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邪帝宠妻17章(第17章 心急)

2017/12/27 22:40:23 来源:网络 [ ]

书名:邪帝宠妻

第17章 心急

桑蜜锌就是其中的一个。奇闻网

自己明明比张月月要年轻漂亮,而且不管从哪方面来说,自己都是拔尖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败在了张月月的脚下。

这让她怎么能够甘心?

漆黑的夜晚中,一个黑影从宫中的各个宫殿顶上飞掠而过。那如履平地一般的步伐,在屋顶飞奔的样子,仿佛是在他们家后花园中散步一般的随性洒脱。

身穿一袭黑衣的人影几个闪身,很快便将身子,堙没在了这慢慢地黑夜中。

只是借着点滴的星光,隐约看到,那个人纵身跃下,落入一处行宫中,便再也不知所踪。

坤元宫!

这是菀妃桑蜜锌,在册封之后,皇上赏赐给她的院子。

园子豪华别致,里面更是种植着不少的稀有花朵。邪帝宠妻17章(第17章 心急)那一株株姹紫嫣红的花儿,即使在这夜晚,也依旧令人看着赏心悦目。

淡淡的星光从空中均匀的洒下,落在了园中的花儿头上,给那些白天出尽风光的花儿,蒙上了一层朦胧可爱的光彩。

桑蜜锌一个人站在这坤元宫中,看着眼前这朦胧娇艳的花朵,只想要一脚狠狠地踹过去。

凭什么他们就可以开的这么娇艳,而自己就偏偏变成这幅德行。白天的时候,她去找李泽,说二阿哥想他了,能不能去看看。结果,侍卫居然传出话来说,李泽现在正忙,没时间。

可当她一转身,竟然就发现,李泽跑去了凤栖宫。阅读http://www.qi-wen.com/

那一刻,简直用心痛已经没办法言语自己的心情了。

指甲用力一掐,顿时,一朵漂亮娇艳的花朵,就被她掐了下来。手指将原本娇媚的花儿,使劲的揉戳,很快,那朵花便被折磨的七零八落。从桑蜜锌的指缝中慢慢的滑落,铺在了地板上。

“娘娘这是何故和一朵花过不去。”那原本潇洒不羁的黑衣人,陡然落在了桑蜜锌的院子里。

看着有人突然造访,桑蜜锌竟然没有半点的惊讶,只是冷哼道:“哼,你不是答应本宫,要将那个贱人早点弄死吗?为什么到现在她还活的好好地?”

想着月月春风得意的模样,桑蜜锌心中便更加觉得气愤。邪帝宠妻17章(第17章 心急)

黑衣人慢慢走来,自信的说道:“菀妃娘娘过于心急了,世界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等时机成熟了,自然会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

听到这番话之后,原本还面露愁容的菀妃,瞬间便洋溢出了一脸的惊喜。

“你是说,有办法处死那个贱人了?”菀妃激动地,甚至就连声音都变得颤抖了。

之前刚刚进宫的她,便已经看得出来,日后的张月月定然不会是池中之物。果然不出所料,就算是经历过了之前的风波,就算是她的父亲造反,但是在张月月这边,好像这些全部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哪里能够伤害的了她丝毫?

“娘娘不要着急,让我来告诉您一个天大的秘密……”

这黑衣人趴在桑蜜锌的耳边耳语一番,听到这些话之后,顿时,桑蜜锌的脸上便洋溢起了一层自信的笑容。阅读qi-wen.com

心中充满了无尽的喜悦,好像现在的她已经看到,萱妃已经被整入了大牢,并且被判死罪。

如果真是这样子,那事情就变得更加好玩了。

想着的时候,桑蜜锌更是觉得心情大爽。

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月月,却是根本没有预料到,自己即将面临的,会是怎样的危险。

怎么可能想到,在今天晚上之后,明天迎接自己的,将会是暴风骤雨一般的猛烈攻击。

“娘娘,娘娘,您快点醒醒啊!”就在月月睡得正是香甜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如题紧张的声音。

无奈中,月月也终于被这杂乱的吵闹声,终于吵醒了。奇闻网

努力睁开稀松的眼睛,看到的却是已经闯进来的如题,并且看这个小丫头的样子,很是着急。

冲过来,就张口叫道:“娘娘,您快点起来吧。外面已经有侍卫来找您了。说是皇上现在正在找您过去呢。”

看着如题紧张的样子,可是当听到这样的话之后,月月却是表现的有点不以为然。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这个。想着,这段时间,李泽好像也总是会将自己叫过去,哪一次不是匆匆忙忙的,怎么这一次看起来就这样的不一样?

所以,不管怎么样,月月从心底里,还是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毕竟,有儿子的保护,不管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想必也是会被原谅的吧。

既然有了这样一个保命牌,自然月月的心情会变得更加轻松。

就算是旁边的宫女,早已经心急如焚,好像火烧眉毛一般的样子,可是月月却依旧是不急不忙的很。

慢悠悠的洗脸,慢悠悠的梳头发,甚至还慢悠悠的吃早餐。

天啊,这个女人现在还有心情吃早餐?

“娘娘!”如题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刚才来这里通报的侍卫,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现在的皇上正在气头上,不管别的,就算是月月待会儿迟到了,说不定都会有生命的危险。

这样的话放在月月的面前,她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但是放在如题的面前,这就是天大的事情。

“好了好了,不要再催了,我赶紧去就是了。”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精致的妆容没有任何的缺陷,看着自己的衣衫全部都是平整干净的,月月这才终于放心的走出了房门。

一出来,就已经看到,有六个侍卫正等候在自己的凤栖宫门口。并且看样子,这六个人全部都是面无表情神色冰冷的那种。

之前的时候,来后宫中传旨的,难道不都是公公吗?怎么现在却变成侍卫了?而且还是六个?看着这一幕,月月的心中有了短暂的疑惑,但是表面上依旧表现的很是平静。

“请问一下,皇上今天找我,究竟是什么事情?”尽管月月的心中并不害怕,但是面对着不一样的架势,心中说不奇怪,还是不正常的。

“娘娘赶紧去吧,到了皇上面前,自然就知道了。”这几个人依旧是冰冷着一张脸。那张脸甚至就好像是冰块一般,几乎没有任何的温度。看着这样的六张脸,不知道为什么,月月的心中很是惊诧,也觉得很不舒服。

既然对方都已经这么说了,月月也只能够跟着他们走出来。

当走出来之后,月月竟然看到一帮人哗啦一下子,朝着她的凤栖宫围了上来。

他们一个个面色冰冷手持兵刃,把整个凤栖宫围困的水泄不通不说,这些面孔甚至月月都面生的很,根本没有见到过这几个人。

之前柳浩身边的贴身侍卫,月月不是没有见到过,但是眼前的这几个人看样子,好像并不是其中的几个。

心中疑惑的同时,月月才终于感觉到,这中间一定是出事了。

一步步的往前走着,那脚步往前面迈出了一步,月月就好像自己已经正在朝着悬崖边继续走了一步般的样子。

每一步都是那样的让人胆战心惊,月月不仅没有这匀称的速度安下心来,甚至还因为这种脚步,另自己的心中变得更加紧张不安。

“到了,萱妃娘娘,您自己进去吧。”走到太和殿的门口,这六个人就好像是六根柱子一样,定在了那里,丝毫没有任何的动弹。

看着这一幕,月月的心中变得更加忐忑了。往常的时候,李泽召见自己,不是在御书房,就是在别的宫殿。诸如太和殿这样神圣至极的地方,那是用来研究重大事情的。

而今日,他们将她用这样的阵仗弄来这里,不得不说,月月的心中相当的忐忑啊。

迈步款款走了进去。随着一步步的朝着里面走去,里面的景色还有人们的面孔,已经全部都明朗的出现在了月月的面前。

只见这太和殿中装修的金碧辉煌富丽堂皇,地面上铺就着明晃晃的地板,甚至亮的还能够倒映出人的影子。

在地板上,在这个大厅中,竖立着十二根金色的柱子。柱子笔直向上,顶着头顶的屋顶。更要命的是,这柱子上甚至还盘旋着金灿灿的巨龙。那栩栩如生的雕像仿佛被附有了生命一般,看的月月那叫一个心惊胆战。

不由自主见,在这样的环境下,她的心情也变得更加压抑了。

就在对面的椅子上,李泽铁青着一张脸,正坐在那里。那张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整个人就好像是一个木偶一般,端坐在那里,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看着让人捉摸不透,让人觉得异常害怕。

“臣妾参见皇上。”说着,月月款款的施礼。

“起来吧。”从语气中,甚至也听不出来,李泽究竟是在说什么。毕竟,那淡淡的语气还有眼神,早已经另月月觉得心中匪夷所思。这个男人今天究竟是怎么了?谁能够告诉自己啊?

更加要命的是,就在这样诺大的宫殿之中,月月面对着的,只有一个李泽。就连宫女和小太监都没有一个。

这也使得月月站在这里,觉得异常的压抑。

“萱妃……”李泽张口尝试着叫道。那声音中,好像蕴含着淡淡的忧愁。听到了李泽的呼唤,月月轻轻地答应道:“皇上,怎么了?叫臣妾来这里,究竟是什么事?”

李泽摆摆手,月月便款款朝着他走了过去。

等靠近了之后,李泽便将月月的手,轻轻地牵到了自己的手里。力道温柔的很,就好像是牵着一个心爱的物件,生怕将其弄坏一般的样子。

“皇上,您究竟是怎么了?要不要传太医?”看着李泽心事重重的样子,月月伸手,轻轻地按在了他的额头上,感受着对方额头上的温度,竟然比自己还要寒冷。一时间,月月竟然还真的不知道,这事情究竟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李泽轻轻地摇摇头,张口问道:“月月,你跟在朕的身边已经有多久了?”

不知道李泽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但是月月依旧张口回答道:“从臣妾进宫到现在,已经快要六年了。”

想起来这六年之中发生的点点滴滴事情,月月就觉得自己这六年的人生,果真很是超值啊。

有了荣华富贵,有了地位能力,有了宝贝儿子,还有了喜欢自己的夫君。

好像这一切就像是理所当然的一般,就应该这样,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一般。

邪帝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邪帝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全文免费

    原标题: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全文免费小说名称: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目录预览:第1章绯闻男主是自己老公第2章阮小河?第3章陪我相机和艳照第4章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第1章绯闻男主是自己老公阮小溪抓着相机,拎着早饭狼狈地出现在面前这栋豪宅前的时候,不禁惊呆了!她退到路口,认真地看了下路标上标识的门牌号,再三确认过自己没有走错地方,更是惊呆了!半个小时前,她上班迟到,刚顶着大家异样的目光走到自己座位前,主编的门就打开了,“阮小溪,你进来一下。”她灰溜溜钻进办公室等着挨训的时候,主编只甩

  • 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 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 全文免费

    原标题: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全文免费书名: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目录预览:第1章进错了地方第2章她是谁第3章你叫顾温暖第4章我当玩了个牛郎第1章进错了地方晚上七点,顾温暖孤身一人,走在去酒店的路上。“如果你今年内再怀不上靳家的孩子,年底就只能净身出户,看看你,结婚那么久,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养只母鸡还能下蛋,而你又为靳家做了些什么?”她的耳边,不断的回放婆婆傅美珍嫌弃的话语。只是,谁能理解她的苦,丈夫新婚当晚,连着灯都不愿开,只是冷漠的留下一句,“我无法生育,你自己

  • 花开瑾年中 花开瑾年中 全文免费

    原标题:花开瑾年中花开瑾年中全文免费小说书名:花开瑾年中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朝阳升起,天空沐浴在一片朝霞中。古老的H市在朝霞的映衬下,散发着它另类的风姿。妖娆缭乱的绚烂朝阳,光影重重,柔媚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喧闹的街道人潮拥挤,车辆川流不息,城市的繁华和妩媚在这一刻被尽显无疑。硕大的玻璃幕墙反射着早晨的光线,刺得刚下公交的薛芊芊睁不开眼。薛芊芊走过一条马路,公交站对面就是她上班的地方,严宇服装设计公司设计部。不同于商业区的喧嚣,H市的开发区显得颇为冷清,大多数公司和厂房因为

  • 重生之女医天下 重生之女医天下 全文免费

    原标题:重生之女医天下重生之女医天下全文免费小说名字:重生之女医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毁灭重生第二章今世定不负他第三章狩猎惊魂第四章请你高抬贵手第一章毁灭重生太和殿内,香炉鼎上,几缕香烟袅袅升起。轩辕楚睿龙袍加身,俾睨天下,文武百官齐呼:“吾皇万岁万万岁。”洪亮的钟鼓声盖过了朝拜之音,轩辕楚睿眸光忽闪,一抹阴狠转瞬即逝。清冷的寒素宫内,场面不堪入目,一群面带猥琐侍卫玩味的说道:“昔日里楚大小姐从不正眼瞧我们这些下人,今日竟如此狼狈。”他们肮脏粗糙的大手,在楚芸的锦绣罗缎上不断的撕扯着。楚芸的思绪乱

  • 美人宫心计 美人宫心计 全文免费

    原标题:美人宫心计美人宫心计全文免费小说名:美人宫心计目录预览:第1章:冤罪第2章:余孽第3章:血债第4章:入宫第1章:冤罪疯狂的大雪极速下落,冰雪纵横交错,冷冽的寒风冲刷着床边佝偻般的松枝,发出唰唰唰的声音,令人倍感阴森。景帝十年,秦丞相犯上作乱,贪污严重,相府一族遭受灭顶之灾,相府活命的唯有两条血脉,一是即将入宫为妃的秦欣弱,二是失了踪的秦欣言。“放我出去,阿冕你快放我出去.......”秦欣言近似发狂地拍打着柴房的朱红色大门,折断了的指甲淤血浸湿衣袖,在门上留下几道长长的血痕。“阿冕,你个

  • 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 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 全文免费

    原标题: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全文免费小说书名: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目录预览:第一章死变态,老娘迫不及待了第二章另类的情趣第三章老娘占了便宜了第四章奈何桥边的曼陀沙华第一章死变态,老娘迫不及待了“唔……”女子睁开眼睛,揉了揉眼睛,随即立刻坐了起来,脑子里瞬间一片眩晕。周围都是古色古香的装饰,房内的熏香甚是浓烈,不等丁泠反应过来,门突然吱嘎一声被人打开,紧接着就是一股比熏香还浓重的酒味扑鼻而来,丁泠的目光反射性的看向门口,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面带一脸猥琐的笑容冲她扑

  • 弃女重生:凤傲天下 弃女重生:凤傲天下 全文免费

    原标题:弃女重生:凤傲天下弃女重生:凤傲天下全文免费小说:弃女重生:凤傲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若是有来世,与君共华发。第二章:千年楚家第三章:初入禁地第四章:楚墨受罚第一章:若是有来世,与君共华发。黑夜,一轮如钩的血月高悬其空!天涯圣宫,传说中世上最接近月亮的地方,此刻已是修罗炼狱,遍地的尸首,血已成河。苏璨月紧紧抱着怀里的俊朗少年,用袖子擦去他嘴角残留的血迹,却仍留不住他身体里最后一丝生命气息。楚墨死了!那个与她生死相随相伴,世上唯一知她,懂她的的男人死了!苏璨月脑海里的画面定格在利刃洞穿楚墨

  • 风华天下:嫡女为妃 风华天下:嫡女为妃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华天下:嫡女为妃风华天下:嫡女为妃全文免费小说名:风华天下:嫡女为妃目录预览:第一章死亡第二章重生第三章诱惑敌人第四章复仇第一章死亡光德四年,冬,夜幕四合,长风落雪。长安街外寥无人迹。只有大户人家门前挂着的大红灯笼随风飘摇,在台阶上映下一团团淡红色的影子。“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娘!”相府后门,穿着单衣的女子被一群大汉拦住,不断挣扎,秀发凌乱,脸颊上似乎还有未干的血迹,几缕头发混着雪水贴在细白的脖颈上。挡在她面前的是六七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这是达官显贵的府里惯有的打手,一个个拿着粗木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