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邪帝宠妻17章(第17章 心急)

2017/12/27 22:40:23 来源:网络 [ ]

书名:邪帝宠妻

第17章 心急

桑蜜锌就是其中的一个。奇闻网

自己明明比张月月要年轻漂亮,而且不管从哪方面来说,自己都是拔尖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败在了张月月的脚下。

这让她怎么能够甘心?

漆黑的夜晚中,一个黑影从宫中的各个宫殿顶上飞掠而过。那如履平地一般的步伐,在屋顶飞奔的样子,仿佛是在他们家后花园中散步一般的随性洒脱。

身穿一袭黑衣的人影几个闪身,很快便将身子,堙没在了这慢慢地黑夜中。

只是借着点滴的星光,隐约看到,那个人纵身跃下,落入一处行宫中,便再也不知所踪。

坤元宫!

这是菀妃桑蜜锌,在册封之后,皇上赏赐给她的院子。

园子豪华别致,里面更是种植着不少的稀有花朵。网站http://www.qi-wen.com/那一株株姹紫嫣红的花儿,即使在这夜晚,也依旧令人看着赏心悦目。

淡淡的星光从空中均匀的洒下,落在了园中的花儿头上,给那些白天出尽风光的花儿,蒙上了一层朦胧可爱的光彩。

桑蜜锌一个人站在这坤元宫中,看着眼前这朦胧娇艳的花朵,只想要一脚狠狠地踹过去。

凭什么他们就可以开的这么娇艳,而自己就偏偏变成这幅德行。白天的时候,她去找李泽,说二阿哥想他了,能不能去看看。结果,侍卫居然传出话来说,李泽现在正忙,没时间。

可当她一转身,竟然就发现,李泽跑去了凤栖宫。邪帝宠妻17章(第17章 心急)

那一刻,简直用心痛已经没办法言语自己的心情了。

指甲用力一掐,顿时,一朵漂亮娇艳的花朵,就被她掐了下来。手指将原本娇媚的花儿,使劲的揉戳,很快,那朵花便被折磨的七零八落。从桑蜜锌的指缝中慢慢的滑落,铺在了地板上。

“娘娘这是何故和一朵花过不去。”那原本潇洒不羁的黑衣人,陡然落在了桑蜜锌的院子里。

看着有人突然造访,桑蜜锌竟然没有半点的惊讶,只是冷哼道:“哼,你不是答应本宫,要将那个贱人早点弄死吗?为什么到现在她还活的好好地?”

想着月月春风得意的模样,桑蜜锌心中便更加觉得气愤。推荐http://www.qi-wen.com/

黑衣人慢慢走来,自信的说道:“菀妃娘娘过于心急了,世界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等时机成熟了,自然会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

听到这番话之后,原本还面露愁容的菀妃,瞬间便洋溢出了一脸的惊喜。

“你是说,有办法处死那个贱人了?”菀妃激动地,甚至就连声音都变得颤抖了。

之前刚刚进宫的她,便已经看得出来,日后的张月月定然不会是池中之物。果然不出所料,就算是经历过了之前的风波,就算是她的父亲造反,但是在张月月这边,好像这些全部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哪里能够伤害的了她丝毫?

“娘娘不要着急,让我来告诉您一个天大的秘密……”

这黑衣人趴在桑蜜锌的耳边耳语一番,听到这些话之后,顿时,桑蜜锌的脸上便洋溢起了一层自信的笑容。奇闻网

心中充满了无尽的喜悦,好像现在的她已经看到,萱妃已经被整入了大牢,并且被判死罪。

如果真是这样子,那事情就变得更加好玩了。

想着的时候,桑蜜锌更是觉得心情大爽。

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月月,却是根本没有预料到,自己即将面临的,会是怎样的危险。

怎么可能想到,在今天晚上之后,明天迎接自己的,将会是暴风骤雨一般的猛烈攻击。

“娘娘,娘娘,您快点醒醒啊!”就在月月睡得正是香甜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如题紧张的声音。

无奈中,月月也终于被这杂乱的吵闹声,终于吵醒了。网站http://www.qi-wen.com/

努力睁开稀松的眼睛,看到的却是已经闯进来的如题,并且看这个小丫头的样子,很是着急。

冲过来,就张口叫道:“娘娘,您快点起来吧。外面已经有侍卫来找您了。说是皇上现在正在找您过去呢。”

看着如题紧张的样子,可是当听到这样的话之后,月月却是表现的有点不以为然。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这个。想着,这段时间,李泽好像也总是会将自己叫过去,哪一次不是匆匆忙忙的,怎么这一次看起来就这样的不一样?

所以,不管怎么样,月月从心底里,还是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毕竟,有儿子的保护,不管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想必也是会被原谅的吧。

既然有了这样一个保命牌,自然月月的心情会变得更加轻松。

就算是旁边的宫女,早已经心急如焚,好像火烧眉毛一般的样子,可是月月却依旧是不急不忙的很。

慢悠悠的洗脸,慢悠悠的梳头发,甚至还慢悠悠的吃早餐。

天啊,这个女人现在还有心情吃早餐?

“娘娘!”如题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刚才来这里通报的侍卫,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现在的皇上正在气头上,不管别的,就算是月月待会儿迟到了,说不定都会有生命的危险。

这样的话放在月月的面前,她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但是放在如题的面前,这就是天大的事情。

“好了好了,不要再催了,我赶紧去就是了。”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精致的妆容没有任何的缺陷,看着自己的衣衫全部都是平整干净的,月月这才终于放心的走出了房门。

一出来,就已经看到,有六个侍卫正等候在自己的凤栖宫门口。并且看样子,这六个人全部都是面无表情神色冰冷的那种。

之前的时候,来后宫中传旨的,难道不都是公公吗?怎么现在却变成侍卫了?而且还是六个?看着这一幕,月月的心中有了短暂的疑惑,但是表面上依旧表现的很是平静。

“请问一下,皇上今天找我,究竟是什么事情?”尽管月月的心中并不害怕,但是面对着不一样的架势,心中说不奇怪,还是不正常的。

“娘娘赶紧去吧,到了皇上面前,自然就知道了。”这几个人依旧是冰冷着一张脸。那张脸甚至就好像是冰块一般,几乎没有任何的温度。看着这样的六张脸,不知道为什么,月月的心中很是惊诧,也觉得很不舒服。

既然对方都已经这么说了,月月也只能够跟着他们走出来。

当走出来之后,月月竟然看到一帮人哗啦一下子,朝着她的凤栖宫围了上来。

他们一个个面色冰冷手持兵刃,把整个凤栖宫围困的水泄不通不说,这些面孔甚至月月都面生的很,根本没有见到过这几个人。

之前柳浩身边的贴身侍卫,月月不是没有见到过,但是眼前的这几个人看样子,好像并不是其中的几个。

心中疑惑的同时,月月才终于感觉到,这中间一定是出事了。

一步步的往前走着,那脚步往前面迈出了一步,月月就好像自己已经正在朝着悬崖边继续走了一步般的样子。

每一步都是那样的让人胆战心惊,月月不仅没有这匀称的速度安下心来,甚至还因为这种脚步,另自己的心中变得更加紧张不安。

“到了,萱妃娘娘,您自己进去吧。”走到太和殿的门口,这六个人就好像是六根柱子一样,定在了那里,丝毫没有任何的动弹。

看着这一幕,月月的心中变得更加忐忑了。往常的时候,李泽召见自己,不是在御书房,就是在别的宫殿。诸如太和殿这样神圣至极的地方,那是用来研究重大事情的。

而今日,他们将她用这样的阵仗弄来这里,不得不说,月月的心中相当的忐忑啊。

迈步款款走了进去。随着一步步的朝着里面走去,里面的景色还有人们的面孔,已经全部都明朗的出现在了月月的面前。

只见这太和殿中装修的金碧辉煌富丽堂皇,地面上铺就着明晃晃的地板,甚至亮的还能够倒映出人的影子。

在地板上,在这个大厅中,竖立着十二根金色的柱子。柱子笔直向上,顶着头顶的屋顶。更要命的是,这柱子上甚至还盘旋着金灿灿的巨龙。那栩栩如生的雕像仿佛被附有了生命一般,看的月月那叫一个心惊胆战。

不由自主见,在这样的环境下,她的心情也变得更加压抑了。

就在对面的椅子上,李泽铁青着一张脸,正坐在那里。那张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整个人就好像是一个木偶一般,端坐在那里,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看着让人捉摸不透,让人觉得异常害怕。

“臣妾参见皇上。”说着,月月款款的施礼。

“起来吧。”从语气中,甚至也听不出来,李泽究竟是在说什么。毕竟,那淡淡的语气还有眼神,早已经另月月觉得心中匪夷所思。这个男人今天究竟是怎么了?谁能够告诉自己啊?

更加要命的是,就在这样诺大的宫殿之中,月月面对着的,只有一个李泽。就连宫女和小太监都没有一个。

这也使得月月站在这里,觉得异常的压抑。

“萱妃……”李泽张口尝试着叫道。那声音中,好像蕴含着淡淡的忧愁。听到了李泽的呼唤,月月轻轻地答应道:“皇上,怎么了?叫臣妾来这里,究竟是什么事?”

李泽摆摆手,月月便款款朝着他走了过去。

等靠近了之后,李泽便将月月的手,轻轻地牵到了自己的手里。力道温柔的很,就好像是牵着一个心爱的物件,生怕将其弄坏一般的样子。

“皇上,您究竟是怎么了?要不要传太医?”看着李泽心事重重的样子,月月伸手,轻轻地按在了他的额头上,感受着对方额头上的温度,竟然比自己还要寒冷。一时间,月月竟然还真的不知道,这事情究竟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李泽轻轻地摇摇头,张口问道:“月月,你跟在朕的身边已经有多久了?”

不知道李泽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但是月月依旧张口回答道:“从臣妾进宫到现在,已经快要六年了。”

想起来这六年之中发生的点点滴滴事情,月月就觉得自己这六年的人生,果真很是超值啊。

有了荣华富贵,有了地位能力,有了宝贝儿子,还有了喜欢自己的夫君。

好像这一切就像是理所当然的一般,就应该这样,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一般。

邪帝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邪帝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