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此生谁共12章

2017/12/27 21:40:1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此生谁共
第12章 不愁嫁了

 沈云梦在旁边仔细的看着,比自己以前处理工作还要认真。原文http://www.qi-wen.com/沈云梦觉得有虹儿还真的是很好,爹让虹儿做自己的陪嫁丫鬟果然没有选错。虹儿既聪明什么都会,不然她在宫里还真的是惨了!

 “虹儿,你怎么会这么多东西呢?这样的话,以后也不愁嫁了。”

 “娘娘你又拿虹儿开玩笑了,虹儿这辈子还有嫁人的机会吗?”

 沈云梦奇怪的看着虹儿,“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这辈子不能嫁人呢?”

 虹儿一边揉面一边和沈云梦说话,“虹儿是宫里的宫女,以后就算是满了时间可以出宫了,也早就了错过了婚嫁的年龄了,更别说是嫁人了。”

 沈云梦听了虹儿的话觉得有些无奈,“怎么会呢?宫女以后的命运怎么会是这样的呢?”沈云梦曾经觉得自己在宫里做妃子就已经很惨了,可是没想到虹儿以后的日子比自己还要惨!

 虹儿倒是没有像沈云梦那般悲观,她将揉好的面团放在一边,然后一个一个揉成有形状的团。

 沈云梦好奇的问了一句,“虹儿,你这是在做什么?”

 “娘娘,我在将这些面团做成一些点心的形状。”

 “你的意思是,我吃的那些好看的点心都是用手制作出来的吗?”

 虹儿点了点头,将手上的面团捏成了一个个好看的形状,“恩,点心是这么做出来的,只不过虹儿做的很简单,没有娘娘之前做的那么漂亮罢了。”

 沈云梦有些脸红,毕竟自己现在连这么简单的点心都没有办法做出来。来自http://www.qi-wen.com/“虹儿,你就快别夸我了,我现在连你一半的水平都没有达到呢。”

 虹儿笑了笑,将手里的面团撒上一些东西,“唔,娘娘您比虹儿聪明,就算是要从头学的话也一定可以很快学会的。”

 “那你在这里做吧,我想去休息一会了。”沈云梦觉得这几天自己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一下,她坐在一边的小板凳上,靠在门门边上睡了一小会。轩辕萧痕在外面等待了一会都不见沈云梦出来,他好奇的走进寝宫的小厨房看了看,发现只有虹儿一个人在旁边做着什么,却不见沈云梦的身影。

 “虹儿,璃妃在何处?”

 正在旁边做点心的虹儿看见轩辕萧痕走了进来,吓得刚想给皇上行礼,却想到沈云梦还在那边睡觉休息了,也就没敢太大声音。

 虹儿指了指坐在门边的沈云梦,“皇上,娘娘睡着了。版权qi-wen.com

 轩辕萧痕顺着虹儿的手指看了过去,果然是有一个人正坐在门边闭着眼睛睡觉。轩辕萧痕看了过去,没想到是沈云梦!

 轩辕萧痕真是服了沈云梦了,没想到有人做点心也能做到睡着了。

 “爱妃,你醒一醒。”轩辕萧痕轻轻推了推沈云梦。

 沈云梦睡的有些沉,没有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她睡的越来越想,在梦中她梦见自己回到了现代,然后穿着美美的衣服走在大街上。

 忽然,她在梦中听见一个人的声音,她听出那个声音就是那个讨厌小气的男人轩辕萧痕,她皱着眉头说了一句,“你这个讨厌的男人走远一点。”

 轩辕萧痕凑到她嘴边听清了那句话,脸色立刻变了,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她口中的那个讨厌的男人!

 沈云梦感觉到自己的面前有另一个人,她睁开眼睛看见了轩辕萧痕那张放大的脸,她吓得跌坐在地上,觉得自己还真是没用,看见轩辕萧痕竟然怕这个样子。阅读qi-wen.com

 “你突然站在这里是要做什么?”

 “你不是在给朕做点心吗?怎么坐在这里睡着了?”轩辕萧痕不可思议的看着沈云梦,其他人肯定不会像她这样心不在焉的做事情。

 沈云梦目无旁人的活动了肩膀,“我已经做完了才来这里休息的,你别以为我没再做哦。”

 “你做的点心在何处呢?朕怎么都没有看见呢?”轩辕萧痕只看见虹儿在旁边做着点心,却没有看见沈云梦做的。

 沈云梦指了指虹儿手里做的,“虹儿手里做的就是我做的呀,我只不过是做的累了,然后让她帮我一下而已。”

 轩辕萧痕低头笑了笑,“原来是这样,倒是朕误解你了哈。”

 沈云梦松了一口气,还好,轩辕萧痕没有追究下去,不然又要被他句欺君之罪关进大牢了。

 轩辕萧痕走到虹儿的面前拿了一块已经做好的点心尝了一口,“这个应该是爱妃亲手为朕做的,恩,味道果然不错。此生谁共12章

 不错个鬼啊!不错的话您还是吃完赶紧走人吧。沈云梦觉得轩辕萧痕今天一定是吃错药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有耐心的一直呆在她的寝宫这里。

 小福子走了进来,“皇上,凤妃娘娘来了。”

 沈云梦听见凤妃来了,更是觉得稀奇,从来不来自己寝宫的人今天全都来了,轩辕萧痕搁下手里的点心走了出去。

 沈云梦让虹儿也走了出去,虹儿看了看沈云梦,“娘娘,凤妃娘娘这个时候来会有什么事情呢?”

 沈云梦摇了摇头,“不知道,她来我这里我也不知道。”她知道凤妃来自己这里肯定是没有好事。

 凤妃看见皇上也在这里,原本笑吟吟的脸立刻僵住了,她给轩辕萧痕行了一个礼,“臣妾参见皇上。说明qi-wen.com

 “免礼。”轩辕萧痕也觉得有些奇怪,以前从不会来璃妃寝宫的凤妃今天竟然也来了。

 “莹儿你今日前来是有何事吗?”

 凤妃笑着看着皇上,“莹儿没有什么事情难道就不能来璃妃姐姐的寝宫吗?”

 轩辕萧痕点了点头,“当然是可以的,莹儿你还是老样子,伶牙俐齿的让朕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若说伶牙俐齿,臣妾自然是比不上璃妃姐姐,不然皇上也不会总是来璃妃姐姐这里呀。”

 这个时候沈云梦正好走了过来,她站在轩辕萧痕的旁边,“皇上在和凤妃妹妹在说臣妾什么呢?”

 凤妃看见璃妃表面上笑了一下,“原来璃妃姐姐也在呀,那可真是太巧了呢,妹妹正有事情要请教璃妃姐姐呢。”

 沈云梦也客气的笑了笑,“不知妹妹是有什么事情要像本宫指教呢?”说到指教,沈云梦还没有忘记她和淑妃两个人对自己下的毒手!

 “姐姐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哈,妹妹早前就听闻璃妃姐姐画的一手好画,不知道璃妃姐姐可不可以画一幅画赠与妹妹我呢?”

 沈云梦明亮的眼睛意味深长的看着凤妃,她让自己给她画画,这其中是有何密谋?还是她故意来刁难自己的?若是以前的璃妃,画画这种事情说不定是个表现自己的机会,可是她不是,这画画无疑成了困难之事!

 “不知道妹妹是想让本宫给你画一幅什么画呢?”

 凤妃眼睛眨了眨,“是让姐姐画什么就画什么吗?”

 “是,只要本宫可以画的话,自然是会答应的。”

 轩辕萧痕在旁边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也觉得十分的奇怪,他决定先耐着性子听个明白。

 凤妃考虑了一会,决定让沈云梦给自己画一幅美人在花丛中嬉戏的场景。沈云梦觉得这个题目并不难,可是她让沈云梦必须将皇上也画在画中,而且要画的她们之间很亲密的样子。

 沈云梦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到不了姑奶奶不做这妃子,丫的这种不是人受的罪她一刻也不想受!

 轩辕萧痕听了凤妃的话,觉得这个题目也是极好的,正好借此机会能够看看自己在沈云梦位置如何。

 沈云梦真的是忍受到了极点,这个凤妃,自己给她几分好脸色,她就张开翅膀准备飞到天上了。

 “凤妃妹妹,你不觉得你这个提议很欠考虑吗?难道你不知道在一个妃子面前画别人和皇上之前的亲密样子是很傻的行为?还是你自己根本就没有长脑子,才会说出这种根本没有价值的话?或者说是,你已经无聊到了要靠这种方式来打发时间?”

 凤妃被沈云梦的一大串话给噎的面红耳赤,自己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回沈云梦,只能一直你简单的字回复。

 沈云梦说完后直接转身走了,轩辕萧痕叫住了沈云梦,“云梦。”

  云梦?!他当他们之间很熟是吗?她听凤妃说完已经是很给她面子,现在居然还想让她凤妃画画,当她是那么好脾气吗?

 “沈云梦,你给朕站住。”

 沈云梦走到前面停了下来,她转过身看了一眼轩辕萧痕,“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凤妃让你给她画一幅画你为什么不答应?”

 “难道我就一定要听她的吗?我和她都是妃子,凭什么我就要听她的?”

 凤妃成功挑起沈云梦和皇上之间的战争,现在该她站在皇上面前做好人了。

 “皇上,你还是不要为难璃妃姐姐了,璃妃姐姐要是不愿意的话,莹儿也不会为难璃妃姐姐的呢。”

 沈云梦清楚凤妃的目的是什么了,她不会让凤妃称心如意的。

 “凤妃妹妹你错了,本宫刚才只是回去准备下宣纸与画画颜料,稍后就为妹妹作画。”

 凤妃脸色明显变了一下,她没想到沈云梦竟然会答应下来,自己明明就是在故意刁难她,难道她看不出来吗?

 沈云梦当然是看出来了,所以才会答应下来。虹儿跟上沈云梦,“娘娘,虹儿替您去准备宣纸。”

 沈云梦点了点头,“你去帮我准备些干净的水就好了。”

 虹儿按照沈云梦的吩咐给她去打了水,沈云梦拿了宣纸和一些颜料走了出来,小圆子已经

 “娘娘,奴才也有好久没有看过娘娘您画画了,今天奴才可要好好的看看娘娘画画。”

 小圆子的话让沈云梦觉得压力很大,她怕自己待会画的不好,得罪的可能是黄上还有看自己画画的小圆子。

 “本宫会尽力的,小圆子你站在旁边看着就好。”

 小圆子将沈云梦手中的纸展开铺好,然后站在了一边,轩辕萧痕搂着凤妃让沈云梦画。沈云梦看见他们故作甜蜜的样子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好像自己在看一般的风景一般。轩辕萧痕对沈云梦这样的反应很失望。按照他的想法,沈云梦应该是一边画画然后诅咒他们才对,或者是画到一半画画不下去了,丢下笔走了。

 “皇上,请您再亲密点搂住凤妃妹妹的腰,这样画出来的感觉更好。”

 轩辕萧痕闻言,伸手在凤妃左边的丰满上摸了一下,惹得凤妃一阵娇羞,“皇上你真是的,这么多人看着的呢,臣妾觉得好丢脸呀。”

此生谁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此生谁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 被砸场了)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被砸场了)书名: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9章被砸场了刚吃完午餐后,权以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听电话的他,脸色有点凝重,过了一会,他放下了电话,面无表情地道:“我们走吧!”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凝重,冷初月知道他有正事去办,她“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有事先去忙,我可以自己回去!”权以熙低下头,看向冷初月的一脸的浅笑,他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有你在身边我才不会无聊。”说完以后,看到她脸上僵硬的笑容,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起来,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她现在不想待在他的身边

  • 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 我们打赌吧)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洛冰连续的推了两次也没能推开车门,她停下动作,转而回神望向云若汐。两人视线交汇,云若汐狭长的凤眸拉长了眼尾促狭的笑意,“不用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底想做什么?”洛冰的语气冷沉下来。云若汐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写上了决然的神色,“我想赌一把。”“赌?”洛冰皱眉。“赌他到底是爱你还是爱我!怎么样,洛冰,你敢吗?”云若汐握紧方向盘。洛冰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若汐的侧颜。云若汐的红唇一张一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 不按常理出牌)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不按常理出牌)小说书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9不按常理出牌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她迈出步伐,高贵优雅的往外走去。一见到洛小安,她脸上的笑变得亲和关切:“小安,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伯母这是巴不得我受伤?”洛小安挑了挑眉,不悦的打量她。这是她的伯母陶雅心,表面总是一副和和善善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更是对她好极了,落不得丝毫的把柄。京城的人都夸她心善,简直是后妈的好榜样。可只有洛小安知道,即使是给她送的燕窝鱼翅,也是她们吃过的残渣来熬的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那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jina连忙狗腿的问道,之前让沐小蛮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办事就是秦影授的意,现在事情没如期办好,秦影自然是不会罢休的。坐回总裁椅上,秦影看着电脑上jina刚刚传上去的照片,是沐小蛮的比基尼照。嘉影娱乐在和每一个演员签约后,都会借着庆祝的名义,由经纪人带着新签约的几个或十几个女演员出去游玩一下,顺便去沙滩或者温泉洗洗澡。而这期间一直有嘉影娱乐的人在偷拍,当然这些照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 别这样)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别这样)小说名称: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第19章别这样顾久久不明所以,但是也不敢随意猜测,只觉得他的视线让她背脊阵阵发凉。顾久久连忙定住身形,却也不敢转身,“穆总……”“转过来。”穆爵琰再度开口,顾久久连忙照做。“抬头。”抬头那不就啥都看见了?想整死我也不带这样搞得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顾久久还是听话的抬起了头,只不过拿着手机的手却背在身后。抬起头,顾久久这才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并不像她幻想的那么污,穆爵琰与那个女人的衣服都是穿的非常整齐

  • 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

    原标题: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第19章:权宜之计!他哪只眼睛看见她心疼了?苏岩正想辩解,倏地注意到傅言深的热气似乎都已经扑在了她的耳垂上。而且,他刚才叫什么?夫人?“谁是你夫人?”顾不得在意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岩对夫人这两个字尤为在意,她又没有跟谁结婚,这都是哪门子的夫人呢?苏岩半分没有客气一把推开他,转身直勾勾的瞪着自己前一刻的救命恩人。傅言深轻笑,笑容即使温雅悦耳,与刚才给人的冰冷感觉相比,那笑声,突然之间让苏岩如沐春风般。傅言深深深的看着苏岩,低沉磁感的

  • 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

    原标题: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书名:军婚撩人019:一个吻余式微依旧很抗拒他如此亲密的碰触,立刻手脚并用的推他踢他,可陈瀚东已经决定不放过她了,他自信能给她一个美好的夜晚。控制住她乱动的小手,狠狠的吻了她。余式微身子颤了颤,然后猛地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陈瀚东吃痛立刻松开了她,身体却依旧牢牢的压在她的身上,在看到她那妖艳的红唇之后心里那一点点的怒气也淡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的下巴,不甘心的说到到:“只是一个吻而已,何必这么小气?”她急忙伸手推开他压的更近的肩膀,低头说了一句:“我去给你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听到他的话,路兮琳不乐意了。“哎,你左一个戴绿帽右一个找男人,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给你戴绿帽找男人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尤其是贺文渊。张口闭口不离绿帽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这段婚姻的始因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背叛。“提醒?真是笑话,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路兮琳讥讽,“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白天那个金饰,是送小情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