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苗疆蛊虫14章

2017/12/27 13:47:13 来源:网络 [ ]

小说:苗疆蛊虫

第十四章、引祸上身
  鬼蛊灵摇摇头说:“我以前只在湖北、江西一带活动,不了解湘西,不知道是什么怪物。苗疆蛊虫14章他既然长着一只蝎子手,很有可能和毒蛊有关。而且蝎子是五毒虫之一,可能这怪物来头不小。至于他为什么来找你的麻烦……呵呵,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清楚。”鬼蛊灵说到一半,没有再说下去。   五毒虫,来头不小,这都是什么东西啊!我更是疑惑。   “别吞吞吐吐了!”   鬼蛊灵说:“原本你住在茶花峒相安无事,可你偏偏要去找什么小巫、小巫。现在惹祸上身了吧。推荐qi-wen.com”鬼蛊灵恨铁不成钢。我愣了一会,方才想明白:“你……你是说。这东西来找我,是因为麻小巫。”   “不是麻小巫会是谁?我感觉他身上的气息,和毒虫洞非常相似。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蝎子手就是麻小巫婚配的郎君。你抢走了它的新娘,所以它来找你。”鬼蛊灵幸灾乐祸地说。版权http://www.qi-wen.com/   “你不要幸灾乐祸,你和我性命攸关,我死了,你也要魂飞魄散。”我说。   这时我才清醒过来,沈金花把麻小巫留下来,不是出于好心,而是等着蝎子手来夺我性命的。沈金花在离开的时候就想好对付我的办法。这个死老太婆,还真令人作呕。   鬼蛊灵咬牙骂道:“恶毒的萧棋,竟然对我用了滴血认鬼。我真是倒了大霉,要帮你这个没用的家伙。奇闻网我告诉你,萧宁,咱们这回都要玩完了。”   我不解地问:“你不是把它赶跑了吗,还怕什么呢?”   鬼蛊灵连着叹气:“你太年轻了,这蝎子手今天只是试探我们,还没有用尽全力。麻小巫是白龙峒献给它的洞女,是它的新娘子。自古以来,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它岂能善罢甘休!为今之计,咱们收拾东西,连夜跑出湘西,或许有活命的办法。”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这话如同针一样扎在我的心口。这时我才彻底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同时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地弱小,又要再一次亡命天涯。推荐http://www.qi-wen.com/   我沮丧地从雪地里移到脚步,回答了屋里,经过麻小巫房间外面,还能听到她的呼吸声。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坐在床边,没有半点睡意,昨天已经过了生日,我已经十四岁了。连着被人打了耳光,胸口受了重击,如今还要当临阵脱逃的胆小鬼。真是没用!   “蛊灵,留在这里,难道非死不可吗?”我有些不甘心,不知不觉地就要流泪了。   鬼蛊灵坐在床边,晃动着双腿:“我虽然没来过湘西,但也知道蛊毒可以杀人无形,十万大山的恶神邪灵更是不好惹。一旦缠上,逃到天涯海角都没有用。你若有勇气,我留下来陪你面对……你可千万别哭,我就怕这小孩子哭泣。说明qi-wen.com”   鬼蛊灵这么一说,我当即就笑了起来。蝎子手住在毒虫洞里,可能是白龙峒邪灵,逃不走就留下来面对吧。   我握着拳头说:“恩,我不想当弱者,我想面对眼前的一切。上一次从故乡小镇逃走,我失去爷爷和阿妈。如果这一次再逃走,我不知道还会失去什么……”   一丝寒风从窗户缝隙吹了进来。鬼蛊灵愣了一愣,忽然跳了下来,说:“哎呀,我是怎么了……我原本是要吃掉你魂魄的……怎么还要和我成为好朋友了……”鬼蛊灵大声地叫着,原本昏睡的黑狗醒了过来,咧开嘴巴看着鬼蛊灵。   “萧宁,那巫丫头既然说金蚕蛊既然是苗疆第一神蛊虫。咱们就想办法用起来,什么蝎子手,什么沈金花……应该好对付……我累了……你自己想吧……”鬼蛊灵语速很快,说完后跳到房梁上,呼呼休息了。   鬼蛊灵和我爷爷萧棋有大仇,跟我说了这么多已经是给足了我面子。我思前想好,觉得它的主意可靠,这才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早上醒来的时候,雪地已经很厚了。   麻小巫做好了早饭,用昨晚剩下的米饭,加上鸡蛋,炒了一碗蛋炒饭,另外用鸡蛋打了一个蛋汤。这蛋炒饭粒粒饱满,再加上鸡蛋汤可口,味道非常美味。我平时吃得早饭,跟着完全不能比。   麻小巫见我吃光碗底最后一粒饭,不由地笑了起来。   我并没有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她,这事情即便她知道也于事无补。整个白天,外面都在下雪。我找了一把锄头和铲子,在院子里寻找埋藏的金蚕蛊。   院子很大,前前后后挖了几个大坑,出了几身汗,都没有找到金蚕蛊。麻小巫站在一旁问:“萧宁,你要干什么?挖这么多坑干什么?”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我要把金蚕蛊找出来。”   麻小巫托着脑袋问:“你把它找出来干嘛啊?”   我道:“眼下没有办法,只要找出金蚕蛊,才能防止别人伤害我们。”麻小巫似懂非懂地点头,转身回了屋里面,烧了一盆大火,端到一旁给我取暖,到了饭点的时候,就煮了米饭,喊我进去吃饭。   整个院子挖了不少地方,根本就没有存放金蚕蛊的罐子。也不知道二叔把罐子埋在哪里了?早知道应该在他出门之前问一问,回想起二叔走时,我还和他吵了一架,真是有些不应该了。   到了天黑的时候,还是没有找到金蚕蛊。黑狗鼻子虽然灵敏,却嗅不出金蚕所在。   麻小巫道:“既然是金蚕蛊,一定藏得很深的。你就不要着急了,明天再找吧。”我原本心情有些沮丧,听了这话,倒也有些心暖。   在屋里烧起了大火,我同麻小巫讲了很多我小时候的事情。麻小巫却什么也没有讲,只是在一旁听着。我感觉我们两人的距离没有拉近,反而更远了。   麻小巫一连打了哈欠,看样子是要睡了。我早早把院门关好,把房门紧闭。我并没有马上睡觉,提防蝎子手今晚来偷袭我。担惊受怕地过了一夜,蝎子手并没有来找我。第二天早餐是鸡蛋面,洒上了香油,沁人心脾。   到了中午,白龙峒来人传信,说麻小巫可以回去了。沈金花已经说服寨子里的人,不让麻小巫进毒虫洞了,如果反悔的话,就让蚩尤大帝来惩罚她!   听了这话,麻小巫一喜,说:“萧宁,今天我就可以回白龙峒。我奶奶以蚩尤大帝起誓,就觉得不会违背誓言。”   蚩尤大帝是苗族的上古英雄,传说可以控制毒虫猛兽。苗疆十三峒养蛊之人,多崇拜蚩尤大帝,一旦以大帝名义起誓,就定然不会反悔了,否则蛊虫反噬,七窍流血而亡。   我为麻小巫高兴,说:“那我送你回白龙峒吧。”麻小巫连忙摆手:“不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你一个人当心,马上就要过年了,你二叔他们应该会回来的。我走了……别太孤单……”   麻小巫轻快地跑了出去,跟着白龙峒来人一起走出了茶花峒。我若有所失,心中好像一下子空了,追到院门,看着麻小巫的背影,她走得很快,一直都没有回头。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鬼蛊灵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文绉绉地说了一句。我骂道:“蠢货,少在我面前卖弄,快帮我找金蚕。”鬼蛊灵说:“你二叔是厉害人物,他藏得东西,我可嗅不到。到晚上再说!”   我一巴掌打飞了鬼蛊灵,又选了几个地方,始终没有找到金蚕蛊的踪影。而整个院子墙角已经变得坑坑洼洼的,好像遭了灾一样。我沮丧地把锄头和铲子丢到一边。   到了晚上,早早地关上门,屋子里面的灯全部开着,还特意点了一些煤油灯,烧起了一盆大火,就等着蝎子手出现。   我和黑狗在一旁打瞌睡。鬼蛊灵跑到我耳边喊道:“萧宁,晚上阴气浓一些,或许我可以感知到金蚕蛊。咱们出去再挖挖。”   我被鬼蛊灵吓了一跳,一脸怒色。鬼蛊灵已经跑到了一边,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鬼蛊灵哈哈大笑的时候,红眼睛也就没有那么红了。   “你是故意整我的吧,怎么昨天不告诉我呢?”我不高兴地说。鬼蛊灵道:“你可真笨。麻小巫是白龙峒的人,万一她是沈金花的棋子,我们找出了金蚕,岂不是要传到沈金花的耳朵里。”   我心说麻小巫才不是棋子,道:“我的好伙伴,你说得对,咱们去把金蚕找出来!”   “这火会冲杀阴气的,你都熄灭了吧。”鬼蛊灵说道。   我按照它的吩咐,把火和灯都熄灭了。整个大屋一下子就黑了起来。出来的时候,几天的大雪已经把云都下来,下弦月挂在天上,月光澄净,倒也可以照亮四周。   鬼蛊灵立在院子里,感知着金蚕蛊的存在。我的眼睛可以看到一些游魂,却没有发现金蚕的踪影。鬼蛊灵看了一会,指着西边的墙角,说:“在西南边上,有一缕淡淡红气,你眯眼看一下!”   我眯眼看过去,果真有一条十分微弱的红气,正从白雪中缓缓地升起来,与游走的孤魂分外不一样。   “肯定是这里,我应该早些来挖的。”我兴奋地跑过去。四周看了看,在动手之前,说:“萧关是我二叔,有人要害我,所以才把你挖出来,你别生气。”金蚕蛊厉害,不说清楚,我怕它会伤我。   我以最快的速度挖动,不过一会,就挖出了一个大坑,越往下,那红色气息就越强烈。我更加确定,这是金蚕蛊所在的位置。   就这这时,一条绳索从院外抛了进来,墙头上冒出了三个人头,三人都带着鹿皮手套,鹰一样的眼睛看了过来。   “兄弟们,有人先我们一步,来偷蛊虫了!还是个小小偷!”三人中其中一个说道。   

苗疆蛊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苗疆蛊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1米8“大胡子糙汉”玩刺绣,还让杨幂穿在了身上!

    人要享受生活,而不仅仅是活着。Rexy与Ada身高一米八,满脸络腮胡,面对眼前这个体型颇丰、笑容腼腆的大男孩,你猜猜他的职业是什么?“通常我会给他们20次机会,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猜到。”Rexy忍不住笑出声来:“其实我是一位绣郎。”一个“糙爷们”刺绣?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就在前不久,他还以唯一华人团身份,代表工作室在伦敦领取了刺绣届的“奥斯卡”金牌。然而,荣誉的背后,是整个团队夜以继日的付出。完成一件刺绣作品,少则一个月,多则一年。杨幂穿过他们的刺绣作品;芭蕾皇后谭元元慕名而来;为芭蕾舞蹈家

  • 苏东坡嫌紫砂壶太小巧,亲自动手做了把“东坡提梁壶”来泡茶

    “东坡提梁壶”,又称“提苏”,是宋代大学士苏东坡研制的一种茶壶。苏东坡喜好饮茶,也爱茶壶,他对紫砂壶很是爱不释手。在担任杭州通判时,曾经到阳羡,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宜兴,考察紫砂壶的制作工艺流程。苏东坡欣赏紫砂壶,但是觉得紫砂壶的个头过于小巧,容量很是有限,对于他这种爱茶的人来说,这种小壶根本满足不了他的饮茶需求。于是他决定自己设计一种比较大的茶壶,来满足自己的使用。苏东坡让书童买来制作紫砂壶的原料和工具,想要亲自动手设计与制作,。可是对于到底怎么做,做成什么样,他其实心里又没谱。或许是出于文人总想

  • 家风丨斯人虽已逝 精神血脉延

    家风,是一个家庭或家族长期以来形成的能影响家庭成员精神、品德及行为的德行传承古语有:“家风正则后代正,则源头正,则国正”大到国家,小到家庭,家风都极为重要因为它不仅代表了家庭的文化和传统更代表家庭的道德品质和精神追求家风建设与每个家庭息息相关而对党员家庭来说,则尤为重要家风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谈到家风建设,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习近平强调: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习近平总书记撰写的文章《“潜绩

  • 重修金村、香山朱氏族谱:弘扬朱子文化,传承家族精神

    中国网东盟1月23日讯岁末寒冬时节,欣闻金村、香山朱氏宗族父老乡亲正紧锣密鼓启动重修族谱工程。作为一位远离桑梓,在异乡南宁寓居二十多年的宗族后裔,不禁别有一番感慨……族谱是家族的文化标志。修谱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续谱关乎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古人云:“礼莫大于尊祖敬宗,典莫大于续修宗谱。”先祖文公朱熹则告诫我们:“三代不修谱者,大为不孝也。”诚然,一国不可无史,一地不可无志,一族不可无谱。家有谱,犹水不失源,犹木不失根。所以修纂一部全面系统反映本族历史文化的优秀族谱,对我们广大族裔

  • 袁世凯PK张之洞之湖北新军PK北洋新军

    湖北新军之强有赖于两个人,一个是张之洞,一个是黎元洪。新军黑马黎元洪彰德秋操,北军的对手是湖北新军。湖北新军是除北洋系之外,最强的一支新军。自袁世凯开始编练新军到辛亥年清帝逊位,全国共练成了新军24万人。袁世凯的北洋系总人数有14.5万人,占总人数的六成以上,据精锐新军的九成以上,在精锐新军里,非北洋系的只有湖北新军第八镇。湖北新军之强有赖于两个人,一个是张之洞,一个是黎元洪。张之洞是晚清四大名臣之一,洋务派的领袖,著名的学者兼思想家,后期主张适度的维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为其思想精髓。他的

  • 老人被赶进猪圈,生病儿不闻不问,临死想吃蛋,猪肚下发现了一只

    涂大墙是个老木匠的儿子,他爹老涂专为人打棺材,从小见多了生死,练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性格。涂大墙死都不怕了,还能怕啥呢。老涂五十几岁这年,外出给人打棺材摔下悬崖成重伤,被人救回后已经是奄奄一息,跟老伴没说两句话就死了。有人说老涂打棺材缺木短料,故得了如此下场。可老涂的顾客都说涂木匠为人和善,从不多挣别人一纹银,也不会少一寸料。也有人说涂木匠是被打棺材那家不想给钱故推下山的。更有人说是同行木匠嫌他抢的生意多而下了黑手。具体详情?没人知道,被老涂带进棺材了。老涂死后,涂大墙从小不愿干这行,并百事无

  • 方城县致力建设生态宜居文明城市:规划建设并举 切实惠民利民

    (特约记者张中坡)方城县强力实施百城建设提质工程,以“三城联创”为动力,坚持“以文塑城、以绿染城、以水润城、以亮扮城”,不断完善城市功能,深化文明城市创建内涵,打造中等宜居宜业城市。至目前,该县中心城区面积达到30平方公里,人口30万人,绿地率34.25%,绿化覆盖率39.36%,获得国家园林县城、国家卫生县城和全国文明县城提名县三个国家级荣誉。该县坚持用科学规划引领城市发展,完成城市总体规划修编,确定了“双核引领、环廊相映、四点串联、五片联动”的整体布局,确立了到2030年中心城区面积达到50

  • 《无问西东》:感情里如何避免变成刘淑芬或许老师

    《无问西东》被各种高大上的光环包围着,影片中每个人物众多,每一个人物都展示了一段人生。在众人为陈鹏和王敏佳的错过而感慨唏嘘不已时,我却看到了婚姻生活里男女的抗衡。首先明确的是我并不觉得刘淑芬是坏人,这是一个可悲有值得同情的角色,许伯常遇上刘淑芬的死缠烂打式婚姻也算是可怜之人吧。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在许伯常和刘淑芬身上,有太多我们需要吸取教训的地方。一、再相爱,一旦一方变心了,就该放手了刘淑芬和许伯常年少时也曾相爱过,花样年华廊下奏乐,琴瑟和谐,后来许伯常继续深造,读了大学,眼界和心胸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