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锦上云在线阅读

2017/12/27 23:52:18 来源:网络 [ ]

小说:锦上云

闻惊变天慕出谷
明昼大陆历,213年,五行谷。版权http://www.qi-wen.com/
  作为大陆仙家第一谷,这里除了四季不变的风景,还有千百年不变的孤独。
  曦月仙子,大陆混战后的三仙之一,传说当世第一高手,可是这么多年的避世修行,谁也不知道这所谓第一高手的名号还是不是在她头上。而今这仙子一身白袍静静的站在听月阁的前庭里,冰肌莹彻、颜如华舜,此刻正抬头看着陪伴自己飘了数百年的花瓣,不知想起来什么,微微低头间掩不去眸间深埋的落寞,发间几片花瓣缀着,只留青丝任风缭绕,更填了些感伤在这偌大的听月阁里。。
  “师父”一声呼唤拉回曦月仙子的意识,回头就见金盏一身金衣金光闪闪的站在门侧
  “嗯”她点头,嘴角似乎勾起个小小的弧度,几不可见的笑了下,当初这小东西被自己拎回来的时候还刚能幻化三两岁的孩子呢。
  “师父”那边金盏见她答应,笑嘻嘻的走进来“你是不是又看我这身衣服不舒服了啊?”曦月仙子天性淡然,常年白衣白袍,和这金盏的审美还真不在一条线上。
  “没有”仍是淡淡的语气,可是轻快了不少“不是出谷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回身向厅内走去,带得周围花瓣泛起一圈圈波纹,身后金盏眨了眨眼,自觉的跟着,不知道听见了没有,竟然没有答话。版权qi-wen.com进得厅内曦月仙子静坐在主位接了侍女的茶在手中端着着,却是未喝。然后看了眼金盏“坐吧”。
  “是”后者似乎也被着气氛感染安静了下来,抬头看着这位唯一的仙子,自己的师父,真不知道为什么师父常年都这么寡淡的表情。而曦月在金盏的注视下抬起头来,无奈的轻摇了头,温温的嗓音响起
“金盏”轻柔中带了点无奈。金盏愣愣回神,先是裂开嘴笑了笑,总能听出师父那常年不变的语气里的微小变化。见曦月盯着自己又嘻嘻笑了俩下才乖乖应着“弟子在。”
  “为师刚问你,不是出谷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曦月很好脾气的重复一遍。原文qi-wen.com
  “对呀,师父。”金盏似乎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一本正经的坐直了身子“南希国的皇帝病危了!”只这一句话确叫曦月把玩茶杯的手一顿,静了片刻,抬手将茶杯放在身侧的几上,眉头微微的蹙了下
  “师父,天慕应该还不知道”金盏似乎知道那蹙眉的原因,接着补充了一句
  “恩”曦月点头“天慕前些日子不是闭关了吗?可出关了?”她微侧头看向金盏,眼神依旧温和,可是金盏又看出了点关切在里面。
  “回师父,天慕闭关的事是一年前了,而今早就出来了。”金盏无奈的解释,不知道这师父什么时候能对这几个徒弟上心一点。见曦月有点小愣神,金盏只得补充“现在应该已经回到御水楼继续研究共工决了。”。
  “也好”曦月点头,深思片刻“这事……”
  御水楼,南天慕。版权http://www.qi-wen.com/
对着楼下泉水静坐着,身边的小几上散落着几本看不清名字的书册,最上面的一本还打开着,隐约竟然透着些水流的意味。
  据说这五行谷的水使南天慕和谷主曦月仙子性格最为相似,同样的温和淡漠、同样的以水术见长,只是南天慕因为年纪的关系火候还差的太远,而今一身冰蓝长袍静坐在树下泉边,仿佛和那泉水融为一体,身上竟也隐隐有些清凉的水波涌动,只是忽而莫名的心中一动,好看的眉角轻轻挑了下,眼睛随后缓缓睁开,那一汪眼波更是如流水般明亮清澈,细看竟似乎带着小小的漩涡,抬头望向楼顶的檐脚,一只怪异的水蓝色小鸟正梳理自己的羽毛,像是感受到天慕的目光清鸣一声,见天慕身上水波隐去扑棱着落在她身边的小几上。
  “清儿,谢谢你了”天慕轻笑摸了下鸟儿的羽毛,而那怪鸟竟然也回应似的在天慕手上轻啄了俩下。这一人一鸟竟和谐的似一幅画。
  而南天慕取了清儿脚下的竹筒拿出纸条,正微笑着打开来,可只一眼神色便凝了下,拿着纸条的手紧了紧复又放开,沉吟片刻,终于还是起身疾步走了出去,地上的信纸只短短的一行小字:南希国乱。
  听月阁,曦月对着金盏那句“这事……”还没咽下,忽抬头看向厅外,果然片刻功夫南天慕便就到了,侧目看了眼金盏,对方也正茫然而又心虚的望着她,只得又拿了茶杯等着天慕开口
  “师父”南天慕近前躬身,曦月停了手中杯子,静静的看着这徒弟的头顶,等待着
  “师父,弟子想出谷回去看看。”南天慕低低的声音传来,接着抬头直直的看着坐在上方的师父“师父,弟子毕竟是南氏血脉,此刻不能置身事外,求师父成全。推荐http://www.qi-wen.com/
  “天慕”曦月一如往常的清淡语气,轻轻的叹了口气“也罢,你们随我来”虽是对着天慕说话,却抬眼示意金盏也跟着。
  金盏见此笑嘻嘻的看了眼愣在原地的天慕,拉了拉她那冰蓝色长袖。
  此时曦月早转身出了厅门,金盏抓了天慕在后面跟着,俩人走出来的时候,曦月已经在庭前驻足,抬手拂开散落在身边的花瓣,回身看着金盏和天慕,眉头微微皱起,眼神晦涩难懂,终于缓缓开口
“天慕,我五行谷向来不与尘世过多牵绊,然则此次事件不同,你毕竟是南希国的公主,而今你父亲病危理应回去尽孝,为师也不拦你。”曦月似乎第一次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语气微微顿了下,看了眼金盏目光又扫向天慕,接着开口“然则此次下山,诸多意外,怕是归期难定,山下尘世不许显露仙术,免得给凡人造成恐慌”
  “是”天慕垂手应着。。
  “嗯”曦月点头,微微蹙了下眉复又开口“若是遇到……”语气顿了下,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终于接下“可自主行事”这句话说的不甚清楚,金盏在一旁挑了挑眉毛,而后低头看着曦月身边的花瓣,而南天慕敛了眼神,恭敬的应了声是。
“你平日只演习水术,具体招式为师还不曾给你演练,今天姑且传你套枪法,出谷也好自保”曦月盯着两个徒弟,微叹口气,语罢不等天慕回答,挥手间手中已经出现一杆炫冰色枪来,阳光下看得竟然不太真切,若有若无的在曦月手中隐隐的竟带着一丝寒意。说明http://www.qi-wen.com/
  “哇,师父,我怎么没见过”金盏近前几步打量,一脸的好奇。
  “你没见过的还很多,日后为师再给你看”曦月侧目看了眼,金盏嘿嘿俩声退了开去,这时曦月才将手中枪抖开“天慕,为师只演练一遍,你且用心记着,金盏你也看好”
  “是师父”俩人一脸肃穆的盯着,生怕错过了,曦月见此神色一正,淡水色气流涌开,带起一片花雨,而后一招一式方才展开,口中随着招式念着“波澜不惊、随风起浪、浪打海醮”连着三式但见白衣飘飘一杆枪在手,挥洒自如,如臂指使。舞动间花瓣纷飞竟美得让人窒息,金盏和南天慕眼睛一顺不顺的盯着,生怕错过了。“再来,九天揽月朝玉阙,懒把风情送云霄,遍地残红不留忆,且叫沧海待日升。”声音温温却带着清冽,几番腾转,那一片片花瓣凝留在枪杆上,或粘着、或飘飞、或震开去,中间曦月上下左右白影翻飞,平日里温和的仙子,而今竟然满身的凌厉,不愧是当世第一仙子。直看得金盏捂着嘴惊讶,天慕倒是双目不敢偏离半寸,毕竟师父这些年可是第一次亲自演练啊。
  “记住了吗?”直到曦月清淡的声音传来,俩人方才回神。但见那仙子临风而立又恢复了那遗世独立的风仪。
  “记住了,师父”南天慕同样清越的声音里,带着点兴奋。而后转头看向金盏,对方接到师父的目光连连点头“嗯嗯,师父好看”曦月的眼神好像微微凝了下,后者立刻改口“回师父,弟子记住了”曦月无奈的摇摇头“金盏,你虽天生优势,过目不忘,可这性子也该收收了”
  “是”这一回金盏倒是不敢闹了。曦月方才满意点头,毕竟自己百余年不曾如此演习招式,这手下弟子也该适当的敲打下,否则白费了自己的心思,而且……不知道想起什么,忘了眼一身清冷的南天慕,手中枪晃了晃抬手打入天慕体内,后者不由一惊“师父……”。
  “此枪是为师……”曦月皱眉似乎想不起来哪一年了,只得转口“用深海寒冰凝练,在你手上才能发挥它的作用”她打断了天慕要出口的疑惑“权当为师传给你防身的吧,”说完理了理衣袖,补充一句“哦,枪名幻延”
而后又对上金盏渴望的眼神“你的那件为师留着呢。”金盏听此嘴角不由的挑了挑,不想“此刻还不能给你”曦月难得恶劣一回,背手回厅“为师需要修炼,你们退下吧”走了几步复又接了句“天慕下山之后,金盏明早带你师妹们来此议事。”
“是,师父”两人同时应了声,曦月仙子的身影,便消失在拐角处,只留下一脸失望的金盏,和感受幻延枪的南天慕……
求仙缘南翼离城
南希国,德馨殿。
  一片明黄色里国君南敬儒安静的睡着,昔日英俊的相貌被岁月画了几道沧桑,加上病重更显得憔悴,如果不是那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的锦被,竟给人一种已经西去的错觉,皇后婉昌坐在床边呆呆的看着陪了自己半辈子的男人,不足十八岁嫁给他,而今三十有余,本该是明艳的年纪却因为这变故也跟着枯萎了一样的无精打采。谁料到一场风寒来势汹汹,这到如何是好。想着眼泪就那么落下来,直到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婉昌皇后才急忙拭泪转身望去,确是太子南翼下朝回来了,正疾步走进来“母后”南翼近前止步“父皇还是没有醒过来吗?”语气里多了些说不清的沉重和无奈。此次国君病危,这小太子似乎也突然懂事了许多。
  “嗯”皇后无奈叹气,看着长得愈加英俊的南翼,除了伤感也生出一点点的骄傲来,这个孩子是自己乃至整个南希皇室的唯一血脉,不得不说这个南希皇室只娶一妻的祖训叫自己受益半生,而这个孩子就是最让自己满意的。想着拉过南翼的手“翼儿今日早朝,文武们怎么说?”南翼随着皇后靠近床边,借着侍女放下的软椅坐了才缓缓开口“母后,儿臣可能要到洛城去了”南翼声音带着些小小的犹豫,抬眼看着自己的母亲“早朝上大将军联合一干大臣上书请求儿臣去那边为父皇祈福”。
  “大将军?木朗?”皇后皱眉,实在是对那木朗没有太大的好感,“丞相怎么说?”看来只能寄希望于丞相方急了
  “母后”南翼欲言又止,沉吟片刻才接“丞相……也是这个意思”。
  “什么?”皇后一惊之下竟然离开了座位,可能是发现自己的失态,回身看了眼依旧沉睡不醒的南皇,慢慢的坐回去。脸上终于再掩盖不住从震惊转而悲戚,眼圈不由的红了起来“你父皇而今的状态,说句不好听的,怕是……”后半句到底没说出口“这个关口你远去洛城,万一……叫母后怎么办?”。最后一句有些无助无奈的味道,木朗的心思虽没明摆上来,但是这母子二人也多少发觉了些,而今太子若是离开,正给了他下手的机会,万一……
  “母后……”南翼轻笑了下缓缓开口“我信得过丞相,当年丞相和护国将军,都是随着父皇定昆山的功臣,也正是那一行才有的四国合约,让着大陆平静了几十年”这太子似乎想起了什么,语气愈发的轻快“当今形式似乎是不乐观,但是不走怎么看得清朝中局势,忠奸未辩,内外不明,就是接了父皇的江山也坐不安稳,万一……昆山盟约就自动作废,儿臣需要代替父皇早作打算”这小太子踌躇满志,一脸坚韧,皇后看得又是欣慰又是苦涩“可是,翼儿……”语尤未了,那太子早到身前半跪在地上抬头望着生养自己的母亲“母后放心,儿臣此行带大半皇宫近卫,三千士兵,还有父皇当年给儿臣找的客先生,足够应付一般事态”太子安慰“而且……客先生是有大神通的,母后不要担心”然后他的眼光似乎正穿透空气看着什么,许久才缓缓开口“天慕应该快回来了,有她在宫里陪着您,儿臣放心。”皇后还要说些什么,然看着此时的太子南翼,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儿子是未来南希的希望,自己不能束缚了他,而南翼早起身到床前看着南帝“父皇,您要早点醒来,儿臣这段时间会尽一切努力守住我南家江山”。
  第二天,天色刚蒙蒙亮,整个南希国都笼罩在薄薄的雾气里,刚下过雨的街道,湿漉漉的,空气里还带着些浅浅的雨气,而南希国都护城河畔文武百官竟全部到齐了。几百人的队伍出奇的安静,一个个安静的等待着,微微低下的头掩盖了各自的神情,此时怕不是相互交流的好时候,毕竟气氛不太对啊。许久城门内传来踢踢踏踏的马蹄声,而后一骑快马穿过城门,随后
  “太子殿下到”一声尖刺的嗓音传来,本就安静的队伍,忽而一阵鞋底的摩擦声,那快马报信的内侍,已经下了马站在一旁候着,少顷,一队近卫军冲出来护在两旁,而后一架马车穿过城门缓缓行来,双架四轮,玄黄装饰,果然是太子的专用车架,后面紧跟着一辆则规格小了些,皇城众人心里明白那里面应该是太子的师父——客先生。马车停下时文武百官已经稀稀落落的跪了一地,侍卫刚打开车帘,南翼便自己跳下车来,说不上急迫可也并不稳重,人前的丞相方急微抬头看到这一幕,几乎不可见的皱了下眉角,然后继续垂目面无表情
  “众卿免礼”南翼整了整衣襟,淡笑着行来,稚嫩的脸庞努力端出些气势,颇有些南帝当年的姿态,方急那无表情的脸上眸子似乎亮了下。
“丞相,小王此去洛城定然潜心感受洛城的仙气所在,为父皇争得几分,国内事务就拜托丞相了”太子走到近前微微拱手。
  “太子客气,臣必竭尽全力。”方急回答的中规中矩,南翼点点头绕过
“大将军,父皇、母后和我南希国的安危就全仰仗将军了”太子对着大将军木朗施礼,木朗典型的军中硬汉,低头掩去眼中的晦涩“太子殿下放心,臣誓死守卫南希江山。”。
  “好”南翼朗声赞叹,拱手面对群臣“我,太子南翼,此去洛城势必求得仙缘,一切国事劳烦众卿了”其深深的鞠下去。
  “臣等不敢,愿太子殿下早日返回皇城。”。
  太子南翼就在众臣此起彼伏,或真或假的祝愿中,渐行渐远了,丞相方急和大将军站在队伍的前端,抬眼看着那车架和长龙样的军队消失在眼里表情各异,许久当队伍变成一个小小的斑点,大将军木朗转身面对众臣“都回去吧”“是”稀稀落落的人都散去了,木朗才面对身边的这个看似文弱的丞相“丞相大人,还要目送一会吗?”。
  “哦”方急似乎才回神,望了眼一身铠甲的将军,再看看已经散去的众人“木将军请便”
  “好,那不打扰丞相”木朗轻笑一声转身走了,而方急看着那洛城的方向久久不能平静,并不苍老的身子竟然有些许的佝偻,洛城,靠近边界了吧,当年……方急微微闭眼,长叹口气,而后努力直了直身子才慢慢的走向回府的轿子
“殿下,老臣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轿帘放下之后,方急似乎是轻声说了句什么,然而除了自己估计没人听得到了……

锦上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锦上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济南章丘铁锅爆红 众多市民慕名前来求购

    春节假日期间,《舌尖上的中国》让章丘铁锅一夜爆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很多人看后慕名前来,只为求购一口铁锅。2018年2月22日,在济南章丘区相公庄街道,铁匠传承人牛祺圣在家里赶制铁锅。正在烧制的章丘铁锅。铁匠传承人牛祺圣在家里制作铁锅。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李白最狂的一首诗,美和暴力的结合,诗作一成气魄超出沧海之上

    少年时代喜欢李白,可能只是单纯的喜欢他的诗歌。中年时代喜欢李白,必定是在他身上看到了年少轻狂时的自己。笔者一直都喜欢李白,喜欢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在我心里,李白是比杜甫高一点的。无关乎什么人品性格,仅仅是因为,李白的古体诗没有对手。读他的诗,只有学过写诗的人,才能懂得那种感觉,是不可逾越的一座高山。言归正传,文无第一,可是李白的诗,没有最狂只有更狂。十五岁那年:十五观奇书,作赋凌相如。二十岁那年: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二十五岁那年:仰喷三山雪,横吞百川水。三十一岁那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

  • 言情小说《此爱无岸梦成空》乔小欢 莫子谦 完整版免费在线

    《此爱无岸梦成空》已收录到恭丨肿丨昊:笔尚阅读主角:乔小欢莫子谦汇复:乔小欢继续阅读全文了喔!“不过是怎样?”莫子谦打断了乔小欢的话,他厉声说:“我总妒忌我对她好,可是你不知道,我这条命都是她救的!没有她,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乔小欢的心空了一下,眼神也变得空洞。怎么会是宁心瑶救了他呢?明明是她……她本能地想要解释,可是,他早在她的身上贴上了“谎话精”的标签,她再怎么解释在他的眼里都是狡辩。“以后你如果再对付她,我绝对让你后悔认识我。”莫子谦继续警告。“哈哈哈哈。”乔小欢放声笑了出来,她喃喃

  • 开工大吉,今年贵人运超旺的星座有你吗?

    今天迎来了节后上班的第一天,我们又要陆续投入繁忙的工作当中。那么,哪些生肖今年事业运最好,有升职加薪的好运气呢?1属鼠人属鼠人头脑灵活,执行力特强,能适应各种环境。“正官”和“偏印”星的出现让他们充分发挥所长,机遇多多,凭自己的能力获得成果。属鼠人表现优秀在领导面前大放异彩,今年升职加薪有望,待遇得到提升。2属兔人属兔人今年有“六合贵人”照耀,事业一帆风顺,更上一层楼。能力突显,精神饱满,做事认真细心,表现出色,不仅容易获得大家表扬,而且还会获得领导的器重和委任。再加上良好的人际关系,属兔人合作

  • 喜大普奔!2018年汕头一大波商业体集体来袭,快看看你家附近有没有?

    2017的汕头建设速度可谓是火力全开,马力十足春节期间,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整座城市在灿烂的霓虹灯下格外绚烂图白云摄影全市焕发新颜,再加上天公作美春节期间,我市更是创下喜人的旅游业绩汕头春节期间旅游进账24亿多接待游客达到400多万人次!而在2018年,汕头还有一大波商业体即将崛起看看你家门口有没有☟龙湖CBD商圈01百脑汇长平一品地址:汕头市龙湖区长平路98号(长平路与华山路交界林百欣会展中心旁)百脑汇长平一品将打造成为以群光汇购物中心为核心,包含高端5A甲级写字楼群、SOHO式公寓、地下购物超

  • 中国第二家“华为”诞生,正悄悄征服全世界!

    作者:浅夏来源:创业邦比亚迪这个名字,最近有点火。一是,在2017年底比亚迪成立23周年庆典上,董事长王传福放下狠话,要在2025年达到万亿元营收!“万亿元”是什么概念?2016年,比亚迪实现营收1039.75亿元,2017年前三季度营收739.33亿元(市场预计全年也在千亿上下)。也就是说,在接下来8年的时间里,要实现万亿目标,王传福得再造9个“比亚迪”。二是,前不久,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访华期间,中国商务部和英国国际贸易部共同牵头成立了中英企业家委员会。出席的企业有建行、工行、中石油、中石化.

  • 客厅挂什么装饰画?一幅山水画彰显高雅品位

    客厅是整个家的“门面”,除了家具和软装的搭配要体现出格调外,墙面的“美妆”也是很重要的一门学问,其中,客厅挂画,就是最常见的一种,因为挂画不仅可以增添家居的雅致情趣,而且能渲染家里的艺术气息、愉悦身心。那么,客厅墙面挂什么画好?客厅挂什么画风水好?还是用山水画装饰更合适!当代画坛黑马吴大恺聚宝盆《时来运转居福地》作品来源:易从网吴大恺所作“时来运转”山水画,以中国古代雅士闲云孤鹤般的高雅生活为表达对象,通过色彩过渡描绘出春夏秋冬意境高远空灵的山水表达,给人极佳的艺术享受。画面境界阔大,灵秀俊美的

  • 2018,看我新津72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