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都市修仙传4章

2017/12/27 19:33:2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都市修仙传

第4章 :期末考试

院子里有一片空地,此时几个小孩子正在那里玩耍。阅读qi-wen.com

“宇文秋君哥哥。”一个小女孩眼尖看见了宇文秋君,大叫一声往宇文秋君跑来,而其他小孩也跟着跑过来。

“小柔最近乖不乖啊。”宇文秋君抱起冲过来的小孩,露出一抹微笑。

“当然乖了。”小柔皱了皱可爱的鼻子萌萌的说道。

“呵呵,真乖,看哥哥给你带什么回来了。阅读qi-wen.com”宇文秋君摸了摸小柔的头拿出一个布偶娃娃。

“哇”小柔尖叫一声抱着布偶往屋子里跑去,看着远去的小柔,宇文秋君有些无语。

“还有你们的”宇文秋君一个接一个的将所有小孩的礼物发放,所有的小孩都高高兴兴的。

“哥哥你看。”正在这时小柔跑了回来,手里的布偶已经换了一件公主裙。

“小柔真棒。”宇文秋君笑着揉了揉小柔的头。奇闻网

“那当然了。”小柔脸上笑开了花。

“吃饭了”老院长笑着从远处走来。

晚餐很丰盛,也许是因为宇文秋君的回来。晚上,睡在自己的床上,宇文秋君睡得很安稳。

睡梦中的宇文秋君感觉到鼻子痒痒的,无奈的睁开眼,小柔正拿着布偶的头发往宇文秋君鼻子放。

“嘻嘻,宇文秋君哥哥,吃早饭了”看见宇文秋君被自己弄醒,小柔很高兴,嘻嘻哈哈的说道。说明http://www.qi-wen.com/

“你个小鬼头。”宇文秋君抓住小柔的脸揉了揉,惹得小柔一阵大笑。银铃般清脆的声音让宇文秋君没了睡意。

这顿早饭同样吃的很好,但宇文秋君吃的并不高兴,每次考完试他都会来回这里一天,然后出去打工。

小孩们也知道宇文秋君又要出去了,也没有高兴的吃饭。

最后吃完后宇文秋君拖着行李走到了院子门口,所有小孩还有老院长也慢慢走了出来。

“保重”宇文秋君鼻子有些酸,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次都一样的难过。都市修仙传4章

这次宇文秋君没准备去打工,以前打工的钱已经够自用己一期了,再加上奖学金一期还有多余。

由于自己的行云决一直停止不前,所以宇文秋君想到了继续感悟云而让自己晋级。

这次宇文秋君的目的地是y省大理市,据说那里的云非常美,离人的感觉也很近。很适合感悟云。

在买了到云南的车票后,宇文秋君踏上了云南的路程。

火车上的日子是无聊的,虽然宇文秋君坐火车很多次了,但确实第一次走这么远。

老实说坐火车真的很受罪,不仅不舒服,而且吃的也不好,还要防备车上的扒手。网站qi-wen.com

当然,以宇文秋君的灵敏度也不用怕扒手,因为基本上没人可以接近宇文秋君而不被发现。

这是宇文秋君的新发现,云可以代替自己的眼睛,还可以感应。宇文秋君将云稀薄到肉眼不可见的地步。只要到了宇文秋君方圆十米都可以感应。

当然,这种感应也有缺点,就是在天气炎热时会被蒸发。

没有了顾忌宇文秋君趴在桌子上睡得很舒服。

当然,看似睡得很死的宇文秋君遇见什么事时绝对会第一时间苏醒。

火车呼哧呼哧的开着,带着宇文秋君去远方,但是旅途会一直这样平静吗?

答案是不会。

“砰”

几天后,一声激烈的响声伴随着尖叫声将宇文秋君从唤醒。

“怎么回事。”宇文秋君瞬间睁开眼,眼前的一切让宇文秋君有些发懵。

“死人了。”尽管宇文秋君已经不是普通人了,但第一次看见这么血腥的死人还是很受不了。

死的人是一个乘警,至于死因,中弹。而这时宇文秋君也发现了凶手,一群蒙着头的人正拿枪对着车里的人。

“我们只劫财,不害命。”一个像是领头的劫匪正用阴狠狠的声音对着所有人说道。

“呜呜”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由于胆小被吓哭了。

“砰”

一声枪响,小女孩座位旁边多了一个弹孔,小女孩瞬间不敢哭了。而那个开枪的劫匪正在那里哈哈大笑。

“帮你们的财物放在这个袋子里,不然,砰。”领头的劫匪一枪打在车顶上。

所有人都被吓住了,两个劫匪拿出两个袋子缓缓走来。有的人怀着侥幸心理不想全部拿出,但那些人都被人用枪托打了一顿,后面的人就不敢了。

宇文秋君到现在还是发懵,双腿有些颤抖,不管他得了多么强的能力,毕竟还是一个学生。

正在这是,意外发生了,宇文秋君前面的一个漂亮的少女因为长相惹麻烦了,少女无助的哭喊,但车里的人都被吓住了。

正当惨剧将要发生时宇文秋君终于坐不住了。

“有多大的能力就有多大的责任。”这是老院长常说的一句话,宇文秋君一直记在脑中。

宇文秋君计算了一下,车里面共有五个劫匪,其中一个在车接头处放风,两个正在面前收钱,以以宇文秋君的速度可以瞬间秒杀两人,剩下的就靠随机应变了。

时间已经不够,劫匪即将施暴,宇文秋君瞬间站起,一手敲在前面劫匪的头上,瞬间将他敲晕。

而在那一刹那宇文秋君又跳了出来敲晕了另外一个劫匪。说着很长,其实只是在一秒而已,而在敲晕两人以后宇文秋君瞬间冲向劫匪头子。

劫匪头子明显也不是普通人,瞬间反应过来想要反击,但宇文秋君全速岂是他能反应过来的,刚刚打出手已经被击晕了。

剩下的一个很轻松的被撂倒,而放风那个压根就不知道什么事,还在那里抽烟便被敲晕。

宇文秋君松了一口气,靠着车厢,宇文秋君有些害怕,第一次动手,虽然对付的都是一些普通人,但是依然有些心惊胆战。

“呼”宇文秋君狠狠的舒了一口气。

“砰,啊”一声枪响和一声尖叫响起,当然尖叫明显是在后面。

宇文秋君瞬间往旁边一躲,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再加上是在狭小的车厢接头。顿时肩上传来一阵剧痛。血液不住的往下流。宇文秋君一脚踢开厕所门闪身进去。

“啊”宇文秋君发出一阵闷哼,往肩头一看,子弹镶嵌在肩膀上,虽然没有打进去完,但是子弹头已经完全打入。

宇文秋君一发狠将子弹抽出,控制着云雾堵住伤口。

宇文秋君侧头一看,吓出了一身冷汗。

对面的劫匪头子刚刚仗着身体素质更好先苏醒过来,要不是刚刚那一声尖叫宇文秋君恐怕也躲不过。

而这时劫匪头子劫持了那个漂亮女孩慢慢像厕所靠近。

按理说只有一个人,车上的人无论如何都可以将他击倒,奈何国人是这样。

宇文秋君叹了一口气,同时心里也有些发狠,瞬间冲出厕所,借着劫匪头子和漂亮女孩的掩护发出了一道白光。

白芒无声,却速度很快,击透了劫匪头子的头,而他的眼里还满是凶狠。

“砰”这次不是枪响。而是劫匪头子倒地的声音。

不论宇文秋君发出的力量也多强大,也不论宇文秋君以后的成就有多高,但这是他第一次杀人,瞬间恶心的在厕所里吐了出来。

吐了一阵,宇文秋君脸色有些发白,缓缓走出厕所,正在这是,宇文秋君听到了一声掌声。

“真厉害啊,虽然最后借助的是暗器,但不得不说一个打我四个手下,还是算高手了”在车厢最后面的一个人缓缓站起。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按他所说自己是劫匪头子,但他的脸完全不像,一道剑眉,配上刚毅的脸庞,很难看出他是个恶人。

突然,宇文秋君眼前一花,“砰的一声,宇文秋君倒飞出车厢。”

“啪”宇文秋君狠狠的跌倒在自己的座位旁边,嘴角留下了一丝血迹。

“啧啧,挺耐打的吗”刚起来的宇文秋君又飞了出去。

“没想到刚突破五脏境界就遇见了了一个筋骨巅峰的,虽然同为五脏境界的我打不过,但你。”男子话音刚落宇文秋君脸上受了重重的一拳。

宇文秋君看了看周围,所有的人眼里只有恐惧,没有一丝想要帮忙的意思。

“有本事跟着来”宇文秋君说完瞬间从窗口冲出火车。

刚落地中年男子也跟着落了下来。

“你果然对自己的手下没有感情”宇文秋君语气中有些戏谑。

“那种人随时都可以得到”中年男子有些不屑的说道。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宇文秋君突然说道。

“看在你要死的份上,可以。”中年男子显然没将宇文秋君放在眼里。

“你说的筋骨,五脏是什么意思?”宇文秋君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师傅是谁,连这都不告诉你。”中年男子有些惊讶的说道。

“他教了我就走了。”宇文秋君解释道。

“哈哈,一个小白竟然修炼到了筋骨境界,不得不说是一个天才,而我,最喜欢的就是杀天才”中年男子笑着说道,只是这个笑让宇文秋君有些发冷。

“看你等会怎么杀。”宇文秋君心里嘀咕着。

“武者分为皮肉,筋骨,五脏,后天,后天圆满,先天六个境界,好了,你可以去死了。”中年男子由于突然五脏似乎很高兴,欣然回答了宇文秋君的问题。

“看来我的《天道决》和武者是相对应的,那么震天对应的就是先天了,只不过我的起点更高”宇文秋君心里有些明了。

“事情你也知道了,可以去死了。”中年男子发出一阵爆喝冲了过来。

“就是现在。”宇文秋君眼里光芒一闪,不退反进。在在接触的一瞬间,光芒闪过。

“咳咳”宇文秋君单膝跪在地上,吐出了一口血,而他的后面,中年男子也跪在地上,只是他可没有那么简单的伤,他的心脏部位一个小洞正在缓缓冒血。

“太轻敌了吗?筋骨境界竟然可以真气外放”男子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了,眼神慢慢暗淡。

“死了吗。”宇文秋君长呼一口气,却引得伤口一阵疼痛。

刚刚宇文秋君发现了中年男子似乎只会近身格斗,于是便想出了这么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幸好,他赌对了。

“这里是哪?”宇文秋君疑惑的看了看四周,是一片山地,由于匆忙,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车,只知道现在到了云南。

都市修仙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都市修仙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4章

    原标题: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4章小说: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第4章取悦他邮轮继续在海上航行,而苏浅却归心似箭!还有一天便是齐昊宇和夏清婉订婚的日子,那位姐姐抢她的男人,还毁她的清白!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窝囊气?易天逍安稳地坐在餐椅上,寒眸幽幽看着对面神思不属的小女人。“身为礼物,你这自觉性可不怎么样!”苏浅被拉回注意力,皱眉看向那张俊美得让人不敢逼视的脸。易天逍和齐昊宇明显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他的冷酷和身上毫不掩饰的锋芒锐气,更让他本就扎眼的外表迫人呼吸!说白了易天逍就是那种让人一眼看了便

  • 战少,一宠到底!4章

    原标题:战少,一宠到底!4章书名:战少,一宠到底!第一卷第4章受伤的地方“等等,放下枪!”秦琛一看不对,忙出声阻止。这群四肢发达大脑简单的保镖,简直是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怪不得只有自己,能成为最靠近太子爷的男人。保镖相互看看,齐刷刷收回了手里的枪。顾非衣这才缓过神来,几秒后才反应自己是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羞愤的小脸涨红,手忙脚乱地从战九枭怀里退了出去,“对,对不起……”“你是对不起我。”他静静看着她,那目光直勾勾,让顾非衣脸有些烧,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然后,她听到男人如同冰川雪山般冷冽的声音又响起

  • 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4章

    原标题: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4章小说名: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第4章那个画面静躺在床上,看着不熟悉的床顶,闭上眼,脑中浮现出那个画面……公园的一处草地上,几只蝴蝶安静的飞过,这里很少有人来打理,杂草都长的很健壮,草地的石凳上,一个面若冰霜的女孩为一个满脸幸福的男孩包扎着伤口。男孩微笑,静静看着女孩熟练地为他包扎着,感觉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那么的美好,仿佛时间停留在那一刻就好了。女孩感到男孩在看她,冷冷地瞟了他一眼,继续包扎,心里想着:傻子。包扎完,女孩淡淡地说了句:好了。便扭过头不想看到那张

  • 秦少的秘密前妻4章

    原标题:秦少的秘密前妻4章小说名:秦少的秘密前妻第一巻第4章六十万杜逸阳理解舒安。她是个看似柔弱,骨子里却倔强而坚强的女人,“如果需要帮忙,舒安你尽管开口,我们是朋友。”杜逸阳最后那句我们是朋友,让舒安在很长时间里红着眼眶,直到回到那栋即将拆迁的废旧小区里。她看到家里居然亮着灯,唇角带着希望的浮动了下,她低头快步走向那栋房子,无论如何,今天必须和方泽开口了。楼门已经在眼前了,她面前的路却突然被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房东大婶拦住,她用力把她扯到角落里,拍着胸脯说,“舒安啊,你总算回来了!”“怎么了?”

  • 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4章

    原标题: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4章小说: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第4章皇宝宝回归,隐瞒三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好像弹指间就过去了,谁都不会在意小小的三年。可如果一个人,三年的日日夜夜,都在担心、愧疚呢?那日子,必定不好过。“若素,你又在想你儿子了?”王楚刚从衙门回来,看见安清瑶在发呆,于是找她搭讪,但他向来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安清瑶这个名字不能再用,于是安清瑶改名为安若素,她早就想好,万一有一天凌帝追查到她,她就说是安清瑶是她姐姐。反正,凌帝没见过安清瑶的真面目,

  • 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4章

    原标题: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4章书名: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第4章以牙还牙果然,云安琪已经恶毒地微笑起来:“七妹,刘叔已经服了春药,你若再不答应,咱们便把你送给刘叔享用!虽然你丑陋不堪,不过服下春药之后刘叔是来不及看你的脸的,哈哈哈!”只是如此而已?这种手段对于雇佣兵界第一人而言,未免太小儿科了!云墨染挑唇冷笑:“白痴。”“你……放开他!”云安琪笑容一僵,恼恨地挥了挥手,“刘叔,这死丫头是你的了!我倒要看看她能嘴硬到什么时候!”“是!”侍卫立刻撒手,被春药折磨得几乎失去了理智的刘叔跌跌撞撞

  • 骄妻胜火4章

    原标题:骄妻胜火4章小说:骄妻胜火第4章羞涩型的帅哥军训就这么如火为如荼的进行着,颜晓筠和三位室友也在第一周的水深火热之后,渐渐适应了军训生活,与同班同学打得一片火热,也跟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小教官们混得烂熟,时常会在休息时间缠着他们讲部队的趣事,个个都听得十分入迷。颜晓筠发觉,自己很喜欢这样的生活,规律、热情、轻松,这种轻松并非身体的轻松,而是心理层面的轻松,不必把全世界的人都当成竞争对手,她只需要让自己活得精彩,至于别人怎么看她,不必过多理会,那种让人舒畅的自由的感觉,让她的心简直就像漂到了外

  • 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4章

    原标题: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4章小说书名: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第4章撞见看着情绪失控的夏筱筱,孙晓婷的脸瞬间挤成了一团,委屈的大喊:“啊!疼死我了,正飞,快救我……”一听孙晓婷的声音,邵正飞想也不想的上前伸手想把夏筱筱推开,可是失控的夏筱筱力气很大,邵正飞扯了几下见她没松手,猛然用了蛮力把夏筱筱一把推了出去。夏筱筱的力气再大,也敌不住一个男人!身体不受控制的趔趄了几步,脚下一个没站稳人跟着向后一仰摔了下去!呯!随着一声闷响,夏筱筱感觉后脑勺传来一阵刺骨的痛,原来她倒下去时,正好砸在了茶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