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书名:香村多娇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7 9:47:3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书名:香村多娇

第2章 傻傻的大伯
兰兰发起了呆,张富贵急了,抓起她的手就往水桶里浸,顿时清凉的水迅速传遍兰兰全身……

    兰兰的手被他有力的大手抓着,但是此刻她却没有反抗,她低着头,任由冰凉的井水,冷却她受烫的手,但她的脸却越来越烫。版权qi-wen.com

    张富贵又到田野里抓黄鼠狼,把皮剥掉,肉放在家吃,皮拿到镇上卖,换了一些猪肉,还给兰兰买一身漂亮的新衣服。

    兰兰穿着那件新衣服,她高兴得不得了,她已经两年没穿过新衣服了,王二庆每天就知道吹牛,实际的一点都没有。

    每天不是鱼就是肉的,不出半月,兰兰就被养得白白胖胖的,营养好了,宝宝再也不会因饿肚子而大哭大闹了。

    但奶水太多,问题又出现了,兰兰的奶水超过了孩子的饮用量,胸口撑得发胀,兰兰每天痛得浑身不自在,她又没有这种经验,不知道怎么办?

    有一次,张富贵又傻呵呵地看着她喂孩子,她的胸口比之前整整大了两圈,还圆鼓鼓的,张富贵看着很有成就感,但宝宝马上就吃饱了,躺在兰兰的怀里巴达着小嘴满足地睡着了。

    可是兰兰却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于是她把放在摇篮里,自己挤了起来……

    她挤得很痛苦,口里不断不断发出痛苦的叫声“啊……啊……”,她挤着也痛,不挤也痛。张富贵看不过去了,他走了过去,嘴突然凑过去,学着婴儿吸了起来……

    “你……你……”兰兰没料到,张富贵会这样,她本能把他的头推开,脸红得像红柿子

    “别……怕……,我帮……你……”张富贵抬起头跟她说。

    “不行”兰兰抱着孩子,羞赧地跑进了她的房间,关上了她的房门。小说书名:香村多娇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张富贵还傻呵呵地看着她的房门。

    兰兰跑进房间后,再也没出来……

    张富贵看了看她的房门,摇了摇头,出去干活去了。

    快到吃晚饭的时间,张富贵收了工,他在厨房做起了饭菜。

    但等他做了好了香喷喷的饭菜后,兰兰还关在房里,张富贵有些担心了。

    他走近兰兰的房门,正要敲门,却听见屋里传来水哗啦啦的声音,张富贵狐疑了起来,屋里怎么会有水声,这兰兰在里面干什么?

    张富贵凑近了门缝,眯着一只眼,用另一只眼透过门缝看进去,眼睛的一幕让张富贵热血沸腾,他看到什么了呢?

    她的完美的背部曲线,是那么柔和而蜿蜒,一对隆起的大屁股是那么嫩滑丰满,如莲藕般的双腿紧紧地夹着,没想到她的屁股和腿这么白,这是她长年穿长衣长裤的结果。

    张富贵咽了咽口水,他的眼睛观赏着这道美丽的风景,他多么希望,她可以转过身来,让他一睹那迷人的正面风光。

    正当张富贵怕被她发现而想敲门的时候,兰兰居然身子转了过来,哇,那对第一次毫无遮挡地全尺寸地展现在张富贵的面前,看得张富贵目瞪口呆、心旌摇动……

    真是扫兴,张富贵还没有看够,兰兰就开始穿衣服了。版权http://www.qi-wen.com/

    他这么一急好了,身体忍不住往前倾了一下,头撞在门上发出了响声。

    兰兰马上抱着衣服遮掩自己的关键部位,她惊恐地叫道“谁?”

    换成是别个,被兰兰这么一叫,肯定吓得七窍生烟,一缕烟地跑了……

    可是这个张富贵,外表傻呵呵,或者是装傻,内心一点不比人迷糊的张富贵,却丝毫没有跑的意思,他非但没跑,还若无其事地很镇定地敲起了门,在门外喊道“兰……兰……吃……晚……饭……了”

    就好像他刚刚压根都没看过她洗澡,刚刚来到她门前一样。

    兰兰听到这样的回答,马上放下了紧张的心,原来是张富贵来叫自己吃饭来了,看自己紧张的,在她看来,张富贵那傻样,会知道偷看女人换衣吗?

    “嗯,马上就来”兰兰应道,便慢条斯里地穿着张富贵给她买的新衣服。

    兰兰出来了,张富贵看着他买的新衣服穿在兰兰的身上眼前一亮,这个村妇马上变身为城里人,束腰碎花连衣裙,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地淋漓尽致,特别是裙子下那露出的一截小脚肚雪白如玉让张富贵眼谗不已。

    “兰……兰,快……去……吃……饭”张富贵说着,差点流下口水

    兰兰也感受到张富贵似火的眼神,她羞赧着跑进了厨房。

    “哇,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做菜”兰兰看着一桌的菜,兴奋不已,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被别人照顾,被别人伺侯,而王二庆在家的时候,只有她伺候王二庆的份。

    张富贵把一碗饭和一双筷子递到她面前,兰兰不禁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傻呵呵的样子,对女人却如此细心,她开始怀疑当初嫁给王二庆是不是一个错误,当初年少的她被王二庆的外表和话语所迷惑,然而自打产下儿子后,随着激情和浪漫的流逝,兰兰才意识到生活上的点点滴滴的体贴才是那么可贵。推荐qi-wen.com

    在兰兰心里,她开始重新认识这个傻呵呵的长相普通的大傻贵了,在他看来,她就像一个女王受到尊重和隐隐中的爱慕,她不理解的是,像张富贵这么一个好男人为什么就娶不到老婆,难道仅仅是因为有些口吃和穷吗?

    兰兰坐在长凳上,开始吃饭。

    张富贵不断地往兰兰的碗里加菜,最好的、最有营养的菜都夹在兰兰的碗里,这不禁让兰兰有些感动,她何曾如此受过别人的关怀,她想起了往事跟今日对比,兰兰不禁淌下泪来。

    在她还未出嫁前,爸妈最疼的是她弟弟,乡下重男轻女观念很严重,于是几乎所有最好吃的、最好的东西都是留给她弟弟的,她争过、抢过,可是她招来的不是爸妈的同情和内疚,而是他们的打骂和责备,“快点放下,那是你弟弟的……”,“死丫头,你吃了,你弟弟吃什么?……”,“你当姐姐的,就应该让着弟弟”,“弟弟比你小,你什么都应该让着他……”,“死丫头,敢赶弟弟抢东西,你皮痒了吗?”

    ……
第3章 无微不致的体贴
诸如此类的偏心话和令她伤心的话在她耳旁萦绕,诸如此类的被轻视的情景在她脑海里浮现,没错,她是乡下重男轻女现象的受伤者中的一个代表,她是封建残留思想在当代农村体现的一个缩影。

    兰兰以为嫁人后,这种情况会改善,因为王二庆苦苦在神树下等待她一个星期让她感动,让她以为她的幸福开始了,但不曾想,她如愿以偿地嫁给了王二庆以后,王二庆才露出他的真面目,这个穷但心高气傲的男人,好吃而懒做,连一双袜子都得兰兰给他洗,有什么好吃的,王二庆也是自己吃了再说……

    王二庆所有这些缺点,兰兰都视而不见,因为她爱他,她们在一起,不像是一对夫妻,更像是一对姐弟,兰兰一直向姐姐一起照顾王二庆,又像一对主仆,王二庆是主子,而兰兰则是一个贴身照顾他的丫鬟,白天伺候他吃饭穿衣,晚上还得伺候他睡觉,任他鱼肉,不管她愿不愿意、舒不舒服,王二庆从来只顾着自己,没有顾及兰兰的感受。

    兰兰时常在王二庆身下痛苦承受着,眼角滑下热泪,但她一直这样忍受着,因为她认为她是他老婆,她应该尽妻子的义务。

    只有在张富贵面前,兰兰才体会得到,自己也是高贵的,女人怎么了,女人也应该被人关爱,在王二庆出去以来,张富贵就像一个大哥哥照顾一个小妹妹一样照顾她。

    于是乎张富贵那天吸了她的奶,张富贵做出这么出格的事,兰兰在心里却并没有怪他。阅读qi-wen.com

    今天的鱼,刺比较多,张富贵夹起一块,用另一只手细心地拔刺,然后再放到兰兰的碗里。

    兰兰喉咙哽咽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老半天,她才憋出一句话“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无法再坐下去面对着张富贵,没等张富贵回答,也没吃饱饭,她就起身跑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心开始摇摆了。

    “喂……,你……”张富贵在后面喊着,因为他知道兰兰就吃了小半碗饭,平时她都吃一整碗的,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饭没吃完就跑了。还有兰兰问的那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的话,让本来就口吃不善表达的张富贵不知如何回答。

    是,张富贵得好好考虑这个问题,他为什么对她那么好呢?

    现在她男人不在家,理应对这个弟媳来些关心,可这关心,是不是有些过头了呢?张富贵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吓了一跳。

    他脑中冒出一个疑问“我是不是对弟媳有那种意思?”,这个疑问让他羞愧难当,作为兄长,他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弟媳有这种非分的想法?

    张富贵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企图把不干不净的想法,一巴掌打跑……但是他男性的本能和他久旱而悄然萌发的渴望,让他的眼睛不自觉地看着兰兰远去的背影,直到兰兰又躲进了她房里,门又被关了上,张富贵依然盯着那扇门在发着愣……

    兰兰对着自己房里的镜子,她摸着自己的脸独自己照了起来,她被自己的变化吓了一跳。

    这张原本被太阳晒得有些黝黑的脸,经过这大半个月的养尊处优竟白嫩了不少,原本瘦削的脸廓却也饱满了不少,显得那么楚楚动人。版权http://www.qi-wen.com/

    原来这大半个月以来,自己有这么大的变化,原来女人是靠保养的,就跟厨房的那把菜刀一样,你时常去磨去擦拭去保养,它就会保持锋利,刀口峰芒闪闪发亮,如果不去管就会锈迹斑斑,不堪一用了。

    想到这,兰兰刚开心的心情又悲哀了起来,她为什么要悲哀呢?

    她的容颜虽说日渐焕发,可是自打王二庆走了后,自己的身体从没得到男人的抚慰,时间一长,恐怕就如不打磨的菜刀要长锈了,到最后不堪一用,待青春已逝,将如调败的花朵一样垂垂凋落,让人惋惜。

    兰兰突然觉得让王二庆出去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女人没有了男人,就好比鱼儿脱离了水源,迟早会干渴而死。
第4章 渴望觉醒
兰兰摸着自己嫩滑的脸,慢慢到脖颈……这让她原始的渴望有一丝的觉醒,她多么希望王二庆立马出现在她面前,两人相拥着,在床上打着滚……

    可是王二庆一回来,她的“女王”的日子就要宣告结束了,又回到了她的“丫鬟”和“工具”的日子,这也是她不愿意再过的日子。

    她甚至开始幻想,若是把张富贵的体贴细心给王二庆,或是把王二庆的帅气和甜言蜜语赋予张富贵,那她只要其中一人即可,可偏偏这对非亲兄弟,却如天壤之别、南北两极,形象好的只会说不会做,会做不会说的形象又很普通。

    老天似乎有意在戏弄兰兰,让她在这两个男人之间徘徊不定。

    张富贵把所有的好吃的都留了她,把赚来的钱给她买吃的穿的,而自己依然穿着那厚重的又热又破的土布衣服,身边又没个女人,她没个一儿半女的,真可怜,想到这些,兰兰不禁淌下泪来。

    不一会儿,张富贵拿着他自制的弓箭准备出去的时候,兰兰不知自己怎么回事,她叫住了他,似乎这么快就忘了他所犯的错“大哥,你受伤了,就不要出去了。”

    这么简单而平实的一句话,对着这个光棍说,那在张富贵的心里可就不那么简单而平实了,而是在他的心里犹如一个石子丢进了河面,泛起了涟渏,不断向四周扩散。

    张富贵顿觉一阵心暖,没想到兰兰她也开始关心自己了。

    他转过身来,用他的招牌微笑——傻呵呵的笑,对着兰兰,但他笑而不语,他还是走了。因为他不会说,也不知道怎么说,所以他只能把兰兰对他的这份关心深埋在心底,回报以对她更细微不致的照顾。

    这不,兰兰吃那些鱼都吃腻了,他就想去上山给她弄点野味。

    兰兰让他暖心的那句话,没有让他停留下来,而是更激发了他上山找野味的决心。

    晓林村后面那一片茫茫的山,可能会有毒蛇,也可能会有猛兽,但这傻呵呵的汉子就是有一股傻劲,为了给他不该爱的女人改善一下生活,他便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山里,凭着那自制的竹制玩意去上山逮野兔,他真是傻得可爱,村里人可没人会做这样的事。

    兰兰没想到的是那傻大伯竟会真拿着那破玩具弓箭上山打猎,她后悔没有拦住她。

    可当她抱着孩子追出来的时候,面对着一片茫茫的大山,她望而却步,她只有为他祈祷了。

    兰兰没有回家,而是抱着孩子走进了社公庙。

    她点上香,在社公公面前为他大伯祈祷,祝他平安回来。

    要不是他大伯几次三番,偷看她的身子惹她生气,她一定要拦着他做这样的傻事。

    兰兰的心里,打开了话茬,吃什么野兔,谁要吃野兔,你问过我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你弟弟王二庆交待,谁又来像你一样照顾我们娘俩一样照顾我们……

    想到这,兰兰泪如雨下。

    一个人当你天天看到他的时候,你会觉得没什么,甚至会烦他老是眯眯地看着自己,可是当他身处险境的时候,你就会为他担惊受怕。

    此时在兰兰的心里,她已经分不清,是把张富贵当成了大哥,还是当成了爱人,总之,她怕他有事,怕他从此一去不回。

    兰兰左等右等,不见张富贵回来,以往都是张富贵在地里做完活又洗掉泥巴开始做菜做饭,而衣服也被张富贵以“你在……做……月……子”为由全抢了去,他一个男人把所有的衣服拿到井边去洗了,就连兰兰的内衣,他大伯也不放过,每每弄得兰兰又羞又感激。

    可是今天的午饭,要兰兰自己做了,因为他大伯上山还没回来,生死未卜。她不是懒不想做,而是她做了也只不过是她一个人吃而已,做这种饭有什么意思?

    兰兰胡乱了洗了几下菜,又把菜胡乱地扔进了大锅里,在灶前胡乱地添了几把柴火。

    灶里面冒出的浓烟把她的眼睛熏得难受,泪水直流,她走出厨房,外面已经没有了烟雾,但她的泪水却如决了堤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她这是在为谁而流泪?

    兰兰随便吃了点午饭,她也不知道自己吃了点什么,只觉得这么长时间没下过厨,自己炒的菜已经不叫菜了,糊的糊,生的生,咸的太咸,淡的太淡。

    这跟张富贵每天精心烹饪的饭菜相比,那真是天壤之别,想他的菜,便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他这个人。他的衣服没有一件好的,不是旧的发黄,就是破的补了一块又一块,可怜啊,他身边没有一个女人,也没有一儿半女,而他这么年轻就可能已葬身山中……想到这,兰兰不禁泪水再次泛滥,模糊了她的视线。

    “这炒的是什么菜”兰兰说着,把碗和筷子扔在桌上,走了。

    但马上又回过头来,哦,碗和筷子还没洗呢……不用了,不是有他大伯吗?……可是他大伯还没回来。

    该死,又想到了他大伯,兰兰拍了拍她有点晕的头,怎么一整天脑子里都是他大伯?

    可不是?看到院子中的柴,就想起他大伯在那挥汗如雨地劈柴,看到那井,就仿佛他大伯在埋头洗她的衣服,看到那墙上挂的那黄鼠狼的皮,就仿佛看到他大伯在傻笑着,在那宰黄鼠儿狼。

    到处都是张富贵的影子,让兰兰头痛不已,她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

    他只是一个傻子,一个色狼而已,有什么值得她如此怀念的?

    她跑进了她自己的屋里,企图在脑海中将张富贵的形象抹去。

    她看着这屋门,又仿佛看见了他大伯傻呵呵地端着饭菜朝她走来。

    于是把屋门也关了,这样总看不到你了吧。

    但床头上的摇鼓,又让她想起他那躲在窗户下偷看了她的身体之后,把这个塞给了她。

    她一气之下,把摇鼓也扔到了床底下。

    但当她低头看一下自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竟也是他大伯给买的。

    她头痛得历害,赶紧将自己的衣服全脱掉。

书名:香村多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香村多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听说爱情路过我14章

    原标题:听说爱情路过我14章小说:听说爱情路过我第十四章神秘来电“那个子涵,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害怕!呵呵…”苏言缩缩脖子道。韩子涵收回眼神,淡淡的开口:“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什么话题?”苏言装傻。“我知道!”云雅接到,脸上带着一丝猥琐的气息:“要不要我提醒你吖!”“好了好了。”苏言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了,只得在心里说着对不起大神了,然后就开始坦白:“我说还不行吗,这里呀,是连亦学长告诉我的,也是他让我带你来的,这个汤呢也是他为你定的,说是要给你补补!”“大神?”韩子涵愣了一下。倒是云雅一

  • 嗜血狂妃:王爷别太污14章

    原标题:嗜血狂妃:王爷别太污14章小说书名:嗜血狂妃:王爷别太污第十四章不敢直言的检验结果“林君笑,你确定你能承受那未知的后果?”赵承凤墨眉微挑,询问着林君笑,也是在给林君笑一个反悔的余地。“君笑确定。”林君笑毅然决然的答话道,心中已经做好了受死的准备,对于一个死了心的女人,身体上的死亡并不可怕。“若是本王说,可能会牵连你满门呢?”赵承凤微侧着身子,加重了语气对林君笑说话,希望能借此而让林君笑退缩。“……王爷!?”听到会连累满门,林君笑惊呼一声,瞠大了眸子朝赵承凤望去,无法在第一时间做出回答。若

  • 嗜血总裁,暖个床吧14章

    原标题:嗜血总裁,暖个床吧14章小说:嗜血总裁,暖个床吧第十三章我要你爱我!乔辰深没有表情的看着李总和那个妖艳的女人互相亲吻和撕咬,然后倒到一张空的沙发上。而秦芯却早已羞得满脸通红,就在这时,来不及反应的秦芯被乔辰深大力的拉起,随便捡了一张沙发,甚至不管沙发上还有一对男女在互啃,就把秦蕊甩了上去,然后自己像猛兽一般的压了过来,瞬息间疯狂的扯着秦芯的衣衫。乔辰深的动作惹起了包间里大多数人的注意,秦芯也发现了这一点。她羞辱难当,护住自己的胸前:“你要干什么!”很好,终于有反应了,乔辰深想,我就是要让

  • 桃运高手14章

    原标题:桃运高手14章小说名:桃运高手第十四章不安的心跳不客气,你回去吧。”蓝清逸看他走远之后,一下子把门关上了。不过林飞见到蓝清逸把们关上之后,眼神立刻变的锐利非常,刚才那笑意迎人的表情马上荡然无存,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真他妈晦气,里边竟然有人,动不了手了。”那林飞狠狠的小声说了一句。林飞愤怒的走了,其实他不知道,里边只是一个大学生而已,如果知道是李云飞在里边,那他一定会毫不顾忌的动手了,可以说是李云飞救了蓝清逸一次。躲在屋子里的李云飞成了那林飞潜在的不安因素,正因为不了解,所以才可怕。稳

  • 王者之路14章

    原标题:王者之路14章书名:王者之路第十四章成立帮会转眼过了两天到了周五,汪大头头上的伤也好的利索了便来学校上学,虽然伤好了但是在头上明显的额头上还是留下了一道四厘米左右的伤疤,而汪大头的霸气回归加上头上的疤痕更显得汪大头凶悍无比。早自习刚上到一半一声敲门声打破了早晨的鸟语花香,苏云上前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一中三大校霸之一的汪大头,苏云还算客气的问道:“原来是汪同学,有什么事情么?”也就是苏云,换成其他的老师巴不得离这个瘟神远一点呢。苏云给汪大头带过两天课,再加上周毅的关系汪大头并不是很讨厌苏云,也

  • 千亿宝宝:盛少宠妻成瘾14章

    原标题:千亿宝宝:盛少宠妻成瘾14章小说:千亿宝宝:盛少宠妻成瘾第14章什么是身体想得到释放欧阳乐不悦的瞪了她一眼,用手指了指她手中的面粉。“你应该说,你想要帮我包包子。”鉴于她这个儿童心理医生的分析,欧阳乐现在的意思,一定是这样。他已经快六岁了,跟他一样大的白小帅,口中时常的长篇大论,比她这个做妈妈的还要厉害。然而,这已是她和欧阳乐相处第二天,她却没有听到他说过一个字。他到底是自闭症,不愿意说话呢?还是真的是哑巴?想到这里,白小诗使劲在心里‘呸’了几下,哪里有亲生母亲,说自己儿子是哑巴的。“好

  • 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14章

    原标题: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14章小说名: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第十四章见面就掐下车没一会儿,帝月门口就聚集了众多学生,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一脸的花痴。“快看啊!是枫落学长的车子,太酷了。”一位穿着校服的女生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陌枫落,摇着身边的人。“是啊!噫~从枫落学长车上下来的是谁啊?长得比冰兰学姐还好看。”站在女生旁边的人,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陌月清,一脸惊讶。“哎~快看快看,枫落学长旁边的女生,好美,好正。”一男生听见周围议论纷纷,转头看着陌枫落旁边的陌月清。“快看,又下来一位

  • 凤还朝:冷王来侍寝14章

    原标题:凤还朝:冷王来侍寝14章小说名:凤还朝:冷王来侍寝第十四章本姑娘不做侍妾(2)楚沐风闲闲地喝茶,闲闲地洗浴。赫连若畔腿疼屁股疼头疼,当日被辱的场面更是在心头火烧火燎。又看他墨发如锦缎铺洒,药水下精壮的胸膛若隐若现,压抑了三天将要发作的怒火在胸腔里沸腾了半天硬是没有烧起来,只剩一簇小火苗扑簌扑簌地跳。一捻指掐灭它,赫连若畔腆着脸笑得赤胆忠心:“王爷,您找我有什么事?”有事说事,说完了她好走人。可怜千防万防的封管家,为了提防赫连若畔爬上楚沐风的床,不惜将十八姬妾抬出来压她。天公不作美,竟然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