的血腥气,米修斯搬动怪物的长颈,把怪物的头搭在坑壁上。可是一松手,怪物的头又怂拉下去,米修斯双臂酸疼,摇摇头。

他从怪物身上爬了下去,在流满鲜血的坑底,拿了一根木刺。这种木刺被怪物压倒了几根,米修斯拿了一根,背在身上,用绳索绑在身上,爬上怪物的身体。

他把一支木刺放在怪物的头上,一头支撑在坑壁上,慢慢地爬上木刺。木刺有一米多长,米修斯爬上去手已经可以够到坑口,双手搭在坑口,爬了上去。

“好家伙,还真费事,不知道值多少钱,得去找镇长帮忙。”

米修斯一皮股坐在坑边的地上,喘息着,掏出一块手巾,擦着满头的大汗。此时他才感觉到口干舌燥,从旁边的灌木上,摘了一把浆果,放在嘴里面嚼着。他躺在坑边的草地上,等待恢复体力。怪物已经死了,他也不用着急,干脆躺在草地上一颗浆果灌木下,吃着浆果休息。

“这是一只什么魔兽?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看怪物的头颈,是蛇,可是身体却是蝎子。蛇头、蛇颈、毒信、毒气、蝎身、蝎尾、蝎钳、蝎足,可能把吟游诗人吓疯的,就是这种怪物了。只是,从来没有在奥特山看到过这种怪物,甚至柏瑞文也没有提起过有这种魔兽。那么,这种怪物为什么突然出现在咆哮群山的外围呢?”

在脑海中回忆着所有镇长和老佣兵柏瑞文,以及巫女喀秋莎告诉自己的魔兽种类,他并没有找到这种魔兽的哪怕是一点点影子。

“难道是新类型,或者是极其罕见的魔兽?又或者是变异的种类,也许是杂交的魔兽,难道是蛇和蝎子交和产生的新种类?”米修斯一肚子疑问,而这种疑问他只能去问柏瑞文或者喀秋莎。

一年前,晕倒在奥特山树林里面的米修斯,被奥特镇的镇长索罗捡了回去,大概是看他与众不同,索罗给了他很多帮助。他清醒以后,几乎什么都不记得,甚至连自己是谁,叫什么名字都不记得,大脑中一片空白。

索罗给他起了一个名字,米修斯,并且让他在奥特镇住了下来。

米修斯居住在奥特镇,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他是这里唯一的一个,有着黑色笔直的头发,黑色幽深如同夜空眼睛的人,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从吟游诗人的口中,他知道,即使是踪迹遍布三大陆的吟游诗人,也没有见过自己这样的人类种族。

虽然他是这样的与众不同,但是奥特镇上淳朴的镇民,并没有排斥他,而是对他极为友好。

米修斯租住了一间小屋,和他同在一个院落的是左腿有些残疾的老佣兵柏瑞文,这位老佣兵经验丰富,见闻广博,和镇长索罗是好朋友。因为腿受伤,也因为年纪大了,柏瑞文不能再去做佣兵,留在了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

虽然没有了记忆,不过米修斯体质极好,而且身上还有武技,只是这些武技并不高明。柏瑞文经常和米修斯一起进山猎取魔兽,因为柏瑞文的腿脚不好,镇上没有人愿意和柏瑞文搭伴。米修斯并不在乎,他一向很照顾这位残疾的老佣兵,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即使是进山打猎,他也每次都把所得分一些给柏瑞文。所以当柏瑞文提出要和他一起去猎取魔兽的时候,他很愿意带着这位老人。

和野兽相比,魔兽的价值远远的超过了野兽,当然,危险性也远远比野兽大的多。每年丧生在魔兽口中的冒险者和佣兵,武士和魔法师,不知道有多少。

在猎取魔兽的旅途中,米修斯发现柏瑞文不仅仅没有给自己带来麻烦,而且给自己很多的指点和帮助。从那个时候起,两个人就成为了最佳拍档。柏瑞文也发现了米修斯的武技天赋,开始教授他武技。

在草地上躺了好一会儿,想了很多东西,他已经喜欢上这个小镇和小镇上的人。尤其是镇长索罗和柏瑞文,都给予他太多帮助。只是,自己到底是谁,以前的记忆是否还能恢复呢?

看了一眼坑中的魔兽,应该已经死的不能再死,怪模怪样的让他心中暗暗疑惑,感觉自己的力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米修斯用树枝把坑盖上,以免自己的猎物被其他野兽捡了便宜。

围着陷阱转了三圈,拍拍手,米修斯嘀咕着向山下跑去。这样一只大怪物,他自己没有能力拿出来,只能回奥特镇找人帮忙。

“米修斯大哥,快过来!”

米修斯刚刚下山,就被一群孩子连拉带推的,拽到一堵小小的矮墙后蹲下,其中一个孩子还嫌不够,在他头上狠狠压了一下,让他不要抬头。

“你们这群小鬼头,搞什么东西?你们在玩什么,我可是没有时间和你们玩,我还有事情要做。”

米修斯刚刚收拾了一个怪物,知道这种稀有的魔兽一定价值不菲,心情不错,拍了下那孩子的皮股:“是不是又闯祸啦?”

“嘘|”

一个满脸雀斑的男孩手指紧紧贴着嘴唇,脸上满是紧张和不安。

旁边的女孩更夸张,直接用一只沾满了灰尘的小手,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的捂在了他的脸上:“别出声,收租的巫女又来啦。”

女孩的声音压得很低,“她在满村找你呢,现在正在镇长家里,全镇人都躲了起来。”

“啊!”

米修斯一听到‘收租巫女’这四个字,吓得一缩脖子,眼睛立时眯了起来,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完全没了刚才和怪物战斗时那份从容和胆气。

“凯丽,妳可不要吓我。她、她、她怎么又来了!不是上个星期才来过吗?”

“米修斯,臭小子你给我出来,你这个混蛋、骗子、没信用的小子!穷光蛋、笨蛋、不是男人的家伙!专门骗人的骗子,躲躲闪闪的胆小鬼,快给我滚出来……”

镇子中央突然传出来一个女人高昂洪亮的骂声,这是几乎能让所有生物都望风披靡的女高音,甚至连远处的树木,也似乎在声音中瑟瑟发抖。

“砰……,哗啦……。”紧接着就听到似乎有什么东西,“稀里哗啦”的掉了下来,似乎碎了一地。

“完了,这次是镇长家的瓦被她吼下来了。”

那个满脸雀斑的男孩调皮的吐吐舌头:“每次她来,镇长家都要倒霉,上周是房门倒了,上个月是牛棚塌了,再上个月母鸡疯了……”

“德里,不许胡说!”米修斯拍了一下那男孩的头,周围的孩子们都不怀好意的偷偷笑起来。

“米修斯大哥,你究竟欠她多少钱啊?”好奇心害死猫,德里冒着头再被拍的危险又问了一句。

“米修斯,小混蛋,你给我滚出来,我看到你了!”没等米修斯回答,那女高音又喊叫起来。

“咩|”,大概镇长家的羊又受到了惊吓,竟然有一只连蹦带跳的蹿过来,弄了米修斯和孩子们一身羊毛。羊羔疯狂的从几个人身边蹿了过去,头也不回的跑向远方。

“好,你不出来是不是,你再不立刻出来,我就把你的房子拆了,让你以后住狗窝。”

洪亮清脆的女高音第四次爆发:““我告诉你,躲起来也没用,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躲到那里我都能找到你,不要忘记我是干什么的,给你一个机会,马上出来,否则我就念咒语了!”

“别、别……,喀秋莎大姐,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米修斯听到喀秋莎要拆房子,他还忍得住,可是听说喀秋莎要念咒语,他猛的从矮墙后站了起来,无可奈何的走了过去。孩子们猝不及防没拉住,在后边一个个急的直跺脚。

“好啊,你们这群小鬼头,你们还帮他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流瀑一般绿色的长卷发,如同奔涌中激起朵朵浪花的河流,一顶尖尖的黑色高帽子,尖尖的下巴衬托出一张妖艳充满巫气的面庞。一个女人如同空气一样,突然出现在米修斯的面前,碧绿色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他,两只修长的纤纤玉手,掐着纤腰,似乎想咬米修斯一口。

女人碧绿色的眼睛,让米修斯想起了蛇蝎怪物,不由得不寒而栗。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面,带着浓重的巫气和诡异,让人敬而远之。

米修斯也不得不承认,喀秋莎的确很漂亮,那是一种妖艳的漂亮,极具巫气的面庞和眼睛,尤其是尖尖的略长的下巴,更加衬托出这个巫婆的气质。雪白色的长袍上,描绘着血红色奇异的符箓,仿佛那些符箓是用鲜血画成的。喀秋莎的手中,还拿着一串婴儿拳头大小的骷髅,似乎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巫女。

对这个漂亮的巫女,奥特镇的人一向是敬而远之,除了有不得已的事情,没有人敢惹她。不过没有人敢当面叫喀秋莎巫女,而是很尊敬的称呼喀秋莎一声|“魔法师小姐”。

孩子们被喀秋莎吓的一轰而散,有义气的德里一边跑还一边大叫:“米修斯大哥,我去叫人来救你。”

米修斯人畜无害的笑着,看喀秋莎大姐冲过来,他双手一摊,“大姐啊,妳不是上周才来过吗,我现在可是没钱还妳啊。不信妳看,我全身上下,值钱的就是这把剑了。”

“米修斯,你这个混球、骗子、没信用的小子。穷光蛋、笨蛋、不是男人的家伙。专门骗人的骗子,躲躲闪闪的胆小鬼!”

喀秋莎的嘴,如同机关枪一样,滔滔不绝,不厌其烦的又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嘴皮子利落得让米修斯怀疑她其实是吟游诗人出身,要不然就是天天做梦都在背这几句话。

喀秋莎掐着腰道:“我问你,上周你给我的那个破瓶子,究竟是谁家小孩的玩具,竟敢骗我说是古董!”喀秋莎的手指几乎都要点到了米修斯的脸上。

“喀秋莎大姐,妳看,我是多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会骗妳呢。那个瓶子,是一位吟游诗人送我的,他的确告诉我说是古董啊。”

米修斯一面侧脸闪避喀秋莎的纤纤玉指,一面在心中暗道:“完了完了,竟然被她发现了。”

“放屁!”

喀秋莎怒吼了一声,这两字出口,随着怒吼刮起的风,咆哮着掠过米修斯的面庞,他只觉得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脸上有些疼痛,他心中苦笑,这修炼过魔法的巫女就是厉害啊。

“我告诉你,米修斯,今天你要再拿不出来点什么像样的东西,我就把你的行李扔到狗窝里面去!”喀秋莎作势又要冲向米修斯那可怜的小木屋。

米修斯一把拉住了巫女喀秋莎:“有话好说,喀秋莎大姐,消消火。我可从来没想过骗妳,妳看,我也不知道那东西是假的,都是那该死的吟游骗子坑了我。”

米修斯一副无辜和义愤填膺的表情,让人不由得不信,他委屈的说:“大姐,妳也看到我现在的情况了,我实在没钱,要不,妳把熔岩之魄拿回去吧,我本来也不是有意惹妳这把剑的。”

米修斯把熔岩之魄递到喀秋莎的面前,他当然并不是真的舍得舍弃熔岩之魄,不过他心中有谱,知道喀秋莎不会把熔岩之魄拿走,所以才这样有恃无恐。

“你还敢说剑?”

喀秋莎碧绿色的眼睛愤怒的盯着米修斯,柔嫩的嘴唇已经扭曲了:“你,你……,要不是你把血滴到我的宝贝剑上,牠怎么会跟了你。”

米修斯一脸的无辜:“我不也是故意的,是妳让我做实验的嘛。而且,我也没拿到实验费。”说到这里,他的表情更加无辜,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像是被冤枉了,又有苦说不出的孩子。

“就是你!我让你滴,你不滴,不让你滴时,你又偏偏滴,而且还弄到熔岩之魄上。啊……,我心爱的熔岩之魄啊,那可是我最最心爱的剑!”

喀秋莎幽怨的盯着米修斯手中的熔岩之魄,她的两只纤纤玉手,用力的拧着自己的魔法袍,把好好的魔法袍,拧得如同被大象用脚来回踩过一百次。她突然放声大哭起来,但是干打雷,不下雨。

米修斯非常无奈的挠着头,不知道对这个巫女怎么办,自己怎么就惹了那么个要命的主。

“嘶|”从山上传来一阵奇异的声音,虽然细若游丝,可是音波荡人心魄。米修斯的脸色一变,糟了,那怪物竟然没死!他大惊失色,自己明明看到牠已经没有气了,怎么可能没有死,如果被牠跑出来,小镇上不知道有多少人会遭殃。

扔下喀秋莎,米修斯急急忙忙向陷阱跑去,他要看看,那只怪物是不是又复活了。虽然在心里认为不可能,不过如果怪物真的复活,那麻烦就大了。

“什么声音?”

喀秋莎问道,她的哭声来的快,收的也快,好像翻书一样,连擦都不用擦,脸上根本就没有一丝泪痕。

“我刚在山上遇到个怪物,把牠弄陷阱里打死了,可是现在好像又活过来了,我得立刻去看看!”米修斯一边飞快的向山里跑,一边大声的回答。

“你给我回来。”

喀秋莎虽然是女人,可反应一点不慢,跑的比米修斯还快,纤纤玉手一把就把他给逮住了:“你又想找个借口逃跑是吧!”

“不是,哎呀,我的大姐,真的有怪物,蛇头蝎子身体,有两个大钳子,还有钩尾和许多只脚,厉害的要命。干脆,把那只稀有的魔兽,给你抵债算了,一起去吧。”

米修斯被喀秋莎死死的逮住,一时间走不掉,心中大急道:“那家伙要是跑出来,镇子里的人可就倒霉了。”

“你说什么?”

喀秋莎碧绿色和那只怪物颜色一样的眼睛,突然闪闪发光:“你说是蛇头蝎身的魔兽?”

战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战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 凌菲儿的间谍【14】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14】小说名字:前妻不要逃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冷清溪觉得今天真的是她的幸运日。除了在花圃遇见慕寻城的那个小小意外之外,今天过得还真充实。先是白书南带着她在城中的各大景点采风,照了很多照片,给自己带来了许多灵感,接着又是回到慕家得知慕寻城和凌菲儿都不在慕家,而且短时间都不会回来打搅她这个好消息。想到慕寻城白天看向自己的目光,她浑身就开始有些不自在,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心虚的跑开,也许是因为他的目光太过强烈,她竟有了一种被直射内心的感觉。而且他的样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小说:相思君知否为父“都住手——!”一声断喝打断了地牢内的暴行。陈国昌快步入内,面色可怖,喝道,“都不要性命么。”陈国昌从龙侍驾三十余年,向来风雷手段,狱卒们对这位从龙太监怕得很,见之如见圣上亲临,慌忙整理仪容,退到一旁。“都怕什么?”若妃几近疯癫,拉着方才打人的狱卒,“上啊!你不是叫得最欢么?你不是说她好看么?本宫命令你,去上她!把她弄得欲仙欲死,快去啊!”地牢寂静,人人屏息,只闻若妃一人撒泼的叫喊声。“怎么不去?为什么不去?你怕陈国昌告诉皇上?他不会说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 毒酒一杯【14】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毒酒一杯【14】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4章毒酒一杯冷宫凄凉,转眼腹中的孩子已六月有余。自从王皇后被处死后,应雪桃痛不欲生,整个人消瘦了不少。她不愿吃东西,宫女们强行将汤粥灌入她嘴里,这才勉强吊住了一条命。窗外盛夏的阳光碎了进来,应雪桃躺在床上,透过五指观察窗外的世界。树叶绿了,繁花开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她的人生已经结束了,她的心早就死了。腹中的胎儿突然踢了她一脚,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胎动。应雪桃一怔,用手贴住高高隆起的肚皮,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孩子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先生,我们不约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夫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 离婚协议【14】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离婚协议【14】小说名称: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4章离婚协议陆温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他的目光染了寒意,一瞬不瞬的看着萧月,是那样的厌恶和憎恨。此刻她忽然明白了,这次的绑架事件,只怕都是江楠和阿董一手策划!可是,江楠和阿董,完全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人,怎么会联手,上演这样一出大戏?她还没来得及解释,便被陆温泽一把推开,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小楠!”陆温泽再不看她一眼,冲上前把江楠打横抱了起来,她缩在陆温泽的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去。“温泽,我好害怕……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 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小说名:相思满心间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不过看着他熟门熟路的样子,明显不是第一次来了。方小鱼忍不住低声问道:“这儿消费这么贵,你经常来吗?”宋霆希眸光一闪,温柔一笑:“不是经常来,除非请重要的人。”方小鱼一愣,她再傻也听出对方在说她了,看宋医生这个样子,难道是想追她?不会的不会的,这种黄金单身汉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说:“你在医院上班也很辛苦,没必要花这个钱,我今天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这次我们AA,下次我请你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字: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 给我最大的满足【14】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14】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没事。”我摇摇头,不自然地撇开目光,心里想的却是他为什么会看寻常的居家杂志。傅言殇像是察觉了我的心思,合上杂志递给我:“如果以后在家里无聊,可以看看这类杂志,挺有意思的。”我先是一愣,然后受宠若惊地接过杂志,翻了翻。里面除了有一些情感小故事和保健养生贴士之外,占大半篇幅的,全是穿衣搭配指南。他为什么建议我看这种杂志?是觉得我的形象惨不忍睹,丢他的脸?我猜不透傅言殇的用意,索性直接问道:“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