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暴君的第一宠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7 7:52:28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书名:暴君的第一宠妃
第001章 绝色女奴
    这里是名满天下的奴隶市场,在这里,每天有成百上千的奴隶被买走,从此,他们没有了自我,只是一个言听计从的傀儡……

    “臭婊子,叫你不听话!叫你不听话!”一个凶神恶煞的奴隶贩子手拿一根长鞭,对着铁笼中的女子大声吼叫着。《书名:暴君的第一宠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女子仰起脸,一双美眸倔强地瞪着奴隶贩子。她不会屈服的,若是沦为奴隶,还不如一死了之。

    奴隶贩子看见她这副样子,不禁更加生气,恐吓道:“你不要以为吓跑那些客人就可以逃脱,你应该还不知道吧,要是你今天没有被卖出去,你的下场会更惨。”

    女子闻言,不禁面露哀色,一双手也随之紧紧握住了铁笼的栏杆。她自然是知道,眼前这猥琐得几乎令人作呕的奴隶贩子,绝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可是,现如今她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女子看向奴隶贩子,之前的憎恶也化作一种楚楚可怜的哀求,“求求你放了我吧……”

    “放了你?哼,天下怎有如此便宜的事?”奴隶贩子不怀好意地笑了。

    女子心一沉,但也无可奈何。版权http://www.qi-wen.com/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一夜之间她失去了所有,从一个足不出户的千金小姐,变成了任人品头论足、讨价还价的待售奴隶。

    此时的她浑身肮脏,披头散发,宛如一个疯子,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隐藏在这样的装束之下的,是一张绝世的容颜。

    “快给老子打起精神,你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是想继续吓跑顾客吗?”奴隶贩子往地上啐了一口,说:“老子辛辛苦苦把你弄过来,不捞回一笔,怎么对得起我自己?”

    女子顿时满眼怒色地看向奴隶贩子,他竟还敢说自己辛辛苦苦?这天下还真是不乏颠倒黑白之人。

    奴隶贩子看见了女子眼睛里的愤怒,扬起鞭子辱骂道:“臭婊子,居然敢瞪我?不想活了是不是?”

    女子敛下眼帘,不再看他。她默默地退到了铁笼最后面的地方,蜷缩着身子,隐隐发抖。

    如果那天晚上没有发生那样的惨案,如果那天晚上她没有变成一个无父无母无家可归之人,如果那天晚上她没有中了这个卑鄙之人的迷药,那么,现在的她,又该是怎样的光景呢?

    奴隶贩子看见铁笼里的女子缩成一团,恍若一只受惊的小兽,心里居然得意起来,他就是看不惯这个女人一副倨傲的样子,他倒要看看她能撑到什么时候。

    奴隶贩子将鞭子往铁笼上狠狠一抽,恶声道:“如果天黑之前你还没有买家,我就把你卖去妓院,到时候,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要任天下的男人玩弄、糟践!”

    “你说什么,妓院?”女子这才抬起头,唇角发颤,不敢置信地问道。《书名:暴君的第一宠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对,就是妓院!你该不会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吧……”

    奴隶贩子的话还没说完,女子就惊恐地冲到铁笼边,凌乱的发丝遮住了她那副娇小的面庞,但仍能看出那脸上的惧意。

    她再一次哀求道:“我求求你你放了我吧,我是死也不会去那个地方的……”

    “哼,不去?”奴隶贩子扔下手中的长鞭,怒气冲冲地打开铁笼,一把将女子拉了出来,“你不是说你不去妓院吗?那我现在就开了你的苞,看你还跟不跟我假正经!”

    “不,不要……”

    女子一边叫喊,一边伸出两只手胡乱抓打着,但是却丝毫起不了作用。顷刻间,奴隶贩子已经撕开了女子的外衫,然后又扯开了那白色的长裙,哇,这个女人的肌肤还真是光滑,真是令他直流口水啊!

    感受到身上突如其来的凉意,女子这才意识到她再无路可退!她突然停下挣扎,泣声道:“放开我,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

    她哭了,自从那日家中剧变,她已经哭了无数次,但没有一次如同现在这般,绝望。

    她知道,现在的她再也没有选择,她宁愿去做奴隶,也不要被这样的禽兽玷污。

    但是奴隶贩子却不想轻易放过这个揩油的好机会,他伸出手,色迷迷地想要去抓女子胸前的柔软。

    突然,奴隶贩子“啊”地痛呼一声,然后捂着手惨叫不已,“娘的,是哪个不怕死的暗算大爷我!给老子出来!”

    女子也不禁朝他那只手看了看,只见那手背上不偏不倚嵌着一锭银子,鲜血直流。

    奴隶贩子这时候也注意到了袭击自己的东西竟然是一块银子,顿时也闭了嘴,取下那银子惊愕不已。奇闻网

    “老板!难道不做生意了吗?”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那声音冷得像冰,令人不寒而栗。

    女子和奴隶贩子同时看向了声音的主人,漫漫黄尘之中,一个男子傲然而立。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可是眼眸里却有着无人企及的冷酷与沉稳;他一身普通蓝锦的长袍,然而腰间却挂着一块价值连城的血玉。

    此时的他,一头乌黑的发丝随意用玉冠束起,随着阵阵狂风,飞扬如舞。他俊美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端倪,只是用那双冰冷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衣不蔽体的女子。

    奴隶贩子显然已经将方才的受伤抛之脑后,多年的经验告诉他,面前的这位,绝对是一位阔绰的顾主。

    “客官有何吩咐?”不知为何,连这个在江湖上打滚多年的奴隶贩子,在这个年轻的男人面前,声音竟也有些颤抖。网站http://www.qi-wen.com/

    男人一挑那对漆黑如墨的剑眉,瞟了一眼立在一旁的女子,冷然问道:“这个货色,多少银子?”
第002章 无心蛊毒
    女子亦是定定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为何他看自己的眼神,不似一般买家那样挑剔、审视,而是有种疏离,有种不屑?

    “客官好眼力!”奴隶贩子一听生意来了,顿时喜笑颜开,他猛地将女子拉了过来,引得那双脚上的铁镣发出一阵阵的声响。

    奴隶贩子揪住女子的头发,迫使她面对着这名冷峻的男人,可是她的眼睛里,却有种不容忽视的抗拒。

    “客官,您好好看看,我敢保证,这附近的货源里面,绝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我是问你多少银子!”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眼睛里闪出一抹狠色。

    “是,是……”奴隶贩子赶紧推开女子,唯唯诺诺地说道:“不知客官想要怎么买?要是只买人,价钱是一百两。不过我们还有别的服务。”

    男人冷眼看着,示意奴隶贩子继续说下去。

    奴隶贩子拿出了一颗药丸,说:“这颗药丸叫做无心,只要让她服下,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命令她。阅读qi-wen.com如若她不听,你摇动金铃,她就会浑身剧痛,生不如死。客官,我们这里是实惠价,药丸的价格,只要一百两呢。”

    女子听了这话,不由得一阵趔趄,双脚本就拷上了脚镣,因此整个人不可避免地摔倒在地。然而,此时的她并未感到摔倒的疼痛,而是深深的恐惧。

    那个男人却依旧毫无表情,问:“仅此而已吗?”

    “当然不,我们还有一个特色服务!”说完,奴隶贩子又拿出一块烙铁,说:“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可以为您量身打造一个烙铁,将您的名字烙印在她的身上。不过,这块烙铁的价格,也是一百两。”

    “不,求求你们不要……”女子终于张开干裂得几乎出血的唇瓣,喃喃地哀求着。

    男人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甚至连看都不曾看她一眼,便果决地从袖口取出了三张银票。

    奴隶贩子一看那银票,哇,三百两,想不到这个人如此爽快,竟然连价也不还就成交了。

    “多谢客官,多谢客官!”奴隶贩子说完,对女子喊道:“臭婊子,快把这药丸吃了。”

    女子脸色苍白地哆嗦着,她一边摇头,一边艰难地撑起身体,一寸一寸地向后挪去。

    她不要吃,她不要像这颗药丸的名字一样,成为一个无心的人。她好不容易才在养父母的掩护下捡回一条命,她不能交给这些人。

    想到这里,女子脸色一沉,张嘴就要咬舌自尽。

    “啪!”奴隶贩子瞬时冲了过去,一巴掌甩在了女子的脸上,大声道:“想死?你现在的命可不是你自个儿的了!”

    说完,奴隶贩子抓住女子的脑袋,毫不犹豫地将“无心”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转身交给男人一个金铃,谄媚地道:“小的我这就去准备烙铁,敢问客官尊姓大名啊?”

    “古岑涯。”男人一字一句地回答。

    “好,知道了,请客官稍等。”说罢,奴隶贩子就在一旁忙活了起来。

    古岑涯站在那里,脸色如霜。片刻之后,他缓缓地向女子走来,双眼紧紧地盯着她,然后在她面前蹲了下去。

    此时已经吞下“无心”的女子,望着他露出一丝苦笑。他真是铁石心肠!想不到自己这样求他,他还是要她成为他的奴隶。现在有了“无心”和金铃,她甚至连死的权力也没有了。

    “客官,烙铁已经准备好了,我现在就给她烙上去……”

    “我来!”古岑涯喝止道,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人一震。他扫了女子一眼,然后从奴隶贩子的手中接过了烙铁。

    然而,接过烙铁的古岑涯并没立刻下手,他面无表情地凑近女子,近得几乎能听闻彼此的呼吸,随后才幽幽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这问题一问出口,古岑涯便在心里一阵冷笑。他知道的,她叫郁璃,可是,他要让她亲口告诉他!

    “求你放了我……”女子惊惶地抓住古岑涯的衣袖,像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跪在他面前乞求着最后一丝机会。她的眼睛丝毫不敢离开那通红的烙铁,因为她生怕自己一个恍惚,便要承受那灼烧之痛。她更害怕的是,自己的身上会留下一个陌生男人的名字!

    然而,面对她的颤抖、她的苦求,古岑涯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他甩开女子抓住他衣袖的手,不悦地喝道:“我问你叫什么名字!回答我!”

    说罢,古岑涯的另一只手摇起了奴隶贩子方才给他的金铃,金铃立刻就发出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啊……好痛,好痛……”女子的眉头纠结在一起,那铃声,似乎要将她的五脏六腑给摇碎了似的,令她几乎昏厥。

    “叫什么?”古岑涯并不曾因为她的痛苦感到不忍,相反,他的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正因为这快感,所以他摇动金铃越来越快,几乎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

    他就是要让她痛苦!就是要让她痛苦!

    女子紧咬嘴唇,泪眼朦胧间,她抬眼望去,眼前的这个男人犹如人间恶魔,那张原本英俊好看的脸,也突然变得可怕起来!

    终于,女子再也忍受不住那“无心”的疼痛,她伏在古岑涯的脚边,沙哑道:“郁璃,我叫郁璃!”

    古岑涯这才收起金铃,他攫起她的下巴,厉声道:“郁璃,从今以后,你要牢牢记住,你是我的奴隶,而我,是你的主人!”

    郁璃神色空洞,却依旧点了点头。

    霎那间,古岑涯掀开她的最后一层衣衫,然后毫不怜惜地将烙铁印在了她的左肩。

    “啊——”郁璃惨叫一声,随后便头一歪痛苦地晕了过去。她没有看见自己肩膀上冒出的轻烟,也没有闻到那烧焦的味道,但是此时已无知觉的她,眼角却流出了一行泪水……
第003章 一道催命符
    **************

    郁璃再次醒来,已经是六个时辰之后了。

    “这是哪儿?”她挣扎着坐起来,打量着这个陌生而雅致的房间。难道方才脑袋中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一个梦吗?可是,为什么肩膀还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郁璃侧过头,掀开衣衫,看了看自己的肩,她倒抽一口凉气,因为她知道了这不是梦,她的肩上,赫然印着三个字:古岑涯。

    “姑娘,你醒了吗?”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小丫头,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和她差不多。

    郁璃戒备地看着她,问:“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姑娘,我叫红袖,这里是落云谷啊。”她回答着,看见郁璃神色稍缓,便说:“红袖给您准备了热水,姑娘要先沐浴吗?”

    郁璃低头看了看自己,着实狼狈不堪。因此她便任由红袖搀扶着,走到一个热气腾腾的浴桶边上。

    红袖道:“姑娘,你也歇息了好久,好好泡一泡,或许能让您浑身舒畅呢!”

    “谢谢。”郁璃张了张嘴,声音却是小得可怜。

    “那我先不打扰姑娘了,红袖就在门外,要是姑娘需要帮忙,可以随时叫我。”红袖说完,留下一套干净的衣裳,出去了。

    郁璃缓缓解开自己的衣裙,然后跨入桶中,她有多久没有沐浴了?大概也有四五天了吧。自从那一晚家中遭到剧变,她就再也没有过过一天安稳的日子。

    直到现在,她还记得那一晚的情景:

    那一天,郁府突然来了一伙蒙面的黑衣人,他们好像在追问什么人,一个女人。不过,养父宁死也不肯说。

    当时正在后院的养母,她慌张地抱着自己,说:“璃儿,有多远走多远,再也不要回来。”

    说完之后,养母将她藏在了园中的玫瑰花丛中,她被玫瑰的刺刺得很痛,但是养母说:“忍着痛,才能活着,一定要活着。”

    养母没有再停留,她将黑衣人引开了。

    她在玫瑰丛里面躲了很久,没有人相信一个娇嫩的小姐会躲在玫瑰丛里面。

    直到整个府邸都恢复了安静,她才爬了出来,她看见养父死在了大厅,养母躺在他的旁边,鲜血染红了一地……

    “想什么呢?”不知什么时候,古岑涯竟然来到了房间,他看着她闭目沉思的样子,脸上是明显的不悦。

    郁璃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拿衣服遮住自己,慌道:“你……我正在沐浴,你怎么能……”

    古岑涯的双眸射出了两道凌厉的光芒,他凑近郁璃,道:“你已经是我的奴隶,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忘了吗?”

    沐浴之后的她,早已不是先前那般的邋遢不堪,那张水珠未干的容颜,若说是倾国倾城也丝毫不为过。

    可是,面对这样的一张绝世容颜,古岑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心动,有的只是满腔的愤怒与仇恨。

    突然间,他双眸一冷,一只手紧紧地抓住郁璃的胳膊,不由分说地将她从浴桶中拖了出来,然后像扔一块破布似的将她扔在了床上。

    “你干什么?”郁璃身无寸缕,不禁又羞又急。她双臂环抱住自己的身子,眼睛却是不解地望着古岑涯。

    “干什么?”古岑涯讽刺地一笑,然后道,“我花了三百两将你买回来,你说我要干什么?”

    听见这样的话,就算郁璃再怎么不谙世事,她也能猜出其中的意思。她惊慌地看着古岑涯,身体却一点一点地向床角挪去,“我可以做你的奴隶,可以为你端茶倒水,但是请你,请你不要这样……”

    “端茶倒水的粗使丫鬟我多得是!”古岑涯愤愤地说着,然后一弯腰,轻而易举地抓住了她柔嫩的小脚,毫不怜惜地将她整个身体扯向自己。

    “不!”郁璃感到左肩传来一阵剧痛,大叫一声。

    古岑涯欺身上床,用自己健壮的身体压着她,看着她肩上那三个血迹鲜明的小字,突然大笑道,“怎么,你很疼?”

    郁璃皱了皱眉,这样的烙印,能不疼吗?可笑的是,这烙印明明是拜他所赐,他却来如此淡然地问她是不是疼!

    郁璃伸出手,想要将他推开。

    可是古岑涯偏不让他如愿,他抚摸着她的左肩,抚摸着那三个小字。这样的触摸如同伤口上撒盐,郁璃一阵痛呼。

    “哼!”古岑涯冷哼一声,却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郁璃,你应该感谢我,我让你痛,你便可减少你的罪孽!”

    古岑涯说完,不等郁璃反应过来,便将她的身体毫无间隙地贴向自己。

    郁璃浑身一僵,聪颖如她,又怎会感受不到古岑涯此时的**?她只好红着脸哀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还是……还是一个……”

    她还是一个没有过第一次的女子啊!她真的不想自己的第一次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更不想是和这个人!

    “怎么,你身为一个奴隶,还有资格保留什么吗?”古岑涯狠狠地抓住了她胸前的柔软,似要将其揉碎一般。然后他一挺身,毫不留情地长驱直入,没有任何前奏地进入了那片无人登录过的领地。

    郁璃痛苦不堪,她忍不住蜷缩起身体,可是这样的举动却让古岑涯十分不爽,他逼着她面向自己,然后冷冷一笑,一字一句地说道:“从今以后,我要一点一滴地磨掉你的骄傲和自尊,我要让你成为我最低贱的女奴!”

    “你走开,走开!”郁璃大喊,她真的很痛,快要承受不住地痛,而这个男人,竟然在进行那个动作的时候,还紧紧地抓住自己带伤的肩膀,使得她痛上加痛。

    “你怎么敢让我走开?”古岑涯大口喘着粗气,腾出一只手从腰间取出那串金铃,冷笑着……

    “不要摇,不要摇……”郁璃恐惧地看着那串金铃,那仿佛就是一道催命符,金铃一响,他会让自己做出什么,她真的不敢想象。

    可是,这个男人是存心不让她好过的,她不要,他就偏要!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他一遍一遍地摇着,脸上带着令人恐惧的愤怒,“告诉我,你甘愿成为我的奴隶!”
第004章 残忍的占有
    郁璃双手按着自己的头,她痛得全身颤抖,那男人却还不停歇地在她体内冲撞。

    她一阵眩晕,险些又昏了过去。

    “啪!”一个巴掌落在她的脸上,想要昏过去?那还要看他古岑涯准不准!“我的命令,你还没有执行呢?怎么就想昏过去?”

    金铃又是一阵摇晃……

    “我说……我说……我甘愿成为你的奴隶……”郁璃虚弱地说着,额头上是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她承受的痛又岂是他所能了解的?

    古岑涯还是不愿放过她,又问:“你是谁?我又是谁?你甘愿成为谁的奴隶?”

    郁璃苦苦地一笑,说:“郁璃甘愿成为古岑涯的奴隶,一生一世,甘愿为奴。”

    “该死!”为什么看见她这副决绝却顺从的模样,他心里竟然有种堵堵的感觉?古岑涯不愿意想太多,他扔下金铃,更加勇猛地占有了她,直到最后一刻,他瘫倒在她的身上,看见她冷淡地睁大着眼睛,看着自己。

    “闭上你的眼!不许你看!”古岑涯愤怒地大喊,然后迅速起身,整理好衣物和发丝,摔门而去。

    郁璃躺在床上,眼角流出了两行清泪,为什么不许她看?难道她不应该好好看看自己的主人是一副怎样的嘴脸吗?

    ************

    “谷主,不好了……”红袖慌慌张张地跑进了苍狼阁,却正好看见古岑涯在看书。刚准备迈进去的脚便又缩了回来。

    门口的侍卫好心提醒道:“红袖,你难道不知道谷主最不愿看书的时候被人打扰吗?你怎么这么莽撞?”

    红袖忐忑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

    “知道你还……”侍卫不禁叹了口气,道:“幸好你没有进去,要不然谷主发怒,想必你现在已经不能再站在这里了!”

    “可是,可是我有急事要向谷主禀报。”红袖绞着自己的衣襟,左右为难。

    “你还是走吧,过半个时辰再来。”侍卫不得不这样劝道,在这落云谷,谁人不知道谷主的性格?他虽然平日少言,但一旦有人做了他不喜欢的事情,他必定是要严惩的。

    可是没想到,这时候,书房里却突然传来古岑涯的声音:“红袖,你进来!”

    红袖望了侍卫一眼,有些战战兢兢,但最终还是壮起胆子走进了书房。

    “发生了什么事?”古岑涯冷冷地问道。

    “禀……禀谷主……”红袖小心翼翼地说道,“昨日谷主带回来的郁璃姑娘,现在正在发着高烧。”

    “高烧?”和红袖的焦急相比,古岑涯此时的神情更像是玩味,他复又拿起书册,不以为然地道:“你一直是苍狼阁的侍婢,难道如今见到这样的小事也要慌张成这般?”

    红袖低头不语,原本以为郁璃姑娘是谷主带回来的,必定娇贵无比,怎么现在听谷主的话,竟是不管不问似的?

    “你下去吧!”古岑涯随手翻着书页,声音却不容质疑。

    “是,谷主……”红袖不敢忤逆他,只得退出了苍狼阁。一路上,她百思不得其解,谷主尽管平日里十分严苛,但是却从不像现在这样任人自生自灭,这郁璃姑娘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连她生病了,谷主也不愿意帮她请大夫?

    回到了郁璃所在的拢香院,红袖忍不住又担忧起来。

    此时的郁璃已经烧了一整院天了,若再不医治,恐怕会有危险。想到这里,红袖只好铤而走险,现如今,只有诸葛大夫能救郁璃姑娘了。诸葛大夫是落云谷医术最好的人,他必定有办法,而且他心地仁慈,一定不会告诉谷主的。

    “郁璃姑娘,放心,红袖会救你的!”红袖说完,替郁璃掩好被子,再次出了拢香院。

    而苍狼阁内,古岑涯虽然手拿书册,却是怎么也看不进去!那个该死的女人,是不是真的病得厉害?还是只为了博取他的同情?

    哼,多半是后者,他倒要看看她究竟在耍什么花样!

    古岑涯推开门,也不走府中大路,直接施展轻功,抄小路来到了拢香院。

    “爹爹,不要死,不要死……”

    床上的郁璃脸色通红,唇际发白,口中不停地说着梦话。古岑涯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郁璃不过是皮外伤,定不会病得如此厉害。

    可是,这一切又怎能怪他?他也只不过是在拿回他失去的东西而已!

    古岑涯走近她,握住她胡乱挥打的小手,探了探她的脉象,不禁皱眉。她确实病得不轻,脉理十分混乱、虚浮,若不救治,恐怕没有命熬到第二天。

    哼,她已经是他的人,想死没有那么容易!他将她从奴隶市场买回来,就是要让她受尽折磨!

    思及此处,古岑涯暗忖:看来,还非得让诸葛楚走一趟了。

    “郁璃,不要以为这是我对你的怜悯!你是我的奴隶,如果我没有让你去死,你是没有资格死的!”

    说完,古岑涯悄然离开了拢香院,他离开的时候,红袖正巧远远地朝拢香院而来,在她身后跟着的,竟然就是诸葛楚。

    古岑涯一阵恼怒,这个胆大妄为的贱婢,竟然敢违抗他的命令,她不要命了吗?

    郁璃,想不要你才来一天,就已经有人愿意为你舍命了呢!看来你的本事还真是不小啊!

    古岑涯站在暗处,一双怒眼死死地盯着拢香院,半晌之后,才转身离去。

    ************

书名:暴君的第一宠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暴君的第一宠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全文免费

    原标题: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全文免费小说名称: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目录预览:第1章绯闻男主是自己老公第2章阮小河?第3章陪我相机和艳照第4章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第1章绯闻男主是自己老公阮小溪抓着相机,拎着早饭狼狈地出现在面前这栋豪宅前的时候,不禁惊呆了!她退到路口,认真地看了下路标上标识的门牌号,再三确认过自己没有走错地方,更是惊呆了!半个小时前,她上班迟到,刚顶着大家异样的目光走到自己座位前,主编的门就打开了,“阮小溪,你进来一下。”她灰溜溜钻进办公室等着挨训的时候,主编只甩

  • 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 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 全文免费

    原标题: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全文免费书名: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目录预览:第1章进错了地方第2章她是谁第3章你叫顾温暖第4章我当玩了个牛郎第1章进错了地方晚上七点,顾温暖孤身一人,走在去酒店的路上。“如果你今年内再怀不上靳家的孩子,年底就只能净身出户,看看你,结婚那么久,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养只母鸡还能下蛋,而你又为靳家做了些什么?”她的耳边,不断的回放婆婆傅美珍嫌弃的话语。只是,谁能理解她的苦,丈夫新婚当晚,连着灯都不愿开,只是冷漠的留下一句,“我无法生育,你自己

  • 花开瑾年中 花开瑾年中 全文免费

    原标题:花开瑾年中花开瑾年中全文免费小说书名:花开瑾年中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朝阳升起,天空沐浴在一片朝霞中。古老的H市在朝霞的映衬下,散发着它另类的风姿。妖娆缭乱的绚烂朝阳,光影重重,柔媚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喧闹的街道人潮拥挤,车辆川流不息,城市的繁华和妩媚在这一刻被尽显无疑。硕大的玻璃幕墙反射着早晨的光线,刺得刚下公交的薛芊芊睁不开眼。薛芊芊走过一条马路,公交站对面就是她上班的地方,严宇服装设计公司设计部。不同于商业区的喧嚣,H市的开发区显得颇为冷清,大多数公司和厂房因为

  • 重生之女医天下 重生之女医天下 全文免费

    原标题:重生之女医天下重生之女医天下全文免费小说名字:重生之女医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毁灭重生第二章今世定不负他第三章狩猎惊魂第四章请你高抬贵手第一章毁灭重生太和殿内,香炉鼎上,几缕香烟袅袅升起。轩辕楚睿龙袍加身,俾睨天下,文武百官齐呼:“吾皇万岁万万岁。”洪亮的钟鼓声盖过了朝拜之音,轩辕楚睿眸光忽闪,一抹阴狠转瞬即逝。清冷的寒素宫内,场面不堪入目,一群面带猥琐侍卫玩味的说道:“昔日里楚大小姐从不正眼瞧我们这些下人,今日竟如此狼狈。”他们肮脏粗糙的大手,在楚芸的锦绣罗缎上不断的撕扯着。楚芸的思绪乱

  • 美人宫心计 美人宫心计 全文免费

    原标题:美人宫心计美人宫心计全文免费小说名:美人宫心计目录预览:第1章:冤罪第2章:余孽第3章:血债第4章:入宫第1章:冤罪疯狂的大雪极速下落,冰雪纵横交错,冷冽的寒风冲刷着床边佝偻般的松枝,发出唰唰唰的声音,令人倍感阴森。景帝十年,秦丞相犯上作乱,贪污严重,相府一族遭受灭顶之灾,相府活命的唯有两条血脉,一是即将入宫为妃的秦欣弱,二是失了踪的秦欣言。“放我出去,阿冕你快放我出去.......”秦欣言近似发狂地拍打着柴房的朱红色大门,折断了的指甲淤血浸湿衣袖,在门上留下几道长长的血痕。“阿冕,你个

  • 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 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 全文免费

    原标题: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全文免费小说书名: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目录预览:第一章死变态,老娘迫不及待了第二章另类的情趣第三章老娘占了便宜了第四章奈何桥边的曼陀沙华第一章死变态,老娘迫不及待了“唔……”女子睁开眼睛,揉了揉眼睛,随即立刻坐了起来,脑子里瞬间一片眩晕。周围都是古色古香的装饰,房内的熏香甚是浓烈,不等丁泠反应过来,门突然吱嘎一声被人打开,紧接着就是一股比熏香还浓重的酒味扑鼻而来,丁泠的目光反射性的看向门口,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面带一脸猥琐的笑容冲她扑

  • 弃女重生:凤傲天下 弃女重生:凤傲天下 全文免费

    原标题:弃女重生:凤傲天下弃女重生:凤傲天下全文免费小说:弃女重生:凤傲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若是有来世,与君共华发。第二章:千年楚家第三章:初入禁地第四章:楚墨受罚第一章:若是有来世,与君共华发。黑夜,一轮如钩的血月高悬其空!天涯圣宫,传说中世上最接近月亮的地方,此刻已是修罗炼狱,遍地的尸首,血已成河。苏璨月紧紧抱着怀里的俊朗少年,用袖子擦去他嘴角残留的血迹,却仍留不住他身体里最后一丝生命气息。楚墨死了!那个与她生死相随相伴,世上唯一知她,懂她的的男人死了!苏璨月脑海里的画面定格在利刃洞穿楚墨

  • 风华天下:嫡女为妃 风华天下:嫡女为妃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华天下:嫡女为妃风华天下:嫡女为妃全文免费小说名:风华天下:嫡女为妃目录预览:第一章死亡第二章重生第三章诱惑敌人第四章复仇第一章死亡光德四年,冬,夜幕四合,长风落雪。长安街外寥无人迹。只有大户人家门前挂着的大红灯笼随风飘摇,在台阶上映下一团团淡红色的影子。“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娘!”相府后门,穿着单衣的女子被一群大汉拦住,不断挣扎,秀发凌乱,脸颊上似乎还有未干的血迹,几缕头发混着雪水贴在细白的脖颈上。挡在她面前的是六七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这是达官显贵的府里惯有的打手,一个个拿着粗木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