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终极小农民19章(第19章 香艳赌约)

2017/12/27 17:26:0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终极小农民

第19章 香艳赌约

在做了一些准备之后,终极小农民19章(第19章 香艳赌约)张唯伸出手将刘燕的脚捏在手中,她的脚大小刚好被他一只手所掌握,肤质柔软,饱满匀称的脚趾紧密挨着,让人有咬上去的冲动。
“看什么呢?再看我先把你眼睛挖了!”
刘燕见张唯有些出神,威胁了一句,声音却刚中带柔,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她还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这么肌肤之亲过,虽然之前张唯早就碰过她,但那是意外和昏迷的时候,所以多少有些紧张。奇闻网
“抱歉,燕子姐,你的脚实在是太美了,忍不住多看了会儿。”
张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刘燕听到这话,俏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红晕来。
很快,张唯便是按摩起来,他没有直接按伤口处,而是轻轻捏起脚趾。
刘燕靠在床沿上,一阵阵舒服的感觉从脚掌传来,说明http://www.qi-wen.com/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没想到这个家伙还真的有一手。”
刘燕很满意他的手法,在这种舒适的感觉下,不知不觉起了一丝困意,可就当她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脚掌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
“嗯哼……”
下意识间,她条件反射般地嘤咛了一声,就连身体也跟着颤抖了一下,有气无力的说道:“阿唯……你……”
虽然声音依旧柔软,却带有一丝愠怒,奇闻网显然刘燕以为张唯在借机占便宜。
“燕子姐,你别误会,这是我专门的一种按摩手法,能够在一小时内,就能让你扭伤的地方全部复原。”
张唯认真的解释道,眼睛却悄悄的瞟了一眼睡裙裙底,刚才刘燕抬了下腿,露出了里面穿着的纯白三角底裤。
“一个小时?你这是在诓我吧!”
刘燕瞪了他一眼,根本不信,一般扭伤要一个礼拜才能好,就算请专业的按摩师按摩,那也至少也要两三天,一个小时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终极小农民19章(第19章 香艳赌约)
“有没有在骗你,等一个小时后不就知道了?”
张唯没有多解释,关键解释了,刘燕也肯定不会相信,因为这涉及到了他修炼的那些奇门道法。
“那不行,到时候便宜都被你给占完了,要是一个小时后,我的脚没能彻底好转,你就乖乖的让我踢一下裆部,如何?”
刘燕不依不饶 ,而张唯则一阵汗颜,虽然踢一下裆部比直接把自己的那花话儿剪掉要好不少,但男人的命根子是很脆弱的,根本受不住力,稍稍用力碰一下,那滋味都不是人受的,刘燕这也是够狠的。
“看来这代价挺大呀,这样的话我要是赢了,是不是得有个什么奖赏,才算公平?”
张唯无奈一笑,既然是打赌,那得就有打赌的样子,他可不想吃亏。
“奖赏?这个嘛……”
刘燕稍稍一想,突然眼中神光一动,红唇微启,但却又露出顾虑的神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燕子姐,还没有决定吗?要不就算了吧,今天就这样,剩下的明天再给你按摩,只不过明天你可能得在床上躺一天了。”
张唯见状激将道,刘燕一抿嘴,还是下了决心,说道:“好!如果你赢了,我就像小时候一样,抱着你睡觉!”
“诶?”
张唯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刘燕竟然会以这种作为赌注,他和刘燕差三岁,小的时候作为姐姐的她,确实会经常搂着自己睡觉,可那个时候他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刘燕也是个假小子,身体没有发育完全,可是现在……
张唯看了看刘燕半裸在外丰满的胸,不禁咽了咽口水,还真的是有些期待起来。
“还发什么呆呢?我可是已经开始计时了,到时候可不会给你多一秒时间!”
刘燕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伸手将毯子往上挡了挡,来自qi-wen.com翻了个白眼提醒道。
张唯轻轻一笑,也没有着急,继续按照刚才的节奏,按摩起刘燕的脚掌来。
刘燕闭着眼睛,刚才那酥麻的感觉再一次传来,而且一阵一阵的,让她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甚至是一种快感,这种快感仿佛水中的涟漪一般,轻缓地冲击着自己的心神,就连自己的酥胸都因此变得坚挺起来,隔着薄薄的睡裙,都能清晰的看到玉峰峰顶的葡萄凸立着。
她紧抿着玉唇,忍住想要发出的呻吟,脸上的神色羞涩中带有一丝郁闷,心里暗暗决定,要是一个小时后,张唯没有治好她的扭伤,一定要狠狠踢他的裆部!
就这样,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张唯的手停了下来。
“怎么?这就结束了?”
刘燕不解,时间还没到,而且这一停下,让她竟有一丝失落和不舍。
“不是,燕子姐,我突然想到,待会我会加强这种按摩方式,你可能会有一些……一些可能异样的感受和表现,你确定要继续吗?”

终极小农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终极小农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三届书法作品展入展名单

    近日,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学员书法作品评选评审工作在京圆满结束。本次评选工作面向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的学员,经过评委会严格评审,共有30位作者入选。本名单为公示名单,公示期为2018年4月27日-5月3日,共7天。公示期间,如发现有违规问题,可向中国书协(大型活动处)举报;公示期结束后,仍接受对有关违规现象的举报,举报材料要求信息准确,事实清楚,中国书协将依照相关规定调查处理。中国书法家协会2018年4月27日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学员书法作品评选前三十名作者公

  • 我们在进行算姻缘的时候需注意什么呢?

    婚姻关系到一个人的一生,想必每个人都会希望自己有一段美好的姻缘,可以值得自己去珍爱一生。所以,有些人会通过八字算婚姻,希望算出自己婚姻的早与晚,好与坏。而且在古时候,人们算姻缘也是很有讲究的。那么我们在进行算姻缘的时候需注意什么呢?下面来给大家介绍下。第一点是属相要合、八卦九宫配婚要合、年命要相合。古人云“嫁娶之法说与知,先将女命定利期”,意思就是当要选择嫁娶日期的时候,要以女方的年命为基础,根据女方来选出个好日子。第二点是两个人的姓名人格数理五行要相生,两个人的命局日主五行要相生;姓氏五行也不

  • 四月春光,捻字为香

    春日里,舒服的温度,轻折风袖,是一朵朵的桃花开,凭栏,话深意,风一吹,就落下一行行相思。一览无遗的阳光,倾洒而下,我扬起面颊,闭着眼睛看太阳,满目柔柔的粉,恰到好处的香,喜欢这样,在一份煦暖里,我看到儿时的自己,在树下,一朵一朵数着枸杞花,眼睛弯弯的笑,像花儿一样。总会在某一个瞬间,因某一个事物,而陷入某种思绪,就像倒转的胶片,在检索的标签里回望,亦如此刻,终究是太过感性的人,也深知自己的随心随性并不是轻松的事,却依然喜爱这样的一念而起。关于文字,已经不记得最初的念起,只是任由自己写写停停,常常

  • 华艺讲堂:善本碑帖赏析

    善本碑帖在历经了岁月沧桑之后,能流传至今,实属不易。除了自身拥有的重要的书法艺术价值外,还蕴涵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何为善本碑帖?从拓本上看,椎拓较早、存字较多、拓制精良;从题跋上看,则是名家真迹、言之有物、书法精美;至于流传,不外乎名家递藏、精工细裱、品相完好。一份碑帖,若能满足这些条件中几个,已可称之为善本,若全部条件都符合,则可被认作善本中的善本。如吴昌硕、王国维等题跋的《石鼓文》卷及赵之谦考释的《刘熊碑》册,皆是符合上述全部条件的善本。4月28日下午三点,广州华艺国际春拍系列活动之华艺讲

  • 作为师父,他坑了自己的弟子,让弟子变的人不人鬼不鬼!

    小刘侃封神,接着给大家侃!西伯侯姬昌,在羑里城被囚禁七年之久。靠着散宜生给费仲尤浑送礼,他们二人帮姬昌说好话,纣王发了善心,放姬昌回西岐,并给他加官进爵,并夸官三日。可姬昌在中途听了黄飞虎所言,只夸官两日就逃回了西岐。姬昌这一逃跑,没有反心也变成了有反心的事实。纣王下令追捕姬昌。就在这时,终南山玉柱洞的云中子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姬昌该今朝难满,便派雷震子下山救父。可此刻的雷震子只是个七岁孩童,修行法力不够,而姬昌又不能死,所以,云中子便将雷震子改造了一番。看雷震子被改造后成了什么模样?青头红发,

  • 恐怖故事:同一个鬼遇到了两次

    直到现在为止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的存在至今还只是一个谜,不过随着现实中的灵异恐怖事件逐渐增多,让我们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而且还被好多人亲眼见过!按照封建迷信的传统说法,人在去世之后就会直接去阴曹地府报道,只有那些心愿未了的枉死冤魂,才会停留在人间,而且这些枉死之鬼都是一些恶鬼,遇到之后会非常的麻烦,没准一不小心我们的小命儿就要交代道他们的手上了!但是不管是什么鬼,他都不会主动招惹和自己无关紧要非亲非故的人的,有人误以为鬼总喜欢在那些阴暗僻静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角落里面呆着,如果您真的那

  • 如何保养血珀,使之美丽如初?

    大家都知道血珀是琥珀中的佼佼者,是不可多得的琥珀宝石。血珀的颜色大致分为酒红是、血红色、暗红色。血珀镶嵌戒指或者血珀镶嵌吊坠之类的都是每个女性都梦寐以求的,对于已经得到心爱血珀宝石首饰的朋友们,如何保养好自己手中的血珀呢?最好的天然血珀产自缅甸,但缅甸血珀含有大量的二氧化铁,非常不好保存,这里之所以单独把血珀拿出来就是这个原因。他们认为,血珀的红皮不可避免的要氧化掉,任何办法都无法阻止。氧化之后的缅甸血珀表面回出现一层裂纹,很难看,只能打磨掉,分量减轻了不说,色也变淡了。接触过缅甸血珀的人都知道

  • 幸福的小事

    弟弟周末来苏州游玩,在家里住了两天。走时,我送他到地铁口,他说:“你和姐夫的每个瞬间都很幸福。”弟弟是周六过来的,傍晚我到小区门口接上了游玩一天的他。我和先生结婚快两年了,公公婆婆在老家,我们在城里租房子住。弟弟也是第一次来我们的住处。到家后他放下包便做在沙发上“吃鸡”,我在厨房烧晚饭。喊他吃饭时,他问我不需要等姐夫吗?我说:“你姐夫工作比较忙,又不喜欢晚高峰堵车,便很少回家吃饭,他如果回来会提前说,我们不用等。”我话音刚落,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先生打来的,他问:“你们吃过没有?”我开心的说:“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