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锦宫歌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7 3:49:0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书名:锦宫歌

第一章:初遇上官雩
出生在官宦人家,是我的命好,虽然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爹爹还是让我读书写书了。推荐qi-wen.com

    奶娘说,爹爹是很疼我的,在我小的时候,爹爹就很喜欢抱着我的。

    只是,在妹妹出生后,爹爹便没有再抱过我。慢慢地成长,我也知道一件事,妹妹殷梨香是殷家最灿烂的明珠。她有着出色的外表,聪明的脑子,三岁就能识字,才貌双全,光华毕放,在秦淮无人不知晓是绝色才女。

    而我,殷桃香却是笨拙有余,直至五岁,才能识字,学什么总是不如小我三个月的梨香妹妹。我佩服她,只得暗里下工夫,还是不如她来得讨人喜欢。

    或许,美人作的诗,画的画,都能活色生香吧。原文qi-wen.com

    自妹妹十岁起,上门求亲的就络绎不绝,谁都想将这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娶回自己的家门。并且爹爹乃是朝中的三品大臣,在秦淮上任,官虽不高,但是处事公道,为官清白,也颇受人尊重。爹爹不是很看重名利,虽然位在三品,却在秦淮上任,也是乐得自在而逍遥。我想,爹爹应该志不在官场的争逐之上。

    爹爹一直都没有答应任何人为梨香提的亲,我起初是不懂的,后来奶娘告诉弦,爹爹是因为答应过我过世的娘,要先为我寻一门好亲事,才能配梨香的婚事。

    谈起我的娘,是家喻户晓的名妓倪净净,只怕秦淮无人不知。何等的天姿绝色,看过她的人,都不会忘记,据说,是惊为仙人。说明qi-wen.com我爹爹相貌也堂堂,那时正是少年风采,娶了我娘于室,才子佳人的美谈,在秦淮谈起来,更是津津有味。只是,我却能感觉出,那话中,却另有些笑话,那不是凭我的年龄能想得通的含义。只是,娘没有陪着我一直成长,在我七岁那年,撒手人寰不管人间的春秋月。再长大些,约莫知道我娘艳名远播,曾去过京城,还去过大辽。

    而我,不仅没有继承到母亲的仙姿绝色,也没有爹爹的俊朗才华。我不怎么起眼,跟梨香站在一起,更是黯然失色。人家说长得不像娘,就像爹,可我谁都不像,有些奇怪。奇闻网有人说,我并不是爹爹殷青的亲生女儿,我只是作为一个笑话掠过。我何必听信于谣言,不信身边的人呢?奶娘告诉我,是她给我接生的。

    是真的先天不足,脑子不甚聪明,所以我并不嫉妒她,不因妹妹光华照人而自卑。她有她的好风采,全秦淮的人,无人不晓得,我并不介意,我自有我的书中颜如玉,画中意韵雅。

    有媒人说,我的名字过于俗气,惹到了东南西北的不知哪一方神仙,所以嫁不出去。爹爹便为我改名,叫倪初雪。我并不知道爹爹为什么要连我的姓也改掉,但是我喜欢这个倪字,那是记忆深处,这是母亲的姓氏,我是喜欢的。网站qi-wen.com他并没有因为母亲的死,而待我有差,依旧让我做喜欢的事。家底丰厚的殷家,不会亏待了任何一个殷家的人。但是,只能在物质上的拥有和自由而已。我更想,爹爹能管我多一点,那证明,他是在乎我这个女儿的。

    十五岁的时候,梨香的一幅《梅花雪海图》,闻名整个秦淮,艳名远播,慕名而来求亲的王孙贵族富贵之人,更是不计其数。我依然还是我,并没有改变什么,不会因为妹妹的声名就沾上了光。可叹的是,就算是换了名字,也不曾有人来为我提过亲。版权qi-wen.com

    我乐得如此,在妹妹的光华掩盖下,还能找出自己的自在。

    奶娘说我是心性太仁厚,其实她说得还过于委婉了些,府里的丫头都会直接说,大小姐是心性笨。

    嘴长在他人的身上,爱传什么,便是什么,茶余饭后谈起,也是一件乐事。美丑的定义,又在哪里呢?的确,我和一般的女子比起来,我高出一个头,五官深邃而又平淡,只有一双眼睛还算是有神,闪着一种淡然又带笑的光彩。我身上没有秦淮女子那种柔致的美,较高瘦的我,更像是男子一般不得人欢喜。

    “姨娘,姨娘。”

    我轻笑着拨拨额前的发,放下手中的书出去,是殷静,一个七岁的可爱小男孩。爹爹的姨娘们除了梨香,没有再生下一男半女,前来依亲的堂姐殷采棠将长子殷密过继给爹爹做养子,殷静是堂姐的次男,很是黏我,我也甚喜欢他嘴甜,常带着他出去逛悠。

    “小静今天怎么一个人来找姨了?”

    他嘟着嘴不满地说:“娘去上香了,姨娘啊,我也要去,姨娘带小静去嘛。”

    小家伙的脸上还挺落寞的,我最见不得小孩子失望了,大方地说:“好,姨带你去吃麦芽糖。”反正都要出去,不妨多带个黏人精,有他做伴,有趣不少。今天听说秦淮河边,有什么书画现卖的,正好去看看。

    我最喜欢看各种不同风格和画法的画了,梨香虽说比那些人都出名,我并不觉得她是最好的。当然,我不能明着说出来,不然她会生气的。在我看来画分多派,画功更是分多种,有细腻,有粗犷,有柔和,有刚劲,各家自有各家的长处和短处。

    有些东西,需要历练和眼光,纵使梨香再聪明再有才华,也画不出来。

    走到后门,拉着小静出去,守门的并没有多问我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对于我的生活,爹爹并不多管,我很逍遥自在,把一些若失的情愫给压下去。我也不管别人会怎么说,女子是不能随意出门,更不能让人瞧了去,又要遮脸之类的。我是我,并不是别人,我过我的生活,不是别人给我过生活。我想,爹爹是忙碌的,忙到无暇问我经常出去的事,其实,只要爹爹一句话,我便不会出门,只是,他从来没有说过。

    年过十六载,和爹爹说过的话,我都能一字不漏地背出来。原来,我还有一件这样在乎的东西,一直在压抑,一直在心底里想着。

    秦淮的风光,当真是无话可说,柳如丝,荷生香,多少才子佳人的美谈在这里发生。

    可惜的是,我逛了不止百次,还没有这等的艳事发生过。

    当然,秦淮的妓院,那可是闻名遐迩,也成了一种风景一般,花楼的女子,倚栏观花,弹琴吟唱。妙色生姿,多才多艺,更是游人眼中的一种风景。

    河畔边的丝竹之乐,莺声笑语,交织得相当的热闹。

    我淡笑,牵着小静的手往僻静之处去,坐在柳树下小息。小静正在河边看着鸭子在莲叶下穿行嬉戏。他总是喜欢看这些东西,我也由得他,所以每次他都拉着我出来,一看到他喜欢的东西,就非要看个过瘾才肯走。

    秦淮的日子像是仙境一样,在我心里,总是最美好的,悠闲得可以眯起眼来看光华绚色,闻香沐风。

    远处,是谁家歌妓,轻歌如莺声声入耳,有些悲哀一样,只有歌无乐相伴怎生不是憾事,我伸手摘下柳叶儿,不妨,让人闻她声而动。柳叶在唇间轻轻一抿,悠长轻灵的声音传出去,和那低昂起伏的歌声相融为一体,那歌声,听起来,更是美妙了十分。像是龙点上了睛,顿时如有灵。

    歌声停歇,最后一丝的声音,也从我的唇间停下。

    小静鼓着掌开心地叫:“姨娘吹得好好听啊,比歌声还要好听。”

    让人赞美是挺高兴的,尽管是个小孩。我轻笑,“小静,这不过是个陪衬的声音。”

    “姨娘,小静长大了,娶姨娘好不好?这样,小静就可以天天听到姨娘吹的曲子了,谁都不知道,姨娘吹的曲子可比唱的好听。”他很认真地说,没有一点的油嘴滑舌。

    我忍俊不禁:“这怎么行呢?等你大了,到时姨的白发,都长出来了。”

    “乱伦。”一声不屑的冷哼。

    哪来的自大家伙,我站起身,看到一个高大的白衣男子。还没有开口说话,那个穿白衣的男子就耸肩,不屑地摇头,“还以为会是什么绝世美女,原来,是个丑妇儿。”

    轻淡的嘲弄之声,让我心里不甚舒服。

    他对这方面,也有所涉猎吧,听得出我曲比歌更甚,可是这般的说话,又让我叹息。

    这人的思想,实在让我不敢苟同。不过,并不等于我要让他污辱,年轻的血液中,总是有一些火气,我承认我不美,可是说我是丑妇儿,是有些过分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说我。难道他没有看到我头上梳的,还是少女的发鬓吗?轻斥:“无礼的家伙,原来,你是这等的肤浅。”

    他靠近,我越发将他看得清楚,那男子的眸子阒黑,却有种蔚蓝的感觉,深邃如苍茫海洋。身形挺拔,孤高如悬崖上背月而立的青松。身上直氅的白袍,那种白,如同大雨过后的晴天上的白云,他的身上,处处透着冷冽不耐的气息,薄薄的唇紧抿,像是谁欠了他的一样。
第二章:丑妇
我听说,薄唇的人,都很刻薄,孤傲,怪不得出言不逊,长得如此的好看,我原谅他,不和他计较算了。对美男,我的心总是放得比较宽,女为美男者悦,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谁知道,他靠近我,伸手在柳树上一摇,接住一个掉下的包袱。

    他好整以暇地站定,满眼高傲:“丑妇,我是第一个这样说你的吧,你也只能骗骗小孩子了,只有孩子才不懂得欣赏。”

    “说我丑的人多了,你连排,都排不上。”我骄傲地说着。

    他为我的话一怔,笑出声,“七出之多嘴,该休。”

    我叹气,男人,为什么总是用这些戒条来限定女人呢?“我想,你会很失望,很失望,我并没有出嫁,也不打算出嫁,只有我要不要嫁的时候,没有男人休我的时候。很抱歉,自负的孔雀,也很遗憾,我不是你的妻,要休也轮不到你,七出,你收好了。”

    “唉。”小静看我叹着气,还有模有样地叹着。

    我抚嘴大笑,然后说:“小静,姨美吗?”

    小孩子是最好骗的,“美,姨娘最美了。”扬起眉有些得意地看着那骄傲如孔雀的家伙。

    他冷哼:“这样也敢出来乱走,别吓着了人。”

    好…好可恶啊,纵使别人说我丑,那也是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不像样啊,我要是打扮起来啊,也不是没有看头的。

    “姨娘。”小静不甘受冷落,拉着我的衣服,“这是你跟我说的艳遇吗?他还蛮好看的。”

    脑子“轰”的一声响。我觉得我脸都红了,火辣辣的感觉在燃烧着。小静啊,这时候,怎么把我随口说的都说了出来呢?平时教他学画,倒不见他有记得,他居然还仰着脸,要我赞扬他。那无礼自大的孔雀男还没有走远啊。

    果然一阵嘲笑声响声,他冷嘲地说:“就凭你,艳遇?丑妇出门也不照镜子。”浓浓的嘲讽语气让我无地自容,这个,可恶,可恶至极的家伙!我拼命地忍着气。

    丑怎么了,丑就低人一等了吗?还不是都是人生父母养的,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如果光靠着相貌,那么,这样的人生,不过也是悲哀的。

    我听到,他在问路边的人:“殷府怎么走,殷青大人府里?”

    大概那是游人,也不知道怎么走。

    我计上心来,要好好地教训这个自负的孔雀,走到一边,给了些碎银给一个小贩,让他去告诉他殷府怎么走。

    好好地走吧,走到天黑到了我家正好赶上关门放狗的时间。

    唉,我摸摸脸,我真的很老了吗,为什么他叫我丑妇呢?我才十六岁的好年华啊。

    瞧那些画画的,也没有多大的意思,小静又不耐饿,再加上有些气郁在心,我就早早回府。从后院进去的时候,奶娘正焦急地走来走去,一看到我回来就迎了上来用着她才有的又尖又急的声音叫:“大小姐啊,你跑哪里去了,你不知道今天有大事吗?”

    我颦起眉,努力地思索着,大事?我不知道啊,我的记忆力还不至于会忘了她交代过的大事,又不忍揭穿她的失职,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提醒过我。我一拍脑子,装作心虚地问:“奶娘,我忘了啊,是什么大事啊?”

    大事,不是从来不关我事的吗?真是让我如临大敌一般了。

    奶娘看着我叹气:“大小姐,你怎么这样子就出去了?叫你不要总跟小静一起,总是不听话,青儿,快过来带大小姐去梳洗,穿上最漂亮的留仙裙,戴上最好看的首饰。”

    这么隆重,我倒是有些怕怕了,“奶娘,为什么啊?你不知道头上插珠花儿,拉得头皮好痛,那个裙子太轻了,我怕风吹起来。”

    奶娘在后头笑骂:“岂有你这样的,小姐就要好好地打扮,今儿个,有贵客来,午膳已准备好了呢?就等着贵客上门。你是殷家的大小姐,你好好地表现。别人不知,我也不知吗?大小姐空有才华,不表现出来,人家岂知道。”她落落长地说个没完没了。

    我都听怕了,捂住耳朵,“奶娘,好了,我打扮得非凡无敌,让人看得掉下巴好不好?”是什么贵客啊,如此的慎重。关我什么事,为什么还要我打扮?唉,逃不开,奶娘会磨到我耳朵生茧为止的。

    一向不是妹妹在就好的吗?人人都乐得见梨香,不仅人美,还才华横溢,也是爹爹的骄傲。这回还得拉上我了,有点怪怪的。

    “大小姐,你可得记得了,要多笑,你笑起来很美。不能带着小静,人家不知道,听到他叫你姨娘的,还会以为你是成了亲的人,知道吗?”奶娘啊,我的天啊,为什么不能安静一点?

    小静是习惯了叫我姨娘,那个天杀的家伙,一定也是这样误会的吧。我就想着我才及笄之年呢,就叫我丑妇,好过分,原来是这样了。我委屈地说:“奶娘,为什么要穿得那么漂亮啊?”头上插了什么啊,脖子也不放过,戴得沉重的。

    我喜欢清爽于一身呢,这简直是对我的折磨啊。

    奶娘也不可怜下我,“小姐,你得争气些,知道吗?你看,你是不是漂亮了许多?”

    是啊,是啊,轻轻淡淡的眉,健康的麦色肌肤。还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光洁的额上,一根发丝也不留下,全用花绳系起来了,我明朗的五官,怎么也遮不住。

    我觉得我有点像是爹爹拜神的时候,用来上供的猪头,更觉得像个白痴一般,呵呵,要是动一动,就满头的花钗乱动。

    “这样不就好多了吗?小姐,要争气些。”奶娘看得满意,一张脸笑得像花一样。

    “奶娘,争什么气啊?”

    她有些激动地说:“你还不晓得,上官公子今天会来我们府上,我听说上官公子还没有婚配,而且是一个才貌双全的男子,一手岐黄之术,更是神出鬼没。”

    汗啊,奶娘,怎么这么异想天开呢?又想把我配成对了。他医术神出鬼没,相信见了我,他真的神出,再鬼没了,呵呵。

    “奶娘。”我好想擦擦额头上的汗,“你是要我去相亲是吧!你有把他的身家都调查清楚了吗?闹了笑话,初雪心里会很难受的。”装可怜地要她理解我,别让我去前院转。

    她满意地在我的脸上补上粉,“当然,不然要打扮那么美干吗?幸好二小姐有了意中人,初儿可以抓紧好机会了。”

    亲昵的时候,奶娘喜欢叫我初儿,我也蛮喜欢的,在丫头们的面前,她又总是叫我大小姐,像是怕别人不知道我是殷家的大小姐一样。

    我吞吞口水,“奶娘啊,奶娘啊,我不行了,你也知道,我怯场的,不如,你帮我好了。”

    奶娘板起脸,“不行,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唉!哪一次,不是失败了。奶娘的美梦是要把我嫁出去,倒是有些拐了脚的江湖郎中还有生活过不下去的落魄秀才来提过,爹爹不在,让奶娘轰出去了,一边赶一边骂。大概是那江湖郎中和秀才穷途末路了,想找个安稳的地方吃住。

    “奶娘啊,要是失败了呢?”她总是剃头担子一头热。

    奶娘有些幽怨,“初儿啊,争气一次吧。”

    奶娘大概是为我的事又担心了,呵呵,我是真的太不争气了,连带着她也让人瞧不起。

    我笑着站起来,“奶娘,你放心,这一次,我手到擒来。”

    雄心万丈,气昂昂地走出我闺房,差点没有踩到过长的裙摆摔下来,赶紧抓着门摆,后面就传来了奶娘的叹气声。

    出了后院,偷偷地将头上的珠钗拔了大半下来塞在袖子里,回来再插上就行了,做人不必那么强硬。这样大家都欢喜是不是?我是听话的好孩子啊,呵。

    宽大的正厅里,摆满了各色的花,芬芳满屋,只有爹爹和梨香在,哪有什么贵客。

    很喜欢和爹这样坐着,细细地听着梨香谈她遇到有趣的事。哪家的公子出丑了,她的画,又让人如何赞等,爹听了总是心满意足的笑。

    转向我的时候,他又有些不自在,皱着眉峰很快就移开了。

    我们等了很久,菜都冷了,还不见有人来。爹爹有些倦,站起来交代:“初雪,你就在这里等些时候,要是贵客来了,让下人进来叫唤一声。”

    我应了一声。那个贵客,真的是很大神啊,让爹爹等。

    梨香凑过脸,小声地说着:“初雪,楼玉宇喜欢竹子,你画的竹子他看上眼了,你帮我画一幅。”

    “我也画不太好,竹令人幽,又高雅,极难捕捉到那种意境。”要是画不好,岂不是让妹妹丢脸。

    她嘟起嘴,“我画过给他,他说不好看,真是的,我画的明明就比你好。”

    我点头,“那当然,那当然。”她是才女,我什么也不是。

    楼玉宇,是梨香眼中的意中人,也是殷家默许的二姑爷,大家只待我能快嫁出去,就张罗着梨香的婚事。楼玉宇是不错的人,颇有才华。
第三章:互看不对眼
楼是皇家之姓,说起他的身世,也有些让人叹气。其父是个文人,在朝为官,娶妻楼氏,乃是皇上最疼宠的郡主,所生的孩子也随她姓楼,包括侧室所出的他。不过,楼玉宇也不错,是个上进又相当好看的文雅男子。至今为止,我还没有见过比他更出色的男子,论才论貌,都是上上之选,弹得一手好琴,如天籁之音。怪不得能在众多人中,让妹妹相中他。

    “好吧,好吧,要是你看了,觉得不好看就撕毁了,别让我丢脸丢得大。”我对妹妹,可也是疼爱的,外人总以为,我会嫉妒妹妹呢?其实,不然。

    梨香漂亮的脸上浮上笑意,“这才好,那你在这里等着了,我才没有时间来等迟到的人。”

    真是无聊啊,爹爹走了,梨香走了,下人也去忙了,偌大的厅里,就只剩下我了。不过爹爹说让我等着,我心里甜滋滋的呢,爹爹是多难得跟我说话啊。

    搬来盆开得正艳的牡丹花,我思量着,怎么来勾画出它国色天香的模样。

    “大小姐,上官公子来了。”下人意思意思地叫。

    我抬起眼,天色已有些昏暗了,只见一团白色的影子在动来动去,我揉揉酸涩的眼,这个,眼前的冒着火的男人,不就是笑我丑妇的那个吗?“你是贵客上官公子?”不会吧,是不是搞错了,还是我在做梦?

    “丑女人,是你误导我是不是?”他看起来很狼狈,而且火气很大,小腿上,甚至还有一些血迹。

    我在思索着,他干什么了,怎么这样?不过,真的让我看了好开心啊,要不是他的脸上,尽是要将我吞了一样的表情,我一定会笑出来的。

    “你很高兴吗?”他咬牙气恨地看着我,“别以为,你打扮成这样我就认不出你来了,原来,你这个丑妇是殷青的小妾,很好,很好。”他笑着,眼里有丝不怀好意。

    好什么好啊,他说我是殷青的小妾,如果他不是贵客的话,会让爹爹打死的。

    “我没有很高兴,你看着我干什么呢?是不是惊喜于我的相貌?如果你直接承认你的错误和眼误,我会原谅你的。”我很大方的。

    不知为什么?看着这高傲的男子,我就想着怎么磨掉他身上的傲气,我不喜欢他,他太高傲了,而且目中无人,楼玉宇都不至于会这样,他纯粹是以自己的角度来看人。

    他胸膛起伏,冷哼:“你原谅我,你这个丑妇,一会我会跟殷青说,你所谓的‘艳遇’。一个不守妇道之人,我瞧你还笑不笑得出声。”

    我有些不悦,存心不去叫爹爹那么快,皱着眉,“你是姓上官的?”

    “哼。”他冷然地哼着。

    我摇头,眼里有些叹息,孤傲之人大概也有些于人上人的才学才会这样。不过这种人却难以亲近,我并不喜欢这样的人,不能仗着这样就哼哼哼个够。

    “丑妇,叫殷青出来。”他脸上也不悦,“你死定了你。”

    我睁大眼睛,皱着眉头说:“姓上官的,我怎么了?我认识你吗?人家是未出阁的姑娘家,你一点礼貌也没有,到人家府里,就是客,就得尊重人家,随口就叫人家的名字,你不觉得你很差劲,一点素质也没有吗?”我向来讨厌无礼的家伙。我决定,我讨厌这个上官东西。

    他脸上有些赧色,却还是不屑地看着我,“你是殷家的女儿,如此的难看?”

    “看人看貌者,俗也,看人当看心,闻花静闻味。上官公子,我以为高傲的人,目空一切是因为他们有着不同于世人的才华,只是,我觉得你很差劲,你也不过是个凡人,一说话便是污辱他人之词,和一般的吃喝玩乐花大钱的大爷一般。不过你的傲气用得真不妥啊,建议你去掉这些傲气,会让你气质更佳。”王公贵族,托妹妹的福,我见多了,身上的毛病,恶俗的气息,有什么没有看过的。

    那上官看着我,似乎有些惊叹。只是,他低头看看白衣上的血,压下的怒气又浮了上来,“你是殷小姐吗?我倒以为是个小妾,可见,传闻不如一见,我现在才知殷家女如此的刁钻,如果不是你故意让人误导我,我就不会走错路,还让狗追着咬。”

    我忍不住地笑出来,呵呵,让狗咬,咬得真好啊,他是真的很欠教训的。

    “你还笑。”他低吼着,眼里开始酝酿着火气。

    我怎么敢呢?他可是爹爹的贵客啊,要是让爹爹知道了,必会又紧皱眉关,或者是骂我一顿了,我希望是后者的,爹爹从来没有骂过我,骂也是一种亲近吧。

    “我没有笑,我天生就是这样,上官公子,你大概又是错了,我并没有这样做。不过你要想想,狗都咬你了,你是不是要静思一下你的为人呢?”所以说人不能太嚣张啊,弯路我走了千千次,就没有遇到狗。

    “你!”他咬牙,却说不过我,脸上有些挂不住。

    我看向后面,“爹爹要是知道你直叫他的名,或者是知道你说我是他的小妾,贵客会很惨的哦,我家的狗更大,有两条呢,可听我话了。”我有些得意了,眉眼中尽是开心自得的味道。

    他没有再生气,而是眯起眼打量着我。那种眼光,像是要把我看透,还夹着些算计,有些别意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奶娘说,女儿家的闺名不能对别的男子说,除非那个男子想要娶她。”奶娘说的话,我都照本宣科地背出来了。

    他几乎要从心肺里笑出声,飞扬的唇角,满是惊恐的笑意,“我是不是听到笑话了?我上官雩总算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呵呵,不客气,上官鱼。”我笑得开心,后面的字,咬得特别的重。

    他咬牙,眼中的笑又一冷,“是雩,雨字头的雩。”

    让他生气,似乎很好玩,我点点头,“是啊,上官鱼。”我想到的是活蹦乱跳的鱼了。

    后面传来爹爹的声音——“上官公子,失迎失迎了。”

    “殷大人。”那上官雩回头,看着我爹爹的笑脸,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估计是被我气到了。

    爹爹好高兴啊,迎了上来道:“上官公子说些什么?这般高兴。”

    爹爹对他还真是包容,没有多责问一句他为什么迟到。我倒是不怕的,怎么也牵扯不上我的身上不是吗?没证没据。

    爹爹赶紧引他到上座,“上官公子,请坐请坐。”

    上官雩脸上浮上一抹笑,冷淡的眸子却看着我说:“殷大人,令千金真是会说话,让人不得不佩服啊。”

    佩服,我怎敢啊,呵呵,他必是咬牙说出来的。

    不一会儿,上官雩又问:“殷大人,不知令千金如何称呼?”

    天啊,这样问爹爹我的名字,爹爹会误会的,我觉得他不存好心啊。

    果然,爹爹眼一亮,笑着说:“这是长女初雪,初雪,还不快见过上官雩公子,上官公子可是京城出了名的才华之人,才高八斗,特别是医术,无人能出其右。”

    能让爹爹称赞的人不多,我想,他定是有两把刷子的,所以才会让爹爹称赞吧。我笑盈盈点头,“上官公子好。”好无礼。

    他面对着我,“岂敢安好。”

    我装作不解,“公子为何不敢,公子不是医术高明吗?怎么会不敢安好呢?”

    “秦淮的狗倒是很多。”他没头没脸地说一句。

    爹爹一惊,“上官公子是何意?”

    我也心惊惊啊,要是说了出来,爹爹总会对我有不同的看法的,无风不起浪啊,虽然没证据,可是,也会往那里猜测一下啊。

    上官雩喝了一口茶才淡然地说:“没有何意,只是在路上遇到几条野狗,耽搁了些时间。”

    “无妨无妨的,能请到上官公子,实在是老夫的荣幸,一路上劳累上官公子了。”

    “雪儿。”爹爹突然叫,我心间湿润润的,好久没有听到爹这样叫我了。“去请你梨香妹妹出来,取《梅花雪海图》让贵客观赏。”

    爹爹每次在贵客来的时候,都会这样的,梅花雪海,成了梨香的一个定位一样。我觉得这样不好,人的潜能是无穷无尽的,不能一幅画,就把一个人锁定在哪里,要想有进展,会更加的难。不过爹爹说什么,我会听的。今天真的好难得,爹爹跟我说了好多话。

    上官雩摆摆手,“不必,殷大人,我答应前来治你的头疾,自然不会有什么非分的要求,人人都说好的东西,在我眼中未必也是那般。至于你所谓的亲事,我想,也不必了。”他还特地打量着我。

    我不知道,怎么又关我事?不过,爹爹的头疾由来已久,如果他能治好,我也自是感激他的。

    “我爹爹生前所说之事,不必理会,在京城,我已有意中人。”他淡淡地说着。

    爹爹垂下脸,有些失望,似乎有些哀怨地看着我。我好想逃开,站起来,“爹爹,雪儿先告退。”

    我心里微微地痛着,我为什么总是让爹爹不开心?
第四章:你画得真好看
上官雩的到来,让殷府的人都很兴奋,不开心的人,就只有我吧!我仍是带笑,不想让谁看到我的不开心,我什么时候才会让爹爹常欢颜呢?

    我欲回我的小院里用晚膳,在后院看种的花草,青儿走了过来:“小姐,老爷让你和二小姐陪贵客用晚膳。”

    心里微微吃惊恐万状:“爹爹呢?”

    青儿平静地述说着:“老爷头疾又发作,上官公子给老爷用了药,老爷先歇着了,让你和二小姐相陪上官公子用膳,不能怠慢了京城请来的贵客。”

    爹爹真让我忧心,他的头疾在我有记忆以来,就开始犯,有时会轻痛,有时,好几天不能起来,秦淮不是休养之地,太是喧繁了。但是他有公务在身,也不能离开,全家还得靠爹爹撑起呢。他一个人要养府里几十口,包括堂姐她们一家。

    我知道他肩上的负担,只是,我还太小,我无能为力。我好想能为这个家做些什么啊,我不喜欢看到爹爹忧叹的样子。

    幸好,听人说京城有名医,在一番的沟通之下,竟然还有些交情,名医会来为爹爹治病。我当时还期盼着,快些来。没有想到会是年轻又心高气傲的上官雩。

    才出我的小院落,就看见梨香从一边而来,揉着脑门似乎仍未睡醒,是下人唤醒她的吧。初醒之娇态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怜惜她。这几天,梨香都静待在府中,养精蓄锐,为迎接七月初七的比画大会,她一幅《梅花雪海图》,必是会带去,未曾比试,却是轰动了秦淮,都想一睹传说中的《梅花雪海图》。

    我牵起她的手,扶着她入厅里,“还没有睡醒吧,吃过晚膳再睡。”

    她将头靠在我的肩上,仍有些倦意,“嗯,初雪,刚才丫头说你和贵客上官雩谈得甚是好?”她的眼如猫一般的慵懒,又透出一些好奇,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般在扑闪着,在蒙昧不明的天色中,让人想要捧在手心里,细细地看。

    梨香真是漂亮,无论我看多少次,我都赞叹,娇美像兰,俏丽如蝶一般。五官十分的出色,如一幅动人的美人画。

    “传说中的传说,多少能相信的,是不是?”我轻笑着转来这话题,牵着她的手往正厅而去。

    热腾腾的菜已摆上,山珍海味,极尽丰富,尽可看出贵客的身份了。

    我和妹妹坐了一会,上官雩就在管家的引领之下前来,梳洗过后的他,更显得傲然清高。我看到他的小腿上已包了布,又忍不住想笑了,这样的人,就要狗来治他。

    他看到我,有些不悦,紧皱着眉头,然后挑了个离我最远的位置坐下。

    “上官公子。”妹妹笑盈盈地看着他,一换刚才初醒的睡颜,“家父的头疾就多有麻烦上官公子了。殷府比不上京城,上官公子有什么需要,不要见外,尽管开口才是。几盘小菜,还请公子莫要介意。”

    场面话,梨香永远是最完美的,此刻的她,没有睡意,是一个进退得宜的大家千金,艳光四射。

    上官雩看了我一眼,冷淡地说:“这才是殷家小姐,果然是礼仪周全,别的倒没有什么,就是莫要人靠近我住的地方,特别是长得丑的人。”

    嗄,他是什么意思,我会靠近吗?唉,马不知脸长啊,纵然是嫁不出去,我也不会那么不知羞。

    他的冷气,他的傲然,让梨香挥发不了她的舌灿莲花,有些尴尬地各自用着晚膳。

    大概是他不将她放在眼里的气息吧,梨香的眉头紧了紧,很是不悦。

    梨香的脾气啊,我是清楚的,她是最璀璨的明珠,任谁都无法忽视她的存在,总会转着圈子跟她说话,讨她欢心。她习惯了众人的追捧和讨好。

    “呵呵,吃菜,吃菜。”我打笑着,除了这句,我真说不出什么来。

    “凡俗。”冷冷的一句哼,出自上官鱼那家伙。

    我说一句话,也要挑我的毛病,好吧,我不说了,尴尬就尴尬吧,免得让人笑我。

    他又挑眉,“殷家两个小姐,果然是天上人间。”

    梨香一听,笑了开来,“上官公子,过奖了。”

    过奖,唉,天啊,我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天上人间,一个天上,一个人间啊,何来的赞美之说,一个男人,怎么就那么牙尖嘴利,骂人不带脏呢?

    “梨香,你喜欢吃鱼头的,来。”我将鱼头夹到梨香面前的小盘中,“上官公子喜不喜欢吃鱼啊,是喜欢红烧呢?还是清蒸,还是剁的,还是炸的?”

    他的筷子在抖着,正要夹鱼的手又缩了回去,鱼,呵呵,大概他知道我也不是任意欺负的吧。我很好说话的,只不过,他太讨厌了。

    梨香抬起头,有些关心地说:“上官公子,听管家说,你被狗咬伤了?”

    明明是一句关心啊,我又想笑了,他死命地瞪着我,然后低低地说:“是的。”

    多不心甘情愿的话啊,听在耳里,特别的舒服。

    我忍着笑说:“上官公子可要小心一点了,我们府上,也有两只大狗。”

    “初雪,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上官公子是贵客,一会让管家将狗都拖出去,免得吓到了上官公子。”梨香轻言地责怪着我。

    “倒是二小姐仔细得紧,殷府大小姐,倒是不敢苟同,和一般的村野俗妇无二。”他真的很不客气,当着梨香这样损我。

    而梨香,看了我一眼,竟然也低低地笑了。

    与他计较,我岂不是和他一般想法了?我不说话了,看你,还能耐我何?

    一会儿,梨香的丫头走进来,“二小姐,楼公子来访。”

    梨香脸上的光彩倏地像是明珠一样闪了起来,熠熠生辉。她仍是有礼地放下碗,优雅地说:“上官公子,梨香失陪了。初雪,好好地招待上官公子。”

    楼玉宇啊,怎么让一个梨香神魂颠倒眉眼带笑,秋波转向门口,轻盈的身子像一只美丽的粉蝶一般,转飞出去。

    只剩下我和上官鱼面面相觑了,唉,我和他的关系并不好啊。

    “楼公子,哪一个楼公子?”他竟然有些兴趣地问。

    我了无兴趣地回答:“京城里,最会弹琴的那个楼玉宇公子。”

    “胆小鬼。”他冷哼一声。

    怎么可以这样评价人呢?楼玉宇弹得一手好琴,让人心迷神醉,又长得漂亮,无不让京城里的千金小姐趋之若鹜。只是到了秦淮,为这里的美景陶醉,更为梨香的才色所折服。是快了点,才认识不足一个月呢,梨香就下定决心非他不嫁了。

    “上官鱼公子,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你,可以吗?”我有礼地说着。

    “什么问题,我不介意让迟钝的丑妇知道。”

    “上官公子,胆小鬼比较好听呢,还是自大鬼?”

    知我所言何意,他闷着头吃饭。

    有些想笑,好像这一局,我微胜一般。当只剩我与他的时候,谁也没有客气,直接地损人。我从来都不会这样的,是他太高傲了,让我有些手痒,想损损他。

    画竹,月影下的竹子,我倒是没有画过。

    殷府靠近墙头的地方,有种一排竹子,就是有些偏远,连下人也不常去。据说上官鱼公子喜欢静,就住在那附近。我答应要给梨香画竹,吃过饭,想看看月夜下的竹,有没有别样的风景,为了不碰到他,我还拐了些路,抱了一叠宣纸带上墨笔才到。

    远远地看,月夜中的竹子像墨一般黑。再走近些,就能看到迷迷糊糊的黑,竹叶染上了月亮,波光微闪,与别样不同。白天的竹,多的是人画了,要是月夜竹,不知画出来是何等的风情?将纸放在桌上,借着月色看着我刚才在房里画的竹,一张一张皆不相同,可是我都不甚满意。梨香很喜欢楼公子的,所以我要画最满意的给她。现在楼公子来访,想必和妹妹在吟诗论画谈笑风生了。爹爹对我们也颇是放任,不像别人那般的严厉,不许我们出门,不许人见面。反正稍迟些,管家就会提醒着梨香,客人该回去了。

    风将竹子吹得吱吱作响,像是清然的曲子一样,煞是好听。

    月色明如雪,凉风奏竹歌。

    何妨,将月亮画进去呢?我灵思泉涌,抓着笔,看看月亮,看看竹子,在纸上画着。

    一声声男女的呻吟声传入耳,停下笔,我吓得张大了眼睛四处看着。

    这里连下人都不常来,怎么会有呻吟声呢?天啊,我真的害怕起来。

    “哪来的野猫,在这乱叫春。”一声厉喝,又吓了我一跳。

    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个上官鱼,他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大概是他的声音太吓人了,周围的一切又静了下来,似乎我所听到的呻吟是幻觉一样。

    “你、你怎么在这里?”不会想要揍我吧!现在正好没人他好报仇。

    他没有说话,眼睛看着我铺得满桌乱七八糟的画,些惊奇地说:“丑女,没有想到,你画得那么好看。”

书名:锦宫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锦宫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早安,小逃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早安,小逃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早安,小逃妻013当真,是失了心吗?夏惜柔还来不及收回目光,就与他四目相对,那双阴沉的黑眸看不出情绪,但很快,他便将视线移开,冷漠的表情仿佛刚才看到的不过是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夏惜柔不由得涩然一笑,是啊,陌生人,她不是一直都是这么希望的吗?难道她还期盼在她那样毫不婉转的拒绝后,男人还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走过来对她说声你好?忽然间,心被压得沉沉的,有些透不过气。也许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合她,而且她也不想看到那个妖娆美丽的女人像八爪鱼一样紧紧地

  • 《金刚经》:一部超越宗教的大智慧

    《金刚经》是佛教的无上经典,里面阐发了大乘佛教的核心思想,帮其经言说:“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它是成佛必修的无上妙法。它承认一个真理、一个至理,认为古往今来的一切圣贤、一切宗教的教主,都是得道成道之人,只是在个人的得道程度、时间地点、所采用的方式方面上有所不同而已,它超越了宗教性而又包含了一切宗教性。《金刚经》的三十二个品,主要讲述的是大乘佛教的空性和慈悲精神,述说第八识如来藏之体性,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不断不常八不中道,并且阐述其体性清净,不在六尘中了别,

  • 《与艺术沾边·293》风干火腿木乃伊

    虚极子按:私有制和父权制竟然起源于老腊肉希望给小鲜肉留下一根粗大的风干火腿。当今有学者发现,私有制的出现机制可能远比人们想象得要复杂得多。农业发生后,人类逐渐适应以碳水化合物为主要能量来源。这样一来,出现了两个严重的营养问题:1.动物蛋白摄入不足;2.人类原本可以通过动物血液获得的盐分摄入不够。从此,人们在日常饮食中便不得不刻意补充盐份。当肉类的腌制技术出现后,上述两个问题同时被解决了。原始社会里提供肉食的重任主要落在男人肩上,因为他们比女人更擅长渔猎。男人捕获的猎物如果体型纤小,尚可被族人一次

  • 处女翻译·335《中国艺术》(132)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

  • 异性之间若是找到真的友谊,只添香,永远不会添乱!

    拥有一个异性知己,不要以占有为目的,以相知为前提,没有任何占有的欲望,只是在疲惫的人生旅途中,从异性的角度相互抚慰彼此的心灵。在这个世界上,找一个异性知己比找一个爱人还艰难。异性之间的友谊确是存在的,交一个放心异性知己,有时如同朋友,可以一起去喝酒旅行,也可以唱歌跳舞。因为不是情人,所以觉得特别坦荡无谓,就是风言风语也不会在乎。所以这知己,需要身怀绝技,知道何时进何时退,切要心思纯粹,只添香,不添乱。知己可以说心里话,却不能相互取暖,知己之间唯一的取暖方式只能是心灵的取暖。当你开始依赖一个人的时

  • 张翠真:古有唐诗宋词颂 今有花鸟小品赞

    画家张翠真张翠真,自幼酷爱丹青,退休后,师承墨城著名花鸟大师于秀珍、鲁炳瑞先生。近年来年坚持对中国画的研究与创作,专攻大写意花鸟画,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画风。作品涉足全国、省、市美术作品展,屡次获奖,作品被美国、法国、日本、柬埔寨等国际友人收藏。在中国绘画追求中,最重要的意义也在于张翠真对正能量的那种迷恋。她的定位首先不是一个画家,而是一个充满力量的人,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始终保持“活到老、画到老、善到老”的执着信念和爱心,她要将绘画所得捐献给那些贫困的、需要帮助的那些人,这就是张翠真的精神家园。笔

  • 2019上海文化展

    第113届中国文化用品商品交易会2019年6月12-14日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E1-E4中国文化用品商品交易会(“简称文化会”)创办于1953年,由国家商务部重点支持。60多年来成功举办111届展会遍布中国以及亚洲地区的经销商、批发商及行业领军企业亚太地区文化用品行业厂商进行产品推广、渠道开拓、合作交流的专业贸易展览会。文化会拥有近千家国内外优秀文化用品牌企业包括书写用品、办公和学习用品,文化创意、文房四宝、休闲娱乐用品等类别,吸引近3万的观众包括经销商,零售商,百货公司,批发商,教育机构,品牌商

  • 山东夙沙煮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我 与 盐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说明盐是人们的必需品,盐不仅是重要的调味品,也是维持人体正常发育不可缺少的物质。常言道:“民以食为天,百味盐为首”。宋朝大文学家苏轼有云:“岂是闻韶解忘味,尔来三日食无盐”。吃饭时,饭里如果不放点盐,即使山珍海味也如同嚼蜡。此外,它还调节人体内水份均衡的分步,维持细胞内外的渗透压,参与胃酸的形成,促使消化液的分泌,能增进食欲;同时,还保证胃蛋白酶作用所必需的酸碱度,维持机体内酸碱度的平衡和体液的正常循环,所以,盐在人体内有着其他物质不可低替的作用。盐,